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天地 2020-01-27 23:5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天地 > 正文

看着她纤细的身影消失在马路那一头,况且那小

  慧妹在大连一家日资企业打工,到了三十出头,还没有找到对象,真是一件令人揪心的事情。究其原因,其自身自然条件太好了,所以眼光也很高,高不成低不就的,挑来拣去,错过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因此婚事就成了她最大的一桩心病。
  一天中午下班后,她心事重重,昏昏欲睡,不知不觉中进入了梦乡。突然,有一种甜蜜的感觉渐渐袭来,她觉得自己缓缓飞起来,徐徐落到一处世外桃源。说是梦,却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存在,桃花漫山遍野,清香沁人肺腑,三五成群的蜜蜂、蝴蝶嗡嗡嘤嘤,追逐嬉戏;地上绿草茵茵,大大小小畸形怪状的石头错落有致地点缀在桃园的各个角落,亭子、小桥流水也不失时机地出现在眼前;看看天上,流云淡淡,艳阳高照,一群群鸟儿叽叽喳喳地从头顶上飞过。
  她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人间仙境,还是王母娘娘的蟠桃园!可惜,连一个人影也没有,假如自己的那一帮姐妹都在这里多好啊!
  突然,前面出现了一个小伙子,微笑着,向她招手致意。她看去,那小伙子英俊潇洒,高大魁梧,衣着得体,文质彬彬,白净的脸蛋上充满着自信,比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还要略胜一筹。她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况且那小伙子还向她招手呢!他们两个缓缓走到一起,小伙子揽着她的腰,轻轻的喘息也传达着呵护与体贴,两人卿卿我我,越谈越投机,慧妹完全沉浸在幸福的海洋里。
  末了,天色将晚,小伙子向慧妹辞别。两人依依不舍,泪流满面,小伙子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留给慧妹,一遍遍地叮嘱道:“这就是我的电话号码,常联系,我们会走到一起的!”
  看着小伙子消失在桃林的小径上,慧妹失声痛哭,她只是机械地背诵着小伙子留下的电话号码,把自己的希望、幸福完全寄托于此。
  “醒了!醒了……”同室的姐妹们一个个尖叫起来。
  慧妹揉了揉眼睛,说:“这是什么地方呀?”
  “嘻……”大伙笑得前仰后合,叽叽喳喳地说:“你刚才做梦了,呜噜呜噜地也不知说的什么,一会笑一会哭的。”
  “是啊,我真的做梦了,我从来没做过这么好的梦!”
  “呵呵,姐姐,你真逗!”一个女孩说。
  慧妹努力记忆,一切历历在目,最清晰的莫过于那个电话号码了。听慧妹的叙述,大伙嘻嘻哈哈,一个个高兴极了,纷纷怂恿慧妹拨打那个电话试试。
  慧妹掏出手机,拨了那个号码,真的通了。大伙一个个惊奇地张大了嘴巴,静静地等待着!
  “喂,你找谁?”电话那边传来一个浑厚的男人声音。
  “哦”,慧妹很聪明:“您是哪里呢?我电话没打错吧!”
  对方有点不耐烦了,说:“这里是火葬场,我只是负责火化的事;如果您想开追悼会,请和殡仪馆联系。”
  “啊!”众姐妹惊得一个个张大了嘴巴,慧妹的手机也从手里掉到地上。
  第二天,慧妹接到妈妈的电话,说是亲戚给她介绍了一个对象,人和家庭条件都不错,督促她无论如何也得回家一趟,把亲事定下来。自从慧妹打了那个电话后,老是心神不宁,没多考虑,她就向公司请了假,辞别了同室的姐妹,坐上了回家的客车。
  客车疾驰,慧妹有点儿晕车,一时感到恶心、头疼。迷糊中,梦中的景象又出现了,那英俊魁梧的小伙子缓缓走来,追问她为什么不给自己打电话,慧妹睁大眼睛看看,除了满车的乘客和急速行驶的客车外,什么也没有。
  忽然,她胃里的食物直往外呛,真的要呕吐了。慧妹来不及多想,猛地拉开窗户,把头伸向窗外,因为她不想吐在车内,引起乘客的反感。
  说时迟那时快,另一辆高速行驶的客车擦着这辆车向后开去。只听“嚓”的一声,慧妹的脑袋就被挂掉了,尸体顺势倒向座位,鲜血从脖子里喷出,又汩汩直冒。“啊……”车里的乘客一声声尖叫,乱作一团。
  同室的姐妹听到慧妹的噩耗后,简直如坠在云里雾里,谁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至于那个该死的电话号码,谁也不敢想了!   

想到这里白琳猛的用手使劲的掐了一下自己的手,因为剧烈的疼痛感白琳还是自然反应的睁开眼睛,眼前的宽敞大马路还依旧在自己眼前,几近绝望,白琳脸色发白朝司机慢慢的慢慢的望去……那一刹那发出一句惨绝人寰的撕心裂肺般的喊叫声……司机哪里还是什么年轻帅气的小伙子,一只眼睛已经没了,露出一整个深陷到底的血淋淋眼眶,另一只眼睛已经全泛白往外面冒着黑色的血,嘴与鼻子已经模糊不清,缓缓的向白琳转过头来。

思甜还在说着什么,苏墨却一句也听不到了,他用尽力气抱住她,好像要把她揉进身体里去。

“司机麻烦送我到梧桐街32号……”

思甜和十年前一样,无力的躺在血泊中。

花了几分钟想了想,慢慢地白琳冷静下来才开口跟司机说了句话,“没事,我刚刚做噩梦而已。”司机又笑笑没说话。十分钟过去了,白琳开始察觉路线貌似有点不正常,她依稀的记得一点从梦中惊醒的时候车是行驶在一条回家都会必须经过的宽敞直直的大马路上,平常坐公车回家经过这条直马路只需要五分钟的时间,而这条路到现在起码已经走了有20分钟,现在前方的路依旧那么直那么宽敞,那么直,没有一辆车一个人,好像……好像刚刚梦里看不到尽头的小巷……小巷……这里面难道有什么联系吗……

他慢慢的站起来,用手摸着思甜的脸颊。

查看更多:《恐怖鬼故事大全

十年前的今天也是个晴天,夕阳斜斜照在她脸上,微风拂过,长发沾到了她的唇,美得像个童话。

加班完后已经是凌晨的1点,白琳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行尸走肉般的走在回公寓的路上,已是没有公车的时间,平常不需要的时候计程车随处可见,今晚却少的异常,根本就没有车影……

电光石火之间,苏墨冲了上去,一把推开了她。而自己则像只黑蝴蝶一般轻飘飘飞了起来,最后的意识消散前,他轻轻地说:妈妈,思甜,你们都要好好的。

这一路上司机静得出奇,可白琳好像也没心思去注意什么,月光浅浅的透过车窗撒到白琳眼睛,白琳微微的眯了眯眼睛,渐渐的困意笼罩了她整个人,慢慢的白琳闭上了眼睛……

他一时没回过神:“天堂?”

白琳已经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了,瞳孔放大到好像是见到了世界上可怕得不能再可怕的东西那般,她脑子里此时此刻出现的并不是眼前的这些景象,反而是刚刚在梦里她发现黑衣男人凭空消失后她猛的回过头时看到的那一幕,那一幕跟眼前的景象,是一样的……血肉模糊的鼻子跟嘴巴,空了的眼眶,流血的眼睛…………

他看到了在路上慢慢走着的妈妈,那辆车离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妈妈却一无所知。

寒冬之际的半夜能想象得到在没人没车的街道上那种气息是冷到刺骨还是寂静到不正常,夜风吹过树叶再向人扑过来的声音让白琳感觉好像是有人在她耳边轻轻地吹气,白琳打了个寒蝉,“见鬼了,一辆车都没有,连人都见不到一个,这下可惨了。”白琳喃喃自语。就在这个时候有辆出租车在她路边慢悠悠地驶来,到她旁边停了下来,窗户缓缓地开了下来,白琳往里面望去,驾驶座里面是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伸出手缓缓的朝着白琳招了招手,“小姐上车吧,您要到哪去呢?”这是一辆崭新得有点诡异的出租车,车身的各种颜色亮的可以说得上刺眼了,“这车来得真准时,可是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太对劲?算了,上了再说。”白琳可没管三七二十一,也已经累到已经不想去分辨什么。跳上副驾驶关上了车门……

生离死别究竟有多痛,他最清楚。

白琳越想越害怕手心额头已经全冒出冷汗,慢慢的侧过脸支支吾吾的问司机“司……司司机,这这……这是哪儿啊啊?”只见坐在一旁看似专心开车的年轻司机此时脸色惨白惨白的,白得好像……好像根本不是一个人……他没有回白琳话,白琳见到如此的状况心脏快要跳到嗓子眼了,身体因为过度紧张开始抽抖起来,回过头立马闭上眼睛“谁能救救我,谁能保佑我,这绝对不是真的,这绝对只是一个梦,一个噩梦而已,醒过来就会没事的,拜托让我快点醒过来吧,没事的,一定是噩梦,只要我睁开眼睛这一切都是假象,我一定躺在我温暖舒适的床上。”

苏墨有种不祥的预感。

这个东西究竟是不是人,如果是人那么他是从哪里出现,为什么可以在这完全目睹不到尽头的巷子里突然就出现在这里,白琳疑惑的想道。突然黑衣男子缓缓的抬起右手……就这样低着头对着白琳招手……招手……为什么这个场景有点熟悉?这个场景……这不正是出租车的小伙子向我招手那般的景象吗?还没等白琳反应过来再看清楚的时候前方的男子已经凭空消失不见了,一个自然反应白琳猛的向身后转去……鬼姐姐www.

只是他来不及难过,就看到了墓碑上的生卒年。

这是一个午夜,稀无人烟的街道上,一辆崭新亮眼的出租车慢慢向你驶来,车窗慢慢的开了下来,驾驶座位置上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小姐,她缓缓的伸出手向你招了招手“先生,到哪去”……

时间的那一头,一辆汽车悠悠地行驶着,里面的司机正在打着电话。

白琳做了个梦,梦里她一个人走在一条好长好长的小巷里面,可是却一直走不到尽头,就好像掉在海的中间那样,无边无际的大海让人感觉到死亡在一步一步的逼近……突然之间有什么东西拍了一下白琳的肩膀,她立马回过头,那条看不到尾的小巷里却空无一人一物,当她再回转头的时候前方十米左右出现了一个高大男人的身影,不知道该用影子来形容还是用人来形容这个屹立在正中的物体,白琳几步上前,看清楚了是一个身穿全身黑色衣服的男人,正面对着白琳低下头。

司机摇摇头,一踩油门离开了。

清晨,在一条宽敞笔直的马路中间,发现了一具死法颇为惊悚的女人的尸体,这具女尸没了一只眼睛,一只眼睛翻着眼白往外溢着黑色的血,鼻子跟嘴巴血肉模糊得已经区分不清楚了……

图片 1

“啊!!!!!”白琳尖叫着从副驾驶座惊醒,豆大的汗珠一直从脸颊流下来,眼睛睁的猛大猛大的盯着年轻的司机,司机面无表情冷冷的问她怎么了,问完后又不自然的抿了抿嘴笑了笑,“可是眼前这个小伙子长的那么俊郎一点都没有恶意那样,不会像梦里面那样的,肯定是加班太累了才做噩梦的。”

他没有删掉她的电话号码,也从没换过手机号,那两个连在一起的号码,说明她是真的存在过。

苏墨就这么呆呆的看着一头乱发的思甜走了进来,穿着睡衣和小兔子拖鞋。

苏墨四下张望,却没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站在路口,他发现自己连拿手机拨号码这个动作,都做得一气呵成,非常熟练。那一头,思甜的声音如约传了过来。

苏墨怀疑自己在梦里,但这个梦很快就被对面一声小小的惊呼吵醒了。

而苏墨却只觉得周身冰冷。

挂断了电话,苏墨盯着路口,几分钟后,如他所愿,那辆汽车真的出现了。

苏墨望着车子缓缓离开,他认出了这辆车,只不过这次,车子开得很慢。

只是这一次,他能救下哪一个呢?

十年前,思甜没有死,妈妈就遇到了那场注定要发生的车祸。

挂了电话一个急刹车,司机皱着眉头看着车前方的男人,他的步子有点虚浮,魂不守舍的样子。司机把头伸出去,好心提醒:“小伙子,过马路要小心,你这样很容易被撞到的。”

“喂?”

那人停下了脚步,却没有理他。

也曾经在这里看着载她的灵车一去不复返。

挂了电话,苏墨松了一口气,抱紧思甜:“思甜,我好想你。”

只是下一秒,这个童话就被一辆疾驰而来的汽车碾碎了。

这次轮到苏墨意外了,这句话不该是他的台词吗?

那声音响了很久,正当他准备挂断的时候——

思甜在他怀里,说:“我爱你,苏墨,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思甜走后,苏墨也会准时在七点醒来,即使没有闹钟。

在撞击的一瞬间,一股力量将他推到一边,一个纤细的身影被撞的飞了起来。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看着她纤细的身影消失在马路那一头,况且那小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