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天地 2020-01-12 19:53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天地 > 正文

  狗蛋的大名叫什么,张杰笑着

www.5756.com 1 引子
  狗蛋的大名叫什么,村里人几乎都忘了,只知道他妈爱娃,从小就叫娃狗蛋。
  自从狗蛋要给他那瞎眼的老妈举办一场盛大的葬礼,连省城的秦腔名角都要请来了,乡亲们才一改往日对他的成见,纷纷竖起了大拇指。
  其实这个葬礼在狗蛋妈还没倒下头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筹备了。
  乐人班是提前靠好的六十里外的“半斤疯”秦剧团。据说“半斤疯”每次演出前都要喝半斤西凤酒,酒的浓度越高越醇,“半斤疯”就越能拿出真功夫,越能舍命表演。凡是看了“半斤疯”演出的观众,手掌起码要肿三四天。
  秦剧团为狗蛋妈送葬的演出告示在老太太刚一倒头就张贴到集市最繁华的大十字了,特邀省戏曲研究院的著名秦腔演员联袂演出三天三夜,演出的节目单都清清楚楚地写到了上面。十里八乡的戏迷们坐不住了,像过大年似的兴奋不已,奔走相告,终于可以过足一把秦腔瘾了。
  狗蛋家住在西北黄土台塬上一个不起眼的小山村,大老远看不见村庄的房屋,只见一簇簇浓密的绿,走近才能看见,一棵棵高大笔直的白杨树伙同泡桐、楸树、椿树里三层外三层地包裹着像蛋黄似的小村庄。村庄背靠巍峨的祁连山余脉,其余三面被像战壕似的黄土沟壑包围,沟上沟下全被这些树木所占领,绿森森墨黑得深不见底。庄子不大,总共才一百来口人。狗蛋妈咽气后,庄子里凡是能动的男人都被理事会写到了执事单上,就连在外打工的甚至远在新疆或海南的村邻,理事会也给分配了具体任务。各家的留守老人或女人纷纷打电话,将理事会要求三日内必须赶回来的命令第一时间传达了出去。
  男人们帮忙料理丧事,女人们则骑上电摩,翻沟越岭地跑回娘家邀请七大姑八大姨前来看戏,言谈中难免喜形于色,这一切都是沾了狗蛋的光了。
  其实大家心里都很清楚,如果不是狗蛋带回的那个女人,让他来了个咸鱼大翻身,以狗蛋的做派,是没人会愿意给他帮忙的。
  
  一
  狗蛋爹很早就死了,是狗蛋那瞎眼的老妈寡妇养娃,从一尺二寸长、一口黄小米一口水地把狗蛋抓养大。狗蛋爹是在生下狗蛋的第二天给丈人家报喜时,失足摔死在山沟里。村里就有人说狗蛋的命太硬,刚出生就把他爹给克死了。后来有人上门给狗蛋妈说媒,戳和着让她改嫁,虽说狗蛋妈不迷信,但她还是怕狗蛋克死爹的传言让对方知道讨人嫌,儿子会受到欺负,思前想后,狗蛋妈做出了一个宁可牺牲自己的幸福,也要抚养儿子长大成人的伟大决定。
  狗蛋没有了爹,狗蛋妈对狗蛋百般疼爱,舍不得让娃受丁点儿委屈,对娃有求必应,就算是要天上的星星也会对娃说“妈给我娃搬梯子摘”。就这样,狗蛋在他妈的娇生惯养下进了学堂,书没念下多少,却学会了许多瞎瞎(坏)毛病,抽烟、喝酒、调戏女同学自学成才,样样精通。更令人可气的是,他自己不好好读书倒也罢了,却在放学后将同学们的书籍课本铅笔全部收集起来,扔到了茅厕的大粪坑里。狗蛋妈被班主任叫到了学校,态度诚恳地替儿子承认着错误,狗蛋却满不在乎地斜眼瞪班主任,一脸痞子样,气得班主任嘴脸乌青地要开除狗蛋,狗蛋妈跪到地上苦苦哀求,班主任不忍,就又像放屁似的将狗蛋放了。
  班主任被狗蛋妈的可怜相感动了,要求狗蛋在全校师生大会上公开检讨,狗蛋爽快的满口答应了。第二天在全校师生大会上,狗蛋痛哭流涕样的承认了错误,并表示一定要痛改前非,重新做人。
  大会结束后,狗蛋拽住班主任问,“老师,你早上吃的油泼辣子夹馍味道咋个向?”班主任一愣,想起了早上出操时,自己匆匆忙忙在学校灶上用热馍夹了油泼辣子没来得及吃,放到了办公室的桌子上,下操后吃的时候已经冰凉冰凉的。当时觉得味道怪怪的,以为是凉了的缘故,没多想就吃了。狗蛋接着恶心地说,“老师,我把一口浓痰咔到你的馍里,揉进了油泼辣子里了。”班主任听罢,只觉胃里翻江倒海,“哇”地一声,连黄疸汁都吐了出来,他明知遭了狗蛋的暗算,却苦于没有直接证据,拿人家没有一点办法。
  人说自小看大,狗蛋小小的年纪就鬼精灵,从小到处使坏,招人烦,讨人厌,村里的人但凡远远地看见他,都像躲瘟神似的躲开了。狗蛋却洋洋得意,自以为他是天下第一就没人敢说自己天下第二了。如果有谁家孩子哭闹,大人吓唬说:“狗蛋来了!”孩子立马就止住了哭声,不敢再闹腾了。
  狗蛋是“欺负娃娃骂老汉,见了小伙掏纸烟”,出了名的欺软怕硬的货。只要有家长找到狗蛋家评理时,狗蛋妈总是左挡右护,想尽法子替儿子开脱,实在抵赖不过去了,就跪在地上求爷爷告奶奶,央求大伙儿看在狗蛋短命爹的份儿上,饶娃娃一遭。来人怕在狗蛋妈面前赢了理,会招来狗蛋更加疯狂的报复,不是烟筒被塞,就是菜园子被毁,苹果被击落,只好作罢。用村里人的话来说,“外怂把瞎撒尽咧!”
  
  二
  狗蛋在小学三年级读了四年,自己离校回家了。学校并没有开除他,是他觉得这书读得实在索然无味,学校和老师都管他,一点自由都没有,还不如闯世界撒欢。狗蛋妈在众人面前觍着脸为娃打掩护,“我家蛋蛋娃在学校最听话了,不光书念得好,老师更是爱得舍不得让走,升不了级么……”
  却说狗蛋离开学校,流入社会这个大熔炉以后,更像个没王的蜂,和社会上一些无业青年混在一起,“桃园结义”,偷鸡摸狗,成了远近闻名的害群之马。哪儿有集会,哪儿就肯定会有狗蛋和他的那帮狐朋狗友的身影。他们利用在贼窝学的铁钳功,专门夹人钱夹。有钱了大鱼大肉,美酒加咖啡;没钱了饥一顿饱一顿,凉水也能灌饱肚子。狗蛋整日穿得花里胡哨的像个幽灵似在街上晃荡,二指宽的脸瘦得像瓦刀,脸色黄楞楞的活脱脱个大烟鬼,八撇胡子紧贴在薄薄的嘴唇上,头发长得能辫辫子,单薄的身子像张纸,随时都有被风刮走的可能。
  狗蛋进公安局就像走他舅家似的进进出出,大法不犯,小法不断。狗蛋妈这时候才意识到是自己把娃害了,总觉得娃没他爸,怕被人欺负,由着娃的性子来,没想到把娃惯得头顶害疮脚底流脓——坏透了!事到如今再后悔也来不及了,只好盼着公安能帮她教育好,使娃能够早日回头。
  狗蛋几进几出后,曾有好长一段时间不再闪面。村里有人却在火车上看见穿得流里流气的狗蛋,狗蛋却装作不认识,低着头过去了,直到火车上有人大喊“钱包丢了”!村里人才意识到狗蛋吃上了“搬大轮”(在火车上盗窃)的饭。
  村民们听说狗蛋“搬大轮”,都骂他先人坟冒气了,咋遇到这么个丢地卖害的货!狗蛋妈得知后,把自己关到屋子里偷偷地哭,嫌丢人几十天都不愿出门。
  人这个物种说起来也真奇怪,尽管大伙儿骂狗蛋羞他先人了,但当狗蛋偶尔大包小包的给他妈带回天南海北的吃货时,还是有一部分人羡慕得眼睛滴血,隔三差五地从狗蛋家后门溜进去,找狗蛋妈拉家常,蹭点好吃的解解馋。这时候他们忘了这些来路不明的东西贼腥气,直夸赞狗蛋对他妈孝顺。
  狗蛋除了经常带好吃的回来给他妈,偶尔还带不同的女孩子回来,乡亲们更是羡慕不已,觉得狗蛋本事真大!他们这儿山大沟深,给娃找媳妇比挖野人参还难。
  相传很久以前,北山以出产名贵中草药——野生人参而闻名天下。各地四处的人闻讯后成群结队而来,一年四季漫山遍野全是挖人参的人群。渐渐地人参越来越稀少,收购的价格却飙升得越来越高,人们更加疯狂地将北山挖掘了一遍又一遍。眼看着野参就要断子绝孙了,野参王决定带上幸存的几个子孙迁徙至南山,为野参保留仅有的种子。临行前,野参王找到相好的邻居黄芪道别,告诉黄芪千万不要告诉人类自己迁移南山,否则他们真要绝种了。
  人们找不到野参的踪影,就将目标对准了黄芪,最后挖得黄芪也同样招架不住了,就告诉人类野参迁移到了南山的秘密。疯狂的人类转向南山寻找野参的下落,幸亏南山几乎全是千丈绝壁,直立如削,飞鸟绝迹,人迹罕至,野参才幸得以生存。从那之后,北山黄芪的内脏却全部朽坏了,如腐朽的树木空心了。当地人形容没良心的人就说,你就像北山的黄芪,瞎(坏)心了!
  如今,狗蛋时不时地往家里领女孩回来,大家感到很奇怪,这么瞎的娃,咋还有女娃稀罕?于是就有人说,有个卖啥的就有买啥的,这些个女娃和狗蛋一样,没有念下书,目光短浅,觉得狗蛋本事大,能倒腾来钱,跟着他日子不会恓惶,却不知狗蛋是个玩弄女性的哈怂,走马灯似的换女朋友,还吹嘘自己是女娃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狗蛋就这样晃荡到了三十岁,他妈意识到这样下去不但不会给他们家留下传宗接代的苗苗,还会有更多的女娃毁在狗蛋手里。再说了如果能明媒正娶一个会过日子的好媳妇,生个娃娃,说不定就能把狗蛋的心拴住,就此会好好过日子。狗蛋在他妈以命相抵的要挟下终于决定结婚了,谁也不知道狗蛋使了啥手段,竟然和北山一枝花——丹妹定了婚。乡亲们气恨恨地说:“瞎怂有瞎福,好白菜让猪拱了,一朵鲜花插到了牛粪上了!”
  
  三
  狗蛋是头一年腊月初十结的婚,第二年大年三十,丹妹扔下刚过完百天的牛牛娃就消失了,谁也不知道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事。丹妹失踪后,抓养牛牛娃的任务自然而然地就落到了狗蛋妈的肩上。狗蛋更是肆无忌惮地神出鬼没,今儿个领回来个穿红的,明儿个又领回个穿绿的,狗蛋妈悔恨得眼泪早已经流干了,不再理会狗蛋,权当没有生养过这个忤逆子,只是一心一意抓养她的牛牛娃。狗蛋妈起早贪黑,一把屎一把尿的,硬是用糊糊面把牛牛娃抓养到七、八岁能上学了,狗蛋却再次进了局子。这次判得重,八年有期徒刑。人常说,再坏的蛋也是自己的种!狗蛋妈得知狗蛋被判重刑,绝望得连死的心都有了,可看着活波可爱的牛牛娃没人管,心里一急,竟得了个急性青光眼,耽误了最佳治疗期,两只眼睛全瞎了。
  狗蛋妈眼睛一瞎,牛牛娃就像村里跑的流浪狗,今天在东家喝一碗粥,明天在西家混一碗面。村上把狗蛋家评为贫困户,给狗蛋妈送来了低保和养老金,又把牛牛娃送到了镇办小学住校上学,狗蛋妈也慢慢习惯了在黑暗中摸索着做家务,婆孙两人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www.5756.com,  狗蛋妈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在有生之年见到狗蛋刑满出狱,重新做人,好好抚养牛牛娃长大成人。牛牛娃小小的年纪住在十里外的小学上学,只有礼拜天才能坐班车回家和奶奶相守在一起,村里人看到娃娃可怜,一边骂狗蛋要遭天谴一边给牛牛娃怀里塞好吃的,还有人偷偷地给娃零花钱。
  牛牛娃在众人的帮衬下,就像黄土崖边的小白杨,逢雨吐叶,见风就长,一晃就长成了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年,已经上了初中。却说有那么一天,油光粉面,西装革履的狗蛋突然回家了,大家扳指一算,狗蛋这次才吃了五年的牢饭,就被提前释放了。
  随同狗蛋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位戴着一副宽大的太阳镜,走路一瘸一瘸的高个子中年女人。虽然这女人瘸着腿,白皙的皮肤却像十八岁的少女,光滑而富有弹性的脸蛋上看不到一个褶子,真是滑倒虼蚤绊倒虱,蚊子上去把胯掰。这女人浑身上下珠光宝气,纤细的手指上戴了四个形状各异闪闪发光的钻石戒指,脖子上那条金链子粗得能拴住一条大狼狗。一头大波浪形金黄卷发发出刺眼的光芒,墨绿色的西服自然敞开,显出里面暗红色的内衣,深蓝色的运动裤衬托出修长的腿,既潇洒又富有美感,如果不是瘸腿,就更加完美无缺了。
  这女人一看就是从大城市来的。
  
  四
  狗蛋几乎每次回村的举动,都会令大家目瞪口呆,刷新大家对他的认知程度。村里和他同龄打光棍的青年五六个,连个外路客(外地女人)都找不下,狗蛋这瞎怂的艳福咋就这么好呢?换媳妇就像演员换戏服似的,一套一套的。
  让村里人更为惊讶的事情还在后头呢。狗蛋这次回家后竟然老老实实地在家待下了,看来这次在监狱里改造好了,怪不得提前释放了。他和瘸腿媳妇把老娘送到省城大医院里,居然治好了老娘的眼疾!虽说看人还有点模糊,影影绰绰的,但总算能看到光亮了,起码生活能自理了,但大家却还是习惯叫狗蛋妈“瞎眼老婆”。
  更为惊奇的是,狗蛋妈在省城住院三个月,回到村里竟然找不到自家门了。
  原来,她被狗蛋安排在省城住院,自己却跑回家和瘸腿媳妇将家里仅有的三间偏厦房拆除了,请来了县城有名的三木匠工队在家里浇筑了一座中西结合的混凝土结构的欧式别墅,这是全镇绝无仅有的第一座洋别墅,改写了全镇无别墅的历史。灰色的三层别墅里将厨房、客厅、卧室、厕所全部囊括其中。全村人都还停留在土厕所的水平上,狗蛋家却已经过上了城里人的生活,不光顿顿吃饭炒菜吃,有酒喝,就连上厕所用的都是自动清洗、烘干屁股的坐便器。十里八乡的乡亲就像看西洋景似的参观传奇人物狗蛋家的别墅,嘴里啧啧叹到:“能人就是能人,行行出状元啊!看看人家这娃能成的,坐监狱都能坐出个大老板来!”
  大家在参观狗蛋别墅的同时,一个尖锐而又现实的疑问摆在了众人的面前:“狗蛋从哪儿弄来这么多的钱?这个瘸腿的媳妇又是谁?”这个问题一直在困扰着大家伙儿,有人甚至因此而整夜失眠。同样是人,人家弄钱咋就那么容易呢?难道说狗蛋是江洋大盗,盗取了国库的钱财?还是他买彩票中了大奖?

1

1

“这些年过的好不。”坐在沙发上,张杰指缝的烟飘着青烟。

村里有个石桥,南北宽六米,东西长五十多米。西面桥头蹲着两尊石狮,威风凛凛。桥身呈拱形,桥下并没有水,而是卧着一条栩栩如生的石龙,龙头朝南,龙尾向北,人们称之为神龙。

“咋,你不会看么。”还是几十年前那个音色,只是声音多了些稳重。

据说这座石桥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了,上千年来,石桥一直守护着这片土地,守护着土地上的人。

“感觉……气色还行,穿的比年轻还时髦。”张杰古井般的大眼打量着几十年前就认识的女人。“呵呵呵……”张杰笑着。

村里的人对石桥心存敬畏,逢年过节,人们都会去给桥上的石狮和桥下的神龙敬香烧纸,祈求平安幸福。

“哼,几十年了,还是那么会说话。”李娜轻声地哼着,盯着张杰毫不留情的说着。

有时小孩生病,老人也会跪在桥下的神龙面前,烧香磕头,手里拿着白纸,嘴里念叨着,请求赐药,据说纸上还真会出现一些灰白色的粉末,老人小心翼翼的将纸包好,拿回去将粉末和着水让孩子喝下去,病还真好了。

“听说你离婚后,一个人拉扯着娃。”

平日里,人们闲来无事,都会聚集在桥上,或坐着或蹲着聊天逗乐。特别是夏日的傍晚,忙碌了一天的人们,聚集在桥上,哼着秦腔,吃着瓜子,吹着牛皮,再逗逗小孩,惬意极了。

“唉,都是十几年了。不提也罢。”李娜皱着眉。“听说你结了婚,得了妻管严。媳妇说啥就是啥。”李娜玩味的说着。


“哈哈哈,你这是笑我呢。”

2

“当年,在我的事上,怎么没见你硬气一回。现在倒好,处处听媳妇的。”

1946年,妮子17岁。这天是她出嫁的日子,妮子坐在花轿里,随着阵阵鞭炮声锣鼓声和欢笑声,妮子被抬着过了石桥,进了村子,成为了这个村的新媳妇。

“当年年轻,父母的话不能不听啊。”

嫁了人,妮子过着夫唱妇随,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平淡安稳。有时闲了,妮子也会去石桥上和乡亲们聊聊天吹吹牛。

“别骗我了,你看看当年人怎么说我的。说我城里女娃看不起农村人,还说我城里女娃生活不检点。结了婚也是会出轨的女人。”

这天,从地里忙回来,妮子麻利的烧锅,擀面,做饭。饭做好了,已经累得一身汗,端着饭碗也像村里其他人一样朝石桥走去,想去桥上吹吹风。

张杰吸了口烟,叹了口气。嘿嘿笑了。

刚出门,还没走到桥跟前,就听见桥上传来阵阵聊天声“昨天狗蛋家媳妇生娃了,别看狗蛋长得丑,他家媳妇可俊了,娃看着也心疼。”张大娘说着又是一阵爽朗的笑声,接着右手握着筷子,夹起一根长面就往嘴里塞。

当年张杰还是一个农村娃,那个年代考上学,就能分配工作,不用再给土地打交道。就可以吃上农村人羡慕的商品粮。村里人本身就眼红。又听说张杰找了个城里女娃。这下村里那些八卦的男人女人,就在背后议论。什么难听话都说得出来。说城里女娃根本就瞧不上乡下人,城里女娃见了张杰家那个破烂的家肯定不愿意。竟然还说,城里的女娃生活就不检点,结了婚肯定出去找男人。

“妮子,你家吃的啥饭啊”王大妈看见妮子就热心的招呼着,“浆水面”妮子边说边端着碗朝桥上走。

当时,张杰的父亲在村里只要溜达一圈。就会听到这样的戳戳点点。本来因为儿子吃上了商品粮的父亲感觉脸上有光,可谓是光宗耀祖了,可是因为张杰的女友,好面子的张杰父亲怎么能容忍自己的儿子寻这么个媳妇。专门跑到县城,对着张杰说:你要是找这样的女娃,就不要认我这个爹。说张杰是给张家祖先脸上抹了黑。有一次竟然在县城街道逮着张杰跟李娜手牵手,硬是跑过去拉开张杰就是一顿训斥。回到村,张杰父亲对着戳戳点点的邻里邻居就说:“我张杰才不会找那个女娃。你们就看吧。”村里人就说张杰他爹:“看把你能耐的,人家张杰现在成城里人了,会听你个烂农民的话。”张杰爹气的,因为村里人的声音跟张杰闹了好几回。张杰是个孝子,不想让爹再受气。最后就跟李娜分了手。

“狗蛋媳妇生的是男娃还是女娃啊?”刚才听到她们的谈话,妮子忍不住低着头轻声问着。“是个八斤半的大胖小子”张大妈扯着嗓子大声的说着,刚吸进嘴里的半根面条顺着嘴快要掉进碗里又被呲溜一声吸了进去。

分手没多久,李娜就跟家里人给介绍的市里一个人结了婚。又过了一段时间,跟着他的丈夫调到了市里。这之后,张杰跟李娜就没在联系过。一直到,李娜离婚后拉扯着一个娃的时候。才有同学给张杰说李娜离了婚还拉扯一个娃。那之后,张杰打听到,李娜在离婚后,辞掉了工作。去了更远的南方做生意。

妮子心里羡慕极了,结婚半年多了,自己身子一点动静都没有,夫家对她很好,虽然婆婆也想抱孙子,但也从来没催过她,可是她知道,是该有个孩子了。

现在,李娜的生意已经做得很好了。又回到了市里。

“妮子,你们小两口也要抓紧时间了哦。”张大妈笑着说。妮子低头不语,但脸却红到了脖子根。王大妈拉着妮子的手,关切的说:“是该要个娃了。咱这桥下的神龙可灵了,要不你去拜拜吧。”妮子眼前一亮,认真地点点头。

前几天张杰接到个电话。正跟媳妇和学校放暑假的儿子吃饭的张杰放下碗筷,走向了窗台。

妮子回家就和丈夫商量,两人郑重其事的去买了香、蜡、纸,看好时辰,到了桥下的神龙面前,虔诚的跪拜求子。

2


选了个日子带着媳妇和儿子到市里逛来了。顺便去打电话的那人家去了趟。已经十几年年不见了。这人就是李娜。

3

“不说了,都过去了。”张杰看着李娜。

一年后,妮子终于如愿所得,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一家人欢喜极了。妮子对这石桥,对桥下的神龙和桥头的石狮充满感激敬畏。

“你说不说就不说。"李娜一字一字的说。"你看你爹当时那样。 你以为在大街上我没听到吗。你爹把你拉过去,一边说一边还指着我。以为我是瓜女子呢。”李娜说着说着也没了那种稳重,都是妇人的牢骚与委屈。

从此,她经常会去敬香跪拜。逢年过节就更不用说了。后来,妮子又生了两个女儿,长得也是机灵可爱。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  狗蛋的大名叫什么,张杰笑着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