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资讯 2020-02-11 13:1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资讯 > 正文

一发未有急过眼,阿娟从三门电冰箱中拿出食物


  天还未亮,三楼的窗口就亮起了灯光。
  灯光下,杨阳披头散发地坐在床上,她右手拖着腮帮,扭头凝视着窗外。丈夫阿翔一连几天都没回家,打手机不接,QQ微信留言也不回,这让她心烦意乱,坐卧不安。
  墙上的挂钟敲了六下,她撩开脸上的长发,嘟囔了一句:“这像坐牢一样,你不回家算了,我回父母家去。”
  主意已定,她拿起手机,一阵手指轻点之后,订购了一张回兰州的机票,中午起飞。她举起双臂伸了个懒腰,长出一口气,想着下午就能见着父母了,脸上露出了笑容。
  她翻身下床,光着脚丫跑去打开屋门,从储物间拿了个拉杆箱出来。而后,打开衣柜,拿了几件衣服放进箱子里,转身走进了洗漱间。
  杨阳洗漱完毕,化好淡妆,出来又换上那套宝石蓝衣裙,立刻容光焕发,楚楚动人起来,像一朵绽放着的蓝蔷薇。她拿过小坤包,来到沙发前坐下,掏出钱夹子逐项检查。现金与银行卡都在,唯独不见身份证。她顿时慌了手脚,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赶紧拉开抽屉去寻找,可找遍了所有的抽屉,也没找到身份证。
  她跌坐在床上,望着钱夹子发愣:“明明放进了包里,怎么会没有了呢?”
  哼,保不定就是阿翔捣得鬼?给阿翔打电话,还是无人接听,她像泄气的皮球一样倒在了床上。
  “砰砰,砰砰”有人敲门,啊!是不是阿翔回来了?杨阳赶紧爬起来去打开房门,门外是家政陈姐抱着儿子优宝。
  “杨阳,优宝要喂奶了。”陈姐把孩子递给了她,看了一眼门边的拉杆箱。
  杨阳抱着儿子坐在沙发上,解开了上衣。现在带着儿子去机场还来得及,她又去拨打阿翔的电话,还是无人接听,她无奈地摇了摇头。想当初,阿翔对自己那个在意,双目竟有些模糊了。
  这时,陈姐叫她下楼去吃早餐。
  
  二
  等杨阳来到餐厅时,婆婆公公已经坐在餐桌上了,向他们打过招呼,她也坐了下来。望着餐桌上琳琅满目的早点,她一点胃口都没有。
  “阿翔怎么没来?”婆婆面无表情,一张大胖脸光溜溜的。
  杨阳瞪着眼,咬住嘴唇,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小陈,阿翔昨晚没回来吗?”婆婆又扭过胖脸去问陈姐。
  “没有。”
  “几天没回来了?”
  “大概,有三天了吧。”陈姐环视了一圈,小声说。
  “小陈,去给他拨个电话,问问是怎么回事?”
  陈姐拿起餐厅里的座机打电话,过了会儿,她又走到婆婆身边说:“阿姨,没人接听啊!”
  婆婆咕噜了一句:“这小子怎么回事?”又扭头对杨阳说,“你要随时掌握他的行踪,要把他管住。”
  杨阳流着眼泪,哽咽着说:“你们……我……”她想说,你们都惯坏了,还让我来管,我能管得住吗?可面对婆婆那张威严的脸,她没敢说出口。
  “杨阳,作为一个女主人,你也太软弱无能了。”婆婆严厉地又补了一句。
  杨阳低下了头,心想,我就是太软弱了,我要坚强一下让你们瞧瞧。她喝了几口稀饭,就抱着儿子准备上楼。
  只见陈姐走到在婆婆身边小声咕噜了一句,婆婆突然脸色一沉,大声问:“杨阳,你是不是要出门啊?”
  杨阳一扭头,陈姐从婆婆身边闪开了。“一年多都没回兰州了,我想爸妈了。”杨阳回答道。
  “不行,优宝还要吃奶呢!”婆婆态度坚决。
  “我带着他一起回啊!”杨阳解释着。
  “那更不行了,优宝不能离开这个家半步。”婆婆说完,气恼地起身走出了餐厅。
  陈姐看了杨阳一眼,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跟在婆婆身后也走了出去。
  望着婆婆的背影,杨阳愣愣地站着,心里乱成了一锅粥。
  
  三
  儿子吃完奶,陈姐就来把他抱走了。杨阳把身体陷进沙发里,这种百无聊赖的日子让人感到窒息,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去,留,之于她,都是个无解的难题。
  她站起身走到窗口,这时,有一架飞机轰鸣着从空中飞过,她抬头仰望,思绪弥漫开来。
  二年前,杨阳还是个国际航班的空姐。
  一天,闺蜜阿红神秘地说:“有个小伙不错,给你介绍一下吧?”
  杨阳说:“我现在还顾不上这事,目前最要紧的是抓紧挣钱,还房贷。”
  “就凭你人单力薄的,还不要还到猴年马月啊?你都二十四了,再大就没人要了。他是个富家子弟,不影响你还贷,还有可能帮着你一起还。”
  听说是富二代,杨阳动了心。机组几个姐妹都傍得是富二代,吃穿都是名牌,还有高档车接来送往,整天骄傲得像个公主,让人羡慕不已。
  见面后,杨阳有点失望。阿翔长相平平身材矮小,与普通人没有区别。只是他那高扬着的头,不屑一顾的神情,都显示着他的霸气和与众不同。
  阿翔却对杨阳一见倾心,说杨阳长得像章子怡,不仅脸蛋漂亮,身材也凹凸有致,像一支高贵的蓝蔷薇。让他神魂颠倒,欲罢不能。
  从那天起,每次只要杨阳一下飞机,阿翔必然手捧鲜花等在出口。他不在意杨阳对他的冷淡,一直跟在她身后,直到她走进班车。
  过了没多久,那天杨阳刚走到出口,阿翔双膝一弯跪倒在地,手捧着一束鲜花对她说:“求求你,嫁给我吧?”
  杨阳吓得倒退一步:“你这是做什么呀?快起来!”
  “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看热闹的人也跟着起哄:答应吧!小伙子多真诚啊!
  杨阳涨红着脸,心里却热乎乎的,长相又不能当饭吃,人好,经济条件又好,还等什么呢?想到这她对阿翔说:“起来吧!我答应你!”
  阿翔站起身来,把花递给杨阳:“谢谢你,蓝蔷薇!”
  “蓝蔷薇?”杨阳皱着眉头,遗憾地问。
  阿翔笑着说:“是蓝色的蔷薇花,漂亮高贵,我的最爱。”
  杨阳抿着嘴,羞涩地低下了头。
  
  四
  阿翔的家,是一栋三层楼的别墅。杨阳第一次走进去时,内心无比激动。那天艳阳高照,院墙上开满了红的、粉的、蓝的花朵,在绿叶丛中鲜艳夺目,几只蜜蜂震着翅膀在花前飞来绕去。
  阿翔告诉她:“亲爱的!这都是蔷薇花,漂亮又高贵。”
  杨阳兴奋地说,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高贵的蓝蔷花。
  阿翔笑着说,亲爱的,在我心里,你比她们更美更高贵。杨阳听罢,一朵红云飞上了脸颊,一种幸福感油然而生,心里像喝了蜜一样甜。
  还没进门,阿翔就搂着她的肩膀,冲着她的粉脸,迫不及待地献上了一个又一个吻。
  别墅的一楼是客厅、饭厅;二楼、三楼是卧室。卧房里都是清一色的红木家具,高贵大气。这对于出生在贫民家庭的杨阳来说大开了眼界,她之前只听说过别墅,却没见过。
  阿翔说他是家里的独子,父母是开建筑公司的。
  阿翔父母见过杨阳后说,出身虽然卑微一点,别的条件都还不错。
  可当杨阳把阿翔的情况告诉了父母,他们却有着不同的反应。母亲非常赞同,还兴高采烈地说:“如果能成,我闺女这辈子不愁吃喝,再不用为钱发愁了。”
  她父亲却说:“历来婚姻讲究门当户对,双方经济悬殊太大,婚姻会不平等、不幸福的,往后恐怕咱闺女要受委屈。”
  杨阳对父亲的话不以为然,她笑笑心想,阿翔那么爱我、宠我,经常带我去高档饭店吃饭,给我买名牌服装,一个上万元的皮包,我刚说了句“好看”,他连眼皮都不眨就买了下来,他怎么可能让我受委屈呢?真是天方夜谭。
  他们刚认识一个月,阿翔就搂着杨阳,含情脉脉地说:“亲爱的,你整天在天上飞来飞去的多不安全,我每次接你又那么辛苦,你还是别上班了!”
  杨阳心想不上班,每个月就少一万多,房贷怎么还?她对阿翔说:“你不用去接我,我坐班车!”
  阿翔抚摸着她的头发说:“亲爱的,那哪能行呢?我会心疼的!”他停顿了一下又说,“这样吧,每个月我给你一万元,你就别上班了,免得让我担惊受怕。”
  听完此话,杨阳眼眶湿润,她依偎在阿翔的怀抱,轻轻地点点头。
  之后,她俨如富家女,穿着名牌衣裙和阿翔去购物、出入高档饭店、到国内外去旅游。
  两个月后,杨阳怀孕了。她问阿翔怎么办?阿翔又去问父母,他父母说:留下,万一是个孙子呢?你们准备结婚吧!
  接着,阿翔又对杨阳说:“亲爱的,把工作辞掉吧?也好专心致志地在家养胎,有了孩子,你以后也无法上班了。”
  杨阳父母听说她要辞工作,父亲在电话里说:“女人一旦没了工作,全部依附于男人,在家就没有了地位。”
  母亲也哭着说:“工作不能辞,来得多不容易啊!”
  当年,空乘学校来招生的时候,面对数百人的竞争,杨阳脱颖而出。可昂贵的学费却让下岗的父母一筹莫展。妈妈说:“算了吧!我们哪有那么多钱啊?”
  父亲则说:“孩子自身条件好,为了她的前途,我们就是借钱也要让她去上学。”
  杨阳上学后,为了还债,父亲去建筑工地看大门,母亲去做了钟点工。杨阳在学校,虽然长相身材都出众,可她却穿着读中学时的校服。吃饭的时候,也总是磨蹭着不着急,她躲在角落里,看着同学们一个个都吃完走了,才去买剩下的便宜饭菜。工作后,她也舍不得去花钱买名牌服装,也从不请假,怕扣工资。借款还完后,她又为父母购置了一套住房,接着按月还贷。
  杨阳理解父母的心情,这份工作不但来之不易,还很是令人羡慕,也凝结了不少她与父母的心血,怎么能说丢就丢呢?她答应父母绝不辞职,让他们放心。可她心里明白,按规定是连续请假半年就自动离职。自己四个月都没上班了,现在怀孕了更不可能去上班,工作早晚都会丢掉的。唉!丢就丢吧!反正有阿翔这颗大树靠着呢。
  杨阳与阿翔的婚礼及其豪华,轰动了大半个古城,市里有头有脸的都来贺喜。杨阳虽然怀有五个多月的身孕,依然雍容华贵,光彩照人。
  婚礼过后,阿翔一直在家陪伴着杨阳。当杨阳不负众望,顺利产下儿子优宝后,阿翔说父母让他打理公司,就整天忙得三天两头不回家了。
  
  五
  已是中午时分,杨阳还在昏昏欲睡,门“砰”地一声,睁眼一看是阿翔。她“蹭”地一下坐起来,拢拢头发问:“回来了?”
  “嗯”阿翔脱下身上的体恤衫,放到沙发上,打开衣柜,又拿出一件衬衣换上,连看也没看她一眼。
  “这几天去哪了,也不接电话?”
  “在公司啊,忙得晕头转向。我一会儿还要去开会。”
  杨阳低下头不再吱声,谁信啊?从来没见你这样忙过,骗鬼去吧!
  阿翔换完衣服,转身又走出了卧室。杨阳起身追出门外:“阿翔,我的身份证呢?”
  阿翔站在楼梯上,仰脸问:“老婆!你要身份证做什么?”
  “我想回兰州去一趟。”
  “好吧!老婆!过几天闲了,我陪你回去一趟。”说完,就扭头急匆匆下楼去了。
  “不行,我今天就要回去!”杨阳在阿翔背后喊着。
  “听话,老婆!过几天我一定陪你回去!啊!”阿翔站住脚,回头说了一句,又急忙向楼下走去。
  杨阳气得直跺脚,又抬起手臂在楼梯栏杆上轮了好几下,才转身向屋里走去。
  杨阳走到窗口向下望去,院墙上的蔷薇花含苞怒放,阿翔的灰色轿车就停在墙外。阿翔走出了院门,他刚走到车前,车门打开了,一只涂着红指甲的手伸出来,一把将他拽了进去。
  望着绝尘而去的轿车,杨阳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车里的女人是谁呢?阿翔难道在外面有了女人?她转身走到沙发旁边,随手拿起了阿翔换下的体恤衫,左肩处有一个鲜红的唇印。看样子,阿翔在外面真有了女人。怪不得他最近有点反常。不单一连几天都不回家,即使回家,也是倒头就睡,连碰都不碰自己一下。以往进门出门总要亲吻一下自己,晚上睡觉也总是把自己紧紧搂紧他的怀里。杨阳想到这,一屁股跌坐在了沙发上。过了一会儿,她拿着阿翔的体恤,起身打开房门向楼下走去。
  她冲进客厅,来到婆婆面前:“妈,阿翔车里有个女人,你看他衣服上还有唇印。”
  婆婆看了她一眼,仰起胖脸说:“杨阳,我以为什么事呢?男人都是这样的。”说着,有意无意地瞄看了一眼旁边的公公,公公低下了头。然后,又扭过头说,“幸亏是当今社会不允许,否则,像我们这样的家庭,哪个男人不是三妻五妾的?现在,没人与你争风吃醋,有你吃有你喝的,他又不和你闹离婚,你就睁个眼闭个眼做你的太太,也不算委屈了你!三五年,玩够了,他也就收心了。”
  “啊!”杨阳没想到婆婆会这样说,她愣愣地站了一会儿,踉踉跄跄地上楼去了。
  一进卧室,她就扑到床上嚎啕大哭起来。哭着,哭着,她拨通了阿红的电话。她向阿红絮絮叨叨讲述了阿翔的事,问阿红怎么办?
  阿红说:“富家子弟都这样,有钱就财大气粗,就可以随意找女人。你如果想要享受荣华富贵,就应该学会隐忍,否则,就与他离婚还能分点财产。实在太闷了,就回娘家住几天。”
  “我早上就买好了回兰州的机票,身份证却被阿翔拿走了。”
  “那是阿翔对你有防备,不让你与外界接触,让你在家安心相夫教子。”

“是吗?”阿涛发现在阿娟说这句话的时候,用一种很是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听完小A的话,我也陷入了久久的沉思:一个父亲对子女最好的教育是爱他们的母亲,孩子的性格往往设定于父亲对母亲的态度、父亲与母亲之间的爱情,他们的爱情,或岁月静好,或吵吵嚷嚷,所有的行为,都在为子女以后的情感埋下伏笔。

“因为陈姐的女儿杀了人......”阿娟话还没说完,眼泪已经开始哗哗哗的冒出,“陈姐的女儿才十五岁啊,因为她姐姐的未来婆婆说了污蔑她姐姐的话,她就将她姐姐的未来婆婆杀了。还事先买好了杀人的时候穿的衣服、帽子、眼镜和口罩。”

      而如今同事C的生活如同她婆婆一样,也可以用“皇太后”来形容。

阿涛将手中的公文包放下后,将自己摔进了沙发中。他现在连平时最爱的手机都不想看了,只想就这么窝在沙发中,一直到地老天荒!所以,他没有发现妻子阿娟的异样。

  回到家里之后,小A便看到未来公公已经坐到了沙发上,而未来婆婆则在厨房里忙个不停,见他们进了屋,便立即从厨房里走出来很是热情的说:“我早就把果汁放在冰箱了,天气热先喝些果汁!”

阿涛奇怪的摇摇头,不解为什么阿娟对于这个陈姐回来家的事情反应这么大。

  我凑到小A面前,小声的问道:“是不是你那未来婆婆不好相处啊?”

可是,良久,他都没有得到妻子的回应,也没有听到厨房传来的任何其他声音。

  “What?”这是我当时直接的反应。

“老婆,你这几天怎么了?是不是有心事?”阿涛担忧的看着阿娟,他低头看着阿娟的眼睛,似乎想要从阿娟的眼中看出什么?

      同事C儿子满月的时候,我曾去过她家,当时虽然只待了短短一上午的时间,可是我发现她公公对她婆婆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便是“庆云(她婆婆的名字),你休息会儿吧,孙子的尿布放哪里我来洗!你喝水吗,你的水杯在桌子上,我给你泡好你最喜欢的红枣!”

“记得啊,你说那个陈姐和你是一个地方的,和你是老乡,平时陈姐对你很照顾。”阿涛说着他从阿娟了解到的关于这个陈姐的事情。

     朋友小A昨天和相恋三年的男友去拜访了未来的公公婆婆,商讨了马上要结婚的事宜,可是昨晚她回到家之后,却一脸纠结的向我倾诉道:“木子,我现在有些犹豫要不要嫁给他?”

今天,阿涛甚至接到了阿娟的同事兼好友婷婷的电话。婷婷说阿娟这几天总是魂不守舍的,工作上总是出错,今天甚至被上司叫到办公室里去批了半个小时。婷婷还质问是不是阿涛做了对不起阿娟的事儿,阿涛感觉自己好冤枉。

      有句话说的好:每个男人都该有个女儿,然后,你希望你未来的女婿如何对待你的女儿,你就会明白该如何对待自己的妻子,因为我们总会在无形中沿袭了父母相处的那套方式去爱人。

“啊,老公,对不起,我忘记做饭了。”阿娟看着面露疲惫的老公,看着自己面前空空如也的餐桌,才想起来,自己回家之后忘记了做晚饭。

  “那接着呢?”我又问道。

她惊喜的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孩子,再看看站在沙发那里笑看自己的老公,瞬间明白了前几天阿涛为什么突然对她说要出差几天。

     吃饭的时候,他爸爸说想吃蒜,我那未来婆婆便还未坐下又立即起身走到厨房剥好了两瓣蒜放到他面前。

被丈夫猛地拉向旁边的阿娟,此时才从“梦游”状态中走出来。

      所以说,亲爱的姑娘:如果你还在猜想同他结婚后的生活会如何,不如去他家里看一看他父母之间相处的方式,你未来婆婆现在的家庭地位,会彰显着你以后的生活。

阿娟的话让阿涛陷入了迷茫中。

      父亲心疼女儿,但在回家的路上却猛然发现:现在女婿的样子,不正跟自己年轻时一模一样吗?

阿娟站起身,默默的走进厨房。阿娟从冰箱中拿出食材,开始准备做饭。

      如今两人双方父母都见了,婚期更是将近了,小A却如此的反常,真是令我不得而解。

02

  “我当时便有些坐不下去了!”小A说到这里,有些气愤的说。

“当然是因为我们家闺女生活在一个充满爱的家庭中啊。家里的老爷子和太后对她多好啊,比对儿子都好。”阿涛对自家老妈和老爹很是有自信。从小到大他就觉得他妈和他爸对他姐就比对他好。所以他得到了他爸妈喜欢女孩儿比喜欢男孩儿多。

     子女的情感大多都追随于父母的爱情,如果说一个家庭中丈夫待妻子如“掌上宝”,那么子女对未来另一方肯定也会疼爱有加,幸福有道。

那天晚上他们一家四口没在家吃饭,阿涛和阿娟带着两个孩子去了商场,买了衣服,看了电影,吃了好吃的。回到家里的时候,两个孩子都已经累得睡着了。

  小A看着我,长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他妈妈这是属于一个妻子,还是一个保姆啊!我不由的感慨,如果我真与他结婚了,那么他妈妈的今天是不是就是我的明天!”

“你怎么知道不会?”阿娟气冲冲的问。

  说着便走到冰箱前,其实冰箱就距离未来公公此时所坐的位置的两步远,只要他站起身就可以拿到,而未来婆婆则要绕过一圈,再加上这未来婆婆的身高有些矮,果汁又是放到了冰箱的上层,婆婆垫着脚尖费劲的拿着冷饮杯,而就在她身后的丈夫却丝毫感受不到般自顾自的看着手中的报纸。

突然她感觉自己的两条腿被人抱住了,然后她听到了她的大宝和小宝 叫妈妈的声音。

  小A当时有些一愣,看着面前双手背后悠闲的大步走着的未来公公,以及双手大袋小袋拎满物品的未来婆婆,小A当时内心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阿娟问阿涛他怎么突然将两个孩子接过来了,他一直想要多过一点夫妻的二人世界时间的。

      小A之前是与他母亲见过面的,见此情况便立即走向前准备把这未来婆婆手里的大袋小袋接过来,这时,男友的父亲也走了过来,双手背后很是亲切的说:“这是小A吧,先回家吧!”说完,便背着手很是悠闲的朝着楼上走去,男友的母亲便立即大袋小袋的跟了上去。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一发未有急过眼,阿娟从三门电冰箱中拿出食物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