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天地 2019-11-01 10:1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天地 > 正文

www.5756.com《愤怒的葡萄》与美国1930年代的大平原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美国大平原地区爆发的沙尘暴对美国文化产生了深远影响,影响之一是着名作家约翰·斯坦贝克据此创作了《愤怒的葡萄》。笔者注意到这部小说虽然深刻地反映了当时的现实情况,其具体描写却与史实颇有出入,本文尝试在解答这一疑惑的同时,用环境史的研究方法解析小说中的生态背景,评析斯坦贝克的生态思想。

非主干成分:

  • 定语从句
  • ... that threatened to turn the United States Great Plains into a vast desert
  • ... that led to revolutionary changes in American agricultural practices
  • 非谓语动词短语做定语

... planted beside fields to ......

第二节 狂暴死神——北美黑风暴

1600年前,在现在叫作美国的地区共有8000万公顷土地,其中有2/3是浓密的森林和灌木,还有大片的草地,野生生物资源十分丰富。由于这里雨量充沛,一半以上的土地都很适于农业生产。生活在这里的200万印第安人,用他们勤劳的双手建设着美好的家园。然而,好景不长,从1607年到1733年,英国殖民主义者凭着坚船利炮,占领了这片富饶的土地,先后建立了13个殖民地。在他们统治的地区,原来开发北美的土着居民印第安人,几乎消失殆尽。殖民者从欧洲移来了大量的白人,还从非洲贩来许多黑人,卖作奴隶。到了1776年7月4日,北美13个殖民地的人民发表《独立宣言》,成立了独立的美利坚合众国。由于摧毁了英国的殖民枷锁,美国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得到迅速发展。随着欧洲移民不断增加,人口生育率持续高涨,加上种植园主们可以利用大批廉价的黑人劳动力,于是,美国人开始大举开发中西部的无垠沃土……

1934年5月12日,对美国人来说,是一个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日子。这一天,美国国土上发生了一件引起全世界关注的事件,那就是地球上最严重的一次黑风暴。

这天,一阵强暴的狂风从美国西部大平原的几个州刮起,它掠过西部广阔裸露的平地,将千顷农田的肥泥化作浓密的尘雾卷到空中,并以每小时60~100千米的速度,咆哮着由西向东横贯美国国土,一直到达东部海岸,最后消失在离海岸几百千米的大西洋万顷波涛之中。

当时有杂志这样形容当时的情景:“就像用铁锹往脸上扬沙一样”,“人们在自家庭院赶上沙尘暴,得摸着台阶进门。行进中的汽车必须停下,世界上没有一只车灯可以照亮那漆黑的沙尘旋涡……”高达几千米的黑风暴,如乌云一般遮天蔽日,把白天也变成了黑夜。人们生活中最基本的呼吸、吃饭、散步等事情也变得不再那么容易,连上下学的孩子们也都戴起了防毒面具。有些妇女把浸过水的被单挂在窗户上,想阻挡沙尘,结果却发现根本没有一点作用。在大街上行走的人都戴着护目镜,即使这样,还是看不到100米以外的东西,时间稍微一长,眼睛里还是会被尘土塞满,接着就会头疼,胃里像有东西在翻滚,肺部被压迫,胸腔内好像装载了成吨的沙土。

这股强大的风暴连续刮了3天,据估计,每立方千米中至少含有40吨尘土,干旱平原地区约3.5亿吨肥沃表土被这场狂风席卷而走。从美国西部的沃尔斯堡起,吹到东部的奥尔巴尼,北至圣保罗,南到纳希维尔,形成了一条东西长2410千米,南北宽1450千米,高3.2千米的巨大尘暴带,跨越了美国2/3的国土。

黑风暴抵达美国纽约时,正是上午11点45分,虽然已近中午,但天空一片昏暗。高大建筑物已经不能分辨,滚滚而来的尘暴在市区内肆意逞凶达4小时之久,使得远洋航船由于能见度极低而延迟进港,飞机则被迫升到1万米以上高空徘徊,市内到处积满了尘土。据纽约气象台测定,那天白天透光率仅有平日的一半。在美国另一座大城市芝加哥,3天内积聚的尘土高达1200万吨之多。

无孔不入的沙尘沉降到了各处,水、机器、食物和人都被污染了。医生们眼睁睁地看着沙尘威胁着人们的生命,却又无能为力,许多健康强壮的人因此而死去。这次史无前例的黑风暴,将美国西部地区的表土层平均刮走了5~13厘米,毁掉耕地300多万公顷。风暴过后,西部平原的水井、溪流干涸,尘土塞满农舍,农作物枯萎,牛羊大量渴死,成千上万的农民被迫逃离西部大平原。更不幸的是,同年7月20日,在美国的堪萨斯、得克萨斯、俄克拉荷马、科罗拉多等州,又一次刮起了黑风暴。大风前沿宽500千米,尘土飞扬3000多米高,又毁灭了大量农田。

这一年,美国冬小麦减产51亿千克,几百万公顷农田废弃,几十万农民流离失所,大平原上许多地方沦为“不毛之地”。

黑风暴的来袭让美国人开始审视自己以前的种种行为,痛定思痛!

在美国宣布独立后的100多年里,他们向西部扩张垦殖,跨越了4800多千米。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他们砍伐森林、开垦草原的规模越来越大,速度也越来越快。1870年,美国西部被开垦的土地不到12万公顷,而到1930年,则扩大到了753万多公顷。美国人利用国土上丰富的自然资源,获得了巨大的财富,他们向世界各国出口了大量的野生动物皮毛、木材、烟草、棉花、小麦、玉米、牛肉、猪肉和羊毛。正是这些“土壤肥力”的出口,使得美国由债务国一举变为富有的债权国。

美国经济的繁荣引起世界许多国家的羡慕,然而,美国人为此付出的代价也是相当大的。他们差不多灭绝了平原上所有的美洲野牛,滥捕乱杀了数不清的其他野生动物;差一点砍光了从大西洋畔一直伸展到大平原区的一望无际的硬木森林。

美国人放肆的行为,使得土地上的自然植被消失了,土地裸露,风蚀加速,到处都能看到被切割得零碎的土地以及成片被侵蚀的山坡,原来清澈见底的河流也变得浑浊不堪。地貌与土壤情况不断恶化,到了大自然无法忍受之时,终于造成了那场震惊世界的黑风暴。

亡羊补牢

1935年,美国国会通过了《水土保持法》,以立法的形式保证土地的退耕还草,同时兴建国家公园予以保护。当时的罗斯福政府开始竭尽所能地与沙尘暴斗争。1933年,美国国会为解决庞大失业人群问题而成立的民间资源保护队,对改变沙暴重灾区的命运起到了积极作用。前后几年时间,有超过300万的美国单身男子参加了这支队伍,他们在国家林区工作,任务就是植树造林,开挖沟渠,修建水库,进行各种有利于水土保持的劳动。

经过人们的努力,一条几乎纵贯全美的防护林带出现了,大平原地区的自然生态环境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到了1938年,南部大平原地区65%的土壤已经被固定,返林返草面积约占美国耕地总数的10%,达到15万平方千米,在此基础上建立的自然保护区共有144个。凭借着如此“人退”的方法,美国最终控制住了黑风暴。这里的农场主们开始重新拾起信心,就如同他们的祖先刚刚发现这片新大陆时一样,面对即将到来的生活跃跃欲试。1939年,久违的大雨降临了这里,如同洗去耻辱一般,雨水洗涤着这里的一切,一副新的面孔慢慢出现,大平原再次焕发出新的生机,至此,保持水土的耕种方法也终见成效,这场史无前例的灾难终告结束。

这场巨大的风暴向世人揭示:要想避免大自然的报复,人类一定要按客观规律办事。也就是说,人类在向自然界索取的同时,还要自觉地做好人类生存环境的保护,否则将会自食恶果。

黑风暴是一种强烈的沙尘暴,它是由强风和浓密度的沙尘混合形成的一种灾害性天气现象,俗称“黑风”。沙尘暴一般发生在春夏交接之际,主要受到大气环流、地貌形态和气候因素的影响,但对其产生主要影响的还是人类对生态环境的破坏。人口的快速增长使得人们将这种压力转移到了自然身上,他们过分地开垦、放牧,不遗余力地开发自然,过度地消耗资源,致使植被和地表结构遭到严重的破坏,土地沙化,草原萎缩,生态系统失去平衡。这些都为“黑风”的爆发创造了条件。

大自然以它特有的方式惩罚着人类,同时也向人类敲响警钟。如果人类不学会与大自然和平共处,最终必会受到更为严重的惩罚!

斯坦贝克虽然用伤感和讽刺的笔触描写拖拉机,但最终也承认驾驶员对它并无真正的控制权:“只要拨动一下操纵杆,就可以改变拖拉机的方向,但是驾驶员的两只手却不能随意拨动,因为造出拖拉机和派出拖拉机来的那个怪物仿佛控制了驾驶员的一双手,控制了他的脑子和筋肉,给他戴上了眼罩,套上了口罩——蒙住了他的心灵,堵住了他的嘴,掩盖了他的理智,制止了他的抗议。”斯坦贝克把拖拉机还原为一种生产工具,这种工具在开垦大平原的过程中表现出破坏性一面,而在治理沙尘暴的起垄项目中,又展现出建设性力量。在1935年联邦政府资助的起垄工程中,“在哈密尔顿县[属堪萨斯州],用拖拉机工作的农场主们每英亩土地被分派给1加仑的燃料和1/16加仑的油料,用马工作时每英亩土地分派给10磅的谷物和10磅的干草”26]。在联邦政府的资助体系中,拖拉机和它即将全面取代的畜力和平相处,二者的建设性力量都得到了认可。

Saving Soil and Cropland (2015.05.24)

The 1930s Dust Bowl that threatened to turn the United States Great Plains into a vast desert was a traumatic experience that led to revolutionary changes in American agricultural practices, such as the planting of tree shelterbelts—rows of trees planted beside fields to slow wind and thus reduce wind erosion.

20世纪30年代,美国大平原地区爆发了规模巨大的沙尘暴,当地人民被迫吞下之前开垦草原的恶果,土地荒废,牲畜死亡,佃农流离失所。饱含人文关怀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约翰·斯坦贝克正是以此为背景,创作了反映当时美国农民之愤怒与绝望的不朽篇章《愤怒的葡萄》。然而,这本小说是否充分符合史实?斯坦贝克对生态环境的真正思考又是怎样的?西北师范大学高祥峪老师的这篇文章将从环境史的角度出发,为我们的解读提供崭新的思路。

真题实战

A. The 1930s Dust Bowl was a revolutionary event that threatened to destroy United States agriculture by turning the Great Plains into a vast desert.
B. The 1930s Dust Bowl in the united States resulted in radical changes in agricultural practices aimed at reducing wind erosion, such as the planting of tree shelterbelts.
C. Tree shelterbelts, which are often used in the Great Plains area, are made up of the trees that are planted in long rows beside agricultural fields.
D. Of all the innovative techniques used to control wind erosion after the 1930s Dust Bowl, only tree shelterbelts are proved effective.

答案:B
解释:关于简化题的做法日后专门说,这里只是简单提一下最核心的原则:主干对主干。B选项的主干为The 1930s Dust Bowl resulted in radical changes in agricultural practices,主干基本与原句一致;
A主干:DB was a revolutionary event that threatened to destroy United States agriculture
C主干:the shelterbelts are made up of trees that ....
D主干:only tree shelterbelts are proved effective

www.5756.com 1

关注TD,和6W出国党一起战斗

沙尘暴过后的内布拉斯加农场

翻译:

1930年代那场差点把美国大平原变成一片大沙漠的沙尘暴是一个非常伤痛的记忆,它导致了美国农业生产的一些革命性变化,比如种植防风林:防风林是一排排的重在农田旁边的树木用以减缓风俗和土地风化。

翻译仁者见仁,这里只是抛砖引玉作为参考

5] 30年代的沙尘暴地区包括“堪萨斯西部的三分之一,科罗拉多的东南部,俄克拉荷马的锅把尔区,得克萨斯锅把尔区北部的三分之二,以及新墨西哥的东北部”。详见唐纳德·沃斯特《尘暴:1930年代美国南部大平原》,侯文蕙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3年,第29页。

大漠拆句:
继大漠点词之后又一个新的尝试,精选14-15年托福阅读真题中出现的句子简化题并进行拆解精析,最终的目标是希望能够帮助同学们掌握长难句的读法,在有词汇量的基础上快速把握句子主干。最终轻松搞定句子简化题,但更重要的是掌握一般性的长难句的读法,为所有的阅读考试扫平障碍。目前正在积累备课中,未来一到两月备课成熟以后上线。

3] 约翰·斯坦贝克《愤怒的葡萄》,胡仲持译,外国文学出版社,1982年,第1页。后文出自该着引文,只在文后标注页码,不另作注。

主干:

The 1930s Dust Bowl was a traumatic experience (that led to changes in American agricultural practices )

因沙尘暴而逃难到加利福尼亚州的一家人

3.

约德一家是美国农业生产体系中的下层——佃农——的代表。农场主拥有小块地产的梦想在大平原的开拓过程中不断地被粉碎,“在8个大平原州,佃农的比例从1880年的15.5%上升到1930年的38.9%。从1930年开始,该比例再一次上升,1935年达到41.1%”32]。小说中,斯坦贝克提到了佃农与业主方面的人的一段对话:

www.5756.com 2

1.

拖拉机对大平原农业发展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它的巨大优势之一是惊人的功效,斯坦贝克也承认“一个人开一台拖拉机能代替十二三户人家。只要付给他一些工资,就可以得到全部收成”。大平原的气候不利于发展农业种植,但是,“尘暴地区广阔而平坦的土地特别适合机械化的耕作”16],当时,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承认在大平原从事农业生产时,“依靠出现的现代化机器和一些资本,你能够在野牛草草地上犁一条十英里长的沟之后才转弯”17]。农场主挟地利之便,积极利用拖拉机和联合收割机扩大农业生产,大平原干旱地区委员会认为:“在二十世纪,先进高效的耕作、种植和收获机器使得在不增加劳动力的情况下能够耕种更大面积的土地。”18]机械化给大平原的农业生产带来了极大的竞争优势:收获一英亩小麦,“在全国范围内平均需要六小时,而大平原上一些最先进地区只需要三小时”19]。大平原地区因而出现了资本主义农业企业,他们按照工业企业的经营逻辑行事,“在平原的每一个部分都有这样的先导者,他们热诚地相信工业资本主义的方法正是土地所需要的”20]。

41] 唐纳德·沃斯特《尘暴:1930年代美国南部大平原》,第60页。;

12] See Geoff Cunfer, On the Great Plains: Agriculture and Environment, College Station: Texas A&M University Press, 2005, p.86.

“我们也知道。我们要趁这地还没有完蛋之前,赶快种出棉花来。然后我们就把地卖掉。东部有好多人家想要买些地呢。”

33] Vance Johnson, Heaven’s Tableland: The Dust Bowl Story, New York: Farrar, Straus And Company, 1947, p.121.

13] See “Table 4.1.Acres Harvested In the Eight Leading Great Plains Crops”, in Geoff Cunfer, On the Great Plains: Agriculture and Environment, p.86.

38] See Martin Staples Shockley, “The Reception of the Grapes of Wrath in Oklahoma”, in American Literature, Vol.15, No.4(Jan, 1944), pp.351-361.

25] See Geoff Cunfer, On the Great Plains: Agriculture and Environment, pp.131-135.

小说主人公约德的祖辈们是如何进入到这片自然环境如此恶劣的土地上的?斯坦贝克泛泛写到“从前爷爷占领这块土地,他得把印第安人打死,把他们赶跑。爸爸出生在这里,他清除了野草,消灭了蛇。后来遇到荒年,他只得借些钱。接着我们又在这里出世了”。但实际情况是,在美国内战结束之后,白人才开始大规模地开拓大平原,他们不是消灭了蛇,而是消灭了印第安人赖以生存的北美野牛,改变了大平原的生态系统,驱逐了生活于此的游牧的印第安人。而白人之所以能在大平原立足,进而把美国大沙漠变成丰裕的粮食产区是由于他们碰上了适当的时机,恰逢一个长期的干旱期结束和一个新的降雨期到来。4]不过,即便享有如此良好的天时之助,他们还必须认真对待干旱问题,哈迪·坎贝尔的旱作技术就被用来尽可能地利用土壤中的水分。1930年代初,严重的旱灾引发了沙尘暴v,使该地区陷入了困境,调查此问题的大平原干旱地区委员会建议大平原的长远发展要立足于建立一种抗旱的经济体系。6]所以,干旱是大平原发展的重要背景因素,斯坦贝克在小说中对干旱的描写对理解故事背景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在他笔下,烈日对玉米的曝晒是一种冷酷的折磨:“酷烈的太阳天天晒着,稚嫩的玉米叶子没有原先那样坚挺了;这些叶子起初变成弧形,随后因为干脉逐渐虚弱的缘故,每片都斜倒下去。后来到了六月,阳光更为酷烈。玉米叶子上的棕色线条扩展到了干脉上。”干旱对玉米的无情屠戮被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

7] 唐纳德·沃斯特《尘暴:1930年代美国南部大平原》,第30页。

20] 唐纳德·沃斯特《尘暴:1930年代美国南部大平原》,第119页。

10] Lawrence Svobida, Farming the Dust Bowl: A First-Hand Account from Kansas, p.143.

小说并非一板一眼地完全照搬现实,在这首关于流民的史诗中,斯坦贝克描述了一种正在无情扩张的农业生产,它采用资本主义工业化模式,无视小农场主的利益,也无视土地的生态属性,而只是一种金融资本驱动的掠夺体系。在南部大平原,现代化农业生产扩张的特点是小农场不断地破产消失,农场的平均面积增大。以堪萨斯州的哈斯克尔县为例,从1930年到1940年,农场由461个减少到423个,农场的平均面积由672英亩增大到748英亩。42]斯坦贝克敏锐地把握住了沙尘暴地区农业经济发展的本质,这种生产体系无疑也是引发沙尘暴的根源。在此大背景下,沙尘暴不仅仅是天灾,更是社会经济危机的产物。《愤怒的葡萄》描绘了生态危机如何与社会经济危机相交织,使人的生存与尊严受到威胁,因而也可以视作是一部讨论人类与环境关系的寓言。

电影《愤怒的葡萄》剧照

斯坦贝克对沙尘暴肆虐情况的描写也并非完全文学虚构。当大风刮起,“最细的尘土现在已不落回大地,而是消失在逐渐变暗的天空中”。这些随风而逝的尘土使大平原地区的土地表层遭受了巨大的破坏:“到1938年,风蚀最严重的一年,1000万英亩土地至少流失了5英寸表土;另有1350万英亩至少流失了2.5英寸”7],更严重的是被刮走的5英寸表土对农作物的生长至关重要。8]

2.

2] Jackson J.Benson, “Review: untitled]” , pp.74-75.

www.5756.com 3

36] 唐纳德·沃斯特《尘暴:1930年代美国南部大平原》,《引言》,第6页。

24] Paul Bonnifield, The Dust Bowl: Men, Dirt, and Depression, pp.95-96.

斯坦贝克在书中对先进的机械化生产工具——拖拉机——做了详细的描写。他把拖拉机比作“巨物”,用悲怆的笔触写到:“土地在铁的机器底下受苦受难,在机器底下渐渐死去;因为既没有人爱它,也没有人恨它,既没有谁为它祈祷,也没有谁诅咒它。”美国农业机械化的推进在斯坦贝克笔下不是文明在胜利地进军,而是在上演一出悲剧。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www.5756.com《愤怒的葡萄》与美国1930年代的大平原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