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文章 2019-10-06 07:15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文章 > 正文

失恋受伤时更需要,  一个个曾经朦朦胧胧、

那年冬天,一场大雪封锁了所有的路口。
  鲁西南县城多年不曾有的非农业户口的招工信息,飘得比空中的雪花还要快,长了翅膀似的,从城里掠过一座座蘑菇似的村庄,跌跌撞撞投落到静谧的乡镇中学。
  学校里炸开了锅。许多家在城里的学生被家长连夜召回。爹娘在农村的学生,只有羡慕、嫉妒的份儿,紧握的钢笔在本就斑驳陆离的课桌上撞出了“咚咚”的响声。
  一个个曾经朦朦胧胧、对明天还不曾明朗的魂魄,一下子被彻夜灯火通明的工厂蓝图勾引过去。
  半天的考试,铳开了许多待业青年的命门,让我们这些年龄参差不齐的学生,曾经心中怀有的雄心壮志,一夜之间,逃遁到四野八荒。
  一场雪翻个筋斗,魔术般融化得无影无踪后,职业生涯与学生时代的分水岭,清晰两半,各自载入了人生的史册。
  
  一
  包装车间是陶然醉酒厂的练兵场。新招的女工,必须在这里磨练,打造一番,才能过渡分流到其它车间,充实到各个岗位。如果你很出色,还可重用到厂科室,不过,这样的机会没人敢奢望。
  从空而降的手扳式电梯,“在吱吱哇哇”、“咣当”一声落地后,一会儿功夫就扑扑腾腾坐满了被空酒瓶撑破口的棕褐色麻袋。然后,在摇摇晃晃的摆动中,又“吱吱哇哇”地升入高楼。摇摇晃晃的电梯,最后一波“咣咣当当”声中把地面上的姐妹,耸入空中。
  车间里,“哗哗啦啦”的洗刷、装瓶、封口、贴签、检验、打包、入库等。这一系列的工序,排满了一个班上所有的工作内容。
  若大的车间,嬉笑、挑逗,弥漫着缕缕不绝的酒香。12个小时的两班倒,有些撑不住,八个小时的三班倒,像痉挛了的一根线,充斥、牵扯着我们这些“半生不熟”刚刚脱离学校的神经。
  秋桐,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白皙瘦弱,可能是不适应这种黑白颠倒的工作,常常眉头紧蹙,很难听到她的声音,只是默默低头干活,从不甘心落后。
  景荣,也不善说话,但很善感。手里忙着,眼角也不自主地四处瞟。如果你和别人说话,不经意看她一眼,她会来个:“咋啦?”
  你不理,接着和别人再续,哪怕是真的与她无关的话题,她都会起疑心,穷追不舍:“又说我啥来?”
  那种执拗的目光,让每一个人都感觉着可笑。所以姐妹就故意话里撩她,惹她那种瞟飞的目光,一阵哄然的笑声,在莫名的笑意里,她脸上就荡起了不自然的红晕,一句“哎呀……”幽幽怨怨的,谁知道她的心思?
  过了一周的时间,主任让每人无记名投票,选出你感觉能够胜任这个班组的组长。在一组十几人的投票结果中,景荣的票数最多,这是多数人都没有想到的。
  选谁也都不会选景荣,几乎都是这样想的,但是又都把自己唯一的权利随意给了她,没想到,歪打正着。有些心强的人,不免失魂落魄。毕竟,每月几十元的工资,组长的岗位补贴每月多出十元来。计件工资,这要省出多大的气力啊。
  
   二
  秋桐和我在包装车间锻炼了半年有余,才去冰糖车间的。而景荣还是留在包装车间,继续任她的组长。
  生产冰糖,熬制糖液是第一关,也是我们进入冰糖车间最初的工作。三人一组。我和秋桐,还有一个年龄比我俩略大的志文。三人一辆地排车,几十袋百斤的白糖,每天从仓库里倒腾出,拉到冰糖车间,在高压汽锅里熬制成糖液。这是我们每天八小时上班时间内,必须重复的一个过程。
  志文手架车把,让我俩先把百斤糖袋子往车上装,我和秋桐分别拽着两头袋子角,身体像被牵引了沉重的铁块,无力抬放到地排车上。志文就让我俩在车头,我和秋桐就每人各抱住一个,用身子压着车把。
  志文扯起糖袋两角,百十斤的白糖,在他手中像个抛高、癫乐的孩子,一口气滚坐到车上,我俩翘翘板似地,被撬到空中。
  孩子似的,我俩笑得满脸赤红。志文也不吭声,毫无表情。每天都要这样。笑后,我们就有点想哭。
  把白糖好歹装满车,我们俩拉不动。志文就在前面,我和秋桐只有跟在车后,拼尽气力地推。
  把百斤糖袋投到高台,倒入一米多高、摆动的大汽锅里,不是我和秋桐的能力所为。我俩想和他抬,一起扔。一股劲拽得我们几乎转了向,秋桐更是弱不禁风,只要那头一动,足以使秋桐旋个趔趄。
  志文站在焊制的高台上,把白糖倒入热气腾腾的锅里,我们看得有些胆颤心惊。我俩把被志文扔下的一个个空糖袋子叠好,放回车间的角落。
  除了这个,我们还能够做些什么?我和秋桐心怀叵测,相视无奈,哭笑不得。最后达成共识:我们可以搅动锅内的糖液。
  登上焊制的阶梯,面向那锅,我俩都有种英雄就义的感觉。一把长长的笨重的特制铁铲,竟让我们拼出九牛二虎之力,才能在翻腾滚滚的糖液锅里,推出一层不情愿的波纹。我俩脸上,各自流着一种被嘲笑的汗湿。
  熬糖液,没有让我们能够有喘息的机会。每天的上班,让我们看着车把,糖袋,气压锅,徒添不少的心悸。
  
  三
  也有开心和欢愉的时候,那就是休班时。有次,和景荣玩得比较好的萍姐,领她到我简屋陋舍了。
  别人给景荣介绍了个大学生,他们仅见过一面。萍姐说,那男孩很帅,景荣看着也喜欢得不忍放下。
  人家给她来了两封信,她信纸揉碎了几十张,却不知如何回信。
  我一听,就来了精神,感觉好新奇,要她说恋爱经过,景荣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嘴里只是:啥呀,啥啊……
  我没谈过恋爱,你让我咋着回?
  萍姐说,你就帮她这一回吧。
  你得让我给你对上音啊?不说也得让我看看他的来信。
  你快点把信掏出来吧,写完,你就可以睡个安稳觉了。萍姐催她。
  那是我第一次从一个男孩的心中知道,世界上还有如此的美人。
  “亲爱的荣荣:
  你好!阔别半月,甚感相离千年。虽然我们只是相见一面,但你的音容笑貌时时刻刻印在我心间。日夜萦绕,难以安眠。
  你,心地善良,长着一双印度女人的眼睛,不仅亮又大,还会说情话。你的鼻子像俄罗斯女娃高傲、挺拔,你有着西班牙女郎光滑亮泽的长发,你的眼神勾魂摄魄,你的红唇性感丰满,你古典优雅,浑身充满着克罗地亚美女阳光的诱惑……
  渴望暑假相见!
  顿时,我那平时寂寥的小屋,满壁生辉,灵感来袭,一个风流倜傥的英俊青年,在字里行间,脱颖而出。想互赞叹!
  我忍住笑:“你多看几遍,再抄,如果哪儿不合适,你可以自己修改成你自己的语言。”
  萍姐抿嘴而笑,景荣羞涩地抱信而归。
  那是我第一次感觉,自己做了一件比上班更有用的事。
  暑假,下着大雨,那男孩抱着一袋子梨敲她家门,被她母亲拒之门外。梨,滚落满地……
  再次登门,已是深秋,西装革履,手提厚重礼品。几经登门,其间花费了景荣好几个月的工资。
  家在农村,父亲英年早逝,姐妹兄弟众多,皆在家务农,男孩最小,上有耄耋老母,家境不挑而明。
  景荣的痴心,男孩的穷追不舍,最后抵达圆满。托于景荣父亲的关系,毕业分配直接留在了政府一个部门工作。
  三十多年过去,不知过得可好?
  
  
   四
  后来,车间主任把我俩和志文调换到看罐组。如果说熬糖液拼的是气力,看罐则是考验我们的技术了。
  每人三个罐,都不在一个组,只有上、下班的两个人,才组成三班倒的一个组。我们还在同一个时间段的班上。
  与熬糖液唯一不同的是,在看罐的上班时间里,可以有喘气的空隙。在每一个笨重摇动的罐体内,投入一些冰糖种子,加入适量的熬制好的糖液和水,保持恒定的温度,每半小时加一次液体或水,不出四、五天,一罐三、四千斤、晶体透明的冰糖,就会从热气腾升的罐口,脱颖而出。
  看罐,如果仅按部就班地每半小时加一次液体或水,就轻松多了。可一旦罐体内出现了混浊的沙粒,你就必须打破半小时加水的常规;若是冰糖一直不长,罐内液体清亮,浓度达不到,也会影响冰糖的“发育”,你就得继续再加糖液,不止一桶,或许要一车。
  我们各自负责着自己的三个罐。三个罐安然,详细记录每一次操作后,就可以有休息的空间。
  秋桐痴迷她的《平凡的世界》,而我则喜欢摘抄汪国真诗集。偶尔,志文夺过我手中的笔,在笔记本上留下潇洒飘逸的字体。霎时,汪国真的诗句所向披靡,多了一股苍劲。
  志文,不言不语。无论是秋桐,还是我,当我们的罐内出现砂糖情况而慌了手脚时,只要他看见,就是一个箭步,抢过我们手中的水桶,不管三七二十一,扑扑楞楞一阵子,给我们处理到位。
  时光安静下来,只有车间气压管似有漏气的“哧哧”声,还有罐体悠然逛荡的声音,在一起。若是深夜,这种声音犹显肃穆。
  
  五
  车间汪主任是个白脸庞、微胖的转业军人。每一次进入车间门口,那双机警四处环视的眼睛,透露着一种精明。
  看到车间内明晃的地面,他定会不由自主地伸出自己的食指,沾一下,放入舌尖,眼珠子骨碌骨碌转个不停。目光落定处,似乎就能鉴别出遗落了多少糖分。
  那个样子,让我们想到熊猫抱竹的天真。背后我们都喊他大熊猫。确实我们车间洒落的糖液,沾掉过小刘木质的皮鞋鞋跟。
  在车间的通风口,小刘常常脱下自己的皮鞋,用手抠上面沾的东西。我们都喊他:老怄!他只嘿嘿,傻笑。
  有一天,汪主任派来王大妈,来负责我们车间的卫生。王大妈沙哑嗓,她是从东北随丈夫千里迢迢过来的。工余之时,她就坐在车间洗净的糖袋上,讲她的过去。
  我们几个,孩子似地围着她。
  她鼻子一把泪一把地控诉着老头对她的种种不好。她对着大山放声地哭过不知多少次,在了无人烟的大地上,尽情地控诉着他的死老头子,让她生了一个又一个少吃没穿的苦孩子。
  叶落归根,王老头子回到山东,安置在酒厂做仓库保管。她依然决然地跟在腚后头,离开了生养自己的故土。
  王大妈说,嗓子就是在那时沙哑的,说着,还老泪横流。
  志文,不语,站起身,看罐去了。
  秋桐的眼睛水汪汪的。
  小刘的眼圈也红了。
  其他工友问,老怄,你哭个啥?
  他嘿嘿一笑,他的笑,比哭还难看。
  我心疼我闺女!一语惊天!
  谁也不会相信他已经结了婚,更不相信他有个未出满月的闺女。
  他天天在厂里,几乎换班吃饭也不归家。
  他和媳妇是从小订的娃娃亲。
  
  六
  我和秋桐一同上班,一同下班。所以从家到工厂的路上,哪怕上大夜十二点的班,所有的坑坑洼洼都清晰如白日地映在眼前。
  有段夜班的路上,我们身后一直感觉有个影子在无形地跟随,我不敢和秋桐说,怕她害怕。
  有天晚上,我俩并车前行,被几个吹口哨的黑影故意撞到,他们逃之夭夭。
  我们到车间签到后,没有见到志文。直到近一点,他才幽灵般地冒出来。不言不语,眼神冷冷地,像往常一样巡视着自己的三个罐。
  在车间惨白的灯光照射下,我们看到了他脸上深浅不一的伤痕。我和秋桐心里似乎都明白了几分。
  不知道志文为什么没有笑过。有人说他喜欢过一个女孩,女孩不喜欢他。我在心中推测了千种可能,也解不开积在心中的迷雾。
  还是在上夜班时,他拿着一个厚厚的、很精致的新塑料硬皮本扔给了正在看书的秋桐。秋桐不要。秋桐让我还给他。
  往后的日子里,他照常帮助我们给罐里加液体,加水。提着水桶,走路,来去如风。
  后来,车间里隐隐约约传出一些风言风语。志文几乎没有正眼直视过我,我感觉对秋桐也是。
  他就好像是一位大哥哥在帮无用的妹妹的忙,我是这样理解的。所以一直也没有过多的在意。
  直到有一天,我把订婚的喜糖放在办公桌上,工友们围在一起为我祝贺时,志文才走近,抓起一把放入自己的口袋,像第一次认识我,审视着我……
  后来,秋桐不来上班了。她又重返校门。
  志文还是一如从前,时不时地帮我提水,加糖液。只是眼神更加落寞,愈加沉默了。
  
  
   七
  有一次,志文从黄河归来。我们正好是接下午四点的班。从来没有见他那么高兴。他给我说,一切都过去了。
  那晚,饭后,他告诉我了一切。秋桐是因为他走的。
  他喜欢秋桐,秋桐家里不同意。他父亲参加战争,在朝鲜战场上落下了失忆症,每天只会在屋里来回踱步,不说话,生活不能自理。哥哥嫂子都在贵州。母亲身体不好,他辍了学,家里只有他这个儿子……
  第一次,听他,给我说了这么多的话;第一次,认认真真地看他;第一次,他把自己内心深处的荒凉,一片,一片,呈现在我面前。
  所有的一幕幕,像电影样重新放映出来。我不知不觉。我一直想说,谢谢你对我们的帮助,可久久,没有出口。
  或许他看出了我无言以表的心情。他笑了,笑得那么坦荡:如果你是男的,我们可以是铁哥们。
  第二年的春节,酒厂依然红火,厂里没有停工。因为有了儿子休产假,我没去上班。
  正月初七,鲁西南有送火神的习惯。那天夜里,冰糖车间不慎被落下的烟花引起火灾,志文冲入车间,脸上落下了一处伤疤。
  冰糖车间成为一片废墟。就此车间里的工友别处散置。不久后的几年,工厂倒闭,工人流向社会,自谋出路。
  2014年的春天,在县公司的产品发布会上,我看到了志文,微微发福的身材,依然透露着使不完的力量。
  两个年近半百的人,今生有了第一次真正的握手。
  他笑着告诉我,他妻子和秋桐同在一个学校任教,她们是要好的同事。
  恍然,已过三十年。那时我和秋桐只有十七岁。

图片 1

图片 2

1

2张图片

蔡要要说,活着,有美食,就很美好。

“很多人都把糖葫芦归结为儿时的回忆,说实话我小时候到是没觉得它有多好吃,我胃不好老妈也不敢让我多吃,糖葫芦就没在我记忆里留下多深的痕迹。前几天老妈说想吃糖葫芦,正好大姨给拿来了一大袋子山楂一直没解决掉,干脆就咱自己做吧。外面买的还不卫生,山楂都很可能没洗。做冰糖葫芦最重要的就是熬糖,很容易返砂,实际上就一个秘诀坚决不搅拌,老妈熬糖时一边熬一边不停搅拌结果就成了一锅砂啦”

要要一直强调说,她是一个非畅销的美食作家,她的小说总离不开美食,热恋中需要,失恋受伤时更需要。

食材明细

两年前,她很“惊喜”地遇上了肿瘤,也是在治疗期间,遇到了爱情。

主料

跟老公是在网上认识,老公是她线上的读者,惊叹要要的文字,总能让人读出饥饿感。

  • 山楂28颗
  • 清水200克

第一次线上留言,就俩字:约吗?

辅料

要要也是爽快:好啊!

  • 冰糖200克
  • 竹签适量

要要说,这就是世上最美妙的情话。

要要参加《奇葩大会》,分享了她的故事。现在的她很幸福!

  • 酸甜口味
  • 拔丝工艺
  • 半小时耗时
  • 普通难度

当然,关于食物的美好故事,如果非要讲点情调,那叫“唯爱与美食不可辜负”。

冰糖葫芦的做法步骤

但,世上除了美好,也有残缺。

  • 图片 31山楂洗净晾干,山楂不晾干有水滴到热糖里会炸开
  • 图片 42给山楂去核,可以用小刀在山楂身上划一圈然后左右一拧,就开了再用小刀把籽扣掉就可以了
  • 图片 53去核的山楂上下对好穿成串,没有竹签用牙签或筷子都可以
  • 图片 64把冰糖200克,清水200克放入锅中熬煮全程不要搅拌让冰糖自己融化,搅拌就会结晶
  • 图片 75糖液最开始冒大泡当糖液的颜色变得稍微有一点黄,泡沫变小很拥挤时就差不多熬好了
  • 图片 86可以用一根筷子蘸少许糖液放到冷水中之后用牙咬一下不粘牙就差不多了可以关火了
  • 7把串好的糖葫芦串快速在糖液里蘸一下,不好蘸的话可以用勺子舀在上面,不要丢到糖里滚会烫手的
  • 图片 98蘸好的糖葫芦放到硅胶案板上,也可放在铁盘或菜板上但要涂油或拍上适量凉水不然会拿不下来
  • 图片 109晾凉就可以吃啦
  • 图片 1110开吃

2

小窍门制作心得:
1、熬糖时一定不要搅拌,如果过度搅拌就会结晶变成一锅砂
2、冰糖和水的比例是1:1,如果用白砂糖的话糖水比例为2:1
3、如果不好粘糖可以用勺子淋到上面,蘸到最后糖浆会有些凝固可以再在火上加热一下
4、糖浆把握不好可以用筷子蘸一下放到凉水中,不粘牙就行了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失恋受伤时更需要,  一个个曾经朦朦胧胧、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