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文章 2020-01-20 16:4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文章 > 正文

  肥了贪僚壮了王,那些要处凌迟刑的犯人亲

图片 1 华夏大地多灾星,
  争王逐霸洒血腥。
  肥了贪僚壮了王,
  苦就苦了老百姓。
  
  此感因何而发?且听老叟道来。
  
  
  第一回青州山水甲天下王府糕点芳宫廷
  
  右临翠岭连天碧,
  左负沧海海鸥翔。
  南部叠嶂雾蒙蒙,
  北部沃野麦翻浪。
  
  青州城,俗称南阳城,定格于明朝洪武二年。
  当年的青州古城,城墙高达五丈三尺,周长十三余华里,雄伟而壮观,规模仅逊于帝都北京。
  朱洪武一统天下,将中华大地像撕割自家的尿布一样,裂得一块一块,分封给他的儿子及有功大臣们。大明政权,传到宪宗朱见深手中时,又一次将国土分裂、分封。他的第七个儿子朱佑楎,于成化二十三年(公元一四八七年)被封为衡恭王,藩居于山东临淄地。弘治十二年,衡王又移藩于青州,创建了衡王府。
  衡王府建筑得富丽堂皇,堪与皇宫媲美竞艳。
  穿越弘治皇帝赐建的两座石雕坊门,跨过微穹雕栏碧云桥,即是朱墙翠瓦的王府正门。进入大门,两厢是长吏司、内掌司、审理所、典善所、奉祠所、典宝所、纪善所、良医所、公证所等。除此之外,王府跨院内,还有一套工坊院。这工坊院里,雕制坊、制衣坊、酿造坊、烹调坊、烘烤坊以及糕点坊等应有尽有。
  王府糕点,既是王爷、王后与郡王、郡主们的日用美点,也是王府盛宴的首传开席菜,即“四干四鲜”中的“四干”盘。王府糕点的珍贵,岂止于此?它同王府醋、王府烤鸭一样,是衡王府四季向京都皇上敬献的贡品。
  青州的王府糕点,深受宫廷贵人们的的欢迎,当年宫中曾有歌谣曰:
  
  王府糕点名声旺,
  皇子皇孙争品尝。
  飞骑急驱数千里,
  皇差未到先飘香。
  宫娥馋得吧嗒嘴,
  舌涎流到下巴上。
  只盼夜来做美梦,
  公主赏块尝一尝。
  
  
  第二回糕点名师自成才王府被抄落民间
  
  莫道人微身份贱,
  行行俱能出状元。
  糕点行业谁为首,
  大师闻仲可领衔。
  
  王府糕点如此美味,到底出自哪位高师之手?
  衡王府糕点坊,有两位糕点师,一位姓刘,汉族人士;另一位姓脱,回族人士。这两位糕点师,原本是民间的普通百姓,并非糕点铺的专职糕点师。他们平日务农,只是逢年过节制作部分糕点,赶集兜售,串街走卖,赚钱养家糊口。然而,他们的技艺不同寻常,制作的糕点品味犹在糕点铺销售品之上,是市面上的抢手货。
  恰值此时,衡王府张榜招聘糕点师,这二人便报了名。在这次招聘考核中,他们技压群芳,双双夺魁,成了名副其实的王府糕点师。执掌王府糕点坊后,他们一个制糕类,一个制点品,俱都勤于劳作,善于钻研,很快便使王府糕点蜚声州外,一跃成为进献皇宫的贡品,堪称为祖师爷闻仲的佼佼弟子。因此,他们也都荣获了当朝赏赐的黄腰带。于是,人们便尊称他们为腰带刘、腰带脱。
  皇帝轮流坐,明朝到谁家?
  朝代的更替,大都属于人不亡我我自亡之类,统治者的腐败,导致了亡国灭族。大明王朝,也是如此。
  明朝末年,君昏吏贪,苛刻的暴政,激起各地民反。明朝崇祯十七年(公元一六四四年),农民起义军首领李自成攻陷北京,建立了大顺朝,崇祯皇帝朱由检吊死于煤山,从此明亡。
  青州衡王爷见大势已去,递表降清,做了顺民。其后,他又觉得,青州一域民富兵勇,如此投降,大失王者气度,十分地窝囊。于是,便暗中联络明朝部将李士元,欲待起兵反清复明,重整大明山河。清廷得亡明遗老、清廷新贵们的密报,以嘉奖之名,将王爷父子骗至京城,先囚禁,后斩杀,并密令青州新科冯进士,抄王府,灭其族。
  清顺治三年,清廷假传王爷荣归圣谕,骗得王府上下雀跃。为贺王爷荣归,王府请来樱桃班等剧社,连唱三天大戏。
  第三天下午,正当樱桃班老头牌红樱桃演出《秦香莲》时,冯进士指挥青州驻防兵勇,呼啦啦闯进王府,将戏场团团围住。冯进士以钦差大臣自居,手捧圣旨,挺胸昂首,喝曰:“圣旨到。反臣王府上下接旨!”
  冯进士这一声断喝,令人听后毛骨悚然。台下王府家眷及仆卒们,一个个吓得面黄气短,浑身发抖。
  待众人跪好,冯进士扯着长腔宣旨,曰:“奉天承运大清皇帝,诏曰:亡明遗王朱由棷,明降暗反,欲以举事叛清,特令查抄王府,男丁律斩,女丁充官为奴。钦此,谢恩——闲杂人等,从速离开王府!”
  圣旨一下,王府家眷们,哪里还顾得谢恩,一个个抱头痛哭起来。王妃、郡主们不愿受其辱,跑得快的,投胭脂井自杀;跑得慢的,被兵勇们挥刀砍死,刚才的戏场,立即变为屠宰场,尸满场地,血流成河。
  那些戏班演员们,慌忙收场,妆也不卸,匆匆离去。这真是:
  
  日月无光换清流,
  低眉献降为苟安。
  孰料到,
  树倒巢倾无完卵。
  
  树茂鸟雀集,树倒猢狲散。
  述罢王府戏场上的血腥屠戮,再道王府工坊院里的混乱溃逃。
  王府工坊里的工匠们,有的偷偷跑来,躲在戏场外边看热闹。当清廷兵勇们砍杀无辜的王府妇孺时,他们吓得抱头鼠窜,逃回工坊里声嘶力竭地狂呼:“了不得了!王府被抄了!府主们遭杀了!爷们,逃命去吧!”
  于是,坊里像捅了马蜂窝,乱作一团。匠人们叽叽喳喳,转头不顾腚,顺手摸起点应心的物件,匆匆赶回宿处,抄起衣物,潮水般涌出王府大门,唯恐逃慢了被咔嚓掉吃饭的家伙。
  腰带刘与腰带脱没有功夫去戏场子,二人正在研究设计几种新糕点,准备给荣归的王爷贺喜。听到王府的突变后,他们吓得傻了眼,你看着我,我瞅着你,两手糕糊,一身面补,呆呆地立着。一会,他们几乎是同时,惊“啊”一声,抓起糕点印,抱起糕点模,随着众人匆匆离开王府,消失在石坊南大街的拐角处。
  抄王府,灭其族,整个衡王府被夷为平地。可怜这盛极一时的衡王府,转眼间已是:
  
  堂皇殿宇化瓦砾,
  笙歌艳史付东风。
  蒿莱没膝何所见?
  天阴雨湿鬼哀鸣。
  人间世事本无常,
  盛衰岂在冥冥中?
  是是非非且莫论,
  拳头谁大谁正统。
  
  成者王孙败者寇,主子倒台丧家犬,这事历史的写照。执政者们,是不惜运用一切残酷、卑劣的手段,寻找各种莫须有的罪名,去折磨和迫害他们那惨败的对手的。他们以此为乐,以此为荣,以此为功!
  王府被抄,王府的亲友们都受到歧视,有不少人因此被关押,遭祸难。腰带刘与腰带脱虽然仅是王府的工匠,却都是受过皇帝赏赐的人。他们担心受到株连和迫害,于是举家潜逃,离开青州城,不知到哪里避难去了。从此之后,青州城里,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们的身影。
  这真是:
  
  胜者王孙志昂扬,
  败者成寇任欺凌。
  平民百姓遭株连,
  状告无门泪零零。
  
  
  第三回王府湮灭无寻处腰带后人荣门庭
  
  时代犹似车轮转,
  风风雨雨二百年。
  街头巷议人唏嘘,
  腰带后裔又复现。
  
  咸丰中叶与光绪中叶,青州城里先后出现了两家糕点铺。一家位于海晏门(即东门)里,路南,紧挨城墙根处,门头上悬的匾额古色古香,名曰“隆盛糕点”。另一家位于剪子巷的伙巷街的东口,路东,金字闪闪的招牌是“万顺糕点”。
  海晏门里的东门大街,是明初山东布政司所在地,故又称之为布政司街。这条街,相当年是青州城内最繁华的街道,店铺林立,行人攘攘,十分热闹。
  步入海晏门,行不多远,向北一拐,便是东营街北段。东营街的由来,是因为这条街本是由当年衡王府的东兵营演变来的。
  东营街北段,又名剪子巷,而今称作北营街。剪子巷,以出产剪刀闻名于天下。这条街上的商号,几乎全是卖剪刀的。俗语说的“大三剪子任家刀,不用选也不用挑”,便是指这条街上的著名产品。解放之前,青州剪子巷出产的大三剪子,其知名度,堪与北京的王麻子剪刀比美。这些商号,大多是前店后厂,“叮叮当当”的响声,时时从深院里传出来,显得这条街分外热闹,别具一格。街上行人不少,推车的,挑担的,背搭裢的,来来往往,熙熙攘攘。他们大部是来自四面八方的客户,说起话来乡音极重,尽些南腔北调。
  开设在东门大街与剪子巷的这两家糕点铺,竞芳斗艳,各有春秋,生意都十分火红。了解根底的人说,海晏门里“隆盛糕点”铺的掌柜脱万隆,是当年王府糕点师“腰带脱”的后裔。那剪子巷里“万顺糕点”铺的掌柜刘万顺,则是当年王府糕点师“腰带刘”的后人。
  这脱刘两家,虽然不是同族,却有着共同的理想与志愿,可谓患难朋友。因而,两家关系融洽,情同手足。这真是:
  
  当年王府同操炉,
  而今同业复相聚。
  莫道人间无真情,
  脱刘友谊世传世。
  
  雍正十年,清王朝在南阳古城北侧,新建了一座专供驻扎满人兵勇的旗城,俗称为北城。
  青州旗城,规模恢弘,布局严整。旗城南北长二百八十丈,东西宽二百四十丈,占地一千一百二十亩。长含天上二十八宿,宽隐地上二十四节气的深意,的确讲究。城墙高一丈五寸,底宽一丈二尺,设四门,南“宁齐”,北“拱辰”,东曰“海晏”,西曰“泰安”。城外护城河环绕,水深壕宽,惟有吊桥可作通途。城内以八旗十六佐布局,正黄、镶黄居于北,正白、镶白居于东,正红、镶红居于西,正蓝、镶蓝居于南。进南门,东有“万寿宫”,形似北京的“太和殿”。西有“同知府”,是旗城的司法机关。正中十字口东侧为“将军府”,亦称作“大人府”,是驻防将军的公堂。
  居住在北城里的满族达官贵人,与京城皇宫里的权贵们有着密切的关系,逢年过节,走动甚勤。当他们进宫走亲探友时,常常捎去青州特产隆盛糕点与万顺糕点。隆盛糕点与万顺糕点,色味俱佳,清香诱人,非同凡品,很对光绪皇帝的口味。于是,他钦点钦批,指令这两种糕点为专贡品。
  这真是:
  
  世事岂可预先断,
  河东河西二百年。
  腰带后裔今胜昔,
  当年王府化尘烟。
  
  
  第四回福未双至祸双来巧斗麻子方山寨
  
  铺前顾客排人龙,
  月下静候等门开。
  有人憋得尿湿裤,
  红脸吐露还等待。
  
  这首歌谣,似乎有点夸张。其实。它活画出了逢年过节时人们等待买隆盛糕点的窘态。
  隆盛糕点与万顺糕点被光绪帝点为贡品后,其身价倍增,近人远客,络绎来购。每逢节假日,更是供不应求。
  “岩出猛浪袭,树高疾风摧。”隆盛与万顺的兴盛,也引人嫉恨,招惹祸患。民国二十二年(1933年),隆盛老板脱奉辰横遭土匪绑票,就是其中的一例。
  这一年,是隆盛事业最为火红的时候,平日所制糕点,几无存货。每逢节日,更是一包难求。
  在现实生活中,往往是喜忧无常,难遂人意,有时候甚至于祸不单行。正在其时,隆盛老掌柜不幸病故,给隆盛罩上了一层难于驱散的阴云。因为备办丧事,隆盛糕点铺歇业多日。
  丧事后开业的第一天晚上,年轻的少掌柜脱奉辰,一边垂泪,一边在孤灯下伏案盘点账目。猛然之间,后窗户“吱呦”一声洞开,随即灯灭,“啪”的一声响亮,似乎有什么东西钉在了桌面上。奉辰料知事态不同寻常,便大声呼喊道:“来人呐!有贼!”
  窗外,没有任何回声,那“贼”早已不知去向了。
  少掌柜的呼喊声,打破了脱府的平静。不一会,家属及店员们提着灯笼,打着火把,握着棍棒,呼啦啦拥进柜房。挑灯一照,呀!人们吓得颜面失色,目瞪口呆:一支飞镖,将一张纸片牢牢地钉在桌面上!
  “啊!传票!”老店员丁师傅见多识广,一眼便看出了这是土匪送来的一张索取钱财的传票。
  少掌柜虽然年轻,却倒临危不乱。他挽挽衣袖,伸手将那飞镖拔出来,取下那张纸片,阴沉着脸,张目看去,那纸片上寥寥草草地写道:
  
  少掌柜明鉴:
  近日山寨弟兄口馋,急需二百斤隆盛糕点过瘾,望少掌柜开恩,亲自押送上山。切记,勿误。
  方山麻爷启
  
  这个土匪头子气焰够嚣张的,竟敢公然署名传票,足见当年政府不作为,无奈土匪何。其实,说穿了并不难理解:官亦匪,匪亦官,官匪本为一家,古今皆然也。
  这“方山麻爷”是何许人也?他就是王二麻子,盘踞在青州城南方山。
  丁师傅是隆盛的老雇员,老掌柜在世时视他为参谋。他从旁瞅了一眼那张传票,用东关回族标准土语试探地问:“东家,囊地处置?”
  “囊的?給,如数!”少掌柜毫不迟疑地回道。
  “不错!如数给。谁去呐?”丁师傅早已胸有成竹地问。
  “我去。票上不是明写着吗?”少掌柜回道。
  “不可。糕点是钓饵,钓的就是你,他们的目的是讹钱。我去!”丁师傅慷慨自荐。
  “你?”少掌柜明知此行凶险,不肯让店员替自己顶罪。
  “没事的。只要你不去,我不会有危险的。”丁师傅解释说。
  少掌柜点点头,应道:“不错。只是让你受苦了。”
  “没啥的。隆盛待我厚,我岂可待隆盛薄?”丁师傅面含微笑。
  这真是:
  
  明知山有虎,
  偏向虎山行。
  只为讲道义,
  凶险化太平。
  
  方山,位于青州城南,距城七十余里,处于群山环抱之中,易守而难攻。据传,商朝的杨骥聚众造反反商,就是盘踞逄山与方山,曾在此演出过“悬羊击鼓”、“饿马刨槽”的空城计。   

这一关就是三十年,1979年,隆盛店铺才重新开业。这三十年里,许多民俗记忆都烟消云散,许多老人再也无力寻回祖传的手艺, 与他们相比,老字号隆盛还算幸运。“爷爷常说,点心这一行,精明的不做, 不精明的做不了。 用心去做的不多, 但如果用心去做, 就一定能做好。 一年两年, 十年二十年,早晚有成功的时候。”

图片 2 右临翠岭连天碧,
  左负沧海海鸥翔。
  南部山峦雾蒙蒙,
  北部沃野翻麦浪。
  
  青州城,俗称南阳城,定格于明朝洪武二年,守御都指挥叶大旺,将原来的城墙加高数尺,又在外面筑一层厚砖,使得古老的青州城更加雄伟壮观。
  朱洪武一统天下,将中华大地像撕割自家的尿布一样,裂得一块一块,分封给他的儿子及有功大臣们。大明政权,传到宪宗朱见深手中时,又一次将国土分裂、分封。他的第七个儿子朱佑楎,于成化二十三年(1487)被封为衡恭王。弘治十二年,衡王就藩青州,营建了衡王府。
  衡王府建筑得富丽堂皇,堪与北京的皇宫媲美。穿越两座气势恢宏的石坊,跨过碧云桥,即是红墙绿瓦的王府正门。进入大门,两厢是长吏司、内掌司、审理所、典膳所、奉祠所、典宝所、纪善所、良医所、公证所等。除此之外,王府跨院内,还有一套工坊院。这工坊院里,雕制坊、制衣坊、酿造坊、烹饪坊、烘烤坊以及糕点坊等应有尽有。
  糕点坊制作的糕点,既是王爷、王后与郡王、郡主们的日用美食,也是衡王府宫廷盛宴的首传开席菜,即“四干四鲜”中的“四干”盘。王府糕点的珍贵,岂止于此?它同王府醋、王府烤鸭一样,是衡王府向京都皇上敬献的贡品。
  青州的王府糕点,深受宫廷贵人们的欢迎,当年宫中曾有歌谣曰:
  
  王府糕点名声旺,
  皇子皇孙争品尝。
  飞骑急驱数千里,
  皇差未到先飘香。
  宫娥馋得吧嗒嘴,
  舌涎流到下巴上。
  只盼夜来做美梦,
  公主赏块尝一尝。
  
  王府糕点如此美味,到底出自哪位高人之手?
  衡王府糕点坊,有两位糕点师,一位姓刘,汉族人士;另一位姓脱,回族人士。这两位糕点师,原本是民间普通百姓,并非糕点铺的专职糕点师。他们平日务农,只是逢年过节制作部分糕点,赶集兜售,走街串巷叫卖,赚钱养家糊口。然而,他们的技艺不同寻常,制作的糕点品位远在糕点铺销售品之上,是市面上的抢手货。
  有一天,衡王府张榜招聘糕点师,这二人便报了名。在这次招聘考核中,他们技压群雄,脱颖而出,双双夺魁,成了名副其实的王府糕点师。进入王府糕点坊后,他们一个制糕类,一个制点品,都勤于劳作,善于钻研,很快便使王府糕点名闻遐迩,一跃成为进献京城皇上的贡品。
  崇祯皇帝是个美食家,对青州衡王府进贡的糕点赞不绝口,百食不厌。兴奋之余,颁旨嘉奖衡王府的两位糕点师,各赏赐黄绫腰带一匹,授予从五品誉荣。于是,王府的工匠们便尊称他们二人为“黄带刘”与“黄带脱”,羡慕他们是鸡群里飞出金凤凰。
  王府的糕点坊归典膳所管辖,典膳所的主管内典服是五品,他们的级别仅比内典服低半级,尽管是虚职,在人们的眼里,他们也够辉煌的了。
  这黄带刘,当时大名叫刘景,亦即我们西邢刘氏的祖爷。
  皇帝轮流坐,明朝到谁家?
  朝代的兴衰更替,大都符合“人不亡我我自亡”之逻辑——统治者自身的腐败,导致了家毁国亡。元朝如此,大明王朝也是如此。
  明朝末年,皇帝昏庸,吏治腐败,激起各地民变。崇祯十七年(1644)农民起义军首领李自成攻陷北京,建立了大顺朝,崇祯皇帝朱由检吊死于煤山,大明王朝灭亡。
  青州末代衡王朱由棷见大势已去,递表降清,表示愿做大清的顺民。但是,他又觉得,青州地方民富兵勇,如此归顺,有些窝囊,于是暗中联络明朝部将李士元,伺机起兵反清复明。不料,起兵图谋泄漏。清廷获得密报后,以“嘉奖”为名,将衡王父子骗至京城,先囚禁,后斩杀,并派遣钦差到青州查抄衡王府。
  顺治三年,清廷假传王爷荣归圣谕,骗得王府上下雀跃。为贺王爷荣归,王府请来樱桃班等戏班,连唱三天大戏。
  第三天下午,正当衡王八王妃、樱桃班老头牌红樱桃演出《秦香莲》时,青州旗兵,呼啦啦闯进王府,将戏场团团围住。京城来的钦差手捧圣旨,挺胸昂首,大声断喝道:“圣旨到。反臣王府上下接旨!”
  钦差这一声断喝,令听者毛骨悚然。戏台下王府家眷及仆从们,一个个吓得噤若寒蝉、浑身发抖。
  待众人跪好,钦差扯着长腔宣旨:“奉天承运,大清皇帝诏曰:亡明遗王朱由棷,明降暗反,欲举事叛清,特令查抄王府,男丁一律处斩,女丁充官为奴。钦此。谢恩——闲杂人等,从速离开王府!”
  圣旨一下,王府家眷们,哪里还顾得谢恩,一个个抱头痛哭起来。王妃、郡主们不愿受其辱,跑得快的,投胭脂井自杀;跑得慢的,被兵勇们挥刀砍死,戏场变成了屠宰场,一时间尸横遍地、血流成河。
  那些戏班演员慌忙收场,妆也不卸,匆匆离去。这真是:
  
  日月无光换清流,
  低眉献降为苟安。
  孰料到,
  树倒巢倾无完卵。
  树茂鸟雀集,
  树倒猢狲散。
  
  述罢王府戏场的血腥屠戮,再道王府工坊院里乱作一团。
  唱戏时,王府工坊里的工匠们,有的偷偷跑来,躲在戏场外边看热闹。当清廷兵勇们砍杀无辜的王府妇孺时,他们吓得抱头鼠窜,逃回工坊里声嘶力竭地狂呼:“了不得!王府被抄了!主子们被杀了!爷们,快逃命呐!”
  于是,工坊里像捅了马蜂窝,乱作一团。匠人们叽叽喳喳,转头不顾腚,顺手摸起点应心的物件,匆匆赶回寝室,抄起衣物,争先恐后地涌出王府大门,唯恐逃慢了被咔嚓掉吃饭的家伙。
  黄带刘与黄带脱没有功夫去戏场子,他们二人正在研究设计几种新糕点,给荣归的王爷做贺礼。获悉清兵查没衡王府的消息后,他们吓傻了眼,你看着我,我瞅着你,两手糕糊,一身面补,呆呆地立着。一会儿,缓过神来,他们便抓起糕点印,抱起糕点模,匆匆回到寝处,收拾细软,带上家眷,匆匆从后宰门逃离衡王府,消失在柴火市街的拐角处……
  遭此浩劫,整个衡王府被夷为平地。盛极一时的青州衡王府,转眼间已是:
  
  堂皇殿宇化瓦砾,
  笙歌艳史付东风。
  蒿莱没膝何所见,
  天阴雨湿鬼哀鸣。
  人间世事本无常,
  盛衰俱在冥冥中。
  是是非非且莫论,
  拳头谁大谁正统。
  
  成者王孙败者寇,主子倒台犬丧家,这便是历史。胜利者们,是不惜运用一切手段,寻找各种莫须有的罪名,去折磨和迫害他们曾经的对手的。他们以此为乐,以此为荣,以此为功!
  王府被抄,王府的近亲受到株连,有不少人因此被关押,遭祸害。黄带刘与黄带脱虽然仅是王府的糕点师傅,但他们曾获得大明皇帝的封赏,自然难逃劫数。他们畏惧受到株连迫害,于是举家潜逃,离开青州城,匿踪避难去了。
  黄带脱的去向暂且不提,单表黄带刘刘景的隐踪。
  青州城南,三山连翠,碧岭无垠。云门山与驼山之间,有一条深屿,每当雨季,溪流汇集,山洪爆发,翻着银色浪花滚滚而下,似一条暴躁的白龙。因而,当年人们称它为白龙屿。白龙下山后掉头东折,冲刷出一条深沟,咆哮而下,而后又北泄,人们称这条沟为白龙沟。
  白龙沟地处云门山余脉山岭下,向南步步登高,荒草丛丛,兔窜狼嚎。为了地方安宁,人们在白龙沟南沿建了一座庙,称其为白龙庙,希冀白龙爷能约束洪流,造福于苦难的黎民。
  白龙庙东侧不远处,有三间茅草房,另外还有一间小东屋。这里,便是白龙庙刘道士的住家。这刘道士名洪增,是从外乡云游来的,家里有妻子,还有儿子刘基和女儿刘玲。这一家四口替白龙庙种着二亩庙田,交上庙租后难于糊口,还得靠刘基上山打柴添补日用花消。因为家里贫穷,近三十多岁的刘基依然是个光棍。哥哥未娶,二十多岁的妹妹至今也没有婆家。
  有一年夏季,刘基进城卖柴归来,恰值白龙沟山洪爆发。他急着回家,冒险游泳渡河,不幸被山洪卷走,一直冲到下游瀑水涧深渊里,待打捞上来时,早已腹胀人亡了。
  刘基他娘老来丧子,日夜哭泣,积忧成疾,一病不起,不久便故去,只剩下刘道士与女儿小玲凄惨度日。
  刘景身为有地位的王府糕点师,较少离开王府。有时,他也出府郊游,喜欢到城南的白龙庙闲逛。白龙庙远离村镇,十分幽静。于是,他与刘道士成了要好的同姓朋友。刘道士年长,刘景亲切地喊他大哥。
  当刘道士丧子后,刘景非常同情他的处境,时常资助他钱币,帮他给老伴治病。刘道士老伴去世后,其寿衣与棺木,也都是刘景代为置办的。于是,他们两家的关系又进了一层。
  刘景携妻带子逃离衡王府后,直向城西门奔去。他们出得西门,沿着洋溪河河谷朔源而上,一溜紧跑,跌跌撞撞,来到白龙沟刘道士家里。此时的刘道士,已经疾病缠身,好久不能到庙里料理庙务了。
  刘景见到刘道士,面含凄容,开门见山地对他说:“老哥,兄弟遭劫了,想来你家里躲躲。”
  刘景向刘道士扼要说明王府被抄的原委,刘道士毫不犹豫,慷慨应道:“住下吧。我的家就是你的家,咱们是一笔写不出二刘的亲兄弟嘛。”
  从此以后,刘景改名刘洪远,穿上刘洪增的道士服,顶替他作了白龙庙的道士。不久,附近的村子里纷纷传递着一个消息:白龙庙的刘道士病得不轻,把他的亲兄弟洪远一家搬来,让兄弟顶替他作了庙祝。
  不顾刘景的一再推辞,刘道士执意与女儿小玲搬到东屋柴房里居住,让刘景一家三口住到三间北屋里。对此,刘景一家非常感激,也觉得过意不去。
  洪远不疼开销,倾力给洪增治病,照顾得比亲兄弟还周到。然而,洪增的病体并无好转,反而愈来愈沉重。最后,竟是水米不下,奄奄一息。在弥留之际,洪增让女儿小玲给洪远跪下,吃力地说:“孩,孩子,叫,叫,叫……爹……”
  小玲很听话,极力忍住哭泣,给洪远磕了个头,悲戚地喊了一声“爹”。听到女儿喊爹,洪增的嘴角一撇,似乎是笑了。而后,把眼一闭,将头一歪,撒手人寰……
  洪远亲自张罗,给洪增出了一个颇像样的殡,周围村人们都夸赞说:“刘洪远真是个好兄弟呐!”
  洪远有一个儿子,名朝冕,二十多岁,也没有成家。洪远明白洪增的心事,待小玲三年孝满后,给他们举行了婚礼,两家人真真实实地成了一家人。
  刘景作为衡王府的贡品糕点师,又得到皇帝的封赏,衡王爷对他颇多赏赐。因此,他的积蓄颇富裕。三五年后,待形势稳定下来,他开始购置土地,增建房舍。
  刘洪远购置的第一块地,在居家南一里许的山坡上。这一地块,三面高,北面低,居高临下,俯视着青州古城。它虽然也是山地,与其他的地块相比,却称得上良田了。这块地有二亩多,是刘氏的奠基资产,也是刘氏后来的祖茔地。
  刘洪远治家有方,刘朝冕夫妇勤恳孝道,刘家的日子愈过愈火红。他的制作糕点技艺虽然不敢轻易显露,却也原原本本地传给了子孙们。几十年后,朝冕的四个儿子法、深、澍、匯成家立业,儿女成群,他们的居所已经扩展成一个小村落。这个村落,地处白龙沟畔的白龙庙侧,人们便称它为白家庄。白家庄,是西邢刘氏的发祥地。
  大海桑田,山河巨变。清朝康熙末叶,白龙庙与白家庄被特大暴洪卷走,人畜在洪流中挣扎,嘶嚎,惨不忍睹,惨不忍闻。幸存的族人无以为家,含泪迁徙,离开故土。而今白家庄已不复存在,世人只知青州城西南有个赵家小河村,竟不知其村北河沟沿上曾有个白家庄。自然,更不会有人知悉,当年白家庄庄主刘洪远的身世有何来历了。
  这真是:
  王者争权民遭殃,
  落凤隐栖白家庄。
  景爷族脉春不老,
  与天同寿共日长。

古青州,隆盛糕点的缘起与传说

不过,虽说以伊斯兰教的饮食习惯制作,但隆盛糕点的缘起与明朝衡王府有关。相传,明朝初年朱洪武一统天下后,立即将国土分封给他的儿子和功臣。到宪宗朱见深时,再次分封,于成化二十三年将他的第七个儿子朱祐楎封为衡恭王,藩居于山东临淄。弘治十二年,衡王又移藩于青州,创建衡王府。衡王府建筑得富丽堂皇,王爷王妃及郡王郡主们生活骄奢淫迭。其中王府糕点坊制作的王府糕点,用料特别工细,精致讲究,不仅是王府盛宴的首道开席食品,也是衡王府连同青州银瓜,青州蜜桃一起,四季向京都皇上敬献的贡品。当年宫中就有“飞骑急驱数千里,皇差未到先飘香”之说。

12年前, 隆盛建了新的工厂, 有了800平方米的生产场地。 科技带来了许多便利,比如用打蛋机能迅速打碎鸡蛋,但糕点的制作还得坚持手工。“现在算不上什么生产线,点心做起来还是很繁琐, 这样才能保证原来的味道。” 脱安利觉着,做点心就跟中医开中药一样,原料的配比没法量化,要根据温度和湿度调配,一点偏差就会有很大不同。配比的量,只有脱家人自己掌握。

1905年,凌迟酷刑从中国的刑律中废除。消失后的“点心”被人们渐渐淡忘,而真正意义上的“点心”又恢复了原来的含义,“点心”二字又成为了商家使用的招牌用字。

图片 3

据说,“点心”二字源于东晋时期,有一大将军,见到战士们日夜血战沙场,英勇杀敌,屡建战功,甚为感动,随即传令庖人烘制民间喜爱的美味糕饼,并派人送往前线,慰劳将士,以表“点点心意”。自此以后,“点心”的名字便传开了,并一直延用至今。

图片 4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肥了贪僚壮了王,那些要处凌迟刑的犯人亲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