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天地 2020-02-04 06:53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天地 > 正文

城里生活不习惯,儿媳说"娘我爹找不到

孝(绝句小说)
  
  人,不怕穷;志,不能短。
  儿争气,一步一个脚印,向前。从农村,到城里,从员工,到老板。鲜花、掌声、光环……
  爹,死的早。娘,七十三,血压高,故土恋,城里生活不习惯,最怕给儿孙添麻烦!
  儿孝,月月往老家打钱,让娘安心,度晚年。
  一天,儿发现,银行卡上多了一笔钱,正纳闷:这是哪路神仙?
  电话里,娘说:儿啊,一年多没见,娘怕突然走了,这钱呀,花不完……
  儿幡然醒悟,调转车头,归心似箭。
  
  爹(绝句小说)
  
  “菠菜叶,满地黄,三岁两岁没有娘。跟着亲爹还好过,就怕亲爹娶晚娘……”五岁的丫丫,一蹦一跳,直唱得爹百感交集,眼泪汪汪。
  “爹,你哭了?”
  “没,爹是高兴,俺闺女会唱歌了。”
  “爹,俺唱得好吗?”
  “好好好,谁也没俺闺女唱的好!”
  “好,俺再唱,”丫丫一仰小脸,“菠菜叶,满地黄……”
  日子,一晃,苦尽甘来,丫丫结婚生子,退休,把天伦享。
  一天,爹醉了,颤颤巍巍,拉着丫丫的手:“闺女,爹哪天走了,别忘了把俺葬在三寡妇坟旁!”
  丫丫泪流满面:“爹,是俺害了您,您不该当年把俺收养……”
  
  丑娘(绝句小说)
  
  娘丑,深眼,暴牙,低鼻梁,邋里邋遢,说话嗡嗡响。
  小时候,谁说娘丑,儿就跟谁干一仗。娘疼儿,儿爱娘,寡妇熬儿,日子漫长。
  儿读书,上大学,进机关,自从找了对象,再也没回过家乡。
  儿婚宴上敬酒,突然看见娘,顿时惶惶,变了模样。
  娘梳洗干净,一身新装,左躲右藏。
  “那是谁?”新娘问。
  “那那那,可能是老乡……”
  “娘,儿媳给您敬酒,辛苦您老人家把他培养……”
  “这这这……”儿支支吾吾,晕头转向。
  “儿啊,我说不来,你媳妇非接我来,都怪娘……”
  儿潸然泪下,咕咚跪地:娘……
  
  醒(绝句小说)
  
  夜,好静,她不再辗转,一颗破碎的心,寻求永久的安宁。
  “妈妈,妈妈……”是女儿的呼唤?她一个激灵,坐起,怔怔:那甜甜的笑脸呵,睡梦中,天使般纯净。
  “宝贝,妈妈爱你!”她喃喃自语,刹那间,袭来一股暖流,心中的冰冻,顷刻,消融。
  她伸手,轻轻,安眠药散落,一张遗书,粉碎,化作雪花,漫漫飞舞。
  责任、承担、忍耐、宽容,从此,不再记恨他的负心、绝情。
  “嘀嘀”短信:老婆,请你原谅,是我一时糊涂……
  “冤家!”未曾骂出口,她已泪如潮水,肆意奔涌。
  窗外,一声鸡啼,又是一个黎明。
  
  守望(绝句小说)
  
  秋风瑟瑟,晨光缕缕。根满脸风霜,白发苍苍。无数次,他痴痴想:巧儿还好吗?忆念中,她的笑,如花绽放……
  他们是邻居。巧儿的婚姻,父母包办,男人傻,有活,根常去帮忙。
  根三十好几,独身,一来二去,爱上了巧儿,魂不守舍,日渐痴狂。
  巧儿明白根的心意,心苦,无奈,暗自彷徨。
  一天,根涨红了脸:“巧儿,跟我走吧?追求我们的幸福,离开这个地方!”
  “可俺,怀了孩子,等下辈子,一定做你的新娘……”巧儿声泪俱下,掩面而去,背影踉跄。
  根背井离乡,独自闯荡。他怎知:这一晃,几十年,故土塌陷,一片汪洋。
  归来的路上,根左思右想,难改衷肠。
  异乡的村口,她,一直在,默默守望。
  
  下雪了(绝句小说)
  
  四月天,晴朗朗,农家小院里,杨花纷纷、飘飘荡荡……
  “下雪了,下雪了,老头子快来看……”老太婆坐在轮椅上,大呼小叫,一眼,一眼,朝屋外张望。
  “是的,下雪了,老太婆!”老头子搓搓手,露出豁牙,笑意爬在脸上。
  “咱柱子该回来了,咱柱子该回来了……”老太婆一遍遍念叼,自大病以后,就脑子不太正常。
  “嗯,咱柱子该回来了,信上说好下雪就回来探家的,这娃儿打小就喜欢雪哩!”老头子浑浊的眼里,掠过神往,更多凄凉。
  “嘿嘿嘿,你是柱子爹,我是柱子娘……”老太婆像个孩子,欢欢喜喜,一脸阳光。
  二十年前,柱子一身军装,他冲锋在前,永远留在那抗洪抢险的地方。
  
  回家(绝句小说)
  
  雷声隆隆,春雨哗哗,放学了,小明没伞,咋着回家?
  门外挤满家长,小明不愿多看,他知道,没有爸爸,也没有妈妈。
  他的爸爸去外地打工,妈妈离婚改嫁。
  一个个孩子像小鸟一样飞走,教室里只剩下小明,可怜巴巴。
  “小明,咋不回家?”
  “老师,奶奶腿不好,病了,等雨小了,我自己回家。”
  “我送你吧,顺路。”
  “老师,你不是住学校里吗?”
  “噢,那边是我的娘家。”
  红伞一把,撑开如花,小明偎在老师身上,想起妈妈,泪如雨下。
  “奶奶,路滑!”小明突然冲进雨林,扶起老人。老人家泪眼朦胧、满头白发。   

    前天我发现魏魏的微信,全民K歌的头象变从婴姿的女军人成了肥大妈,我纳闷,好好的头象怎么变了?进系统发现,是有规定的,这下应验我之前的预测了,可我也不知道这些直播平台不忘初心,传插快乐,的崇旨是否能得到贯彻,我也不知道我的婚姻是否能等到那一天。

图片 1

          想想自己守旧传统的思想真是与现在网络进步格格不入,也偿试去适应,也发微信,也K歌,但是内心好别纽,感觉自己被出卖,被抛弃,又换一种方式去争取,去传播,可是网络一样激励人伤害人同时进行。现在有网络了很方便,不用钱,可以不劳动,没钱了借吧,马爸爸可以让你借,比亲爹还好,没有媳`妇摇手机媳妇就来,陪睡陪聊的小姐,手机一开就蜂蛹而现,′距你一百米,二百米,一公里,可以上门服务可以到她那里过夜……前段的黄鳝直播被抓了,对我一样的低端人群是一件好事,而对高端的人却被限制和控制,限制了部分人一天爆富的机会,但然这与我无关,要说的是我的家事,我危危可及的婚姻。二十多年的婚姻,将被微信和K歌吞没。我家老头,春节时,我给孩子带孩子去,孩子怕他寂寞,怕他又赌钱,给他开微信,上全民,两个月就入了好几个群,/交友群,欢歌群,玩得饭不吃,精神倍儿爽!,把家里弄得一团糟,我回来收拾了;好几天,面对我的嘟喃,他不再是以前的唯唯喏喏了,而是装大象胆一样,吼,操奶骂娘的,好在孩子主持公道,叛逆反爹,家安静了几天,赶集头天,从来不抓钱的老头,问要钱说赶集买点私人的东西,我还高兴,这老头会讲究了,以前我孩子叫他买啥自己选去,他从不,娘俩买好点衣服他不舍穿,整天破破烂烂,还说,你娘就看中我破烂才跟的我,习惯了,也不内疚了,现在老了他学会改/变了,高兴,给他五百,他只拿二百,虽然是春天,天还寒,:、老头象走亲戚一样,大袄换上大衣,戴上发哥礼帽,哼着:浪流,赶集,我还认为他下棋比赛去了,没多问,忙完家务,做′好饭菜,孙子说叫爷爷吃饭喽,半天,都散集,他还没回来,儿媳问:"我爹干麻去了,前院嫂子送话,后半响悼孝去,""赶集下棋比赛去了,打电话叫他回来",电话无法接通,没电了?"打给你杨叔,他俩一起的,"

曲剧《三女拜寿》

    下午了都集中悼孝去了,老头没回,儿媳说"娘我爹找不到,‘我叫栓他爸请半天假回来了,我们去,你集上找我爹去",是阿都要傍晚,死:老头不会有啥事吧?我急忙地带孙子找他去,到村部棋室,都关门,又跑到老杨家,老杨也着急,说今天他没来下棋,早上他的电话还通,‘下午侄媳妇来电了,又打又不通了,`不正着急吗?我一下感觉不对,马上给儿说,全家人都着急,我急得派出所报警,民警同志说,不着着,调看附近村的监控,是不是到哪里下棋呢,倒腾了几个小时,天快黑了,再找找,拿着我手机象轮着看,有了,你们有亲戚在周村不?调出周村,十点四十,我就老头就在村口,不一会一个女的,就来挽他,向小巷走去,警察再重复一遍,是他不?我气的,不知回答,我儿挽着我;娘,不是爹,爹穿大祆,他穿,"是你爹,今天就穿这丶我儿拉着我,抢着对警察说:是我爹,那个女的是我姑,谢谢,我们接他去,不麻烦警察了"我儿生硬地把我拖走,我肺都气炸了,骂儿孑,什么你姑啊?、"娘,我爹什么人你不知道?借他十个胆他也不敢!我们回个家等他回来,我直接上周村,和儿子一起,在_老头站的;地方,果然,老头子挽着那个女人出来,还恋恋不舍,我气得冲上去,给老头‘巴掌,儿子拦着,否则那个女的也被一巴掌。后来有围观的人,我指着他们骂搞破鞋,卖B,要抓去派出所,我儿子拖着我:娘咱回家,这里是人家的村,我们打不过,就拥我上车关门,也气得脸发青,:老头也想上车,被儿子狠狠地推了下去,滾远点。

人物 王员外 王 母 王巧荣大女 李武举大女婿 王巧花二女 张八贡二女婿 王巧云三女 许逢春三女婿 家 郎

      回到家儿子骂我,为什么要给他爹钱,自找了吧?还把他爹的衣服扔当街,我一面哭一面把它拾回来,老头步行回来了,对着围观的人解释说是去唱歌,都是唱歌的′朋友。

第一集 备礼 第 一 场【李府。【王巧荣上荣: 人生在世上忠孝为本,有三亲和五朋和睦相邻。 把二老当做泰山一座,胜似那烧远香口念经文。: 奴来王巧荣,也是我长到一十八岁,二老将我许为李门为妻,明日是我爹爹六十大过府拜寿,今座客厅之内心中好喜啊: 王巧荣打坐在客厅以内, 想起了家园之事喜在心中。表家乡居住在洛阳之地, 王家大庄有俺的门厅。俺二老非生多男并多女, 堂前生下了三个女花容。也是我年长十八岁, 二爹娘他与我选相公。爹娘他与我把那亲来许, 我与那李武举配成婚。也自从我到在李家内, 俺二人恩恩爱爱过百春。打坐在客厅里我把夫君唤, 唤出来奴的夫君细说分明。:夫君客厅来见 李:来了【李武举上李:正在后宅把武练, 忽听得贤妻唤一言。 丢下了弓和箭, 客厅问根源。 离后宅急慌忙前来问一言, 单等大比年开科选。 跳龙门进京求高官, 迈步客厅把贤妻见。 出堂唤我有啥事相谈?: 我说贤妻啊,将我唤来客厅有何事相商?荣: 我说夫君哪,夫君,是你有所不知,我那爹爹明日是六十大寿,明日应该过府拜寿。李: 哦,贤妻言之有理,明日去给二老拜寿也就是了,荣: 如此请【二人下场 第 二 场【张府【王巧花上花: 哎呀: 人生在尘世上,红尘看破, 有三从和四德一样过活, 把二老当就泰山一座 , 强似那远烧香口牙离合。:为了一桩事,时常挂在心。奴名王巧花,俺那二老说生我们姐妹三个,大姐许配李武举为妻,俺许配给那张八拱为妻,唯有俺那三妹福浅命薄,寻个穷酸,今个是俺爹爹寿诞到了,俺那姐姐和那姐丈,不用说俺那妹妹和俺妹夫,都要给俺爹拜寿,这是当儿女应尽的责任,对了,俺也把俺那相公喊出来,去给俺爹拜寿。八拱,相公,快来,快来啊。张:来了【张八贡上张 :哎呀我的妈呀,这可砰,又听得老婆子发狠声,这人家娶老婆做饭把衣缝,我娶老婆好似八辈老祖宗,一步来迟慢,挨打不容情,他骂我八辈老祖宗。还嫌请,还嫌请。花:八拱张:来了 说是天高够不着,哎哎,这斗大可是盛的多,那母狗咬牙狗,那狗还怕老婆哩。我叫张八拱,忽听老婆唤,上前去看看。呦,老婆子,老婆子, 你看你长得多美啊。花:跪下张:哎呀,算了吧。花:跪下!张:哎呀,谁说不跪,看看你脸呆着,看看你那样。找找那两个地方,老跪着都跪俩坑了,扫地都把那坑填着了,好好好,跪这,见过老婆子。花: 哎,给我站起来把张:是花:跪下哎,那每天早晨起来那几件事你都给我忘了没有?张: 啥事?忘了花:再想想!张:再想想,那中啊,你叫我站起来说吧,老婆子花:爬起来。张:哟,爬起来总比那咕噜起来强,哎,老婆子,你说清晨起来干那几样事,我知道,我就是不想说,老婆子我想起来了,花:想起来啥?张:给老婆子梳梳头花:还有啥?张:忘了,花:咋说?忘了?不想干就是不想说张:哎呀老婆子,我的妈呀,我想起来了,花:想起来了?张:想起来了,花:干啥?张:缠脚,花:那还不赶快去做。张:老婆子你坐一听说,叫梳头, 一个木梳拿在手, 呼啦啦打开青丝一溜溜, 头发脏是又上锈, 木梳上去梳不透,呸呸, 吐几口唾沫当发油, 我左一梳,右一梳, 梳了个狮子滚绣球。 左一按我右一按, 梳了个二郎把山担, 左一拧,右一拧, 拧了个张生戏莹莹,不多一时, 老婆子你看看,你看看, 这头梳的中不中,中不中。花: 叫我看看张:咦,脸吃得白大白大的,花:咦,倒也不错,给我缠缠脚张: 哎呀我的妈呀,寻个老婆,还不如不要女人,你说缠缠脚,哎呀,中中,缠缠脚,哎一听说,叫缠脚, 我跪下就把那脚来摸, 抖开裹脚二尺多, 这一裹,那一裹, 裹的老婆你得活不得活,你看这得活不得活花:张:哎呀 你看看这女子,八辈子没女人也不要,要是牲口都把她拉去卖了花:哎,过来,过来,张:咋着,老婆子。花:我这会饿了,张:饿了是咋?花: 给我打碗鸡蛋茶。张:这花:去不去?张:不喝了吧,花:你当真不去?张: 去干啥,不去算了吧花:当真不去,跪下!张:哎呀,牛屎火脾气又发了花:去不去?张:去去,花:爬起来,张:中中,谁说不去了?怕老婆免生闲气,常规下锻炼身体 我这里,不怠慢, 急忙来在那厨房前, 一个水瓢手中掂, 掂瓢冷水锅里添, 添把水我仔细看, 急忙我把火来燃, 柴火湿是柴不干, 掘着屁股只是扇, 不多时,水烧开, 顺手再拍俩鸡蛋, 不多时,茶烧好, 我急忙盛在碗里面, 端起茶碗绣房进, 老婆子,老婆子快快把茶餐。哎呀我的妈呀,恼得很啊花:那让老娘用手捏着吃?张:哎呀慌了,连筷子也没拿,你看这有个叉,老婆子你将就着,把鸡蛋叉着吃吧,花:这还差不多,给还有一嘴汤,你喝了吧张:好,你吃稠的我喝汤,这也算一会省的糟了,老婆子,还让干啥?花: 哎,我来问问你,今天是啥日子?张:啥日子?花:俺今天的大喜日子,你咋又不记得张: 哎呀,整天糊里糊涂,大小日子我都不记得,不好操心,有老婆子操心,我还操得啥心花: 我说相公啊相公,今天是俺爹爹的寿诞到了,张:哎呀,咋说,你爹爹的寿限到了?花:是生日到了,张:哎呦,快快花: 哎呦,我叫你给俺爹爹拿个重礼,你咋拿个磨扇子出来张:哎呀,你真是不懂事,我去带礼时,你说啥重拿啥捡那最重的拿,我在咱家那屋里屋外看个遍,就见这个磨扇是个石头的,怪重就把它搬到这来了花: 哎呀,我叫你拿礼物的,你把磨扇给搬来了,搬回去。 二婿白: 那你不是说说啥重拿啥花:不行。张:那你说那啥?花:拿些 吃得喝的张:中,行,过日子真难啊花:把磨扇给我搬回去,快点,眼看天都晌午了。张:可找个带劲的东西,老婆子你看花:咦,给俺爹拜寿里,你拿个鸡是干啥里?张:刀头鸡,咦,老婆子,你不知道,你说俺老丈人寿诞日到了,拜寿的去,那酒席宴前缺样东西,刀头鸡压灾啊花: 哎呀,八拱啊张:哎花:咱姐和姐夫上礼的时候,他上一百咱上二白,他上五十咱上一百,咱要压住他张:咋,你怕他压住你?花:我要压住他。张:中,叫我往东我不往西,叫我打狗我不撵鸡。花:八拱啊,那咱走吧张:走【二人下场。 第 三 场【途路上李:: 夫妻们双双离开了家门贤妻快走啊【李武举夫妇上 。李:: 夫妻们双双离开了家门, 洛阳拜寿去串亲, 出府来觉得天地大, 我的贤德妻心旷神怡多么开心出村啦 夫妻们成双成对把路赶, 想起来成亲一十八春 那月老牵红线结为亲晋, 娶进门郎有才女有貌如意称心 夜晚间你陪我把武练, 白昼间二老高堂你尽孝心 单等着大比年科场开尽, 为夫我进京赶考跳龙门 倘若是两榜我把龙门跳, 我的贤德妻 到那时你披霞帔诰命夫人 到那时花轿接你进京门 同享荣华不再受贫, 贤德妻你若有什么话 路途上你应该吐露真心荣:夫君啊 路途上我把夫君唤定, 为妻有话你听分明 也自从为妻把门过, 咱夫妻恩恩爱爱过百冬 白日里咱一同把活干, 到夜晚我陪你练武功 朝一日把龙门跳, 为妻我跟着你享华荣 今日是老爹爹寿诞庆, 你我过府把寿诞庆 叫夫君你随我往前行动 咱夫妻二人同进孝心【二人下场。 第 四 场【许家家庙内云:来了【王巧云上场。云: 人生在尘世上忠孝为本,有三从和四德牢记在心 孝爹娘本是儿女本分, 爹的骨娘的肉价值千金(白) 家贫如洗,身穿破衣,奴来王巧云,今日本是娘门爹爹寿诞之日到了,有心回到家中给爹爹拜寿,怎奈俺的家境贫寒身无银两,独坐家庙,想起此事,好不叫我愁啥人也 座家庙不由我心焦难耐, 想起了以往事撕碎我心 我大姐和我二姐都有福分,唯有得巧云是个无福之人 想当初定亲券门当户对, 过门来万贯家产化为灰尘 可怜我二公婆火坑命尽, 撇下我夫妻们深受清贫 万无奈住在家庙之内, 俺夫妻相依为伴苦度光阴 吃上顿没下顿艰难受尽, 心想着老爹爹来送纹银 那料想狠心父心肠太狠, 嫌贫爱富不让我回门 老母亲终日里将我恋念, 暗地里背着爹爹来送纹银 今日是老爹爹寿诞到, 当儿女理应当去尽孝心 我有心回家行孝顺, 又怕的是老爹爹不让俺进家门 我若是不回家把寿去拜, 又恐怕邻居捣断我脊梁筋 千难万难难坏我, 活活的难坏俺这苦命人 若有银两回家转, 无银两俺夫妻又怕回家门 若不然我只把许郎来问, 唤出来许郎他叫个逢春 有请许郎许:来了: 昨夜晚读书苦用功, 红日斜照柳叶青, 十年寒窗苦用尽, 家庙里走出我许逢春, 天不幸二老把命尽, 撇下俺夫妻二人苦度光阴, 不幸家中遭天火, 一片的好家产化为灰尘, 俺夫妻万般无计奈 ,无奈何家庙来安身, 忽听得贤妻唤急忙去见 贤妻 你唤我所为何因 。: 啊,贤妻,不知将我唤出有何事相商云: 许郎,是你哪里知晓,今天是我娘们爹爹六十寿辰之日到了,有心回到娘门将他上寿,因此将许郎唤出做一商量,许:贤妻啊,如今岳父大人寿诞之日到了,理应前去拜寿,只是咱家贫如洗,拿什么前去孝敬他老人家,怕的是二老耻笑与咱,贤妻,我看,咱还是不去为好。云: 我的许郎啊: 许郎夫你不必唉声叹气,为妻我啊早已把礼都备齐 准备了半框芝麻叶, 还有几只小秋鸡 许郎夫你只管随妻去, 拜寿一毕把家回 常言说礼轻人意重, 咱的爹娘不会嫌弃你这个穷女婿许:又听得贤妻她说出了, 怎不叫逢春我暗猜疑 如今岳父大人寿诞期, 俺夫妻理应拜寿到宴席 怎乃是俺的家贫如水洗, 无有那重礼到他家里 贤妻啊我的贤妻, 咱的大姐和二姐他们两家都富裕 倘若是咱们走进岳父家里,怕的是暗地里岳父大人他不愿意 我的贤妻啊, 怕的岳父他耻笑咱丢尽脸皮云:只要随就为妻去, 爹妈不会嫌弃他得穷闺女 常言说人穷不能穷到底,三十年河东还会转河西 常言说吃饭还是家常饭,穿衣还是粗布衣 家常饭,粗布衣, 知冷知热是好夫妻 只要逢春你有志气, 单等着大比之年它来到 我送你进京求官职, 单等得金榜一上魁命中 到那时我的许郎你出人头地许 :贤妻你不亏是个孝顺的女, 尘世上你贤惠数第一 多亏了贤妻你支持我, 贤妻你跟着我受尽了委屈 逢春我每日里勤发奋, 发奋读书 苦努力 单等着大比之年王开选, 为夫进京去求官 但愿得我进的京去魁名中,入得朝去保社稷 我的贤妻啊娘子啊, 状元娘子是你的 荣华富贵咱享不及云:许郎,许郎勤劳动读诗书有志气 话不多说说到妻的心窝里, 既如此随我咱就去 拜寿毕咱速回家里【二人下场。

    为了儿子,我不闹匆.,但是老头解释的钱的去向,不对,他第一次骗我了,也骗他儿孑,我气得不行,看到他就恶心,为了面子,我不吵,扔下家,到市里闺女那里带外甥女去了,

第二集 拜寿 第 五 场【途路上。张::随老婆来自在十里开外【张八贡夫妇二人上场。张:随老婆来自在十里开外, 老婆子你慢慢走咱俩拍拍, 也自从咱两个成亲后。 我爱你爱的死去活来, 一爱你青丝发乌云遮盖。 二爱你脸皮白的说不上来, 三爱你胡灵灵的一对杏子眼 四爱你樱桃小口银牙白, 五爱你杨柳腰赛白马。 六爱你十指尖尖像蒜苔, 七爱你身穿石榴大红袄。 八爱你八步罗裙腰中摆, 九爱你眼似梨花眉毛好 十爱你小金莲不大不小又不歪, 转面来我把老婆子叫, 我有话儿听心怀, 这时候你身怀有了孕, 但愿你替我生个小乖乖, 单等咱的儿长大, 问你叫妈问我叫伯。花:听吧相公把口开, 不由巧花我心在心怀, 只如今我身怀有了孕, 但愿得生下一个小乖乖。 生下一个宝贝疙瘩, 百年后能与俺坟里埋 , 今日里于爹爹把寿拜, 相公啊拜罢寿咱一同回家来 既然去拜寿咱把礼带, 免得那左右邻居嘴笑歪。 老头子你搀我往前迈, 再说与相公听心怀 。老头子啊咱走着几里地累的我满头是汗,腰酸背痛。张: 可不是里,那龟孙不累的慌。花:你看,来至在三岔路口张:奥花:不免那咱夫妻二人坐下歇歇,在此等等咱那大姐,张:哎,对对,一同走热闹。花:等会啊咱姐也从这里过,张:对,这是他们的必经之路。花:老头子,那边有个树杈让我坐那歇歇,张:来来来,坐着坐着。荣: 走啊【李武举夫妇二人上。荣:: 夫妻们心高兴往前行动, 三岔路口面前停, 在路口咱把三妹等 张:老婆子那边过来人了,像是大姐他们 。荣: 原来是二妹们早到了 。花: 姐丈大姐你们走的怪早。李: 二妹你们也早 。张: 大姐夫你们也到了里: 到了。张: 我们早到了在等着你们里花: 大姐,天不早了咱们赶快回家吧 。荣: 哎,二妹,咱那三妹你看还没见过来,如此不然我们在路边等一等三妹一同回家 。花: 拉倒吧,大姐,张: 那咱等等花: 憋住!大姐,那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咱那三妹是个穷酸,我看见她就恶心得慌,咱不等了,走 。荣: 哎,二妹,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有朝一日,咱那三妹夫得了官,到那时他会小看你的 。花: 咦,量他娃子也没啥本事,他一辈子也撵不上咱姐妹俩 。张: 别门缝看扁人 。花: 我说大姐啊,不等了咱走吧 。李: 就以二妹。荣: 以二妹。花: 大姐我搀着你荣: 二妹,还是我搀你。张: 大姐夫,咱们一同走。【众人下场。 第 六 场【王府【王员外上父:家财有万贯,吃喝花不完,嘿嘿笑,家有万担粮,这前舱落后舱,谁要问我借,我给他挖碗壁糠,我,王员外。外人给我送号叫两头尖,这那头不尖我再削削,今天是我的六十大寿,我那妞们都要回来给我拜寿里,这免不了要拿多少好东西,我身座客厅,怎不叫我喜煞人啊: 清晨起我打坐在府门, 想起家事我喜在心 , 我居住就在那洛阳地, 离城不远王家村 。 好地我有那百十来顷, 骡马牛羊我成大群 , 家郎员工俺都有, 还有那丫环仆女使唤人 。 老婆子年过半百后, 跟前所生下三钗群 , 闺女们一个个成人大, 一个一个都出了门。 大女二女有福分, 许给八拱和举人 , 唯有三女没福分, 嫁个穷酸叫许逢春。 大女婿二女婿我见爱, 看见老三我发恶心 , 有心跟他断来往, 怕的外人捣脊梁筋 。 今日是我的寿诞到, 闺女们拜寿回娘门 , 喜盈盈打坐寿堂上, 唤出来小郎把守着府门 。: 小郎来见小: 来了 见过老爷。父: 罢了,小: 把小唤出有啥事?父: 我说下啊,今日不是爷的寿诞到了,你大姑你二姑今日都要回来给你爷拜寿,招呼着门。小: 哎,中啊。父: 我给你说,你三姑和你三姑爷回来了,你给他们说不让他们进这个门。小: 那咋不叫进?父: 到时候爷去说,快去招呼门去 。【大女二女夫妻 同上场 。荣: 小郎小: 大姑荣: 往里传禀,就说大姑娘二姑娘过府拜寿。小: 中花: 大姑爷二姑爷也来了 。小: 禀员外爷父: 讲小: 大姑二姑他们都回来了父: 都回来了?小: 回来拜寿里。父: 拜寿里,咦,嘿嘿笑,小啊小: 哎父: 给你姑娘们说,爷在寿堂里等着 。小: 大姑二姑,爷在寿堂里等着里。【众人进门。父: 闺女们都回来了众: 回来了。 参见爹爹。父: 罢了张: 老丈人,你好?父: 好好,好吃好喝,上下通活。李: 见过岳父大人父: 罢了。花: 爹爹,我也给你磕头了 父: 我说大妞啊,你回来给爹爹拜寿,都拿的啥东西?大: 女儿我拿的50 两银子,还有寿衣寿帽 。父: 哎呦,都50 两,还是我大女孝顺,小啊小: 哎父: 入库入库 。张: 老丈人啊,今你寿断,俺也来给你按肉里。花: 拜寿里张: 俺拿银子一百两,还有寿衣,皮马甲皮裤衩皮马靴,屁股后面有个布袋,老丈人你穿上像个老鳖娃花: 你说的是啥话。父: 收下收下。花: 俺家穷,不胜俺大姐父: 俺二女孝顺,拿一百两,小啊,入库入库 。张: 老丈人,老丈人寿断,我啊,还给你抱个刀头鸡 。花: 你说的是啥,那是寿鸡,连个话都不会说,慢慢说 。张: 你看这寿鸡,红公鸡绿头,老丈人吃吃屁股流油 。父: 收下收下,我说门婿,今年拜寿与往年不同,今年要一对一对的拜。大女夫妻: 祝岳父大人寿比南山,福如东海。二女夫妻: 老丈人我给你磕个头,寿比南 山,祝爹能活一百五,万寿无疆。父: 二女,你们姐三,爹最亲谁?荣: 亲二妮父: 亲你?亲你瞎达 。花: 爹你咋那样说话,我拿那么重的礼还瞎达?父: 闺女你回来干啥里花: 拜寿里父: 拜寿咋没给爹跪下,着着实实磕个头,腰都不弯,亲你瞎达。花: 爹,木你那眼让老鸹吃了?父: 你说的啥话?花: 爹你没看看父: 哎呀我是没细瞅,俺闺女是两头细当中粗,是个巧里,闺女到啥时候?花: 到这个月底。父: 说着说着没几天了。花: 爹啊父: 哎花: 你说我给你拜寿可送的礼重,敢明生孩你给我多拿点鸡蛋。父: 闺女啊,到时候爹我给你多买点毛蛋送去。张: 不要毛蛋,那毛蛋吃吃肯是个木虎娃,俺不要 。父: 闺女,爹给你买点头照蛋。花: 啥,啥叫头照蛋。不要。父: 好好好,爹给你拿点柴鸡蛋,我说大女二女到那堂楼上给你妈说说话去 。花: 那好,男的跟男的说,女的跟女的说 。父: 吃饭还早哩,小啊,领你姑爹们到书房。小: 是【众人下场。父: 小啊小: 哎父: 快快看着门,记住,你家三姑回来了,可不能让他进大门啊。小: 中中中 【王员外下。云: 走啊:夫妻们双双把路赶, 到寿堂见老人去问安, 许郎夫你随妻莫迟慢, 又只见小郎在府门外面。小 : 三姑,三姑爹来了 。云: 小郎,我来问你,你家员外爷可在寿堂?小: 我家员外爷在寿堂里 。云: 往里给她通禀一声,就说你三姑与三姑爹回来与他老人家上寿来了。小: 三姑啊,你不知道,俺家员外有令,要是三姑三姑爷来了,叫我在这大门外把着,不让你进。云: 哎,小郎,这哎,小郎,莫非你家员外爷给你开个玩笑,你快快通禀,小: 是 员外爷啊父: 哎 小: 我那三姑三姑爹回来了。父: 回来了?小: 回来了 。父: 小啊,去,给你大姑爹二姑爹泡点好茶。小: 中【父亲出门。云: 儿拜见爹爹,父: 罢了,我不争竞你们那东西,一股子穷酸气。许: 拜见岳父大人。父: 罢了,罢了,穷人礼还多呢。云: 最近你老人家身体可好?父: 妞啊,妞今日回来给爹爹拜寿里,都拿的啥好东西?云: 这个我得爹爹啊 老爹爹在门外把口开, 只羞得乔云我头难抬, 今日回来于爹把寿拜, 我包了一包芝麻叶给你块回来。父: 咦,半筐芝麻叶:又听三妞把话来开, 气得老夫我脸发白, 今日你回府把寿拜, 谁稀罕那半筐芝麻叶。云: 老爹爹你莫把三女来怪,这都是省吃俭用积攒下, 并不是闺女有我不舍得,都知为家穷俺们没钱财, 我把这几只小鸡都带回来。父:也不知有四两没四两:没有这钱财也不怪, 谁叫你拜寿过府来, 今日这府下好多客, 你叫你爹怎样给你们安排。 我有心让你们把上房座, 可恐怕熏坏了我得活财神, 有心让你们灶火里座, 还恐怕熏坏了那当灶君。 有心让你们那猪圈里座, 还恐怕熏坏了俺的黑煞神, 有心让你们那当院座, 还恐怕熏坏了老黄狗它不咬人。 前思后想我无处安坐, 猛然间有一事搁在心。:我说妞啊,今日客人多,也没处座,你看你们穿着跟要饭里,你让客人们看到,丢爹的人,你看那村南边有个场,你和那门婿去到那场里庵里等着,等都吃罢了,客人走了,我叫小把那剩菜剩饭给你们送点,你们一个人吃一碗,吃罢就回去了啊。云: 爹爹父: 这门你们也别进了,关门!云: 爹爹,开门,开门啊许:: 听一言不由我心中生气, 羞得我无地自容无言提, 许逢春人穷我有志气, 我岂能与他们把头低。 手拉贤妻咱们转回去云: 许郎啊 上前来拉住了许郎的衣。 许郎夫你消消火把气咽, 千万间莫拉为妻把家还, 老爹爹断绝了你们翁婿情分,他不该把咱们关到大门外边。 委屈你在门外暂且立站, 听为妻说说肺腑之言, 夫妻恩爱难割断, 许郎啊你没想想 , 自从咱家被火焚, 吃没吃穿没穿 , 我娘她常常来帮咱, 暗地里背着爹爹不知晓 , 又送米又送面, 还暗暗给咱零花钱 , 倘若许郎回家转, 我娘若要知此事 , 她老人家岂不痛苦连天。许:: 贤妻她直哭得泪流满面, 怎不叫逢春我也内心酸, 岳母娘她对俺好, 平日里又送米有送面, 还给俺送些零花钱 。 有心回头去问安, 再叫贤妻你听我言, 此一般见了岳母面, 在她面前你替我多进好言。云:养育之恩比天大, 我见了咱娘说实言, 若不然你在哪村外站, 后脚门我去见年迈参 。 见完后问安一毕我回家转, 从此我要饭也改改王家的门边, 大门不走我后门进, 堂楼问安毕我即刻还。【下,第 七 场【后堂楼上。母:哎:樵楼上鼓打三更三点, 有老身堂楼上我把泪擦, 妞他爹生来时蒙上蒙下, 三妞他回来拜寿不准进家。 俺王家的家产有这么大, 俺跟前缺少后代娃, 俺夫妻半辈缺少一子, 我说声三妞姐妹三。 俺大女二女家产大, 不愁吃又不愁花 , 想不到三女无有福分, 想起来俺的三闺女我心似刀扎。 俺三妞出门是家产也大, 被火焚想不到无吃又无花, 有老身我座堂楼把泪留下, 单等着闺女们堂楼来看妈。荣:二妹快走啊【大女二女上。 花: 大姐,你看咱妈我不照啥,今天是咱爹的寿诞,他还坐在堂楼,也不给咱爹做个伴。荣:二妹,你可知道,咱爹和咱妈成亲一来,那脾气就不搁,一个向着你,一个向着三妹,整天打架吵嘴,你想,今日咱爹爹寿诞之日,咱妈能去吗?花: 大姐啊,要不是你让我作伴,我也不看咱妈,老偏心。荣: 哎,那咱爹爹可向你啊。花: 那咱爹好妈不好,走,咱上楼看看她去。【二人上楼。荣: 女儿拜见母亲。母: 罢了。荣: 谢母亲。母: 大女一旁有座。荣: 是。花: 你看俺妈她多偏心,我和我大姐一同上楼去看她,他给我大姐让座,不给我让座,不让我自己找座。【二女把妈拉起自己座。荣: 母亲,来来来,你坐这边。母: 大妞,你家三妹可曾回来?荣: 眼看三妹就要来了。【三女上楼。花: 这啥气,咦,一股子臭气。云: 母亲,大姐二姐,你们都回来了荣: 回来了。母: 三闺女回来了,娘我就放心了。云: 儿我好想你啊,母: 为娘我也想你啊。花: 你们看看,老偏心。三妹云: 二姐花: 今天是咱爹生日到了,你给咱爹带的啥礼物啊?云: 这花: 我就知道你没啥拿。荣: 二妹,休要多嘴。花: 那咋,姐妹们拉拉家常还不行。母: 回来就好。花: 三妹啊,过来,过来;云: 二姐花: 你给咱爹拿的啥礼物,我看看。云: 二姐,还是不看也罢。花: 哎呦,叫我看看母: 你放手!花:那我看看她给我爹拿的啥东西都不让看,我说三妹啊三妹,咱家爹爹一年就这一次过生日,看你给咱爹爹拿的啥东西,烂芝麻叶,又拿几只秋鸡娃,四两没四两,半斤没半斤母: 你好恼! 见此情我咬牙狠,埋怨声二女你听娘云, 你们是亲姐妹你有些过分,你好不该这样对待人。 狠上来我把你蠢材打花: 你老偏心,还打我里。: 倒叫二姑娘我气炸心。:你个老不死的,老东西,老偏心,我瞅着你给我三妹啥东西,老偏心,我从今往后,我不回你这个家,呸, 我找我爹去。【二女气愤地下楼。【大女三女扶母亲坐下。荣: 娘不要生气。【二女拉父上场。父: 妞,别哭,给爹说说。花: 爹,我妈老偏心,她打我了。父: 打你了?花: 打我了。父: 走,我给你出出气,还敢打我二女里。【父女上楼。花: 爹爹父: 站过去!你个老乞婆,你看看咱那二女到月底都要生孩了,你还敢打她,要是打坏了你可担待得起?母: 你个老东西啊,我怕你一辈子,你今天是不是想来斗气里?我问你,这大女是你亲的,这二女是你亲的,这三女是不是你亲生的?【夫妻二人对打。 把父打倒。花: 爹爹,你真是老笨蛋,快起来父: 以前老是我打你妈,他不还手,她这一还手,你爹是不中了,打不过她。花: 打不过?父: 打不过算了,咱走吧,走吧。花: 咦,她还打我一嘴巴里,爹,给我妈撩一跟头 。父: 给她踹一脚,闺女啊,爹打不过你妈啊,咱走吧,走吧第三集 母女别亲第 八 场【紧接前场,云: 母亲母: 三妞云: 老娘母: 巧云,娘的苦命儿啊: 我哭啊,我可怜的巧云哪。云:我的娘啊母: 儿啊眼望着三闺女泪如雨淋, 儿啊儿啊你近前来让娘再看看, 只说儿找个找个好婆家有福分 哪料想大火烧尽了你满门, 你婆家的万贯家产都烧尽, 三孩儿啊想不到你身受贫, 我的儿你在婆家受了罪, 娘在家我想儿常为你操心, 头上的青丝发蓬垢露面, 穿一件破衣衫难遮儿身, 我顺着衣服往下看, 俺的闺女身上穿一件破罗裙, 我顺着罗裙往下看, 穿一双破烂鞋她露着脚后跟, 儿啊儿你遭罪无福分。 当初 想不到你的姐姐太过分, 亲姐妹她不该羞煞人, 这才是富在深山有远亲, 穷在街头无人来看亲, 这女儿都是爹娘的连心肉, 老东西你为何这样偏心。 你亲二女有些过分, 却为何不把咱三女亲。 儿啊儿你莫要珠泪滚, 从今后我儿你莫回娘门, 也全当当你的爹爹他死去了, 再穷要饭也隔隔咱家门。云::老母亲你不必伤心过分, 娘啼哭落泪如扎儿心, 儿只说回家来行孝顺, 想不到惹得爹妈来闹生分。 我的父他不该, 娘啊娘,他的心太狠 好不该断绝了咱母女之恩, 来拜寿不让儿见母亲把家门进, 说些难听话伤儿我心。 他言说他不准我把大厅走进, 那穷气熏坏咱家的财神, 俺夫妻若把厨房走进, 那穷气熏坏咱家当灶的君, 俺夫妻若把猪圈走进, 他言说穷气熏坏黑煞神, 俺夫妻若把大门走进, 熏得咱家黄狗不咬人, 他让俺夫妻村庄以外场房以内去存身。 你门婿一气之下拉我回转, 我哭哭啼啼来劝你的门婿叫逢春 妈啊妈养育之恩比天大, 闺女没有报答娘的养育恩, 常想娘不敢把家门进, 暗地里我在家思念娘亲, 妈啊妈无奈我把后脚门进, 堂楼上来看我的老母亲; 妈啊妈今日儿把安来问。 问安一毕我就要回家门, 从今以后三个闺女权当两个女, 你权当死了闺女叫巧云, 今生不能把娘恩来报, 到来世我再报答娘的养育恩, 妈啊妈从今后你要多保重, 保重娘你自身, 闺女我不能把娘孝顺, 你权当你的闺女巧云早年归阴。母:儿啊 听巧云直苦的泪纷纷, 句句话说的娘伤心, 为娘一辈子不当家理事, 娘手中缺少哪些金银。云: 我知道娘不当家, 妈你没少帮巧云, 有件大事我要求你, 还望娘你周旋巧云。母: 儿啊,让娘帮你些什么?云: 今乃大比之年,考期将近,你那门婿有心进京赶考,怎奈身无分文,娘啊娘,求母亲帮孩儿一把。母:巧云啊,娘的三孩,你爹一辈子霸道,娘我一点家不当,虽说是咱家大业大,可是你那爹爹一点也不给为娘,你说我哪门婿想进京赶考,妈我想帮你们,想帮你们啊,可妈手中我没钱,你爹平时给我那点散碎银子,就是我到大街上去买那些针头线脑,剩下一点我自己攥俩小花钱,娘我有心帮我那门婿进京赶考,妈只好把积攒那点钱给你拿来,妈给你拿去巧云,妈也没有多少钱,这是妈积攒的几个铜钱,你也别嫌少,拿住,巧云,我知道这点钱也不够我那门婿做盘费,只能在路上喝杯茶吃晚饭,倘若他进京,你在家庙住娘我不放心啊,你爹个老东西他太不是人,他若是对儿好些,我就叫你搬回来住,我那门婿进京赶考,你还是随他去吧,一同前去,走到哪半路上,饿了进村讨点饭,渴了给我那门婿娃讨碗茶,要是要的多了你俩都吃,要是要的少了,那稠的给我那门婿吃,稀的我儿好用下,儿啊,你们要是得了高官,就能回了家,一辈子我门婿要是不做官,巧云啊,你就别回这个娘家了,也别来看你那狠心的爹爹,你们要是回来的早了,咱母女还能见上一面,要是回来的晚了,为娘倘若一死,你可记着到我的坟上也别花钱,也别给娘买纸,也别买那供香,你就到妈的坟前磕上三个头,添上两掀土,喊声娘: 也不枉为娘我生你一场。云:娘: 母亲娘对儿恩神意广, 我今生今世也难忘我的亲娘, 倘若你的门婿他中皇榜, 八抬大轿儿来接亲娘

      可是老头走火入摩一样,活也不干了,整天手机不离手,唱歌聊天,约会,带着孙子约会,把孙孑弄/丢了,儿媳不衣不挠,要分家,也到市里买房,要不就离婚。还好孙子认路自己回家,还告诉妈妈,爷爷买了很多好吃的给他,他吃完东西,爷爷和新奶睡着,他自已回来了。儿媳一面哭一面收东西,这样的家还能住吗?我道歉,我为自已,不照看孙孑,是我的错,以后决不离开孙了一步。求儿媳留下,儿子拿出断决书,声明,断决父子关系。我为儿子,为了家竟然为老头作伪证。

把母亲接到儿府上, 生养死葬儿承当。 望母亲我拜三拜儿我就走。母: 巧云,儿啊,快快起来,巧云【三女下楼。【转回二人哭。云: 哭了声左难舍右难舍,儿得亲娘啊母: 儿啊,走吧,别让我的门婿等的时间长了。【三女下楼。母: 巧云,巧云,儿啊: 站楼上我眼望女儿高声喊, 儿啊儿娘唤你可曾听见, 今日我儿你离家走, 还不知咱母女相见在那年那天。 恨只恨你的爹爹他太短见, 娘为你俺俩常把脸翻, 眼噙泪盼苍天能挣双眼, 保佑俺门婿能做高官。 也免得他们再受贫寒。【下场。第 九 场【许府门外,花:: 打发打发我吧,打发打发我吧,老天啊【王巧花要饭上。:时运不好天火降, 日子越过可越是砰, 不幸我夫丧了命, 十月里婴儿也丧性命。 也自从奴夫得下病, 奴家我终日里操碎了心, 东庄我请神婆, 西庄去请先生, 神婆说不能活 先生说活不成, 是可叹万贯家产都花清 俺的家业都花净, 治不好奴夫他丧残生。 相公死去我无住用, 流落在大街我讨饭过营生, 跟着奴夫荣华享, 只如今讨要过营生。 手捧着饭碗我把饭要: 大伯大娘行行好,讨碗饭吧遇着那好心人给我一碗半碗。人家要是知道我是谁,就叫那黄狗出来咬我,都说我啊,当初小看人,事到如今也值得落得这样的下场,不要吧,肚子空空得,带我上那边再去看看去哎呀:,这一家大门盖得好威风 。我正走着抬头一看,这家楼门高大,准是那富贵人家,待我上前唤门,哎,开门,开开门啊【王巧云上。云: 在此屋内打坐,不知何人叩门,待我开门一观啊,你是二姐?花: 三妹云: 你是二姐花: 三妹,三妹,我是你亲不溜溜的二姐啊,三妹,你行行好,打发打发我吧: 三妹她怒而不息把门关, 这一阵好似那耳吧扇, 想当初我把他小看, 只如今可是轮到俺。 三妹她怒而不息不把我见, 倒叫我这里做了难 , 常言道人活百岁也是死, 不如我早死早安宁, 三妹二姐我寻短见里, 三妹你若不理我碰死到你门前。【王巧花碰死。【王巧云上。云: 是刚才心中恼怒,冲撞了二姐,待我开门看她走了无有呀,啊,二姐,二姐啊: 我一见二姐她碰头命断, 纵然是后悔也枉然, 千不怨来万不怨, 都怪你当初娘门把是非掂。 阎王爷叫你三更死, 二姐你难以活明天 , 罢罢罢 把姐姐的尸体来掩, 且住足给她买口白茬棺 。【下。父: 叫老伴你随我咱去要饭【王员外夫妇二人要饭上。父: 叫老伴你随我把路赶, 咱二人要饭到外面, 也自从那一年把寿来过, 咱日子一天都不如一天。母: 你不操好心,你这一辈没儿,下辈子连闺女也没有,你坏良心!父:我只说家产有万贯, 一辈子吃喝我花不完, 谁料想我的时运不正转, 祸星爷住到了俺的家园 。母: 你也有今天,饿死你个老龟孙,这是苍天有眼,让你遭报应。父:不幸洛阳糟年旱, 大旱三年不收田, 俺老俩万般无及奈, 一心心要饭到外面。 途中我不把别人怨, 我连把这闺女们怨几番, 如今你爹贫穷了, 咋不回家把爹来看。母: 你不是亲你二女,咋不回来看你个老东西。父: 如今三天没有用饭,肚里饿的乱叫唤, 叫老伴带路把那个庄串【 赊饭人: 哎,一街两行都听了,许大老爷得中了状元,在这洛阳城赊饭,没饭吃的都来吃。父: 老伴母: 老头子父: 你没听见,这里出个大官,开了赊饭场,母: 哎呀,我的老天爷,这谁家积德好,人家的娃都做官了。父: 老伴母: 还开了赊饭场,那不是吃饭不要钱?父: 是啊,母: 哎呀,饿死我了,今天说啥也得弄点饭吃吃,快走。父: 三天都没吃饭了,真要饿死人了: 赊饭场要一点度度饥寒。【 赊饭人上。赊饭人: 哎,一街两行都听了,许大老爷得中了状元,在这洛阳城赊饭,没饭吃的都来吃。来晚了可没有了。 都别挤别挤,排队。众人乱说:给我点,给我点,我饭量大多盛点。【分饭。【分到父跟前没饭了。父: 分完了,没有了?赊饭人:等下一锅吧【拿饭 上。 分饭。两头分,中间分。父: 又没得了?赊饭人: 这可不怨我,我说那一会从哪头分,这一会从这头分,这一会我想从中间分,谁知道你又没分到 。父: 还有没有了?赊饭人: 没有了。父:你看看,这屎壳郎背脊梁上,背事极了,站那头他搁这头盛,站这头他搁那头盛,我想着站中间,还是盛不住,哎,这真是黄鼠狼尿门上,骚气极了,母: 老伴,饿死了,咱上哪大街上找找,看是谁家赊的饭,看他们家里还有没有。父: 可不是里,三锅都没赶上。母: 咱们找找这赊饭的大老爷,看看他们家里还有没有残茶剩饭,喂狗的那狗食,给咱一点。父: 走吧,走吧老伴,老伴,你看这一家楼门高大,像是个富贵人家,待我上前喊门,大伯 大娘,大爹大妈,打发打发。母: 哎呀,你喊这莫长时间,咋没人,老东西,是不是喊得声音低了,你在往哪高处喊喊)大爷大奶,饿死人了【许逢春夫妻官衣上,许: 贤妻,门外有人叫门,如其不然,咱开开府门看看是何人叫门。父: 大爹大妈,打发打发 【王巧云开门,出见。云: 娘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城里生活不习惯,儿媳说"娘我爹找不到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