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文章 2019-10-23 02:5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文章 > 正文

我和赵妍已经开始了恋爱,而是我现在看着赵妍

首先和大家道个歉,没能每日更新,在上海处理许多事情是一个原因,更主要的是对于已经连载的文字想做一些调整,对接下来的故事也想做一些改变,有些事情没想明白,所以有些阻滞,25日回南京,回去之后就可以静下心好好想明白。感谢理解。 ××× 三十岁这个我一直不太愿意提起的事实又一次的被林琪明确的摆放在自己面前,在我身上没有显示出任何和这个年龄相符和的特质,更没有我自己一直以来确信的三十而立的担当。作为一个已经三十岁的男人,我如林琪所说一般一无所有,我只是每天清晨起床告诉镜子里那个看起来尚算年轻的自己,我还有时间。我还有时间吗?当然还有,只是已经不那么充裕。就算用我自己对陈涛说的话,三十岁之前的我都在为三十岁改变自己做准备,那么我也应该开始改变了。困了,快睡着了,那么就从明天开始努力工作吧。 自从旅游归来,张栋一如既往的对我进行着打压,不过都是些常规手段,我已经可以应对自如,只是多花了我一些时间。在旅游前我也曾经想过重新选择一家公司,可是在旅游归来之后我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公司展示出来对于员工的重视,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赵妍,我不想在她的面前象一个逃兵似的逃出这家公司。 我和赵妍已经开始了恋爱,可是我们进行的是地下情,所以在公司内我们比以前还要“陌生”。今天张栋又要求我留下来加班,而赵妍和同事们有说有笑的在准点下班离开了公司。 其实我喜欢在夜晚工作,被夜幕笼罩的安静让精神更集中,让思维更活跃。我专心在这个普通的文案处理的工作上,因为既然我无法一下子就做出巨大的改变,那就从所有的细微事物做起。 “你吃饭了吗?”就在我全身贯注于电脑屏幕的时候,一个身影出现在我的身旁,然后看见一个带着关切之情的微笑,赵妍的微笑。 “吃了点干粮。” “我就知道,所以我给你带了好吃的。”说着赵妍就从她手里的袋子里给我拿出两盒还带着热量的美食。 “你怎么来了,你下班的时候不是已经走了吗?”看着这些美食我还真有点饿了,一边享受着爱心饭盒,一边问道。 “是走了啊,但是没走远,我在附近吃了晚饭,然后再偷偷的溜回来。”赵妍在我身边坐下很轻松的说道。可是我知道那不轻松,现在是晚上9点多钟,距离下班时间已经三个多小时,赵妍为了给我送饭在外面游荡了三个多小时。 “谢谢。”这是我现在唯一想说的话。 “谢什么呀,是我说我们的事情不能被别人知道的,对了,你工作还差多少?” “做完了。”张栋交待的工作在一个小时前我已经完成。 “做完了,那你现在在做什么?”赵妍看着我电脑屏幕上显示着的一份才刚刚开了一个头的文件。 “随便写点东西。”我确实在随便写点东西,写这段时间来对公司运作的一些看法和建议,写自己目前工作的一些体会和心得,写无意间有的一些想法和创意。我不知道我写的这些到底有什么用处,但是我想将这些都记录下来在整合成一个完整一些的建议书。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虽然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有准备,但是我应该做一些准备。 “我觉得你今天有点不一样。”赵妍静静的注视着我的眼睛,她喜欢这么注视着我的眼睛,我不知道是不是就如她所说在一个三十岁男人的眼睛里还有清澈和纯真的存在。 “有什么不一样?” “我觉得你特别认真。” “我觉得是时候认真一点对待工作,努力一点了。” “是什么让你有这样的想法的?是我吗?”赵妍依旧注视着我的眼睛,露出迷人的微笑,用期待的表情等待着我的回答。 我知道我说一个“是”字就可以换来最好的结果,可是我真的是因为赵妍而改变吗?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始终认为人是自私的,人无论做什么,最终的目地都是为了自己获得益处,我做出的这一点点改变,更多的原因也许是来自于现实以及自己给自己的压力。 “不是。”我给出了一个最煞风景的回答,将赵妍脸上原本灿烂的笑容凝固成一种奇怪的表情。我有些后悔,为什么我就学不会对女孩说一些甜言蜜语呢,为什么我非要将原本融洽的气氛拉扯到现在的尴尬局面。看来陈涛阿杰对我的评价完全正确,我是约会的破坏机器。 “你气死我了,不给你吃了。”赵妍生气的将带给我的饭盒收了起来。 “可是我已经吃完了。”我又说了这么一句。 “你,你,我,我……” 我想赵妍一定是因为一时间找不到比“气死我了”更强烈的词汇才变成现在这样一脸气愤外带焦急的样子。可是这个时候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居然是原来有人可以生气也气的这么可爱,着急也急的这么美丽。 “你可以说,你恨死我了。” “我恨死你了。”赵妍接纳了我给她的建议,然后又狠狠的在我手臂上拧了一下,这一次我乖乖的接受这种非常疼痛的惩罚,我都有点恨我自己。

“怎么样?”我一回到家阿杰和陈涛用关切的眼光看着我。 “还能怎么样,我不应该相信阿杰,更不应该相信陈涛,他那是什么老土的办法,吃饭聊天,散步继续聊天,我把这几个月要说的话都说完了,没把赵妍闷死,把我自己都要闷死了。” “起码花钱少啊。”这是陈涛的回答。 “女孩叫赵妍啊。”这是阿杰的话。 “那都不是重点好吗,重点是我已经失去了两次机会。” “什么两次机会?”两个人一起问道。我没法告诉他们三次机会的事情,那事情我自己都觉得有些荒谬,说出来一定被他们笑话。 “别问了,总之,不用你们帮忙了,我自己来,人一定要靠自己。” 人一定要靠自己,可是我怎么靠自己?虽然我在学校的“花名”远扬,不过那纯属以讹传讹,我是交过几个女朋友,可是基本上都是在潜移默化中确定的恋爱关系,认真回想一下我主动追求别人的记录,竟然全部以失败告终。 我一个人睡在床上总结自己的亲身经历回忆所有在影视作品图书杂志网络上获得的知识,希望得到一个办法,可是在经历数个小时之后,我只得到了一个答案——放弃。算了,赵妍说的没有错,我其实是个懦弱自卑的家伙却要用自大的外表去掩饰自己,赵妍给我所谓三次的机会,也许不过是希望我承认这个事实。我不怪赵妍,反而更加喜欢这个女孩的坦白和率性,也许我勇敢的承认一次自己的懦弱和自卑是一个改变它的开始。 我对赵妍用了第三次机会,不在周末,没有大把的时间,不在风景优美的场所,没有制造浪漫的环境,就在下班后公司大厦旁边的公交车站,第一次和赵妍相遇的地方。 “准备去哪?”赵妍又一次问道。 “回家。” “你想带我回家?” “是我回我家,你回你家。” “你不是和我约会的吗?” “是,约会就在这里,我说完我要说的话,我们的约会就可以结束了。” “好啊,那你说吧。”赵妍没有对于我奇怪的行为表示奇怪,到是饶有兴趣的准备听我说什么。 我看着赵妍期待的眼神一时间到有些不知道如何开口,昨晚在家我已经准备好了大段的台词,包括感谢她给我三次追求她的机会,虽然感觉上有点荒唐,但是还是非常感谢,我决定放弃,因为我决心面对自己的懦弱和自卑,是她让我认识到真实的自己,给我面对真实自己的勇气等等等等。可是现在我不知道我是否还需要说这些,这个聪明的有点过分的女孩似乎每次都可以看穿我的心思。 “赵妍,”我还是决定说完我要说的话:“我喜欢你,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我都诧异我自己会说出这么一句话,这不是我昨晚用一整晚准备的台词中的任何一句,而是我现在看着赵妍的眼睛唯一想说的话。 终于有一次轮到这个聪明的过分的女孩疑惑了,赵妍注视我,我也同样注视着她。我莫名的心跳加速,因为我似乎从赵妍的眼神里看到一些希望,我清楚的听见自己的心脏很有力很有节奏的跳动声。 我开始觉得电影中的画面是真实的,时间似乎停止了转动,周围的人群开始变的虚幻,街上吵杂的声音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在这样一个虚幻安静的世界里只有我和赵妍两个人,没有语言,只有相互的凝视。这种虚幻的世界一共存在了八秒钟,直到赵妍再次开口说话。 “好啊。”赵妍的疑惑一共持续了八秒钟,在她注视着我的眼睛八秒后她对我说了这句话,又把所有的疑惑还给了我。 “好……好啊?你答应做我女朋友?” “嗯。”赵妍很有力的点点头。 “为什么?” “因为你喜欢我。” “我喜欢你,你就答应做我女朋友,那很多人都喜欢你。” “你和其他人不一样,从你的眼睛里我可以看出你是真的喜欢我,没有复杂的目的和想法,就是最单纯的喜欢我。我没有见过一个男人会有你这么单纯和清澈的目光。”赵妍对我的夸奖让我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 “就因为这个?” “当然还有,因为我也喜欢你。”赵妍绽放了一个笑容。那个笑容很灿烂还带有一点羞涩,赵妍一直以来在我面前都表现的非常强势,所以那笑容中的一点羞涩让我的心有一种异样的激动,由神经末梢传递到大脑里产生了去亲一下她的冲动。我从不否认我好色,但是现在和好色无关。我静静的注视着赵妍的眼睛,试图通过眼神传递这一信息,得到赵妍的默许。 “你想亲我啊。”赵妍又说道。你说这个姑娘到底会不会谈恋爱啊,哪有人这么问问题的。 “不,没有。” “骗人。” “没骗你,我不是想亲你,而是……”我直接上前亲了赵妍,隔着刘海落在额头之上,很短暂,不激烈,无眩晕感,如蜻蜓点水般掠过。谁说我很懦弱的,有时候我也是很胆大的,尤其是色胆。 “你要死啊,这么多人。”赵妍及时给了我惩罚,在我的手臂上拧了一下,绝不是打情骂俏的轻拧,扎扎实实的疼痛感又一次从神经末梢传递到大脑,可是被忽略,因为我的大脑正在处理另外一个信息“如果不是这么多人的话……” 我和赵妍就这样默默的并排站在公交车站,看着一辆又一辆的公交车停下又开走,看着身边等车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 这一切太不真实了,说的直白一点,我从来没有和赵妍这么漂亮的女孩有过什么关系,如果非要说有,那么一个是我妹妹,凌小靓是一个杰出的美女,一个是我唯一的女性朋友诺诺是一个杰出的美女。可是成为我女朋友的美女只有眼前这一个。从第一次遇见赵妍到现在不算很短的时间,可是真正从认识赵妍到追求赵妍再到现在并不是很长的时间,我和女孩的恋爱故事一向都会经历一些波折与坎坷,可是这一次却如此顺利,拥有赵妍有一种喜悦冲上头顶的感觉,但是却有另外一种感觉隐藏其下,我们开始的如此顺利,会不会意味着我们会结束的也很快捷? 哼,这是目前最能表达我情绪的字,我送赵妍回家之后,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一对恋人,我对他们使用了这个字,我看见我们小区的保安我使用了这个字,见到对门那个我不认识的邻居,我使用了这个字,然后进了家门对阿杰、陈涛都使用这个字,那是我藐视一切的态度,现在的我自我感觉非常良好甚至有点膨胀,准确的说应该是“小人得志”。看着阿杰和陈涛一脸疑惑的样子,我非常想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们,不过最终我还是忍住了冲动,我和赵妍刚刚开始,一切都显得不那么真实。 躺在床上回想送赵妍回家的情景,虽然我还没敢直接牵着她的手,但是每当过马路,对面来个人什么的,时不时的都会有短暂的触碰,就这么点肢体上的交流却让我有种很满足的感觉。说实话很多年没有过这种感觉了,谈恋爱对我来说就是找个伴,兴奋激动的情绪几乎没有,即使在恋爱的初期。在这种许久没有的甜蜜兴奋中睡去,没有梦,睡的很香甜。 第二天站在公司门口有种踌躇满志的感觉,虚荣心和年龄无关,所以我想象着当赵妍走进公司看见我,很自然的走上来挽着我的手臂和我一起走进公司,迎接我的将是大面积的羡慕的目光。尤其是那个张栋,也许可以把他气到吐血,想想都开心。 电梯门打开,赵妍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我露出自认为不错的微笑,等待着赵妍的回应。可惜赵妍对我的回应与我预期的大不相同,她只是和平时一样似乎看不见我一般昂首走进公司。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昨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根本是我做的一个梦?不可能啊,我手臂上还有赵妍那个丫头下狠手拧出来的淤青呢。 就在我花了两个小时十五分钟没有想明白这件事情的时候,在我从洗手间回来的路上听见一个“嘘嘘”的声音,我顺着声音发现了赵妍。 “我昨天是不是……”我被赵妍抓到一个人烟稀少的楼梯口,我开口想问我这两个小时以来的疑惑,但是被赵妍阻止了。 “对不起啊,我昨天忘记告诉一件事情了。” “什么事?” “我们在一起的事情不能被别人知道。” “为什么?” “因为太快了嘛。” “这和太快了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了,那我一开始在这么多人面前坚决的拒绝了你,旅游的时候你又说什么不纠缠我,现在这么快就和你在一起了,我多丢人啊。” 看着赵妍害羞的样子,我心里有种得意的感觉。我想赵妍真实的想法也许并不是怕什么丢人,而是她不想因为她的缘故让我受到张栋更多的迫害,真是个懂事的孩子。 “你是不是不高兴啊。”赵妍看到我不说话问道。 “没有,我赞同你的想法。” “你真的没有不高兴?” “那当然,人都说了,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嘛。”唉,思维太活跃就是一个麻烦事,害得我另外一个手臂又受伤了,关于这一点我以后一定要提出抗议,男人也是有疼痛感的,下手也忒狠了点。就这样,我和赵妍开始了地下情。

第二天我又在沙滩上躺了半天,我知道很无聊,但是起码无聊的很轻松。 我们返回酒店的时候,再一次看见了赵妍,同时也看见了张栋。赵妍拎着几个袋子疾步向前,张栋紧跟左右。 “你这么多东西,我帮你拿吧。”张栋伸手想去接赵妍手中的袋子。 “啊,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还是我来吧,你是女孩,我是男人,这是我应该做的。” “真的不用了,谢谢。” “真的没事,还是我来吧。” “今天你已经帮我很多次了,真的不用了。” “既然已经帮了很多次也不在乎多这一次了,真的没事。”我终于见识到了张栋“锲而不舍”的精神。 说着张栋就去抢赵妍手里的东西,赵妍本能的躲闪,也许因为太急,膝盖一下撞到旁边台子的突出处,那台子花岗石做的,我这里都能听得见骨头碰撞石头的响声。 “啊,对不起,你撞哪了,我看看。”张栋及时的给出一付关切的表情,哎,要不是你这么纠缠不休,赵妍也不至于撞这么一下。 “啊,我没事,真的没事。”赵妍遮挡着张栋伸向自己的手,用很平静的语气说道,似乎撞的那一下真的无关紧要。 “不可能,一定是撞到了,让我帮你看看,要不送你去医院。” “张栋,没有那么严重,我拜托你让我自己回房间好吗,当我求你了。”我再度佩服张栋能把赵妍逼的连“求”这个字都用了,该不会这样还不知道进退吧。 “那好吧,不过,你真的没事吗?” “我没事,谢谢。” “还是让我送你回房间吧。”张栋犹豫的转身才走开一步又回头说道,我现在能够理解赵妍的无奈了。 “真的不用,你就让我自己回去好吗。” 赵妍拎着袋子独自前行,张栋看了两眼赵妍的背影悻悻的离开。而我选择跟着赵妍,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因为我的房间和赵妍一个方向。 “哇,你躲这干嘛啊。”我才转过拐角就差点撞上半蹲着的赵妍。 “我……”赵妍想说话又止住,一脸的痛苦表情,紧咬着嘴唇,额头都已经渗出微微的细汗。 “撞疼了是吧,我说那么响一下怎么可能没事,不过你刚才还能忍着疼大踏步前进,忍受力挺强的啊。”这种硬伤碰撞是非常疼痛的,神经末梢传递的信号可以让人暂时失去自我控制能力,刚才赵妍在张栋面前居然可以用坚强的意志力将这种痛楚强行压制,这姑娘的倔强让我惊讶。 “你说完了没有啊。” “基本上完了,我看这一下撞的不轻,要不要我帮你看看?” “不要你管。”赵妍用很生气的样子对我说道。不过这一下的撞击的疼痛实在难忍,赵妍不仅额头冒汗,眼眶里也开始凝聚泪水。 “都怪你不好,请你帮忙,你就是不肯,不然我昨天晚上也不会一个人坐在外面一直到十二点钟,今天也不会被纠缠了一整天,现在也不会撞到,都疼死我了,你还一付幸灾乐祸的样子,我原来以为你是个好人,可是现在才知道你是个没有风度,没有同情心,没有……”赵妍一边忍着痛,一边表达着她对我的不满,神情由痛苦,委屈,气氛等负面情绪交织而成,可是在我眼前却只有一个感觉——非常可爱。 “你干什么?”赵妍突然瞪着我说道。因为我已经把她抱了起来,赵妍非常惊讶于我的行为,其实我自己更惊讶,给我一百次眼前这样的局面,我只有一次可能选择目前的行为。 “你腿伤了不能走路,我抱你回去。” “我不要,你放我下来。” “你别再挣扎了,说实话你一点也不轻,手里还这么多东西,我要是松手,倒霉可是你。”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恐吓”起了作用,赵妍放弃了挣扎任凭我抱着她。十几秒钟之后她还是忍不住说了句:“我的体重是很标准的体重。” …… …… 我将赵妍抱回房间,去找来一些药酒纱布对赵妍的腿伤做了一些处理,这期间赵妍一句话都没说,只是静静的坐在床上。 “都弄完了,你看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如果我说没了呢?” “没事的话那我就回房了,有事你打我房间电话吧。” “你……能不能不要走。” “啊?!”我不明白赵妍的意思。 “一会张栋肯定还要来,你留下来……。” “还来?张栋没有这么可怕吧,他怎么也应该有点自尊……” “好了,我知道了,你走吧。”赵妍打断我的话说道。赵妍的那种无奈的平静语气让我心里充满愧疚,即使我决定不再对她有什么幻想,我也不应该对于她的几次求助都视而不见,起初也许我可以解释为我并不知道张栋是多么的讨厌,可是现在我知道了,我还能坐视不理吗? “如果你担心的话,我还是留下来吧。” “不用了,我累了,想睡了,你还是走吧。”赵妍又用这种平静的口气下了逐客令。我想我的行为确实让赵妍失望了,我有些后悔,我并不指望让这个女孩成为我的女朋友,但是我依旧希望在她的心里能留下美好的印象。 我默默的走出房间关上房门,然后听见屋内赵妍的声音:“你这个笨蛋,叫你走你就真的走啊,气死我了。” 这个丫头一定不知道酒店房门的隔音效果如此之差,不过她的话让我心里有种温暖的感觉,也许我在她心里的印象还没有变得糟糕不堪。 我没有离开赵妍的房门口,我决定帮她避免张栋的纠缠。我在她的房门口晃悠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期间公司有几名同事路过,看见我都露出“会心”的微笑,然后窃窃私语的议论着离开。我明白他们将我视为和张栋一样对赵妍纠缠不休的追求者,我被误会了,但是我无所谓,因为我喜欢赵妍是一个事实,而我并没有纠缠赵妍,这一点赵妍明白我就满足了。 在我等待了近两个小时之后,在我开始对于赵妍的判断产生了一丝的怀疑的时候,张栋没有让我失望,拎着大大的两个袋子出现在我的视线中。我不知道袋子中装的是什么,不过看这个架势是做好对赵妍进行全方位呵护的准备。 “你,你怎么在这?”看见我站在门口手扶着门把手的姿势(这个姿势是我看见张栋之后故意装出来的姿势,造成我刚从房间出来的假象)问道。 “我来找赵妍啊。你也是来找她的吧?不过你来晚了,赵妍刚刚睡了。” “睡了?现在还不到十点。”张栋对于我的话充满了怀疑。 “嗯,她心情不好,腿受伤了,所以早睡了。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给害的,我看今天最好还是不要打扰她了。” “哦,那我明天再来吧。”张栋迟疑了一下很不情愿的说道然后转身离开。 张栋走了,我并没有离开,我知道他一定不信我说的话,我也不信他就这么顺从的离开,我现在开始越发的理解赵妍被他“折磨”的心情。在公司时毕竟是工作场合,张栋会收敛许多,现在外出旅游,他认定是个大好的机会,所以更加不会放弃。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十几分钟后张栋又折返回来,偷偷的观察我是否离开,我索性坐在赵妍的门口。我的行为有些古怪,但是我根本不介意张栋怎么看我,至于过往的同事,我已经说过我的观点。 我一直坐到时间超过十二点才离开,我想张栋再如何愚蠢,也不至于这个时间还来打扰赵妍。不过我想他对我的怨恨值大幅度的提升,回去之后一定会拼命报复。幸运的是进入这家公司面试的程序很繁琐,所以辞退一名员工的程序也不简单,虽然张栋是我的直属主管,但是他没有这个权利。 另外,我想赵妍今晚应该可以睡的踏实一些。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和赵妍已经开始了恋爱,而是我现在看着赵妍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