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天地 2020-01-20 15:25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天地 > 正文

形成甄士隐风华正茂夜之间愁白了头,  今生

www.5756.com 1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话说甄士隐自唯一的爱女英莲。在花灯会被拐子拐走以后,家里一夜之间突遭巨变,其妻佟氏闻之噩耗,悲愤交加,当场命赴黄泉,仆人、丫鬟、见此情景,也都走的走,散的散……这突如其来的“天灾人祸”这转瞬即至的“生离死别”致使甄士隐一夜之间愁白了头,精神几近崩溃的他。终于,在一个阴沉沉的夜晚,用一场大火了却了他所有的凡尘俗念。追随“跛足疯道人”一路绝尘而去。
  时逢傍晚,行至途中,天气突变,倾盆大雨急泻而至。过惯了风餐露宿的疯道人,应付这种突变的气候倒还应变自如,可苦了一向深居简出与诗书为伴的“甄老爷”。此时,天昏地暗,狂风夹杂着冰雹大的雨点呼啸而来。让他几欲站立不稳,几次都差点摔倒在地。
  “道……道长……我们……可否打宿歇……歇再走?老朽……实在撑……不下去了……”饥饿、疲劳、再加上一阵猛似一阵的狂风、暴雨、致使他几乎喘不过气来。刚欲开口,说的话即被一阵雨水所淹没。好不容易才断断续续说完这句话时,早已是气喘连连。扶着一棵被狂风吹的乱舞的大树,稳了稳快要倒下的身形。甄士隐伸出手来抹了把脸上的雨水,抬起头望了望不见一丝光亮的天际。心中暗暗叫苦……
  阴暗的天空,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偶尔掠过的几道闪电,像是点缀在黑暗中一道亮丽的风景,借着这刹那的光亮。他艰难的移向疯道人的身边,几步的距离却是走了好久。他急急的看向疯道人,希望征得他的同意。然疯道人像没听到他的话一样,却高声吟唱起他的疯言疯语: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金银忘不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聚到多时眼闭了。
  ……
  他喃喃的说着一些别人听不懂的疯话,毫不理会甄士隐的一番言语。“唉!既都如此了,就随他吧!”甄士隐叹了口气,心中自语着,继续踉跄的跟随疯道人向前行走。
  灰暗的天边,稍现一丝光亮。让猛烈的狂风暴雨稍有减弱。但却并没有停下来。也不知越过几道山,跨过了几道河,更不知此刻身上已划出了几道血痕。终于,上天见怜。不远的前方一丝微弱的灯光时隐时现。乍一见,甄士隐欣喜若狂,浑身上下似乎也因这丝光亮而充满了力气。借着几道闪电的余光,他快速靠近疯道人的身边,讨好似地满脸堆笑道:“道长,我……”语气显然有些不太然……疯道人斜眼看看有些狼狈的甄士隐,咧了咧嘴,用那双雨水也冲洗不净的脏手,抹了抹那张苍老无肉的老脸。然后对着一脸期待的甄士隐发问道:“你可是累了、饿了、想投宿?”
  “这不明知故问吗?”甄士隐气得差点晕倒,心中暗自叫苦不迭。不过表面却还要显得毕恭毕敬。黑暗中疯道人却看不到他的神情,继续打量前方那一丝光亮所在。
  “道……道长,我们赶了一天的路了,又饥又渴是否应该借宿一宿?”甄士隐毕恭毕敬深施一礼道
  “你可知前方那透着的一丝光亮的是何处所在?”疯道人不回答他的话,打量着前方那一丝光亮,却反过来一脸严肃的向他发问。
  “老朽不知,望道长明示”。甄士隐拱手打揖。
  “嘻嘻、到了你就知道了。哈哈……”疯道人不再“正经,”又恢复了他以前的“疯癫。”继续他的人生旅途。也不知又走了多久,渐渐的、随着那丝光亮的越来越强,一户“整齐的住宅”映入眼帘……
  擦了擦昏黄的双眼,借着灯光的照耀。甄士隐总算辨别眼前所在……这是一座不算太小的院落,大门正中的“林府”两字赫然在目,让人不难猜出这是一户官宦人家。门两边的文人条幅,更是处处显示出这是所“书香之第”。
  啪、啪、啪……疯道人手握门环,不住的敲打着……许久,门扇轻移,一个眉眼清秀的小姑娘探出头来。看到二人如此窘迫,这小姑娘吓了一跳,慌忙问道:“二位深夜扣打门环,可是有事?”
  “这位姐姐请了,恕贫道冒昧一问,这可是“巡盐御史”林如海林老爷的府上?”疯道人一脸正色双手打拱用洪亮的声音询问着。
  “正是,不知二位如何识得我家老爷,深夜来访可是有事?”小姑娘用充满疑惑的眼光,上下打量着这两位不同寻常的“雨天来客”。
  “烦请姐姐进去通禀一声,就说好友“疯道人”前来叨扰。”疯道人不再疯癫一脸正色的询问着……
  “二位请稍等。”说罢,门扇紧闭,小姑娘已是进去通报。稍时,随着一阵轻微的脚步和一声门扇的开启声,一副老态龙钟、黯然无神的“憔悴容颜”映入眼帘。不是林如海——又有谁?
  “原来是疯道兄光临寒舍,小弟不曾远迎,敬请恕罪。快到里边叙话”。林如海客套的寒暄着。“苍老无光”的脸上强自挤出一丝笑容。
  “林兄贵体可是有恙”乍一见林如海有些病态的神情,疯道人眉头微皱,不由脱口问道:
  “唉!我的身体一直都这样,恐怕,也熬不了多久了,只是苦了我的女儿。玉儿还小,她娘就不在了,而她自打会吃饭就吃药,请了多少名医也不见好转。身体极其虚弱。一旦,我若归去,剩下她一个孤苦伶仃的弱女子无人照看,叫我如何能安心?”
  林如海说着说着,竟然悲从中来,一捧热泪,沿着他浑浊的老眼,缓缓流下……
  擦了擦老泪,带领二人到客厅落座后。目光一移,疯道人下首一个人引起他的注意。只见此人一头蓬乱的白发,双眼无神,目光呆滞、颧骨高耸。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不知被挂出了多少道口子,其落魄的神情和疯道人不相上下。乍看之中,却是眼生得很。细看之下,却是让他大惊失色。继而问道:“阁下可是甄士隐甄大人?”
  “惭愧、惭愧啊!老朽无颜面见故人。”甄士隐用半截破烂的衣袖遮住那张落魄的老脸,羞愧地说道。
  “甄兄不必如此见外……不知甄兄家中出了什么事,因何落得这般模样?”林如海满面的疑惑,悄声的问道。
  “唉!都怪我一时疏忽……”甄士隐把爱女如何丢失,妻子又如何得知此事去世的事情,详细地说了一遍。
  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各自展开话题闲谈着,不知不觉间,用罢晚善,已是二更将尽。外面的雨,似乎已经停下了,天也开始晴朗起来。此时在佣人的服侍下,二人和林如海又闲聊了一会,就各自回房安歇去了。
  次日天明,在林如海的热情款待下,二人又美美的饱餐了一顿。临行之时,林如海又叫来女儿黛玉与二位老友一一施礼。
  门帘轻挑,一身白衣素裙的林黛玉,在丫鬟雪雁的陪同下慢慢地走了出来。此刻她素裙摇摆,莲步轻移,宛若一朵出水芙蓉,轻飘飘走到二人面前,躬身下拜。只见她眉尖若蹙、杏眼低垂,那一丝娇羞又有些忧郁的神情当真是世上少有、人间难寻。樱唇微启,贝齿
  稍现,其声似黄莺鸣叫让人听了心中一爽。
www.5756.com,  疯道人呵呵的笑着,拈着颌下那几根稀稀零零的胡须,不住的点头称好。而甄士隐此时也随声应和着。
  “林大人好福气,令千金果然是知书达理,品貌过人。堪称绝色。”只不过……只见疯道人话锋一转,眼露疑惑之色。看了看一脸忧郁的林黛玉,下边的话没有说出口……
  林如海何等聪明,忙吩咐雪雁服侍小姐回房歇息。之后便拉过疯道人的手急急的问道:道友何出此言,莫非道长……林如海心中生出一丝恐惧。相交数十载,他深知,疯道人,人疯,心却不乱。他一定看出女儿不对,否则绝不会妄下断言。
  “下官愚昧,烦请道长明示。望道长不要瞻前顾后,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林如海深施一礼继而言道。
  “一切皆是命,半点不由人啊!天机不可泄露也,这样吧!我这里有两粒丹药,是我在万般机缘巧合之下偶然获得。此物绝非凡品。就赠给令千金,它日自有用处。林兄一定严加保管,切记莫要遗失了。还有,这一红一白两粒丹药,药性不同,红色那粒具有延缓衰老,万病除根,起死回生等想象不到的神力。而白色那粒,能唤回人几世丢失的记忆,其药性更是超凡。这两粒就送给令千金,权当见面礼了。”说完,从破烂的包袱里掏出一个精致发光的小盒,顺手递了过去。
  “世人都晓神仙好,唯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走也是停,停也是走……”疯道人继续吟唱起别人听不懂的疯调,毫不理会林如海的一片感激之情,和甄士隐一路向西游去。
  再说林如海接过宝盒,和两位老友一一分手之后。回到房中小心翼翼的将其打开。顷刻间,一股清香扑鼻而至。望着这两粒仙丹,林如海心中一阵激动。再次暗谢疯道人赐药之情。他慌忙吩咐雪雁把贵重物品收好,又细细叮嘱了一番,然后摊开纸墨,快速修书至内兄贾政。“言家中令姐不幸逝去,念其小女黛玉年幼体弱无人抚养。特休书一封烦请对其加以照顾……”
  不久,贾府真的派船来接黛玉进京。临行之时,林如海对着泪眼汪汪的林黛玉,细细叮嘱了一番。又偷偷的告诫雪雁要好生伺候小姐,并要细心保管那盒仙丹。洒泪惜别之后,林黛玉在雪雁的陪同下便离开了十几年都未曾离开的家。本就伤感的黛玉,坐在豪华的床舱里,看着滔滔奔流的江水,不由黯然神伤。此刻,她手托香腮,不住地回想父亲的话:“你自小体弱多病,上无兄弟照顾,下无姐妹服侍。咳…咳…外祖母派船来接你,正好解去顾盼之忧。你、为什么不去呢?啊!你不要担心我,去吧!啊!咳……咳……
  想着父亲的临别话语,念着其身体的衰弱,心中不免生出一丝牵挂。一层水雾漾上她的眼眸……
  旅途的疲惫,再加上本身就极其虚弱的黛玉,此时更是觉得苦痛难捱,幸好雪雁服侍周到,这才勉强挺了过来。
  进得贾府,与外祖母、舅舅、舅妈、众位姐妹……一阵客套的寒暄后。在佣人的服侍下,林黛玉就迫不及待的回房休息去了。这可苦了一直等在外边的贾宝玉了。自刚才一见,他就被这位初来乍到“神仙妹妹”所吸引,她那娇弱的身姿,那楚楚动人的神态、那眉间永远也展不开的结,竟然那么熟悉,熟悉到她的一颦一笑里有前世的味道,这种味道让他甜蜜又心酸,如果说今生是前世的重复,那么,他有些甜蜜的同时却何以至此会心酸……他痴痴地想着,完全迷茫于内心的彷徨与期待中……
  芭蕉听到了雨声,便缠绵了所有的心事,早也潇潇,晚也潇潇。玫瑰听到了雨声,也悱恻了所有的爱情,聚也依依,散也依依……曾经有过的缠绵也许终有一天会像隔世的春梦了然无痕,留下的疲惫和悔恨也会被深深掩藏……
  豪华奢侈的生活并不能给林黛玉带来快乐,反而让她有了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而与贾宝玉的相识、相知、相爱,却更加增添了她的伤感、她的悲哀,致使她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而随着家庭的束缚,世俗的冷酷无情……最终,贾宝玉听从家人的安排娶了落落大方的宝姐姐。而这时的林妹妹却在痛心的“焚烧书稿”烧掉了情、烧掉了爱,也烧掉了她和贾宝玉那段刻骨铭心的殇痛记忆。
  “秋雨凄凉,向受伤的心迷失了方向。片片落黄,谁又能体会那种失落的痛”……秋雨、秋风,无情的吹打着受伤的秋叶。给本就冷清的“潇湘馆”此刻更是增添一丝凄凉。
  此时的林黛玉,脸色苍白如纸,虽没了当初娇美的容颜。但病中的“林妹妹”却更是让人怜惜。只见她珠目时而微睁,时而紧闭、面带忧愁。半卧半仰床榻之上,处于半梦半醒之间……俨然就是一个“睡美人”“病西施”……
  “姑娘,该吃药了。”紫鹃小心的服侍着,生怕惊扰到病中的林姑娘。自打林黛玉进得府来,贾母疼惜外孙女,怕她过于孤单寂寞。就又派了一个使唤丫头,改名紫鹃,和雪雁一起侍奉黛玉。这是一个善良体贴的小姑娘,乌黑的秀发下一双黑亮的眼睛衬托着她那圆圆的俏脸,显得她更加机警、灵秀。虽称不上天资国色,没有黛玉的凄美,也没有宝钗的大方。可却有着她们两人没有的淳朴、自然……
  此时的紫鹃接过雪雁手中的汤药,一串珠泪悄悄地流了下来。望着病中的林姑娘,紫鹃恨不得以身代之。多好的姑娘啊!心地纯的如一湾清水。只可惜,“身为下贱。”“命运的安排”有时真的让人琢磨不透……
  “你哭什么?我还有事没做,哪能说死就死呢?咳……咳……咳”黛玉缓缓睁开美目,接触到紫鹃的一双泪眼,有气无力地说道。由于说得言语过多,刺激的她猛烈地咳出几口血来。
  “姑娘……”紫鹃好一阵惊慌。忙用手帕擦拭着黛玉嘴角遗留的血渍。稳了稳心态,黛玉强自坐了起来,微微发颤的纤手在枕边拿出一打丝绢。回过头来给了紫鹃一个惨淡的“苦笑”指了指炭火,示意紫鹃把炭火搬到床边。
  “炭火气太浓,怕熏到姑娘。还是不要了。姑娘若觉得冷,可在取一床被子来……”紫鹃担忧的说道。
  林黛玉摇了摇头,固执的思想让紫鹃和雪雁很是担忧……无奈紫娟只好示意雪雁“照做”……
  望着那一盆熊熊燃烧的炭火,林黛玉心中百感交集,伸手将几张写满诗文的丝帕投进火炉之中。随着绢帕的燃烧,她的心亦已成“灰烬”……
  “姑娘,这、这可是你的心血啊!”紫鹃欲加以阻止。林黛玉无力的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出声。一张、两张……使劲全身的力气,林黛玉将最后一张丝帕投进去之后,娇躯慢慢地向后倒去。一双噙满泪水的的美目,许久,方才能闭上。   

问:第一眼就被贾母嫌弃的雪雁,长大后继续拖了林黛玉后腿吗?你怎么看?

www.5756.com 2 一个是阆苑仙葩,
  一个是美玉无瑕。
  若说没奇缘,
  今生偏又遇着他;
  若说有奇缘,
  如何心事终虚化?
  
  一个枉自嗟呀,
  一个空劳牵挂。
  一个是水中月,
  一个是镜中花。
  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
  怎禁得秋流到冬尽,
  春流到夏!
  ——引子
  
  【前言】
  谁知这年冬底,林如海的书信寄来,却为身染重疾,写书特来接林黛玉回去。贾母听了,未免又加忧闷,只得忙忙地打点黛玉起身。宝玉大不自在,争奈父女之情,也不好拦劝。于是贾母定要贾琏送他去,仍叫带回来。一应土仪盘缠,不消烦说,自然要妥贴。作速择了日期,贾琏、宝玉与林黛玉辞别了贾母等,带领仆从,登舟往扬州去了。
  【共赴扬州】
  “老祖宗,我也要想去看望姑老爷,顺便看一下江南的景致。”贾宝玉实在舍不得林黛玉离开,加之近日贾政出关外办,不在府上,贾宝玉才敢来央求贾母。
  “不行,病人不干净。万一传了你,我怎么跟你老子交代,宝玉,听话。”无奈,贾宝玉任性,谁也拦不了,再三哀求贾母,“我一定小心就是了。”
  贾母只好派人跟着,并嘱咐道:“你们当心伺候你们主子,宝玉要有个好歹,看我回来不打断你们的腿!”仆人们连忙诺诺称是,退了出去。
  一路之上,黛玉手拿书信,一个劲儿地哭泣,宝玉赶紧安慰:“好妹妹,兴是姑老爷想你了,这才在信里写重了些。”
  “是呀,小姐!姥爷身体一向健朗,许是想念小姐了。”黛玉的丫鬟雪雁也紧着宝玉的话头劝解黛玉。黛玉这才止住悲声,“妹妹,船头风大,小心被风吹着,我们回船舱吧。”黛玉点点头,心里感激宝玉的细心体贴。
  且说这日,船到了扬州,众人弃舟登岸,直奔林府!
  “爹,爹……”黛玉刚到府上,便疾呼父亲。林如海近日确实身感异样,久卧病床,听得女儿声音,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摇摇晃晃地来到屋外:“黛玉,女儿!”
  黛玉快步向前,俯身跪倒在父亲面前,“爹,我听说您……”说完,仔细端详着父亲。
  “黛玉,放心,爹没事!只是偶感风寒,信中所写,我也只是急着想见女儿,你莫怪才是!”黛玉这才放下心里,破涕为笑,急忙引荐宝玉和贾琏与父亲。二人急忙躬身跪倒施礼:“孩儿见过姑老爷!”
  林如海看着眼前的两人:贾琏,外表虽也生得清秀,但仍难掩轻浮放浪,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那贾宝玉,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穿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袖,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外罩石青起花八团倭锻排穗褂,登着青缎粉底小朝靴。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虽怒时而若笑,即瞋视而有情。项上金螭璎珞,又有一根五色丝绦,系着一块美玉。
  林如海一见,也是啧啧称赞,心中暗想:“天下果真有这般清秀的男儿,倒比女子长得还俊俏!”然后,林如海急忙令两人起身说话。林如海在与女儿黛玉的书信中,也早已对宝玉有所知晓:行为举止文雅、谈吐不俗,虽没有太多饱读诗书,却也才气逼人,丝毫没有大户人家公子哥的盛气凌人,对人和善友爱,无论贵贱。尤其对身边女孩子格外细心周到!对自己女儿黛玉,自是好不必说。黛玉来信说起,也只是和这位“表兄”关系最好,言语中,不乏对其爱慕之情……林如海拉过宝玉,仔细与其攀谈,丝毫没有在意旁边的贾琏。贾琏呆在一旁,也自觉无趣,辞了林如海,径自到“烟柳繁华”的江南,找乐子去了!
  林如海道:“宝玉,你今年几岁了,可曾婚娶?”在一旁站立的黛玉冰雪聪明,怎不明白父亲的意思,娇羞着脸躲进了里屋!
  “啊,回姑老爷,我今年十六,尚未婚娶。”宝玉似乎也不愿意当面提及“金玉良缘”的事。
  “你在府上可曾读书?读什么书。”
  “啊,我们府上开了学馆,贾氏子弟都在那里读书,也不过读的《四书五经》罢了!”然后,林如海又问了贾母等人的近况,一直聊了近一个晌午。
  只是林黛玉和贾宝玉都不知道:林如海今儿看起来精神抖擞、红光满面,那只是一个人临死前的“回光返照”,表面现象!当天夜里,林如海就开始昏迷不醒,任何人呼唤,就是紧闭双眼。
  这时候的黛玉,早已哭成了泪人:“爹爹,爹爹……”的连声呼唤。宝玉看此情景,也忍不住落下泪来,又一时找不出话安慰黛玉,只是轻拍着黛玉。过了好一会儿,林如海才勉强睁开眼睛,微微张了张口,已说不出话来。黛玉急忙俯身贴在父亲嘴边,努力听清每一个字:“恩,好,好……”黛玉含着眼泪,只一个劲的点头应着父亲。末了,林如海吃力地伸手将宝玉唤到床前,将黛玉的手和放到宝玉手里,然后紧紧攥在一起,竟说不出话来……林如海是在凌晨巳时故去的,宝玉急忙令小厮找来贾琏,料理丧事!
  却说,林如海心里一直惦念黛玉!在阎罗殿,阎君道:“林如海,念你素日为官清廉、乐善好施,本王判你升入天庭,位列仙班。”
  “阎君姥爷,我不想投胎神仙,只想照顾女儿黛玉,她从小体弱多病,现在又寄人篱下……如果阎君开恩,我愿下到十八层地狱!”
  阎君思忖片刻,屈指一算:“来鬼!去把空空道人给我请来。”
  一旁的小鬼领命下去。不多时,空空道人就手拿拂尘,身披道袍,笑呵呵地来到阎罗殿。
  “阎君,唤小道前来是为何事?”
  “道长!你看,他就是绛珠仙子——林黛玉的父亲,是这么回事……”阎君便把林如海的事情说了一遍。
  空空道人一皱眉,想了想:”好吧,我收回在绛珠仙子身上的法符,其他要看她的造化了!”说完,空空道人把手里的浮尘往空中一挥,嘴里念念有词,一道黄色的灵符便飞入道人衣中:“林如海,这是一道‘泣符’,从此以后,你女儿眼泪就少了,哭泣的次数也有限,自然身体也就慢慢恢复了!”林如海自是千恩万谢。然后,阎君又吩咐小鬼请来“月老”。
  “月老,但不知现在‘绛珠仙子’林黛玉和谁牵的红线?”
  “阎君,你今儿怎么突然问起这个?这儿可不能随便说,所谓‘天机不可泄露’!”
  阎君笑笑:“月老,是……回事。”阎君又把林如海的事说了一遍。
  “哦,原来如此!说句实话,那个贾宝玉,原本是和薛宝钗牵的红线,我昨个儿吃醉了酒,不小心在‘姻缘阁’撞断了贾宝玉和薛宝钗之间的红线,现在怎么接也接不上;那个林黛玉的红线更奇怪,自始至终也没有哪个人与她能牵的上线,现在还空落着!”
  “月老,我看这是天意:那你试着把林黛玉和贾宝玉的红线牵着!”
  “呵呵!行,我试试。”最后,因为阎君的帮忙,林如海无牵无挂地上了天庭,做了神仙。
  府里连日的操劳,不觉让宝玉也消瘦不少,黛玉看在眼里,疼在心上,想那宝玉,素日虽不是养尊处优,却也锦衣玉食,使奴唤俾。现在,阖府上下都在忙着丧事,哪还有人照顾宝玉的起居,每日也是粗茶淡饭。
  想至此,不觉又低头小声啜泣,娇声道“叫你别来,你偏要来,如今又消瘦了,老太太看了岂不心疼?”
  “好妹妹,别哭了,当心哭坏了身体!我并不打紧。”这样的话语,贾宝玉一天也不知说上几遍。只是,黛玉这次哭泣,竟没了眼泪,黛玉只当这几日为父亲的事连日哭泣,眼泪自然少了,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再说荣国府王熙凤,正和平儿闹着,人回:“苏州去的人昭儿来了。”凤姐急命唤进来。昭儿打千儿请安。
  凤姐便问:“回来做什么的?”
  昭儿道:“二爷打发回来的。林姑老爷是九月初三日巳时没的。二爷带了林姑娘和宝二爷同送林姑老爷灵到苏州,大约赶年底就回来。二爷打发小的来报个信请安,讨老太太示下,还瞧瞧奶奶家里好,叫把大毛衣服带几件去。”
  凤姐道:“你见过别人了没有?”
  昭儿道:“都见过了。”说毕,连忙退去。
  凤姐见昭儿回来,因当着人未及细问贾琏,心中自是记挂,待要回去,争奈事情繁杂,一时去了,恐有延迟失误,惹人笑话。少不得耐到晚上回来,复令昭儿进来,细问一路平安信息。连夜打点大毛衣服,和平儿亲自检点包裹,再细细追想所需何物,一并包藏交付昭儿。又细细吩咐昭儿:“在外好生小心伏侍,不要惹你二爷生气,时时劝他少吃酒,别勾引他认得混帐老婆,——回来打折你的腿”等语。赶乱完了,天已四更将尽,总睡下又走了困,不觉天明鸡唱,忙梳洗过宁府中来。
  许是受凤姐的影响,贾琏虽是第一次操办丧事,倒也井井有条:亲自扶林如海的灵柩回归苏州;并且负责最后遣散了林府的一干家奴,发放了银两,只留下一个姓李的老妈子看家护院。自己带着林黛玉、贾宝玉一起回归京城!
  【木石良缘】
  这日,船到京都靠岸,众人弃舟登岸,回到贾府!老太太早就得到了他们要回来的消息,早早地就打发婆子、丫鬟在王府门前等候:“孙儿见过祖母!”
  贾琏俯身跪倒,给贾母叩头。“起来吧,链儿,你辛苦了,下去休息吧!”这时,凤姐和平儿赶紧过来扶过贾琏,往自己院里走去。接着黛玉俯身方要拜时,早被贾母一把揽进怀里,心肝儿肉叫着大哭起来。当下地下侍立之人,无不掩面涕泣,黛玉也哭个不住。一时众人慢慢解劝住了,黛玉方拜见了外祖母。‘这时宝玉还在王夫人身边,这会儿也急忙赶到贾母面前:“老祖宗!”’
  “幺,宝玉,近日你也消瘦了不少。我只叫你莫去,你偏要去……哎,服侍你的小厮怎么照顾你的?”说罢,叫来跟随宝玉的小厮,一顿责骂。贾母又回过头来与黛玉聊起扬州的事儿。丫鬟们斟上茶来。不过说些黛玉之父如何得病,如何请医服药,如何送死发丧。
  不免贾母又伤感起来,因说:“我这些儿女,所疼者独有你母,已先舍我而去,连面也不能一见,今儿你父又故去,如今见了你,我怎不伤心!”说着,搂了黛玉在怀,又呜咽起来。众人忙都宽慰解释,方略略止住。
  话说,宝玉回到怡红院,一进屋,就躺在床上:这些时日在扬州,真真累坏了她,从小也没有在贾府以外的地方住过一夜!
  这时,袭人笑着端一盆清水走过来:“二爷,这几日累坏了吧。来,先洗把脸,吃了东西再睡。”宝玉赖在床上依然不肯动。
  “我看,他是自找的:当初谁劝他别去,都不肯听,现在是‘自作自受’!”晴雯在一边笑着幸灾乐祸。袭人也不理她,知道她素日与宝玉开惯了这等玩笑,只是索性自个儿去拉宝玉。宝玉这才坐起来,吃了些东西:自己在扬州的这段日子,吃的确实不好。现在吃着家里可口的饭菜,竟比平时多吃了许多。
  “你慢点,小心噎着!”宝玉今天不仅吃得多,也吃得快——狼吞虎咽的。
  在怡红院只休息了几天,宝玉心里惦念黛玉,心想:“她从小丧母,今儿又丧父,一定更容易哭了……”想到这儿,他快步去往“潇湘馆”。
  来到“潇湘馆”,宝玉见林黛玉和薛宝钗正在对坐着绣花,有说有笑:“宝姐姐,林妹妹,你们好有雅兴!”
  “是宝兄弟啊!我和你林妹妹正学着绣花。”说着,把手里未绣好的图案拿给贾宝玉,“我们也只是无事儿,绣着玩!”
  宝玉拿在手里,仔细端详,“你也懂这个?”林黛玉在一旁故意奚落宝玉。宝玉也不理她,只是朝她脸上端详,“我去找雪雁帮一个忙!”薛宝钗和林黛玉均是一愣,但并不在意,继续绣她们的图案。
  “雪雁,有件事儿,我问你!”贾宝玉斜眼看着屋内的两位,低低的声音询问雪雁。
  “二爷,您有什么事?”
  “我问你:林妹妹近日可曾频哭?”
  雪雁掩嘴一笑:“回二爷,我们家姑娘只在回来时,哭过两回,近日却少了哭泣。”
  “你说的可当真?”
  “我哪敢欺骗二爷。不瞒二爷,我也好生奇怪呢。”
  近日少了紫鹃来给黛玉取药(人参、燕窝),贾母也好生奇怪,唤来王熙凤:“辣子,你近日可按时给你林妹妹准备了补品?”
  王熙凤一听,赶紧陪笑着,来到贾母面前:“幺!瞧老祖宗说的,我哪敢克扣妹妹的份额?这几日没见妹妹差人来取,我也好生奇怪!”
  “那你就不会派人给她送去。”
  “去了!妹妹屋里的雪雁说,前日拿去的还没用完,就拿回来了!”
  “哦,你们去把紫鹃给我叫来。”贾母仍不放心,紫鹃原是伺候贾母的,贾母信任。“见过老祖宗!”紫鹃俯身给贾母道了个万福。
  “紫鹃,我问你:你们家姑娘近日用药怎样,身体好些了吗?”“回老祖宗,说来也怪,我们家姑娘自打从扬州回来,就少了哭泣,身体也开始见好,药,自然就用的少了。”贾母听完,闭目想了想,自言自语道,“恩,这就是了,想必是我姑老爷的照顾!”王熙凤包括一旁站立的其他人都面面相觑,听不懂贾母的话语。
  过两日,贾母见了黛玉:见她红光满面,与众姐妹有说有笑,气血也好了不少,乐得频频点头,心里甚是安慰!
  再说这日,众姐妹和宝玉在“稻香村”举办诗社!薛宝钗、林黛玉、迎春、探春、惜春、史湘云、李纨,还有刚入社的香菱,借着今儿天气好,都来凑个热闹!

www.5756.com 3

谢邀。

雪雁本来是林黛玉从自己家里带来的丫鬟,进入 的时候,贾母觉得只有10岁的雪雁太小,“一团孩气”,担心黛玉使唤起来“不遂心省力”,就把自己身边一个叫鹦哥的二等丫头给了黛玉。后来鹦哥这个人不见踪影,黛玉身边出现了一个贴心的紫鹃,所以一般认为紫鹃就是鹦哥。

总之,雪雁一到贾府,就被贾母指派的丫头挤到一边去了。林黛玉当时年纪也小,初来乍到,加上生性恬淡,当然也不会为雪雁争取。于是,从此雪雁就成了一个没什么存在感的丫鬟。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形成甄士隐风华正茂夜之间愁白了头,  今生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