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文章 2020-01-12 20:5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文章 > 正文

看原著《西游记》大家还记得唐太宗李世民地府

图片 1 熊二蛋死了。今年才三十二岁,还没结婚呢。昨晚睡觉前还气势汹汹地指着老熊的鼻子骂他老爹,晚上炒的菜盐放太多,油又放太少,老不死的这么没用,怎么还不去死,这下自己怎么凭白无故先死了?
  早上他那上了岁数的白发老爹扫马路回来叫他起床吃饭,敲门叫了好久都没回应。老爹以为他睡沉了,于是推门进去走到床边叫他,怎么叫都叫不醒,这才伸手试他的鼻息,发现已经没有呼吸了,再一摸身子,全身已冰凉僵硬,应该死了好几个小时了。
  儿子莫名其妙的在睡梦中死了,老熊脸上并没有特别的悲伤。他只是俯下身子,轻轻地将床单往上提提,盖住熊二蛋的头部,然后坐在床边的竹凳子上,装上一锅子烟丝,划拉着火柴慢慢点燃,猛吸了几口,烟味入喉呛得他连连咳嗽。他低着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熊二蛋属于非正常死亡,其阳寿也未尽,地府青面鬼差将他擒住后,只好送往枉死城内关押。
  熊二蛋的到来,在枉死城内掀起了轩然大波,差点引发各色冤魂群体造反。他们嚷嚷着要向阎王爷投诉,要去阎王殿上访,现在的枉死城已经不是当年的枉死城了,为了枉死城内众冤魂的利益,他们一致要求将熊二蛋赶出枉死城。
  冤魂甲说:“都说阳世间才有不公平之事,阴曹地府素来以公正严明,铁面无私自诩,没想到也是如此这般是非不分,黑白颠倒。”
  青面鬼差齐声对他怒吼道:“小小冤鬼,竟敢不知好歹在此妄议抹黑地府,可是想我将你送入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
  冤魂乙反驳道:“两位鬼差此言差矣!我觉得冤魂甲这位兄台说得一点错都没有。枉死城是用来干什么的?什么样的亡魂该来枉死城,想必二位鬼差比我们还清楚吧。可是现在呢,你们却把这个混帐东西熊二蛋抓来和我们这些冤魂关在一起,就他在阳间对他老父亲那所作所为,罚他下十八层地狱都是轻的。你们如此是非不分,这还是枉死城吗?”众冤魂越说越激动,一些冤魂开始向熊二蛋围了过去,纷纷摩拳擦掌,满腔怒火,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
  熊二蛋被围在众冤魂中间,蹲着身子不住发抖,但是嘴上却还是厉害:“你们算什么玩艺儿啊?激动个球球,老子阳寿未尽,又非正常死亡,本来就该来这枉死城,碍你们鸟眼睛了?”熊二蛋话还未说完,头上就遭到一阵猛烈的拳打脚踢,他只好趴在地上撅着屁股用双手护住头部,口里高喊:“哎哟,哎哟,打死鬼啦!”
  众冤魂在他身上发泄了不满,于是转头问两位鬼差,这事儿要怎么解决?他们是肯定不可能跟熊二蛋呆在一起的。如果熊二蛋不走,他们肯定就要大闹枉死城,哪怕永不超生也不惧怕。两位鬼差见众冤魂情绪激动,一时也拿不定主意。他们只好告诉众冤魂,暂且让熊二蛋在此关一日,他们前去禀报阎君,到底如何处理,请阎君亲自定夺。
  这熊二蛋为何如此遭众冤魂憎恨和排挤呢?这事还得从十年前说起。
  十年前,也就是熊二蛋二十二岁时,老熊眼看着儿子年龄也不小了,村里其他像儿子这个年龄的人都结婚生子了。熊二蛋却整天没个正形,不是与一帮“哥们”出去喝酒喝得烂醉,就是借着酒疯调戏村里的年轻寡妇何花,没钱了就回家问老熊拿。老熊不给或话说太重,轻则指着鼻子叫骂,重则出手打他。经常因为钱的事情将老熊打得鼻青脸肿。可是他有什么办法呢,熊二蛋的母亲去世得早,为了不亏待孩子,老熊是竭尽所能满足熊二蛋的要求,生怕他受到一丁点委屈。
  熊二蛋在父亲的呵护下“茁壮成长”,自从高中毕业后,从来没正经地上过一天班,老熊几次托人帮他介绍单位,他都找各种理由拒绝,或者勉强去上一两天,找个借口又不干了。老熊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这天,好多天没有回家的熊二蛋兴冲冲地回家,满脸堆笑地对老熊说:“老熊,我谈女朋友了,今天想去未来的丈母娘家窜窜门,你给我拿五百块钱我去买些礼品,总不能让我空着手头次上门吧?”
  老熊听说儿子谈女朋友了,也很高兴,他并不计较儿子对他的称呼和态度。他走进屋里去找钱,找来找去,翻遍了所有的抽屉,加起来一共还不到四百块钱。他拿着这些钱,交给熊二蛋,嘱咐道:“二蛋啊,你第一次去人家家里,说话做事一定要有分寸啊。”
  熊二蛋拿过钱数了数,皱着眉头说:“老熊,怎么才这么点?这哪够我买东西啊?你是不是还藏着钱不想给我?我可告诉你,你就我这一个儿子,你的钱不给我用给谁用?你不会以前背着我妈在外面养了女人和私生子吧?”
  老熊听儿子这么说,压抑在心头的怒火蹭地一下就串上来了,他指着熊二蛋说:“畜牲!看你说的什么话?家里真没钱了。”
  熊二蛋一把抓住他的手,狠狠地说:“老熊别激动,你还想打我不成?你就不怕以后你死了没人为你收尸吗?”说完,他猛然发现老熊手腕上戴着的一块老式机械表,他用力一扯,将表扯下来装进兜里说:“没钱我把这个先当了,等你有钱再去赎回来。”然后头也不回地重重一甩门走了。
  老熊在后面喊着:“孽子啊,那手表不能当,不能当啊,那是我对你妈唯一的念想啊!”可是他的声音被熊二蛋甩回来的门生生地阻在了屋内,只有他自己听到。他坐在地上,顾不得手腕上的血痕,自顾自地一边叹气一边抹泪。
  熊二蛋拿了父亲的钱,找到那帮好哥们,说一声:“走,哥几个,跟我喝酒去,不醉不归。”众人前呼后拥地骑上摩托车,向他们的老根据地急驰而去。什么女朋友,什么丈母娘纯粹是熊二蛋编出来的鬼话。
  熊二蛋他们的摩托车经过寡妇何花的院前,见何花正在院里晒衣服。于是他叫前面的兄弟将摩托刹住,他对着院里的何花喊:“何婆娘,今天陪你熊哥去喝酒嘛,然后开个房间聊聊我们两个的未来,我可老想你了。”
  熊二蛋说完,他那些哥们已笑得歪七倒八,纷纷向他竖起大拇指。有的也干脆冲着何花喊道:“熊嫂子,咱二蛋哥等得急了,要找你泄火哟!”
  何花捡起院里的一块石头朝熊二蛋他们扔去,随口骂道:“一群流氓,呸!”熊二蛋他们哈哈大笑起来,然后摩托一加油门,一溜烟地跑了。
  转眼熊二蛋已过了三十岁,班不上班,钱也没钱,成天跟人瞎混,胡吃海喝,穷光棍一根,这样的人谁还会介绍媳妇给他啊。身边的同龄人都结婚的结婚,生娃的生娃,在城里买房的买房。只有他,游手好闲,不务正业,要家没家,要钱没钱,要工作没工作。
  老熊年纪大了,做不动重体力活了。只好跟村里领导求爷爷告奶奶,最后村领导考虑到他家困难的特殊情况,将村里的马路清洁工作承包给了他,然后他用这份微薄的收入养活着自己和儿子。
  村里领导干部也多次找到熊二蛋,对其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劝他踏实地找个工作赚钱养家,毕竟父亲老熊年纪大了,总不能啃一辈子老,让父亲养他一辈子吧。可是每次他都是口头积极答应,一转头就忘得一干二净,照样整天吃喝,时不时调戏下何花。村长一生气,还曾叫来派出所,找个理由将他带回派出所拘留了几天。拘留完放出来后,他还是没有任何改变。村长只能不住摇头,再也不管了。
  老熊微驼着背,清晨天不亮就早早起来,做好早饭,然后扛着扫帚出门扫马路。等扫完马路回来,再叫熊二蛋起床吃饭。等熊二蛋吃过饭,自己便忙着收拾碗筷喂猪牛。全部伺候完后,才去忙田里地里的农活。
  阎王爷听到判官如此向他汇报着熊二蛋,重重一掌击到案桌上,桌子顿时碎成一块一块,散落一地。他破天荒地第一次开口大骂道:“熊二蛋这个混帐畜牲!”崔判官和众鬼差见阎王爷发怒,都呆呆地站立在原地,连大气都不敢出。
  “鬼差何在?”阎王爷喝道。
  “小鬼静候阎君吩咐。”刚才来的两位青面鬼差应答着。
  “还不速速前往枉死城,将熊二蛋那该死鬼擒来打入十八层地狱,更待何时?”阎王爷命令道。
  “遵命!”两鬼差异口同声地回答。随后拿了枷锁铁链一阵风似的出阎罗殿,直奔枉死城而去。
  刚走到门口,阎王爷似想到什么,将他俩叫住。“回来!”
  鬼差忙收回步子,转过身叩问阎王爷:“阎君还有何交待?”
  “你们出去先传本君口谕,让掌管油锅的鬼差先将锅内的油添满,将火烧得再旺些,等你们擒了那畜牲过来,本君要亲手把他投入油锅下炸。”阎王爷咬牙切齿地说,然后挥手让他们赶快去办。
  熊二蛋脖子上戴着枷锁,身上锁着铁链,在青面鬼差的看押下,来到地狱油锅。油锅里的热油不断翻滚,小鬼还不住地向油锅底下添柴,柴火熊熊燃烧。阎王爷站在油锅旁边,阴着一张似炭的黑脸,见他们走来,又是破口开骂:“熊二蛋,畜牲!你在阳间所干的那些破事本君已掌握得一清二楚,料你也再没有什么好说的。”阎王爷气得直吹胡子,身子微微有些发抖。
  “两位鬼差,还不快快将这畜牲押过来?”鬼差领命,押着熊二蛋往油锅走近。
  熊二蛋看到油锅里的滚滚热油,再看看阎王爷气得发抖的身子,他也开始害怕起来,身子不由得一阵哆嗦。他颤颤巍巍地求饶道:“阎王爷饶命……”
  可惜他话还未出口,阎王爷早已一把将他举起,重重地投入到滚烫的油锅中,连挣扎都没来得及,瞬间便被炸得面目全非,惨不忍睹。随后被鬼差提着押往十八层地狱最痛苦的一层——阿鼻地狱,接受地府最残酷的惩罚,永不超生。

原标题:西游唐太宗游观幽冥地府:鬼门关中见父兄 枉死城中遇饿鬼

(上)
  孟婆驻守在地府的主要关口,可以说是见惯生死的。
  经过鬼门关,过了奈何桥。前往阎王殿受审,或是经过望乡台前去投胎,都得经过孟婆亭,灌下一碗孟婆汤。照理说,孟婆是不该有眼泪的。孟婆虽不是人,但上辈子也是凡间一分子。有着兄弟姐妹,父母亲人。
  在阎王殿里,黄泉路上,无论是哪一层地狱,哪一个鬼谷,除了生死,便再无其他。那么见惯生死,斯混于鬼魂之间的孟婆怎么会有眼泪呢?
  这是多年前的事了,那一年计划生育执行,独生子女政策实施。这也无可厚非,政策嘛!执行就是了。可是,有的人为得到领导赏识,超额完成任务。为争取一个向上爬的机会,许多鬼拿了鸡毛当令箭,四处欺压百姓,武力镇压。偏偏这阎王爷好酒,几罐黄汤下肚,便飘飘然醉卧于后堂之中。凭着这黑白无常有恃无恐地在人间胡作非为。
  据说那一年是羊年,都说羊年出生的孩子命不好。现在坊间还流传着“腊月羊,守空房”的俗语。也就是说,羊年冬季里出生的人会克死另一半而独守空房。这话真假,并没有多少人跟踪调查。但“杀羊羔”这个词语却在百姓的口中频频爆出,大多伴着咒骂与眼泪。“那些天杀的,我那小孙子若在,现在该……。”一声叹息,一句怨愤,一把鼻涕一把泪。
   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满怀希望地找到了父母。还没来得及睁眼看看世界,还没来得及呼吸一口人间的空气,就被黑白无常捉了去,扔在枉死城。奈何桥下的摆摆忧伤的耷拉着头默默的摆渡着那些刚刚有了心跳,或是刚长形的亡魂,一船一船的,平常嬉笑怒骂的摆摆愁眉紧锁。“这么多啊!咝,十殿阎君那里作恶多端,不孝忤逆的没这么多啊!”感觉到事有蹊跷的摆摆忙把这件事告诉了大判与月月。
  月月在孟婆亭也听到了这件事,忙着去大堂质问老鬼。这老鬼迷迷糊糊地伸了个懒腰,嘴里含混不清地说着:“嗯,呃,呃,喝多了,喝多了,你们去办吧!”说罢倒头呼呼大睡去了。气得云彩一盆冷水泼了过去。
  这天,孟婆正携着青青去采摘孟婆汤所需的材料。
  青青:“孟姐姐,你看这口忘情井水出得太慢,我等上两个时辰,也装不满我这一钵盂,可怎么办呢?”
  孟婆:“别说忘情井的水不够,就这迷魂草,忘忧花都不够呢!你快点吧!我们去恶魂谷看看,应该还能找到些,明天就不用来了。”
  青青答应着:“嗯,上一茬差不多采完了,下一茬还没长起来哩!”
  又是黄昏时候,这段时间,冤魂枉死的太多,怨气太重,笼罩在阴霾下的天很快就黑了下来。
  孟婆催促着青青:“走吧!不知道今晚的黄泉路上还有多少枉死鬼,让他们喝一碗孟婆汤,忘记前世今生,来世好好做人。”
  这边月月见叫不醒老鬼,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看来只得去找弹杯道人讨一碗醒酒汤了,这样下去何时是个头。这黑白,唉,又去人间抓鬼魂去了。
  子夜,黄泉路上果然来了一众大鬼小鬼,只几个安静平和的随引路鬼走到奈何桥,他们大多阳寿在八十左右,自知阳间无憾事,扔给摆摆一吊钱,向着彼岸驶去。喝过孟婆汤,来得望乡台,最后再看一眼前世今生,算是告别。月月嘱咐道:“今生无恶,来生不可作恶,虽无大富大贵,也能一世一生安康,去吧!”几缕亡魂回头与月月作揖道别,转身跌进了轮回。
  枉死城里有很多是才成形的胎魂,有许多连四肢都没有长出来。只看到一团血肉哀哀地叹着气,他们没有家人。或许有,也只有与他们血肉相连的母亲。黄泉路上,没有盘缠,也没人为他们超度,入不了轮回,只得呆在枉死城里等待机会投胎,或为人,或为畜。
  孟婆看到这一大波未成形的婴孩,不禁伤心得老泪直流:“这都造的什么孽啊!哪有这么多投胎转世的机会给你们安排,唉,慢慢等着吧!”
  三更天,众魂聚集在十殿阎君处,等待大判宣读投胎亡灵。只可惜,仅有几个有投胎成人的机会,其余皆入畜类。其中一个,前世虽未作恶,却无意中伤害许多无辜,多少胎魂死于他手。来世只作蜉蝣,朝生晚灭,还前世之孽。
  “阿弥陀佛!这死酒鬼咋还不醒,也不知这月月的醒酒汤可有讨得。”云彩一边念念有词,一边向大门外张望。
  “唉,月月咋还不来哩!不能让那俩黑白无常再胡作非为了,人间都要乱套了。”云彩叹息着说。
  话说月月与大判来到了六欲宗山的弹杯洞,适逢弹杯道人外出会友。幸得一小童前去通报方才见着。月月与大判说明来意,弹杯道人取了井中之水道:“我与你们一同去吧!顺便把那两个孽障也收了。”月月与大判千恩万谢,与弹杯道人一行急急地向地府走去。
  这月月与大判虽然才去了几个时辰,在人间却半年之间。
  每至夜晚,人间必会有那些即将做母亲而未能生下婴孩的女子嘤嘤哭泣。地府的枉死城更是一片凄凄惨惨,死的多,生的少,人间鬼狱笼罩在一片阴霾之中。
  不消一个时辰,月月大判领着弹杯道人来了地府。那酒鬼阎王伸着懒腰,嘴里含混不清地嚅嗫着:“嗯,好酒,再来,再来,呃,喝多了,喝多了。”
   弹杯道人见状,用左手扶住阎罗王的头,右手将杯中醒酒汤灌了下去,捏着酒鬼的鼻子,拍了几下,醒酒汤便咕咚咕咚流进了阎王肚子。
  喝下醒酒汤的阎罗王,眨巴着眼睛清醒过来。看到一众人等围在身边,不明就里便问大判:“怎么回事。”
   大判道:“你喝醉了,从昨天睡到了今天。”
   阎罗王疑惑地问:“我喝醉了,还从昨天睡到今天,不可能的事,不可能的事。”
   回头看到弹杯道人也在,便拱手作揖道:“老道,你怎的有空来地府,难道我是被你灌醉的么?”
   弹杯道人:“你个醉鬼,净说胡话,睡了一天,人间死了多少冤魂?我正事都管不过来,那有时间与你吃酒。”
   阎王以询问的目光转向月月:“月月出什么事了?”
  月月:“你喝醉了,黑白在人间为非作歹,四处收魂,还说是得了你的指派。”
  阎王爷:“……”
   大判:“你自个儿去枉死城看看。”
  阎王爷:“我几时给他们指派了。”
   弹杯道人对月月说:“老鬼醒了,我也该走了,至于那两个孽障,我一会替你收拾了。”
  月月忙起身作揖:“多谢道长。”
   这时阎王忙起身道:“老道,不喝一杯再走吗?”
   弹杯道人:“你个酒鬼,什么时候才能清醒清醒。”
  阎王爷也不生气:“都说是人生不易,做鬼也不易,唉!就不兴喝几杯解解乏吗?”
  弹杯道人并不理会老鬼,径直朝六欲山乘风而去。
  
   (下)
  话说老鬼喝下醒酒汤,清醒之后便朝枉死城走去。当他看到那些无主冤魂,大多还是些未成形的胎儿,也觉奇怪。叫来大判问道:“这怎么回事?不应该呀!”
  大判道:“都是黑白干的好事,你看这些孩子还木有见到天日,便胎死腹中,子夜你去人间瞧瞧,许多本该做母亲的女人,还未与孩儿见面,就要面对骨肉分离 ,生死相隔,多少怨气,多少哭泣。”
  是夜,老鬼果真携着一众鬼差来到人间。抬头是一轮皎洁的明月,天是干净的一片天,白云悠悠随着几丝风儿荡漾。
  老鬼感叹:“好一个月光如水水如天!”
  织女弄着云梭,嫦娥抛下彩袖,玉兔桂树下捣药,吴刚挥斧。天空宁静和谐而美好,天河汨汨流淌,星星调皮的眨着眼睛,几丝白云自由的飘荡。低头,四处传来哀哀的哭声。几处窗户亮着微弱的光,有妇女灯下抚衣伤心,口中唤着儿郎。孟婆扶着大判不住的流泪:“造孽啊!她的孩子也是未谋面便遭横死,那定是为孩子准备的小衣服。”大判也叹道:“这黑白跟疯了似的,这段时间四处抓魂,老鬼,你得严惩。”老鬼自知有愧,唯唯诺诺地答应着。众鬼差回到地府,地府不过一日,这人间也四季轮换。
   一年里,人间又是多少生死。老鬼来到十殿阎君处,翻看众生生死薄,却发现这一年里的轮回投胎乱七八糟没个头绪。死的比投的多出了好几倍,这不正常啊!所以才会造成枉死城里的怨气,是那些无人超度,无家可归的亡灵积压的鬼气。
   老鬼将黑白无常召了回来,这黑白无常还不知错地嘻嘻哈哈互怼着。
   老黑说:“都怪你昨天贪睡,收魂才几百。”
   老白说:“哈哈,这有什么?只不过让他们在人间多停留一时半会几个时辰。今天我们勤快点,多收一些鬼魂回来就是了。”
  “你两个不知好歹的东西,怎么胡作非为起来了,生死且由你们来定?虽是人间有人拿着鸡毛当令箭,怎的你两个就这般大胆,也与他们沆瀣一气?”阎罗王生气地说。
   老鬼叹息一声说:“月月,大判,你俩个去人间走一趟,把那拿着鸡毛当令箭的人抓来,顺便把紫微道长请来,看看这么多亡灵,该给他们安排个去处。”
   不多时,罪魁祸首带到,原来此人名叫铁牛,自小贪恋官位,因而做出恶事。既然犯罪,就该严惩。老鬼将铁牛丢进了十八层地狱,任由恶鬼撕咬。待剩下一副血淋淋的骨架后,又提将出丢进大鼎,待见黑暗的夜空忽然显现出一道白光,弹杯道人在空中念念有词,突然间抽出身后的宝剑,一声电闪雷鸣,一道剑光辟向铁牛。铁牛瞬间跌坐于地,一道黑烟自铁牛体内飘去,化为乌有。随着一道光影,弹杯道人消失在空中。
看原著《西游记》大家还记得唐太宗李世民地府还魂的事吗,现在的枉死城已经不是当年的枉死城了。   去掉了魔性的铁牛最后投在一屠夫家做了头牛。屠夫变态,每想吃肉时,便在肥膘处刀割一块,敷上些草药,待其伤口自然愈合。
   铁牛在屠夫家生活了十数年,也合该是因果轮回。屠夫原本并非变态,因妻子几次三番被老牛的前世抓去引下腹中胎儿,导致后来无法生育。屠夫怜惜妻子,并未另娶她人。可每每看见人家儿孙绕膝,同享天伦之乐。便心生落寞,继而积怨成疾,便拿家中老牛出气。
   那老牛因孟婆汤里的迷魂药分量不足,尚留存些记忆,屠夫每次刀割其身,皆会流下伤心与悔恨之泪。路人见状,无不叹息:“这真是造孽啊!这牛也太可怜了,阿弥陀佛。”不忍直观,掩泪而去。
   老鬼回头又对紫薇道:“相烦老兄替他们超度一下,我与大判商议一下,该给他们安排个去处。”说是安排个去处,无非是安排前去投胎,可这哪有那么多机会啊?
   既然没有那么多可以投胎做人的机会,那就让他们投生于富贵人家做猫做狗,享受荣华富贵,感受人间的冷暖与宠爱。
   这边安排妥当,老鬼又去审判黑白。
   黑白是犯错之身,轮回里投在人间做了流浪狗。受尽人间冷暖,温饱常无着落。
  至此,人间一大浩劫,算是告一段落。
  酒醉误事,古来有人。
  阎王醉酒,本不至迷糊,也是合该人间该有此劫难。

看原著《西游记》大家还记得唐太宗李世民地府还魂的事吗?在原著中唐太宗李世民去地府旅游了一趟,可以说是遍观了地府。估计大家都很好奇幽冥地府中有什么?今天书生给大家详细描述下,西游世界中唐太宗游观地府的经历,希望可以给大家解惑。

图片 2

在原著《西游记》第十一回中,魏征不是梦中斩了泾河老龙王吗,唐太宗李世民食言了,泾河老龙王的冤魂就来皇宫找他了。当然在书中这是唐太宗李世民做的一个噩梦,梦中泾河老龙王拉着唐太宗要去阎君那辩理,幸好在长安寻找取经人的观音菩萨出手了,把泾河老龙王给喝退了。

唐太宗李世民被惊吓到了,醒来大叫:“有鬼,有鬼!”唐太宗精神恍惚罢朝一日,可是过了六七天唐太宗还是没上朝,百官担忧正要闯宫门见驾问安,只见太后有旨,召医官入宫用药,众人在朝门等候讨信。医官诊断说:“皇上脉气不正,虚而又数,狂言见鬼,又诊得十动一代,五脏无气,恐不讳只在七日之内矣。”

图片 3

唐太宗李世民只能活七天了,百官闻言大惊失色,正怆惶间,又听得太后有旨宣徐茂功、护国公、尉迟公见驾。三公奉旨,急入到分宫楼下。拜毕,唐太宗正色强言道:“贤卿,寡人十九岁领兵,南征北伐,东挡西除,苦历数载,更不曾见半点邪祟,今日却反见鬼!”

尉迟恭道:“创立江山,杀人无数,何怕鬼乎?”唐太宗道:“卿是不信。朕这寝宫门外,入夜就抛砖弄瓦,鬼魅呼号,着然难处。白日犹可,昏夜难禁。”秦叔宝道:“陛下宽心,今晚臣与敬德把守宫门,看有什么鬼祟。”

图片 4

当天晚上,只见尉迟恭和秦叔宝两个介胄整齐,执金瓜钺斧,在宫门外把守。好将军!你看他怎生打扮:

头戴金盔光烁烁,身披铠甲龙鳞。护心宝镜幌祥云,狮蛮收紧扣,绣带彩霞新。这一个凤眼朝天星斗怕,那一个环睛映电月光浮。他本是英雄豪杰旧勋臣,只落得千年称户尉,万古作门神。

图片 5

这就是二将军宫门镇鬼,尉迟恭和秦叔宝也从此在民间成了门神。可惜吴承恩先生的设定是,唐太宗李世民必须死一回。唐太宗魂飘出五凤楼,只见那一边有人高声大叫道:“大唐皇帝,往这里来,往这里来!”原来是酆都掌案判官崔吧来相接。

说到这个酆都掌案判官崔吧,原来他与魏征是八拜之交,这不魏征早就给了唐太宗一封书信,唐太宗见到崔吧,问候完之后,就把魏征的书信给他看,在信中魏征恳求崔吧念到往日的旧情上,方便一下,放唐太宗还阳。

图片 6

崔判官看完书信后,满心欢喜道:“魏人曹前日梦斩老龙一事,臣已早知,甚是夸奖不尽。又蒙他早晚看顾臣的子孙,今日既有书来,陛下宽心,微臣管送陛下还阳,重登玉阙。”唐太宗赶紧称谢。

二人正说话,只见一对童子高叫道:“阎王有请,有请。”唐太宗与崔判官和二童子举步前进,忽然看见一座城,城门上挂着一面大牌,上面写着“幽冥地府鬼门关”。唐太宗李世民进了鬼门关顺街而走,大家猜看到谁了?

图片 7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看原著《西游记》大家还记得唐太宗李世民地府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