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文章 2019-10-23 02:5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文章 > 正文

www.5756.com我这个奇怪的人现在还有很多没有完成

周末虽然无聊,但是起码可以睡觉睡到自然醒,而周一的到来又是一周辛苦的开始。人之所以活着是因为有希望的存在,希望自己的生活可以变的不同,希望可以获得自己想要的人、物、财或者美好一点的说实现自己的梦想。可是我每天这么辛苦的起床工作到底为了什么,我喜欢的那个人不喜欢我,我的工作似乎也看不到什么前途,还有一个针对我的主管以及每个月拿到手仅够生存的薪水。 将清晨时间压缩到极致的我,在电梯门关上的最后一刻冲进去,如果不出意外我可以在打卡钟响起前十五秒钟进入公司。可是冲进电梯我才发现电梯里有且仅有一个人,一个平时我基本见不到但是名字却不停的在耳边响起的人——我们的总经理。准确的说他是我们总经理的总经理,我们公司是整个集团公司的一个分公司,而现在在我面前的是集团公司的总经理,俗称“皇上”。 “陈总好。”虽然我很清楚他根本不知道我是谁,但是我还是必须和他打招呼。 “好。”陈总微微的点了点头。 仅有的两句话后整个电梯里陷入了一种沉默的尴尬气氛,我们这栋大厦的高速电梯在这个时候却显得那么缓慢,我似乎可以清楚的听到轿厢外钢缆的晃动声音。 有人说过,和老板共处在只有2个人的环境是一个绝佳的的好机会,在这个时候勇敢的向他表述你对工作上的意见和建议,也许会得到意想不到的好结果,好像有种说法叫做X秒法则(X是多少秒,我们不记得了)。既然老天给了我这么一个机会,也许我也应该好好的利用一下,从此改变我在工作上的命运。 我开始考虑我应该向老板建议些什么的时候认识到一句话的正确性——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我进入这家公司的时间不长,还没有做好长久为这家公司服务的打算,所以我根本没有想过对这个公司有什么建议,现在想来得及吗?吸一口气冷静一下,凭借我多年的经验和个人的判断,第一个在我脑海里出现的想*是什么? “陈总,”我自己都惊讶自己居然开口了,话已经止不住的说了出去:“我们大厦饭堂的伙食应该改善一下了。”这就是我脑海里多年经验和个人判断闪现出来的第一个想法。在电梯到达的那一刻,我逃命似的奔出电梯。我希望“皇上”他老人家贵人多忘事过几天忘记有我这么一个提出关于食堂伙食建议的员工,或者希望他眼神不好没有看清楚我的长相。 在这种情绪下准备开始一周五天的辛苦工作时却得到了一个好消息,公司按照惯例表彰员工的工作表现,以及更好的加强员工之间的交流,决定组织旅游,目的地是一个地处南方拥有碧海蓝天的岛屿。我终于觉得这一年以来的差运气开始有点转变了,刚加入公司不久就有旅游的机会,还是一个可以在大冬天穿着裤衩晒太阳的好地方。 “看来我要回家找找我的泳裤还在不在了。”我对对面的小美说道,一边还在考虑花几天时间抓紧健身能不能进一步的改善一下我的身材。 “我看你就别找了。” “为什么,我身材没你想象的那么差。” “谁想象你的身材啊,我的意思是我看你是去不了的。” “凭什么,虽然我是新来的员工,但也是公司的一员啊。” “可你是不讨领导喜欢的那一员,公司是组织旅游,但公司还要维持最低限度的运作吧,所以一定要留下值班的人员,按照惯例我们部门会留两个,决定人选的权利在主管,你觉得张栋会留哪两个?” 别说有两个名额,就算只有一个,第一人选也是我,张栋那王八蛋我早晚有一天…… “哎,大家注意了,我和大家说一下,”张栋那讨厌的破锣嗓子响起了:“公司组织旅游,但是还要有值班的人,我安排一下人员,凌少帅,于进,你们两个就负责一下了。”一切都不出所料。 “主管,我申请留下来值班吧,我老婆最近怀孕,还需要照顾。”一个才二十七岁的男员工站起来说道,哎,二十七岁,人家马上就是孩子他爹了。 “哦,那你留下吧,于进,你就去吧。”这也是我早就知道的结果。小美向我投来一个安慰性的微笑,我只能回以苦笑。我想我只能在电脑上欣赏一下那美丽海岛的景色了,然后在几天后带着妒忌的心情看着同事们拍回来的照片。 “张栋啊,”小美说话了,我就是喜欢小美,他是我们部门唯一一个不称呼张栋为主管的人(我虽然在背后叫那小子王八蛋,但是当面我还是很礼貌的称呼他为主管):“我也不想去了,我最近要考试,我想多点时间在家看书。”小美说完又冲我笑了笑,我开始觉得这个长相普通的女孩是这么的可爱。 “看书?你可以把书带着一边旅游一边看嘛。”张栋这王八蛋是铁了心不想让我参加旅游。 “不行,出去玩就没心情看书了。” “哦,那……”张栋拖了一个长音,他实在不愿意宣布我可以去旅游:“要不,旅游这几天准你几天假,你可以在家好好看书,准备考试。” 我已经站了起来,虽然我的理智告诉我不要说话,但是我真的想问问这个张栋,我和他到底有多大的仇恨,我不就是在第一天表达了一下对他喜欢的女孩的爱慕之情,结果我不是被狠狠的拒绝了,至于对我如此怀恨在心吗? “不用了,我负责值班挺好的,”小美赶在我说话之前开口说道:“值班不是还有双倍薪水吗,就这么说了,旅游让凌少去吧。” 我不是很明白小美为什么可以这么和张栋说话而不被这个小心眼的主管排挤,可是我现在不关心这个问题,看着张栋在内心挣扎了半天之后终于宣布我可以去旅游后悻悻的离开,我只有一个畅快的感觉。 “小美,你的名字绝对没有起错,你真是太美了,太伟大了,谢谢你啊。” “行了,感谢的话我不要听,以后要你帮忙的时候别躲就行了。” “你放心,不敢说赴汤蹈火,那起码也是奋不顾身。”

进了这家女员工多于男员工的公司,原本来准备大展一番拳脚,可惜一开始就灰头土脸成了众人的笑柄。不仅如此,自从我进入公司以来这两个星期,主管把什么苦活累活全都交给我。压迫新人属于正常行为,可是这么压迫我实在有点过分。伟大的先驱者说过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以我在这行近十年的资历以及我的脾气,我绝对不甘心被人如此鱼肉,我决定要反抗。 “你一脸怒气的要去哪啊?”我才站起身往那个总是压迫我的家伙所在方向走过去,就被我对面的小美叫住了,两个多星期的时间已经足够让拥有卓越亲和力的我和我方圆五米以内的同事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小美是其中关系最好的一个。小美全名叫孙小美,听到她的名字我就认定要和她做朋友,这个名字对于我来说太亲切了,想当年我就是永远打阿土仔。(扯的有点远,没玩过大富翁的朋友抱歉了) “我要去找张栋。”张栋就是那个比我还小两岁的我的主管。 “你想找他理论为什么针对你?” “你都看出他是故意针对我了?” “我还知道他为什么针对你呢。” “说来听听。” “你跟我来。”小美把我拉到公司外的楼梯间,这里是说是非的好地方。我了解了我被针对的原因,因为我一进公司就在众人面前表示要追求赵妍(那个两次羞辱我的女孩),而张栋一直以来都喜欢赵妍,虽然我没有成功,张栋还是将我列为可敬又可畏(这个形容词是我自己加的)的对手。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听完小美的解释之后没有去找那个小子进行我的反抗行动,我选择了沉默,沉默的在夜晚继续加班完成他交给我的这些额外的工作。 “哼。”当我孤独的在深夜里承受这个世界不公平造成的结果的时候,一个声音从距离我不远的地方传来,不过我没有心情去理会这个语助词是为了表示轻蔑的含义还是因为发出声音的人鼻腔阻塞,因为我希望在十点钟前完成我的工作,然后还能回家和陈涛阿杰吹牛(好久没有能够有两个以上同年龄的朋友长时间的待在一起了,还真有很多忆往昔峥嵘岁月的话题)。 “咳,咳。”这个声音再一次在更近的距离传来,我意识到这个声音是针对我而来,如果我不理会,也许会有更多的声音。 “你要是身体不舒服,你就去……是你啊。”我抬头看见那个让我在别人都在娱乐时还在工作的“元凶”,当然不是张栋,他最多就是个执行者。我对面站立的是在不那么明亮的灯光下一样闪烁美丽光芒的赵妍。 “你怎么还在公司,还有工作?”赵妍向我的座位走了过来。 “你愿意留下来帮我完成这些工作吗?”我不想和这个其实对我有很大诱惑力的美女多纠缠,以免引发更多不必要的麻烦 “我凭什么帮你?” “那就麻烦你别再打扰我好吗。” “那我帮你。” …… …… 换成以往有个美女在身边,我一定会效率大增,原因是我必须尽快完成工作以便有更多的时间和美女相处,可是今天我却总是难以集中精神,因为我有个疑惑。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我终究没抵抗住我的好奇心。 “问吧。” “你为什么要帮我?” “你自己觉得呢?” “我很希望是我的魅力所致,可惜我知道不是。” “还算有自知之明,我帮你是因为你是因为我才会被人针对的。”看来这个美女到是个善良有同情心又明白事理的女孩,我受这些苦也不算毫无价值。 “哦,那谢谢了。” “就这样?” “我还应该说些什么吗?” “那我告诉你,其实张栋之所以这么针对你,是因为我告诉他我对你有好感。” 我飞快的运用大脑计算着赵妍并不算复杂的语句的真实含义,计算的结果赵妍的含义绝对不是字面的含义,凭我的智慧加上经验和环境分析,我可以猜测她是因为被张栋纠缠的头疼,而我这个送上门的冤大头就成了最好的挡箭牌。这也解释了张栋为什么这么恨我的原因,单纯我追求赵妍的举动不会惹来这么大的报复行动。 “你怎么不说话?”赵妍见我没有回答又问道。 “我在思考你语言的真实含义。” “思考的结果呢?” “我是个已经被扎满箭的箭靶,为你的祥和安宁的生活提供了保障。” “说话别这么咬文嚼字的,那你怪不怪我?” “怪你?利用我?不怪。”我摇摇头回答道。我是真的不怪赵妍,虽然她是导致我目前每晚必须加班工作的原因,不过我觉得“罪魁祸首”应该是我自己,谁叫我自己动了心呢。 赵妍静静的注视着我的眼睛,确认我的回答的真实度,然后说道:“你这个人真奇怪。” “我这个奇怪的人现在还有很多没有完成的工作,如果你允许的话,我可以开始了吗?” “嗯,我陪你。” 我原本以为这就是一句客套话,用不了十分钟她就会失去耐心,没想到赵妍到是个很守承诺的女孩,一直在旁边托着下巴看着我工作,既不离开也没分心做其他事情,就这么专注的看着我工作。有人说男人认真工作的时候最帅,原来女人认真看男人工作的时候更可爱。让已经打算对这个美女死心的我,又……还是算了,专心工作吧。 “好了,完工。”敲打完日期,这篇其实很无聊的根本不会被执行的计划书算是完成了。 “没想到你挺厉害的,一份计划书从创意到实施细则,到具体数据分析,这么轻松就完成了。” “我可不是白在这行混了十年,就这种例行公事的计划书,闭着眼睛我都能写完了,我也就是怀才不遇,不然也不至于沦落到此。” “我也这么觉得。”赵妍居然没有反驳我,还将原本专注在电脑上的目光投向了我。那目光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因为我一向容易误解别人的目光,就算我形容出来也未必就是那个含义。 “那,你别这么看着我,很容易误会的。” “现在时间还早,我们一起出去喝一杯吧。”赵妍居然主动发出了邀请。 “好啊。”我的嘴巴自己就答应了,大脑根本不需要思考。 “那快点,走吧。”赵妍比我还迫不及待,我的台词都让她说了。喝一杯这种事情是非常说不清楚的事情,酒精麻痹神经之后,人的行为会出现各种各样平时不会出现的表现,这也许是很多人热衷此道的原因,我就是一个,我不喜欢喝酒,但是我喜欢喝一点酒后的感觉。 “我们去哪?附近我也不太熟悉。”我带着兴奋的心情和赵妍走出大厦之后问道。 “我知道,跟我来。” 我继续带着兴奋的心情跟着赵妍前行,走了不到三百米,赵妍停了下来。我四周看了一下,不由得我心跳不加速,因为这里没有酒吧,只有一家连锁型经济酒店。原来不止要喝一杯,都进展到这个程度了,真没看出来,原来赵妍是这样的女生,开放的程度连我都要咂舌。我的心跳速度超频,每当这个时候我的大脑系统就有些短路,我该怎么办,和她一起进去?我虽然好色,可是生活作风尚算严谨。算了吧,我心里的另外一个声音响起,你不过是表面上的道貌岸然,眼前这么一个美女要和你上酒店,你还需要考虑,想想你这辈子到现在还没和这么漂亮的女生发生过……。 在我思考的时候,我和赵妍已经走进了酒店,我勇敢的率先一步走到总台前说道:“没有预定,还有房吗?” 接待员还没来及回答我,赵妍已经走到我身边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你干什么?” “啊,我……”我开始意识到事情不是我想象的那样。 “你为什么要订房?” “我……这个……问问市场价格。”我知道没有人会相信我这个答案,我也知道我又做了一件蠢事。 “你不会以为我要和你……吧。” “啊,我……” “我只是要来买饮料啊。”赵妍伸手指向一边,我看见一台饮料自动贩卖机。 “先生,我们还有房,请问您一个人住吗?”接待员的声音在这个时候想起。 看着赵妍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我很想有老鼠的本领——打个洞转进去。 十分钟后,我拿着一罐咖啡,赵妍拿着一罐果汁站在公交车站,我一脸的羞愧,赵妍满脸的笑意。其实我很想好好的教育她,量词都不会用,我们现在这个叫喝一罐,而不是喝一杯。

第二天我又在沙滩上躺了半天,我知道很无聊,但是起码无聊的很轻松。 我们返回酒店的时候,再一次看见了赵妍,同时也看见了张栋。赵妍拎着几个袋子疾步向前,张栋紧跟左右。 “你这么多东西,我帮你拿吧。”张栋伸手想去接赵妍手中的袋子。 “啊,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还是我来吧,你是女孩,我是男人,这是我应该做的。” “真的不用了,谢谢。” “真的没事,还是我来吧。” “今天你已经帮我很多次了,真的不用了。” “既然已经帮了很多次也不在乎多这一次了,真的没事。”我终于见识到了张栋“锲而不舍”的精神。 说着张栋就去抢赵妍手里的东西,赵妍本能的躲闪,也许因为太急,膝盖一下撞到旁边台子的突出处,那台子花岗石做的,我这里都能听得见骨头碰撞石头的响声。 “啊,对不起,你撞哪了,我看看。”张栋及时的给出一付关切的表情,哎,要不是你这么纠缠不休,赵妍也不至于撞这么一下。 “啊,我没事,真的没事。”赵妍遮挡着张栋伸向自己的手,用很平静的语气说道,似乎撞的那一下真的无关紧要。 “不可能,一定是撞到了,让我帮你看看,要不送你去医院。” “张栋,没有那么严重,我拜托你让我自己回房间好吗,当我求你了。”我再度佩服张栋能把赵妍逼的连“求”这个字都用了,该不会这样还不知道进退吧。 “那好吧,不过,你真的没事吗?” “我没事,谢谢。” “还是让我送你回房间吧。”张栋犹豫的转身才走开一步又回头说道,我现在能够理解赵妍的无奈了。 “真的不用,你就让我自己回去好吗。” 赵妍拎着袋子独自前行,张栋看了两眼赵妍的背影悻悻的离开。而我选择跟着赵妍,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因为我的房间和赵妍一个方向。 “哇,你躲这干嘛啊。”我才转过拐角就差点撞上半蹲着的赵妍。 “我……”赵妍想说话又止住,一脸的痛苦表情,紧咬着嘴唇,额头都已经渗出微微的细汗。 “撞疼了是吧,我说那么响一下怎么可能没事,不过你刚才还能忍着疼大踏步前进,忍受力挺强的啊。”这种硬伤碰撞是非常疼痛的,神经末梢传递的信号可以让人暂时失去自我控制能力,刚才赵妍在张栋面前居然可以用坚强的意志力将这种痛楚强行压制,这姑娘的倔强让我惊讶。 “你说完了没有啊。” “基本上完了,我看这一下撞的不轻,要不要我帮你看看?” “不要你管。”赵妍用很生气的样子对我说道。不过这一下的撞击的疼痛实在难忍,赵妍不仅额头冒汗,眼眶里也开始凝聚泪水。 “都怪你不好,请你帮忙,你就是不肯,不然我昨天晚上也不会一个人坐在外面一直到十二点钟,今天也不会被纠缠了一整天,现在也不会撞到,都疼死我了,你还一付幸灾乐祸的样子,我原来以为你是个好人,可是现在才知道你是个没有风度,没有同情心,没有……”赵妍一边忍着痛,一边表达着她对我的不满,神情由痛苦,委屈,气氛等负面情绪交织而成,可是在我眼前却只有一个感觉——非常可爱。 “你干什么?”赵妍突然瞪着我说道。因为我已经把她抱了起来,赵妍非常惊讶于我的行为,其实我自己更惊讶,给我一百次眼前这样的局面,我只有一次可能选择目前的行为。 “你腿伤了不能走路,我抱你回去。” “我不要,你放我下来。” “你别再挣扎了,说实话你一点也不轻,手里还这么多东西,我要是松手,倒霉可是你。”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恐吓”起了作用,赵妍放弃了挣扎任凭我抱着她。十几秒钟之后她还是忍不住说了句:“我的体重是很标准的体重。” …… …… 我将赵妍抱回房间,去找来一些药酒纱布对赵妍的腿伤做了一些处理,这期间赵妍一句话都没说,只是静静的坐在床上。 “都弄完了,你看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如果我说没了呢?” “没事的话那我就回房了,有事你打我房间电话吧。” “你……能不能不要走。” “啊?!”我不明白赵妍的意思。 “一会张栋肯定还要来,你留下来……。” “还来?张栋没有这么可怕吧,他怎么也应该有点自尊……” “好了,我知道了,你走吧。”赵妍打断我的话说道。赵妍的那种无奈的平静语气让我心里充满愧疚,即使我决定不再对她有什么幻想,我也不应该对于她的几次求助都视而不见,起初也许我可以解释为我并不知道张栋是多么的讨厌,可是现在我知道了,我还能坐视不理吗? “如果你担心的话,我还是留下来吧。” “不用了,我累了,想睡了,你还是走吧。”赵妍又用这种平静的口气下了逐客令。我想我的行为确实让赵妍失望了,我有些后悔,我并不指望让这个女孩成为我的女朋友,但是我依旧希望在她的心里能留下美好的印象。 我默默的走出房间关上房门,然后听见屋内赵妍的声音:“你这个笨蛋,叫你走你就真的走啊,气死我了。” 这个丫头一定不知道酒店房门的隔音效果如此之差,不过她的话让我心里有种温暖的感觉,也许我在她心里的印象还没有变得糟糕不堪。 我没有离开赵妍的房门口,我决定帮她避免张栋的纠缠。我在她的房门口晃悠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期间公司有几名同事路过,看见我都露出“会心”的微笑,然后窃窃私语的议论着离开。我明白他们将我视为和张栋一样对赵妍纠缠不休的追求者,我被误会了,但是我无所谓,因为我喜欢赵妍是一个事实,而我并没有纠缠赵妍,这一点赵妍明白我就满足了。 在我等待了近两个小时之后,在我开始对于赵妍的判断产生了一丝的怀疑的时候,张栋没有让我失望,拎着大大的两个袋子出现在我的视线中。我不知道袋子中装的是什么,不过看这个架势是做好对赵妍进行全方位呵护的准备。 “你,你怎么在这?”看见我站在门口手扶着门把手的姿势(这个姿势是我看见张栋之后故意装出来的姿势,造成我刚从房间出来的假象)问道。 “我来找赵妍啊。你也是来找她的吧?不过你来晚了,赵妍刚刚睡了。” “睡了?现在还不到十点。”张栋对于我的话充满了怀疑。 “嗯,她心情不好,腿受伤了,所以早睡了。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给害的,我看今天最好还是不要打扰她了。” “哦,那我明天再来吧。”张栋迟疑了一下很不情愿的说道然后转身离开。 张栋走了,我并没有离开,我知道他一定不信我说的话,我也不信他就这么顺从的离开,我现在开始越发的理解赵妍被他“折磨”的心情。在公司时毕竟是工作场合,张栋会收敛许多,现在外出旅游,他认定是个大好的机会,所以更加不会放弃。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十几分钟后张栋又折返回来,偷偷的观察我是否离开,我索性坐在赵妍的门口。我的行为有些古怪,但是我根本不介意张栋怎么看我,至于过往的同事,我已经说过我的观点。 我一直坐到时间超过十二点才离开,我想张栋再如何愚蠢,也不至于这个时间还来打扰赵妍。不过我想他对我的怨恨值大幅度的提升,回去之后一定会拼命报复。幸运的是进入这家公司面试的程序很繁琐,所以辞退一名员工的程序也不简单,虽然张栋是我的直属主管,但是他没有这个权利。 另外,我想赵妍今晚应该可以睡的踏实一些。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5756.com我这个奇怪的人现在还有很多没有完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