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资讯 2020-02-11 13:1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资讯 > 正文

已经过去了多半年的时间,为你贴心的贱哥干杯

图片 1 “小遥,在发什么呆?想谁了?春天还没到呢。”
  “去!兰子,小心我去告密哦!这么晚不回家,还在外面喝花酒,你的小贱哥知道肯定饶不了你的!”
  “小遥,你这就不厚道了。我不是舍身在陪你吗?咱们可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从来都是形影不离的一对啊!”
  “别,别!什么呀,听着我都快恶心死了!来,为你贴心的贱哥干杯!”
  “嘻嘻,是剑,一把充满光芒的宝剑!不是贱,亲爱的小遥,你太坏了!罚酒三杯!”
  “喔?为兰子有幸成为名剑下的牡丹,干杯!”
  “小遥,我们来个交杯酒,好不?”
  “切!苏遥,小兰,你们两个现场玩亲密,不要这么露骨,好不好?”
  “很容易让人误会的,嘿嘿!”
  ……
  旁边几个女人随着起哄,碰杯声不绝于耳,包房里热气腾腾,六个女人互相取笑闹成了一团。
  这是一次难得的聚会,很多年没见面了,所以今天大家兴致很高,家长里短无话不谈。几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三瓶红酒都见底了,不知不觉已近十一点,大家都有些醉意,互相握手拥抱了一下,几个同学纷纷自行散去,而酒量最差的苏遥走路都摇晃着,小兰轻轻地扶着她,心里暗骂了一声:小贱,还不来,回去肯定饶不了你!
  苏遥晃了晃有些晕乎乎的脑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小兰,我还是自己打的先回去。是不是你通知的太晚了?肖剑离这里有些远,你在这慢慢等他吧。”
  “不行,我首先要把你安全送到家!”小兰固执地回答道,然后拿起手机使劲地拨了一个电话,怒气冲冲地厉声问道:“喂!小贱!你死哪里去了,怎么还没到啊?”
  “什么?爆胎了,人没事吧?剑哥,你要小心点嘛,不然我会心疼的……好嘛……可以嘛……你要快点来哦!”小兰说话的声音越来越柔和轻微,最后低得已经快听不到了。
  “咳,咳!”苏遥望着小兰瞬间从张牙舞爪的母老虎变成了一只可爱温柔的小猫咪,不由得在旁边憋不住笑意,弯下腰咳嗽起来。什么时候直爽要强的小兰同学也学会了嗲声嗲气装温柔了?
  小兰长很漂亮,身材高挑,却心气高傲脾气泼辣,当年追求者无数,却入其法眼的极少,然后莫名其妙就成了大龄剩女。苏遥早几年就结婚了,却过着两地分居的生活。她皮肤白皙,长得恬静柔顺斯文内秀,大学时期,两个人是班里最有名的“两朵花”。
  十分钟后,一辆红色的老式宝马车疾驰而来,从车上跳下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满脸笑容地走了过来。
  “肖剑!你害得我们在寒风中苦苦等了快一个小时啊,说!怎么补偿?”小兰一看他,马上板起了脸,夸大其辞地责问起来。
  “我的兰妹妹,我也急啊?你看,车胎都跑没了,是不?”肖剑立刻苦着脸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手势说道:“要不,下次我做东,随便你们怎么玩!”
  “想的美,没空!”小兰一脸不屑眼含笑意拉着苏遥钻进了车子里。
  “不要追问对与错,毕竟我们深爱过。有你陪的日子里,我真的好快乐……”车里正播放着流行歌曲《一万个舍不得》,肖剑把音量调小了些,启动车呼啸而去。
  一路上,小兰和肖剑叽叽喳喳地地调笑着,不时发出轻快的笑声。苏遥挽着小兰的胳膊枕着软软的背垫,转头凝视着车窗外,一个人默默地想着心事。
  早就入冬了,外面似乎飘起了小雨,偶尔有一丝寒风从车窗缝隙里钻进来,苏遥突然觉得有一丝冷意,不知在远方的他冷吗?窗外模糊的景致一晃而过,苏遥眼前不自然地又浮现出另一个身影,正如歌词里所说的,有他陪的日子里,她真的很快乐。前一个他是自己不知怎么就嫁了的男人,后一个他是陪着她宠着她的男人,和他一起让她感觉很快乐的男人。两个人的影子如跳跃的骰子一样轮转着,在她眼前交替出现。
  苏遥骨子里其实是一个很传统的女人,身上有股优雅古典之韵味,她就像水中婷婷卓立的夏荷,远离岸上的尘嚣,独自静静地站在那处,风轻云淡。或许正是苏遥那种独特含蓄的美,才深深地吸引了狂放不羁的柳惠惠。
  柳惠惠是个真正的爷们,不是个大美女,更不是那个不懂风流傻乎乎的柳下惠,“来吧,苏小姐,让我感受一下温暖的世界!”他把帽子一甩,长长的头发往后一拨,抬头挺胸伸出双手夸张地做个拥抱的手势,苏遥狠狠地白了他一眼,用力地拍开了他的手臂,不再理会他快步往前走,柳惠惠然后背着一块大画板,在后面大呼小叫地追着。
  回想起她和柳惠惠在一起那么多的快乐琐事,苏遥嘴角微微翘起,不禁莞尔。
  认识柳惠惠,完全是偶然中的必然。苏遥是本地一所有些名气的大学英文教师,而柳惠惠是这所大学特意聘请来的美术导师,两人年龄相仿,平常没有任何交集。
  “喂!前面的美女同学,等等!”有一天苏遥快步走在校园的小路上,手臂里紧紧地抱着一叠教材,突然后面追来一声急促的呼喊。
  苏遥停下脚步,一个转身,就看见一双闪亮略带着戏谑的眼睛,和她的目光碰了个对头。
  “这位同学,有事吗?”苏遥盯着这个背着画板瘦瘦高高一副浪荡公子哥的男孩,最可气的是他居然还在脑后还系着个“马尾巴”,又是一个脑袋被毛驴踢了的“艺术家”模仿者!
  “同学?谁?”男孩茫然地看了看身后,张大嘴巴问道,然后目光落在苏遥挂在胸前的老师牌子上。
  “你是老师?”两个不约而同地惊呼起来,然后互相瞪着。
  “哈哈,误会,误会啊!我叫柳惠惠,柳下惠的弟弟!”男子大笑了一声,收回目光很调皮地做了个自我介绍。
  “柳下惠?坐怀不乱的君子?”苏遥“扑哧”一笑。
  “这个……只是传说,不要当真啊!奇怪,你才多大就做了老师?”柳惠惠盯着苏遥春风般的展颜一笑,顿时呆了呆,立刻挠了挠头好奇地问道。
  “我看你,才是小屁孩了!”苏遥不满地瞪了他一眼,接着问道:“找我有事吗?”
  “嘿嘿,你的小松鼠掉了!”柳惠惠手里倒提着一只毛茸茸的布松鼠尾巴,在她眼前来回摆动地说道。
  “谢谢!”苏遥一把夺了过来,避开了柳惠惠热情明亮的目光,这是她挂背包上的装饰品,不知什么时候掉下来的。
  初次相识后,从此柳惠惠就像甩不掉的棉花糖一样,经常找机会和她接触。随着互相熟悉和了解,苏遥慢慢有些喜欢这个看起来像大男孩的男人,既阳光又幽默。不过对于柳惠惠脑后那只惹眼的“马尾巴”却是深恶痛绝。一个大男人整得不男不女,太伤风化了!后来怕了苏遥不依不饶的指责,柳惠惠每次见她都戴着个长舌帽把头发藏起来,苏遥只能无奈地摇摇头,当作没看见。
  柳惠惠是一个很有才华的油画家,性格开朗却不拘小节,至于其它苏遥一无所知,她下意识不去探寻,两个在一起只是朋友关系。是的,只是要好的朋友,苏遥一直在内心深处强调着,深怕哪天忘了这最重要的一点。
  和柳惠惠在一起的日子,苏遥感觉好像回到了少女时代,生活充满了阳光,自己又变成了一个需要呵护和关心的女孩。就这样,柳惠惠鞍前马后地宠着她,无论他多忙,都会抽出时间来陪着她,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聚餐游玩,但是很怕寂寞的苏遥已经很满足了。
  柳惠惠曾经说过,苏遥就像一副静止的江南水墨画,或浓或淡总相宜。就算是偶尔一块石头投入其中,暂时破坏了和谐的韵味,甚至是狂风暴雨摧毁了平静之美,过段时间,她又会按着原有的轨道固执地修复自己,不久又会恢复到原来静如幽兰的模样。苏遥不知道,这算是夸奖她,还是有贬义的意思。
  对于画,苏遥不太懂,但是会欣赏。柳惠惠只给她画过两幅画,一副是她抱着书本嫣然含笑的样子,那是两人相遇时的情景。另一幅就是,她走在一条充满异国风情的小路上,两旁是盛开的红色郁金香,她身穿白色的连衣裙,神情显得高贵而淡然。苏遥询问柳惠惠画中的意思,他微笑着说:“那里就是你的世界,你梦想中的世界,看见吗?那里有一道篱笆,一般人是越不过去的。”苏遥听着,轻轻地笑了声,内心似有触动,她很喜欢这幅画。
  苏遥的心灵深处确实有一条无形的线,她一直小心翼翼地守护着,只要她不开口,没有人能跨过它,其中包括柳惠惠。有时她看见柳惠惠炙热的感情,一碰到“红线”就被无情地烧成了灰烬,也忍不住有些心痛。或许自己就是一个冷漠自私的人?到现在她都没给过柳惠惠一次牵手的机会,更不要说超越雷池一步。她和他真的只是单纯的友情?还是有暧昧的私情?似乎失落的柳惠惠苦笑着,在自己精神的圣地里艰难地撑起了一面小旗,高声呐喊着:“苏遥,你就是一个不可理喻的怪女人!”
  ……
  苏遥揉了揉眼睛,把思绪从遥远的回忆中拉了回来,闭上眼,在黑暗中幽幽地叹息了一声。谁曾想到,有着大好前途风风光光的晨居然会误入歧途,被单位开除后被迫远离这个城市,去寻找新的支点?可以说是双方父母做媒和前任男友意外的死亡,促成了苏遥这桩交易似的婚姻。凭心而论,晨虽然木纳不善言辞,更没有浪漫的细胞,但对她很好,也很爱她,她的话就是圣旨。其实,苏遥不喜欢这种没有个性的男人,但是世事总有遗憾。她觉得现在很茫然,生活里的诱惑不时地向孤独的她伸出可怕的触角,不断地试探着她脆弱又坚强的灵魂。
  “小遥,小遥……你睡着了吗?”耳边传来熟悉的呼唤声,小兰正轻轻地地摇着她的肩膀。
  苏遥睁开眼睛,原来到家了,她抱歉地朝小兰笑了笑,拒绝了她的相送。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苏遥拉开车门回头向肖剑挥了挥手,然后紧了紧身上的羽绒衣,顺着路灯,顶着呼啸的寒风,朝着附近的家走去。
  回到家,苏遥感觉头很沉重,但还是习惯地打开微信,除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信息,她隐隐期望的消息都没有出现,是晨?还是柳惠惠?苏遥也不知道。
  一个星期前苏遥去博物馆参观,却意外发现了柳惠惠,他居然地挽着一个年轻女孩子的胳膊亲密地交谈着,依如以前的洒脱和无所顾忌,不时地逗得女孩子咯咯直笑。看到这一幕,她当时心里莫名传来一阵剧痛,然后转头就匆匆离开了,后来,她就委婉地拒绝了柳惠惠的多次邀请,再后来,两个联系就越来越少了。
  柳惠惠在苏遥的世界里试探地迈出了一大步,带来了一缕清新灿烂的阳光,但很快又缩回了脚步,仿佛没有留下任何来过的痕迹。
  这时,手机里传来一声轻微的震动,苏遥拿起一看,只有一条简单的信息:“亲爱的遥,天冷了,注意保暖,防止感冒。想你的晨。”
  苏遥抿嘴暗自一笑,这个榆木脑袋也开窍了?
  “我很好,你也要保重,等你回家。”苏遥回了一条信息。
  站在窗前,苏遥凝视着远处灯火闪烁的城市夜景,天空悠悠飘下了几片轻柔的精灵,紧接着越来越密集,三年不见雪花飘了,难道今年要下大雪了?苏遥不禁有些激动,她用手指在朦胧的玻璃上写下了两个字,左边是遥,右边是晨,然后在中间划了个大大的“心”形。
  蓦然,苏遥觉得心里瞬间开阔起来了。明早或许可以看见一场久违的大雪,把已经过去的一切都披上一层洁白的盛装,给将来一个美丽的留念。雪融之后,又将是一个充满活力的烟火人间。
  ……

最终晋级赛

这天晚上,她写完了这本小说的最后一个标点符号,看看时间,已经快九点半了。她回想起从这篇小说的第一个字到最后的省略号,已经过去了多半年的时间。记得是去年夏初的时候,想起写点关于时间的东西,然后就有了这篇小说。时间过得真快,一天这么过去了,一年也就这么过去了。回想自己二十五岁生日之时,也是只有自己一个人,当时还许下愿望,明年之前一定要成为一个好的设计师。记得十八岁生日之时,许愿二十五岁之前要有知识的人。还有啊,小时候规划自己还要在二十六岁时候结婚。真是荒诞。

“记住,只有打败了所有人,才能做王者”裁判的话仍记在心上。瑶说“咱们为什么不去干掉几个人?”枫:“你是不是傻,你一现身就会立刻有几十支枪对着你,就算是你这样的避弹技术也是送死。”“那在这里待着有什么意义?”“这是通往出口的必经之路。”

想想现在的自己,还没吃饭呢。

……过了很久

她慢慢的起来,打开厨房的灯,给自己炒了点饭,安静地看着电视吃着。她喜欢吃辣的,她喜欢什么东西里都放一些辣椒酱、辣椒油什么的。不过,她倒是不喜欢吃青椒,觉得苦,觉得那种东西不熟。很多人都有同样的感受。

“出来吧”影说。“我说不让你躲这,偏不听。相信我那座山更好。”瑶说“我现在严重怀疑你的智商,那座山如果有蛇呢?”

这时候她的手机响了。她接起电话,一听是罗薇的声音。罗薇对她说:“明天是周末,不要忘了明天你还要出去的。”说完,罗薇就把电话挂了。这是罗薇的习惯,总要提前提醒墨云,因为主要是她怕墨云忘了,不过不是忘了这件事,而是时间。果然,这次她又忘了。罗薇的一个电话让她心中一惊,明天居然周末了,天啊。她赶紧放下手中的饭,就地躺下,拉过一个被子,定上早晨七点半的手机闹钟,赶紧睡觉。

“不跟你计较,幸好是小影。”枫把瑶护在身后,“那可不一定”“为什么?”“你没看见她手里的枪吗?这种时候什么人都不能信。”瑶默默地离枫远了些。

时间到了七点半,手机里传出周董的声音。

无奈地看着瑶,“当我没说。”

“为你弹奏肖邦的夜曲,纪念我死去的爱情”将她叫醒,将她的美梦祭奠。周杰伦伴随了她的整个青年时代。她要赶八点在楼下的班车,若是别的女人,肯定来不及了,但是幸好她不化妆。她把最后的两片面包放到锅里热的牛奶上面,然后就去洗漱了。她喜欢喝热牛奶,还喜欢在热牛奶时把面包放在上面。收拾好了一切,不过才花了二十分钟。她打开电视,打算看五分钟再下去等车。

“她手里有枪是因为你手里也有枪,你把枪收起来她就也把枪收起来了。”

八点钟。公家车从那边路口出现,像一只兔子蹦蹦跳跳的就过来了。这个站牌只有她一个人等车,她很随意的刷了卡,然后坐在了车最后的那个座位。公交车又像一只兔子似的出发了,开向了乡下。

“你这个笨蛋,把枪收起来就等于失去了先机,万一影开枪呢?”“我,相信影不会的。”

她今天打扮的很随意,因为对她而言,这次不是出行,而是回家。她穿了一件白色连衣裙,很难得穿上了一件白夹克,戴了一个粉色的帽子。她很少把自己打扮的像这个年纪的人。

可能是为了印证瑶的话,影举起了枪。“影,你。。”随后枫也举起了枪。

公交车过了几站,在某一站停下了,司机打开上车门,朝下面开心地问:“走吗?”下面那人也没说话,墨云也看不见那人是谁。这时又听司机说:“不走啊。还等谁呢?哦,等她啊。上来吧。”然后就上来两个六十多岁的,看上去有点傻的老婆婆。她见过其中略瘦的那个,和她有着同样的缺陷。车上没有人给这两人让座,她也没有让,只是静静地看着。车上有认识她们的人,向她们打着招呼,问她们去哪了,她们指着一个方向。那人似乎知道了,便问去买了点什么。那个瘦瘦的老婆婆举着一捆葱,笑着。那个胖胖的也在笑。她这时才看出来,原来两个人都不会说话。她有些疑惑了起来,按她们的样子来推测,她们应该不会手语,也不会写字,那她们又是怎么交流的呢,难道就是“啊啊啊啊”的这样交流吗?她有些佩服她们了,这一点,她明显不及她们。她又一次开始质问自己:“林墨云,从十六岁独自生活,十年来,你得到了什么,又能有什么成长?时间带给你的是只有渐渐长大、渐渐老去的脸,一直长长的头发,一切都是没有意义。除了罗薇,又有谁是你的朋友。时间到了如此地步,你又准备去哪呢?”她的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却怎么也哭不出来。司机还在和老婆婆们说话,车上的人都在和她们说话。

“枫!你也,你不会想杀影吧,不行。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同意。”说完瑶便挡在了影的前面。

这是个村子,并不是很富有,也不是很贫穷。这里有很有钱的人,也有特别有钱的人。她要去的这一家,恰巧是属于没有钱这一类的。他们家买不起城市里的房子,开不起城市里的车。不过,在这里的车并不少。他们挣钱渠道并不多,也不难,只是比较累。其实,城市里的房子,林墨云也买不起。她住的房子是她父母给她交的首付。她有钱的原因是她之前参与了两个房地产项目设计工作,地产商们觉得她功不可没,就送了她一套房子。这回,她可没有犹豫,转手就把它们都买了。至于功不可没这件事,让人觉得诡异,可能是因为她长得太漂亮了。又或者是地产商们觉得包养她更安心,因为,毕竟她不会说话,性格又好,不容易去原配那闹事,而且还年轻。林墨云转手将房子买了之后,地产商们也找不到她了。

“危险,瑶,你还没看出影的用心吗?”“我只知道你想杀影。而我,需要阻止你。”

在乡下,人们不会盯着一个女孩子看很久。不同于城里人,他们显得更加的含蓄,也可能是保守吧。当然,城里的人也不一定是城里的,很多是前几年房子还便宜的时候搬上去的乡下人。城里也会有很多的美女,但是对于她这样的美女还是会有人盯着看的,他们觉得,这就是对这个女孩最高的评价。他们读了很读书,却依然不能克制自己的缺点。

一个冰冷的东西顶在瑶的头上,毫不留情。“砰”“影……”她说的最后一个字

她走了几分钟,看见几个孩子在闹着玩,一帮人追着一个大个子,大个子跑着跑着,大喊一句“进化”。后面的孩子都不追了,小声嘀咕着:“他进化了,怎么办?”

可能瑶到死都不相信影杀了她。

大个子一伸手:“吸引。”

“瑶!影你居然……”

所有的孩子就这么被他吸过去了,只有一个孩子显得很吃力的挣脱,然后站住了。他大笑道:“我有神圣圣衣,你的招数对我无用。”

影迅速举枪,没有任何拖泥带水。

大个子向地上吐了口吐沫,手捂住胸口:“果然厉害,我都吐血了。你们被我吸引了就是我的手下,给我打他。”

枫也本能举枪,强者间的对决

那些孩子一股脑的冲向圣衣护体的那个孩子,边打边喊:“让你把我老大打吐血了,拔了他的圣衣。”有不少的孩子,都被他的圣衣的力量弹开。不一会,一个孩子举着一件空气圣衣对大个子说:“老大,圣衣。”

影可能在枫面前不算强者。

这把她看傻了,她觉得,孩子就是能看见成年人看不见的东西。

影先开枪,但枫和影同时中枪。

大个子喊着:“好了,他没有圣衣了,打死他。”

她第一次和他打平手。

这一次没人弹开,那孩子的确是被打的很惨,她赶紧过去赶走了那些孩子,“救下”了失去圣衣的孩子。那孩子捂着胸口,很狼狈地说:“我如果有圣衣,我就能···啊,姐姐,你可真漂亮。你是仙女吧。”

杀手网站头条:最终晋级赛无一人生还!

她很长时间没有听到这么大的孩子叫自己姐姐了,高兴地点头。

狙击高手枫和影竟也丧命其中究竟鹿死谁手?……

“那,你是上天给我送圣衣的吗?”

“喂,柯南。你会不会把她砸死了”

她点头,然后从空气中取了一件圣衣给孩子披上。

“看,她手上有刀,我没准还救了她的命。”

那孩子如获新生,大叫到:“这是最新、最厉害的圣衣,有了它我定能天下无敌。谢谢姐姐。”

睁开眼睛,看了看周围的人我一下就愣住了。什么情况!!!

她点头,微笑。

小岛元太,圆谷光彦,吉田步美更重要的是最中间的是江户川柯南

“姐姐你怎么不说话啊?”

难道是我最近柯南看多了?!

她面露呆滞之色,干张着嘴。

一看我醒来这群人立马围过来。“你怎么样?”

“难道你是哑巴,哈哈哈,哑巴。”他叫着,招呼那些对手“这里有个女哑巴。”

“不会砸傻了吧。”……

所有的孩子蜂拥而至,乱吠。

既然你们脑洞那么大,就满足你们吧。

她被这些孩子吓到了,向后退着,心想着:这世道,恩将仇报这种东西这么小的孩子都会了。所有人都在欺骗,所有事都是有目的的,我们到底还能相信谁,相信什么?

“我是谁?”我是真的不知道这一世的记忆。唯一的信息是我手上的字条好像是什么写给父母的信,唯一有用的信息是我叫清川遥。

孩子们一声一声的叫着,她一步步的退着。孩子们好似不知疲倦,他们的嗓子好像不会哑。“就没有人来制止他们吗?”她用力的无声的吼叫着,,“没教养。”

医院

这时一个阿姨的出现,吓退了孩子们。实话说,她不该叫这女人阿姨,似乎改叫姐姐。林墨云觉得,自己已经到了叫人家姐姐的年纪了,虽然她不能说出来。林墨云点头微笑。那女人便是她要去的那一家的人,知道她今天来,特意出来接她。林墨云心里称呼她为三婶子。三婶子带着林墨云回家,一路上说着这些孩子的事,叫她不要在意,虽然这些孩子嘴贱,但只要稍加管教就好,赶明儿一上学,老师一管就好了。她点着头。她在想,这些孩子对她也并不是欺骗,只是在她身上找点乐子。孩子们是有童真的,所以会不加修饰的释放。在这不纯洁的世界里,未来,他们是否能保持自己的童真,他们能否坚持自己心里的想法。或许,他们长大了,也会被世界同化。或许,他们会坚持自己的想法,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活在梦里,编写着自己的童话。怎样都是残忍的。

她的头部被撞击,失忆了。。。不会吧?!失忆神马的我只是说着玩玩的,没想到,这医生还挺配合这场即兴表演。。。。

她每一次都会这样,吃了亏之后却在心里为别人找理由,来让自己原谅他们。

综上所述,柯南把球踢到了我的头上,然后我就失忆了……等等,这么说的话,柯南有史以来第一次把球踢偏!这么历史性的辉煌时刻竟然让我给见证了。。。

这是她同学的家。她向爷爷奶奶问好,奶奶抓着她的手说:“这闺女越来越漂亮了。”

清川瑶

她点头,露出了两个月牙。

女 21岁 杀手

“好闺女,找到对象了吗?”

天秤座  血型B

她摇头。

爱好美食(说白了就是吃货一个)

“是不着急啊。也对,咱们这么好的姑娘可得好好挑挑。”

极其擅长格斗,爆发力恐怖,速度高级,力量高级,耐力,分人,若是真心朋友拼命保护,一般人耐力高级。唯一的弱点就是枪,不会狙击,就连手枪而且是射程最短的,成绩也是惨不忍睹。

她点头。

将清川瑶的资料放到桌上,神秘人:“这种人绝对前途无量,可惜了。”

这时,爷爷说:“不对啊,闺女,就要趁着漂亮找个好的,要不老成你奶奶这样,就得找个爷爷这样的了。”

我这是在哪?枫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躺在地上,对面的男人正在努力地表现自己很亲和,说“小朋友你没事吧。”

“滚着,死老头子。说不出一句人话。”奶奶斜眼看了爷爷一眼,“可得好好挑,要不找个这样的,不得难过一辈子。”

枫无奈地笑了笑,这大叔,不会把我当碰瓷的了吧?“我没事”“那就好”看到对面大叔一副放下重担的样子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看看身上的东西,地图,地铁路线图,水,吃的……

她笑着点头。三婶子听到什么进来了,对着两位老人道:“爸妈,说这个,多让小云笑话啊。”

毕竟前世也是个能力很强的杀手,觉得这一身很傻。嗯,应该是个离家出走的小孩。地图上并没有标注家的位置,仔细的看了看米花市?因为瑶爱看柯南所以我也跟着看柯南好像就住米花市。。不会吧。。算了玩心大发向着阿笠博士家走。

“你这孩子,小云是自己家人,说这个怎么了。快去,带小云出去吧,一会让这老头子气到。”

按门铃

林墨云点头,转身出了屋子,她脸上的月牙才消失。她知道,老人们是喜欢看孩子们的笑脸的。屋里的爷爷还对奶奶说:“我怎么觉得这闺女,眼小了呢。”

谁啊?一个苍老且熟悉的声音响起

“那是你眼花了,咱们闺女眼可不小,就是在一直笑。这么爱笑,脸上连点纹都没有,年轻啊。”

一开门,果然。。

“想什么呢。”爷爷笑着。

阿笠博士!“小朋友什么事?”

林墨云看着三婶子的衣服,觉得奇怪,肩膀上怎么有朵不和谐的花。三婶子在做饭,对小女儿说:“快来,露露,跟···姐姐去玩。”林墨云看见三婶家的5岁的小女儿过来了,向她笑笑,蹲下刮了刮她的鼻子。小孩子眼生,直接跑开了。她站起来,笑了笑。三婶子一脸尴尬:“这孩子。”她打算帮忙做饭,三婶没让,给了她一个凳子,让她坐在那看。可是做饭有什么好看的呢?毕竟三婶又不是谢霆锋那样的大帅哥。她四下瞎看,看见三婶的裤子上也有朵花。三婶发现了她赤裸裸的目光,便指着裤子说:“你想知道它是怎么来的吗?”

“博士,你知道工藤新一吗?还是应该叫江户川柯南呢?”

她点头。

“你,到底是谁?”“进屋说话。”

三婶放下手中的活,坐下来说:“去年冬天,我这也是闲的没事干,就想着把衣服都熨熨,穿着平整,也好看点啊—哈哈哈—我这人也是啊,把东西弄好了啊,放在这就出去了。谁知,我们家闺女啊—哈哈哈—把这熨斗放在衣服上给也出去了,就弄了口子。然后啊,我就怕她哭啊,就把衣服上都绣了朵花。然后你知道怎么着—哈哈哈—她把我所有的衣服都倒腾出来了,给弄了口子,还说弄几朵花吧,好看点。”

十分钟后,“这么说你是来帮新一的?”“对。”“可是,为什么呢?”“因为我和黑衣组织也有些私人恩怨。”看阿笠博士还有些怀疑自己连忙解释。“哦。”

她笑了,笑的开心,自然。三婶子也笑了。两个人聊得开心,似乎每个人都能跟林墨云聊得很开心,很多人并不需要你跟他说些什么,只需要你能听他说就好了。

“老大,除了清川瑶还有一个有意思的人。”“哦?”

三婶子对她说:“小遥的父母知道你要来,就去给你摘果子了。”她点点头。

山间枫

简单的会面之后,就要别离。长大之后,也就见惯了别离。

男21岁 杀手

她给他们留了点钱,留了张纸条,写着“这是女儿给家里的回报”。尽管他们再怎么推,最后还是收了。一个人的执着的确能改变任何一个人。她并不是经常来小遥家,所以留钱的机会不是很多。小遥是她的高中同学。

狮子座  血型o

坐在返程的车上,回想起她与小遥的生活,不禁落泪。一切都过得太快了,时间总是留下很多催人泪下的故事。十年,像是一个节点。她和小遥已是十年的朋友。她第一次听到的小遥的声音,第一次听到的小遥的那句话还是那样记忆犹新。“你好,我叫李心遥。我知道你不能说话,但我们还是能成为朋友的。”一转眼,小遥已经去世七年了。

爱好无

小遥虽然温柔,但有时也会泼辣的。记得高二那一年,她们三个人和一个男生斗嘴。罗薇自称老娘,那男孩对她说:“你不要这样,女孩子这样不好。”罗薇“哼”了一下,还嘴说:“你能这样不男人,我怎么就不能不女人啊。再说了,就连你喜欢的李心遥都会这样呢。”

极其擅长格斗,爆发力高级,速度中级,力量中级,耐力,分人,若是真心朋友拼命保护,一般人耐力高级。会狙击,最远距离2200米

李心遥一惊,结巴地说道:“怎么,老娘就是这样,你—你喜欢老娘啊。”

“和清川瑶完全互补,如果入组织,必定是黑马。”

“不不不,她骗你呢。我就觉得像林墨云就肯定不会的。”

黑色的帽子下露出金色的长发,gin??

“墨云,要是能说话也会这么说的。是吧,墨云。”李心遥看着墨云。

影一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在水中,看来是溺水了,这就是报应吗?

林墨云点点头。

突然,有人将自己救了起来。她困难地睁开眼,只见一席黑衣。“从此,你就是组织里的人了。”

“那,你们这些老娘们能干什么,就自称老娘。”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已经过去了多半年的时间,为你贴心的贱哥干杯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