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天地 2019-09-28 15:45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天地 > 正文

本人到底犯了怎么错误,我们为爱情

那天夜里,我将苏歌给搬回家的。

此才子一向斯文有余,小细胳膊小细腿。每天,他在校园里冲着我花枝招展的奔来的时候,我都担心他会被风给吹折了。在中文系才子追我的那段时间,我和魏佳佳商量,是不是应该随身携带上个工具箱,里面放上锤子剪子螺丝刀,已备修补中文系才子这个病秧子的不时之需。

“不,这不可能!”

当我抬头的时候,麦克风终于换了主人,苏歌已经落座在我身边,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的手机,他扯扯嘴巴说,他还有脸勾搭你啊?

很久没有写短篇了,《双生》这个短片故事是写给朋友做的一本刊物。

“这话我可记下了啊!” 苏沫说“ 行了,你俩快回学校吧,我今天得回家去。”

我看着他认真的样子,突生恶作剧的想法。我指着车水马龙的八车道,因雪花轻薄,落地即融,所以雪天里,依然有车辆在疾驰。我说,苏歌,如果你闭着眼穿过这条八车道的马路,我就只做你的女朋友,只喜欢你,只让你拉我的手,只让你……

文=乐小米

来不及多想的宋佳人和苏沫赶到了医院,在急诊室看到了右手缠着纱布,嘴角青紫的冯克。

那护士的眼瞪得老大,很显然,她觉得我不是什么好人,一个好人家的女孩,是决然不会用这种事情开玩笑的。所以,她几乎是癫狂着跑出病房的。

我曾看过很多爱情小说。故事里的男女,他们用一生来遇见。相爱。然后,相守一生,或者别离天涯。

“行了!都想去局里蹲几天是不是!”高个子警察严厉的训斥声打断了争吵。

在他认识我之后,这已经不知是多少次因为而挂彩。因此,苏沫对我恨之入骨,我想如果可以,她一定会将我留在她身体里的那颗肾掏出来生啃了!

天空开始打雷了。我也该关掉电脑睡觉了。

不远处的楼梯上,面如死灰的宋佳人瘫坐着,满眼泪痕。手里握着一张医院的鉴定书。她抬头望着气喘吁吁站在自己面前,吃惊担忧又同样不知所措的苏沫,大喊一声:“宋才子!我讨厌你!”。

他睡在床上,霸占着整张床,两罐啤酒下肚,他就昏了,不知东南西北,完全像个孩子。而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虽然头晕脑胀,还是不停的喝酒,然后不停的去厕所。

嗯。最重要的。

听到这话的宋佳人蹭的一下站起来,一把夺过自己的绘画本,从嘴里狠狠的挤出两个字“出去!”

我看了看颜烈,虽然是病人一样的苍白脸,还是这么的好看,还是这么的目光深沉,遗憾的是,我却不再是三年前的自己。

苏是苏歌的苏,歌是苏歌的歌。

“别放弃梦想,我的奖学金到了,保证你饿不死!” 宋佳人扑哧一声笑了,苏沫都有意劝她放弃,而唯独她讨厌的宋才子,却一如既往的支持她。

苏歌再一次光荣负伤了,颜烈和苏沫七手八脚将他拖到大学的医务室。

对了,还在这个刊物上,做了一个专栏,专栏的名字就是“新翅膀主义”。第一期写的专栏是《流浪,其实没有那么美》,这个是和雪崖讨论过的,很久之前,就想在《花火》上写。

宋佳人起身,她冲着冯克轻笑了两声,说“右边那拳是替我自己打的,左边是替才子的,从今以后我们两清!”说罢,宋佳人一个转身,大步走出了警局。身后,被这突如其来一幕,搞的摸不着头脑的宋才子和苏沫互相对望一眼,也随即跟着她离开了。

苏歌低着头,又特肯定的看着我,目光灼灼,说,没想到你还是……不过何欢,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一辈子都对你负责的!

同样重要的,还有,雪下得正欢的时候,中文系那个追了我三个月的才子,抬手,拿起餐桌上的冰可乐,一把浇在我的脸上。他脸色青白,跟遭遇了家破人亡似的,嘴巴哆哆嗦嗦了半天,冲着我骂了一句,何欢!你,你怎么是这样!你这个女流氓!

“宋佳人?”宋才子不由心中一紧。

苏歌就在枕头下大声叫喊救命。

绿叶。倒不是说我这朵红花多么的好看,实在是因为魏佳佳这枚绿叶足够的难看。我知道用“难看”两个字来形容一个女生很不应该,可是这句话的原作者不是我,是佟小波。

“佳人,究竟是怎么回事呀!”苏沫问。

如果不能爱的那么彻底,干嘛要招惹?

好像是多么美好的事情一样。

“刚接到警察电话,说冯克受伤了,在医院!”

他人的游戏,我们的劫数。

可是苏歌,我和你,却是用了“两生”的时间。

“哈哈!”冯克笑着轻吻了宋佳人的额头“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我更迷糊了,我说负你妈脑袋的责!快吃饭去!

……

宋才子将志愿表收起,只是淡淡回应了句“不关你事。” 说罢便背上书包离开了学校。

1、如果你闭着眼睛穿过这条八车道的马路,我就做你的女朋友。

朋友。从初中开始,她就和我一起悄悄的谈论,哪个男生的眉眼长得如星辰,哪个男生笑起来像春花。

“没你事儿!”宋佳人瞪了宋才子一眼,整个人向后一倒,靠在了椅背上,她眉头紧锁,陷入深深的沉思中。她知道她是喜欢画画,上学时也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美术专业,她并不想放弃梦想,可在就业压力和现实面前,她有些动摇了。

我就摇晃着举着易拉罐,冲着床上的苏歌脑门上倒酒,我说,他不好啊!可是我喜欢他啊!

一生用来相遇,另“一生”,用来遗憾。

瘦、白,宋佳人注视着父亲手里牵着的这个男孩。父亲说这是她弟弟。这一年,宋佳人13岁,宋才子12岁。

苏歌包着脑袋跑上前来说,何欢我们一起走!

2005年,下第一场雪的那天,距离圣诞节还有一个周的时间。我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晰,是因为这一天,我将会遇到一个让我一生改变的男子。他叫苏歌。

“总部平台大,机会多,再说看看外面的世界多好!”

屋子里的自己,停留在自己的悲伤zhong。屋外不断有人叫骂、踹门,那一夜我是邻居们特别痛恨的人。

不过,你们猜,我到底犯了什么错误,被中文系才子冠上“女流氓”这么隆重的称号。而且还赏给我一脸冰可乐,冰冻得姑娘我透心的凉。

警察局内,宋佳人安静的坐在靠门的椅子上,对面的冯克拿着冰块敷着自己青肿的眼睛。

我出神的看着窗外,直到手机短信铃音响起,我掏出手机,颜烈的短信。莹莹的白光,手机上只有四个字:生日快乐!

1、你们猜,我到底犯了什么错误

“你骗我,你一定在骗我。” 宋佳人扶着墙面缓缓站起,一边无力的重复着这句话,一边摇摇晃晃的沿着小巷向前走去。沉甸甸的夜幕下,宋才子跟在她不远处的后方,就这么陪着她一起走着,走着,走着.....

→乐小米作品集

2、我们的故事,其实可以很简单。

宋佳人被宋才子的举动惊住了,她呆呆的看着眼前一片狼籍的碎玻璃渣,一动不动,直到被宋才子拽出了酒吧。

我瞪了他一眼,说,老子是少女!说完,从靠近的货架上拿了一箱子啤酒,重新结账。

其实,我想我该承认它是美好的,只是,到达美好的彼岸,所经历的未必是小小年纪的你,所能承受的。

宋佳人猛的甩开宋才子搂住自己的手臂,说“随便拿张照片就想替自己开脱?宋才子你当我三岁小孩儿呀!”

5、你气色不是很好啊,有时间去做下检查吧。

双生

“反正我是不会再为他浪费时间了,明天开始,我要全新的生活!至于我们...” 宋佳人想到了那晚宋才子对她的吻,“ 我本来就没把你当成弟弟,我自然还是会一如既往的讨厌你。”说罢,宋佳人挽起苏沫的手“走吧,吃饱喝足,回家睡觉!”

临出门前,我回头看看苏歌,他躺在床上,睡意很深,目光里却盛满了心事,欲言又止的表情。

——《双生》题记

“ 丢了。”  宋佳人苦笑一声,觉得这种故事像是在电视剧里。

苏歌在我身后,看着我,脸红得像一个苹果,他声音如同蚊呐,我,我剪下来的……保留下来。第一次的纪念……

→乐小米作品集

就在此时,宋才子的手机突然响起,他低头一看,是陌生号,“喂...嗯,我是,好。”

呵呵。所以啊,你们看,颜烈是我那盘菜,而苏歌,却永远不会是。

所以,在中文系才子在众目睽睽之下,泼了我可乐,并骂了我女流氓之后,我虽然愤怒,但并没有还手,而是看着他捂着脸、抖着肩膀奔出了肯德基。我担心我一挥手,就把他拍成了纸片了。因为,我确实也很愤怒!妈的,是我哭着嚎着求着你来追我的么?显然不是!显然是你死皮赖脸来追求我何欢的。

“就这样,别乱动。” 眉毛,眼睛,鼻梁,宋佳人握着画笔,一点一点,仔细勾勒着他的轮廓。在清晨阳光的映射下,宋才子那张英俊的脸庞,更加迷人了。宋佳人脸上逐渐浮现出笑意,其实,在她心里,他早已没有曾经那么讨厌了。

苏歌出院的时候,我已经谈过了三场恋爱,甩了两个男人,还有一个计算机的高材生在现在进行时,我们约在学校门口的甜品店吃冰点,我用小勺一口一口喂给他吃,笑的很甜蜜。如果说,当初颜烈可以骗我,那么为什么我不可以骗别人?

不知道经历了几生几世,我们才能遇到命中的那个男子,然后,幸福,安定,不再漂泊。

“又是金奖,你弟太厉害了!” 苏沫望着印着全国物理竞赛得奖名单的大喜报不由惊叹到。

日夜都问你也不回答,怎么你会变这样?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苏歌”这个名字,之于我来说,早已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可分割、也是重要的名词。

原来那天根本不是什么篮球争夺场地,而是手牵着另一个女生的冯克被宋才子撞了个正着。

我笑笑,说,这就走!

因为米吧里,很多小妞在讨论,流浪这个问题。

“姐,我们走吧。” 宋才子轻声说道。

我看着苏歌年轻的脸,笑笑,他和颜烈真的不一样啊。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颜烈身上,他醒后,一定会很心疼的看着我,说,何欢,都是我不好。我以后绝对不让你离开我半步,永远都在我触手可到的距离,我会好好保护你,保护你一辈子。

中文系才子的一杯可乐,让我成了肯德基餐厅中的焦点。所有人的目光都带着躲闪、却目的鲜明的望向我的身上。

“哟!还是你姐面子大呀!” 看见走近酒吧的宋才子,付漫璐急忙迎了上去。

我笑笑,不知该幸福还是悲伤,原来,你还记得啊?

要不说,言情电视剧害人,大抵是影片里的男男女女在情感纠结的时候,泼来泼去的,用啤酒的、葡萄酒的,泼白水的,泼可乐的……就差吃火锅的情侣,用沸腾的羊肉汤互泼了。看爽了观众,教坏了小孩子。比如此时的中文系才子。

“你说什么?”宋佳人彻底凌乱了,这么多年她是不承认宋才子,可从没想过他们真的没有血缘关系。

苏歌脸色变得异常难看,他说,你闭嘴!

中文系才子奔出肯德基不久,魏佳佳和佟小波就迎着小寒风,“四蹄”踏雪,走进了肯德基,欣赏我落水狗一般的模样。魏佳佳在我的生活里,充当着三种角色。

“宋佳人,找到了。”

包厢里,苏歌明显过于兴奋了,要了一堆啤酒,他说,为了庆祝何欢这个老女人终于二十岁了!今晚我们不醉不归!

“哈哈哈!”宋佳人开怀一笑,一脸幸福模样的看了看表“六点四十,冯克应该快到了。” 她拿出化妆包对苏沫说“我去补点妆。”

我几乎不必睁眼,便也知晓,来的人是苏沫。而且,我知道,她的身后,必然站着那个叫颜烈的男子,他是我心头的魔。

苏沫打开房门,桌上的粥依旧原模原样的摆在那里,而宋佳人却不见了。

当然我不知道这次约会会这样糟糕,因为苏沫和颜烈拉着刚出院的苏歌一起逛街,苏歌的目光落在甜品店的落地玻璃上,那个承诺过从此只喜欢他一个人的女子,也就是我,正在对着另一个男子投怀送抱喂冰激凌。

“误会!都是误会!” 冯克急忙挡住了已经举起右臂的宋佳人“一场误会,算了算了。”

天气真冷啊,刚在肯德基,那中文系才子泼了我一脑袋可乐,现在,我似乎听到脑门上可乐结冰的声音。我哆哆嗦嗦的取出一支烟,点上,想要一点暖。却被苏歌一把夺去,他狠狠扔在地上,又狠狠跺上两脚。他说,何欢,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子折腾自己我很难受?

“怎么了?”苏沫看着一脸茫然的宋才子焦急的问道。

苏歌的脸也有些变形,他挣扎着抛出枕头砸我,他说,你妈的何欢,你一时不犯贱你就难受是不是?

她可以不承认宋才子是他弟弟,可她不得不承认宋才子真的是个大才子。不但各科成绩一直稳拿第一,全国各种大赛也是频频得奖。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家里,宋才子绝对是所有人夸赞的榜样,而相比之下成绩排名靠后的宋佳人就自然而然成了对比的那一个。这次宋才子又拿了奖,免不了的一场折磨。想到此处的宋佳人不由翻了个身,将头更深的埋在了被子里。

我只不过告诉他,我不想和他继续这场腻味的感情游戏了。

“我不去,别再打给我了!”宋才子不耐烦的说道。

苏歌看到我单独一个人,很是惊喜,说,真难为你了!居然是一个人!

面对宋才子一贯的冷漠,付漫璐早已习以为常,递信未果的她对宋才子强烈的追求,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我笑笑,转身时,他突然喊住了我,他说,何欢,苏沫那件事情……是我对不起你。我怕告诉你,她是我的女朋友……你就不会同意……救……救她。可是,何欢,你不要再折磨自己了。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我心疼啊。

“是找到了我。”宋才子低下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又慢慢的说道“ 丢了我之后,爸妈抱养了你。”

路边,我看到了烤红薯的小摊,又拔不动腿了,结果被苏歌给扯着耳朵给拎走了。他一边和我的朋友眉飞色舞,一边扭头对我说,你怎么这么不长记性啊!还想被再毁容一次啊!还是想再让我断腿一次啊!

宋佳人一时间气的小脸通红,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大多都敏感,看到父母对新弟弟无微不至的关爱,更让一直都是家中宝贝的宋佳人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她一屁股坐在地上,两行泪水夺眶而出,大喊一声:“宋才子,我讨厌你!”

我原以为苏歌会吐我一脸唾沫,说,神经病才这么做!可是,他却将外套扔在积水的路边,拉起脖子上的围巾,缠在脑袋上,蒙住眼睛,什么话也不说,直接冲着马路对面走去。少年的背影单薄而悲壮。

“A大?!宋才子你是不是疯了!” 付漫璐指着宋才子手中的高考志愿表说道。

只不过那时,我爱着的,也“爱”着我的颜烈,一直告诉我,患有尿毒症的苏沫,那个可怜的女孩,是他的妹妹。

“那你路上慢点。”

苏歌笑笑,脸有些红,可是很显然,他是不会相信我这样直白的谎言。

“你是猪吗?”宋才子对大开吃戒的宋佳人说道。

如果爱情这样忧伤,为何不让我分享?

“哐”的一声,宋才子将怀中抱着的一个大纸箱放到了宋佳人面前。

……

苏沫的表情瞬间凝固,停了好几秒才慢慢的说到“你疯了?以你的资质,你上A大?”

3、年少时代爱一个人,可以将自己卑微到泥土里去!

宋佳人盯着手机屏幕愣住了,照片里的冯克搂着一长发女孩儿,笑的那叫一个灿烂。

苏歌醒来,看着我被毁容的脸,有些心疼的表情,他艰难的开口说,你妈的饿死鬼托生的啊!我不过走个八车道,你就吃什么烤红薯!活该你毁容!

“我说了一拳是替我,还有一拳是替你,毕竟,还是要谢谢你。” 宋佳人笑了,这是七年来宋佳人第一次将笑容留给了宋才子。

出租屋里,将音响的声音调到最大,歌曲在房间里回荡着:我相信我爱你,蒙上眼手交给你。慢慢的安心在黑暗zhong,共有一双眼睛……

“这么说是真的了?!”苏沫瞪大眼睛直溜溜的盯着宋佳人说道。

苏歌那天的变态还不在于他独霸麦克风,而是在于他霸占着麦克风还死命的只唱一首歌,刘若英的《为爱痴狂》。

见众人情绪有所缓和,高个子警察简单教导了一番,做好笔录离开医院时,已过了十点。

苏歌几乎已爆破的速度冲进了甜品店,那速度让我怀疑一场车祸,他获得了超能力。他夺过我手里的冰激凌,就倒在了毫无防备的计算机系高材生脑袋上。

“你高一那年住院,化验的血型是AB,而我们都是O型。”

圣诞节那天,天空飞雪飘转。

宋才子微微一笑,走进了屋,翻开写字桌上的绘画本,望着一脸怒气的宋佳人说:“天天画画,难怪成绩差。”

他的样子让我心疼不止,那时候的自己,是不是也这样粘在颜烈的身边,不甘心的想要问一个究竟一个结果!可是没有究竟也没有结果!

接到电话的苏沫,顾不上跟老师请假就冲出了教室,急匆匆的向医院赶去。心想,这下可真是出大事儿了。

颜烈回头看看我,说,下楼的时候小心。

“我不认识她!” 宋才子又将信塞回到了宋佳人手中,摆出一副无辜样儿跟她说了声拜拜。

苏歌红着眼睛说,幼稚的是你!

“宋佳人你妈以后爱你弟弟就不爱你喽!哈哈哈.....”

我将面条给苏歌端出来,自己去收拾床铺,一看自己的床单,我快疯了,我的多喜爱床单啊,你怎么破了一个大窟窿啊!

“宋才子!冯克跟我分手了!你满意了?”

晚上,苏歌逃课,拉着一群我平日的狐朋狗友,陪我去唱K,说算是庆祝生日。一路上,他顶着脑袋上的纱布,和我的朋友亲热的简直就跟失散了几辈子的亲人似的,话题投机的就差抱着头痛哭了。

“姐——”

我虽然醉了,可是醉了也有爱美之心,苏歌的话让我很愤怒,我一把将易拉罐拍在他的脑袋上,大叫:老子是美少女!

一次一次的面试,一次一次的被拒。宋佳人顶着烈日的骄阳,冒着刺骨的寒风,试了一家又一家公司,可还是没有任何结果。转眼间,大半年都要过去了。

颜烈,如果我告诉你,那一年,我爱着你的那一年,别说是你的女朋友需要我的一个肾,就是你家的狗需要我的一条命,我都舍得。你可知道,年少时代爱一个人,可以将自己卑微到泥土里去!

说实话,苏沫对此有些半信半疑,毕竟单凭宋才子一面之词确实不足以论证事实,可又关乎到自己最好的闺蜜宋佳人,她又不得不在意。于是,她只能旁敲侧击的问着宋佳人关于冯克的事情,也会半开玩笑式的提醒她当心其他女生趁虚而入。宋佳人自然不知道苏沫的苦心,根本没当回事,如今依旧沉醉在冯克为她编造的罗曼蒂克里。

我为苏沫捐肾手术之前,颜烈为了缓解我的术前恐惧,很温柔的用一条丝巾轻轻蒙住我的眼睛,将我的手轻轻握住,他的声音也很轻,何欢,别怕,我一直在你身边。手术时,颜烈为了让我安心,那条丝巾也一直蒙在我的眼上。

“算什么算!凭什么算!”

我说,苏歌,你怎么这么幼稚!

“反正我不去!” 宋佳人说的斩钉截铁。

苏歌反唇相讥,说,成年人?你不过也就十九岁多一些!你一定要因为那个男人将自己玩死你才开心吗?他可以恋爱,可以很好的生活,你就一定要这么折腾自己吗?

宋才子没有回答,只是突然间将自己的唇和她紧紧贴在了一起,他吻了她,疯狂的吻了她。

颜烈不说话,默不作声的扣下了电话。

“一回?”宋才子向着冯克逼近了几步,他掏出手机,将一张照片摆在冯克眼前“你确定?”

中文系才子几乎是蹦着,抬起了无影脚,打算踢晕我,就在这时,躲在肯德基落地玻璃窗外的看客,苏歌,迎着小寒风,“四蹄”踏雪,冲进肯德基,用脸挡下中文系才子的佛山无影脚,两人嚎叫着扭打了起来。这下可兴奋了肯德基里的那帮小孩子,他们没想到肯德基不仅卖汉堡,还请来了马戏团。

宋佳人看着手中写着付漫璐三个字的信封更加恼怒了。因为她又不得不承认世界上真的有一种人是智商与颜值共存,比如——宋才子。刚刚年满十七岁的他不但皮肤白皙,眼眸深邃,鼻梁高挺,还拥有一双绝对可以另所有女生尖叫的大长腿。

我冷笑看着苏歌,回手抱着枕头逼近他,然后“狞笑”着用枕头捂住他的脸,我说,我就贱怎么着?我这么贱你还喜欢的要死要活,你不是更贱吗?

“那他之前去哪儿了?”

颜烈看着我,满眼怜悯,脸部肌肉有些抖动,转头,离开,留给了我一个背影。

(二)我不来她怎么办?

何欢,别怕。我在这里。很久之前,他也曾跟我这么说过,只是,那时候他的手温暖异常。

“你姐真厉害,一个人快喝倒一片了,喂?喂?”

苏歌被撞进了医院,哼哼唧唧的躺在床上。上帝没有因为他为爱赴死的决心而善待与他。我坐在他旁边,看着他洁净的脸庞上微皱的眉头。

“和我!” 病床中间的蓝色隔帘被一把拉开,露出一张冷冰冰的脸,那眼神更是充满着怒气。

我看着苏沫,看着她的卷发,她鲜艳的容貌,老天果然是恩赐啊,给了她们姐弟这样美好的容貌。

“你不是”宋才子的语气冰冷又平静“佳人,我们不是亲姐弟。”

我笑笑,说,颜烈,如果我说我爱苏歌,你是不是也不会相信吧?因为你压根就知道,我爱你!对不对?你这人怎么可以这样残忍呢?不让我爱你,也不让我爱别人,你到底想怎样?

“狗咬吕洞宾!” 看着把所有怨恨都撒在宋才子身上的付漫璐终于忍不住了“你男朋友外头有人!”

我说,好!我跟你说,苏歌!我根本就不想和你这个未成年人玩成年人的游戏!你可以走了!

苏沫将志愿表递还给宋才子说“我得走了,我会再提醒提醒她的。还有,学校的事情,你一定要三思。”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本人到底犯了怎么错误,我们为爱情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