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文章 2019-10-23 02:5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文章 > 正文

追求人多你还介绍陈涛去相亲,这里的三个男人

“我提议,我们来问问题,轮流发问,被问的人一定要如实回答。”阿杰的酒量是我们当中最好的,但是今天也是喝的最多的:“我先来,林琪,你今天过的到底是多少岁的生日?”酒精的作用让阿杰问了一个平时他绝对不会问的问题,不过这个问题确实让我们很好奇。 “二十五岁。”林琪一点也没有因为这个问题恼怒,脸红扑扑的带着笑容答道。二十五岁?虽然说了要如实回答,但是这个答案我们依旧不知道是否真实,不过那个时候没心情理会这些。 “换我问,”林琪又喝了一口酒说道:“我问阿杰,你到底有过几个女朋友?” “3个,”阿杰的回答差点让林琪把刚喝到嘴里的酒都喷出来,阿杰补充道:“正式的,其他的不算是女朋友。” “该我,该我,我问林琪,”我说道:“我们三个,你要挑一个做你男朋友,你挑谁?” “挑……你们三个……。”林琪来了一个大喘气,然后就停住了,我们等了几秒钟,她也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 “我们三个你都要?”阿杰问道。 “不是要你们三个,而是要你们三个结合成一个,要陈涛的成熟稳重干练老成,阿杰的英俊帅气八面玲珑,凌少的过人天赋和智商,合在一起那是多完美的一个男人啊。可惜这个成熟稳重的木讷保守资质平平,这个英俊帅气的轻浮于事幼稚花心,这个过人天赋的就只有天赋和智商,其他的一无所有。该我了,我问你们三个,如果有一次机会,只有一次机会可以让你们回到你们自己的过去,你们想回到什么时候?陈涛你先说。” “我?回到五年前。”陈涛的话让我抬头看了他一眼,因为五年前是我游说他和我一起创业的时候,也是让他失去有前途的工作赔光所有积蓄的时候。 “凌少,你别多想,不是因为你,我们一起做过的事情,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就算再一次,我明知道会失败,我也会选择和你共同承担。”我相信陈涛说的话,这和酒后吐真言无关,,因为我了解的陈涛就是这么一个人。 “那是为什么?”林琪问道。 “因为如果可以回到那个时候,我爸也许就不会去世,我妈也许就不会生病。” 在这里我进一步向大家说明一下为什么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对陈涛有所亏欠,不仅仅是因为我让他赔光了所有的钱。陈涛的家庭原本是个富足的家庭,尤其父亲还是个不小的官员,母亲在垄断行业担任中层管理人员,上学的时候陈涛是家里给生活费最多的一个,在我们还在领每个月四百五十的时候,他一个月就有一千多元,还随时可以增加。可是就在我和陈涛一起创业最艰难的时候,他父亲因为劳累过度心脏病发去世了,而去世的同时被查出有挪用公款的行为。陈涛的父亲之所以挪用公款是被一个多年的老友欺骗,怂恿他投资某种号称回报率很高稳赚不赔的项目,清廉一生的陈涛父亲,希望能在自己快要退下之际为陈涛多留下一些东西,所以选择了冒险。 之后的事情很简单,那个回报率很高稳赚不赔的项目是不可能存在的,挪用的钱一去无回,陈涛的父亲只好瞒着所有人将家里的钱全部拿出去填补空缺,还兼职额外的许多工作,希望能够尽快的填平那个窟窿,最后因为劳累过度离开了陈涛。在陈涛父亲去世的时候才发现陈涛家早已经一文不名,甚至连房子都已经抵押出去,母亲因为受不了这个打击而卧病在床,也正是那个时候陈涛因为和我一起创业赔光了自己的积蓄。原本总是喜欢到陈涛家“串门”的亲戚朋友们突然间都消失了,没有人帮助他们,似乎世界上就剩下了陈涛和母亲两个人。 陈涛为了工作只能将母亲送去一家条件很好但是价格也很高的疗养院,为了母亲能够得到最好的照顾,陈涛找了一分销售的工作,开始了艰辛的拼搏,现在他的收入70%以上的部分要缴纳给疗养院,剩下的付完1500的房租就是他的生活费。这就是现在的陈涛。 我明白陈涛的意思,如果可以回到回到五年前,陈涛就可以让自己父亲不要去投资那个根本不存在的项目,陈涛的父亲就不会因为过度劳累而去世,母亲也不会病倒,房子更不会变卖,他会有一个完整的家。 “阿杰,你呢?”林琪似乎也了解所有的陈涛,所以及时将话题转移开来。 “我的话,回到我十六岁的时候。” “我知道了,”林琪插话道:“你是在十六岁的时候谈了一段刻骨铭心的初恋,让你伤透了心,所以你从那个时候起对爱情失去了信心,所以开始游戏人间。” “很抱歉,让你失望了,不是每个象我这么花心的人都是因为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导致的,”阿杰微笑的说道:“我没那么伟大,我也从来没有过刻骨铭心的爱情,就算是初恋也很平淡,懵懵懂懂很单纯很简单,至于分手也很平静,因为我们没上同一所大学,渐渐的就失去了联系。我花心那是我的本性,是我自己面对生活的态度,没有借口,也不需要借口,”我不太认同阿杰和女人之间只有性的关系,但是我喜欢阿杰不矫揉造作的个性,所以他是我的朋友。 “那你为什么要回到十六岁?”林琪继续问道。 “因为……实际上我二十二岁才第一次和女生发生……,我觉得我十六岁就应该发育完全了,所以应该从十六岁就开始,那么我就不会浪费那六年的时间。” “你二十二岁才……?鬼才信你呢,你二十二岁大学都毕业了。你在大学的时候没有过?”林琪一脸的不相信。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又不是只有我没有过,这里的三个男人在大学的时候都没有过。”阿杰恨恨的说道。 “你们三个?都是大学毕业之后才……?真的?”真不知道这件事情能让林琪这么高兴。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们三个有我们三个不同的理由,陈涛是因为本性如此,他那时的女朋友也是个保守的女孩,所以两个人虽然在大学谈了三年半的恋爱,但是直到大学毕业后才……。我不象陈涛那么保守,但是也不象阿杰那么随便,我只是因为有合适目标的时候,没有合适的场合和地点(你不要告诉我去宾馆,我一个月那么点生活费,付不起那个钱),有地点的时候没目标,加上陈涛对我的教育,所以我也一直到大学毕业之后。至于阿杰,那算是一个奇迹也是一个故事,因为他不介意地点,即使野外也无所谓,他也不缺目标,以他的外形迷甚至可以让大学女生疯狂。他是因为第一次的时候,在学校偏僻的草丛里,折腾了二十分钟没有成功(这就是中国性教育失败的典型案例),好不容易在请教了他对面那个一直不肯说话的女孩,就要成功的时候,却遭遇校卫队巡逻检查。他没有因此落下什么毛病已经算侥幸,光着屁股被人用手电筒照着的感觉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阿杰花了两年时间做心理建设。那时候他洗澡还会经常左顾右盼,特别害怕光线被聚成一束。 “这有什么好笑的,在我们那个年代这也属于正常行为,你呢,你在大学时代就……”阿杰最讨厌别人提起这件事情,所以反击道。 “我……,我……,我当然……有啦。”林琪表现的有点局促,回答的答案是肯定的,但是语气是另人怀疑的。 “你该不会现在还是……女吧。”阿杰这下来了兴趣,眼神紧紧的盯着林琪。就连陈涛也惊讶的和我一起盯着林琪。 在三个男人的注视下,林琪显得更有些慌乱了:“我才不是呢,你们不要这么看着我,再看我就叫你们搬家。”林琪最终只能拿出她的杀手锏出来威胁我们,平时一定很管用,但是今天效用就不那么好了。 “哎,说说看,为什么你……”阿杰继续很有兴趣的追问。 “我什么啊,告诉你们不是了,五只是对待生活的态度很认真,哪像你们三个,阿杰你,整天就知道找不同的女人上床,整天的不务正业,你在那家公司也待了好几年了吧,才是个副主管,以你家里的背景,你要是努力一点,现在最差也是个副总了吧,烂泥一堆,你别笑,你,凌少,总以为自己有点才气,有点能力,整天做梦不切实际,工作九年跳槽七次,还敢和老板吵架,自己开公司一败涂地还不好好的总结经验,找工作不挑有前途可以发展的,挑女性比男性多的,白痴一头,还有你,陈涛,你是有家庭的原因,可是你不过才三十岁,就像七老八十一样,好像已经看透了人生,你应该不仅仅要为你的母亲活着,也要为你自己活着,你有好好想过你自己的未来吗?蠢蛋一个。你们三个三十岁的男人,一事无成。” 林琪的话终于打破了今晚被酒精麻醉的局面,让我们又回到最初的状态,有些尴尬,气氛低落。不过又和刚开始的状态不同,我们三个烂泥、白痴、蠢蛋是不是应该认真思考一下这个问题,三个三十岁的男人。 原本到这里故事应该转入下一个章节,但是有一个问题没有回答,如果是我,我会选择回到我自己生命的哪一个时期?我也不知道,这是一个可悲的答案,在我的生命中竟然没有一个无论什么原因让我有强烈回归想法的时刻,我的生命真的如此平淡,平淡到不值得回忆吗?

相亲是目前男女寻找自己另外一半最普遍和常用的手段,利用自己身边的人或者网络,交友中心等等手段,扩大自己的交际面,获得更多的选择机会。我赞同这种方式,网络上还流传着许多有趣的相亲故事,我一直希望这种相亲故事能够发生在我自己的身边,陈涛这种性格去和一个留学归来和老钱老婆一种类型的女孩相亲,也许会是一个有趣的故事。我和阿杰都很好奇,同时我非常担心陈涛那种“说说真实的想法”的追女孩方式实在让人头疼。 “我说你们两个,就这么闲吗,不能去做点别的事情?”女方还没来,陈涛瞪着眼睛看着我们两个。 “目前我们找不到比看你相亲更有趣的事情。”我说道。 “那你们两旁边待着去,快到点了。” “放心,我就没见过几个姑娘会准时到的。”阿杰说道。 可是阿杰的话音才落,一个姑娘就已经推门进了咖啡馆,那姑娘长的不比我们家赵妍逊色,也相当的有气质,绝对不是那种平常已经被不知道哪里来的文化导致审美观破损的女孩。(名词解释,审美观破损,指时下那些总以为妆化的越浓越好,衣服穿的越少越性感的审美思想) 正在我和阿杰准备对这个女孩评述一番时,那个女孩的眼光扫视全场投向了我们这边,我和阿杰迅速的撤到一边。 “请问,你是陈涛吗?”姑娘的声音绵绵的,听着很舒服。 “啊,对,我是陈涛,你是蕾蕾吧。” “嗯。” “请坐。” “谢谢。” 此处略过琐碎杂事,两人坐定。 我和阿杰来是准备来看陈涛笑话的,见到女孩最不会说话就应该是陈涛,何况这么漂亮的美女。可是事情却大出我们的意外,陈涛不仅侃侃而谈,轻松自如,还时不时的让美女忍俊不禁。 “他什么时候修炼出关的?”我望向阿杰。 “我哪知道。不过我知道另外一件事情,凌少,现在见到美女说不出话的排行榜你当第一了。终于摘掉了千年老二的帽子。” “滚蛋,谁要当这个第一。” 我们原本是打算看陈涛紧张害羞慌乱来娱乐自己,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陈涛的痛苦之上,然后在陈涛危难之时挺身而出帮助陈涛完成相亲。没想到陈涛完全不需要我们的帮助,和美女聊的不亦乐乎。我和阿杰无聊的决定回家。 “你们跑去哪了?”一回家林琪正在厨房忙着,厨房里原材料丰盛,锅上煮着,炖着,炒着……看来是顿大餐,我从住进来还没见过林琪做一顿正式的饭菜。我又一次对林琪的印象改变了,这个一直以女强人形象示人的姑娘,原来也具备这么贤淑的家庭妇女气质,只是不知道她做出来的菜的水准如何。 “我们陪陈涛相亲去了,今天什么日子,这么多菜。” “陪陈涛相亲?”林琪停下手中的动作,举着锅铲看着我,我以为林琪也脱离不了一般女孩的特点,具有八卦特质。 “对啊,老钱介绍的。” “姑娘漂亮吗?” “你还别说,非常漂亮,就比你差一点点。”阿杰告诉我绝对不要在一个女人面前夸奖另外一个女人,我想我理解的不错。 “那情况怎么样啊。”果然如阿杰所说,林琪脸上闪过一丝笑容,故意转身继续炒菜掩盖脸上的喜悦然后问道。 “你觉得呢。” “就陈涛见到女孩说不出话的那个性,我看一定很糟糕。” “你也这么认为是吧,可是事实不是,陈涛那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修炼的功力,不仅谈笑风生,还把那女孩逗的笑个不停,我看他们是对上眼了。” “真的?” “那还有假,不信你问阿杰,阿杰说他都没把握能把那女孩说的这么高兴。” “哦,”林琪的情绪一下子低落了许多,放下手中的锅铲关掉炉火,说道:“我有点累了,上楼休息了。” “啊,菜不做了,这都做到一半了,我们等着尝尝你的手艺呢,闻到这香味,我都有点饿了。” “饿了吃自己,我有什么义务给你们做饭。”林琪不知道哪来的脾气,大声呵斥我之后就上楼去了。我又哪句话说错了?我不是都按照阿杰说的做了吗? 对于陈涛相亲我不仅仅只有看热闹的心情,我衷心的希望他能够找到一个好的女朋友,自从我们一起创业失败,他父亲去世母亲生病,女朋友跑了之后,这两年他都没有再谈过恋爱。相亲后第二天,我和阿杰就找老钱打听消息,让他帮忙问问女方对于陈涛的印象。 “怎么样,问的如何?”老钱一进门,就被我和阿杰按在沙发上逼供。 “姑娘对陈涛的印象挺好的,觉得他人幽默、诚恳、成熟。” “真的,那是不是有戏。” “这个就……”老钱拖了一个长音,肺活量还真大。 “我和你没仇吧,你打算把我急死啊。” “姑娘觉得还是算了。” “为什么啊。” “陈涛这人太实诚,什么都和人家说了,创业失败,父亲去世,母亲生病,房子卖了,积蓄没了,自己现在一个月的薪水八成要用于母亲的治疗和疗养费用,凡是能说的我看他都给说了。” “就因为这个姑娘就嫌弃了?这都什么世道啊,就只看钱了,没别的了,那穷人就不用过日子了,我们国家还只是个发展中国家吧,也就是全民奔小康的阶段,还没到小康呢,没钱就不谈,哪这么多有钱人啊……”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我自己身上,我到不怎么介意,因为我理解社会的现实,人的现实,可是发生在陈涛身上,我就忍不住心里的怒火。 “行,行了,消消气,”阿杰及时把我抱住,不然他害怕我会失去理智误伤老钱,因为我的脸都快要贴到老钱脸上了,阿杰把我按在椅子上:“凌少,你的心情我理解,可是现在社会就这么现实,那姑娘自身条件好,想找个条件好点的,也是正常的事情。” “什么叫条件好?有钱就叫条件好,人好就不是条件好,现如今有几个男人能向陈涛这么好的,无论对父母,对朋友,就包括对以前的女朋友,有谁能说个不字。” “可是人家不是不了解陈涛吗。” “不了解那就了解啊,才见面就否定,怎么了解。” “那姑娘追求的人多,选择面广,肯定没时间一个一个的仔细了解,所以先用硬件条件筛选一下,也不为过嘛。”老钱插话道。 “选择面广?追求人多?追求人多你还介绍陈涛去相亲,没事找事是吧,你最好在我还能忍住火气的时候给我滚蛋,不然后果自负。” “好,好,我这就滚。”老钱遁走了。 我愤怒的目光因为老钱的遁走,一下子失去了目标,只好转移到阿杰的身上。 “你别瞪着我啊,这件事从头到尾和我没关系啊。” “我不是想瞪你,只是我现在一时改变不了我的眼神,而我又找不到另外一个目标。” “我有一个很好的建议,你背后有一个很不错的目标。”阿杰示意我转向身后。 “是谁?啊,您好,吃了吗。”我愤怒的目光转向身后的目标立刻发生了变化,连声音也变得温柔许多,因为站在我身后的是我们老板娘林琪。 “没呢,你们吃了吗?”林琪没有因为我的目光而生气,反而用更温柔的声音回答道。 “我们也没呢。” “昨天的菜还没做呢,正好今天帮你做一桌好吃的。” 这个林琪什么意思啊,性情转变这么跳跃。

阿杰的入住,让我们这群朋友中仅存的三个还没有结婚的人聚在了一起,说实话还真有点往昔重现,让我有了一点回到大学集体宿舍时的感觉。人都说当老了以后,就开始喜欢回忆从前的日子,我才刚刚三十岁为什么就有了这种毛病。 “阿杰,你个王八蛋,你又把我的袜子偷走了。”我打开抽屉就不见了我的袜子,冲到阿杰的房间把他揪了起来,阿杰这小子从来不洗袜子,却每天都换袜子。 “恩?谁,谁是小偷。”这小子还在床上睡的迷迷糊糊的。 “还有谁,你。” “哎呀,我说凌少,你什么时候变这么小气了,不就一双袜子吗。” “一双袜子?你住进来两个多星期,我已经不见了七八双袜子。” “阿杰,你个王八蛋,你又偷我袜子。”说着一样的台词,陈涛也冲进阿杰的房间。 “两位兄长,我昨天晚上凌晨五点才回来,你们让我先睡觉,睡醒了再解决袜子问题行不。” “你凌晨五点回来,自己开心去了,关我们屁事,给我们起来。”我说道。 我和陈涛两人强行将阿杰拖下床,拖到客厅摆着,这小子还真有特质,挤着沙发角还保持睡觉的状态。 “你要不想洗冷水澡呢,就睁开眼睛。”我说道。 “两位老大,袜子我已经偷了,你们说怎么办吧。” “赔。”陈涛说道。 “行,一会起床我就去超市,我买三打回来,一人一打行不。” “六打。”陈涛说道 “一人六打。”我补充道。 “行,一会就去。” “不行。”陈涛说道。 “现在就去。”我补充道。 “等下,今天有球赛吧。” “对哦。” “看完球去,行不。” “行,你去拿啤酒。” 三个人喝着啤酒看球赛,天南地北的不知道在侃些我们自己都不清楚有什么实际用处的东西一直到中午,把袜子的事情给忘了。 “中午了,肚子饿了。” “出去吃?” “懒得动。” “方便面?” “懒得煮。” “那就饿着吧,就当清肠胃了。” “好吧。” (以上部分对话,无需注明每句话出自何人之口,因为无论谁开口,另外两个都是这么回答) “我实在看不下去你们三个了,能不能和你们聊聊。”林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们面前。 “当然好啊,来,坐这边,你想聊什么?”随着居住在这里,慢慢的对林琪有了一些了解,她确实如陈涛所说不总是表现的那么冷漠,能和她多聊聊,是我一直的想法。 “我问你们,如果你们明天就要死了,你会有什么想做还没做的事情?陈涛你先说。”林琪这个姑娘聊天的方式还真的与众不同,喜欢假设性的问题。 “我想应该是还没来及告诉我爱的人,我爱他们。”陈涛的回答让我和阿杰都诧异的看着他,我们两从来没想过平时感觉有点木讷的陈涛居然会说出这么感性略带肉麻的回答。 “那你为什么现在不说。” “因为我知道我明天不会死。” “凌少你呢。” “我想做的事情应该很多吧,我还没来及赚足够多的钱,没有享受过有钱人的日子,我还没有找到一个老婆,生一个儿子或者女儿,其实我还是比较喜欢女儿,可是女儿长大了太另人担心,你说现在这个世道(看着林琪的表情我知道我又跑题了)……我想还没有帮我老爸老妈买一套大房子让他们舒舒服服的享受,还没有全家一起去世界旅行,还没有……” “那你为什么不从现在开始去做,认真去找一份工作,好好努力,认真去寻找一份感情,结婚,生子等等等等。” “因为我知道我明天不会死。” “也许会呢,起码有万分之一的可能。” “所以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我会现在结婚,生子,不过工作我还在找。” “阿杰你呢。” “我明天就要死了,哇,明天就要死了,这件事情听上去也太恐怖了吧。” “你还有什么想做的事情。” “我怎么知道,我没想过这个问题。” “那你现在想想。” “我明天就要死了,我现在哪还有什么心情想啊,你们太可怕了,我不和你们聊天了。” “你去哪啊。” “我明天都要死了,你管我去哪。” …… …… 我想林琪之所以问这个问题,也许只是想侧面的对我们有一个提醒,结婚和生子对于我来说也许依旧不那么急迫,但是工作应该好好考虑一下了。不经意当中,我已经失业一个多月,这也许可以算是我被动失业(我曾经最长给自己放过半年的假期,那是我自己主动选择不去工作)最长的一次,现在我不是应该努力工作,而是努力找份工作了。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追求人多你还介绍陈涛去相亲,这里的三个男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