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文章 2020-01-01 13:3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文章 > 正文

www.5756.com曹操将南匈奴分为五部,蒙古人是古代

问:蒙古人是古代匈奴人的后裔吗?

        历史上让汉人王朝恐惧地建起万里长城的匈奴,后来去了哪里?根据现有的资料和证据看,绝大多数匈奴后裔都与汉民族进行了融合成为了汉族的一员,其余的匈奴人进行了分化形成了许多新的民族,如突厥、鲜卑、契丹等。

www.5756.com 1

一、融合为汉族而自人为匈奴后裔的主要聚集区

匈奴、突厥、蒙古的真实关系

        五胡十六国及魏晋南北朝时期,匈奴在中国历史舞台上进行的最后一场演出。之后,匈奴作为一个独立的民族逐渐从中国历史中消失。匈奴后裔融入汉族以后,所改汉姓有刘、贺、丛、呼延、万俟等,很多生活在今天的陕西、山西、山东等地。也许,你的祖先就是曾经举着战刀,跨在马背上疾驰的匈奴人……

一眼流年 2018-03-30 10:02

1.山西岢岚县

成吉思汗时代是不存在蒙古民族的,成吉思汗本人是个突厥人,成吉思汗从来也不知道有个民族叫蒙古民族,因为蒙古民族形成是他死后的事,那个时代蒙古民族还没诞生。

        东汉建武二十四年(48年),匈奴内部为争夺王位发生内战,呼韩邪单于率领部众归附汉王朝,从此匈奴分为南、北两部。南匈奴部众被汉光武帝安置于并州北部地区。202年,南匈奴首领率部归附曹操。为了维护北方的统一稳定,212年,曹操将南匈奴分为五部,大规模迁入今晋北、晋西地区,从此,管涔山两麓完全成为南匈奴新的家园。

匈奴是现代蒙古人和突厥人的共同祖先,匈奴帝国是蒙古历史上的第一个朝代。这是基本的历史常识。

www.5756.com 2

2006年,在法国遗传学家ChristineKeyser-Tracqui的名为"Populationorigins in Mongolia:genetic structure analysis of ancient and modern DNA"的研究当中,用2300年前的古匈奴贵族尸体与现在蒙古地区的蒙古人群体,以及现代安纳托利亚的土耳其人群体进行的Y染色体、线粒体、常染色体脱氧核糖核酸分析。结果表明,古匈奴和当代蒙古人为延续世系,而现代土耳其人与蒙古人更多的是文化和语言学上的交流而非基因上的交流。

        大约在这一时期,管涔山出现了新的名称“岢岚山”,现在,管涔山脚下,还有一座以“岢岚”命名的县城。

匈奴国末期被自然灾害、内斗折磨得逐渐衰败,此时四周长期受匈奴欺辱的鲜卑、汉朝、乌孙、丁零、乌桓热火朝天地进行反攻清算,鲜卑成为攻击匈奴的主力。公元46年,由于鲜卑和其他民族长年地进逼,加上内乱不断灾荒不绝,曾经雄踞朔原的北匈奴被迫败退到燕然山(今蒙古国杭爱山)和阿尔泰山地带。其后奄奄一息的北匈奴又屡屡惨败,最后由鲜卑国在匈奴国的原有领土上建立了强大的鲜卑国,60万匈奴人融入鲜卑国,另有一部分匈奴西迁。

        “岢岚”二字合为一座山的名字,专指晋西北的管涔山。有关较早的记载有《元和郡县志》:“岢岚山在宜芳县北九十八里,高二千余丈,西北与雪山相接。”《太平寰宇记》:“岢岚山在岚谷县东二里。”从“岢岚”两字的字形分析,两字皆从“山”,含义明确是指山,完全符合中国传统的造字命名的特点。同时,这又是一个表音的地名,也就是说,这个地名的含义与其字义无关。再从这两字出现在汉魏间的时间分析,我们认为“岢岚”应是北方民族匈奴语言中的音译。

2007年的另一项名为"Genetic analyses on the affinities between Tuoba Xianbei and Xiongnu populations"的研究中,遗传学者用拓拔鲜卑的mtDNA与匈奴进行对比,结果两者高度吻合,证明匈奴与鲜卑的基因传承关系。

        “岢岚”是匈奴人对管涔山的称谓,含义就是“驳马”,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花马、骏马,或者是那种食虎的神马。从这里我们可以感受到匈奴人对这座山的景仰和崇拜。

突厥也是蒙古人种,高加索相貌是后来混入。所谓游牧民族,就是到处游荡的放牧,今年在中国长城脚下放牧,过几年草场闹鼠灾,蝗灾或其他疫情时,就可能转场去中亚草原了,再过十年中亚草原再闹灾时,可能就转场去东欧草原了,一路掠夺人口,可能一个突厥男人在中国长城下放牧时抢了一个中国女人生一个儿子是纯蒙古人种,在中亚又掠夺了一个波斯女人生一个儿子是欧亚混血,十年后他欧亚混血的儿子在东欧又掠夺了一个俄罗斯女人生个孙子是纯高加索人了,结果一家人蒙古人种,欧亚混血,欧洲人都有,最后没准这个家族后裔就成土耳其人。

        匈奴是典型的马背上的民族,他们闲时围猎,战时攻伐,从小就马不离身,弓不离手,他们与马有着我们难以想象的依存关系,对马有无与伦比的感情。法国历史学家勒内•格鲁塞在《草原帝国》一书中对匈奴人的宗教有过研究,他说匈奴人的宗教“是以祭神化了的天和崇拜某些神山为基础”。当匈奴人入居今山西北部,看到雄奇神秀的管涔山后自然会产生许多复杂的幻想,也会把自己和民族的命运归结为山的自然力,并进行崇拜祭祀。他们还将管涔山想象成为一匹心目中的驳马,称之为“岢岚”,以表达崇敬热爱之情。

蒙古语和突厥语都源自突厥语,两种语言底层都是相同的,两种语言分化是突厥西迁后的事情,而突厥西迁前的固有词汇,在当代蒙古语和当代土耳其语、乌兹别克语、维吾尔语是共同词汇。

        《北齐书•神武下》记载了高欢在天池获瑞石的神奇故事:“六月壬申,神武如天池,获瑞石,隐起成文曰‘六王三川’。”据说“六王”指高欢的字“贺六浑”;“三川”指中原的黄河、洛川、伊川。这又是一个高欢代魏而王天下的神奇谶语,而且仍然来自于管涔山的天池。

中国人说的“东胡”就是匈奴的另外一种古代名称,中文是两种表达,但是同一群人。原始突厥是匈奴里的北匈奴一支,居住在贝加尔湖西边,属蒙古利亚类型,这个地方是苏武牧羊之地,当时看管苏武的匈奴人就是突厥人,贝加尔湖西岸跟西方人居住地很近,当时属于高加索种人的塞种人游牧地区跟此地接壤,所以突厥人在早期就混入高加索血统很正常,但那个时代突厥还是蒙古利亚人血统为主体的人群。

        尽管这些故事我们看作是神奇传说,但是当时却是史官忠实记录的国史,是君权神授的重要合法性依据。从这里反映出北方民族对其精神图腾管涔山的崇信和依赖。

帖木儿时代,蒙古民族刚刚诞生,刚刚脱离了突厥别部概念,而突厥西迁也没多长时间,那个时代的突厥人和蒙古人的关系,有点像今日的新加坡人和中国人的关系,属于亲属的关系。

www.5756.com 3

历史上匈奴、突厥、蒙古同波斯的关系远比同中国的关系要密切,匈奴、突厥的领土都是横亘东亚中亚的,当时中亚居民是讲波斯语的粟特人,塞种人等民族,这些民族也农耕民族,有富庶的城市群,匈奴、突厥人在东部边界打中国,在西部边界跟波斯语民族常年战争,并且匈奴经常直接管理中亚的波斯语城邦,而突厥更直接,突厥人则直接鸠占鹊巢的抢夺了波斯语民族在中亚的城市,进而中亚的突厥人融入了波斯血统成为欧亚混血的穆斯林人群,所以波斯历史书关于匈奴和突厥的记载远比中国历史详细。

        在民族信仰的影响下,北魏置岚州和岢岚县,州县同城而治,治所均在今岚县岚城镇北。正如《元和郡县志》所释:“后魏置岚州,因州西岢岚山为名也。”隋开皇三年(583年),岢岚县迁治于今静乐县城。隋大业三年(607年),在今岢岚县城置岢岚镇,后演变为岢岚军、岢岚州、岢岚县。明洪武二年(1369年),改岚州为岚县。

土耳其人和蒙古人一样,原本也是信奉腾格里和萨满,后来才皈依了真主。阿提拉属于现在的蒙古和土耳其。

        就这样,定居在岢岚山附近的匈奴人,因为与汉人杂居在一起,久而久之,逐渐接受了汉族的衣食文化,参与到民族大融合的浪潮中,子孙后代也,慢慢成为了汉人。

鞑靼人一词,最早於西元5世纪出现于游牧部族中(见“OtuzTatarBodu”,即“鞑靼三十部”),其活动范围在蒙古东北及贝加尔湖周围一带。鞑靼人使用蒙古语,在蒙古部出现前,塔塔儿(鞑靼)一词代表说蒙古语的部族。13世纪初,这些蒙古突厥游牧民族的不同群体成为蒙古征服者成吉思汗部队的一部分,其后蒙古人与突厥人互相混杂在一起,因而入侵俄罗斯和匈牙利的蒙古军队,就被欧洲人统称为鞑靼人。

        于是乎,“匈奴”这两个字,也就成了仅仅存在于史书上的名称了,但现在的岢岚县城作为一个畜牧业大县,游牧民族的某些生活习性也随着历史发展冥冥中得到了延续。

成吉思汗时代是不存在蒙古民族的,成吉思汗本人是个突厥人,成吉思汗从来也不知道有个民族叫蒙古民族,因为蒙古民族形成是他死后的事,那个时代蒙古民族还没诞生。

2.安徽东至县

先有成吉思汗统一北亚草原突厥各部,建立蒙古国,蒙古国民开始自称蒙古人,时间久了在共同的蒙古人认同下,才逐步诞生发展固定下来了蒙古文明(含服饰文字宗教)等蒙古民族才诞生,这个先后顺序要知道。成吉思汗西征,灭南宋的所谓蒙古人,准确定义是:蒙古国的人,而不是蒙古民族,因为那个时代蒙古国刚诞生,蒙古民族尚在形成初期,还没有摆脱突厥别部概念。所以元帝国时代从中亚大量引进自己的伊斯兰化的突厥亲戚色目人来华一起统治中国人。

        多年前,安徽省的皖南东至县南溪古寨发现匈奴的后裔,复旦大学生命科学院的专家对这些匈奴后裔抽取DNA进行检测,南溪古寨匈奴之谜再次引发人们关注。

中国史书一直混淆蒙古人和突厥人的关系,真实的史实是:蒙古是突厥人的一支,属于留守突厥人,突厥语和蒙古语在突厥西迁时才出现分裂,所以今天蒙古语的底层单词比如牛羊马这类的突厥时代就有的词汇跟土耳其语一样。帖木儿和成吉思汗时代突厥西迁不久,蒙古也刚刚脱离突厥别部概念,所以蒙古人只要西迁后皈依了伊斯兰教,就演变成新的西迁突厥人。

        南溪古寨村子里除了零星几个年轻人外,更多的是老人和孩子,这与附近的村落并无不同之处。

蒙古人不是成吉思汗时代就一夜间从天上掉下来的,蒙古人自古就生活在蒙古高原,他们古代属于北匈奴人的一支,属于同属北匈奴的突厥人,曾跟另外一个突厥部族土库曼人一起生活并结成联盟,中世纪突厥本部和土库曼人西迁后,一部分突厥人留守了下来,成为后世的蒙古人。突厥西迁并非中国人所谓的被唐朝击败,唐朝之后的五代十国中突厥人的一支沙陀人还曾建立过后晋、后唐、后汉、北汉等几个政权,突厥留守部族由多个部族组成,1162年留守突厥的蒙兀儿部里诞生了成吉思汗,成吉思汗统一了突厥西迁后分裂的北亚草原(当时蒙古人未诞生,所以还没蒙古草原称北亚草原或突厥草原),统一了北亚草原后,成吉思汗以蒙兀儿的名字命名新的统一帝国为蒙古,蒙古帝国建立后,北亚草原各留守突厥人都以蒙古为这个统一的民族名字,蒙古民族从此诞生,蒙古人就是留守突厥人,蒙古民族诞生前从北亚草原西迁的所有人都叫突厥人,蒙古民族诞生后西迁的蒙古人再伊斯兰化后演变成新的西迁突厥人,会很自然的融入当地老突厥人中去。

        地处大山深处的南溪寨距东至县城约30公里,170多户人家,近700人,除了一两户异姓外,全部姓金。村子至今保留着完整古朴的原始生态自然风貌,99弄,88沟,所有水道呈S形走向。据说南溪的名字,是取“南部匈奴”和“有88条小溪”的意思。

突厥帝国建国前,突厥人(含蒙古人祖先)就叫匈奴人,属于北匈奴人,古代游牧民族和现在的俄罗斯一样没有人种概念,讲同一种语言居住在各地的人们,在不同时代都以自己的政权名字自称是什么人,突厥人和蒙古人就是这么诞生的,先有突厥帝国和蒙古帝国,后有突厥民族和蒙古民族,这个先后关系对农耕固定文化的汉人理解起来很困难,不论匈奴人、突厥人还是建国初期的蒙古人他们是一个语言群体,他们间一脉相承的关系并没有割裂,不是中国人眼中的所谓“北方草原经常你来我往的更换民族”。

        其实不仅是村落的布局有些特殊,村子里的房屋也很奇特。南溪古寨虽属皖南,大部分建筑与皖南徽派建筑有些类似,但始建于元末的酷似碉堡的碉屋,为该村庄独有。墙壁上有众多的洞孔,据说主要为瞭望和射箭之用。此外,房屋墙壁所成夹角并非汉族常用的直角,而是锐角,尖尖地突出,据说是为了象征骁勇善战的性格。此外,古寨村民的发髻较后,据称这与他们食用动物的生活习惯有关。同时祠堂99根梁柱上雕刻着云状花纹,还有骑马打仗、骑射、羊、凤同图等游牧民族的内容。这是当地人确信自己是匈奴后裔的重要佐证。

突厥属于北匈奴人,突厥帝国建立后才诞生了突厥民族,蒙古属于突厥,蒙古帝国建立后,才诞生了蒙古民族。打个中国人能理解的比喻:秦国属于周朝人,秦人本是周朝西北地区的居民,秦人建立秦国后,秦民族才诞生,而刘邦属于秦朝中原人,刘邦建立汉朝后,汉民族诞生,不论周人,秦人,汉人都是一脉相承的同一群体,汉人与匈奴/突厥/蒙古体系的区别是:汉人是农耕民族,自古定居在一块地方轻易不迁移。而匈奴/突厥/蒙古体系民族是游牧民族,居无定所,经常是本部迁移游牧走了,强大的别部成为了新本部。

        说南溪古寨村民是匈奴后裔,最重要的佐证便是族谱。当年保管族谱的族长金天赐已经去世了,不过金池云家保存着族谱的影印本。随着岁月的迁徙,人口变化,族谱数量也在增加。

突厥蒙兀儿部大部分随突厥本部西迁中亚,定居在河中地区东南部并且伊斯兰化,就是蒙古尔斯坦地区,一部分蒙兀部留在了突厥草原(当时蒙古民族没形成了,不叫蒙古草原),成吉思汗就是这部分的人。

        族谱最早修建于明朝万历年间。第一篇“金氏源流”明确标注南溪古寨匈奴后裔的祖先是匈奴休屠王之子———金日殚。

帖木儿就是蒙古尔斯坦的伊斯兰化突厥人,他祖先西迁前有与成吉思汗的祖先是亲戚。

        历史中的休屠王是匈奴中掌管祭天金人的一个部落首领。公元前121年,河西之战中,汉武帝派遣骠骑将军霍去病沉重打击了匈奴众部落,休屠王的祭天金人也被缴获。因畏惧大单于责罪,在另一匈奴部落首领浑邪王的劝说下,休屠王和浑邪王共同降汉。降汉途中,休屠王突然反悔,又被浑邪王所杀,其部下4万余人都归降西汉。归汉后,汉武帝封浑邪王为列侯,金日殚因父亲被杀,无所依归,便和母亲、弟弟一起,随浑邪王降汉,被封马监侍郎。

蒙古西征的地区,其实多是自己的同胞,西迁突厥人的地区,蒙古西征到多瑙河时,当地还居住着几个西迁的突厥小部族,这些人日后演变成波黑人的祖先。

        按照南溪古寨族谱记载,金日殚的后代一直归属于汉。到了唐代,金氏族人来安徽为官,不断繁衍,后来发生著名的黄巢起义,族人为避祸乱来到池州南溪深山中筑寨定居,并便修建了祠堂,祭祀祖先。如今的祠堂已经成了游人到南溪古寨必定参观的地方。

匈奴、鲜卑、柔然、突厥、回纥、蒙古是一个国家的不同朝代,相当于中国的秦、汉、宋、明的传承概念。中国南北朝,五代十国也是很多异族建立的政权,道理跟匈奴、突厥、回纥、蒙古是一个国家的不同朝代一样。中国历史上各朝代都是由不同民族建立,秦是戎狄;汉是楚南蛮;唐是鲜卑。至于辽金元清,根本就是纯粹的外族国家了。

        其实不仅仅是建筑和族谱印证着南溪古寨村民是匈奴后裔的可能,生活习惯也有很多与当地人不同,比如崇武力、祭祀朝北。古代匈奴族有同姓不通婚,子继父妻妾、弟继兄妻妾的风俗,子继父妻妾在入汉后被取消,南溪古寨解放前保留有弟继兄嫂的“规矩”。

蒙古人不是古代匈奴人的后裔。蒙古人有他们自己的祖先——古蒙古人。而关于古代的匈奴人的后裔目前学术界比较主流的观点是:古代匈奴人的后裔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在汉武帝击败匈奴后与汉民族融合了的南匈奴;另一部分是被汉武帝击败之后逃亡到了欧洲的北匈奴。

        匈奴消失之谜一直以来颇受国内外历史学家的关注,历史记载中河西之战中,匈奴一部分向西北逃亡,据说现在的匈牙利人便是匈奴的后裔。另一拨人投靠汉朝,经过民族融合、繁衍分布在全国很多地方。如在甘肃兰州市榆中金崖镇,也是金日殚后裔,这里的金氏于北宋建隆元年来甘肃榆中定居;江西省婺源延村也属匈奴金日殚后裔,北宋元丰年间来此定居;山东省文登市丛氏匈奴后裔因家族灾难,逃难时改金氏为丛氏;浙江省浦江县郑宅镇后路金村匈奴金日殚后裔,据家谱记载,先祖也是金日殚。而在众多的匈奴后裔中,南溪古寨是国内发现的最大的一支。

南匈奴的后裔

匈奴在中国的北方活跃了几百年,与中原王朝征战不断。

我们知道,汉武帝时期,卫青、霍去病北击匈奴,打到了匈奴的老家,封狼居胥!

之后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就再也没有了匈奴人的身影!

也就几乎在与匈奴被大汉击溃的同时(公元一世纪后),匈奴分成了南匈奴与北匈奴两支。

其中南匈奴迁往内地,在后来漫长的岁月中与汉民族融合(现今的甘肃、陕西一带)。

那么北匈奴又去了哪里呢?

        随着科学的发展,DNA检测已经让匈奴消失之谜越来越接近。以中科院院士,上海复旦大学副校长金力教授率队的研究团队对南溪古寨的金礼华、金义明、金岩方三位金氏家族成员进行DNA抽取,希望通过基因检测来分析他们是匈奴后裔的可能性。

北匈奴的后裔

据记载,北匈奴在卫青、霍去病击溃之后而兵败西逃!

此后大约300年,突然在欧洲东部出现了一支强大的自称为“匈人”的骑兵队伍。

在随后的几十年里,他们战无不胜,所向披靡,席卷了欧洲大部!而后在匈牙利平原上建立了一个强大的帝国——匈牙利!

现代很多学者通过考查,从风俗习惯、文化艺术、等方面进行了比较后发现,“匈人”在祭天地鬼神、拜日月、歃血为盟等方面与匈奴人非常相似!

甚至连匈牙利语也与我国甘肃境内一些地区的地方方言极为相似!

后来,考古学在新疆发现了一个古墓群,而通过出土物来看,其陪葬品竟与公元9世纪匈牙利国内墓葬的陪葬品十分相似!

.........

因此,种种迹象都表明,当年那支突然出现在欧洲东部,并席卷整个欧洲的“匈人”骑兵,其来源正是被卫青、霍去病击溃而西逃的北匈奴后裔。

也就是说,现代的匈牙利人,正是北匈奴人的后裔。

不是!

匈奴主要是北狄,主要是夏的遗民统一几百上千小部落形成!

蒙古人是东胡,东胡大鲜卑组群三支之一肃慎别支蒙脱尔骨后裔!

跟匈奴不是一回事,但早期祖先被匈奴王庭统治过,在北方大环境下生产生活方式趋同,但不是一回事!

在我国古代的北方草原上,居住着的从来就不是一个民族,而是众多的民族,所谓匈奴、突厥……蒙古等,不过是作为一个民族成了草原众多民族的“统治者”而已,一个政权的名称罢了。而若仅凭“苍狼白鹿”图腾就断定古代匈奴和当代蒙古人为延续世系,实在是太偏面。更何况,蒙古人“苍狼白鹿”图腾与匈奴人的“苍狼白鹿”图腾是有本质的区别的。

匈奴国末期被自然灾害、内斗折磨得逐渐衰弱,此时四周长期受匈奴欺负的鲜卑、汉朝、乌孙、丁零热火朝天的进行反攻清算,鲜卑成为攻击匈奴的主力。由于鲜卑和其他民族的长年进逼,加上内乱不断灾荒不绝,北匈奴被迫败退到燕然山和阿尔泰山地带。奄奄一息的北匈奴又屡屡惨败,最后由鲜卑在匈奴国的原有净土上建立了强大的鲜卑国,60万匈奴人融入鲜卑,另有一部分匈奴西迁。

古代北亚游牧民族的领土从东亚延伸到中亚、西亚,甚至一度延伸到欧洲。在这样一个横跨洲际的国家里,自然是什么人种都有(参考今天的俄罗斯),各人种之间混血也是再普通不过的事。现在有不少人争论匈奴、突厥到底是蒙古人种还是高加索人种,这个命题本身就是愚蠢的。事实是两种人种都有,蒙古人种为主,高加人种为副。匈奴、鲜卑、突厥、蒙古的统治阶层都是蒙古人种,如阿史那、塞尔柱家族都是典型的蒙古人种。

突厥也是蒙古人种,高加索相貌是后来混入。所谓游牧民族,就是到处游荡的放牧,今年在中国长城脚下放牧,过几年草场闹自然灾害或疫情时,就可能转场去中亚草原了,再过十年中亚草原再闹灾,可能就转场去东欧草原了,一路掠夺人口,可能一个突厥男人在中亚掠夺了一个波斯女人生一个混血儿子,十年后他的儿子又在东欧掠夺了一个俄罗斯女人生个孙子,结果一家人蒙古人种、欧亚混血、欧洲人都有了。接触过蒙古人的朋友应该会知道,现在仍然存在着一些天生黄头发的蒙古人,以及蓝、绿色眼睛的蒙古人,被称为“色目蒙古”。

成吉思汗时代是不存在“蒙古”这个民族的,当时只有蒙古部和之后蒙古国,成吉思汗本人是个突厥人,属突厥的蒙古部,成吉思汗从来也不知道有个民族叫“蒙古民族”,因为蒙古民族形成是他死后的事。帖木儿时代,蒙古民族刚刚形成,而突厥西迁也没多长时间,那个时代的突厥人与蒙古人的关系,就像今日的新加坡人和中国人的关系,属于亲属的关系。

  先有成吉思汗统一北亚草原突厥各部,建立蒙古国,蒙古国民开始自称蒙古人,时间久了在共同的蒙古人认同下,才逐步诞生发展固定下来了蒙古文明(含服饰文字宗教)等,蒙古民族才诞生,这个先后顺序要知道。成吉思汗西征,灭南宋的所谓蒙古人,准确定义是:蒙古国的人,而不是蒙古民族,因为那个时代蒙古国刚诞生,蒙古民族尚在形成初期,还没有摆脱突厥的概念。所以元帝国时代从中亚大量引进自己的伊斯兰化的突厥亲戚色目人来华一起统治中国人。

考古学家在诺因乌拉匈奴墓葬中发现了“苍狼白鹿”图腾。而《蒙古秘史》开篇第一句话这样写道:“成吉思汗的祖先是承受天命而生的孛儿帖赤那(苍狼)和妻子豁埃马兰勒(白鹿)一同过腾汲思海(贝加尔湖)来至斡难河源头的布尔罕山前住下,生子名巴塔赤罕。”因此,有人就说,古代匈奴和当代蒙古人为延续世系。

这种说法有些太偏面,如果探究一个民族的起源或者来源,仅是靠这么简单的一样东西就能将它敲定,也许就不需要考古学家了

不能因为“苍狼白鹿”就说匈奴人和蒙古人为延续世系。更何况,蒙古人的“苍狼白鹿”与匈奴人的“苍狼白鹿”是有不同的。

蒙古人的“苍狼白鹿”是这样的:远古时,蒙古部落与其他突厥部落发生战争。蒙古部落被他部所灭,仅幸存两男两女,逃到名为额尔古涅昆的山中。后来子孙繁衍,分为许多支,山谷狭小不能容纳,因而移居草原。其中一个部落的首领名叫孛儿贴赤那(意为苍狼),他的妻子名叫豁埃马阑勒(意为白鹿),他们率领本部落的人迁到斡难河源头不儿罕山居住。

在这里,人们不难看到,蒙古人的“苍狼白鹿”其实就是两个人。《史集》的记载也是这样的:“大约距今二千年前,古昔即被称为蒙古的部落,与其他突厥部落发生了纠纷,终于诉之战争……活下来的只有两个男人和两个女人……”“所有蒙古部落都起源于逃进额尔古涅·昆的那两个人的氏族。而孛儿帖赤那(意为苍狼)则是那两个人后裔中一些部落的首领”。

然而,匈奴人的“苍狼白鹿”是谁或者说是什么?答案已经显而易见了。

这么一说,最早的蒙古人并不是有着相同族源的一个民族,而是由很多说不清来源但操蒙古语(有一些还操突厥语)的部落组成的。像我们今天知道的“克烈部”、“乃蛮部”(操突厥语)以及“篾儿乞部”和我们前面说到的“塔塔尔部”,这些部族之间经常发动战争,再加上后来的辽、金王朝不断用兵北方,让草原各族人民承受了巨大的苦难。

塔塔尔人最初看不起蒙古人,还和他们有仇。成吉思汗就成长在草原上这么一个你争我夺、你死我活的动荡年代,他先是投靠了“克烈部”,并在“克烈部”王罕的支持下,击败“篾儿乞部”被选为那里的可汗。金人出兵“塔塔尔部”时,成吉思汗看到了复仇和削弱“塔塔尔部”的大好时机,与金军一起大败“塔塔尔部”,被封后实力大增。随后,又击败“克烈部”和“乃蛮部”成为草原的霸主。草原上的很多部落也因此成为“蒙古”的属部,“蒙古”成了他们的总名,他们因此成了统一的蒙古民族出现在了历史的舞台上……

这就是说,在我国古代的北方草原上,居住着的从来就不是一个民族,而是众多的民族,所谓匈奴、突厥……蒙古等,不过是作为一个民族成了草原众多民族的“统治者”而已,一个政权的名称罢了。

蒙古人不是匈奴人的后裔。因为蒙古人是来自中亚大草原的游牧名族。构成蒙古族基础的原蒙古人可以通过室韦,鞑靼追溯到鲜卑,东胡,大体上属于蒙古人种,而蒙古人种大约在五万年前经东南亚进入中国逐渐分布于蒙古草原和附近地区,相当一部分蒙古族特别是成吉思汗家族可以由突厥追溯到匈奴,斯基泰,大体上属于印欧人,而印欧人种大约四千年前陆续进入东亚。所以在现代去判定一个名族不能很绝对的带有感情色彩去认知,要从历史角度出发。

突厥人是匈奴的后裔,蒙古人是古代室韦的后裔。

蒙古人在历史长河中,也在更新和融入其它民族血液,所以不纯是古匈奴人

        不过无论DNA检测结果怎样,南溪古寨人从来不否认自己是匈奴人的后代,他们也将按照自己的方式去生活。

        地处大山深处的南溪古寨过去一直很封闭,这也是房子能够得以保存的重要原因。

        南溪古寨虽处于皖南,但房屋风格和皖南徽派建筑并不完全相同,房屋墙壁所成夹角并非汉族常用的直角,而是锐角,尖尖突出,据说象征了骁勇善战的性格。墙壁上的洞孔,据说主要为眺望和射箭之用。

二、分化为鲜卑人

        西汉时匈奴被汉武帝打败后,一部分选择归降汉朝,慢慢的就和汉人融合在一起了。同汉朝搞好关系的这些匈奴后来也发生了分裂,一部分迁移到蒙古地区,也就后来的鲜卑人。还有的,迁移到今天宁夏甘肃等地,改姓氏为:慕容,宇文等等,这也才有了后来的燕国和北周。

        匈奴国末期被自然灾害、内斗折磨得逐渐衰败,此时四周长期受匈奴欺辱的鲜卑、汉朝、乌孙、丁零、乌桓热火朝天地进行反攻清算,鲜卑成为攻击匈奴的主力。公元46年,由于鲜卑和其他民族长年地进逼,加上内乱不断灾荒不绝,曾经雄踞朔原的北匈奴被迫败退到燕然山(今蒙古国杭爱山)和阿尔泰山地带。其后奄奄一息的北匈奴又屡屡惨败,最后由鲜卑国在匈奴国的原有领土上建立了强大的鲜卑国,60万匈奴人融入鲜卑国,另有一部分匈奴西迁。

        遗传学者用拓拔鲜卑的mtDNA与匈奴进行对比,结果两者高度吻合,证明匈奴与鲜卑的基因传承关系。

        鲜卑六部中的宇文部虽属于鲜卑,却与鲜卑族其他各部不同,宇文部自誉为神农氏后裔,其实宇文部是匈奴与鲜卑族混居后的后裔,他们有着比鲜卑族人更为明显的匈奴人的习俗。《后汉书》记载东汉和帝年间,当时的大将军窦宪派右校尉耿夔击破北匈奴,“鲜卑因此转徙据其地。匈奴余种留者尚有十余万落,皆自号鲜卑。”以及《魏书》认为宇文部是匈奴种,“出于辽东塞外,其先南单于远属也,世为东部大人。其语与鲜卑颇异。”

        宇文鲜卑与慕容鲜卑、段部鲜卑同属辽东鲜卑,因为宇文部与慕容部、段部截然不同的习俗,时代与强盛时期的慕容部不和,争斗不断,反而与拓跋部关系较佳,多次联姻,北魏朝中多宇文可以看出两部关系。当然,北魏末期分裂为东西魏,再到后来西魏被宇文部北周替代,也是宇文部的杰作。

        最终宇文部被慕容部攻灭,留在辽东的宇文部一支迭剌部也在南北朝时发展成一个在后世颇具影响力的部族-契丹,他们的故事还将继续。內迁的宇文部则依附于中原各势力政权中,最有名的就是依附于拓跋部北魏的宇文部众,据《周书》所载,北周皇族宇文氏即系宇文部鲜卑的后裔,西魏太师、北周的奠基者宇文泰就原宇文部首领的五世孙。

        2007年的一项名为"Genetic analyses on the affinities between Tuoba Xianbei and Xiongnu populations"的研究中,遗传学者用拓拔鲜卑的DNA与匈奴进行对比,结果两者高度吻合,证明匈奴与鲜卑的基因传承关系。

三、分化为羌人、党项人

        一部分匈奴人跑到了今天四川西部,慢慢的形成了羌族,当然也就是党项人,说到这里我们都明白了,他们再后来建立起了西夏。

四、分化为朝鲜族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5756.com曹操将南匈奴分为五部,蒙古人是古代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