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文章 2020-01-12 20:5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文章 > 正文

  虞允文墓位于仁寿县虞丞乡丞相村,金军大

www.5756.com 1 【楔子】
  公元1161年,金国皇帝完颜亮经过长期谋划,遣兵六十万兵分四路南下,欲图一举灭亡南宋,就在南宋社稷危在旦夕之际,战事让宋高宗寝室难安,如坐针毡,他召集群臣商议对策。
  “金军大举侵我大宋边境,形式迫在眉睫,各位爱卿,有何应对良策?”宋高宗心急如焚的问。
  “皇上,金军来势汹汹,锐不可挡,又有完颜亮御驾亲征,更加气势高昂,臣以为应避其锋芒,效防澶渊之盟,以和为上,方保大宋社稷江山、大宋子民太平。”主和派任德安首先发言。
  “万万不可议和,以求苟安,助长金人威风,以至动辄发兵侵宋,屡屡骚扰我大宋边境,以至边境百姓不得安宁,无法安居乐业,金军步步进逼,蚕食鲸吞我大宋疆土,应举全国之力,痛击金军,只有以战止战,方保百世安宁。”主战派官员虞允文立即反对议和。一时朝廷上主战、主和两派官员发生激烈争辩,个个争得面红耳赤,宋高宗对是战、是和也随之摇摆不定犹豫不决。
  “如何与金军决战?金军兵强马壮所向无敌锐不可挡,不是虞大人恁书生意气、臆想天开之事,我们总不能象赵恬那样只是纸上谈兵、图嘴上快意解决得了的,打仗可是要真刀实枪的,不是动动嘴皮子功夫就能解决的了。”任德安说。
  “皇上,臣愿意亲率大军和金兵决一死战,不败金军,臣决不还朝。”虞允文断然决然的说。
  “难道虞大人要做第二个诸葛亮?”任德安讥讽道。
  “效仿诸葛亮也不是不可。“虞允文说。
  虞允文,四川省眉山市仁寿县人,任左丞相(职事,宰相)兼枢密使,身材瘦削欣长,眉宇开朗,双目炯炯有神,站立笔直昂首挺胸颇有气魄,同时又有一派文静儒雅的书生气。
  “既然虞爱卿有如此决心意志,朕也以为应和金军决一死战,大宋岂能一退再退一缩再缩。”宋高宗终于痛下主战决心,大有击退金兵收复中原那种秦皇汉武的雄心壮志。
  “虞爱卿,你带两万兵马,前往采石设防,堵截来犯金军。”可是宋高宗却只给了虞允文两万兵马,朝廷内立即嘘声一片,区区两万宋军,如何对阵金国六十万彪悍铁骑?主战派忧心仲仲,主和派私下窍笑,等着看虞允文的好戏。但是虞允文矢志决战,带兵去安徽马鞍山的采石布防,抗击金兵。
  以此同时,在四川省眉山市青神县的河坝子,虞允文的启蒙老师苏文泉先生起程前往京城寻找他,真是阴差阳错,虞允文前脚离开京城,苏先生后脚就进了京城,这就出现了本篇所要讲的故事。
  虞允文在出征时,对送行的夫人千叮呤万嘱咐说:“先生要到京城,等先生来京之后,你可要好生款待,不能有半点差池。”
  夫人连声说是:“好好好,你放一干个心一万个心,等先生来了,我保管先生住的舒舒服服的。”
  
  一
  冬天的汴京城,天空彤云密布,寒风凛冽,漫天雪花随风飞扬,树上、房子上、地上盖满厚厚的积雪。
  大街四周的房顶上潜伏着十多个身穿白色劲装的杀手,一个个利剑在手,蓄势待发,他们头缠白布,用白布蒙面,只留出鹰隼般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大街,眼里充满了阴冷的杀气,雪花落在他们身上,很难让人发现。
  此时正是下朝时分,一队队官兵簇拥着下朝官员的大轿回府,有官兵鸣锣开道,有官兵举着“肃静“、“回避“的牌子,走在雪地上“嚓嚓”作响,在雪地上留下一排杂乱且深的脚印。
  一个蓬头垢面的老头站在街边,冻得浑身擞擞发抖,只见他神情黯然,目光呆滞,眼泪鼻涕都被风吹来冻住了,他远远的望着一队队官兵,他的身材瘦削修长,颧骨高挺,眼睛深陷,胡子拉茬象风中的一篷乱草,衣着单薄,雪花落在他的头上、眉毛上、胡子上和身上,被寒风吹得筛糠似的瑟瑟发抖。
  “要想去见相爷,大门进不去,只有在路上拦轿,你大声叫冤枉,相爷定会下轿询问,到那时你就能见到相爷了。”陈疯子说。
  “那好,我就去拦轿。”苏先生说。
  “想去拦轿?不死也只剩半条命,你不要命了?”老头耳边回响着这声音。
  “苏先生,你还是从那儿来回那儿去,一辈子穷苦命,就别痴心妄想攀高枝儿。”有人劝他。
  “你死了这条心吧,你是当今丞相的先生?我还是当今皇上的先生呢,别胡吹了,再怎么吹也没人信,丞相也听不到,丞相的先生怎么会这么落破?学生是丞相,先生定当饱读诗书,不说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也不会沦落到咱们乞丐堆里,做了个叫化子?那个书生考举了功名,不说自己是出自某某书院,自己的先生是某个经学大师,或是当朝某个要员,恨不得把祖宗八代洗得根正苗红,就算是真的,也不会认你,认了你那就是自掉身价,会被人轻视贬损,日后怎么在官场混呀,京城可是个大染缸,要清高就入不了主流,就会遭人排挤,无法在官场立足,且不说认不认你,就是认你你也见不到他本人,你去拦轿会被官兵不由分说押去投入大牢,恐怕你这一辈子都别想活着出来了,没人探望你,也没人提审你,狱卒只管一早一晚清点人数,你在牢里也没人会知道,死了就拖去乱葬岗,进了大牢和进了棺材没什么两样。”有好心人说。
  “我不信,我的学生不会象你们说的那样。”苏先生激动得面红耳赤。
www.5756.com,  可是,苏先生自己心中也没底。
  “我一定要见到他,我的学生我知道,他不会变,永远也不会变。”苏先生在心底对自说。
  
  二
  三个月以前,苏先生还在青神县河坝子的老家,就收到虞丞相一封又一封的书信,并随信送来二十两银子作为盘缠,虞丞相在信中请苏先生动身到京城享福,说自己公务缠身,要不然会亲自回河坝子接他。苏先生一次又一次的推托,但架不住虞丞相一次又一次的盛请,他才把私塾交给学生管理,动身离开河坝子到京城。
  在离开河坝子时,乡亲们闻讯赶来为苏先生送行,苏先生和乡亲们依依惜别。
  乡亲们说:“苏先生自从到了河坝子,帮我们办了很多很多的好事,如今要去京城,真是舍不得呀!”
  “我也舍不得大家,只是允文盛情难却,我且去京城住上一段时日,开阔一下眼界,见识一下我们大宋京都的风光,过一阵子还是会回到河坝子,这河坝子才是我的根、我的家,我离开的这段日子,我的学生陈念君会代我帮乡亲们写写的。”苏先生说。
  “苏先生是去享福,我们也不能挽留,苏先生一路走好。”乡亲们依依不舍。
  “大家保重!”苏先生双手抱拳高举过头频频作揖。
  “苏先生一路顺风。”乡亲们挥手道别。
  苏先生到了京城,先找了家客栈住下,然后才打听丞相府在那里,准备停当后兴匆匆的赶到丞相府大门前,对守门的家丁说:“这……这位大哥,我……我是丞相的先生,是丞相请……请我到京城享福了,你……你进……进去通报一声。”
  当时苏先生想着要见到学生了,一激动就喝得酩酊大醉,双眼通红象兔子的眼睛,走路偏偏倒倒摇摇晃晃,说话一张嘴那酒气喷出直熏人,因长时间抽烟,牙齿被熏得发黑,又蓬头垢面,一身灰布衣服陈旧不堪,皱皱巴巴的,说话结巴语无论次。
  “什么?”家丁刘二拎眉瞪目,鼻子直哼哼:“你是丞相的先生,丞相怎么会有你这么穷酸的先生?既是一个酒疯子,还是一个叫化子,怎么象个饱读诗书的先生?想趁相爷不在骗吃骗喝吧?”
  刘二,人长得白胖结实,脸上的肉都胖得下垂,他的眼睛大眼珠小,看人时头往后仰,眼睛是斜起的,说话时直翻白眼,平时嘴巴撇得老高,说话鼻子直哼哼,手脚粗大,孔武有力。
  “我……我真是丞相的先生,你别不……不信。”苏先生说。
  “你不会说你是玉皇大帝下凡吧?”旁边的何三笑得前仰后合。
  “这京城那个官员门前没有攀亲寻故的,在位时一个个削尖脑袋往府里钻,就图沾光找点吃喝,失势了跑的比谁都快,想攀丞相大人也要自个儿惦量掂量,走吧,走吧,丞相大人不会见你。”刘二说。
  “我真是丞相的先生,我这儿有丞相的亲……亲笔信。”苏先生从包裹里掏出书信递给家丁。
  刘二看都不看,一把抓过信就把信给摔的老远,怒吼道:“滚,少在这儿胡搅蛮缠。你个酒疯子讨打是不是?”
  “这位大哥,我说的可是真的。”苏先生去把信捡了起来,一面说一边轻轻擦拭信上的灰尘。
  “滚,再不滚就打人了!”刘二用拳头指着苏先生的脸。
  苏先生只好怏怏的离开。
  此时虞允文带军到达采石,来不及喘息,立即亲自查看地形,确定布防点,收编了沿江一线的散兵游勇,扩充了兵力,在他的心里,却一直深深的惦记苏先生,他在家信中还不忘问苏先生到京城了吗?
  虞允文觉得金军铁骑擅长于陆战,而且有二十万兵力,而宋军不足三万人,要面对面硬拼那是以卵击石,采石矶的江面是入口小,江面狭长,两边山势陡峭适合于打伏击战,于是他在采石矶设下埋伏,只等完颜亮率军前来。
  之后苏先生一次次的去丞相府去打听虞允文,得到的回答都是相爷不在。他等得心急如焚,焦燥不安。
  “虞大人率军在采石和金军决战,他不在京城。”刘二看苏先生多次去打听相爷,他对苏先生的态度也缓和多了。
  “哦!”苏先生是既失望又担心虞允文的安危。
  苏先生在丞相府前打听虞丞相的消息,早就引起了金国奸细的注意,他们化装成乞丐,白天在京城四处乱蹿,晚上就住在一座破庙里,他们以陈疯子为头领。
  陈疯子长得肩宽体壮,骨骼粗大,一脸皱巴巴的,满额又深又长的皱纹,扫帚眉,铜铃眼,酒槽鼻子,又宽又大的嘴,嘴唇上有稀稀拉拉焦黄又短又卷的胡子,一张嘴他的大板牙中间安了一颗大金牙,很是显眼,衣着破烂,肩挂布袋,走路一瘸一拐的,杵根竹棍。
  直到一两个月之后,苏先生的盘缠也用完,交不起住店费,就被店家往外赶,
  “掌柜的,我是丞相的先生,他现在正和金军大战,你先让我住着,等他回来我叫他把店费给补上,决不亏欠。”苏先生说。
  “走吧走吧,我只认银子,不管你是谁的先生,有银子好说,没银子就走人。”掌柜说。
  “我不能走呀,出了这店,我在这京城人生地不熟的,没地方可去,掌柜,你行行好,我学生一回京,马上补住店费。”苏先生说。
  “滚!“掌柜暴喝:“你们几个,把他给我架出去。”掌柜对几个伙计说。
  几个伙计抬手括脚,把苏先生抬出店门甩到了大街上。
  真是走投无路,虞丞相见不到,又回不了河坝子,他去相府门前苦苦哀求刘二:“这位小哥,我真的是相爷的先生,如今盘缠耗光殆尽,也被赶出了客栈,实在是走投无路了,你先让我进府等相爷回京吧。”
  刘二说:“等相爷回京才说吧,我现在让你进府,万一你不是相爷的先生,相爷定会斥责于我。”
  苏先生只得流落街头,晚上就睡在街边,陈疯子想从苏先生这儿找到对付虞丞相的突破口,便说:“苏先生,如果你不嫌弃,就去和我们住在一起,还暖和些,大家也有个照应。”
  “到如今这个田地了,命都快没了,嫌弃什么呀?”苏先生感激涕灵,便随陈疯子到了他们住的破庙里,他们白天出去行乞,晚上回到破庙里睡,和乞丐们混在一起。
  苏先生看到这群乞丐,白天装成独眼、缺手、少脚,走路不是一瘸一拐的,就是一条腿在地上拖着爬起走,要多可怜有多可怜,晚上把缠手缠脚的布一解开,就变回好手好脚的,又蹦又跳,打扮光鲜的去饭馆大吃海喝,陈疯子说:“我们是以乞讨为职业,比在乡下种地强之百倍,我也是个穷读书的落第秀才。”两个人不知不觉间惺惺相惜。
  苏先生刚开始行乞时拉不下脸,羞于开口,可肚子要饿没办法,去饭馆找剩饭剩菜比谁都快,比谁都狼吞虎咽,在熟悉之后,只要苏先生一出现,跑堂的伙计就会把剩菜剩饭端给他吃。
  陈疯子有空没空就向苏先生打听虞丞相的事情,苏先生是有问必答,对虞允文详加介绍,一提到虞丞相便眉飞色舞、口若悬河。对虞允文大加赞誉。
  陈疯子还恭维苏先生:“苏先生教出虞丞相,堪比鬼谷子教出孙膑庞涓,实在是高人中的高人,了不起。”
  苏先生被吹得晕头转向忘乎所以。
  陈疯子对苏先生说:“以后先生若是进了丞相府,一定要在相爷跟前替我美言几句,给我谋个扫地打杂的差事,有口饭吃就行了。”
  “好说好说,我那学生,一向都听我的话。”苏先生拍胸脯打包票。下雪天了,苏先生身上还穿着夏天单薄的衣服,只好找了些破衣烂袄裹在身上。
  
  三
  苏先生一次次的梦回河坝子,眼前一次次的浮现丞相小时候的情景。
  苏先生是眉山三苏之后,家在三苏乡,因慕名河坝子的玉蟾寺而前去游玩,看到这一片文化人少,便在沙溪河畔的竹林中盖了个茅草棚,用竹子编了栅栏圈了个小院子,在书院门口立个木桩,用毛笔在上面歪歪斜斜的写着:“沙溪书院”,便开办起了一个私塾,他还把他的藏书陈列出来,供书迷们阅览。他虽是三苏之后,学费又低,可是他不修边幅衣冠不整,也没收到几个学生,他的私塾里每天只有稀稀拉拉的读书声。

南宋丞相虞允文,在梁羽生的武侠小说里是备受侠客们敬重的“虞将军”;在《宋史》里,亦被这样赞美:“慷慨磊落有大志,而言动有则度,人望而知为任重之器,早年以文学致身台阁,晚际时艰,出入将相重二十年,孜孜忠勤无二。”  其实,这样的赞美,也应送给为虞允文默默守墓835年的宋氏家族。  今年清明节前夕,在四川仁寿县虞丞乡,一位老人拿着纸钱和酒水走向玉屏山脚边的一个墓地,慢慢将祭祀品摆放在坟头。老人一脸虔诚:“丞相,清明马上就要来了,我来给您扫墓了。”  这种场景,从这位老人的祖辈算起,已有835年、13代人,从不间断。这位老人就是虞允文之墓现在的守护者宋克成,他仅领着一个月40元人民币的守墓费。现在,他打算让儿子宋建彬继续信守祖训——守墓。宋家与虞丞相到底是什么关系?宋家为何对守墓如此执着?  宋克成:守墓是宋家的荣耀  今年即将年满80岁的宋克成和73岁的老伴李正南,已为虞允文守墓60年。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虞允文墓位于仁寿县虞丞乡丞相村,金军大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