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资讯 2020-02-11 13:1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资讯 > 正文

电话机里要找的不胜人,  丽丽也可能有温馨

  早上,离上班时间还差半个小时,秘书丽丽,就像清洁工一样,把亿万发鞋业集团公司老板闫尚凡办公室里面的桌子、椅子、沙发、地板,都擦拭的灰星子都找不到。一切擦拭干净后,又和往常一样,为老板预先沏上了一杯西湖龙井,放在茶几上。忙完好之,才坐到自己的座位上,掏出手机,玩起了《人鱼传说》游戏。
  闫尚凡的办公室很大,有110个平方米,里面摆放的有多种花草盆景、古董古玩、健身器具等。他的办公室原有两个秘书,一个是大学毕业不久的小青年,另一个就是现在的丽丽,都是前年在上海人才大市场招聘过来的。
  去年,那个帅气的小青年,因为是一个不知变通的书呆了,被闫尚凡辞退了,现在就剩下丽丽一个了。其实,丽丽也没有什么大事。文件起草、工作计划、通知通告、年终总结等文秘方面的工作,都由办公室主任一手包揽。
  丽丽也有自己的办公室,是在老板的办公室内,用夹心板做的隔间。隔间不大不小,装潢典雅、别致。不过,门很简单,就是一道拉帘,主要是为丽丽进入老板办公室,为老板沏茶、倒水、接电话方便设计的。
  闫尚凡是当地一个很有影响力的私营企业家,初中没毕业,就在商海里打拼了,据说身价过亿。别看他文化不高,上班却很守时,在没有特殊的情况下,都能做到和职工一样按时上下班,职工都很佩服他。这一点,是一般私企老板难以具备的。
  这天上午8点,闫尚凡准时上班。闫尚凡今年刚满60周岁,他平时注重保养,看上去只有40多岁。他不抽烟,喝酒没有瘾,最大的爱好就是饮茶。
  他走进办公室,二话没说,捧起茶杯,翘起二郎腿,一边悠哉闲哉,慢慢地品尝着,刚才丽丽才给他泡制的龙井茶,一边哼着网络上的流行歌曲。
  正当他自我陶醉的时候,面前桌上的电话,“当啷啷”地响了起来。本来他伸手就可接起电话,但他好像没听见似的,仍就细品慢咽着那杯龙井茶,整个室内散发出幽幽清香。
  丽丽听到电话铃声后,条件反射,立马过来,拿起话筒:“喂,您好!我是亿万发鞋业集团,有事请讲。”
  对方没好气地说:“俺是你们公司的皮革原料供应商,老板在吗?俺想再问一下,你们公司欠俺的20万元货款,什么时候到账啊。现在已经5年了,俺们要了无数次,腿都跑断了,怎么还不结算呢,你们还讲诚信吗?”
  丽丽瞟了一眼身边的闫尚凡,干脆、利索地说:“老板不在,出差到香港好多天了。”
  对方带着强硬的口气说:“等你老板回来时,一定告诉他,无论如何,也要把货款结给俺们。不然,快到春节了,俺就把俺90多岁的老父亲,送到他家过年去。俺说到做到!”
  丽丽随口应道:“这个你放心,等老板回来,我会及时转告他的。”
  丽丽刚放下话筒,又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这次,丽丽没有先开口,只听对方大声吼道:“喂,怎么你们的电话一直老占线?”
  对方稍停片刻又道:“你是亿万发鞋业集团吧,老板在吗。俺是你们的PC发泡供应商,按合同规定,6年前送去的83万货款,到现在分文未付,你们还讲信誉吗?”
  丽丽知道又是追债的,又瞟了一眼闫尚凡,仍干脆、利索地回答说:“老板不在,出差到香港好多天了。”
  对方气愤地说:“那他什么时候回来。等他回来你告诉他,再不给俺钱,俺就交给讨债公司负责索要了,哪怕俺们得不了多少,也不能便宜你们老板的,到时别说俺无情!”
  丽丽一连接了两个电话,至于啥事,闫尚凡心里是透明的。
  虱多不痒,债多不愁。欠债的是爷,讨债的是孙子。
  坐在一旁的闫尚凡,冲着丽丽笑眯眯地说:“接电话是一门艺术,就是要多长一点心眼,不能像以前那个书呆子,有一不说二,有三不说四,傻瓜一个……”
  丽丽会意地抿着小嘴,一声不吭,转身走进里屋,顺手拿起手机,继续玩她的《人鱼传说》游戏。
  丽丽玩得正在起劲的时候,老板桌上的电话又“当啷啷当啷啷”地响了起来。闫尚凡却转动椅子,背过脸去,眯缝着双眼,盯着窗外国道两旁,那一棵棵光秃秃的大杨树,使他真正意识到,隆冬的世界是那么的萧瑟、肃然。
  丽丽赶忙过来拿起电话,露出职业的笑脸:“喂,您好!我是亿万发鞋业集团,有事请讲。”
  对方火冒三丈,像吃了炮药似的说:“好什么好,俺是你们PVC鞋底和橡胶供应商,告诉你老板,你们公司屡屡违反合同,欠俺货款580多万,今年底再不结算,来年开春法庭上见!”
  未等丽丽再去重复:“老板不在,出差到香港好多天了。”那句谎言时,对方就“啪”的一声,挂掉了电话。
  丽丽的小脸被窘的绯红。她轻轻放下电话,情绪有点沮丧。
  她扭过脸来,把第三个像似最后“通谍”的电话,向闫尚凡做了汇报。闫尚凡点了点头,咧开大嘴,微微一笑,露出一副满不在乎的大将风度说道:“知道了。记住,无论是何情况,电话照样接,话要照样说。工作就是打仗,要用胆量和智慧,千万不能让别人的大话吓倒了……”
  汇报过后,丽丽揉了揉发红的眼睛,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再也没有心思玩手机了。
  她拿出一本企业管理方面的书籍,心不在焉地浏览着,打发着无聊的时光。
  还没等丽丽看完两页书,第四个电话又打过来了。坐在电话机前的闫尚凡,听到铃声后,起身上了洗手间。
  丽丽暗想,电话真烦人。可是,转而想到,刚才老板说过的“无论是何情况,电话照样接,话要照样说”那句话。
  她不得不再再拿起电话道:“喂,您好!我是亿万发鞋业集团,有事请讲。”
  其实,这句商业客套用语,已被她重复何止千万遍。尽管她也感到枯燥、乏味,可为了集团的大局,还是不能嫌麻烦的。
  这时,电话那头传来和蔼的回话:“你好,你好!我是扶企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李仪,请问你公司老板闫尚凡在吗?要在的话,请他接个电话”
  丽丽一听电话是县政府的,内心不由得有点紧张,连忙说:“老板在在,在的。他在会客厅接待客商呢。你不要挂电话,我这就去喊他过来接。”
  丽丽原地未动,捂住话筒,压低声音,对躲在洗手间的闫尚凡叫道:“喂,是县政府的电话,要你上午过去一趟,快来接一下。”
  闫尚凡一听是县政府的电话,急步来到办公室桌前。他没有立即接电话,故意拖延片刻,目的是免得使丽丽说漏了嘴,显得尴尬。
  片刻过后,闫尚凡拿起话筒,非常恭敬地说:“喂,县政府吗?我是闫尚凡。对不起,刚才在和客户商谈一笔重大业务,让您久等了。”
  对方直截了当地说:“不客气。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县里拟定春节前召开一个全县优秀民营企业家表彰大会,县里想请你在大会上作交流发言。会议之前,郝县长想请你今天上午到县政府来一趟,主要是座谈、商讨你的发言内容。文字由我们起草,有些资料,特别是事迹还是需要你本人提供的。”
  闫尚凡连连称是,并十分并谦虚地说:“我哪里有什么经验可交流啊,都是您们县领导的关照。”
  他们聊了几句客气话后,对方先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闫尚凡呵了一口气,端起茶杯,“咕咚咕咚”地喝个爽快。然后,把空杯子一扔,叫丽丽到她自己的房间,取出一直私自替他保管的一套“杰尼亚”名牌西服。
  这套西服是他前年参加县里组织的全县有突出贡献的民营企业考察团,到国外考察时,花了10多万块买的走场衣服。
  西服穿好后,他又叫丽丽从柜子里拿出一双,还没有“开封”的“芬迪”牌皮鞋。
  人要穿,马要鞍。闫尚凡从头换到脚后,重又走进洗手间,对着一面等身高的穿衣镜,左瞧右看,仔细地打量着自己,心里美滋滋的。
  他还嫌不够,又喊来丽丽过来把关,对他评头论足,直到满意为止。
  经过一番“武装”后,闫尚凡像换了一个人。一眼望去,在他的身上不难看出,只有做过老板的人,才能拥有的那份特有的气质。
  站在身后的丽丽,也为闫尚凡今天一身的着装,替他感到自豪和荣耀。
  就在丽丽不时地对闫尚凡产生这样那样的幻想时,突然,闫尚凡把身子一转,紧紧地抱住丽丽,在她粉润白皙的桃腮上,狠狠地吻来吻去,让她有点喘不过气来。
  冬天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射到室内,依然是那么的温暖。
  闫尚凡松开丽丽,伸出手腕,看了一下表,时针指向10点。
  他这才意识到时间已经不早了。随即,他夹着皮包,喊出司机,坐上“大奔”径直前往县政府方向驰去。
  室内空空,只有丽丽一人,不知她往后还要接听、回复多少个讨债的电话呢?

  一到腊月,办公室内的电话每天就会响个不停。
  当然,这个电话是座机。公司刚开业那会,谁都认为,座机充其量就是个摆设,或者说是做做样子。因为这年头,几乎人人有手机,找人直接拨号就行,还有谁会拨座机号码呢。
  在人们的印象中,座机电话总是占线,能否打通完全靠运气。即使通了,一个办公室那么多的人,守电话的一般会是个老头或女孩子。电话里要找的那个人,十回有九回要通过别人去喊。运气差时,回复说“人不在”;运气好时,回复说“他刚走开”或是“去了洗手间”,你刚还想再问一句,对方“啪”的一声直接给挂了。
  当然,很多的时候,你要找的人明明就坐在那儿,翘起二堂腿,桌上放着正冒热气的茶杯,看着报纸或是玩着手机游戏,就是不去接电话。遇上稍微负责任的,会偷偷小声地问,“对方是谁?”当听到回复说是“某某”时,马上吓得差点把头缩回脖子里,庄严地摆摆手,又习惯性地用报纸遮住头,极度轻声地说:“你就说我不在,出差了,要半个月后才会回公司!”
  于是,自这一刻起,全办公室的人几乎知道了一个常识,以后只要“某某”人找“某某”时,大家都会心照不宣地异口同声:“不好意思,他不在!您有急事就打他手机吧。”
  可是问题是,打电话的某某不知道某某的手机号码,或是手机号码早就换了,根本打不通。这种拒接电话的背后,同事猜测最主要的原因,无非有两种:男人,怕人追债!女人,怕男人死缠烂打!
  
  今天八点刚过,财务部四十三岁的老张坐在鸿图大厦四十三楼的办公室里,一杯茶还未泡好,座机电话就响了。
  老张心里很清楚,接近年关,每天各供应商催款的电话一个接一个,他的手机都快被打爆了。有点常识的老办公室人都知道,凡是接到这类电话,真的很难处理。
  一来,作为一名财务人员,你不能直接说没钱!
  没钱,那不意味着公司要破产,所有的供应商放下电话就会开车堵上门来!
  二来,作为一名财务人员,你不能准确地答应对方什么时候可以付款!
  当然,在所有的供应商面前,老板每回都向供应商拍着胸脯,“那点小款啊,不算个事,您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最近公司的生意非常好,我每天在外面忙着,您找财务部老张就行,他会尽快安排给您的。怎么?他手机打不通。那就打办公室里的座机吧。”
  实际情况是,公司里的每一分钱开支,都必须要老板签字后才能支付。而老板最不愿意签的,就是供应商的货款。因为做生意嘛,能欠则欠,能拖则拖。在老板看来,不用付利息而能占用别人的资金,是和军事上“不战而屈人之兵”同样伟大!
  怎么办?皮球被老板踢到了老张脚下,老张能不接招么?接了,又不能向供应商兑现任何承诺,老张除了采取缓兵之计外,唯一的绝招,只能躲!
  见鬼!今天早晨的座机电话一直在响,好像在和老张较量着谁的耐性更好一些。
  老张的手机呢,最近也吓得整天关机。
  上帝哟,这难听的电话铃声实在是太吵了!
  如果再响五分钟,干脆直接就把电话线拨掉!
  老张气呼呼地端起茶杯,重重地往桌子上一放。谁料杯子里的水装得太满,溢出来一大团,弄湿了桌面上昨晚加班至凌晨两点的一份财务报表。
  老张一下子慌了神,连忙从面前的抽纸盒里抽出好几张面巾纸,小心地擦拭着报表上的水渍。有着浓茶的水渍,早已把报表上的一大团数据浸得糊涂不清了。
  
  “爸爸,你的手机怎么打不通呀?妈妈有事找你呢!”
  读小学四年级的女儿,这时突然出现在办公室门口。老张这才记起,今天是周六。早上起床时老伴曾吩咐九点钟前要将女儿送去舞蹈培训班。
  小女孩一听办公桌上的座机电话还在响,立即把话筒抓在手里,老张刚想阻止已经晚了!
  “喂,您好!请问您找谁?”
  对方传来如释负重的声音,“打了二十多分钟,总算有人接电话了。我是顺丰快递公司的,让老张下来签收一下!”
  老张一听,眉头皱得更紧了,又一家的催款单到了!   

  有点忐忑的走近办公室,张姐已经在前台候着丽丽了,“来了呀,快 ,我跟你讲讲,这就是你的位子你的电脑,怎么接电话知道吗?”张姐的急性子总是说话像连珠炮噼噼叭叭,“恩,”丽丽不知如何回答微低着头,张姐见这般知道这也是一个实在的孩子,耐心道“接到电话 ,先说您好 请讲, 如果是找小华的,你就说稍等,然后看见电话上的各分机旁都些了名字,你按一下按钮就转过去了。如果人不在,你需要问要留言吗?需要回电吗?留下回电号码吗?然后你记录下来。这些能听懂吗?”“能 能”丽丽脑子还是灵活的,这些她倒都记下了,万幸的事虽然生在扬州的农村,但一口普通话丽丽是可以达标的没有口音,这点张姐还是满意的,更满意的是一穿上工作服,白寸衫和黑半身裙的丽丽端庄大方,齐刘海乌黑的直发原本就是二八的花样年华没有丝毫的化妆清清爽爽的美。这一小片的前台区域立马亮丽了起来,张姐微笑着示意丽丽可以开始干活儿了。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电话机里要找的不胜人,  丽丽也可能有温馨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