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天地 2019-11-17 12:5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天地 > 正文

话剧根据福建东山县县委书记谷文昌真实事迹改

艺术性的构思、剪裁与表达

“我们回到谷书记工作过14年的东山,在他于1960年亲手修建的人民会堂中为老百姓演出,可谓意义非凡。” 中国国家话剧院院长周予援表示,话剧《谷文昌》获得了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的项目扶持,此次演出后会充分听取东山百姓的意见,继续不断打磨作品,让谷文昌的形象更加丰富饱满,更好地把谷文昌精神发扬光大,传播到全国各地。

其实,一开始接到这部戏的任务时,辛柏青心里是有点打鼓的,他觉得自己离那个时代有点远,特别怕塑造成一个脸谱化的形象。经过几次与导演、编剧聊戏,大家有了一个共识,我们就是要塑造一个真实可信的、有血有肉的谷文昌,而不只是喊口号的人。我要做的是真正走回那个年代,去揣摩那个年代人物的心理状态。

话剧《谷文昌》还可进一步修改提高。县长吕志远的形象多少有些概念化,他的转变也过于突然。打井出水时群众之欣喜,群众寒夜之中以棉被护树的场景,都可以渲染得更动人些。多媒体打光、视频的设计和运用,还可以改进,应该使其化入戏剧,而防止硬性拼贴。

曾经与谷文昌一同工作过的通讯员朱财茂、事务长陈荣泗、警卫员潘进福等人演出后再次聚首,如今已是花甲的老人们谈起谷文昌仍是充满敬佩与感激,“看演出的时候,感觉就像谷书记回来了!” 朱财茂说,“也使我们想起当年与他同下基层,与民众同甘共苦的情景。谷书记对东山人民的爱通过艺术的手段永存下来,让更多人看到了当年他为东山所作出的贡献。”

编剧冯静透露,为了既展现谷文昌所处时代的历史深度,又能引起当代观众的共鸣,剧本先后修改了19次。这次注重在人物性格和情感上深化,加入了大量谷文昌与妻子史英萍的感情戏份,以及他与搭档县长吕志远间的情感冲突,使其成为一个有血有肉、敢于担当的人。

辛柏青饰演的谷文昌,表演功力深厚,形象丰润完美。此剧能成功地立在舞台之上,自然离不开编剧的反复探索、导演的总体把握和整个剧组的通力合作。其中最为关键的一环,是谷文昌的扮演者出色地完成了这一艺术形象的创造,真正地成为这部戏剧的“顶梁柱”。辛柏青没有让我们失望,他有身材高挑、气质淳朴、声音圆润、吐词清楚的优越条件,面貌有些近似谷文昌。但更为可贵的是他经过学习、体验和创造,不仅使我们看到了一个经过战火的洗礼、带有几分农民的憨厚、把人民群众的利益时刻放在心上的中国共产党人,同时又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思路清晰、耐心办事、通情达理、与人为善的基层领导人谷文昌。辛柏青创造的谷文昌形象,标志着他的表演成就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感觉父亲活生生站在我眼前,一切就好像是昨天发生的事情。”谷文昌的小儿子谷豫东看完演出后表示十分感动,尤其是谷文昌教育子女那场戏,唤起了他对父亲的许多记忆,他说:“看戏的时候不自觉地会掉泪,这样生动的表演真正让谷文昌精神深入人心。”

中国国家话剧院的新创话剧《谷文昌》近期在北京连演六场,与《四世同堂》中冠晓荷和《青蛇》中法海不同,辛柏青在剧中演了一位好干部。话剧根据福建东山县县委书记谷文昌真实事迹改编,为此辛柏青查阅了不少资料,他觉得谷文昌有聪明、幽默的一面,而不是生硬地喊口号。

比如第一幕的结尾,谷文昌化解干部与群众之间发生的一场矛盾,这场戏既有历史的依据,又有艺术感染力的提升。刚解放不久,东山群众按照祖辈习俗,要祭拜关老爷,以祈求丰收和保佑远方亲人的平安,却遭到县长吕志远带领民兵的阻止。理由是海防前线必须安定,不准“敌伪家属”参加祭拜。双方之间各不相让。在冲突愈演愈烈之时,谷文昌急匆匆地赶来了。他对大家说:“我也是穷苦农民出身,乡亲们心里是咋想的,我再清楚不过了。”“为什么要拜关帝?还不是因为穷,因为苦,因为吃不饱饭,穿不上衣裤嘛!”又对吕县长说:“不能因为一两个敌特分子,就打击这么一大片群众吧?我们共产党的党性原则,不就是要为老百姓救苦救难吗?如果不能救民苦难,那还要我们共产党人干啥!”谷文昌携妻子和群众一起跪在关帝庙面前,着实让大家吃了一惊。他说:“1000多年前,我们河南的先人们漂洋过海来到东山,兴家立业。现如今呢,我谷文昌也带着老婆孩子来到了东山,在这儿落地生根了。今天我就借着这块宝地,和乡亲们一道,拜一拜祖先!”他说,我谷文昌跪的不是帝王将相,更不是封建迷信,我跪的是祖宗先人,跪的是解放东山时牺牲了的316个同志,跪的是前几天被敌特杀害的三名村干部,跪的是远方的母亲。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儿子的孝心已经放在了东山父老乡亲们的身上,只能隔山隔海给娘磕头啦!……这一段是有700余字的长篇独白,可谓声情并茂、字字坦诚、无私无畏、以心换心,转瞬之间化解了一场矛盾,拉近了政府与群众的距离。显然,这场戏源自生活,却比生活更强烈、更突出,它艺术地展示了一个共产党人永不改变的“为人民服务”初衷。

图片 1

剧本先后修改了19次

1915年,谷文昌出生在河南林州太行山脚下的一个小山村。抗日战争中的1944年,他加入中国共产党,当过林县的区长、区委书记。解放战争中,他随军南下,于1950年5月解放福建东山岛。随后便服从组织安排,留在东山工作,历任县委组织部长、县长、县委书记。东山是一个贫瘠的荒岛,国民党军队败退时,在此大肆抓壮丁,俘走青壮年4000余人,以致解放时岛上留下的多是老人和妇女儿童,真是家人失散、劳力不足、交通闭塞、生活艰难、人心惶惶。谷文昌想人民群众之所想,坚持给被国民党抓了壮丁的家人们摘掉“敌伪家属”的帽子,让他们在政治上获得了平等的地位;他带领东山人民苦干14年,修筑海堤,使220平方公里的孤岛与大陆相连,并打井治沙,植树造林,终将一个百年来风沙成患的荒岛变成了满目翠绿、丰衣足食的宝岛,从而赢得了老百姓对中国共产党的信任和敬仰。1964年,谷文昌被调往福州工作,1981年因患癌症在漳州逝世。在他心中,始终惦念着东山的老百姓,东山人民至今怀念着他们的谷书记,称之为“谷公”。

话剧《谷文昌》剧照

在翻看作家吴玉辉的报告文学《谷文昌》和其他资料时,有两件事让辛柏青印象深刻。一是谷文昌的头脑很灵活,他是个石匠,在山西采石头赚了钱之后,再从山西买粮食回老家卖掉,然后再从老家带土特产回山西,赚差价。另外一件事是谷文昌到了东山县任职后,经常用方言跟当地老百姓打招呼,通过这个小细节我判断谷书记还是一个挺幽默、有情趣的人。这些细节让辛柏青脑子里大概有了谷文昌的形象聪明、幽默,在舞台上也自如起来。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令人难忘之处。如惟一的一段县党委班子开会的戏,两种意见激烈交锋,最终统一了认识,按谷文昌的提议,将老百姓头上的“敌伪家属”帽子摘掉,改称他们为“兵灾家属”。这不是谷文昌的独断专行,而是摆出老百姓的难处来让大家拿主意。谷文昌的理由无可辩驳:国民党军队撤离时,三次抓壮丁,一共抓走4700多人。一个人被抓丁,他的家庭和社会关系至少要牵连到10个人,这么算下来就是4万多人,占了东山人口的一半。要是把他们都定性为“敌伪家属”,那我们以后的工作怎么开展?看了这段戏,我不能不产生一种心理认同:我们不论做任何工作,确实都应该是:“不唯上”、“不唯书”,一切从实际出发的。

“先拜谷公,再祭祖宗”,这样洪亮的开场白即引发了台下东山观众的热烈掌声。谷文昌为“敌伪家属”平反的据理力争、面对仅存的九株木麻黄时的悲切、面对妻子时的温柔与依赖等动人情节,都在观众心中留下深刻印象。

话剧《谷文昌》由冯静编剧,白皓天执导,聚集了辛柏青、李任、刘晶晶、王晓梅、郭江喜等国家话剧院的中青年演员。全剧选取了谷文昌带领群众植树筑堤、战胜风沙,将敌伪家属改为兵灾家属等几个事件,用倒叙的手法讲述了这位县委书记的一生。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话剧根据福建东山县县委书记谷文昌真实事迹改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