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天地 2020-01-12 19:53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天地 > 正文

路况依然不精通,来的旅途新正的阳光已经有几

百花湖到我所在的这个城市有二十多公里。这二十多公里的地段都是丘陵,褐色的土坡一个接着一个,没有大山,山都在很远的天边。这二十多公里中,有很大一片的风化区,没有树,草皮也不长,只有大量已经风化了的,已经不能叫做石头的碎片充斥这片贫瘠的土地。大部分的农田就从这样的土质中开垦出来,种出的庄稼产量很低,所以多年以来这一带的农家都很穷很苦。改革开放后,人们可以自由地流动了,这一带的农民很多都出外打工,近的到我所在的这个城市,远的出省到很远的城市里谋生,留下了一座座只有老幼的村庄和漫无目的地游走在田间的黄狗和黑狗。这是一处典型的石漠化区。
  百花湖就在这二十多公里路尽头的深山峡谷中。“山因水而活,水因山而得势”的理,在这儿体现得真真切切。满眼的青山绿水,座座雀鸟欢闹的碧岛,耸立逼直的险峰怪石,苍劲老迈的松柏,使得百花湖很早就成了这座城市一个小有名气的旅游景点。可这儿多年来并不发达,到这儿旅游的人也寥寥无几,原因就在那段让人望而生畏的土石路。汽车行驶在这样的路上,带起的灰尘,就好像龙卷风带起的沙尘暴一样,紧跟着汽车,一走一溜儿。就是坐在有窗有门的公交车中,人们也会因灰尘的入侵而一个个灰头土脸。好在这座城市的快速发展,带动了周边建设的速度,这儿铺上了柏油路,到百花湖游玩的人们,再也不会为漫天的尘土而焦虑,百花湖也因此快速地发展起来。
  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周末,阳春三月的太阳和雨水亲和着这片生机勃勃的土地。百花湖周边的山上,漫山遍野的杉树、松树争相抽出嫩嫩的枝条,就像给这一带的山峰戴上了一顶帽子,倒影在深深的湖水中,湖水更绿了。
  踏青的时节到了,人们游山玩水,祭奠祖先和先贤,呼吸新鲜的空气,把一个冬天积存的忧郁、烦闷从胸腔中清除。上个周末,趁着朋友们聚会的日子,大家约好了这个周末去百花湖玩,一是去看看百花湖盎然的气息,私下里则是想去照几张春意浓情的照片。所以早早的,我们就登上了到百花湖的公交车。一路上惊喜不断,除了宽敞平整的柏油路,这一路的建筑工地,让我感叹这座城市发展的速度和扩张,使得百花湖更近地进入了这座城市人们的日常生活圈。
  可能是到达早了点,百花湖还在一片阴影中。来的路上早春的太阳已经有几丈高,可这儿的太阳还在半山腰。整个湖区还在沉沉的阴暗寒湿中。岸边的树林躲藏在深暗的绿里,农家乐的红灯笼,一串串的还很耀眼,可农家还都关门闭户。湖水是深色的,细细的波纹随风荡漾。淡淡的雾气在水面漂浮,群群野鸭在湖面轻快地游走,白鹭在低低的天空中翱翔。湖里没有游船,岸边也只有少许的游人和垂钓者。下得车来,袭人的凉意扑面而来,让我不经意地打了一个寒颤,把衣服裹紧,凉意还是透过衣服传到肌肤上,虽然有些受不了,可觉得很舒服、很爽。
  时间在向中午靠拢,公交车把一车车游人送了来,人数的不断增加,吵醒了熟睡中的百花湖,她慢慢地热闹起来。“农家乐”开门了,船家也开始忙着招揽生意,人们在湖里游玩,在“农家乐”打麻将吃烧烤,我们这一群也置身其中,玩得不亦乐乎。找好位置我照了好多照片,也心满意足,感觉收获颇丰。吃过泛着土香的农家饭,下午两点钟左右,我们登上返程的公交车。车上很空,一群城里不城里,乡下不乡下的男女已经在车上。他们都互相认识,应该是一起的,可见我们上来,就都马上闭了口,装着互不认识的样子,但我们感觉得出他们在遮掩。这帮人奇怪的表情让我们有所警惕,大家自觉不自觉地远离他们,虽然车厢只有那样大,但我们尽量坐到以他们不相邻的位置,我和一个朋友就选了车门边的座位坐下。这帮人很怪,不坐前面,也不坐后面,全选了车厢中间的位子坐下。坐车的人都习惯选靠车窗的位置坐下,图的是空气好,还能观赏一路的风景。要是熟人朋友,还会俩俩、俩俩的坐在一起,说话方便还能互相照应。这时候上车的乘客并不多,这帮人完全可以有选择的条件,然而坐在车窗边的就一两个,大多数的都选择了靠过道的位子。说他们互不认识,可只要注意看看,就能看出过道和靠过道的位置差不多都被他们占着。这样的选择,车上要有什么突发的事件,他们很容易就能把整个车控制起来。这帮人要干什么?我们几个低声地相互提醒,也有提议坐下趟车的,可想想下一趟车不知什么时候才到,也就罢了。祈祷吧,希望不要发生什么事,安全回到城里。
  不断地有人上车,也不断地有人填满这帮人留下的空位。发车的时间到了,公交车在驾驶员熟练的动作中启动了,返家的路程开始在四轮高速滚动中缩短。公交车大概驶出有一里路吧,他们当中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从绿色的挎包中拿出一个黄灿灿的物件来把玩,还不时的用衣袖揩擦。从表面看,一般认为这人好像是坐车无聊了,找样随身带的东西来消磨时间。坐在过道正对面的,是一个三十几岁的中年妇女。
  她好像无意间发现了这男人手中的东西,感兴趣地问:“你那是什么啊,金灿灿的?”
  那男人神秘地摊开自己的手掌,又很快收了回来。但那物件儿还是让那女人看清楚了,低声地问:“你哪儿买来的啊?”
  男人无不骄傲地说:“好运气呗。”
  这时他周围座位上的几个男人也都注意到了,伸过头来瞧热闹似的七嘴八舌地说:“什么东西啊,神秘兮兮的。”
  那男人笑笑说:“没什么,不过是个元宝,没什么稀罕的。”
  那女的问:“多重啊?”
  男的答道:“大概有四两左右吧。”
  女的笑着说:“四两重的元宝,还不稀罕啊,说得够轻巧的,你知道现在金价是多少?”
  男的说:“知道啊,按市场价,我这元宝大概管五六万吧。”
  说着他无意间把手摊开,那元宝就全无遮挡地让人们看得清清楚楚了。
  那女的见了很关心地说:“财不露白,你这是找死啊,现在社会秩序这样乱,你还拿出来显摆。”
  那男的好像也发现自己做错了,脸带悔意的表情说:“谢谢啊,你不提醒,我还真没想到这些呢。”
  说完他就很郑重地把那元宝用红绒布包起来,放回绿色的挎包中。可他周围的人却不依不饶,说:“是不是假的哦?”
  那男的说:“假不假关你们什么事啊,假的我倒霉,真的呢我发财,你们眼红啊?”
  那帮人说:“也是,关我们屁事。”
  说完这帮人就好像失去了兴趣一样坐回自己的座位上,有的把头转向车窗外看风景,有的呢就和同座的人聊天。一时间车厢里嗡嗡的,可仔细听听,话题都还是在那元宝上,除了我们这几个人,这话题已经不只是那几个人的了,全车人都来了兴趣。
  可能是都喜欢看中央电视台法制频道的原因吧,到这时我们基本上都知道了这帮人的目的,一个诈骗团伙而已。不会发生什么大事,我们都松了一口气,上车时那种提心吊胆的心情释怀了,剩下的就是想看看谁会上当受骗。不经意间,我抬头看看驾驶员头上的倒视镜,想看看车里发生这样的事,驾驶员是什么表情。我看到的是一张很专注很平静的一张脸,可再细细看时,驾驶员的眼中有一种凝重,嘴角也悄悄翘起,我知道驾驶员心里有数,也就安心下来,推推身边的朋友,再用嘴朝驾驶员呶呶,朋友也会心地笑笑,就闭上眼睛瞌睡去了。
  车到了朱庄,停靠在站台上,等着上车的人们三三两两的上了车。可能是身体不便的原因,最后慢慢的、很吃力的上来了一个身怀大肚的孕妇和一个搀扶她的老奶奶。孕妇的表情很痛苦,老奶奶很焦急。她看看四周的座位都是满的,就想搀扶着孕妇坐到发动机盖上去。
  我和同伴见了,赶快起身说:“你们坐这儿吧。”
  这时车厢内的喇叭也适时地提醒说:“请给老人和孕妇让座。”老人扶着孕妇坐下,感激地看看我们。
  看着孕妇痛苦的样子,我担心地问:“老人家,你们这是……”
  老人焦虑地说:“她是我媳妇,就快生了,儿子到外省打工去了,到现在都赶不回来,作孽啊。”
  老人说着眼睛里滚动出泪花,儿媳低声地说:“妈,没事,我坚持得住。”
  看着这对婆媳,我心里感慨,都说婆媳不好处,可眼前这一对……
  等她们坐稳后,公交车又继续向前行驶,车里一时间安静下来,人们都在想自己的心事,或者埋头在iphone4和Samsung中玩游戏。亦或是那伙人没得手不甘心吧,过了一会儿,那妇女有意无意地又把话题重新回到那元宝上。
  她低声问那男人说:“你那元宝多少钱买的啊?”
  那男人神秘地看看四周,在确定没人注意时才说:“三万。”
  “什么?!”
  女人惊叫起来,但马上又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赶快用手把嘴巴压住,但还是忍不住说:“五六万的东西别人三万就卖给你?”
  男的笑笑说:“也是机缘凑巧。”
  女的说:“怎么回事啊,说来听听。”
  男的说:“我是昨天就来百花湖的,本来想当天回去,可事情没办完,就没走成。当晚就随便找了一家“农家乐”住了下来。吃完晚饭我出去到湖边小游了一阵,其实就想碰到艳遇。”
  那男的说到这儿,自己也不好意思地笑起来。
  女人瘪瘪嘴说:“你们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只要有机会,就没安好心。”
  男的笑笑,也不争辩,继续说:“刚回到住处,就看到老板一个人坐在门边的石墩上歇凉,我上前说:‘老板,歇凉啊。’老板笑笑说:‘是啊。’我看看人来人往的前厅说:‘生意不错哦,老板发财了。’他满面微笑地说:‘还可以吧,就是地方小了点,要再大一点就更好了。’说到这儿他就站起来指着旁边的一块空地指手画脚地说起他的远景规划和宏伟蓝图来,说到最后他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没钱啊,想得再好也枉然。’我笑笑说:‘你可以贷款嘛,现在国家政策不是倾斜向三农吗?’他表情无奈地说;‘三个月前我就提出申请了,到现在还没批下来呢,眼看着旅游的旺季就要到了,急啊。’我突然想起我一个朋友是做典当行的,就出主意说:‘你家里有什么值钱的没有,我朋友是做典当行的,你要急用钱,可以把东西先典当在他那儿,等贷款下来在赎回来不就得了。’他一拍自己的脑袋说:‘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事呢?’说着就匆匆地走回后屋,不一会他又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红绒布包,来到我面前慢慢地把包打开,里面包的就是这金元宝。”
  女人听到这儿追问说:“他的东西怎么会到你手里呢?”
  那男的说:“我到百花湖本来是想看看有哪家农家乐不想做了,接手过来自己做,所以身上也带得有点现金。可转了一天也没找到,又不死心,所以就住下了,准备今天还继续找找。”
  女的说:“那后来呢?”
  “后来就住在那老板家啊。”
  女的接着说:“我还是没搞懂,这东西怎么会到你手里。”
  男的高兴地说:“也算我财运到了吧,那老板急着用钱,听我说我朋友是做典当行的,就央求我今天带他去典当行,我说先打个电话问问,他就催我快打。看他心切,我也就马上打电话给我那朋友,谁知人家不在家,说是一家人出国旅游还没回来。他听了好不灰心,可又不死心,就叫我给他想想办法,我想来想去想到我还有点钱在身上带着,就试探地说:‘别的办法我没有,我就身上有点钱,可是不多,不够数啊。’那老板听我身上有钱,眼睛一亮急切地说:‘你身上有多少钱啊?’看他那急切的样子,我倒有点后悔,有点后怕了,可再想想要是能把价钱压下来敲他一笔也不错,不枉来百花湖一趟,于是下决心说:‘也没多少,两万多点。’他听了很惋惜地说:‘你要有三万就好了,我预算我那扩建项目要三万才够。’他这一说无疑暴露了他的底价,我开始信心满满地说:‘说了这半天都是你在说,我还不知道你那货是哪来的,是真是假呢?别拿假货骗我哦。’那老板听了,赶快申辩说:‘我哪敢骗你,我是急用钱,没办法才出手,要是我不急用钱,你出再高的价我都不会卖的,我那是家传。再说,我是当地的,家产家业都在这,大人孩子一大家,我要骗你,不怕你三天两头来找我麻烦吗?’他这一说,我也觉得有道理,但还是不很放心,说:‘你是地头蛇,我是过山龙,到时候真要出事,我哪斗得过你。’他笑笑说:‘现在什么社会啊?还地头蛇过山龙的,我要敢骗你,这儿有派出所。’他这样说来我也就完全放心了,可为了安全稳靠,我说:‘那我们得立个字据,再则我还得仔细看看货。’他说:‘行,不过少于三万我是坚决不卖的。’我说:‘我看看货再说。’他把手中的红绒布包递给我说:‘随你怎么看,假了我负责。’我掂了掂手中的红布包问道:‘多重啊?’老板说:‘四两。’我想起民间试黄金真假的方法都是用牙齿咬一下,看看能不能咬得动。咬痕深的,比较软的含金量高,浅一点的就差点,要没咬痕那就是假的。我在元宝的边缘处使劲咬了一口,灯光下咬痕清晰可见,还很深,这时我也相信这元宝是真的了。”
  说到这儿,那男的把元宝拿出来指着咬痕对那女的说:“你看看,这咬痕多深。”

图片 1

早就听说“夫妻包子铺”的老板不仅手艺好心眼儿尤其好,可总觉得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星期日我没吃上早点,就打算坐公交去夫妻包子铺吃包子,顺路看看传说中的好人究竟是什么样的。
  进了包子铺,看见四张桌子闲着三张,只有一张桌子边上相对坐着一男一女两个农民打扮的人,男的正在吸溜吸溜地喝粥和不时咬手上的包子,女的好像不饿,不怎么吃,还很蔫吧。
  也许看那个人吃的太香,勾起了我的食欲,我迫不及待地捡一张桌子坐下。
  吧台那边一个中年女人朝我这边走来,问我:“您好,想吃什么馅儿的包子?”
  我下意识地看了看旁边那个吃兴正浓的人,说:“就吃他们那样的吧,两个包子,一碗粥。”
  我交了钱,中年女人边退回吧台,边朝后厨轻喊:“老伴儿,给来两个猪肉芹菜馅儿包子、一碗粥。”
  随着一声“好咧”的答应,一个微胖的穿着干净白厨衣戴着同样白的厨师帽的中年男人,端着一个托盘朝我走来,想到店名,再联系这俩人,断定就是店铺主人夫妇了。
  我刚开吃,而那两个人可能吃的差不多了。只听那两个人中的男的忽然朝吧台那边问:“老板,我着急领老婆去看病,你们家这儿有没有公交车去医院的?”
  吧台边的中年女人脱口说:“有啊,你出门往......”
  可没等她说完,正往后厨走的老板立即停下脚步,向中年女人眨巴一下眼睛并打断她说:“孩子他妈,看你这记性,咱附近公交车取消了。”
  那女人瞪眼看着老板欲言又止。
  我也忍不住停下咀嚼,半张着嘴看着那个瞪着眼睛说胡话的老板了:本地人谁不知道附近有公交的事实啊?我立刻忘记包子的好吃,对传说他人好的话很反感。
  正在我心情复杂地想是否要拆穿老板的谎言时,只听老板对那男人说:“我看你媳妇儿病很重的,你们就趁早打出租算了,八块钱直接送到医院门口儿。”
  那两口子显得很心疼钱,却又无可奈何地起身拎着鼓鼓囊囊的一个包,离开了。
  当包子铺的门终于“咣当”地一下关上时,女人立刻问老板道:”你看那两个农村人多可怜,你为什么要骗他们去多花钱坐出租车呀?“
  我假装低头吃包子,却认真等着我更希望听到的老板的回答。
  老板说:“是的,我撒谎了。”
  女人看了看我,才低声咕哝说:“跟你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今天才发现你的不善良,哼。”
  老板说:“呵呵,别着急下结论,你没听说他们是去看病的吗?看他们的打扮,日子过的应该不怎么富裕,病要是轻来轻去的也不会来市里检查。他们肯定带了不少现金。昨天我听顾客说最近公交车有一个盗窃团伙正频繁活动呢,他们要是坐公交,实在不安全。万一钱丢了,他们可怎么办?坐出租车是贵了点儿,可他们的人财物能保证百分之百安全。”
  女人这才转失望为笑。
  而我想着“夫妻包子铺老板人好”的话,终于服气了。

图片来自网络

嘿嘿,这么老的我,让我经历这么尴尬的”诱惑”。

7月23日早上,早早的起床熬好了小米粥,加了些小红枣,配了点小菜,放入饭提 ,提着饭提下楼又买了些肉饼就直奔医院的产科,朋友头天晚上生了一小女儿,婆家在老家还没赶来。

在产房陪了半天朋友,朋友老公说:”不早了,快中午了,你赶紧回去吧”,于是便离开医院,在医院门口等上2路公交车,上车一看,除了一个男驾驶员和我在内,偌大的车上空无一人,在严热的夏天居然显得格外冷清和阴凉。

我问驾驶员:铁路小区路过吗?驾驶员说:啊,路过。我刚来,还不熟悉路况,到了你叫我一声。”我说:”好的。”心想这驾驶员吃公交这行饭的,路况居然不了解,这怎开的?

1元车费付了后,刚想抬脚朝车后走,驾驶员说:”没什么人,就坐前面吧。”我想也是,车上没什么人,反正四五十岁的人了,坐哪都一样,便在上车打卡的门口那个座位座下来。

刚坐下一会,那驾驶员就问:”你多大了?”我我愣了一下,心想和我说话的吗?车上没人,就我和驾驶员,也没见他打电话,就说:”你问我的吗?”

驾驶员说:”对呀,车上又没别人,嗯,看你不大呀。”我回他:”我也不小了,快做奶奶了。”其实我不想和他聊,又是陌生人又是男驾驶员。

驾驶员笑着说:”看着不大,三十出头吧,说来听听多大。”我想了想:”我48了。”驾驶员说:嗯,看不出来。”我笑笑。过了一会,就听那驾驶员说:”跟你交个朋友。”我没经大脑反应立马回了一句:”为什么要和你朋友。”

驾驶员大笑起来,好象我说错话了:”居然还有人问为什么交朋友的,交朋友就交朋友。”我有点本能的紧张说:”我又不认识你,又是坐车认识的,当然要问清楚。”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路况依然不精通,来的旅途新正的阳光已经有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