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文章 2019-10-23 02:5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文章 > 正文

因为今天我身边多了一个赵妍,赵妍是第一个喜

一样的沙滩,不一样的心情,因为今天我身边多了一个赵妍。虽然其他身穿三点式的美女对我一样具有吸引力,不过我老实了许多。既然不能肆意的去欣赏美女,我索性闭上眼静静的躺着,以减少外界的诱惑。 “你昨晚没睡好?”看我闭着眼睛赵妍问道。 “没有啊,睡的挺好。” “骗人,你昨天十二点多才走,今天七点就来了,还买了早餐。”虽然我确实只睡了五个小时,不过我并不困,我只是有点纳闷。 “你怎么知道我十二点多才走?” “你不知道酒店房门的隔音效果不好吧,你在门外和张栋说的话我都听见了。”我真够笨的,因为我知道酒店房门的隔音效果不好。 “那你一定也没睡好。” “为什么?” “你不偷看我,怎么知道我什么时候离开的。” “我才没有偷看你呢,我,我……” 正当赵妍一脸窘迫的时候,一个声音从我们身后传来:“你们在这啊。” 根据声音判断那个该出场的人物又出现了,我回头看见张栋手里拿着排球,他身后还有七八名同事。 “我们要玩回沙滩排球,一起吗?”张栋说道。从他的眼神我可以清楚的明白他的意思,这不仅仅是想和我玩排球,是想对我羞辱一番,他身后那些同事也应该是他邀请来一起见证我的屈辱的。 我扭头看向赵妍,赵妍微微的摇了摇头似乎想叫我不要参加,我原本确实不想打什么排球,可是赵妍的表情到是激起了我的斗志。 “好啊。” “我也打。”我的话才说出口,赵妍紧跟着说道。 “好啊。”张栋说道。 “你的腿受伤了,还是多休息一下吧。”我和张栋几乎同时说道,不过我说的字数比较多,所以结束的晚一点。 “我没事的,我要和你一队。”我看见赵妍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也看见张栋强行压制的不悦表情。 我不喜欢打排球,但是我的排球却打的不错,原因和我好色有关。上高中那会,我就对班上的一个女孩颇有好感,那女孩是学校排球队的,所以我向她们队的教练申请义务当捡球的球童,慢慢的转为陪练,久而久之,女孩是没有追到,排球技术到是练的不错。 交起手来越发明白张栋这小子为什么要打排球,他的水平不在我之下,坦白点说许久不操练已经生疏的我应该处于下风。不过我有个很好的队友,没想到赵妍的水平远远超出我的想象,就像我的水平也许也远远超出赵妍的想象。而张栋为了故意显示他的能力,也找了一位女同事作为队友,而那名女同事的水平仅仅只能用“打过排球”来形容。 “你会不会打啊,这个球都接不住?” “你往后面站一点啊。” “你发球都发不过网怎么打啊。” 随着我和赵妍的比分领先,张栋原本很淡定从容的态度起了变化,不断的埋怨自己的队友,终于在输掉第一局之后他忍不住换了一名男队友。 更换队友之后,我和赵妍确实有点招架不住,尤其赵妍的腿伤让她移动不便也让我总是分心关注她,我和赵妍开始输球,张栋那小子到是越打越起劲,时不时的跃起扣杀,得分后大声呐喊,每次扣杀还专门找准我下手,尽力将球直接击打到我的身上,然后和旁边的同事一起大笑。 实力有些悬殊,可是赵妍这倔强的姑娘还咬着牙坚持,终于因为触发腿伤,摔倒在沙滩上。这姑娘的性格太倔了,她的腿伤应该从开始就拖累着她,我很心疼的跑到她的身边想将她扶起,可是张栋个王八蛋一个重重的扣杀将球直接打在我的脸上,力道着实不轻,我被震的直接坐倒在赵妍的身边,耳朵嗡嗡的作响。 “怎么样,还打吗?”看见我狼狈摔倒,张栋兴奋的跑到我身边问道。看着他的样子,我突然有点可怜他,他是想羞辱我,也达到了部分的效果,可是他难道不知道这种行为根本无法让他在赵妍心目中增加哪怕一点点的好感。 “不打了,我认输了。”我是个对输赢问题很在乎的人,上学那会不管踢足球,打篮球还是其他什么体育运动,为了输赢问题没少和别人起冲突,两年一度的校长杯上还差点发生过群殴事件。可是在这种情况下我无所谓,我不是在乎自己的脑袋还有点晕晕的,我在乎的是我如果不放弃,赵妍一定也不放弃,而我不想让她再带着腿伤坚持。 “这就认输了?”虽然我已经清楚的表达了我的意思,张栋还是重复我的话想再补上一脚。 “他没输,只不过因为我受伤了,而且你的队友比我打的好。”赵妍替我鸣不平。 “哦……”张栋沉吟着考虑着什么,然后说道:“那酒店后面会所有乒乓球,一对一,要不要较量一下。”我心里有些想笑,这孩子看来是做了不少准备,务必想对我进行一番折辱。 我再次望向赵妍,赵妍又微微的摇了摇头,对我看来又没什么信心。 “好啊,玩玩吧。”我又答应道。这次到不是什么意气用事,而是我觉得张栋所谓的强项也许和我相冲了。我这辈子除了好色,还有一项比好色还要喜好的事物,好玩,玩的当中各种体育项目是我的最爱,除了体操、跳水这些技术性太强的项目之外,我涉猎过许多项目,也许我天生还有一定的运动细胞,所以其中不少项目都有不错的水准,乒乓球作为国球,是我小时候最重要的一项娱乐活动之一,我受过一段不短时间的专业训练,还曾经入选过我们市的少年队,参加比赛拿过第二名,我那时候的教练还给予我极高的评价,希望我能够将乒乓球作为我以后从事的职业,可惜我很快对其他项目产生了兴趣。 “你怎么又答应了,你不知道他打的很好的,在集团比赛拿过第二名的。”赵妍跟在我身边小声的说道,又替我担心。 张栋打的确实不错,不过充其量就是业余高手集团第二名,和我这个曾经的半专业选手全市少年第二名相比还是有不少的差距,要不是我缺乏练习,也许他会输的更惨。 完败给我之后,张栋的脸变的铁青,赵妍从开始紧张担心的表情也转化为诧异喜悦的神态。 旁边观战的几名同事的窃窃私语更是让张栋有些恼羞成怒,冲到我面前说道:“斯诺克会打吗?” 都说我最大的爱好就是好玩,上中学那会我经常逃课,下课了也不回家就是和同学在街边打桌球,上班之后有段时间被一个酷爱斯诺克的同事几乎天天抓去练习,单杆过百那是吹牛,不过当时横扫那片场子除了输给一个很神秘也很漂亮的白衣女子之外未尝败绩。 张栋也许是急昏了头,因为他的斯诺克水平也就是初学阶段,他可能只是想在现有条件下可以从事的项目中找到一项击败我的。还好这里没有篮球场、足球场,我在大学都是校队的主力,保龄球我打过多次二百多的高分,最高一次赢过一台冰箱,那个球道上我的名字挂了半年多,羽毛球、网球我也有相当的水平,弹子球我打的都非常好,家里现在还有小时候赢的几大袋弹子球,除去球类,各种棋类我也不错,围棋我有业余三段的水平,二段的证书,象棋十五岁就把经常和我爷爷下棋的老头杀的很郁闷,就连五子棋这种平时人们只是随便下下的棋类,我也仔细研究过它的规则和棋谱。想到这里我自己颇有些自豪,原来我还不算一无是处,这么多年好玩一直被老爸批评教育,没想到今天还能有些用处。 “没想到,你这么厉害。”赵妍跟随在我的身旁开心的说道,我也许应该感谢张栋,因为她的行为让赵妍对我有了更多的了解。 张栋的目光投向酒店的户外泳池,我回以微微的一笑,他如果想比赛游泳我也不介意,我老爸老妈都是游泳好手,我三四岁就被丢进游泳池,以后每年夏天暑假几乎都泡在泳池里长大的。

www.5756.com,第二天我又在沙滩上躺了半天,我知道很无聊,但是起码无聊的很轻松。 我们返回酒店的时候,再一次看见了赵妍,同时也看见了张栋。赵妍拎着几个袋子疾步向前,张栋紧跟左右。 “你这么多东西,我帮你拿吧。”张栋伸手想去接赵妍手中的袋子。 “啊,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还是我来吧,你是女孩,我是男人,这是我应该做的。” “真的不用了,谢谢。” “真的没事,还是我来吧。” “今天你已经帮我很多次了,真的不用了。” “既然已经帮了很多次也不在乎多这一次了,真的没事。”我终于见识到了张栋“锲而不舍”的精神。 说着张栋就去抢赵妍手里的东西,赵妍本能的躲闪,也许因为太急,膝盖一下撞到旁边台子的突出处,那台子花岗石做的,我这里都能听得见骨头碰撞石头的响声。 “啊,对不起,你撞哪了,我看看。”张栋及时的给出一付关切的表情,哎,要不是你这么纠缠不休,赵妍也不至于撞这么一下。 “啊,我没事,真的没事。”赵妍遮挡着张栋伸向自己的手,用很平静的语气说道,似乎撞的那一下真的无关紧要。 “不可能,一定是撞到了,让我帮你看看,要不送你去医院。” “张栋,没有那么严重,我拜托你让我自己回房间好吗,当我求你了。”我再度佩服张栋能把赵妍逼的连“求”这个字都用了,该不会这样还不知道进退吧。 “那好吧,不过,你真的没事吗?” “我没事,谢谢。” “还是让我送你回房间吧。”张栋犹豫的转身才走开一步又回头说道,我现在能够理解赵妍的无奈了。 “真的不用,你就让我自己回去好吗。” 赵妍拎着袋子独自前行,张栋看了两眼赵妍的背影悻悻的离开。而我选择跟着赵妍,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因为我的房间和赵妍一个方向。 “哇,你躲这干嘛啊。”我才转过拐角就差点撞上半蹲着的赵妍。 “我……”赵妍想说话又止住,一脸的痛苦表情,紧咬着嘴唇,额头都已经渗出微微的细汗。 “撞疼了是吧,我说那么响一下怎么可能没事,不过你刚才还能忍着疼大踏步前进,忍受力挺强的啊。”这种硬伤碰撞是非常疼痛的,神经末梢传递的信号可以让人暂时失去自我控制能力,刚才赵妍在张栋面前居然可以用坚强的意志力将这种痛楚强行压制,这姑娘的倔强让我惊讶。 “你说完了没有啊。” “基本上完了,我看这一下撞的不轻,要不要我帮你看看?” “不要你管。”赵妍用很生气的样子对我说道。不过这一下的撞击的疼痛实在难忍,赵妍不仅额头冒汗,眼眶里也开始凝聚泪水。 “都怪你不好,请你帮忙,你就是不肯,不然我昨天晚上也不会一个人坐在外面一直到十二点钟,今天也不会被纠缠了一整天,现在也不会撞到,都疼死我了,你还一付幸灾乐祸的样子,我原来以为你是个好人,可是现在才知道你是个没有风度,没有同情心,没有……”赵妍一边忍着痛,一边表达着她对我的不满,神情由痛苦,委屈,气氛等负面情绪交织而成,可是在我眼前却只有一个感觉——非常可爱。 “你干什么?”赵妍突然瞪着我说道。因为我已经把她抱了起来,赵妍非常惊讶于我的行为,其实我自己更惊讶,给我一百次眼前这样的局面,我只有一次可能选择目前的行为。 “你腿伤了不能走路,我抱你回去。” “我不要,你放我下来。” “你别再挣扎了,说实话你一点也不轻,手里还这么多东西,我要是松手,倒霉可是你。”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恐吓”起了作用,赵妍放弃了挣扎任凭我抱着她。十几秒钟之后她还是忍不住说了句:“我的体重是很标准的体重。” …… …… 我将赵妍抱回房间,去找来一些药酒纱布对赵妍的腿伤做了一些处理,这期间赵妍一句话都没说,只是静静的坐在床上。 “都弄完了,你看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如果我说没了呢?” “没事的话那我就回房了,有事你打我房间电话吧。” “你……能不能不要走。” “啊?!”我不明白赵妍的意思。 “一会张栋肯定还要来,你留下来……。” “还来?张栋没有这么可怕吧,他怎么也应该有点自尊……” “好了,我知道了,你走吧。”赵妍打断我的话说道。赵妍的那种无奈的平静语气让我心里充满愧疚,即使我决定不再对她有什么幻想,我也不应该对于她的几次求助都视而不见,起初也许我可以解释为我并不知道张栋是多么的讨厌,可是现在我知道了,我还能坐视不理吗? “如果你担心的话,我还是留下来吧。” “不用了,我累了,想睡了,你还是走吧。”赵妍又用这种平静的口气下了逐客令。我想我的行为确实让赵妍失望了,我有些后悔,我并不指望让这个女孩成为我的女朋友,但是我依旧希望在她的心里能留下美好的印象。 我默默的走出房间关上房门,然后听见屋内赵妍的声音:“你这个笨蛋,叫你走你就真的走啊,气死我了。” 这个丫头一定不知道酒店房门的隔音效果如此之差,不过她的话让我心里有种温暖的感觉,也许我在她心里的印象还没有变得糟糕不堪。 我没有离开赵妍的房门口,我决定帮她避免张栋的纠缠。我在她的房门口晃悠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期间公司有几名同事路过,看见我都露出“会心”的微笑,然后窃窃私语的议论着离开。我明白他们将我视为和张栋一样对赵妍纠缠不休的追求者,我被误会了,但是我无所谓,因为我喜欢赵妍是一个事实,而我并没有纠缠赵妍,这一点赵妍明白我就满足了。 在我等待了近两个小时之后,在我开始对于赵妍的判断产生了一丝的怀疑的时候,张栋没有让我失望,拎着大大的两个袋子出现在我的视线中。我不知道袋子中装的是什么,不过看这个架势是做好对赵妍进行全方位呵护的准备。 “你,你怎么在这?”看见我站在门口手扶着门把手的姿势(这个姿势是我看见张栋之后故意装出来的姿势,造成我刚从房间出来的假象)问道。 “我来找赵妍啊。你也是来找她的吧?不过你来晚了,赵妍刚刚睡了。” “睡了?现在还不到十点。”张栋对于我的话充满了怀疑。 “嗯,她心情不好,腿受伤了,所以早睡了。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给害的,我看今天最好还是不要打扰她了。” “哦,那我明天再来吧。”张栋迟疑了一下很不情愿的说道然后转身离开。 张栋走了,我并没有离开,我知道他一定不信我说的话,我也不信他就这么顺从的离开,我现在开始越发的理解赵妍被他“折磨”的心情。在公司时毕竟是工作场合,张栋会收敛许多,现在外出旅游,他认定是个大好的机会,所以更加不会放弃。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十几分钟后张栋又折返回来,偷偷的观察我是否离开,我索性坐在赵妍的门口。我的行为有些古怪,但是我根本不介意张栋怎么看我,至于过往的同事,我已经说过我的观点。 我一直坐到时间超过十二点才离开,我想张栋再如何愚蠢,也不至于这个时间还来打扰赵妍。不过我想他对我的怨恨值大幅度的提升,回去之后一定会拼命报复。幸运的是进入这家公司面试的程序很繁琐,所以辞退一名员工的程序也不简单,虽然张栋是我的直属主管,但是他没有这个权利。 另外,我想赵妍今晚应该可以睡的踏实一些。

“我们大家去唱歌吧。”张栋看见我的笑容后说道。我想张栋应该已经放弃了和我比赛的想法,所以找个能下台的方式。可是我心里暗暗的骂了一句“你大爷的”,因为他也许无意识的决定终于找到了我的命门所在——唱歌。我以前觉得我的歌唱的挺好,可是每次去唱歌无论我多么深情演出,朋友们也不给于我夸奖,终于有一天一个朋友忍不住给了我一个建议‘凌少,你回家拿录音机把自己唱的歌录下来自己听听,这样可以帮助你找到自己的不足,提高你的水平’,那时我觉得他给了我一个良好的建议,是希望我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可是当我回家录完自己的声音再听的时候,我决定放弃唱歌,并且对于那些经常和我一起唱歌的朋友表示无比的歉意和尊敬,因为我无法忍受一个唱的象我这么难听的人经常在我的面前“吼叫”。 “不早了,该吃晚饭了,赵妍你也累了吧,腿伤还没好,早点回去休息吧。”我一边说着一边冲赵妍使眼色,示意她配合我的话。 “没关系的,去唱歌顺便点些东西吃就当晚饭了,大家一起吧。”这丫头似乎一点没理解我的意思,不仅不进行阻挠,还劝说其他同事一同前往。这下算是惨了,风光了大半天,最后要落得个悲惨结局。 幸好,唱歌是娱乐活动,不是一对一的比赛项目,所以进了包间,许多麦霸型的同事都去点歌娱乐,我也乐得坐在一边。 “你怎么不点歌啊。”赵妍点完歌之后坐到我身边问道。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歌唱的非常难听,非常。”我特意肯定的重复了一下非常两个字。 “骗人,我现在知道了,你就是什么都故意装作不行,然后到时候一鸣惊人,想让别人对你刮目相看对不对,幼稚的行为。”我承认赵妍说的没错,在某些方面我确实有这种毛病,可是唱歌这件事情上不是,我是真的不行。 赵妍的歌唱的非常好,我想她应该去参加那个什么女比赛,不过转念一想那比赛除了尽搞些内幕,为了炒人气五音不全的都能进决赛,还是算了。张栋的歌唱的也不错,虽然没有到一鸣惊人的水准,起码听着不讨厌,和我比起来就是悦耳了。 几圈轮完,有的人已经唱了好几首,我依旧坐在一边吃着快餐喝着啤酒。张栋这小子时不时的都要打量我一番,我想他是想判断我的歌到底唱的如何。这时候我绝对不能表现出心虚的样子,我要淡定,就冲我之前的表现,我不是诸葛亮摆个空城计也应该能吓退这个“司马懿”。 “你吃完了吧,我帮你点了一首歌。”“司马懿”是看不破我的“空城计”,可是赵妍才不管我在摆什么计。 “你帮我点个什么歌?” “BEYOND的《海阔天空》,你这个年纪的都应该会唱,我也很喜欢听,你唱给我听吧。” 赵妍说的没错,我这个年纪的基本都会唱这首歌,何况是我这个一直对BEYOND钟爱的人,BEYOND的歌我几乎每首都会,可是我当初也正好是录下自己唱这首歌把自己给吓着了,尤其高音那个部分,我没听过狼叫,不过我估计比我唱的好听。 《海阔天空》的前奏已经响起,赵妍一边说着“这是我点的,这是我点的”一边帮我抢过话筒放到我手里,然后一脸期待的看着我。 “真叫我唱?” “嗯。” “那你记住,我这可是为了你才唱的。” “嗯。” 事已至此,避无可避,我抱着必死的信念站起身高举话筒,“今天我……”我放开自己“可怕”的歌喉,头两句大家尚且弄不清楚我的虚实,第三句开始,大家已经笑起来,还没到副歌已经笑成一团,赵妍也忍不住看着我露出笑容,张栋不用看也知道是一付非常得意的面孔。 原本我应该觉得羞愧,可是我却没有这种感觉,唱歌不就是种娱乐嘛,只要大家能开心,唱的好坏又有什么关系。自己过于狭隘的希望在任何事情上都和张栋较量一番,可是我不可能在所有方面都超越张栋。也许我唱个没完会折磨大家的听觉系统,可是就唱一首让大家笑笑,也是不错的娱乐,有时候就算扮演一下小丑的角色又有何不可。相通了,我越唱越有劲,还时不时摆几个造型,拿着衣架子当麦架,高音部分更是不惜破音高声嚎叫,同事们笑做一团,更有几个男同事被我感染,也抢着话筒和我一起嚎叫。 一曲歌罢,全场皆HIGH,更有几名同事抢着又去点了几首调更高的歌曲,准备一起嚎叫,活跃气氛。我坐回赵妍的身边。 赵妍不说话只是静静的微笑着看着我。 “高兴了?”我说道。 “嗯。”赵妍很肯定的点点头。 “难听吧。” “嗯,不过我真没有想到会这么难听。”赵妍一点安慰我的想法都没有,很肯定的认同了我唱歌难听的事实,然后继续说道:“但是,我喜欢。” 赵妍是第一个喜欢我唱歌的人,我开始明白她喜欢的不是我的歌声,而是我在她以及众人面前唱歌的行为,也许有时候不仅仅需要表现自己的优点,勇敢的暴露自己的缺点也是一种获得认可的行为。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因为今天我身边多了一个赵妍,赵妍是第一个喜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