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资讯 2020-02-27 05:1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资讯 > 正文

《阿斯彭文稿》读后感,康Stan斯·伍尔森来到意

寻求大诗人的文稿 ——亨利•詹姆斯在佛罗伦萨 ■余凤高
  康斯坦斯·费尼莫尔·伍尔森(Constance Fenimore Woolson,1840-1894)是美国第一位主要作家詹姆斯·库珀(James Fenimore Cooper,1789-1851)的外甥孙女,她本人也在杂志上发表过许多随笔,和一首题为《两个女人》( Two Women)的叙事诗,一卷叫《乌有堡》(Castle Nowhere)的故事集。父亲早已去世,她便和母亲住在一起,1879年,母亲也跟着去世了,于是,她就在1879-1880年一个风雨交加的冬日,离家去往欧洲,开始她的英国、法国、意大利、瑞士、德国等地的游历。

图片 1

  1880年,康斯坦斯·伍尔森来到意大利的佛罗伦萨,得知作家亨利·詹姆斯也在这里,感到异常高兴。

《阿斯彭文稿》是一本由[美] 亨利·詹姆斯著作,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18.00元,页数:199,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美国作家亨利·詹姆斯(Henry James,1843-1916)从1869年初次见识欧洲之后,多年来都在英国、法国、意大利等地旅游和写作,他1878年在罗马创作的一部描写一个卖弄风情的美国女人的《黛西·密勒》(Daisy Miller),在伦敦的《康希尔杂志》(Cornhill Magazine)上发表后,即赢得国际声誉,维多利亚时代的文坛名人顿时即对他刮目相看。康斯坦斯·伍尔森读过亨利·詹姆斯的作品,对他不但很是钦佩,还喜欢研究他,甚至在《大西洋》月刊的“投稿人俱乐部”一栏上发表过一篇热情评论他作品的文章。她一直向往能与她认识,现在是一个好机会。于是在来此之前,她特地带来亨利·詹姆斯表妹密妮·坦普尔在纽约的姐妹亨里埃特·佩尔-克拉克的介绍信去见他。

《阿斯彭文稿》读后感:欲望的驱使 人性得可贵

  亨利·詹姆斯是在1880年3月22日从伦敦乘船前往意大利的,途中在巴黎逗留了两三天,于28日到达佛罗伦萨,在阿尔诺饭店(Hotel de l'arno)住下,准备材料,创作他的小说《一位女士的画像》(The Portrait of aLady)。饭店的位置很好,从客房的窗子望出去,可以看到阿尔诺河在春天的阳光下闪着黄色的粼光。就在这里,亨利·詹姆斯见到了娇小的伍尔森小姐,虽然她已经中年,但身材苗条,一张鹅蛋脸,挺直的鼻子、阔嘴唇,头发也作过精心的梳理,但发现她在听他说话时显得有点耳背。

这本亨利 詹姆斯的《阿斯彭文稿》被号称心理分析小说大师最才华横溢的中篇。文后译揭露出本书写作背景,影射拜伦、雪莱的遗稿发生的故事。听闻已故诗人在情妇那里留下了手稿,以租房为由窃机入住这位诗人曾经的缪斯现已垂垂老矣的妇人家中,更以向她唯一陪伴的侄女示好的方式接近她,以获得这份珍贵的手稿……手稿最终被付之一炬,但其间发生的事情让人觉得痴笑荒谬。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偷盗,骗取感情……却也会懊悔,怀疑自己,感到羞愧……那位陪伴姑妈一生,被描述为毫无生气的老姑娘的蒂娜小姐这辈子估计也就冲动一回了,可眼界狭隘,全无自主,所托非人……剩下的生活估计也就守在威尼斯畔的那座大房子寥寥此生……人一生,太多时候为了欲望而过:利益,爱情……可是心中总希望可以坚守最初价值体系中建立起来的价值观和评判标准,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自我矛盾。而人性因为复杂才显得可贵。

  两人见面中互相的印象都不错,只是这次他们相处的时间不多,随后,伍尔森小姐去了英国三年,写她的小说《东方天使》(East Angels),亨利·詹姆斯则待在大伦敦郡的肯辛顿,而且又患了黄胆病。等他病后再次于1886年在佛罗伦萨见到伍尔森小姐时,他在给一位友人的信中已经称她是“我最好的朋友”(my excellent friend)了,后又在郊外“贝罗斯伽多塔楼”(Bellosguardo)费尼莫尔租下的一所“布利柴里别墅”(Villa Brichieri)寓居。这时,亨利·詹姆斯在给他的名人朋友海约翰(John Hay)的信中承认,这位“高贵而可亲的朋友伍尔森小姐”,“她住的只有五分钟距离,我每隔两三天都去看她——常和她一起吃饭。”可见关系非常的密切,尽管不知道到如何程度,成为研究家和传记作家们探究的一个问题。亨利·詹姆斯最著名的传记作者利昂·伊德尔(Leon Edel)是这样说的:

《阿斯彭文稿》读后感:阿斯彭文稿的永久性魅力

  “生活在蔚蓝的天幕和柔和的阳光烘托下的贝罗斯伽多塔楼,在挚爱的友人中间,他(亨利·詹姆斯)可以坐在宽阔的露台上阅读,或者在它宜人的玫瑰园中写作。它‘宽大的拱顶房间’让他有空旷清凉之感。有时,薄暮中,他在室外用餐,大概有费尼莫尔陪伴。他已经忘掉他的病:他有他所企望的隐私或交往。他已经发现一处意大利的天堂。”

《阿斯彭文稿》的永久性魅力

  在“意大利天堂”的几年的确是亨利·詹姆斯一生中创造力最旺盛的“意大利时期”,他在这段时间里创作出了《波士顿人》(The Bostonians,1886)、《卡萨玛西玛公主》(The Princess Casamassima,1886)、《阿斯彭文稿》(The Aspern Papers,1888)、《伦敦生活》(A London Life,1888)和《悲惨的缪斯》(The Tragic Muse,1890)等好作品,无疑与跟费尼莫尔一起在佛罗伦萨和威尼斯游览观光了许多地方、保持一个好情绪不无关系。其中《阿斯彭文稿》这部被认为是亨利·詹姆斯最好的中篇小说即是作家在游览佛罗伦萨时获得的素材、在“布利柴里别墅”写出来的。伊德尔写道:

《阿斯彭文稿》最初发表在1888年的《大西洋月刊》上,同年稍后出版单行本,问世至今,产生不小的影响。

  “故事的构思写在他与费尼莫尔待在一起时的笔记本上。一天,在佛罗伦萨,他找了(英国女作家)芙农·李(Vernoon Lee,真名是Violet Paget)和她异父/母兄弟,去见了甘巴伯爵夫人,夫人是一位托斯卡纳诗人的女儿,曾嫁给拜伦最后的依恋(attachment)泰蕾萨·圭奇奥利的侄子。她告诉詹姆斯说,甘巴家有很多拜伦的书信,都是‘令人震惊和不能发表的’,于是詹姆斯对他密友格蕾丝·诺顿(Grace Norton)喊叫说:‘她会放胆烧掉一些的!’当(英国诗人)李-汉密尔顿(Eugene Lee-Hamilton)告诉伯爵夫人说,公开拜伦的文件是她对英国文学的责任时,她非常生气。‘这(公开)是对英国公众的补偿,’詹姆斯在他的笔记本上写道。

…… ……

  “甘巴伯爵夫人离开之后,李-汉密尔顿跟詹姆斯说了一桩有关拜伦的传言产生的轶闻。有一位居住在佛罗伦萨的高龄女子玛丽·简·克莱蒙,或者如她自称的克莱尔·克莱蒙,是玛丽·雪莱的堂妹,一度是拜伦的情妇,生有他的女儿阿丽格拉。在她去世之前的某个时候,他的一个房客,一个叫西尔斯比的波士顿船长,非常热爱雪莱。西尔斯比早就知道克莱尔·克莱蒙藏有雪莱和拜伦的某些文稿。她尽一切努力要得到这些东西,终于在藏有文稿的每座房子里都曾住过。故事说,他从不冒险离家一步,怕克莱蒙小姐在他离开的时候死了。轶闻的另一个版本说他曾不得不去美国,而她正是在这个时候——1879年死的。和她住在一起的是克莱蒙的一个大约50岁的侄女,她对这位粗壮结实的船长早就产生钦佩之心;当西尔斯比急促回来看他能否获得这些文稿时,这个侄女就对他说:‘我会把所有的书信都给你,只要你愿意和我结婚。’李-汉密尔顿说,西尔斯比还是走了。

1947年,《阿斯彭文稿》被改编成电影,易名《丢失的瞬间》,由苏珊•海沃德扮演蒂娜小姐,罗伯特•卡明斯扮演故事讲述人。

  “詹姆斯把这段轶闻的梗概写在他1887年1月12日的笔记上。让他迷惑的是克莱尔·克莱蒙竟活到他的时代这个想法;他以前还像传奇小说中那样常常从她的门前经过呢。‘这无疑是一个小小的主题。’詹姆斯在他的笔记本里写道:

1954年,美国作家、1976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索尔•贝娄在读过《阿斯彭文稿》后,欣赏之余,模仿它写了一个短篇小说《贡萨加手稿》。

  ‘两个衰弱不堪、古怪可怜、失去名望的英国老妇人,带着所拥有的她们最珍贵的著名书信,在一座外国城镇的她们那发出霉味的一角,一直生活在陌生的一代人中。’”

1962年,著名导演迈克尔•雷德格雷夫将《阿斯彭文稿》搬上戏剧舞台,在百老汇演出,由温迪•希勒和莫里斯•埃文斯饰演主角,获得巨大成功。此后该剧又多次演出,广受好评。

  “那个男人愿意付给这老妇人,书信的享有者一笔金额,作为换取这批文稿的代价,真有意思……”

1998年,美国作曲家多米尼克•阿根托还将《阿斯彭文稿》改编成歌剧,在达拉斯歌剧院作世界性首演,受到广泛的关注。

  轶闻中主要的几个历史人物,情况大致是这样的:

…… ……

  泰蕾萨·圭奇奥利伯爵夫人(Countess Teresa Guiccioli,1801-1873)是意大利东北部的拉韦纳(Ravenna)人,具有非同寻常的古典美,据说很像意大利雕塑大师安东尼奥·卡诺瓦所作的《海伦》。英国大诗人乔治·拜伦第一次是1818年1月25日在威尼斯奥尔布里兹伯爵夫人的府邸见到她。这年她19岁,结婚才一年,丈夫亚里山德罗·圭奇奥利是意大利的一个富有的贵族,58岁,已结过两次婚。当拜伦在1819年4月2日或3日第二次在本佐尼伯爵夫人家见到她时,这个温柔文静、爱好诗歌的女子便与他谈论但丁和彼得拉克的诗。随后他们每天见面,拜伦开始为她写情诗《献给波的诗》(Stanzas to the Po),此诗于6月1日完成。三个月后,泰蕾萨怀孕了,后来他们还常见面,在她回拉韦纳之后,拜伦也常去看她。克莱尔·克莱蒙(Claire Clairmont,1798-1873)是哲学家威廉·葛德温1801年结婚的第二个妻子玛丽·简·维埃尔·克莱蒙(Mary Jane Vial Clairmont)与一个姓名不知的男人私生的女儿。葛德温第一个妻子是以著述《为女权辩护》而闻名的女作家玛丽·沃斯通克拉夫特,她在1797年生下玛丽之后,便死于产褥热。克莱尔只比玛丽小八个月,所以还算是她的妹妹,后来玛丽与诗人珀西·比希·雪莱结婚后,外出时常带着她。

《阿斯彭文稿》读后感:心灵的迷宫,你走得进,我走不出。

  克莱尔·克莱蒙1816年主动给拜伦写信,向他表示自己“怀着一颗跳动的心向你供认她已经多年的爱情”;随后成为拜伦的情妇,并给拜伦生了一个女儿。但拜伦对她并无真正的情感,声称自己“从来没有爱过她”,只是因为这个18岁的少女整天24小时跟在他身边,才有这么个孩子。

文:雪碗冰瓯

  克莱尔·克莱蒙一直活到詹姆斯的时代。她后来主要靠雪莱在遗嘱中留给她的一万二千英镑为生,并和雪莱夫人玛丽通信至玛丽去世的1851年。1870年起,她移居意大利佛罗伦萨,在一个外国侨民的聚居点,与她的侄女波琳娜(Paulina)一起活到1873年3月19日去世。不过,拜伦的传记作者莱斯利·马钱德(Leslie A.Marchand)说:虽然“由于她与拜伦和雪莱的关系,她在晚年也成为传说中的人物,说她占有很有价值的(拜伦的)书信和文稿”,其实“她不可能有拜伦的任何书信,因为拜伦成心回避给她写信。”

那些发生过的,总是比我们能想像的更传奇。我们看到的,是作品。作品的真身是手稿。藏在每部手稿背后的,都有一个令人惊叹的曲折离奇的故事。

  而泰蕾萨·圭奇奥利伯爵夫人则确实有许多拜伦的书信。拜伦只对圭奇奥利伯爵夫人——他最后的情妇才真正动情。拜伦给她写过不少充满激情的信。在1819年4月22日的信中。大诗人写到:“有几次你跟我说,我得到的是你第一次真正的爱(love)——我向你保证,你会是我最后的爱(Passion)……在认识你之前,我在许多女人的身上,从没有一个感到有吸引力。现在我爱你,对我来说,世界上没有别的女人了。”在8月25日以“我最亲爱的特蕾萨”开头的信中,拜伦又表示:“我爱你,你也爱我。……但是我更爱你,我不能终止对你的爱。/在阿尔卑斯山和大海把我们分开的时候,也记起我吧,但是它们永远不会,除非你希望这样。”

《阿斯彭文稿》是著名作家亨利·詹姆斯的得意之作,讲述的是一部关于诗人文稿的故事。创作的源起是因为亨利·詹姆斯偶然在朋友那里听说的一桩轶事。克拉尔·克莱蒙是拜伦的情人,收藏有拜伦与雪莱的文稿,一位船长因迷恋于雪莱的作品,而住进了那所宅第。1789年,当她年老故去后,她的年过半百的侄女对船长说,“倘若你和我结婚,我就把所有的书简全都给你。”

  圭奇奥利伯爵夫人也深深地爱着拜伦,她甚至愿意放弃丈夫的遗产,与丈夫分居,住进拜伦的住所。在拜伦死后,伯爵夫人还以深切的情感写了一部回忆录《拜伦在意大利的生活》(Lord Byron’s Life in Italy)。

拜伦和雪莱,任何一个名字,都足以倾倒世人。何况握在这女人手中的,是两位诗人的文稿。怎不令人梦萦魂牵?这个故事的轮廓成为《阿斯彭文稿》的源头,也成为它的骨架。诗人阿斯彭的文稿亦是被收藏在一对姑侄手中,文学评论家心怀向往地住进她们的庭园,只是在他心中由始至终,向往的只是诗人阿斯彭的人生轨迹。有关诗人的一点一滴一丝一毫都能令他感慨万千,诗人的肖像画与亲笔手稿愈加令他心潮澎湃,他周旋在这座院落的两个女人中间,小心翼翼地拉近自己与阿斯彭文稿的距离。爱慕这般曲折地迂回闪现,他与她之间,是忽隐忽现的一段似水流缘,花落缤纷,春心空付。

  看来,“那个男人”看错了人。这个叫爱德华·西尔斯比(Edward Silsbee)的波士顿船长是一位收藏家,尤其对拜伦、雪莱的文物情有独钟。他听信旁人传说克莱尔·克莱蒙藏有这两位大诗人的文稿,设法找到了她,并为她的侄女波林娜爱上……

从头到尾,他没忘了他的初衷。他一心想要的,只有那蒙尘的文稿,不计代价。却不能以情感作价,所以他远远地逃开了。她将过往与文稿付之一炬。

  亨利·詹姆斯捕捉到这个“小小的主题”后,把故事背景从佛罗伦萨移到威尼斯,写成一个中篇小说。情节十分富有戏剧性,它描写一位酷爱收藏的美国文学评论家,不远千里,奔往意大利威尼斯,为的是去寻求大诗人阿斯彭生前写给他情妇的一批珍贵书信,并得知这批书信如今正在这位老妇人的年轻的侄女的手中。评论家几经周折,终于获得与这位书信持有人对话的机会,但不想她却将这些珍贵的文稿焚于一炬。作家在小说中描写了两个出人意表的高潮:老妇人朱莉安娜发现故事讲述人想打开她的书桌时那双“像用煤气灯对一名被逮住的窃贼突然射出一大道亮光”(主万译)的眼睛,和她的中年侄女蒂娜向故事讲述人表示如果他能成为她们家的一员,“凡是我的东西也就是你的”时,对方吓得逃出了宅院,此类转折性的描述显示了作家在表现主题上极其高超的技巧。

亨利·詹姆斯用第一人称描述这个故事,同时亦由第一人称的有限视角将读者带入迷宫。我们追随主人公的脚步一起探索,观望玫瑰盛放的花园,徜徉在水波荡漾的威尼斯,穿越重重阻碍,在得失进退之间踌躇满志,举步唯艰。

  《阿斯彭文稿》最初发表在1888年的《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 Monthly)上,同年稍后与另两篇小说一起出版。

阿斯彭文稿,是一个荒凉的目的地,无法抵达。仰慕者有渴求一睹真迹的愿望,保管者有不想予外人道的初衷。留给世人的,是一个烟云模糊的传说。

  小说曾产生过不小的影响。1947年,《阿斯彭文稿》被改编成电影,易名《丢失的瞬间》(The Lost Moment),苏珊·海沃德(Susan Hayward)扮演蒂娜小姐,罗伯特·卡明斯(Robert Cummings)扮演故事讲述人。1954年,美国作家、1976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索尔·贝洛在读过《阿斯彭文稿》后,欣赏之余,模仿它写了一个短篇小说《贡萨加手稿》(The GonzagaManuscripts)。1962年,著名导演迈克尔·雷德格雷夫(Sir Michael Scudamore Redgrave,1908-1985)将《阿斯彭文稿》搬上戏剧舞台,在百老汇演出,由温迪·希勒(Wendy Hiller)和莫里斯·埃文斯(Maurice Evans)饰演主角,获得巨大的成功。在这次首演之后,该剧又多次演出,受到观众的欢迎。1998年,美国作曲家多米尼克·阿根托(Dominick Argento,1927-)还将《阿斯彭文稿》改编成歌剧,在达拉斯歌剧院(Dallas Opera)作世界性首演,受到广泛的关注。

湮灭在时间长河里的,不只一部阿斯彭文稿。那些手稿的命运,取决于全然偶然的际遇。卡夫卡的遗嘱是将这些全部销灭,他的同学布洛德将它整理出版。简·奥斯汀的姐姐则将简的信件日记付之一炬。截然不同的结果,哪一种是幸运?作者和读者,谁更幸运?

  《阿斯彭文稿》无疑有它永久的魅力,得感谢亨利·詹姆斯在佛罗伦萨获得的灵感。

亨利·詹姆斯笔下的阿斯彭文稿注定迷失无踪,它是一个精彩绝伦的幌子,庐山真面目只不过是“身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像一场雾色迷蒙的旅途,像一段难分难解的传说,逃得开,恼人的情愫,逃不开,轻轻的迷惘。

《阿斯彭文稿》读后感:亨利•詹姆斯在佛罗伦萨

寻求大诗人的文稿——亨利•詹姆斯在佛罗伦萨

文/余凤高

康斯坦斯•费尼莫尔•伍尔森(1840-1894)是美国第一位主要作家詹姆斯•库珀的外甥孙女,她本人也在杂志上发表过许多随笔,和一首题为《两个女人》的叙事诗,一卷叫《乌有堡》的故事集。父亲早已去世,她便和母亲住在一起,1879年,母亲也跟着去世了,于是,她就在1879-1880年一个风雨交加的冬日,离家去往欧洲,开始她的英国、法国、意大利、瑞士、德国等地的游历。

1880年,康斯坦斯•伍尔森来到意大利的佛罗伦萨,得知作家亨利•詹姆斯也在这里,感到异常高兴。

美国作家亨利•詹姆斯从1869年初次见识欧洲之后,多年来都在英国、法国、意大利等地旅游和写作,他1878年在罗马创作的一部描写一个卖弄风情的美国女人的《黛西•密勒》在伦敦的《康希尔杂志》上发表后,即赢得国际声誉,维多利亚时代的文坛名人顿时对他刮目相看。康斯坦斯•伍尔森读过亨利•詹姆斯的作品,对他不但很是钦佩,还喜欢研究他,甚至在《大西洋》月刊的“投稿人俱乐部”一栏上发表过一篇热情评论他作品的文章。她一直向往能与他认识,现在是一个好机会。于是在来此之前,她特地带来亨利•詹姆斯表妹密妮•坦普尔在纽约的姐妹亨里埃特•佩尔-克拉克的介绍信去见他。

亨利•詹姆斯是在1880年3月22日从伦敦乘船前往意大利的,途中在巴黎逗留了两三天,于28日到达佛罗伦萨,在阿尔诺饭店住下,准备材料,创作他的小说《一位女士的画像》。饭店的位置很好,从客房的窗子望出去,可以看到阿尔诺河在春天的阳光下闪着黄色的粼光。就在这里,亨利•詹姆斯见到了娇小的伍尔森小姐,虽然她已经中年,但身材苗条,一张鹅蛋脸,挺直的鼻子、阔嘴唇,头发也作过精心的梳理,但发现她在听他说话时显得有点耳背。

两人见面中互相的印象都不错,只是这次他们相处的时间不多,随后,伍尔森小姐去了英国三年,写她的小说《东方天使》,亨利•詹姆斯则待在大伦敦郡的肯辛顿,而且又患了黄胆病。等他病后再次于1886年在佛罗伦萨见到伍尔森小姐时,他在给一位友人的信中已经称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后又在郊外“贝罗斯伽多塔楼”费尼莫尔租下的一所“布利柴里别墅”寓居。这时,亨利•詹姆斯在给他的名人朋友海约翰的信中承认,这位“高贵而可亲的朋友伍尔森小姐”,“她住的只有五分钟距离,我每隔两三天都去看她•常和她一起吃饭。”可见关系非常的密切,尽管不知道到如何程度,成为研究家和传记作家们探究的一个问题。亨利•詹姆斯最著名的传记作者利昂•伊德尔)是这样说的:

“生活在蔚蓝的天幕和柔和的阳光烘托下的贝罗斯伽多塔楼,在挚爱的友人中间,他可以坐在宽阔的露台上阅读,或者在它宜人的玫瑰园中写作。它‘宽大的拱顶房间让他有空旷清凉之感。有时,薄暮中,他在室外用餐,大概有费尼莫尔陪伴。他已经忘掉他的病:他有他所企望的隐私或交往。他已经发现一处意大利的天堂。”

《阿斯彭文稿》读后感:价值的判断

《阿斯彭文稿》是篇幅不长的中篇小说,脱胎于1887年亨利•詹姆斯在意大利佛罗伦萨关于拜伦遗稿的一次道听途说,其不可思议之处激发了亨利•詹姆斯的创作灵感,觊觎财富演变成感情欺骗无疑使这一主题充满了挑战性,与此同时,作者将个人在意大利生活的片段移植其中。据译者主万的译后记所言,这是亨利•詹姆斯试图捕捉“值得神游的过去”所做的一种尝试,事实上这也代表了作者的人文主义倾向,作品中对于人性近乎不动声色的刻画折射出作者对道德品质与物质利益之间冲突所抱的态度,从而在略带浪漫色彩的故事情节中尽现现实主义的魅力。

《阿斯彭文稿》的内容非常简单,一位美国评论家为了获得诗人杰弗里•阿斯彭的遗稿,辗转来到意大利威尼斯,通过欺骗与隐瞒的手段博取隐居的诗人情妇及其侄女的信任,希望达成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经历数月的周旋即将获得手稿,可是在最后关头这位评论家却退缩了,事与愿违造成的情感冲突令这场花尽心思的冒险成为泡影。

《阿斯彭文稿》最初发表于1888年的《大西洋月刊》上,同年又与另外两部小说合并出版,尽管篇幅不长而且故事简单却引起广泛注目,除了改编为歌剧、戏剧与电影之外,甚至还被1976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索尔•贝洛所欣赏,模仿并创作了短篇小说《贡萨加手稿》,所有的这些致敬与关注让《阿斯彭文稿》成为亨利•詹姆斯最为著名的作品之一。

亨利•詹姆斯在小说的进行过程中将威尼斯的景色与情节完美的融合,鲜花、凤尾船、古典大侧,甚至是标志性的广场,几乎每一个场景都和情节产生联系,小说人物的潜台词在景色的衬托下被表达的淋漓尽致,为小说带来诗般的美感。尽管从叙述手法上来看,这些画面都是经过有选择的剪裁下来的,但值得称道的是,所有的碎片逐渐拼凑出一副完整的人性画卷,亨利•詹姆斯把握与调节的高超技法令人赞叹。

做为归化英国的美国人,亨利•詹姆斯有资格并且热衷于以双重特性去描述美国人与欧洲人交往的问题,进而延伸至物质与精神的比较。在小说中,试图获得手稿的评论家与隐居的两位女性都是美国人,所不同之处在于隐居者脱离公众视线多年,离开美国而居住在威尼斯,这种模糊的定位与对比让国籍成为引发观念冲突的导火索之一。另一方面,文稿本身所具有的象征意义也值得一提。做为诗人与情妇之间情感的维系,文稿是人类历史的组成部分,堪称是文化遗产。作者通过评论家追求文稿的不同阶段的心理分析,判定文稿最后只是物质利益的组成部分。这或多或少体现了作者对于人类对于真知灼见缺乏应有的价值观念。随后,所发生的一切围绕着手稿这一矛盾体进行不断的转换,尽管这一切并不完全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评论家对文稿的志在必得也进而延伸出其对于名利与财富的欲望,甚至在进行的过程中对两位隐居者的情感加以玩弄与亵渎;反之,隐居者也在物质的角度将文稿视为赚取金钱与日后生活的依靠,恶劣的动机与行为让本该高尚的文化遗产与个人品格在物质利益面前败下阵来,这几乎可以视为作者对当时价值的判断所做出的思考。急功近利甚至不择手段的刻画既是作者对道德沦丧的谴责,也是对美好旧时光的怀念。最后评论家花尽心思却一无所得的结局,不禁让人想起中国古典名著《红楼梦》中那位机关算尽一场空的王熙凤。

俄国思想家舍斯托夫曾经说过,信仰靠荒谬支撑,在《阿斯彭文稿》一书中,评论家与隐居者的相互试探与依附,背后无疑都仰仗荒谬的信仰来支撑。小说的最后,通过只具有物质价值的隐居者将文稿焚化,随旧时代的最后一缕阳光消逝人间,诗情画意下的黑色幽默给予缺乏理智的游戏以完美的结局。

刊2011年9月18日南方都市报

《阿斯彭文稿》读后感:评《阿斯彭文稿》

《阿斯彭文稿》是著名作家亨利·詹姆斯写于一八八八年的中篇小说。其时,詹姆斯本人正在意大利修养、创作,并在机缘巧合之下获取了这部中篇小说的原始材料。小说中,一位美国评论家获悉,已故的伟大诗人杰弗里·阿斯彭的情妇隐居在威尼斯一所古老宅第里,而她保存着大诗人未曾付梓的遗稿。为了追寻这弥足珍贵的文物,书评家怀着对阿斯彭恒久却又新鲜的敬意,来到威尼斯并设法寄住在宅第里。

故事的背景是威尼斯,纵横漫衍的水道里轻轻游荡着凤尾船,这所古老宅第在书评家到来的那个下午呈现出一片玫瑰红色。书评家、遗孀朱莉安娜及她的侄女蒂娜小姐三人之间的巧妙紧张的故事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中展开的。

作者长于描绘主人公内心幽微的潜流,大者优美如抒情诗,小者如俳句,带给读者最真切的感受。书评家置身于这所古老宅第中后,思绪徜徉抚今追昔,不禁联想到很久以前阿斯彭不仅亲临此处而且还有一场浪漫的爱情。他初次见到朱莉安娜,便觉得比以前或以后任何时刻都更为接近阿斯彭,“是的,我记得那时心头先后所涌起的种种情绪,甚至还包括一小阵莫名其妙的颤抖”。在威尼斯绮丽、清新的风光中,他感到“我的古怪的秘密使命,成为那片总的浪漫气氛和总的光辉景象的一部分——我甚至感到,跟过去为艺术服务的所有那些人有一种微妙的同伴关系,一种精神上的友爱。他们曾经为了美,为了一种爱好而工作;我又在做什么别的事情呢?这种因素存在于杰弗里·阿斯彭所写的一切作品里,我只不过把它揭示出来罢了。”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阿斯彭文稿》读后感,康Stan斯·伍尔森来到意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