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文章 2020-01-12 20:5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文章 > 正文

一盏青色的大旗插在擂台一侧,而蜀山派有弟子

  序章
  剑,寒光闪闪!
  乔云山的周围都是剑,映着慑人的幽影!
  十二柄长剑围成一个圆月模样,一点点欺近,绽放着骇人的凛芒!
  此时此刻,云山顶楚园碧柳大庄园陷入一片火海之中,浓烟滚滚期间夹杂着惨叫与悲鸣。乔云山眸光突射,仰头长啸一声,弯刀一轮,舞出一片寒影,迫退当先欺近的八支长剑,身子蓦然腾空,一刀向庄园唯一矗立的云顶山旗柱砍去。
  轰!粗大的旗杆应声而倒!腾起一片烟雾弥漫。乔云山用了十层的力量,又将附近那一面残垣断壁推倒,随后,向着西北方撒腿狂奔!
  “大家伙快追!”
  “别让姓乔的跑了!”
  “无极卷肯定在他身上,追!”
  ……
  一干人众七嘴八舌叫喊着,乱哄哄的向前猛追。
  乔云山一路疾奔,慌不择路就奔上了悬崖,他瞧着万丈深渊止住了脚步。而此时,后面追击的人也先后赶到了。
  一位青衫老者狂笑道:“乔云山,老夫劝你还是投降吧!将无极十二卷交出来,可以考虑留你一个全尸。”
  乔云山冷哼一声,弯刀猛地出手。青衫老者,一把拽过一个靠前的弟子,弯刀被透穿此人心脏。就这么一滞间,乔云山自怀中掏出羊皮卷,向众人一晃喊道:“无极卷就在老夫手上,尔等邪恶之辈休想得到!”音落,飞身跳下悬崖。
  被夷为平地的云顶山楚园碧柳山庄。
  所有人都在寻找,几乎是挖地三尺了。然而,他们折腾了大半天,还是没有找到。有人猜测道,是不是乔云山真的带下悬崖了?青衫老者摇头道:“绝无可能!如此重要物件,他怎会时刻带在身上?”“要不然就是他刚刚取来的,感觉今日有事发生,所以就带在身上,以备不测。”另一人沉思道。
  青衫老者仍是摇头:“这就更不可能了。咱们联合各大门派突袭,是在内应配合下,神不知鬼不觉的攻上云山顶的。他乔云山又不是神仙,怎会料到被众门派联合围攻?”
  青长老说的也是。众人纷纷点头不言语了。
  夜幕降临。这时候,青衫老者又道:“大家折腾了大半天,都乏了,留下明哨暗哨,各自安歇去吧。等明日再重新梳理一下,圈出可疑地段重新开挖。”
  众人点头,各自散去。每个门派都派出十个弟子巡逻,其他人寻了空地和衣而卧。青长老毫无睡意,在废墟上缓缓踱着步子,低头沉思着。他在星光下行到旗杆旁,瞧着断裂的旗杆若有所思。乔云山为何要斩断旗杆?而且又推到了附近那一面土墙。是随意的?还是故意的?难不成是向某人发出信息?亦或是示警?他正在狐疑间,猛听得身后有兵器交击声,连忙转身望去,只见一群人乱成一团,乒乒乓乓打斗在一起。他掠过去喝道:“诸位兄弟,所为何事争斗?”
  “青长老,听说是妙绝山庄与峨眉派联手巡逻,发现了无极十二卷踪迹……”一个中年人拉住他,小声说道。
  “哦,是么?在哪里?”青长老目光一聚。
  那人答道:“说是在东方那个暗洞里。”
  “走!看看去!”青长老一摆手。
  中年人会意,二人悄无声息疾掠而去。
  谁也不知道,在这旗杆之下还有一个密道,乔云山将五岁的孩子托付给堂妹乔叶芳,然后封死密道口。那密道里存放了一吨超级炸药,点燃爆炸时间需要一个时辰。点燃炸药与开启密道口之门需要同时进行,而那旗杆就是按钮。乔叶芳将乔小乔负在背上,看见密道口大门已经徐徐打开,她同时也闻到了火药味道。而这个时候,乔云山投放在东方暗洞的假无极卷也浮现出来,众人一时之间难辨真假,其实也无暇辨别。他们为了争夺无极卷,大打出手混战在一起。籍此良机,乔叶芳带着熟睡的乔小乔,乘着夜色悄悄离开了云顶山楚园碧柳山庄。
  等青长老他们回过味来的时候,轰的一声巨响,密道已经被炸出一个大坑,什么也看不出来了。各大门派的人毫无办法,垂头丧气地走了,徒留下一抹硝烟于半空弥漫。
  三日后,乔叶芳带着乔小乔出现在某座山下一条羊肠小路上。鸣笛箭一响,她就知道情况不妙,连忙将乔小乔点了睡穴,安置在一处茂密的矮树丛内藏好,随后独自将那一群人引向绝境,纵身跳进大海。
  中州。
  一代一代流传着古老的传说,言说中州武当犟山内有一处神秘绝境,此绝境可以通往一个与中州完全不同的蛮荒世界,其间充斥着各种山精野怪,均力量强大,凶残无比。中州人称那个世界为“影州”,意思便是“暗影之州”。当年,武当派开山道尊耗尽心力与中州祖皇帝一同,在犟山绝境布下强大结界——道尊剜心取血,画灵符聚武当天地灵气,加之祖皇帝耗举国之力,以皇都规制修筑殿宇楼阁成就五行法阵,这才封住影州侵袭中州的入口。又传犟山结界初成,影州十二异兽从罅隙散落中州。幸亏武当开山道尊与始皇帝合力,封住影州侵袭中州的入口,致使大多数异兽为求自保,纷纷返回卵状,方才和平千年。然,仍有少部分异兽未被封存记忆,流落四处。江湖坊间传言,倘若孵化异兽任一之卵,便能称霸一方。期间,也确实有名不见经传的门派迅速崛起。如此,江湖之人深信不疑,各派之间争斗不休。然,十二神兽究竟是何等模样?无人得见真颜。忽一日,西南有人偶然得知,开山道尊羽化之时,绘的异兽图形以及寻找异兽之方法,俗称“无极十二卷”。此卷传于他的大弟子乔云山。至此,江湖各大门派联手,攻上云山顶,楚园碧柳山庄一夜之间毁于一旦,全庄一万五千余人倒在血泊中。贪婪的人们掘地三尺,也未寻到无极十二卷,只好垂头丧气各自返回自己的领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转眼间十八个春秋已过,人们似乎逐渐淡忘了无极十二卷。然而,就在八月十五那一天,一个惊人的消息不胫而走。原来、原来乔云山的公子还活着。贪婪之火又被点燃,瞬间成为吞噬一切的燎原之势……
  
  第一章复职路上遇初恋
  正午,日光透过树叶缝隙洒在人和马的身上,移动着斑斑点点的银芒。
  一位白衣公子,端坐在白龙马马背上恹恹欲睡,在林中不紧不慢的走着,腰间的紫色琉璃坠和质量上层的玉佩,随着身子的摇晃,偶尔发出轻微的撞击声。
  三天三夜没有休息,亏了这是一匹南宛国进贡的良驹,如若不然早就丧命在路上了。
  咻!一道劲风伴着箭羽的脆鸣袭至。有情况!白龙马一声嘶鸣,白衣公子警觉而醒,形势突变!
  他听音辩器,赶紧一招铁马鞍桥,那一支利箭贴着自己的鼻梁飞了过去。嗤!穿透前方的一棵竹心。好强的力道!白衣公子暗暗喝了一声彩,翻身刚刚坐起来,另一支箭羽随后而至。白衣公子冷哼一声,中指食指稳稳夹住,口中低沉道:“这一支力道轻了,火候差了一些……阁下,第三支就没必要射出来了吧!”音落,顺手一甩,那箭羽把插在竹子上的第一支箭,硬生生的给顶了出去。嗤的一声,又钉在了另一棵竹子上。
  然而此时,林中并无人搭话,却只见一条黑影无声无息掠过来,手中的清霜剑闪着耀眼的寒芒。白衣公子的折扇一挥,长虹泼洒贯日月迎了上去。
  锵!折扇与剑交击,迸出一阵火花。
  “无名教截杀堂!”白衣公子阻挡着对方的攻击,不由得脱口而出。
  “哼!”对方冷冷的闷哼一声,清霜剑挽出朵朵剑花。又仿佛漫天花雨,寒光闪闪。
  白衣公子一扇拦住对方的攻势,瞧着对方露出的一双眸子:“请问阁下,本公子与你们无名教素无瓜葛,因何半路截杀?”
  “少废话!交出无极十二卷,饶你不死,若不然……”对方的话还未说完,就被白衣公子截住:“若不然怎样?”
  “当然是求生不能求死不能,到那个时候,你再求饶,可就晚了。”那人说完,突然发出一阵冷笑。
  密林处,一排排影子拈弓搭箭屏住呼吸。
  “哦。”白衣公子扶了扶头上的斗笠,轻描淡写的哦了一声。
  “找死!”白衣公子傲慢的神情激怒了对方,那人举起清霜剑,天霜六十四式,舞的是虎虎生风。白衣公子的眉眼突地涌出不经意的嘲讽,手中的折扇快如闪电,猛地一下袭来,彷如天女散花,漫天一片扇影。对方明显的吃了一惊,清霜剑有些微微发颤,他本能的一式天龙探海,平直刺过去。
  只闻听“嗤”的一下,却是他听见了自己骨头破裂的声音。他低头瞧去,自己的清霜剑贴着对方的肩衣,而白衣公子的折扇突然弹出来的利刃,正刺中他的右肩。
  那人大惊,猛地后掠入林,张口喝道:“快放箭!”
  不远处,一排排箭雨倾泄而出!
  白衣公子腾身而起,金鸡独立站立马背上,扇影翻飞,箭雨于身旁洒落,密密麻麻的插满四周围的树上地上。
  嗡!
  又一阵大力的风声突然响起,十几支长枪呼啸而来。
  白衣公子目光一聚,自腰间一抹,链子锁赫然在手。呼的一下抖手打出去,七八支长枪被卷落,没被扫中的另两支长枪分别被突然跃起的两条影子握住,笔直的向他双目袭来。白衣公子冷笑一声,折扇一竖,硬是用扇子抵住了那两支长枪的攻势。
  纸扇对枪刃,这力道当真强大深厚,令人不得不钦佩。
  “龙将军,几年未见,想不到阁下的技艺又上了几个层次。”随着话音至一棵树后转出一位美男子来。
  “络尘雨?怎会是你?”白衣公子疑惑问道。
  “又怎会不是我?”中年男子反问道,随后摆摆手,那两个握枪的人会意,立刻收了枪势,退回一旁。
  复职路上遇初恋,真是意外。白衣公子翻身下马,络尘雨过来,二人结伴而行。他们在一个僻静之处停下来,这里是一条清亮亮的小溪,清澈见底。
  “尘雨哥,三四年未见,你……竟然加入了无名教?”白衣公子讶异道。
  “这事,说来话长——先说说你吧。”络尘雨望着白衣公子,轻声问道。
  “我?你不也看到了吗?刚刚接到圣旨,官复原职上任。谁成想,在这里被你截杀。”白衣公子苦笑道。
  “小乔,我……我只是想你了,假公济私来看看你。”络尘雨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白衣公子若有所思嗯了一声,眼神有些迷茫。络尘雨看看他,忽然笑道:“小乔,你赶了半天路,一定是渴了吧?等着我,我去给你打水喝,上面有一个泉眼,水很甜的。”白衣公子小乔点点头,瞧着络尘雨的背影,陷入了回忆之中……
  那一年的夜晚,星月如钩,远离大营的西北角,篝火熊熊燃烧,火苗舔着枯树枝噼啪噼啪响着。
  大将军龙小乔微微侧着身子,坐在那儿一动不动。旁边石头上斜倚着长剑,剑身上的斑斑血迹早已干涸,似乎正在慢慢脱落。战马在不远处悠闲的啃食着青草,不时的发出满意的轻鸣。
  火光映照着她染血的铠甲,以及冷峻略显疲惫的面庞,眸子里有什么东西,如这篝火突然跳了一下。
  月光下,一条修长的身影慢慢靠近,悄无声息。
  “尘雨哥,你来了,我候你多时了。”冷峻的目光里浮上一抹温柔。
  嗯!络尘雨轻轻应了一声,拾起几段枯树枝投进篝火,在龙小乔的对面坐下来。小乔,你应该知道,你与母亲之间,谁胜谁负,于我来说都是我不愿意看到的结果。其实,你也知道,输的那个终究是我孤身一人。
  龙小乔不语,将目光投向遥远的天际,她不忍心瞧见那一张写满忧愁的俊脸。目极黑暗处,尘雨哥,你可知小乔的苦衷?君命难违啊!又怎知小乔的一家满门三百多口,俱都被王上软禁?倘若有半点异动,我龙家上至年迈的祖母,下至嗷嗷待哺的侄儿,皆会命丧当场,血染龙府。
  唉!一声叹息。如水的月华覆上那一双灿若星眸的眼睛,一阵轻雾迷蒙。小乔,我知道你的苦衷你的心意,不管明日决战如何?尘雨的心里始终有卿一人。但,还是希望你对家母……手下留情。龙小乔点头长身而起,无言的按了按他的左肩,心中如万蚁撕咬,强忍住喷薄而出的泪水。撮唇呼哨一声,上马提剑绝尘而去。
  中州谁不知络家女将世代忠良,然,兵权在握终究是令王上所俱,故而屡屡刁难,欲除之而后快,最终逼反了络家军。
  翌日,城外战场,两军阵前。
  年逾古稀的络素华,银色铠甲长枪,威风凛凛不减当年。她慈祥道:“小乔,老身知你是迫不得已,不怪你,来吧!”
  “前辈……我……”龙小乔欲语泪朦胧迟疑着。
  王上派来的监军大声喊道:“龙元帅,还不动手,更待何时?”
  龙小乔无奈,凤目一闭滚下两颗泪珠,举起了手中长剑。
  锵!嗤……金铁相交,迸出一阵阵星点火花。
  络素华的络家枪法舞出一片枪影,把龙小乔罩在其中。
  场外掠阵的监军瞧出端倪,龙元帅,怎的还不还手?当真是想抗旨么?龙家老小都不顾了吗?嗯?
  龙小乔闻言身子一凛,猛地跃出枪影,手中剑本能的凌空刺去。
  络素华长枪一横,抵住龙小乔的攻势,她只觉得虎口震的发麻,身子不由得晃了一晃,跌下马背。
  “前辈,您……”龙小乔一惊,慌忙撤了招式,跳下战马,关切的唤了一声。
  监军目光一寒,又高声喝道:“龙元帅,还不快杀了她?”
  杀了她!杀了叛将!士兵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龙小乔颤抖着平举起长剑,抵在络素华的胸口,缓缓闭上眼睛。监军阴冷的一笑,掌中暗扣的石子猛的发了出去。

大秦帝国圣武三十二年七月,西蜀蜀山之上,蜀山派真武大殿。

文/柳青陵

蜀山位于大秦国蜀州境内,号称天下第一大山,而蜀山派有弟子三千,各类武功绝技近四十余种,蜀山派开山绝学七十二路蜀山剑法威震中州大陆,因此在整个中州武林的九大门派之中,蜀山派排名第九,堪称一大派。

一、兄弟

中州九大门派,分别是灵鹫寺、玄天观、唐门、绿竹帮、铸剑城、铁血帮、昆山派、雪山派、蜀山派。能称的上九大门派,不仅武功高手众多,同时在商业、人手、田地等方面都有一定的实力。

一盏青色的大旗插在擂台一侧,迎风招展,露出一个大大的“穆”字。擂台四周站着男女老少数人,双眼都紧盯着台上。

除了中州九大门派之外,还有八大家族,为什么称之为八大家族,这些家族延续百年以上,不仅仅拥有众多高手,家传绝学更是威震武林,除了在武林之中占有一席之地,这些家族和朝廷也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很多家族子弟入朝为官,各地驻军将领校尉,很多都是从这些家族中走出来的弟子。

那台上两人正在相斗,一来一往百十来招,仍然是不分胜负。其中一人身形欣长,着青色衣衫,手持一把长剑,手腕一抖,忽地变了剑招。顿时,只见他剑尖所到之处,犹如东风乍起,落英缤纷,大有将整个擂台都围住之势;而另一人头戴紫玉环,腰挂明月珠,手持描金铁骨折扇,一身白衣胜雪,原本是俗世翩翩佳公子,可在前者变招后密不透风的剑气之中,再没了还手之力,只能架起折扇左闪右躲,渐渐地,越来越狼狈。

另外,整个大陆卧虎藏龙,还有各种神秘组织出入,搅动风云。

不大一会儿,青衫人的长剑闪出耀眼的光,竟幻出一条小青龙,携着一股柔棉却强劲的力道刺向白衣人。白衣人面露窘色,眼见着避不开这一剑,竟开口求饶道:“大哥快些停手,小弟认输。”

真武大殿之上,一老道瘫倒在地,地上一摊献血,周边数十具尸体,只见一山羊胡的青年道士,手持长剑,奸笑着对老道士说:“师父啊,徒儿对不住您啊,整个蜀山派我尽得您的真传,可是您却要将掌门之位传给三师弟,我处理蜀山大小事务,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是你先绝情在先,可别怪我成竹青不了”。

青衫人立时收了几分真气,长剑在白衣人脖子绕了一圈,便回入剑鞘。

老道闭上眼,摇了摇头说道:“咳咳……咳咳,你这个逆徒,不念师兄弟之情,残害同门,你不得好死,早晚会造报应的”。

白衣人拱手谢过青衫人,笑道:“大哥的落英剑法果然厉害,才一使出来,小弟便只能认输了。”

成竹青大笑道:“哈哈哈,报应,现在二师弟三师弟都已经死于我的剑下,很快你也会下去找他们,我就是新任掌门,蜀山三千弟子唯我是从,受死吧”。

“菲弟,你的修为在年轻一辈中,已是佼佼者,不必如此菲薄自己。”青衫人安慰白衣人。

成竹青挥手一剑,了结了蜀山派老掌门玉虚真人,成为了蜀山新任掌门,大殿内外响起了“拜见掌门”的声音。

“好了,你们兄弟俩就别说客套话了。”台下一位老者——龙城穆家的家主穆东流出言道,“今日你们在擂台上全力施展,为父已经看到了你们的武学修为,这一次‘追魂使’的选拨,你们一起去吧。”

云梦山庄,一个白衣少年正在后园亭中用餐,身边数名美女给他喂饮美酒佳肴,身后一名老者矗立,手持一扶尘,一身太监装扮。成竹青小跑着走进来,走近白衣少年,单膝跪地作揖道:“参加公子,玉虚老头已经被我结果了,蜀山派已经在我的掌控之中,请公子吩咐下一步计划”。

“父亲!”老者话才出口,就引得青衫人和白衣人同时出声,显然这个决定,都在他们的预料之外。

少年抿了一口美女喂给他的美酒,嘴角漏出一丝笑意,成竹青反而不由自主的发颤,少年的无形的威严,给成竹青前所未有的压迫感。少年看向成竹青说道:“嗯,这次干的不错,你先回去整顿,后面我在安排”。

老者摆摆手,阻止兄弟俩继续说下去,道:“放儿、菲儿,你们要记住,兄弟同心,其利断金。二十年一次的‘追魂使’选拨事关龙城穆家的荣誉,想我穆家百余年前连续三次蝉联榜首,何等荣耀,而今却六十年没能夺魁,此次你们前往,我希望你们能凯旋而归。”

少年说完挥了挥手,成竹青很聪明的退了出去,这是那个老太监走了上来,轻轻的在少年身边说道:“公子,我们下一步……”。少年将桌上的一杯酒一饮而尽,嘴里冒出三个字“铸剑城”。

穆放垂首而立,再无言语,而穆菲满不在乎地应了一声,道:“爹,你就放心吧,有大哥在,穆家几年一定拿个第一回来。”

少年转身而起,对着背后的老太监说道:“小苏子,安排一下去江南”。老太监立刻上前一步躬着腰说道:“公子,我立刻收拾行程,陪您一同前往,让江南黑衣卫做好接驾准备”。少年轻轻的摇了摇头,说:“你留在蜀州,我去即可,听说江南美女如云,带着你个老东西,岂不是打扰本公子的雅兴”。

是夜,穆放悄悄起身,溜出房间,敲响了西院的一间房门:“二叔。”

“奴才多嘴了,可是殿下的安全……”

一个中年人开了门——他是穆东流的堂弟,叫穆千秋,统管着龙城内外大小事务——看着穆放冷笑道:“好侄子,这么晚了你来找我有何事?”

“让牧淳风先去吧,通知江南黑衣卫即可,蜀州大小事务还得你来盯着,把川中唐门给我摆平好”。

穆放忙向着穆千秋作揖道:“二叔您大人大量,莫怪小侄以往对您的冲撞。小侄深夜到访,是真心向二叔求教。”

“那公子您路上可千万小心啊”。

穆千秋见着穆放放低姿态相求,面色稍霁,让他进了屋,却还是追根究底问道:“你怎么就突然改变了主意?”

“知道了,小苏子,哈哈哈哈”。说完,少年顿时跟孩童般向书房跑去,老太监苏子固看着少年一蹦一跳的背影,笑着说道:“这孩子,真是个让人琢磨不透啊”。

“以二叔的眼力,自然看得出今天在擂台上,他是故意认输。”穆放神情凝肃,“这些年他常年流连烟花之地,鲜少与我切磋武艺,我只以为他和我争夺家主之位,这才自我放逐。可今日比武,他宁可讨饶认输也不愿再打,显然是怕使出的招式引人怀疑。比武之前明明说好胜者才有资格参加追魂使的争夺,可爹又是怎么说的!”他越说越忿忿不平,语气也激动起来。

穆千秋给穆放倒了一杯茶,道:“你爹明显偏心老二,我早告诉你要防着点,你就是不肯听。”

穆放苦笑道:“侄儿这不是向二叔请教来了么。”

“而今之计,唯有借着选拔追魂使这事,一不做二不休!”穆千秋用手做了个下切的动作。

“可行吗?”穆放有些不放心。

穆千秋笑道:“我在江湖上还是有些朋友的,保管这事做得天衣无缝。”

穆放点头道:“二叔,这事若成了,日后我成为家主,凡事都礼让您三分。”

两人又是一番密谈,这才举起茶杯在空中一碰,一饮而尽。

二、子嗣

秋日的暖阳挂在半空,蒸得山谷中花香四溢,一个身穿粉色衣裙的姑娘在花径中飞跑,奔向不远处的楼阁。

“宫主,打听清楚了!”粉衣姑娘一进屋内,便扯着嗓子吼起来,“少宫主会参加这次的追魂使选拔。”

屋中软塌上倚着一个宫装中年美妇,一听这话,立刻坐直身体,问道:“雨儿,确实弄清楚了吗?会不会像上次一样,你说少宫主在苏州,我们千里迢迢赶过去,却连影子也没找到。”

雨儿想着上次错了,被宫装美妇关到死牢里,用鞭子抽了三天三夜的事,便有些不寒而栗。于是,她信誓旦旦道:“这次一定错不了。宫主,雨儿为了追查少宫主的消息,可是牺牲了自己去虎啸山白家卧底。”

“你去了白家?”宫装美妇神色一变,厉声喝问道,“谁要你去白家的!”说着,不等雨儿辩解,她便狠狠地抽了雨儿几个大嘴巴子。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一盏青色的大旗插在擂台一侧,而蜀山派有弟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