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天地 2020-01-12 19:53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天地 > 正文

你不是说买了辆新电动车了嘛,老小区停车纠纷

小木匠马刚在外打工半年,挣了一万多块钱,准备着回家结婚娶媳妇。马刚兴高采烈地回到马家湾,放下木匠工具,换了身衣服,就跑到七宝镇买了一辆崭新的飞鸽牌电动车骑着回了家。他有了这辆电动车,心情舒畅多了。心想:“我今年挣了钱了,该骑着新电动车,带上未婚妻,到县城风光风光,给她买几身好衣裳,也好叫她开开心。”
  第二天一大早,马刚吃过早饭,骑着那辆崭新的飞鸽牌电动车,带上钱就往尖尖庄未婚妻家跑,准备带着未婚妻刘彩云上县城买定亲礼。马刚骑着车,嘴里哼着小曲:“妹妹坐船头,哥哥我岸上走,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马刚高兴,车骑得也快,耳边的风“呼呼”地擦耳吹过。马刚走了七八里地,再拐几个弯,就到尖尖庄了。就在这时,忽地从路边的树林里跳出一个青年,这个青年除两只凶恶的眼睛外,其余面部都用黑纱巾蒙着,手拿一把豁亮的匕首,对着马刚喝道:“会办事的就把电动车留下,否则,我就试试手中的刀,给你放放血!”马刚一看这个蒙面人如此凶恶,手里拿着凶器,心想:“硬和他拼要吃亏的,破财免灾吧,不要叫身子受了伤。”马刚想到这里,下了车,极不情愿地把他那辆崭新的飞合牌电动车送给了那个蒙面歹徒。歹徒得手,骑上他抢来的电动车飞也似地跑了。
  马刚失去了交通工具,他先前那股热劲也顿时消失了,他像泄了气的皮球,软绵绵地坐在地下。这哪是一辆普通的电动车啊?这是连接爱情的纽带。为了讨好未婚妻刘彩云,曾许下海口挣钱,挣来钱的第一件事,就是买辆新飞鸽牌电动车。也曾给未婚妻表过态,有了新电动车,就带着她到县城玩,给她买衣裳,买定婚礼物,这回完了。失去了电动车,钱也没了,弄不好那个漂亮的未婚妻也会嫌我没本事,给我吹灯。唉!命运啊,怎么啥不吉利的事就偏偏要轮到我头上呢?世道咋就这么不公平?
  马刚想了半天,就怏怏不快地往家走。还没走几步,就听见有人叫着:“马刚,马刚,你叫我等你,你咋就一直不来了,都急死人了。”马刚抬起头看了看,原来是漂亮的未婚妻刘彩云。马刚赶紧调整着心态,笑着说:“叫你等了,来迟了,请你原谅。”刘彩云问:“你不是说买了辆新电动车了嘛,在哪嘞?”马刚一听问这话,心里像扎了一把钢刀,回答说:“今天倒霉着呢,我骑着电动车去接你,走到前面不远的地方,遇上了歹徒,把电动车抢走了。”刘彩云说:“马刚呀,你咋就恁会骗人嘞,买不起电动车就说买不起吧,何必要编瞎话呢?”马刚辩解说:“彩云,我不骗你,电动车真的叫歹徒抢走了。”刘彩云问:“你说叫歹徒抢走了,谁能作证?你说,叫哪个歹徒抢走了?这条路上来来往往的电动车哪么多,都没被抢,难道就偏偏抢着你的了。美丽的谎言编得再好,也不会让人相信。我看你呀,除了吹大牛,就是会吹牛,编瞎话编得也不圆。那好,算了,我就不相信,我离了你这个窝囊废就找不着对象了。”刘彩云说完这句话,扭头就跑了。
  这时的马刚心如刀绞,好端端的计划破产了,未婚妻也告吹了,口袋里的钱也不多了,该咋办呢?马刚犹豫了一会儿,心想:“得去报案,不能叫这个歹徒好过,也不能叫他再去坑害别人。”马刚想到这里,就转身到七宝镇派出所报了案。
  马刚回到家,把电动车被抢的事跟他爹娘如实说了。他爹说:“电动车被人抢了?抢就抢了吧,有啥大惊小怪的,不就是两千块钱嘛,破财免灾。只要人没事就行,到明年再出去打工挣钱,挣了钱,再买一辆不就得了。”马刚说:“爹,还有事嘞。”马刚他爹叫马文根,是个种地能手,在管理财产问题上,他啥也不在乎,人都叫他马大哈。他娘叫朱爱琴,标准的农村妇女。马文根说:“还有啥事?”马刚说:“电动车被一个蒙面人抢走了,那还是小事。老鼠拉木锨,大头还在后边呢。我那辆电动车中还藏着八千块钱呢,这还不说,因为没有了电动车,刘彩云也跟咱家吹了。”朱爱琴一听丢了钱又没了媳妇,脸憋得红红的,说:“哪个狗娘生的不熟的东西,生出来的兔崽仔不办正事,专门祸害人嘞。该死的鳖孙。”马文根说:“骂人有啥用?你能骂三天三夜把那个歹徒骂死了,你请骂了。钱能再挣,媳妇不跟咱了,咱再寻。三乡五里的闺女多嘞,只要咱家马刚有了本事,不缺个媳妇。马刚,你也别难过了,天塌不下来。”
  马刚听了他爹的话,心虽然放宽了些,但心里总不是滋味,毕竟那是大半年打工出力挣的钱呀。他失去了电动车,失去了钱,不但媳妇没娶成,连年都没过好。刚刚过了正月十五,他就背着木工家具,准备再外出拼搏,打工挣钱。他步行走到他的电动车被抢的那一小段路上,正好碰到三仙庄的唐老汉唐玉成。
  提到这个唐玉成,就像苦瓜泡进了黄连汤,命苦着呢。他的人生道路非常坎坷,妻子死得早,留下了一个独生女儿唐苗苗。他为了把苗苗抚养成人,一直没有再续娶。他不是不想再找老婆,他是担心再给闺女找个后娘,一是怕小苗苗受虐待,二是觉得对不起死去的妻子。在他的心目中,后娘没有好的,他听别人说过:女人心眼小,常常容不下别人的孩子,人世上最狠毒的是后娘的心。俗话说:后娘打孩子——心狠着嘞。所以呀,唐玉成既当爹又当娘把苗苗养大了。他把唐苗苗看成是掌上明珠,心肝宝贝。
  唐苗苗已经二十一岁了,经媒人介绍,唐苗苗和柏树庄的赵二孬定了亲。赵二孬是干什么的,咱先不说。就长相来说,他确实是个美貌男子,表面看来还很朴素,唐苗苗也就是看中了他的相貌好了,才决定要嫁给他。唐玉成对女儿的婚事从来不干涉,只要女儿相中了,他也就同意了。拿他的话讲:闺女不管嫁给谁,都是一门亲戚,反正我就这一个女儿,老了还得靠女儿养老送终的,何必在闺女的婚姻问题上给她过不去呢。
  唐苗苗定亲了,唐玉成也收了赵二孬家的彩礼,两家商定着找了好,把嫁娶的喜日定在三月十五日。现在已经是正月了,离唐苗苗出嫁的日子也不远了。唐玉成觉得就这一个闺女,对闺女的嫁妆要多陪送些,除铺盖、衣着外,还要特意地陪送一套像样的家具。唐玉成家有的是木材,木板都现成,只要请个木匠来做活就行了。自己做家具有个好处,要啥样的,就可以做成啥样,还能节省一大笔钱。
  唐玉成听说马家湾的马刚做的家具好,而且做得还快。这天一大早,唐玉成就奔波着去马家湾,请马刚到他家给他做家具。唐玉成还没到马家湾,正好在路上碰到了马刚。马刚因为未婚妻吹了,还丢失了不少钱,觉得丢人败兴的,心里还没有转过弯来。他想到远离家乡的大城市去挣大钱,还可以避开别人说闲话。他不愿意在三乡五里的家乡给人做活,更不愿意去给唐玉成家做活。因为三仙庄离马家湾相差不远,怕人说这说那的,听到耳朵眼里了心里难受。马刚有些犹豫,没有表态。这时,马文根也跟着马刚一路走,一来是送儿子到外地做活,把他送到车上,二来是要去七宝镇赶集,还要办点小事。
  马文根看着马刚不表态,就说:“马刚,老唐一大早就来请你了,说明他相信你,就是一分钱不挣,咱该帮忙的也得帮忙嘛。”马刚说:“爹说了,就是圣旨,我绝对服从。唐大伯,走,我不外出了,现在就跟你去。你放心,我做的家具,会让你满意的。”唐玉成说:“就是听说你做的家具好,我才来请你的。我也相信你会做好。来,叫我给你扛着家具。”马刚说:“不用了,我年轻,还是我自己扛吧。”
  马刚跟他爹打了个招呼,就跟着唐玉成来到唐玉成家。马刚像在跟自己家做活一样,起早贪黑,忙忙碌碌,除吃饭外,就是做木工活。他还特别好侍候,做好的好吃,做歹的歹吃,从不挑拣,而且不吸烟、不喝酒。马刚听着唐玉成的设计,先是做大件:一套组合柜、一张写字台、一张双人床、一个梳妆台。做大件余下的下脚料也不叫浪费,再做成小件,又做了四把折叠椅、四个小板凳、一张小圆桌。马刚整整忙碌了一个多月,又经过油漆,漂漂亮亮的新家具摆设在屋里。马刚做的这些家具,不但唐玉成满意,就连他的女儿苗苗也认为是巧夺天工。唐玉成很欣赏马刚的勤快麻利,手艺精巧,人品厚道。因此,除付足工钱外,还特意地送给马刚一个红包,名为奖金或是加班费。马刚说:“大伯,你付给我的工钱就够多的了,这个红包里边的一千元奖金我不能收,做家具是我的本分,但做人更重要,不能只讲钱,坏了品格。”唐玉成觉得马刚这个小伙子真好,就有心认他为干儿子,因为出于面子,他没法张口。
  眨眼就到了三月。唐玉成提前两天又去请马刚,叫他来帮忙。这一回请他来帮忙不是帮着做家具,而是要他来陪客,在女儿苗苗出嫁那天招待新女婿。马刚也没推辞,应邀来到三仙庄。三月的风,像一块柔软的手帕,轻轻地抚过他的面颊,房屋,树木,车辆,行人,一切对他来说,既熟悉又特别地新鲜。阳春三月,山花烂漫,万紫千红,到处是花的海洋;三月的草嫩嫩的,如同清泉让人心怡;柔软的柳枝在风中漫舞,婀娜轻盈,点缀了三月的妩媚。阳春三月真是美好的季节。怪不得唐苗苗出嫁要选在阳春三月呢。
  马刚到了唐玉成家,帮着做饭,炒菜,啥活都干。三月十五这天,是唐苗苗出嫁的日子,唢呐高奏,人声沸腾。赵二孬家的迎亲队伍来到了三仙庄。这个赵二孬今天也特别好奇,他不骑马、不骑驴、不坐车、不坐轿,而是骑着电动车来接新娘。他认为,这样的迎亲更光彩,更风光,更引人注目。
  赵二孬骑着一辆崭新的电动车,车把上扎着两朵大红花,兴高采烈地来到唐玉成家门前。马刚是人才出众的小伙子,又是唐玉成请来的陪客人,他接过赵二孬推着的飞鸽牌电动车,心里不觉一震,打了个咯噔。常言说:“物见本主会说话。”马刚心想:“这不是我那辆被抢走的电动车吗?”这时的马刚非常冷静,他把电动车推进唐家大院,然后陪着赵二孬进喜餐、喝喜酒。第一杯酒落肚,马刚奉承着问:“大哥,你那辆电动车真漂亮,是从哪儿买的?”赵二孬也没多想,不假思索地回答说:“从县城百花商场买的。”马刚问:“崭新崭新的,买了有多长时间了?”赵二孬说:“年前才买的,也就才两三个月。”马刚又陪赵二孬喝了几杯酒,就找借口说:“赵哥,你先喝着,我去看看新娘子穿戴好了没有,准备好了,就该发亲了。”赵二孬点了点头,又送给马刚一个红包。
  马刚从迎客屋里出来,找到唐玉成,把唐玉成拽到没有人的地方,说:“唐大伯,我说一句话,你可不要心里难受。叫我看来,你的新女婿可不像是个好人。”唐玉成问:“为什么?你有啥理由说他不像好人呢?”马刚把嘴贴到唐玉成的耳朵根,轻轻地嘀咕了一阵子。唐玉成问:“这是真的?”马刚说:“不会错。我可不敢在这种场合给大伯开玩笑。”马刚在唐玉成同意下立即打电话给七宝镇派出所,说自己被抢劫的电动车找到了, 请立即来人抓个现行。
   不到二十分钟,派出所三名干警到了现场,在唐玉成的指认下,干警在赵二孬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迅即给他戴上了手铐。赵家前来迎亲的亲友不明就里想闹事,被派出所邱所长制止说:“稍安勿躁,立即让你们明白!”邱所长召唤唐玉成端来一盆热水,拿着一条毛巾在热水里泡了一会,然后用热毛巾敷在电动车的右把套上,用力一拔,说:“你们都来看,这就是证据,里边果然卷着一卷钱。”唐玉成取出车把中的钱一查,正好四千元。邱所长又用热毛巾敷在电动车的左把套上,用力一拔,又从车把中取出四千块钱。八千块钱都是崭新的百元一张的票子。这时,马刚同着赵家迎亲队伍众人的面,把他的电动车如何被抢的经过说了一遍。
  邱所长问赵二孬:“这就是你干的好事,你还有啥说的?”赵二孬狡辩说:“冤枉我呀,电动车真是我买的。”马刚插话说:“你买的,电动车发票在哪里?我报案的时候已经将购买电动车的发票都交给派出所了。电动车把中的钱是我亲手放进去的,我怕到了县城小偷偷了我的钱,我才想的这个主意,没想到,你半路将我的电动车给抢走了。”邱所长果断地说:“赵二孬,看你长得怪体面的,可你做的事不体面。人脏俱在,你还有啥说?你真丢赵家的人啊!”赵家前来迎亲的人感觉太没面子了,都灰溜溜地回去了,派出所干警拍照取证完毕,电动车物归原主,将赵二孬押上警车开走了。
  唐玉成心想:“这个马刚人眼好,能吃苦,又诚实,配我的女儿还是绰绰有余的。叫我去跟俺闺女商量商量。”这时,唐苗苗已经知道了院子里发生的事情。她在闺房中正闷闷不乐,唐玉成进来说:“闺女,你以前相中的那个赵二孬原来是个抢劫犯,要不是马刚跟咱说,咱还把他当成好人呢。幸亏你还没有出嫁,不然就毁了你的一生啊!我想,马刚这孩子也不错,他在咱家做了那么长时间的活,你也看到了,他勤快,能吃苦,又能挣钱,你嫁给他怎么样?”唐苗苗说:“爹,您看着办吧。这一回,我听爹您的。”其实,唐苗苗早已看中了马刚,只因为她已经和赵二孬定了终身,又是她自己挑选的郎君,她不好东山望着西山高,也不好朝秦暮楚。此时,赵二孬已经犯了罪,判刑是没啥说的,正好是改嫁给马刚的好机会,于是就顺水推舟叫她爹当家许配终身了。
  唐玉成又把马刚叫到身边,说:“马刚,我听说你因为电动车被赵二孬抢了,未婚妻刘彩云也给你吹了,你挺可怜的。你看你能相中我家那个丑苗苗不能?”马刚已经理解了唐玉成说话的意思,高兴地说:“感谢岳父大人看中我,我没有什么礼物作聘礼,就把那八千块钱留给您吧。”马刚说完,“扑嗵”一声跪到地下,给唐玉成磕了仨响头。唐玉成说:“八千块钱我收下了,这门亲事也就定下来了。”
  唐玉成家的亲友还没有散。唐玉成对众亲友说:“咱今天照样发亲。照样把苗苗嫁走,就是换了女婿了,新女婿就是马刚!”众亲友无不欢欣鼓舞,大家一起赶紧收拾一番,把马刚为唐苗苗做的陪嫁家具抬着,又从村上临时借来两匹枣红马,叫马刚和唐苗苗各骑一匹。马刚找到唐苗苗,商议说:“苗苗,咱今天别骑马了,我就用赵二孬送来的那辆崭新的飞鸽牌电动车带着你去俺家吧。我就是因为这辆电动车失去了刘彩云,又是这辆电动车的出现得到了你。我觉得非常有纪念意义,你答应我吧!”唐苗苗说:“我去跟俺爹商量商量。”话音未落,唐玉成说:“不用商量了,就叫马刚用电动车带着你走吧,他载着你我更放心。”
   就这样,马刚让唐苗苗坐在电动车的后座上,他载着唐苗苗,亲朋好友抬着新家具,热热闹闹地离了三仙庄,来到马家湾,马家新摆下酒席,招待客人,唐苗苗与马刚拜天地成了亲。
  马刚新买的电动车被抢,对他来讲,肯定不是好事。可是要换个角度去看呢?坏事又变成了好事,正应了塞翁失马这个故事了。当马刚发现了自己被抢的那辆电动车后,命运即刻就改变了。这不,找回了电动车,还得到了一个苗条秀丽的美貌妻子,可谓双喜临门。马刚去给唐玉成家帮忙,回来还带了个漂亮的好媳妇,他的爹娘更是乐得合不拢嘴。
  赵二孬高高兴兴地来娶媳妇,他做梦也没有料到,热面孔碰了个冷屁股,癞蛤蟆吃黄蜂,倒挨了一锥,洞房未进反进了班房。这正是:赌博脱贫求兔角,抢劫致富拔龙牙。

  一年多前的一天,豆的爹下班到家表现出一脸的惆怅,闷闷不乐。这与他往日进家的疯闹截然不同,我看在眼里,揣摩在心上,问其究竟。他吞吐着说,前几天领导找他谈话,希望他能到外地的单位帮忙几个月,他没同意。今天总部的片区领导又找他谈话了,希望他去帮忙工作三个月,说是对领导工作的支持,面对小领导与大领导的思想工作,他也不好老是推托,表示默许了。可是他又不想离家太久,少量的几天出差他可以接受,一旦遇上几个月不进家,他受不了。领导答应他在工作之余可以回家小住几日。自从豆的爹答应了领导去外地协助工作以后的几天里,豆的爹都表现的特别的难受,不爱说话。每天都早起,每顿的碗筷也是争抢着刷,每天都问两个闺女上学、放学需要接送吗?如果需要他也都是抢着做,他的种种表现不是人们常提到的度日如年,那样地难熬,而是真的希望这一日如一年那样漫长,这样他就可以在家多呆上一些时日。这样令他纠结的日子最终也没撑上几天,就在大闺女中考进行中,他必须离开这个家了,要到外地去工作了。
  那天定的是早上十点钟的火车,豆的爹早起收拾背包行囊。然后他又骑车去送大闺女参加中考,送走了大闺女回来后,又站在大门口目送二闺女去上学,久久地站在门外,直到二闺女走出了门口的这条直巷,他才回转。进家后,他也是不爱说话,他把我紧紧地抱在怀里,在耳边告诉我,心里真难受,一点也不想去,就想每天在家陪着我们娘仨一块过日子……
  时间也不解风情,仍是那样没心没肝地滴答着。转眼到了要出发的时刻,他提出让我送他一段路,他再打车去火车站。这个小要求我懂,我理解,我也没有不配合的理由。我骑着电动车,前面的踏板上载着他的行囊,后面载着他。这个家伙就像一个要离娘远去的孩子一样,恋恋不舍。他坐在我身后,紧紧地抱着我,把头紧紧地帖在我的背上,不说话。我说别这样,这么大的人了,让别人看见了多不好意思。他立刻回答,不管他,我闭上眼睛,看不到别人的。哎,由他去吧,给他所有的自由和权利。
  几分钟的路程很快就过去了,他站在我身边望着我,又不得不去伸手拦出租车,第一辆有人,第二辆也有人,第三辆没有停……终于他等到了要载他去远离这片故土的出租车了,他没有说一句话,就这样肩上背着,手里提着,大步穿过斑马线,朝着等待他的出租车走去。他打开车门,把身上的行囊全摞进去了,他左手扶着车门,转脸看着我,不做声。稍停留片刻,挥了挥手,然后一头钻进出租车。
  眼前的一幕似曾相识,让我想了点什么。大脑飞快地转着,想到了,这简短的一霎那和我结婚那天即将踏进婚车,在车门处停留的一刻表现得太相近了,只是表达的目的不同。我在车门处停留的一刻是受到摄影师的安排,他要抓拍几个镜头。如今豆的爹在车门停留,是剪不断、理还乱的纠结,他舍不得离开这个家,又不得不离开这个家。他有千言万语想对我说,却又压抑在喉口处不能再多说,他担心话说多了,走不了了。
  望着出租车向远方飞快地驶去,转眼消失在人流之中,就这样豆的爹从此踏入了茫茫人海,开始过起了互相思念的日子。
  我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心里的五味杂陈即涌心头,失落包裹我整个身心。难过、回忆、不舍等等在脑海里来回演绎着。电动车轻装上路,在回去的路上少了他紧紧地拥抱,但却没有释怀的感觉,反而觉得心里赌得慌,闷得慌,似有千斤压顶,但又什么都不想说。
  回到家里,屋里屋外都静悄悄的,只剩下我一个人环顾四周。此景是每日都在上演的,因为我是一名家庭主妇,豆的爹上班,孩子上学,每天剩下我一个收拾家务太正常了。但此情却与往日完全不同,平日里豆的爹上班离家只是四五个小时而已,而如今豆的爹离家要多少个小时能算得清呢?算不清楚心里反倒更迷茫。
  带着压抑、惆怅的心情去准备午饭。二闺女首先到家,望了我一眼,说一句:“走了吗?”“嗯”,我回答着,二闺女进屋了。我继续为午饭忙碌着,大闺女考试回来望了我一眼:“走了吗?”“嗯”,我回答着,大闺女也进了屋。
  把做好的午饭摆放在饭桌上,招呼两个闺女吃饭。二闺女伸手去拿筷子,递给我一双,又递给大闺女一双,而自己却左手一双,右手也一双,二闺女没有做声,悄悄地放下了一双。这顿饭吃的太难受了,因为它太与众不同了,往日的饭局没有一顿是消停的,总是在吵闹与唠叨中才能结束。而如今嘴巴只专心做一项工作,所以成绩非常的好,在简短的时间里就完成了满意的工作。
  这一天,这个家完全变了。变得陌生,变得清静,变得与往日完全不同,像失去了往日的生机一样。
  晚上,豆的爹发来一条信息:安全抵达。没有太多的言语,就这样简单,但却表达了一切。
  躺在床上,心里乱乱的,少了他的言语,少了他的温度,少了他讨厌的折腾。一切都变得非常静,静得让你无法安睡,静得反让你的心里乱得没有头绪,静的今夜无眠。
  最难捱、最不舍、最留恋、最思念的一天终于度过去了。
  第二天,我依旧重复着往日的生活规律,起早给孩子做早饭。待两个孩子吃完饭后,大闺女问了我一句:”妈,今天是你送我,还是我自己去学校?“听到大闺女这句话,心里顿觉很酸楚。以前她爹在家时,她都是用命令的口吻跟他爹说的。而如今却要用选择的句式来问我,忽然觉得大闺女就像一根草,因为没有了父亲的宠爱。为了给大闺女心灵上的慰籍我连忙应着:“我送、我送,你爹走时交待了,这几天的任务让我坚持完成。”
  送走了大闺女来到家,看到大门上用粉笔写着:妈,我上学去了。“这是二闺女的留言,她们的爹不在,两个孩子也变得特让人心疼。
  不能老让这种伤感陪伴我们了,我要开导孩子,让孩子接受现实,给孩子找到可以快乐的希望。
  中午吃饭时,我打破了饭桌上的沉寂:“我们家有一个好消息,你们猜一猜是什么?”两个闺女顿时像打了鸡血一样,表现得非常兴奋,异口同声道:“不想猜,快告诉我们是什么好消息,是不是俺们的爹要回来了。”“是,是你们的爹要回来了,不过不是今天,也不是明天。”我继续对两个闺女说着。“那到底是哪天呢?”两个闺女有点急了,“还有22天就回来了,因为你们的爹每月要在8号之后比较清闲。那时候他一定会回来的。”“那不还有22天,那么久。”两个闺女依旧不满意。“二十来天很快就会过去的,从现在起我们进入倒计时,那样希望和快乐就会向我们靠近些的。”我继续解释着。
  有了第一天的经验,第二天好像轻松了些,也许时间能让我们慢慢习惯这一切的。
  就这样两个闺女和我一样,在心灵上有了转变。由起初的失落变成了盼望,一天天过去了,一天天我们和豆的爹相见的时间也在缩短着,越来越有盼头了。二十天、十八天、半个月……一星期、三天……一天中午接到豆的爹一条短信:我今天晚上十一点钟能到家,到时候见,想死你们了。
  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两个闺女,她们也非常高兴。平时两个闺女会在九点多接近十点的时候都已困了,可今夜就是不困。尤其是二闺女不知喝了多少碗鸡血似的,在十点半的时候吵着要我陪她去外出迎她的爹。我说,你爹下火车后打车回家,预计在十一点钟到家,如果我和你步行到外面去迎他的话,那他得要在十一点之后才能到家的,这样他进家的时间可就要晚点了。二闺女跟我辩驳着:如果我们不出去迎他,那得在十一点钟才能见到他,如果我们出去迎他的话,那会在十一点之前就可以见到他,你想早见还是晚见。听着二闺女的话也挺有道理的。
  于是牵着二闺女的手,出了家门,往巷子的深处走去。快接近十一点了,整条路上几乎见不到人了,我和二闺女继续往前走着。即使在深夜,即使周围都黑的寂静,二闺女那么小,可她表现得一点都不害怕。看得出她爹在她的心里是多么的伟大、挺拔。
  远处有两点灯光向我们驶来,”那是俺爹坐的车吗?“”可能吧“。二闺女兴奋地手舞足蹈,抱着我在我的脸上亲了又亲。灯光越来越近,行驶到我们面前时却没有停下,原来是一辆过路的私家车。二闺女很失望,心情也比刚才的激情失落了许多,牵着我的手耷拉着脑袋,也不言语,继续往前走着。几分钟后,前方又有两点灯光向我们驶来,二闺女看到灯光又恢复了激动的心情,“妈,是这辆车吗?俺爹会坐这辆车吗?”二闺女急切地问着,我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十点五十分,我想坐这辆车的可能性很大。我对二闺女说“应该是吧”。听到我的进一步证实,二闺女往前奔跑着,去迎接那辆车子。很快,那辆车子在二闺女的身旁停下了,她爹刚下车,二闺女就扑到她爹的怀里,搂着她爹的脖子,美的连脚也不着地了。
  任由爷俩在那尽显亲情,出租车的司机发话了:“喂,还走吗?”“不走了“我回答着,付了车钱,取下行李,我们三人一起回家。于是这条道路上又多了一道不寻常的风景。尽管没有人看,还是那么真情流露着。二闺女都已十二岁了,她爹坚持要背二闺女回家,二闺女也乐意,我拿着行李跟在旁边。那晚,一家人聊到很晚很晚才睡。
  凡事有始就会有终,对于任何一件事情最能表现它的只是时间的长与短而已。
  幸福的日子过了三天,豆的爹的情绪已开始走下坡路了。我逗着豆的爹:“怎么了,是不是想着那边豆的新二娘了?”豆的爹摇了摇头,慢声慢语地说:“这次回家,只能呆上五天,现在都已过三天了,马上还要回去的。”是啊,听了这话心里也感到一丝凉意袭来。顿时有许多的不舍在心头汇聚。
  接下来的两天,两个孩子还是那样尽情享受一家人的团聚。而我和豆的爹的心里早已失去了几天前的温热了,感觉这日子把心纠结得难受极了。又到了真想一日当一年地那样的过了。
  最不招人待见的这一天终于来到了,该走的还是要走的,依旧是上午十点的火车。由于头天晚上,豆的爹使了个小伎俩,使劲陪两个孩子熬夜。他希望两个孩子在第二天能够睡到中午十二点,保证自然醒,且不允许我吵醒她们,我答应了。
  早上八点钟的时候,我和豆的爹醒来。我给豆的爹简单地做了些早饭,然后去收拾要出发的行囊。一切准备妥了,豆的爹提出要我向上次那样送送他。接下来的情景又在重演着上个月的内容,电动车前面的踏板上放着豆的爹的行李,后面载着豆的爹。路上他依旧紧紧地抱着我,把头贴在我的背上,不说一句话。同样的片段在出现第二次的时候,我觉得也应该做些剪辑吧,于是此情此景里少了我的一句话,我也不想说什么,只是在享受这最后的拥抱。
  一切就是那样在重复着:我看着他伸手去拦出租车,然后看着他上车,最后看着他消失在茫茫人海里。
  剩下我一个人独自站在路口时,感觉整个身心都被掏空了,那种失落、那种不舍、那种留恋……所有的味道搅和在一起,然后无情地灌入我的愁肠,太难受了,我好想呐喊,但这一切欲望又都被喉口给封住了,无法表达。
  一个人骑行在回家的路上,没有任何的心情去看风景。
  孤单地回到家里,进门后的场景又刺疼了我。两个闺女在院子里无精打采地坐着,看到我进门后,二闺女不作声,大闺女说了一句:“走了吗?”我有些吃惊,我试探性地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的“?”俺爹这两天心情不好,昨天晚上更是反常。“大闺女回答完就拉着二闺女的手进了屋。
  是啊,接下来的生活从今天开始,又要步入循环。也就是从今天开始,我要和两个闺女一起努力,把时间留给我们的失落快速地转化为盼望。那样生活才会有希望、有动力。
  尽管接下来的日子,我们一家人都要生活在失落与盼望的轮回交织里。我希望我能带着他们把生活的失落降到一个点,把盼望升腾地像个热气球一样,去寻找生活的生机。

朝晖一区“车主烧香”之后,老小区停车纠纷又出大事件。丽水人小胡10月19日晚将未婚妻的嫁妆——红色马六停在东晖路靠近积公弄的位置。第二天8点去移车,发现车被砸得破烂不堪,前后窗碎裂,整个车身被前前后后划了数十道,有四五处凹陷。

图片 1

被砸车停发地点示意图

朝晖一区“车主烧香”之后,老小区停车纠纷又出大事件。

昨天,网友“哀莫胜于心死”在19楼论坛发帖:本人于上周六晚11点将红色马六停在东晖路靠近积公弄的位置,把大家的人行通道堵住了,只能辛苦各位行人勉强通过,给大家的生活造成不便是我的不对,为此,我向大家道歉。

当时未婚妻已提醒我这里不宜停车,但实在找不到车位,本想第二天一早将车移走,没想到8点多到的时候车子被暴力砸了,刚买三个月的新车,就被砸得破烂不堪,前后窗碎裂,整个车身被前前后后划了数十道,有四五处凹陷。

由于是人为故意破坏,保险公司不予理赔,这对于刚进社会的我们是一场巨大的灾难。望知情人士,告知是谁所为,万分感谢。

看到车子被砸之后,我回家拿手机准备报案,留未婚妻一人站在那里维护现场。路过的行人们基本上是说,我们活该被砸、有车了不起啊、要是他们还会砸得更狠一些,未婚妻一个人招架不住,回到家就哭了!

我们是一对87、88年的小情侣,社会经验不足,刚搬到这个小区一个月,停的时候真的没意识到会给街坊邻居添大麻烦。

外地来杭州工作生活真的非常艰辛,买车已经花了家人的积蓄和自己的全部积蓄,目前还在分期付款。车子是未婚妻家人买来做嫁妆的,未婚妻看到车砸成这样,当天就进了医院挂点滴。

车修好要一个多星期,但是人心里的伤痕什么时候才能治愈呢?我们愿意为自己的无知道歉,愿意接受交警的罚款,但谁来为我们的损失埋单?最后,再次对我们扰乱大家的生活表示歉意,希望社会给刚考出驾照、不懂停车规矩的我们一个致歉的机会。

记者金洁洁核实报道:帖子一出,反响强烈,截至昨晚8点半,点击突破19万次。

支持的和反对的各占一半

记住以后停车不要停雷区

对于这起砸车事件,网友的立场几乎对峙,支持的和反对的各占一半。

网友“hans1008”跟帖:和上次那个车主烧香一个性质,人家就算造成麻烦了,你就有道理把人家的车砸成这样?

网友“brian3367”跟帖:我是朝晖二区的住户,最近一个月刚有了属于自己的车子,停车难的问题早就听我朋友说到耳朵起茧了,但是我上班实在太远,只能用车代步。

我看了你停车的位置,说实话,这位置真心是平时大家都不停的,因为这个口子是会有电动车和自行车进出的。行人虽然会有影响,但问题不会很大。不过,你别忘了我们这个小区是有很多一早带孙子辈散步的老人,我可以肯定,你这么一停,婴儿推车是肯定进不去了,可想而知人家的不爽。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你不是说买了辆新电动车了嘛,老小区停车纠纷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