来自 文学天地 2019-10-01 18:0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天地 > 正文

桓公冢西南八里,句践伐吴

越绝外传记吴地传第三

越绝外传记地传第十

○冢墓四

昔者,吴之先君太伯,周之世,武王封太伯于吴,到夫差,计二十六世,且千岁。阖庐之时,大霸,筑吴越城。城中有小城二。徙治胥山。后二世而至夫差,立二十三年,越王句践灭之。

昔者,越之先君无余,乃禹之世,别封于越,以守禹冢。问天地之道,万物之纪,莫失其本。神农尝百草、水土甘苦,黄帝造衣裳,后稷产穑,制器械,人事备矣。畴粪桑麻,播种五谷,必以手足。大越海滨之民,独以鸟田,小大有差,进退有行,莫将自使,其故何也?曰:禹始也,忧民救水,到大越,上茅山,大会计,爵有德,封有功,更名茅山曰会稽。及其王也,巡狩大越,见耆老,纳诗书,审铨衡,平斗斛。因病亡死,葬会稽。苇椁桐棺,穿圹七尺,上无漏泄,下无即水。坛高三尺,土阶三等,延袤一亩。尚以为居之者乐,为之者苦,无以报民功,教民鸟田,一盛一衰。当禹之时,舜死苍梧,象为民田也。禹至此者,亦有因矣,亦覆釜也。覆釜者,州土也,填德也。禹美而告至焉。禹知时晏岁暮,年加申酉,求书其下,祠白马。禹井,井者法也。以为禹葬以法度,不烦人众。

《礼论》曰:问:"君将临墓,主人先以除身无服。将若不哭,主人当哭否?"贺循答之云:"凡君臣民,皆须先君哭,礼也。此祭君宜哭,则主人不敢以哭烦君耳。"

阖庐宫,在高平里。

无余初封大越,都秦余望南,千有余岁而至句践。句践徙治山北,引属东海,内、外越别封削焉。句践伐吴,霸关东,徙琅玡,起观台,台周七里,以望东海。死士八千人,戈船三百艘。居无几,躬求贤圣。孔子从弟子七十人,奉先王雅琴,治礼往奏。句践乃身被赐夷之甲,带步光之剑,杖物卢之矛,出死士三百人,为阵关下。孔子有顷姚稽到越。越王曰:“唯唯。夫子何以教之?”孔子对曰:“丘能述五帝三王之道,故奉雅琴至大王所。”句践喟然叹曰:“夫越性脆而愚,水行而山处,以船为车,以楫为马,往若飘风,去则难从,锐兵任死,越之常性也。夫子异则不可。”于是孔子辞,弟子莫能从乎。

又曰:问:"墓中有何面为上?"荀纳以为缘生奉终,宜依礼坐。蔡谟难,据周公明堂位东西,以此为上,与纳反。纳又引庙位以答。王濮阳北墓向南,以西为上。

射台二,一在华池昌里,一在安阳里。

越王夫镡以上至无余,久远,世不可纪也。夫镡子允常。允常子句践,大霸称王,徙琅玡,都也。句践子与夷,时霸。与夷子子翁,时霸。子翁子不扬,时霸。不扬子无疆,时霸,伐楚,威王灭无疆。无疆子之侯,窃自立为君长。之侯子尊,时君长。尊子亲,失众,楚伐之,走南山。亲以上至句践,凡八君,都琅玡二百二十四岁。无疆以上,霸,称王。之侯以下微弱,称君长。

《上党郡记》曰:令狐征君隐城东山中,令狐终即云葬焉。诸生遵师法,而陪葬者三百馀家。松三千树,大皆数十围,高四五十丈。今俗名其山曰令狐墓,汉史所称壶关三老令狐茂者是也。

南城宫,在长乐里,东到春申君府。

句践小城,山阴城也。周二里二百二十三步,陆门四,水门一。今仓库是其宫台处也。周六百二十步,柱长三丈五尺三寸,霤高丈六尺。宫有百户,高丈二尺五寸。大城周二十里七十二步,不筑北面。而灭吴,徙治姑胥台。

伏琛《齐地记》曰:临淄小城北门东二百馀步有晏婴冢。

秋冬治城中,春夏治姑胥之台。旦食于纽山,昼游于胥母,射于鸥陂,驰于游台,兴乐石城,走犬长洲。

山阴大城者,范蠡所筑治也,今传谓之蠡城。陆门三,水门三,决西北,亦有事。到始建国时,蠡城尽。

又曰:齐桓公冢,齐城之南东十五里,在牛山。桓公冢西南八里,有仲父冢,葬於牛山之阿。

吴王大霸,楚昭王、孔子时也。

稷山者,句践斋戒台也。

又曰:朱虎城东二十里有柴阜,其西南隅有魏独行君子管宁墓,石碑犹存。城东北三十里柴阜东头有魏征士邴原墓,石碑犹存。

吴大城,周四十七里二百一十步二尺。陆门八,其二有楼。水门八。南面十里四十二步五尺,西面七里百一十二步三尺,北面八里二百二十六步三尺,东面十一里七十九步一尺。阖庐所造也。吴郭周六十八里六十步。

龟山者,句践起怪游台也。东南司马门,因以照龟。又仰望天气,观天怪也。高四十六丈五尺二寸,周五百三十二步,今东武里。一曰怪山。怪山者,往古一夜自来,民怪之,故谓怪山。

又曰:牛山西南二里有孙宾墓,石碑犹存。

吴小城,周十二里。其下广二丈七尺,高四丈七尺。门三,皆有楼,其二增水门二,其一有楼,一增柴路。

驾台,周六百步,今安城里。

《吴地记》曰:昌门外女坟者,吴王阖闾女墓也。乃以文石为椁,藏金玉珍玩,以人从死。高坟深池,池水成湖,故名曰女坟。亦与虎丘俱见发掘,皆无所得也。

东宫周一里二百七十步。路西宫在长秋,周一里二十六步。秦始皇帝十一年,守宫者照燕失火,烧之。

离台,周五百六十步,今淮阳里丘。

又曰:昌门南有要离墓。吴王阖闾既杀王僚而代之,僚子庆忌亡奔卫。庆忌勇捷过人。恐结诸侯,还为国难。伍子胥与要离为行人,要离弱而谋于王曰:"杀臣妻子,刑臣左手。"要离因亡奔卫。庆忌闻吴王暴虐如此,甚信之,遂与俱还,图共袭吴王。行及大江,要离刺杀庆忌,因亦自杀,阖闾葬之於昌门南大城内。齐门外,有庆忌墓。

伍子胥城,周九里二百七十步。

美人宫,周五百九十步,陆门二,水门一,今北坛利里丘土城,句践所习教美女西施、郑旦宫台也。女出于苎萝山,欲献于吴,自谓东垂僻陋,恐女朴鄙,故近大道居。去县五里。

丘渊之《齐道记》曰:先是,嬴博二县共界,汉武帝封禅,合作此县以供祀,故曰奉高。东南三十里有延陵儿冢,本云其高可隐,今乃二丈馀,似是后人陪之。

小城东西从武里,面从小城北。

乐野者,越之弋猎处,大乐,故谓乐野。其山上石室,句践所休谋也。去县七里。

伍辑之《从征记》曰:齐襄王墓在汝水西。墓西有僖公墓,东有四田墓,传云,倨、荣、广、布也。墓皆方墓圆坟。

邑中径从阊门到娄门,九里七十二步,陆道广二十三步,平门到蛇门,十里七十五步,陆道广三十三步。水道广二十八步。

中宿台马丘,周六百步,今高平里丘。

戴延之《西征记》曰:彭城南有亚父范曾冢。冢高四十馀丈,东北有隧道。其城北三里有刘向墓。泗水东三里,汉大夫龚胜冢,石碣犹存。(耻登王莽之朝,不食而死。)

吴古故陆道,出胥门,奏出土山,度灌邑,奏高颈,过犹山,奏太湖,随北顾以西,度阳下溪,过历山阳、龙尾西大决,通安湖。

东郭外南小城者,句践冰室,去县三里。

又曰:金乡焦氏山北数里,有汉司隶校尉鲁俊冢。前有古石祠堂,堂壁皆有青石隐起,自书契以来,忠臣、孝子、贞妇、孔子及弟子七十二人形像,皆刻石记之。

吴古故水道,出平门,上郭池,入渎,出巢湖,上历地,过梅亭,入杨湖,出渔浦,入大江,奏广陵。

句践之出入也,齐于稷山,往从田里,去从北郭门。照龟龟山,更驾台,驰于离丘,游于美人宫,兴乐中宿,过历马丘。射于乐野之衢,走犬若耶,休谋石室,食于冰厨。领功铨土,已作昌土台。藏其形,隐其情。一曰:冰室者,所以备膳羞也。

伏滔《北征记》曰:姑孰九井山北十里,有吴大将诸葛瑾墓,墓墙犹存。西北十八里直渎前墓,是吴将甘宁墓也。相者云:"此墓有王气。"孙皓凿其后,计里名为直渎。

吴古故从由拳辟塞,度会夷,奏山阴。辟塞者,吴备候塞也。

浦阳者,句践军败失众,懑于此。去县五十里。

《续述征记》曰:太公冢在尧山北五里。平地为坟,高十丈。曾有发之者,冢深数十仞,得一铜椁,金玉甚多。尚父五世葬周,斯实田和冢也。和迁齐,居於海上,而别为诸侯,亦称太公也。

居东城者,阖庐所游城也,去县二十里。

夫山者,句践绝粮,困也。其山上大冢,句践庶子冢也。去县十五里。

又曰:宿预州县水南大徐城,古之徐国。城北徐君墓,季子解剑坟树,则斯地也。

柴辟亭到语儿就李,吴侵以为战地。

句践与吴战于浙江之上,石买为将。耆老、壮长进谏曰:“夫石买,人与为怨,家与为仇,贪而好利,细人也,无长策。王而用之,国必不遂。”王不听,遂遣之。石买发,行至浙江上,斩杀无罪,欲专威服军中,动摇将率,独专其权。士众恐惧,人不自聊。兵法曰:“视民如婴儿,故可与赴深溪。”士众鱼烂而买不知,尚犹峻法隆刑。子胥独见可夺之证,变为奇谋,或北或南,夜举火击鼓,画陈诈兵,越师溃坠,政令不行,背叛乖离。还报其王,王杀买,谢其师,号声闻吴。吴王恐惧,子胥私喜:“越军败矣。胥闻之,狐之将杀,噆唇吸齿。今越句践其已败矣,君王安意,越易兼也。 ”使人入问之,越师请降,子胥不听。越栖于会稽之山,吴退而围之。句践喟然用种、蠡计,转死为霸。一人之身,吉凶更至。盛衰存亡,在于用臣。治道万端,要在得贤。越栖于会稽日,行成于吴,吴引兵而去。句践将降,西至浙江,待诏入吴,故有鸡鸣墟。其入辞曰: “亡臣孤句践,故将士众,入为臣虏。民可得使,地可得有。”吴王许之。子胥大怒,目若夜光,声若哮虎: “此越未战而服,天以赐吴,其逆天乎?臣唯君王急剬之。”吴王不听,遂许之浙江是也。

又曰:城阳县城二里,小城二里。小城南九里有尧阳,自汉迄于晋,二千石及丞尉刊名。尧即位至永嘉三年二千七百有二十一载,记于尧碑。城东南六里,尧母庆都墓,称曰灵台。尧陵北二里,仲山甫墓,墓前祠堂石室俨然若新。

百尺渎,奏江,吴以达粮。

阳城里者,范蠡城也。西至水路,水门一,陆门二。

《皇览·冢墓记》曰:颛顼冢在东都濮阳县顿丘城外广阳里中。王莽时,使使者祠颛顼冢。

千里庐虚者,阖庐以铸干将剑。欧冶僮女三百人。去县二里,南达江。

北阳里城,大夫种城也,取土西山以济之。径百九十四步。或为南安。

又曰:秦始皇冢在骊山,古之骊戎国,今之所丰也。晋献公伐骊戎,获二女。其山阴多黄金,其阳多美玉,谓蓝田是也。故贪而葬焉。并天下徒七十馀万穿入地,洞三泉而致椁。宫观奇器、珍怪诸物藏之。令一匠人作机弩,人有近穴辄射之。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金银为凫鹤。机关转相幹,终而复始。上具画天文,以人鱼膏为灯,度久不灭。后宫无子者皆殉,从死者甚众。恐工匠知之,杀工匠於藏中,因闭羡门。复土树草木,以像山,坟高五十馀丈,周回五里馀。后项籍烧其宫观,关东贼发之,后牧羊儿亡羊,羊入藏中,持火照羊,燔其椁。后贼遂取其铜。

阊门外高颈山东桓石人,古者名“石公”,去县二十里。

富阳里者,外越赐义也。处里门,美以练塘田。

又曰:太上皇葬万年,高帝父也。高帝葬长陵,孝惠帝霸陵。诸陵皆用瓦器,不为坟。王莽之乱,天下无道,独无灾害。孝景帝葬阳陵,孝武皇帝葬茂陵,孝昭皇帝葬平陵,孝宣皇帝葬杜陵,孝元帝葬渭陵。元帝下诏曰:"无置从民,令天下无骚动之忧。"自是陵园不置邑。孝成帝葬延陵,孝哀帝葬义陵,孝平帝葬原陵。孝文皇帝弟、淮南厉王长坐谋反,后置园如诸王。长好道,事八公。世之愚者云:长仙。医巫讫曰:"淮南好道,百官皆得仙。狗吠云中,鸡鸣天上。"东平思王冢在东平,松皆西靡。

阊门外郭中冢者,阖庐冰室也。

安城里高库者,句践伐吴,禽夫差,以为胜兵,筑库高阁之。周二百三十步,今安城里。

又曰:苍颉冢在冯翊衙县利阳亭南道旁,坟高六尺,学书者皆往上姓名、投刺,祀之不绝。

阖庐冢,在阊门外,名虎丘。下池广六十步,水深丈五尺。铜椁三重。澒池六尺。玉凫之流,扁诸之剑三千,方圆之口三千。时耗、鱼肠之剑在焉。十万人筑治之。取土临湖口。葬三日而白虎居上,故号为虎丘。

故禹宗庙,在小城南门外大城内。禹稷在庙西,今南里。

又曰:蚩尤冢在东郡寿张县阌乡城中,高七尺。民常十月祀之。有赤气出,如一匹绛帛,民名为蚩尤旗。又肩髀冢在山阴郡巨野。传言蚩尤与黄帝战於涿鹿之野,黄帝克之,身体异处,皆葬之。

虎丘北莫格冢,古贤者避世冢,去县二十里。

独山大冢者,句践自治以为冢。徙琅玡,冢不成。去县九里。

又曰:奚仲冢在鲁国县东去县二十五里山上,因名奚仲山。下亭名奚仲亭。

被奏冢,邓大冢是也,去县四十里。

麻林山,一名多山。句践欲伐吴,种麻以为弓弦,使齐人守之,越谓齐人“多”,故曰麻林多,以防吴。以山下田封功臣。去县一十二里。

又曰:汤冢在济阳薄县北郭。冢四方,方八十步,高七尺,上平。

阖庐子女冢,在阊门外道北。下方池广四十八步,水深二丈五尺。池广六十步,水深丈五寸。隧出庙路以南,通姑胥门。并周六里。舞鹤吴市,杀生以送死。

会稽山上城者,句践与吴战,大败,栖其中。因以下为目鱼池,其利不租。

又曰:吴太伯冢在会稽吴县北,去城十里。

余杭城者,襄王时神女所葬也。神多灵。

会稽山北城者,子胥浮兵以守城是也。

又曰:周文王、武王、周公冢在京兆长安聚。

巫门外麋湖西城,越宋王城也。时与摇城王周宋君战于语招,杀周宋君。毋头骑归,至武里死亡,葬武里南城。午日死也。

若耶大冢者,句践所徙葬先君夫镡冢也,去县二十五里。

又曰:王子黾冢在南阳鄂县西。

巫门外冢者,阖庐冰室也。

葛山者,句践罢吴,种葛,使越女织治葛布,献于吴王夫差。去县七里。

又曰:夏育冢在济南历山上。

巫门外大冢,吴王客齐孙武冢也,去县十里。善为兵法。

姑中山者,越铜官之山也,越人谓之铜姑渎。长二百五十步,去县二十五里。

又曰:秦穆公冢在甘泉宫祈年观下。

蛇门外塘波洋中世子塘者,故曰王世子造以为田。塘去县二十五里。

富中大塘者,句践治以为义田,为肥饶,谓之富中。去县二十里二十二步。

又曰:虢公冢在河内温县东、济水南,大冢是也。其城南有虢公台。

洋中塘,去县二十六里。

犬山者,句践罢吴,畜犬猎南山白鹿,欲得献吴,神不可得,故曰犬山。其高为犬亭。去县二十五里。

又曰:叶公诸梁子高冢在南郡叶县西北,去城三里所。近县民皆祠之。

蛇门外大丘,吴王不审名冢也,去县十五里。

白鹿山,在犬山之南,去县二十九里。

又曰:鲁大夫叔梁纥冢在鲁国东阳聚安泉东北八十四步,名曰防冢。民传言防坟於坟地微高。

筑塘北山者,吴王不审名冢也,去县二十里。

鸡山、豕山者,句践以畜鸡豕,将伐吴,以食士也。鸡山在锡山南,去县五十里。豕山在民山西,去县六十三里。洹江以来属越。疑豕山在余暨界中。

又曰:孔子冢在鲁城北便门外,南去城一里。冢茔方百亩,冢南北广十步,东西十步,高丈二尺。冢为祠坛,方六尺,与地方平,无祠堂。冢茔中树以百数,皆异种。鲁人世世皆无能名其树者。民云孔子弟子异国人,各持其国树来种之。孔子茔中不生荆棘及刺人草。伯鱼墓在孔子冢东,与孔子并,大小相望。子思冢在孔子冢南,大小相望。

巫门外欐溪椟中连乡大丘者,吴故神巫所葬也,去县十五里。

练塘者,句践时采钖山为炭,称“炭聚”,载从炭渎至练塘,各因事名之。去县五十里。

又曰:师旷家左右扶风,名曰师旷山,人民不敢上其上。

娄门外马亭溪上复城者,故越王余复君所治也,去县八十里。是时烈王归于越,所载襄王之后,不可继述。其事书之马亭溪。

木客大冢者,句践父允常冢也。初徙琅玡,使楼船卒二千八百人伐松柏以为桴,故曰木客。去县十五里。一曰句践伐善材,文刻献于吴,故曰木客。

又曰:伯乐冢在济阴定陶东南一里,冢高五丈。

娄门外鸿城者,故越王城也,去县百五十里。

官渎者,句践工官也。去县十四里。

又曰:楚武王冢在南郡鲷阳县葛陂乡城东北,民谓之楚王岑。

娄门外鸡陂墟,故吴王所畜鸡处,使李保养之,去县二十里。

苦竹城者,句践伐吴还,封范蠡子也。其僻居,径六十步。因为民治田,塘长千五百三十三步。其冢名土山。范蠡苦勤功笃,故封其子于是,去县十八里。

又曰:郑相子产冢在河南郡新郑城外,大冢是也。

胥门外有九曲路,阖庐造以游姑胥之台,以望太湖中,窥百姓。去县三十里。

北郭外路南溪北城者,句践筑鼓钟宫也,去县七里。其邑为龚钱。

又曰:靖郭君冢在鲁国薛城中东聚。孟常冢在鲁薛城中。

齐门,阖庐伐齐,大克,取齐王女为质子,为造齐门,置于水海虚。其台在车道左、水海右。去县七十里。齐女思其国死,葬虞西山。

舟室者,句践船宫也,去县五十里。

又曰:文信君吕不韦冢在河南洛阳城北,邙山道西,大冢是也。民传言吕母冢不韦先墓,故其冢名吕母。不韦死,获过於始皇矣。民传云:不韦好经书,皆以葬。汉明帝朝,公卿、大夫、诸儒八十馀人论五经误失。符节令宋元上言:"臣闻秦昭王与不韦好书,皆以书葬。王至尊,不韦久贵,冢皆以黄旸题凑,处地高燥,未坏。臣愿发昭王、不韦冢,视未烧诗书。"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桓公冢西南八里,句践伐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