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天地 2020-01-27 23:5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天地 > 正文

庄月为什么能开这样的研讨会,《边将》于2018年

图片 1
   近来湖滨小城出了件大新闻,庄月的长篇小说《湖边的女人》研讨会如期在鼎新集团的六楼会议室召开。研讨会上集聚了本土名人,政要,还特例请来了本县在京城的大腕级文化人士,更吸引了一些文学青年慕名而来,给会议室增色不少!
   我本来是不想参加这个会议的,原因是我粗略看了这部小说,发现写得很差劲。故事和主题就是“门不当,户不对,”虽然写得是几代女人的婚姻及励志故事,毫无震憾力,文字语言重复啰嗦,病句连篇。庄月为什么能开这样的研讨会,原因很简单,他不仅是一名“作家,”还是鼎新集团的大老板,这次研讨会的主办方江南省作家协会一直得到鼎新集团的大力赞助。
   研讨会当天我还是去了,可我踌躇了好久。妻子看到桌上的邀请信和不菲的礼金,两眼都放光了,我如果要退回去,妻子骂死我,以后在小小的县城文化圈怎么混,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再说了我一个穷文人,面对红闪闪的票子心里也是无法抗拒!
   研讨会上,大家都心照不宣地给予了《湖边的女人》相当高的评价。特别是宣传部长刘和青指出:在江南省打造泛上高湖经济圈的今天,庄月的《湖边的女人》为推介湖滨县的知名度无疑功不可没,为振兴湖滨的经济起到推动作用……什么胡扯呀,热烈般的掌声把我从昏昏欲睡中拉回了现实中来。
  终于轮到我发言了,我本没有什么准备,由于时间仓促没有打好发言稿,连腹稿都没想好,一时显得手足无措。但我毕竟是个文人,会议的场所见多了,尽管我不喜欢这部书,场面总要兼顾些。我把刚才他们的发言在脑海里快速地梳理了一下,溢美之词很快从我的口中尽数倒出。依然是掌声雷鸣般的响起!
   我很快发现光赞美不行,他们都蜻蜒点水式的说了些缺点,否则有拍马屁之嫌,不说说自己的见解又显得我没学问,我也是当地一名作家,占着作协副主席的虚位,酸溜溜的也不是我的性格。我说起了目前国内整个长篇小说的现状,说到了自费出书,说到了真正流入市场的还不到一半,大多是自娱自乐,送给亲戚朋友,最后变成了垃圾。作为一名老作家我深表忧虑,希望大家深入生活,创作出好的作品,这才对得起读者的期待……
  全场立即变得鸦鹊无声。
   我一下子反应过来,我说了我不该说的话。好在主持人反应快,赶紧打圆场说:高老属一家之言,仅供大家参考,由于时间关系下面由青年作家田凡发言。我总算撇过了这尴尬的场面。
  研讨会和宴会结束后我闷闷不乐地回了家。
  我来到书房,看着一摞子书稿“他奶奶的,你庄月不就是有钱么,这书最后还不是垃圾一堆。”我不禁叹了叹气,在当今社会,出书成风,是曲高和寡还是质量问题,只有读者说了算。我不是名人,一个穷教书匠,无奈地看着发霉的书稿发呆,或许它永远无法变成铅字,最后都是殊途同归一样扔进了垃圾桶……
  (本文故事情节虚构,请勿对号入座。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图片 2

来源:河南文艺出版社

2016年4月29日,陈忠实先生因病离世,一晃三年过去,我们的悲伤或许有所缓和,思念却更加深重。

图片 3

在先生去世的三年间,我们与先生的“交集”并未减少:推出了《白鹿原》新版,《当代》杂志编辑了纪念陈忠实专辑,出版了刑小利先生的《陈忠实传》,并把社会各界人士及先生的亲人、同事、朋友所写的纪念先生的文章汇集为《陈忠实纪念集》……

5月29日上午,濮阳市新华书店读者俱乐部,着名作家韩石山读者见面会在这里举行。携刚刚出版的长篇小说《边将》来濮,韩石山面对热心的濮阳读者侃侃而谈,他幽默地说:“潜伏30年我还是一个小说家。”

今天,我们以此追怀先生。

潜伏30年出了本长篇小说

此次来濮阳,韩石山向广大读者捧出自己的新作——长篇小说《边将》。作为一部洋洋40万字的长篇巨制,《边将》于2018年12月由河南文艺出版社出版。让人惊喜的是,《边将》一出版就受到书界好评。今年4月,《边将》入围由中宣部出版局、中国图书评论学会主办的“2018中国好书”,这也是北方诸省唯一入围的一部长篇小说。4月23日世界读书日当天,颁奖盛典在央视一套黄金时间播出,韩石山作为受邀嘉宾参加。2019年4月,《边将》二次加印。2019年,山西省专门为《边将》举行了研讨会。

我终于拿定主意要给何启治写信了。

关注韩石山的人都知道,韩石山早年就是以写小说成名的。但后来方向一转,写起了散文、文学评论、名人传记,并成了名人传记方面的大家。《李健吾传》《徐志摩传》《寻访林徽因》《少不读鲁迅,老不读胡适》等作品,均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多年来专注传记写作的韩石山,为什么突然又写起长篇小说了呢?

一封期待了4年而终于可以落笔书写的信,我将第一次正式向他报告长篇小说《白鹿原》写成的消息。

韩石山说,自己虽然有30年不写小说了,但心中一直有很浓的小说情节。每年诺贝尔文学奖公布,都要对当年获奖作品做一番研究,看看当下世界小说的趋势是什么。比如,某年土耳其作家帕慕克的《我的名字叫红》获奖,他立即让女儿买来中译本,细细阅读。2008年刚退休时,山西右玉县政府想找个作家写他们县明代一个着名的边关将领,名叫麻贵,最后找到了韩石山。在写《麻贵将军传》的过程中,韩石山突然就有了将其虚构成一个长篇小说的打算,最终用了三年,完成了《边将》这样一部长篇小说。可以说,他完成《边将》,前前后后用了9年时间。

这部书稿是1992年农历腊月二十五日写完最后一句话的。我只告诉给我的夫人和孩子,同时嘱咐她们暂且守口,不宜张扬。这部小说的正式稿接近完成的1991年的冬天,我对社会关于文学的要求和对文学作品的探索中所触及的某些方面的承受力没有肯定的把握。如果不是作品的艺术缺陷而是触及到的某些方面不能接受,我便决定把它封存起来,待社会对文学的承受力增强到可以接受这个作品时再投出书稿也不迟;我甚至把这个时间设想得较长,在我之后由孩子去做这件事;如果仅仅只是因为艺术能力所造成的缺陷而不能出版,我毫不犹豫地对夫人说,我就去养鸡。道理很简单,都50岁了,长篇小说写出来还不够出版资格,我宁愿舍弃专业作家这个名分而只作为一种业余爱好。

韩石山说,自己刚进入文坛时,就是写的小说。1980年,中国作家协会曾经办了文学讲习所,他被选去进行小说学习,当时班上的同学有王安忆、张抗抗、叶辛等,他当时还是唯一一名大学生。后来由于种种原因,他放弃了小说写作。但几十年来始终没有放弃对小说的热爱,在小说界潜伏了30年后,发现自己还是一个小说家。

1992年初,我在清晨的广播新闻中听到了邓小平南巡的谈话摘录。思想要再解放一点,胆子要再大一点……等等等等。我在怦然心动的同时,就决定这个长篇小说稿子一旦完成,便立即投出去,一天也没有必要延误和搁置。道理太简单了,社会对于具体到一部小说的承受力必会随着两个"一点"迅速强大起来。关键只是自己这部小说的艺术能力的问题了,这是需要检验的,首先是编辑。我便想到一直关注着这部书稿的老朋友何启治,让他先看看,听他的第一印象和意见,那是令人最放心的事。

图片 4

《边将》浓缩了自己全部的人生体验

1973年隆冬季节,西安奇冷。我到西安郊区区委去开会,什么内容已经毫无记忆了。会议结束散场时,一位陌生人拦住了我,他说他叫何启治,从北京来,从北京的人民文学出版社来。

韩石山今年74岁,他开玩笑说,自己现在就是一个在北京陪老伴看孙子的普通老人。74岁的老人,人生的阅历肯定丰富。韩石山说,他将对人生的理解都写进了《边将》中。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庄月为什么能开这样的研讨会,《边将》于2018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