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文章 2019-10-23 02:5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文章 > 正文

林琪一点也从未因为那么些标题恼怒,小编清楚

我终于力破三道关卡,进入这家虽然不是世界五百强但是也具备相当规模的集团公司的最后一关,直属部门领导的面试。我非常重视这一次的面试,因为我已经快两个月没有找到工作,并且这家公司的女性员工居然大于男性员工。(好吧,我知道我老毛病又烦了) 坐在我对面的即将成为我的直属主管的家伙居然是一个比我年纪还小的家伙,皱着眉头故意装作一付老成的样子。然后装作很内行的问了我许多问题,这一刻我突然觉得三十岁是一件好事情,因为我意外的发现通过简单的问答,我年纪的优势得到了体现,由于我比他多几年的工作经历,让我对于他能够有更清楚的认知,能够有针对性的应付他的提问,而他对我的回答却稍显迷茫。 经过长达十五分钟的问答交锋,他终于略带迷惑又装作很明白的和我有力的握了握手,我正式成为这家公司的员工。 上班的第一天,带着踌躇满志的心情,最关心的事情就是我的座位会被安排在哪里,周围会有什么样的……女同事。 就在人事部的小女孩带领下走向我的座位时,一个身影吸引住了我的目光,她正坐在座位上不知道想些什么,眉头微蹙,咬着笔杆的样子让我的心脏发生了短暂的心率不齐。我看着这个女孩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是上辈子有什么纠结,是这辈子我见过她,她就是在我失恋失业那天晚上要拿五百个一分钱钢蹦砸我的女孩。 这个女孩在我的记忆中并不仅仅是一个曾经见过的美女,而是一个让我对于感情的观念产生了变化的特殊人物。从见过她第一面到现在的这段日子里,她很多次的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也很多次的幻想过如果我再一次遇见她我会如何表现自己。不过我知道那一切都只停留在幻想中,不仅仅因为我知道我遇见她的机会很渺茫,更重要的是我知道自己是一个典型的“卒仔”,我一向不敢于向别人表达自己的情感,尤其对自己喜欢的女孩。 可是那个女孩却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径直向我的方向走了过来,我的大脑开始陷入一种混沌的状态,我的行为丧失自我控制能力,简单点来说就是手足无措。“镇定,凌少,镇定,你是一个三十岁的男人,你要表现出符合自己年龄的成熟,你不能再象二十岁毛头小伙子一样出现这种窘迫的神情”我对自己说道。我现在开始有些后悔为什么我在二十几岁的时候没有开始为三十岁时候达到成熟男人的标准而努力。 “你好。”我没想到凌少居然开口向那个女孩说话了。(我知道我就是凌少,可是我现在灵魂似乎和自己的身体分离,看着一个和平时完全不同的我用淡定从容的眼神注视着那个女孩,用平和不颤抖的声音在和她打招呼) “咦……是你啊。”女孩停下脚步注视我没有超过三秒钟就已经认出我来,这一点让我有一丝的兴奋,因为即使如我这般多次想起过这个女孩,在时隔这么久之后也需要三秒钟的时间来确定正确性,这样就意味着我在这个女孩的脑海中有很深刻的印象。 “你还记得我。” “当然,一个不肯去支援山区教育的家伙。”虽然女孩给我的定义不那么好听,不过我很高兴定义的非常准确。 “是我,我们真的挺有缘的。”我看着自己笑的那个傻样都觉得无奈。(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看见自己的傻样,但是我确实“看见”了) “哼。”可惜女孩没有继续搭理我,从我身边走过。 “等一下,你总是这么没礼貌吗?”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叫住了女孩,也许是电视剧看多了,对付这样的女孩就需要用非常规的手段。 “我没礼貌?”女孩停下脚步转身看着我。 “当然,第一次见面你就当我是乞丐,还莫名其妙的辱骂了我一番,现在见面我话还没有讲完你又招呼都不打一个离开,还有……暂时没有了,这不是很没礼貌。” “我第一次骂你,那是因为你先……等等,”女孩突然止住自己即将宣泄出来的言语,注视着我然后露出一丝微笑:“你是想找我吵架吗?” “是又怎么样?”当仇人总比当陌生人好,欢喜冤家都是从仇人开始的。 “你想找我吵架,然后让我觉得你很特别,因为我们两之间吵架的关系,让你能够有更多接触我的机会,接着你再表现你的优点,让我可以从侧面更多的了解你,进而对你产生好感?”女孩话每一句都像一记大锤击中了我的心脏,最尴尬的事情莫过于被人猜中心思,尤其是这种不可告人的心事,我的血气上涌,但是依旧镇定,我有面对这种情况非常丰富的经验,在这个时候绝对不可以立刻矢口否认,越是急于否认越表示你承认,所以需要长吸一口气,假装镇定,然后…… “没错,我就是这么想的,我挺喜欢你这种个性,自以为是,傲慢自大,非常好。”我选择淡定的承认,然后再巧妙的讽刺,我都佩服自己的演技。 “哼,”女孩又冷哼一声,说实话我非常讨厌这个哼,哼的我心里一股冷气,在冷哼之后女孩继续说道:“你不觉得你的演技太烂了吗,被人猜中了心事,还假装镇定,其实已经尴尬的恨不得快点找个洞钻进去了,却还在这里强词夺理。”我又一次被猜中了心事。 “我假装镇定?我尴尬?哼。”我也以冷哼来掩饰我的情绪,这个词还真的很好用。 “你不尴尬吗,不尴尬你为什么脸这么红。” 我恨这句话,小时候就玩过这种把戏,你只要对心里有鬼的人说这句“你脸怎么红了”,那么即使他本来没有脸红,也会脸红,何况是现在这个极容易脸红心里又有很大一只鬼的我。 我从懂事开始每年都要做几件蠢事,而这些蠢事最终都成为我回忆中的趣事,所以为了我能够拥有更多值得回忆的趣事,我坚持每年都做几件蠢事的“良好习惯”。既然今天蠢事已经正在发生,我就应该咬牙坚持下去,何况是为了一个三十年来第一次让我有心动感觉的女孩。 “我脸红是因为我紧张,我紧张是因为我喜欢你。”我决定在我成名年老之后写回忆录的时候将这一段收录其中,因为刚才的举动算我前三十年做的最大胆的事件之一,去告诉一个我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孩,我喜欢她。 “你喜欢我?”女孩终于被我的话震慑。 “对,所以我想问你,如果我追求你,我有多少的机会,……等一下,你想清楚了再回答,因为即使你回答百分一,我也不会放弃,我是一个能够将百分一变成百分之百的男人。”我想我是疯了,因为我都已经不认识面前的自己,居然会说出这些话来。 “我不会告诉你是百分之一的,我想告诉你机会是百分之九十九。” “真的?” “当然,所以你不成功的几率是百分之一,而你是一个能够让百分一变成百分之百的男人。” 这是一个我早就可以预料到的结果,我做好接受这个事实的准备,同时还必须准备接受另外一个事实,就是现在已经有为数不少的围观人群。 在众人面前向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女孩表白,然后被狠狠的拒绝,世上最尴尬的事情这应该算是一件了,换做平时的我应该会仓皇逃窜,甚至萌发再也不踏进这家公司的念头。可是现在的我不是平时的我,因为平时的我做不出现在的事情,所以在众人惊讶略带嘲笑的眼神中,我依旧可以很从容淡定的走向自己的位置,坐下,打开电脑…… 到这家公司的第一天,我做了一件蠢事,将自己放进一个难堪的位置,在今后一个月里我都成为众人的娱乐话题,供人嘲笑。不过灾难仅仅刚开始而已。

我带着沮丧的心情回到住所,却看到两张等待嘲笑和一张随时准备加入嘲笑队伍的脸——陈涛、阿杰还有林琪。 “我知道你们有话说,那么请尽快说出来,我可以肯定有误会存在。”看着他们都不说话的架势,我只能先开口。 “没有误会,我亲眼看见,你和一个美女一起站在公交车站。”我知道一定是阿杰第一个开口说话。 “美女和我一起站在公交车站就是有问题,那我应该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站在公交车站。” “你还和她一起喝饮料,有说有笑。”阿杰的话只对了一半,我和赵妍确实一起喝饮料,但是没有说话,至于笑,种类也不相同,我是尴尬的笑,赵妍是开心的笑。 “好,我们直接一点,那是我的同事,我们正好一起下班,所以就一起买了自动贩卖机的饮料为了打发等车的时间,这么说很清楚了吧。” “凌少,首先那是一个美女,其次你愿意和她一起在这么晚的时候站在公交车站等车,以我对你的了解,你对她有意思。”陈涛是最了解我的人之一,他说的潜台词首先就是我好色,其次说的就是如果我对这个女孩没有兴趣,这么晚的时间我早就一个人打车先行开溜了。 “好吧,我承认我对她是有好感,可是她对我没有,所以我们之间仅仅是同事。” “凌少,我想问你的是你和女朋友分手才一个多月,难道你不需要休息一下,这么快就去喜欢别的女孩,不累吗?”阿杰继续问道,他居然好意思这么问我,他换女人比换袜子都勤。 “我和小邱的事情你还不了解?我……,”我转头看向林琪,我觉得接下来应该是男人之间的谈话,有个林琪在场不太合适。 “你继续说啊,我也很想知道。”可惜林琪没有走开的意思,我也没有叫她离开的理由,这是她的地盘。 “其实我……”我一时间找不出合理的解释。 “你就是个贱人,喜新厌旧,这边才分手,那边就开始追求别人,见一个喜欢一个,你就是好色,见到美女就晕头,你们这些男人到底有没有一点点真心的付出,到底把我们女人当做什么?”不知道林琪哪来的那么大的火气,从开始骂我到将陈涛和阿杰也波及在内。 “凌少是原因的。”陈涛开口替我解围。 “什么原因,还有什么原因能解释这种行为?”林琪转头瞪着陈涛,陈涛看了我一眼,无奈的选择沉默。 “我最看不起你这样的人了,朝三暮四,朝秦暮楚,朝……糕透了。”看我们三个都不说话,林琪说了两个半成语气愤的上楼去了。林琪的行为也许有些过于激烈,不过她的话却没有错误,我在和女友分手后不久,就开始喜欢并追求其他女生,移情别恋的快了点,还好林琪不知道失恋的当天我就已经有过追求赵妍的想法,她也不知道失恋对于我来说除了有一丝的不舍之外居然没有难过,不然我可能很快就要搬家了。 第二天是周末,我起床走出房门,阿杰和陈涛的房门是打开的,人不知去向,站在厨房里的只有林琪一个人。一直以来我都有一点害怕林琪,不仅仅是因为她是我的房东,还因为她有股女人身上很少有的气势。加上昨天晚上她对我的训斥,单独和林琪面对,我有些不适应,所以我悄悄的转身希望在她看见我之前溜回房间。 “你起来啦。”林琪的声音,语气虽然依旧很冰冷但是并没有那么严厉。我四下打量一下,确定只有我一个人,可是林琪怎么会对我如此“温柔”? “我做了早餐,你去洗漱一下,一起吃吧。”林琪面无表情的继续说道。 我带着满脑袋的问题去洗漱了一下,然后坐到林琪面前,看着满桌子的早餐,突发奇想林琪该不会是因为太恨我这种人,所以想下药谋害我吧。 “没有毒的。”这年头的女孩怎么都越来越聪明,这样也能猜到我想的。 “我不是怕有毒,我只是不知道你……” “我怎么了,我是个爱憎分明的人,昨天你那种行为确实让我很讨厌,可是今天的你却让我很佩服,我喜欢你这样的男人。”这一觉睡的也太神奇,昨天还很讨厌,今天就喜欢了,今天我起床到现在什么事也没做啊。 “林琪,你能不能把话说的明白一点。” “行了,不说了,吃饭吧。” “不是,林琪,你还是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不然我心里不踏实。” “先吃饭吧。” “还是你先说吧。” “叫你吃饭就吃饭。”林琪突然恢复了平时的态度,高声喝道。 我老老实实的拿起筷子开始吃这顿丰盛的早餐,也许林琪也对于这么高声呼喝我有些歉意,主动夹了一块蛋饼想放进我面前的盘子里,但又有些不好意思夹着蛋饼停在了半空中,我很“勇敢”的伸出自己的筷子将蛋饼接了过来。 林琪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你的事情,陈涛都告诉我了。” “我的什么事情?”我这辈子也活了三十年了,都说一遍那要不少时间。 “就是你和你之前女友的事情。” “他说了我和我前女友的事情?”关于这件事情,连我老妈都不知道详情,我的朋友中唯一知道内幕的就是陈涛,而现在多了一个林琪,不过林琪能不能算我的朋友我还不确定,因为我不知道在她心里是否当我是朋友。 我也简单说一下我和之前女友的事情吧,我和她恋爱两年同居半年是对外公布的数据,真实的数据应该仅仅恋爱了不到一年。而这一年的时间里也有大部分的时间在斗争中度过,不是我和她之间的斗争,是她和她父母之间的斗争。自从她父母知道有我这么一个人之后,就将我的家世背景了解的一清二楚,然后给她下达了一个命令,经鉴定此人不达标准,分手。而我最不达标准也许应该就是我的工作和收入。经过半年多时间的战斗和抗争,她终于屈服于父母的压力,选择了和我分手。 她是一个依赖性很强的女孩,虽然我们已经分手,但是她提出在她找到新的男朋友之前,希望我可以陪伴她,所以在我的家人和朋友面前,她依旧保持着我女朋友的身份,而在她的朋友和家人面前她已经恢复了单身,开始去寻找符合她父母标准的男人。 半年前她以为了上班方便的理由住进了我租的房子,将我挤到沙发上睡了半年,半年之后我被挤出了家门。而那一天我明白门背后不仅仅有一个高等生物,而是两个。 “凌少,你为什么会答应让她一边去寻找新的男朋友,一边还照顾她?” “她一个人在这座城市,家人不在身边,朋友也不多,最可以依靠的人也许就是我了,我找不到可以拒绝的理由。” “那你自己就浪费了一年的时间去照顾一个根本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的女人?” “也不能说是浪费吧,这一年的时间让我不用面对我老妈对我的紧逼盯人,让我也能很安静的去想一想自己到底想要些什么。” “那你看到她和别的男人约会,难道你心里不会难受吗?” “开始是有点不习惯,有点别扭,可是毕竟我和她之间的感情已经结束,我对自己的感情也有了很好的归整,我只把她当做一个需要照顾的朋友,也就没什么好难受的了。” “你一年来只有当男朋友的义务,完全没有任何权利,我听陈涛说就包括在经济方面依旧主要是你付出,难道你不觉得自己是冤大头吗?” “毕竟她以前是我的女朋友,也是有过真正的感情的,她也为了我和她的父母斗争了很久,我不过是付出一点金钱算不上冤大头吧, “那个房子是你租的,你付的租金,你为什么就这样被赶出来啊。” “没必要计较那么多吧,如果不是被赶出来,我也住不到这里,你这里的条件比我租的房子好多了,最重要的是这里有陈涛,有阿杰,还有你,我想算是因祸得福吧。” “是好人有好报。”林琪很认真的说道,她说话的表情虽然没有温柔的特质,但是很认真,让人感觉到一种真诚,一种温暖。 “我在你眼里算好人吗?”我微微笑道。 “算一半。” “另外一半呢?” “是个懒人,吃完饭了,老老实实的去把碗洗了,不然我把你赶出去。”

“我提议,我们来问问题,轮流发问,被问的人一定要如实回答。”阿杰的酒量是我们当中最好的,但是今天也是喝的最多的:“我先来,林琪,你今天过的到底是多少岁的生日?”酒精的作用让阿杰问了一个平时他绝对不会问的问题,不过这个问题确实让我们很好奇。 “二十五岁。”林琪一点也没有因为这个问题恼怒,脸红扑扑的带着笑容答道。二十五岁?虽然说了要如实回答,但是这个答案我们依旧不知道是否真实,不过那个时候没心情理会这些。 “换我问,”林琪又喝了一口酒说道:“我问阿杰,你到底有过几个女朋友?” “3个,”阿杰的回答差点让林琪把刚喝到嘴里的酒都喷出来,阿杰补充道:“正式的,其他的不算是女朋友。” “该我,该我,我问林琪,”我说道:“我们三个,你要挑一个做你男朋友,你挑谁?” “挑……你们三个……。”林琪来了一个大喘气,然后就停住了,我们等了几秒钟,她也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 “我们三个你都要?”阿杰问道。 “不是要你们三个,而是要你们三个结合成一个,要陈涛的成熟稳重干练老成,阿杰的英俊帅气八面玲珑,凌少的过人天赋和智商,合在一起那是多完美的一个男人啊。可惜这个成熟稳重的木讷保守资质平平,这个英俊帅气的轻浮于事幼稚花心,这个过人天赋的就只有天赋和智商,其他的一无所有。该我了,我问你们三个,如果有一次机会,只有一次机会可以让你们回到你们自己的过去,你们想回到什么时候?陈涛你先说。” “我?回到五年前。”陈涛的话让我抬头看了他一眼,因为五年前是我游说他和我一起创业的时候,也是让他失去有前途的工作赔光所有积蓄的时候。 “凌少,你别多想,不是因为你,我们一起做过的事情,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就算再一次,我明知道会失败,我也会选择和你共同承担。”我相信陈涛说的话,这和酒后吐真言无关,,因为我了解的陈涛就是这么一个人。 “那是为什么?”林琪问道。 “因为如果可以回到那个时候,我爸也许就不会去世,我妈也许就不会生病。” 在这里我进一步向大家说明一下为什么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对陈涛有所亏欠,不仅仅是因为我让他赔光了所有的钱。陈涛的家庭原本是个富足的家庭,尤其父亲还是个不小的官员,母亲在垄断行业担任中层管理人员,上学的时候陈涛是家里给生活费最多的一个,在我们还在领每个月四百五十的时候,他一个月就有一千多元,还随时可以增加。可是就在我和陈涛一起创业最艰难的时候,他父亲因为劳累过度心脏病发去世了,而去世的同时被查出有挪用公款的行为。陈涛的父亲之所以挪用公款是被一个多年的老友欺骗,怂恿他投资某种号称回报率很高稳赚不赔的项目,清廉一生的陈涛父亲,希望能在自己快要退下之际为陈涛多留下一些东西,所以选择了冒险。 之后的事情很简单,那个回报率很高稳赚不赔的项目是不可能存在的,挪用的钱一去无回,陈涛的父亲只好瞒着所有人将家里的钱全部拿出去填补空缺,还兼职额外的许多工作,希望能够尽快的填平那个窟窿,最后因为劳累过度离开了陈涛。在陈涛父亲去世的时候才发现陈涛家早已经一文不名,甚至连房子都已经抵押出去,母亲因为受不了这个打击而卧病在床,也正是那个时候陈涛因为和我一起创业赔光了自己的积蓄。原本总是喜欢到陈涛家“串门”的亲戚朋友们突然间都消失了,没有人帮助他们,似乎世界上就剩下了陈涛和母亲两个人。 陈涛为了工作只能将母亲送去一家条件很好但是价格也很高的疗养院,为了母亲能够得到最好的照顾,陈涛找了一分销售的工作,开始了艰辛的拼搏,现在他的收入70%以上的部分要缴纳给疗养院,剩下的付完1500的房租就是他的生活费。这就是现在的陈涛。 我明白陈涛的意思,如果可以回到回到五年前,陈涛就可以让自己父亲不要去投资那个根本不存在的项目,陈涛的父亲就不会因为过度劳累而去世,母亲也不会病倒,房子更不会变卖,他会有一个完整的家。 “阿杰,你呢?”林琪似乎也了解所有的陈涛,所以及时将话题转移开来。 “我的话,回到我十六岁的时候。” “我知道了,”林琪插话道:“你是在十六岁的时候谈了一段刻骨铭心的初恋,让你伤透了心,所以你从那个时候起对爱情失去了信心,所以开始游戏人间。” “很抱歉,让你失望了,不是每个象我这么花心的人都是因为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导致的,”阿杰微笑的说道:“我没那么伟大,我也从来没有过刻骨铭心的爱情,就算是初恋也很平淡,懵懵懂懂很单纯很简单,至于分手也很平静,因为我们没上同一所大学,渐渐的就失去了联系。我花心那是我的本性,是我自己面对生活的态度,没有借口,也不需要借口,”我不太认同阿杰和女人之间只有性的关系,但是我喜欢阿杰不矫揉造作的个性,所以他是我的朋友。 “那你为什么要回到十六岁?”林琪继续问道。 “因为……实际上我二十二岁才第一次和女生发生……,我觉得我十六岁就应该发育完全了,所以应该从十六岁就开始,那么我就不会浪费那六年的时间。” “你二十二岁才……?鬼才信你呢,你二十二岁大学都毕业了。你在大学的时候没有过?”林琪一脸的不相信。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又不是只有我没有过,这里的三个男人在大学的时候都没有过。”阿杰恨恨的说道。 “你们三个?都是大学毕业之后才……?真的?”真不知道这件事情能让林琪这么高兴。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们三个有我们三个不同的理由,陈涛是因为本性如此,他那时的女朋友也是个保守的女孩,所以两个人虽然在大学谈了三年半的恋爱,但是直到大学毕业后才……。我不象陈涛那么保守,但是也不象阿杰那么随便,我只是因为有合适目标的时候,没有合适的场合和地点(你不要告诉我去宾馆,我一个月那么点生活费,付不起那个钱),有地点的时候没目标,加上陈涛对我的教育,所以我也一直到大学毕业之后。至于阿杰,那算是一个奇迹也是一个故事,因为他不介意地点,即使野外也无所谓,他也不缺目标,以他的外形迷甚至可以让大学女生疯狂。他是因为第一次的时候,在学校偏僻的草丛里,折腾了二十分钟没有成功(这就是中国性教育失败的典型案例),好不容易在请教了他对面那个一直不肯说话的女孩,就要成功的时候,却遭遇校卫队巡逻检查。他没有因此落下什么毛病已经算侥幸,光着屁股被人用手电筒照着的感觉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阿杰花了两年时间做心理建设。那时候他洗澡还会经常左顾右盼,特别害怕光线被聚成一束。 “这有什么好笑的,在我们那个年代这也属于正常行为,你呢,你在大学时代就……”阿杰最讨厌别人提起这件事情,所以反击道。 “我……,我……,我当然……有啦。”林琪表现的有点局促,回答的答案是肯定的,但是语气是另人怀疑的。 “你该不会现在还是……女吧。”阿杰这下来了兴趣,眼神紧紧的盯着林琪。就连陈涛也惊讶的和我一起盯着林琪。 在三个男人的注视下,林琪显得更有些慌乱了:“我才不是呢,你们不要这么看着我,再看我就叫你们搬家。”林琪最终只能拿出她的杀手锏出来威胁我们,平时一定很管用,但是今天效用就不那么好了。 “哎,说说看,为什么你……”阿杰继续很有兴趣的追问。 “我什么啊,告诉你们不是了,五只是对待生活的态度很认真,哪像你们三个,阿杰你,整天就知道找不同的女人上床,整天的不务正业,你在那家公司也待了好几年了吧,才是个副主管,以你家里的背景,你要是努力一点,现在最差也是个副总了吧,烂泥一堆,你别笑,你,凌少,总以为自己有点才气,有点能力,整天做梦不切实际,工作九年跳槽七次,还敢和老板吵架,自己开公司一败涂地还不好好的总结经验,找工作不挑有前途可以发展的,挑女性比男性多的,白痴一头,还有你,陈涛,你是有家庭的原因,可是你不过才三十岁,就像七老八十一样,好像已经看透了人生,你应该不仅仅要为你的母亲活着,也要为你自己活着,你有好好想过你自己的未来吗?蠢蛋一个。你们三个三十岁的男人,一事无成。” 林琪的话终于打破了今晚被酒精麻醉的局面,让我们又回到最初的状态,有些尴尬,气氛低落。不过又和刚开始的状态不同,我们三个烂泥、白痴、蠢蛋是不是应该认真思考一下这个问题,三个三十岁的男人。 原本到这里故事应该转入下一个章节,但是有一个问题没有回答,如果是我,我会选择回到我自己生命的哪一个时期?我也不知道,这是一个可悲的答案,在我的生命中竟然没有一个无论什么原因让我有强烈回归想法的时刻,我的生命真的如此平淡,平淡到不值得回忆吗?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林琪一点也从未因为那么些标题恼怒,小编清楚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