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文章 2020-02-04 07:3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文章 > 正文

大猩猩在屋里哄着小孙子,头在炕沿上也方便

这两天老天总是雨丝不断,空气也是忽冷忽热。屯子里的水泥路泥泞不堪,就连每家的小院子也是水塘相连,流水哗哗。大人孩子都难以外出走动,更何况是小孩子了。
  下午五点多,天渐渐的也要黑了,屋里又剩下了二十三个月的小孙子在屋里闹着,他看着他奶奶出去了,他也想出去。没办法的老石头只好想尽一切办法糊弄他,说外边有大灰狼了,有大黑狗咬屁股了,大公鸡叨小鸡鸡了。
  唉!这时候孩子脑瓜特好使,这些话已经糊弄不了了,这小家伙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和主见。就在这时,院里的小狗汪汪地咬了起来,这下可解禁了,有了说词了。房门一响,小屯里的大猩猩(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大男孩)开门进来了。小伙子一进屋就站在屋门口,手把着门框,把脖子伸进了屋里,看着老石头说道:“大爷,你家的宽带能连上吗?我家的已经一天没有网了,你看看你家的有没有?”
  小伙子进了屋,帮着哄着炕上的小孙子,老石头坐在了电脑前,打开了电脑。很快电脑连上了,一切运行正常。小伙子看明白了,他自己说了一句:“他妈的,八成是我家的电脑坏了,找人修吧。”说完就想走。老石头唤住了他,让他帮着哄一会儿小孙子。老石头早就来尿了,他得出去放泡水。
  炕上有几个黄豆粒,那是小孙子跨兜里的,是前两天这小东西在大道上捡的,大猩猩在屋里哄着小孙子,摸起来炕上的几颗豆粒,跟小孙子在玩变戏法。尿完了尿的老石头赶紧进了屋,小孙子和大猩猩玩得好欢啊,小家伙的头上和脸上都已经疯出了汗。
  大猩猩回了家,老石头帮着小孙子脱了身上的棉袄,给他换上了一个绒衣。半夜里起来给小孙子喂奶,小孙子的鼻子就有些不通气,呼哧呼哧的。奶奶说这孩子好像要感冒,看看都伤风了,明天得赶紧的吃药。第二天天亮了,小孙子照玩不误,一点事没有。既不发烧也不流鼻涕,好了。可第二天的半夜喂奶,孩子的鼻子又呼哧呼哧的,摸摸身上不热,也不发烧。第三天天亮了,孩子和好人一样,啥事没有。这孩子是咋的了?奶奶又有些毛了,不知所措。第三天的晚上,小孙子真的是流鼻涕了,有些咳嗦。看来这小东西是真的要感冒。老石头从药箱子里找出了“小儿氨酚黄那敏颗粒”。
  这小东西特尖,一眼看见了他就知道是咋回事,老石头站在地上的地桌前在用小勺和药,他从炕边几步干到了炕里,脑袋拱进墙旮旯里不肯出来,嗷嗷地嚎叫着,小嘴里不停地说着:“不记不记”
  奶奶从炕旮旯里抱起了小孙子,这小家伙是连蹬带踹,翻身打滚的不让抱。老石头端着合好了药的小勺,来到了炕沿边。奶奶是连拖带抱的把小孙子整到了炕沿边。突然:哭闹中的小孙子,张大了嘴巴,咔嗤!一个喷嚏打了出来。站在跟前的老石头清楚地看到一个很大的东西从小孙子的鼻子里被喷拉出来。
  啥东西?奶奶也看到了。这老两口子不顾喂孩子药了,都一齐低下头,两双眼睛一起看向了炕上,在炕上的炕席上,清楚的有一粒湿拉吧唧的、一个已经膨胀起来,胖胖大大的黄豆粒……

二零一五年一月五号
   早上一起床,一夜之间飘进院子里的雪,又堆积了厚厚的一层。老石头不得不穿戴好身上的衣服,带好帽子手套,在太阳还没出来以前赶紧用大扫帚划拉那满院子的雪棱子。
   老天是真的冷啊,打开鸡架门子在鸡架里蹲着的小鸡,一个都不肯出来。倒是几只鸭子和大鹅给噶地叫着,一扭一扭地走出了鸡架的门口。冷风吹得它们刚跑出鸭架几步,就赶紧的蹲在鸭架门口地雪地上,团起已经冻得通红的一双脚,把双脚赶紧抖擞着猫进身子两边的羽毛里。
   刚刚划拉完院子,老婆就打开了房门,趴在房门口,伸出个脑袋喊老石头回屋吃饭。小孙子开始闹人啦,特别是吃饭的时候,你瞧瞧这个小东西,满脑子的花花心眼。他奶奶像个运动员一样,端着饭碗,在炕上撵着,向喂大爷一样地跟在后边,一口一个:“小孙子,真听话,来、吃一口。”
   哈哈,跑在前边的小孙子,小腰毛毛着,两只胳膊往后背背着,小脖往前探探着,小脑袋来回地晃动着,那小嘴里嚼着饭菜,还不时地呜哩哇啦地叫着。吃一炖饭,真敢上打一次战役了。跟在小孙子后边的奶奶好容易端着饭碗又七说八哄地喂进一口,这小东西又跑了。
   老石头抓紧时间赶紧吃,吃完了好来接老婆的接力棒,继续喂。吃完了饭的老石头,抓住了在炕上奔跑的小孙子,他把小孙子抱进怀里,用两只手抓住他的两只小胳膊,然后再用一只胳膊把他的身子拢住,腾出一只手。老石头抱紧小孙子,让他老老实实地坐在自己的怀里。小家伙不停地晃动着身子,摇晃着小脑袋,小嘴里呜哩哇啦地叫唤着,谁也弄不懂他在说些啥。
   冬天的屋里,虽说是火墙火炕地烧着,可屋里早上的温度还是不太高。老石头怕把小孙子冻着,只好抱着小孙子坐在炕上喂。挣了一会的小孙子可能是累了,老实了,老石头松开了他的双手,让他自己端着饭碗,让他自己用手抓着吃。嘿嘿,这回还真管用,小孙子一把一把地往小嘴里忙乎着,就是整的埋汰,抹糊的那都是。哈哈,吃就行啊,管他啥样那,掉到哪里都扔不了。等他吃完了,用抹布整起来,喂狗、喂鸡鸭鹅都一样。看着小孙子自己吃饭的模样,老石头笑了,他向自己的老婆显摆地说道:“嘿嘿!你看看你,喂个孩子像抓猪是地,可炕撵。你看看咱们,这小孙子多听话,自己就会吃,都不用喂。”老石头说着,把坐在自己大腿上的小孙子放到了炕上,让他自己坐在炕上自己吃。
   还别说,这小家伙还真挺听话的。老石头的老婆也觉得这孩子真出息了,自己吃比喂的好。老石头看看小孙子这么听话,他从炕上离开小孙子,用双手扳过小孙子的头,在小孙子的脑门上亲了一口。下地穿鞋,他想上外屋在给火墙的炉子在添几块木头。老石头开门上了后屋,老婆也顺腿下地,上地上的地桌上去给自己盛饭。刚刚到后屋的老石头,突然听到老婆:“唉!唉!唉!”地叫喊着,刚到后屋的老石头炉子也没顾得填,赶紧往回跑。他刚一到屋里,嘿嘿。炕上站着小孙子,小家伙一只手里攥着一大把大米饭,另一只手里拎着饭碗,饭碗里的汤汤水水再往炕上滴答着。小家伙面对着桌子,小肚往前舔舔着,小嘴试试地吹着响。穿着活档裤的小东西,劈开两只小腿。那卡巴裆里的小青龙,昂头挺胸地直视着前方,一股水柱从小青龙的头上喷洒而去。那股小小的水柱,只撒进桌子上那冒着热气的菜碗里……
   上午十一点多了,小孙子躺在炕上和奶奶一起睡起了午觉,这娘俩这一觉能睡一个多小时,这是惯咧。老石头急忙打开电脑,想写点东西。写东西已经成了老石头的一个习惯,只要一有点时间,老石头都会或多或少地写点啥。(都是屯子里所发生的事)
   快到一点了,小孙子也开始翻身了,他伸胳膊撂腿地醒了。不能写了,还好,也算是写完了。老婆也从炕上坐起来,娘俩都醒了。老石头把写完的东西发表在自己的空间里,赶紧的关电脑。电脑刚刚的关闭,老石头从电脑的椅子上站起身子,顺手拔下电源。伸起双手,仰起头,使劲地往高拔着自己的身子,同时张大了嘴巴,唉吆的叫了一声,伸了个懒腰。刚刚睡醒的小孙子,他也学着爷爷,站在炕上,伸出一双小拳头,扬起一张小脸,噢噢地叫着,那样子好可爱啊。站在电脑桌前的老石头,伸了个懒腰,刚要离开电脑,上炕上去稀罕自己的小孙子。那一直放在电脑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刚要走开的老石头只好回身拿起桌上的手机。是书记打来的电话,说车一会就到,让选举委员会的成员到村上去开会。
   这都他妈的几点了,一嘛达天就黑了。会倒是开得快,几句话就完事了。一月六号开始第一次海选,这回又改了,改成了无提名选票,也就是说老百姓愿意选谁就选谁。
   咳!其实这都是白费,常言说得好:你有千条妙计,我有一定之规。书记已经拍板,村子的原班人马不动,六号选举的时候,让看票箱的几个人暗示投票者,并把名字提前写好,不选这几个人的,不准参选……
   算了,当个睁眼瞎得了。这个时代就是这个样子,有谁能改变得了。意见统一,开会来的选举委员会全部通过。参选的几大员请客下饭店。酒一直喝到了晚上五点,几大员都喝得有些高了,实话也就从那些没遮拦的嘴里秃噜出来了。你听村长说的:“哥们啊,这时候穿件像样衣服的都是好人,其实哪有一个是好人呐。就拿咱们村上说吧,啊!书记是带头人。那是吃喝嫖赌抽,那样都带头啊。我:吃喝嫖抽,不赌,会计,和我一样,不赌。妇女大嫂那,也没好到哪里去,有时候比我们还在上那。剩下的那俩小子,更他妈的没样。可有一样,我们都有一个通病。怕老婆!书记的老婆是民警,我老婆是武警,会计的老婆是特警。也就是说:书记的老婆和书记是差不多平起平坐,不敢深管。我老婆是武警,有错要是让人家抓住了,那就动了武把抄了,我他妈的打不过她。会计的老婆是特警,你们不信,五点半会计要是不回去,他老婆先是电话,不出十分钟两遍,在不回家,十分钟准到……”
   嗨嗨!还真准,村长的话音刚落,会记的手机真的就响了,还真是他老婆的…………   

问:为啥北方人睡炕床,头都是靠炕沿?为啥北方人自己说不清楚啥原因?

图片 1

都没说到重点,其实头在炕沿位置,是防止人上火。炕沿相对凉,空气流通好,利于睡眠。这反映出先民的智商。就这么简单!

北方人睡觉头向炕沿,有几个原因:

1. 炕沿比炕高出一些,枕头放在炕沿上不易掉地上,且头部稍微高一些睡觉舒服。

  1. 炕沿部位不热,头部枕在上面不上火。

3. 传统的东北人晚上抽烟往地上磕烟灰,头在炕沿磕烟灰方便。也有些往地上吐痰,头在炕沿上也方便。

  1. 睡觉头在炕沿上,身上的被子不易掉到地上。

  2. 如果头部在炕里顶着墙睡觉,感觉憋屈,出气不顺畅。

6. 几十年代前东北每家每户人口很多,传统的东北炕是南北大炕,也就是一个大房间里北面一个炕,南面一个炕,中间是屋地。这样,炕沿对着炕沿、头部对着头部,方便睡觉前一家人交流唠嗑。

以上几个原因,是东北人头部睡在炕沿的原因。

头不朝炕沿,你告诉我烟灰弹哪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大猩猩在屋里哄着小孙子,头在炕沿上也方便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