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资讯 2019-10-03 00:55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资讯 > 正文

「游头陀寺上方」许彬 高步陟崔嵬,奉和刘遗民

庐山古今人留题多矣。清言丽句既落人口。山翁野老相传不绝。虽深岩穷谷人迹罕至。人之相去复数百岁。因其词想其风。有若履舄并游。而几案亲相与言焉。夫文章之可传也。如此其可忽诸。故晋宋诸贤山中诗。往往有可见者。本朝张晦之羁游庐山甚久。水石佳处诗多中的。自有庐山集。承平以来人尚风雅。朝廷之士登高临远。亦有风人骚客之兴。凡所遗篇什皆一时间。人岁月旦近。不患无传也。今录唐已前人诗。着于篇相。贵耳而贱目以擅去取也。

叙山南篇第三玄悟大师。其敕书署中书侍郎平章事崔。至太师兼中书令使官。凡三十二人。时江西观察使钟传奉行焉。建隆初。元宗之徙南都也。游览久之。故有驻鸾亭。或云。涧傍石上有元宗刻石。今沦没不可复见。三峡涧出寺左。其源甚远。

卷六百七十八 卷678_1 「中秋夜有怀」许彬 趋驰早晚休,一岁又残秋。若只如今日,何难致白头。 沧波归处远,旅舍向边愁。赖见前贤说,穷通不自由。 卷678_2 「寻白石山人涧」许彬 路穷川岛上,果值古仙家。阴洞长鸣磬,石泉寒泛花。 莓苔深峭壁,烟霭积层崖。难见囊中术,人间有岁华。 卷678_3 「游头陀寺上方」许彬 高步陟崔嵬,吟闲路惜回。寺从何代有,僧是梵宫来。 暮霭连沙积,馀霞逼槛开。更期招静者,长啸上方台。 卷678_4 「归山夜发湖中」许彬 广泽去无边,夜程风信偏。疏星遥抵浪,远烧似迎船。 响岳猿相次,翻空雁接连。北归家业就,深处更逾年。 卷678_5 「同友人会裴明府县楼」许彬 开阁雨吹尘,陶家揖上宾。湖山万叠翠,汀树一行春。 景逼归檐燕,歌喧已醉身。登临兴未足,喜有数年因。 卷678_6 「荆山夜泊与亲友遇」许彬 山海两分歧,停舟偶此期。别来何限意,相见却无词。 坐永神疑梦,愁多鬓欲丝。趋名易迟晚,此去莫经时。 卷678_7 「北游夜怀」许彬 苦心终是否,舍此复无营。已致归成晚,非缘去有程。 馆空吟向月,霜曙坐闻更。住久谁相问,驰羸又独行。 卷678_8 「重经汉南」许彬 分散多如此,人情岂自由。重来看月夕,不似去年秋。 息虑虽孤寝,论空未识愁。须同醉乡者,万事付江流。 卷678_9 「湘江」许彬 孤舟方此去,嘉景称于闻。烟尽九峰雪,雨生诸派云。 沙寒鸿鹄聚,底极龟鱼分。异日谁为侣,逍遥耕钓群。 卷678_10 「黔中书事」许彬 巴蜀水南偏,山穷塞垒宽。岁时将近腊,草树未知寒。 独狖啼朝雨,群牛向暮滩。更闻蛮俗近,烽火不艰难。 卷678_11 「经李翰林庐山屏风叠所居」许彬 放逐非多罪,江湖偶不回。深居应有谓,济代岂无才。 叠巘晴舒障,寒川暗动雷。谁能续高兴,醉死一千杯。 卷678_12 「酬简寂熊尊师以赵员外庐山草堂见借」许彬 岂易投居止,庐山得此峰。主人曾已许,仙客偶相逢。 顾己恩难答,穷经业未慵。还能励僮仆,稍更补杉松。 卷678_13 「寄怀孙处士」许彬 生平酌与吟,谁是见君心。上国一归去,沧波闲至今。 钟繁秋寺远,岸阔晚涛深。疏放长如此,何人更得寻。 卷678_14 「汉南怀友人」许彬 此身西复东,何计此相逢。梦尽吴越水,恨深湘汉钟。 积云开去路,曙雪叠前峰。谁即知非旧,怜君忽见容。 卷678_15 「送人下第归江州」许彬 名高不俟召,操赋献君门。偶屈应缘数,他人尽为冤。 新春城外路,旧隐水边村。归去无劳久,知音待更论。 卷678_16 「送苏处士归西山」许彬 南游何所为,一箧又空归。守道安清世,无心换白衣。 深溪猿共暮,绝顶客来稀。早晚还相见,论诗更及微。 卷678_17 「送李处士归山」许彬 旧山来复去,不与世人论。得道书留箧,忘机酒满尊。 溪轩松偃坐,石室水临门。应有频相访,相看坐到昏。 卷678_18 「送新罗客归」许彬 君家沧海外,一别见何因。风土难知教,程途自致贫。 浸天波色晚,横吹鸟行春。明发千樯下,应为更远人。 卷678_19 「府试莱城晴日望三山」许彬 不易识蓬瀛,凭高望有程。盘根出巨浸,远色到孤城。 隐隐排云峻,层层就日明。净收残霭尽,浮动嫩岚轻。 纵目徒多暇,驰心累发诚。从容更何往,此路彻三清。 卷678_20 「题故李宾客庐山草堂」许彬 难穷林下趣,坐使致君恩。术业行当代,封章动谏垣。 已明邪佞迹,几雪薜萝冤。报主深知此,忧民讵可论。 名将山共古,迹与道俱存。为谢重来者,何人更及门。

游庐山慧远崇岩吐清气。幽岫栖神迹。希声奏群籁。响出山溜滴。有客独冥游。迳然忘所适。挥手抚云门。灵关安足辟。流心叩玄听。感至理弗隔。孰是腾九霄。不夺冲天翮。妙同趣自拘。

由圆通二十里。至康王谷景德观。旧名康王观。入谷中溯涧行五里。至龙泉院。又二十里。有水帘。飞泉被岩而下者二三十派。其高不可计。其广七十余尺。陆鸿渐茶经尝第其水为天下第一。旧传。楚康王为秦将王剪所窘。匿于谷中。因隐焉故。号康王谷。观之碑刻皆言其然。考之不是也。楚康王昭以春秋鲁襄公之二十八年。及宋鲁陈郑许之君。送葬于西门之外。诸侯之大夫皆至于墓。

奉和刘遗民理神固超绝。涉□罕不群。孰至消烟外。晓然与物分。冥冥玄谷里。响集自可闻。文峰无旷秀。交岭有通云。悟深婉冲思。在要开冥欣。中岩拥微兴。岫想幽闻。弱明反归鉴。暴怀传灵薰。永陶津玄匠。落照俟虚斤。

时楚方强。去王剪虏负刍灭楚者。凡三百二十六年。其间不容复有康王也。国亡而自匿于山谷。或康王之子孙。未可知也。旧观基在谷中。梁大同二年。道士张法施所建。隋开皇十年。道士丁玄真能摄伏鬼神。迁铜马庙于谷内。而建今观焉。康王观之西半里。有大明庵。由大明庵至毗卢庵长兴庵。皆二里。康王观之南五里。又有干寿庵。由干寿二里。至仁王院。由仁王至净慧院七里。自康王观由官道十五里。亦至净慧禅院。净慧旧名黄龙灵汤院。有汤泉。四时沸腾。为丹黄之臭。须臾熟生物。病疮人浴之有愈者。黄龙山在灵汤之南。亦庐山之别峰也。其南十里。亦有清霞观。灵汤之东二里。道傍有谢康乐经台。又三里过栗里源。有陶令醉石。陶令名潜。字元亮。或曰。字渊明。义熙三年。为彭泽令曰。

奉和王乔之超游罕神遇。妙善自玄同。彻彼虚明域。暧然尘有封。众阜平廖廓。一岫独凌空。霄景凭岩落。清气与时雍。有标造神极。有客越其峰。长河濯茂楚。险雨列秋松。危步临绝冥。灵壑映万重。风泉调远气。遥响多喈嗈。遐丽既悠然。余盼觌九江。事属天人界。常闻清吹空。

吾安能为五斗米。折腰于乡里小儿。乃弃去。赋归去来。晋书南史有传。所居栗里两山间有大石。仰视悬瀑。平广可坐十余人。元亮自放以酒。故名醉石。自栗里三里。至承天归宗禅院。晋咸康六年。宁远将军江州刺史王羲之。置以处梵僧那连耶舍尊者一名达摩多罗故。有右军墨池。至唐宝历初。僧智常居焉。始大兴禅刹。智常大历中。得法于江西道一禅师。道一姓马。僧史谓之马祖。智常之目重瞳。以毒药自按摩之。使目眦俱赤。世号赤眼归宗。江州刺史李勃。与常问答语。在景德传灯录。土木之盛山南为冠。金轮峰上霄峰正居其后。左右盘礴。面势平远。昔人卜其基曰。是山有翔鸾展翼之势。院东之水故名鸾溪。溪上有桥。

奉和张野觌岭混太象。望崖莫由检。器远蕴其天。超步不阶渐。朅来越重垠。一举拔尘染。辽朗中大盼。迥豁遐瞻慊。乘此樗莹心。可以忘遗玷。旷风被幽宅。妖涂故死减。

溪西石渠流泉二百余丈。因水为磴。瀹圃栽蔬。规摹气象皆有可观者。金轮之峰左右有石镜。隐现无时。光润如鉴。熙宁五年夏。有客游归宗。归谓予言。今日在寺门上。见金轮峰石镜。寺僧言。有居数年未之见者。上霄峰杰然最高。即始皇登之。谓其与霄汉相接。因名焉。陈太仆卿刘删诗曰。秦始瞰宇宙。汉帝上旌旃盖谓此也。世传。峰半如有石室。中有文字。云是夏禹所刻。其字大如掌。文皆隐起。外有石屏蔽之。自上悬缒方到。春夏泉流不可辨。秋冬方分明。昔有好事者。往摹之仅百余言。今人无复至者。艑底池亦在上霄峰后。寻阳记云。吴猛乘舟。龙负而行。猛戒舟人闭目。舟人闻曳触林木之声。惧而窃窥。龙遂委其舡山预。旧传故老真见山顶犹有败艑。栖贤之东后有橹断源。亦因猛得名。岁月已久。莫可考验矣。寻阳记又云。山有三石梁。长数丈。广不盈尺。杳然无底。吴猛与弟子缘石梁而度。见金阙玉房。地皆五色文。石如翚卵。并有棋树。皆高丈余。轻风时度。闻钟磬之声。见一老人。坐桂树下。玉杯盛甘露浆授猛。又逢数人。宛若旧识。仍设玉膏。猛弟子辄窃一宝器。欲来示世人。须臾云雾晦冥。梁化如指。猛令送还。乃手引诸徒。闭目而返。刘删诗故云。危梁耿大壑。瀑布曳中天。李白诗亦云。金阙前开二峰长。银河倒挂三石梁。神仙之事固莫知其处也。归宗之傍西行百余步。有祥符观。旧名灵溪。九江录云。齐永明元年。道士宋文超。依庐山南麓而创焉。观记云。玉笥山记云。秦乱名宦者十有三人。弃官学道。经于庐山。内武士三人。曰唐建威李德殳宋云刀。欲遂栖焉。余十人曰。

入彭蠡湖口作谢灵运客游倦水宿。风潮难具论。洲岛骤回合。圻岸屡崩奔。乘月听哀貁。邑露馥芳荪。春晚绿野秀。岩高白云屯。千念集日夜万感盈朝昏。攀崖照石镜。牵叶入松门。三江事多往。九派理空存。灵物吝珍怪。异人秘精魂。金膏灭明光。水碧辍流温。徒作千里曲。弦绝念弥敦。

不然。初志归于群玉洞府。岂可中道而废。言讫未行。一夕雷电奄。至庵舍左右。化成二溪。溪中盘石上有玉简天篆。曰神化灵溪。金简标题。真人受旨。玉洞潜栖。十人者莫知所终。三武士遂栖于溪侧。汉武帝时。赐名灵溪观。南唐齐王景达。重修功未就而薨。其贤顺妃实成其志。是碑也。文林郎试秘书省正字掌宫宅表奏。宋涣奉命撰。开宝五年太岁壬申八月戊子朔六日树。故屋壁间有写真。题曰。守太师尚书令齐王食邑一万户。实封三千户。李达谥昭孝。册封太弟。太岁癸酉二月丙戌二十四日己酉写。由灵溪一里。至香泉院。吴大和六年。

望石门同前明发振云冠。升峤远栖趾。高峰隔半天。长崖断千里。鸡鸣清涧中。猿啸白云里。瑶波逐空开。霞石触峰起。回互非一形。参差悉相似。

僧惠珍置次上塔次下塔。皆百步相望。香泉云者。以流水过董奉之杏林故。名二塔。即归宗之方坟也。由下塔五里。至隆教院。在般若峰顶。旧名般若后。隆教之傍有石门庵。次布水庵。次觉性庵。一名崔师台。皆不远百步。觉性之上百余步。有重岩庵。过重岩三里。至谢景先草堂。景先以医技游公卿之门。丞相韩魏公。及台阁名士。往往赠之诗。自云所居即杏林之故地。杏林在山北。事具太一观。由谢氏草堂三里。至灵栖院。一峰在其上百余步卓然特立。亦名紫霄峰。峰顶有铁浮图九级。记云。刘瑗序云。周显德中。有祥光现于其地。人咸异之。阙下十二尺。得古记云。赤乌二年。有天竺沙门。以释迦佛舍利葬焉。案高僧传。

登石门最高顶同前晨策寻绝壁。夕息在山栖。□峰枕高馆。对岭临回溪。长林罗户庭。积石拥阶基。连岩觉路塞。密竹使迳速。来人忘新术。去子或故蹊。活夕流駃。噭噭夜猿啼。沉冥岂别理。守道自不携。心契九秋干。日玩三春荑。居常以待终。处顺故安挤。惜无同怀客。共登青云梯。

吴赤乌十年丁卯岁。沙门康僧会初至建邺。时吴国初见沙门容服非常。有司奏。

登庐山鲍昭悬装乱水区。旅薄次山楹。千岩状岨积。万壑势回萦。巃嵷高昔貌。纷乱袭前名。洞涧窥地脉。竦树隐天经。松磴一迷密。云窦下纵横。阴冰实夏结。尖树信冬荣。

应捡察。权即召会诘曰。佛有何灵。会曰。如来迁迹已越千年。遗骨舍利神应无方。权以为诞谓曰。若得舍利。当为造塔。乃洁净室。以铜瓶加凡礼请。至三七日。忽闻瓶中枪然有声。果得舍利。举朝集观。五色照耀。权复以烈火试之不焚。击之入铁不碎。权大嗟伏。即为造塔。以始有佛宇故。号建初。则其前八年未有葬舍利者明矣。世俗茍欲张大其事。因失其实。多此类也。景德中。始易浮图以铁。皇佑二年重修。晋咸康中。梵僧耶舍卒亦坟于灵栖。灵栖之下八里。有三将军庙。去归宗一里。即谓秦武士唐建威已下三人者。乡人岁祠焉。由灵栖至重云庵四里。次万岁庵。次天宫庵皆相去百步。由天宫至余峰庵一里。余峰之傍上山二十里。至白云峰。上有洞穴。大石如床。洞中流泉。其地可耕。今无居者。山中行人望悬瀑。直下数百尺。皆知其出于白云洞也。由余峰二里。至先天观。旧名崇善。梁大同二年。鄱阳太守杨友江置。保大初。女真杨保宗重修。锡名真风。有保大五年岁次丁未八月壬午朔二十八日己酉。朝议郎尚书虞部员外郎武骑尉赐绯鱼袋韩熙载奉敕撰记。略曰。六宫之中。竞施服玩珠珍彩绣。计逾千万。碑阴刻当时嫔御姓氏十余人。其西北半里。有柳大卿名宏。建阳人。官于江东。乐此真境。因作室焉。由先天至太虚简寂观二里。宋陆先生之隐居也。先生名修静。吴兴东迁人。元嘉末因市药京邑。文帝素钦其风。作停霞宝辇。使左仆射徐湛宣旨留之。先生固辞。遂游江汉。后帝有大和之难。人咸异之。大明五年。始置馆庐山。泰始三年。明帝复加诏命。仍使刺史王景文敦劝。屡辞不获。

从冠军建平王登香炉峰江淹广成爱神鼎。淮南好丹经。此山具鸾鹤。往古尽仙灵。瑶草正翕赩。玉树信葱青。绛气下萦薄。白云上杳冥。中坐瞰蜿虹。俯伏视流星。不寻遐怪极。则知耳目惊。日落长沙渚。曾阴万里生。藉兰素多意。临风默含情。方学松柏隐。羞逐市井名。奉承光诵末。伏思托后旌。

乃至阙设崇虚馆通仙堂。以待之。仍会儒释之士。讲道于庄严佛寺久之。永徽初。启求还山。不许。五年三月二日。即化。肤色如生。清香不绝。后三日。庐山诸徒咸见先生霓旌纷然来止。须臾不知所在。先生之去也。常衣布囊。至是布囊挂于岩树。今西涧一峰名布囊岩。赐谥简寂先生。始以故居为简寂观。唐太极元年二月七日。敕醮于观。有黑龙群鹤之异。降诏褒异。仍付史馆。辞多不载。

东林寺刘孝绰月殿耀珠幡。风轮和宝铎。朝猿响甍栋。夜水声惟箔。

观在白云峰之下。其间一峰独出而秀卓者。曰紫霄峰。故张祜诗曰。紫霄峰下草堂仙。千载空遗石磬悬。其北又有屏风山。丹崖紫壁。萦绕盘礴。实山南之甲观。其前一里。有鸡笼山。高百余丈。峰傍有石。远望之若鸡。一青一赤。寻阳记曰。鸡笼山下有涧水。常深一尺。泉涌如潮。晷刻不差。朔望尤大。其俗呼为潮泉。今芜没无知者。观门之上有朝真阁。殿前有先生醮石。高六七尺。方广丈余。其向干亥。亦名礼斗石。殿之后有道藏石刻目录。列于四壁。藏中铜天尊像。耆旧云。是像也。本归宗寺之佛。会昌之毁寺也。为道士所得。寺虽复而不还。故其像衣沙门服。而加冠焉。闻者晒之。次有先生石磬。其声清越。祠堂之西有白云楼。观之在梁也。名简寂馆。司徒右长史太子仆建昌县开国侯吴兴沈璇撰记。天监十四年十一月立。至唐宝应中。道士吴筠又作先生碑。上元二年岁次辛丑九月十三日建。二碑并保大中重立。是观也颇存陈隋至唐已来人题咏。西涧悬瀑落于庑前。韦应物之为刺史也。游其下。故其诗卒章曰。旷岁怀兹赏。行春始重寻。聊将横吹笛。一写山水音。其北别有瀑水。下与西涧合。白云楼坐见此二瀑。苦竹亘生于山谷。春笋初出。其味甘美。俗传庐山诗云。简寂观中甜苦笋。归宗寺里淡碱齑。言皆珍快也。观门外有先生炼丹井。次有连理树。其干合抱。其根盘罩于巨石之上。涧中有许坚^2□衣石。坚江南野人有道术。亦善吟咏。卒于金陵逆旅。已而人有遇者。尝好浣衣曝此石上。由简寂至栖隐观五里。

题简寂观张正见二梁涧本绝。千仞路难通。即此神仙内。眼牓映仙宫。镜似临峰月。流如饮涧虹。幽桂无斜影。深松有劲风。唯当远望。知在白云中。

古名栖隐洞。旧传。梁昭明太子书堂也。保大中。道士谭紫霄。来自闽中。赐号金门羽客。始立观于此。谭之在闽中。号洞玄天师贞一先生。栖隐之东五里。有古灵庵。由古灵至开先禅院十里。旧传。梁昭明太子之居栖隐也。又筑招隐室于此。南唐元宗居藩邸时为书堂。即位后保大年始为伽蓝。号开先。凭延已记碣见存。本朝兴国二年。赐名华藏。鹤鸣峰在其后。元宗之徙南都也。至此院赏恋久之。故有烈祖元宗后主之画像。及元宗之旧榻。藏焉至今。开先栖贤归宗圆通四院之僧。皆以三忌日营斋。以怀之。由官道过涧桥。上有四会亭。次榻梅亭。当寺门有招隐桥。桥下有石井。曰招隐泉。在陆羽茶经第六品。招隐皆古名也。元宗始作桥焉。瀑布在其西。山南山北有瀑布者。无虑十余处。故贯休题庐山云。

秋晚还彭泽同前游人及丘壑。秋气满平皋。路积康成带。门疏仲蔚蒿。山明云色画。天静鸟飞高。自有东篱菊。还持泛浊醪。

小瀑便高三百尺。短松多是一千年。唯此水着于前世。唐徐凝诗云。今古常如白练飞。一条界破青山色。李白云。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半天。即此水也。香炉峰与双剑峰相连属在瀑水之傍。迁莺谷在其东北。水源在山顶。人未有穷之者。或曰。西入康王谷。为水帘。东为开先之瀑布。院东大悲亭及诸堂榭。

还彭泽山中早发同前摇落山中曙。秋气满林隈。萤光映草头。鸟影出枝来。残暑避日尽。断霞逐风开。空返陶潜县。终无宋玉才。

往往隐几见之。涧中之石或含云母。可坐可卧。可漱可濯。涧上有石桥。桥上有漱玉亭。此山南之绝致也。院前过溪西一里。有石碑庵。大石在山脊。天然如大碣坚矿。不可镵刻。由石碑上山七里。至永泰院。其上有黄石岩。九江录云。古招隐寺在黄石岩下。此其是也。永泰之上。有道人庵。次圣僧岩。次善才岩。次罗汉岩。四庵岩相去在五里之间。瀑流之所过也。又五里皆登绝险。乃至黄石岩。俗传黄石公所居非也。其崖壁皆黄色。视前三岩。特平广可容百余人。永泰之前。有文殊台。与香炉双剑峰相为高下。瀑布前在山下。皆仰而望之。固为雄伟。至文殊台。则平视之。然后知轰雷飞练皆赋象之不足也。开先之东半山别有小瀑。飘洒亦不下百余尺。名曰马尾泉。言其小不得同名为瀑也。由开先至万杉院二里。本朝景德二年始建。旧有古石崖。先是僧曰太超。即山植杉万本。有为之言于朝者。乃赐钱建院。仍锡土田佛像供器。及其成也。仁宗锡御篆牓其殿。

登庐山刘^2□野烟出炉上山。花落镜前。危梁取大壑。瀑布桂中天。秦始眺宇宙。汉武上旌旃。结卢分往籍。留艑映遐年。

曰金仙宝殿。内翰钱易书其门榜。有仁庙御容章懿明肃之写真及锦衾褥销金服数事藏焉。皆当时所赐。太超亦号广智大师。是院旧名庆云。天圣中敕改今额。直集贤院徐奭记碣尚存。院后有流泉。泉畔有滴翠亭。游者必久之。万杉之东南三里。有凌云庵。旧名凌云书堂。九江录云。刘轲书堂在凌云峰下。早年居此。廉使裴公美其才。荐之上第为史官。着撰颇传于世。自韩吏部以下皆推之。又有薛谏议书堂。即刘弇侍御旧居。会昌中。薛自南海书记满秩。亲经营之。坐见二瀑布。泉石松竹特为旷绝。郡守行春。及游人多过之。薛谏议未见名。与二刘唐史皆无传。轲元和十四年。进士登第。太和初。历监察御史。四年转殿中。开成中。迁秘书丞史馆修撰学士。出为洺州刺史。二林碑志多其手笔焉。所谓凌云庵盖刘薛之故基也。或曰。何乾曜侍郎始以书堂为僧居。乾曜亦未详其世系。今有坟在迁莺谷。由万杉至真教院三里。旧名云峰。前所谓古石崖在其后。巉若屏障。由真教至景德院三里。旧名高遥。由景德至李徵古书堂一里。徵古保大中仕至枢密左右副使。坐宋齐丘党与赐自尽。由李氏书堂之上四里。有香积院。香积院在五乳峰下。由香积二里。至俱胝庵。俱胝之傍有观音庵。次半里许有齐云庵。由齐云三里。至卧龙庵。凡庐山之所以着于天下。盖有开先之瀑布。见于徐凝李白之诗。康王之水见于陆羽之茶经。至于幽深险绝。皆有水石之美也。此庵之西苍崖四立。怒瀑中泻。大壑渊深。凛然可畏。有黄石数丈。隐映连属。在激浪中。视者眩转。若欲蜿蜒飞舞。故名卧龙。此山水之特胜处也。卧龙之下五里。有青莲院。旧名白云庵。南唐僧冲照号慧悟禅师。汤悦作写真赞。徐铉篆石刻存焉。青莲之傍有灵峰庵。旧名下偃台兰若。由灵峰五里。至道林庵。道林之傍。有禅静院。旧名中兴庵。禅静于诸庵独无流泉。凿井而饮。无土田卖活血丹以养。然堂宇亦特为完洁。次有宝庆庵。次有净隐院。旧名宝峰庵。双涧出其中。春雨盛时。漱湍号怒。亦水石佳处。西涧有刘居士庵。居士名涣。字凝之。

游东林寺崔融昨度匡山下。春莺晓弄稀。今来溢水曲。秋雁晚行飞。国有文皇召。人惭谪传归。回行过梵塔。历览遍吴畿。杏树裁时久。莲花刻处。南溪雨飒飒。东岘日辉辉。瀑溜天童棒。香炉法众围。烟云随道路。鸾鹤远骖騑。远上灵仪肃。生玄谈柄挥。一兹观佛影。暂欲罢朝衣。

筠州人。天圣八年。擢进士第居官。有直气不屑。辄弃去。卜居星渚。尝乘黄犊往来山中。尤爱此涧。于是山僧结茅。以待之。由道林至宝峰。三院相去皆一里。至祖教院。旧名上偃台。其南有盘龙庵西源庵。后有宝轮庵。皆不远百步。

元和十三年二月二十九日。曾孙朝散大夫使持节江州诸军事守江州刺史上柱国清河县开国男赐紫金鱼袋能再刊勒。

由宝林至稠木庵三里。稠木至幽邃庵一里。由幽邃至赤眼禅师塔一里。禅师即所谓赤眼归宗卒。葬此山之石人峰下。以石为像。凛然如生。建隆二年。谥至觉禅师妙相之塔。由塔院至栖贤禅院十里。其间三里乔林繁阴。上蔽烈日。行者过之。必爱而休。道傍过栖贤蔬圃。畦陇广斥亦有可观者。凡自五乳峰下香积院至此十有八处。同在栖贤涧之西。耆旧谓之栖贤涧西诸庵岩。栖贤院石人峰在其北。今名宝觉。兴国中所赐。始南齐永明七年。证议参军张希奏。置寺于寻阳西南二十里。唐宝历初。刺史李渤徙置是山。以僧智常居之。智常学者数百人。春夏居栖贤。秋冬居归宗。会昌中。废寺。景福中僧怀佑复兴焉。号栖贤报国禅院。乾宁中号护国栖贤寺。其牓催勘使将仕郎守太子通事舍人钟匡时书。匡时时年十六。故今人爱而藏之。历南唐保大中。寺益大振。存当时制书。犹十余本。

晚泊寻阳望庐山孟浩然桂席几千里。名山都未逢。泊舟浔阳郭。始见香炉峰。尝读远公传。永怀尘外踪。东林精舍近。日暮但闻钟。

其间一道。乾宁元年七月。赐栖贤寺额。署礼部侍郎平章事郑。至尚父守侍中兼中书令使官。凡三十三人。又一道。乾宁四年十一月。赐怀佑塔。名传灯之塔。

彭蠡湖中望庐山同前大虚生月晕。舟子知天风。挂席候明发。渺漫彭湖中中流见遥岛。势压九江雄。黤默客霁色。峥嵘当曙空。香炉初上日。瀑布喷成虹。久欲追向子。况兹怀远公。我来限于役。未暇息微躬。淮海途将半。暑霜岁欲穷。寄言岩栖者。毕趣当来同。

仍号玄悟大师。其敕书署中书侍郎平章事崔。至太师兼中书令使官。凡三十二人。时江西观察使钟传奉行焉。建隆初。元宗之徙南都也。游览久之。故有驻鸾亭。或云。涧傍石上有元宗刻石。今沦没不可复见。三峡涧出寺左。其源甚远。

庐山谣寄庐侍御虚舟李白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手持绿玉杖。朝别黄鹤楼。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庐山秀出南斗傍。屏风九叠云锦张。影落明湖青黛光。金阙前开二峰长。银河倒挂三石梁。香炉瀑布遥相望。回崖杏嶂凌苍苍。翠影红霞映朝日。鸟飞不到吴天长。登高壮观天地间。大江茫茫去不还。黄云万里动风色。白波九道流雪山。好为庐山谣。兴为庐山发。闲窥石镜清我心。谢公行处苍苔没(一本云。绿萝开处悬明月)早服还丹无世情。琴心三叠道初成。遥见仙人彩云里。手把芙蓉朝玉京。先期污漫九垓上。愿接庐敖游太清。

涧中有龙湫三四。莫知其极。方暑雨之荐至也。山之众壑同下轰。若雷霆。涧石大小无虑万计。悉填湫中。今古不见小塞。疑下通于海矣。其傍建龙祠。岁旱则祷焉。祥符中。闽僧文秀造石梁其上。其袤六十尺。覆以广厦。最为山中之雄观。傍涧有陆羽井。次寒泉亭。次玉渊亭。亭下龙湫。或有虫鱼出焉。人以神物畏之。僧堂之西。有罗汉岩宝陀岩。其南百余步。有白云庵。院之后有爱堂。游者必憩焉。栖贤之前十里。有罗汉禅院。罗汉岩在其北一里。本朝咸平三年。广济大师法坚始创焉。朝廷仍锡田。以养其徒。名曰圣惠庄。祥符三年。祖印大师僧行林继之。始植松覆官道十里。以达军壁。文公杨大年作栽松记。有鼓甚大。

别东林寺僧同前东林送客处。月出白猿啼。笑别庐山远。何烦过虎溪。

在法堂上。其围二十有三尺。击之声动山谷。亦鼓之出类者也。院西之水曰玉涧。东入彭蠡湖十里。涧北祖印葬焉。故相张士逊有塔铭。罗汉之东五里。有折桂院庄。又五里至白鹿洞。贞元中。李渤字浚之。与仲兄偕隐居焉。后徙少室。

望庐山瀑布水同前西登香炉峰。南见瀑布水。挂流三百丈。喷壑数千尺。欻如飞电来。隐若白虹起。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仰观势转雄。壮哉造化功。海风吹不断。江月照还空。空中乱潨射。左右洗青壁。飞珠散轻霞。流沫沸穹石。而我游名山。对之心益闲。且谐宿所好。永愿辞人间。

以右拾遗召不拜。即韩文公诗所谓少室山人者。大和间仕至太子宾客。先是宝历中。尝为江州刺史。乃即洞创台榭。环以流水。杂植花木。为一时之胜。刘梦得登清辉馆诗云。寻阳江色潮添满。彭蠡秋声雁引来。南望庐山千万仞。

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长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共夸新出栋梁材。清辉馆在江州。亦渤所创。故禹锡美之。南唐升元中。因洞建学馆。置田以给诸生。学者大集。以国子监九经李善道为洞主。以主教授保大中。以田锡徵士史虚白。虚白北海人避地庐山。韩熙载荐其可用。元宗召至便殿。访以国事辞曰。渔钓之人安知邦国大计。又醉溺殿上元宗曰。真处士也。因赐田遣归。仍免其租。虚白死。子孙困于租入。不能有其田。遂易他主矣。咸平五年。敕重修。仍塑宣圣十哲之像。今鞠为茂草。由白鹿洞三里。至承天观。旧名白鹤观。九江录云。唐弘道元年十二月初奉敕置。在寻阳城下。神龙二年六月三日。敕置龙兴观。因移山中。易名龙兴。大历中。道士刘玄和何子玉居焉。张弘道门灵验记云。刘玄和地仙也。尝为郡守李承薛弁。章奏皆有天曹批报。事悉符验。观之东北山上有木瓜岩。刘玄和始居岩中。尝植之。至今余^8□犹有存者。观中有大杉。其高百余尺。围二十尺。亦当时所植。熙宁五年。朝廷作中太一宫于京师。诏求幡竿木一百二十尺之长者。天下差官行山林。此杉几伐焉。由承天观之西至栖贤院。亦才五里。游者往往过从焉。栖贤院东傍涧行半里。至净住院旧名登云庵。由净住过涧至广寿院二里而近。旧名资圣太玄。峰在其前其傍百余步。有金师台。昔东海僧道邈。姓金故名金师后。由广寿入万寿源。至万寿院二里。由万寿复出。南行三里。至楞伽院。旧名下白石。其山号橹断源。楞伽院有李氏山房。李名常。字公择。少时兄弟读书山中。既去寺僧虚其室不居。因藏书室中几万卷。苏子瞻轼作山房藏书记。今刻石留壁间。由楞伽东上山三里。

望庐山五老峰同前庐山东南五老峰。青天削出金芙蓉。九江秀色可揽结。吾将此地锁云松。

至证道院。旧名上白石。由证道三里。至太平兴国院。旧名卧云庵。有峰在其后。亦名香炉峰。前有经阁。所藏之经。朝廷祥符二年敕印经院赐焉。由太平一里。至上五峰香林院。中道过幽涧。潺湲清浅。特可狎玩。由香林五里。至净居院。旧名上庵。由净居五里。至下五峰延福院。有南唐所赐达观禅师智筠手制三十道。三道元宗所署。余皆后主。智筠河中人。保大中住栖贤院。开宝中诏住清凉寺。后归五峰。初号幽栖院。后名栖玄兰若。祥符元年。改延福。由延福三里。至竹林院。由竹林二里。至福源庵。旧名灵源。由福源半里。至石泉庵。由石泉二里。上凌霄岩明真院。凡自净住至明真十有三处。水石无不佳者。唯明真岩石玲珑。或欹或立。有洞府之状。坐大石上。对五老峰。如宾客。此亦山之最胜处也。由明真复下山五里。至净妙院。旧名德政庵。古名青牛谷。九江录云。

送李女真腾空归庐山同前羡君相门女。学道爱神仙。素手掬秋霭。罗衣曳紫烟。一往屏风叠。乘鸾着玉鞭。

昔有道士洪志。乘青牛得道于此。坛场犹存。唐人杨衡宿青牛谷诗云。随云步入青牛谷。青牛道士留我宿。可邻夜久月明中。唯有坛边一枝竹。盖亦古之名迹。

送内寻腾空同前君寻腾空子。应到碧山家。水舂云母碓。风扫石南花。若恋幽居好。相邀弄紫霞。

今为耕陇矣。由净妙一里。至云后庵。庵台有石崖。崖上有流泉。由云台履小径三里。至圣果院。旧名净明庵。圣果之前有解空院。旧名吉祥庵。凡德政净明吉祥三庵。视诸僧居。俱为完洁。解空之西北百步。有谷源庵。庵之前路左叠石。

瀑布宣宗皇帝穿云透石不辞劳。达地方知出处高。溪涧岂能留得住。终归大海作波涛。

虽非峻卓。固自奇伟。庵后幽泉涓涓不竭。不必湍激而后可爱也。谷源东北行二里。至证寂院。旧名折桂庵。唐相李逢吉。旧依李渤学于此山。逢吉去而为僧居。故名折桂。逢吉字虚舟。长庆宝历间。附郑注王守澄。仕至宰相。唐书有传。庵僧因逢吉家集中记录刊于石。辞多舛误其山名幡竿源。山上有南唐惠济禅师石坟。由证寂半里。至华严院。由华严东北行三里。至永福院。旧名龙云。道中望五老峰。历历可数。高下为十余峰矣。中有师子峰。状若刻削。云物隐映。

栗里颜真卿张良思报汉。龚胜耻事新。狙击苦不就。舍生悲把绅。鸣呼陶渊明。弃业为晋臣。白以公相后。每怀宗国屯。题诗庚子岁。自为义皇人。手持山海经。头戴漉酒巾。兴逐孤云远。辩随还鸟泯。

尤所肖似。庵之后颇有乱石。西北直上有鹰嘴峰。亦在五老峰之间也。盖起净住至永福院凡二十有一。同在栖贤之涧东。耆旧谓之涧东诸庵岩云。由永福下山入大富庄八里。由大富庄东北行至慧日禅院十里。院在官道西。下官道傍涧而行。

简寂观张佑紫霄峰下草堂仙。千载空遗石磬悬。白气夜生龙在水。碧云秋断鹤归天。竹房影占中庭月。松槛声来半壁泉。明日又为浮世恨。满山徒积梦依然。

两山挟涧重复者五里。宛若洞府。旧名仙居洞。院记云。唐乾宁中。僧如义始结庵舍。吴大和初。僧惠从乃大构禅刹。时杨澈刺江州。颇捐信施。仍亲篆仙居永安禅院之牓。题曰。吴大和五年岁次癸巳正月戊寅朔。奉化军节度使江州观察处置等使特进检校太尉中书令使持节江州兼军事江州刺史上柱国德化王食邑三千户杨澈篆。本朝祥符二年。改今额。而僧宝其故篆焉。昔如义之居山也。朱朴尝依以隶业。乾宁中。有道士许岩士。出入禁中。为奸利。朴附之因荐。朴有经济才。昭宗召见。对以经义。甚悦。即日自国子博士。拜谏议大夫平章事。议论迂阔。动为笑端。数月岩士事败。俱为韩建所杀。故今谓之朱朴书堂。道傍有睡龙潭。次白龟池。次文殊台。出白石英。堪入药品。中或有五色光。俗因谓之菩萨石。次罗汉台。次观音泉。乃至慧日院。五峦峰在其前。五峦峰之下有大雄庵。

春日观省属城始憩东西林精舍韦应物因时省风俗。布惠迨高年。建隼出寻阳。整驾游山川。白雪敛晴壑。群峰列遥天。嵚^2□石门状。杳霭香炉烟。榛荒屡罥挂。遥侧殆覆颠。方臻释氏庐。时物屡华妍。昙远昔经始。于兹閟幽玄。东西竹林寺。灌注寒涧泉。人事既□泯。

去慧日三里。山势环耸屹若城壁。亦别一奥处也。内翰钱易记云。贞观二年。梵僧寻山。爱其深远有若大雄演法之地。故名大雄。大和中。宣宗避难。与僧志闲尝居焉。复出官道行田间七里。至佛殿庵。仅同田舍。佛殿一里。至兴福庵。复为完洁。由兴福三里。至智林院。旧名慈云。其前有瑞云岩。若崩云。紫翠欲堕于地。马祖大师尝居焉。有马祖岩马祖泉。其北至吴章岭三里。过岭则江州界也。慧日之西南十里。至大城庵。山势如城郭。故名大城。其北一里。过张家山。山间数百家皆张姓。张山之西三里。至延真观。旧曰昭德观。治平三年。赐今名。唐贞元中。李女真所创。女真名腾空。宰相李林甫之女。李太白送李女真归庐山诗曰。羡君相门女。学道爱神仙。素手掬秋霭。罗衣曳紫烟。一往屏风叠。乘鸾□玉鞭。柳浑自江州刺史入朝。会昭德皇后薨。因言咏真洞蔡寻真并腾空所居可锡观名以伸追奉。德宗因以寻其名咏真洞。而是观也。以昭德之谥名之。近世好事。以太白送女真归山诗。并送内寻腾空诗。刊石于祠壁。昭德之前西一里。有东登云庵。林深水远。亦山之一佳处。栖贤涧东亦有登云庵。故此以东别之。昭德源在观北。源上有凌云峰。峰下有净慧院。去昭德观一里。唐名永昌院。祥符中改今名。院记云。秦弘始中。德安上人自西凉来居焉。光化中。希奉上人重修。江州刺史成纪侯李奉宗奏为永昌院。天佑五年戊辰岁。僧齐已撰。

岁月复已绵。殿宇余丹绀。磴阁皆欹悬。往士亦栖息。善身绝尘缘。今我蒙朝寄。教化敷里廛。道妙茍为得。出处理无偏。心尝同所尚。迹岂辞缠牵。

昭德之西出官道二十里。至寻真冲虚观。古名咏真洞。道书真诰述三十六洞天。

题从侄绪西林精舍书斋同前栖心始多暮。息心君独少。慕谢始精舍。文依僧欲观妙。洌泉前阶注。清池北窗照。果药杂芬敷。松筠疏旧峭。屡跻幽人境。每肆芳辰眺。探栗玄猿窟。撷芝舟林峤。纻衣岂寒御。蔬食非饥疗。虽甘巷北单。岂寒青紫耀。郡有优贤榻。

咏真洞天第八七十二福地。庐山为元辰福地。是观也即咏真洞天。五老峰正在其后。唐贞元年。女真蔡寻真居之。因以为名。观后有白龙潭。悬瀑注焉。旧史云。汉武帝过九江。筑羽章馆。于屏风叠下。临相思涧。今五老之一峰叠石如屏障焉。盖其故地。今潭上有渌净亭。寻真之下西南二里。有普觉院。旧名长庆。

朝编贡士谄。欲同朱轮载。勿惮移文诮。

由普觉西还十里。亦至罗汉禅院。罗汉之南五里。至圣惠庄。即咸平中。所赐广济者。广济卒亦葬焉。庄之南二里。有大冲庵。盖自南康军之东北出寻阳门一里。则有东庵院。院中有重湖阁。南望杨栏左里。北临宫亭湖。湖上宫亭神庙寰宇记云。周武王十五年置。其神能分风擘流。行旅过之。必敬祀而后得去。故曹毗诗云。分风为二。擘流成两。于宝搜神记云。昔吴郡太守张公直。自守徵还道由庐山。子女观祠。婢指女戏妃像。其妻夜梦致聘。怖而遽发。中流舡不行。合舡惊惧曰。爱一女而合门受祸耶。公直不忍。遂令妻下女于江。其妻布席水上以其亡兄女代之。公直知下兄女。怒妻曰。吾何面于当世也。复下己女于水中。将度遥见二女于岸侧。傍有一吏曰。吾庐君主簿敬君之义。悉还二女。寻阳记云。

题郑侍御遗爱草堂同前居士近依僧。青山结茆屋。疏松映岚晚。春池含苔绿。繁华冒阳岭。新禽响幽谷。长啸攀乔林。慕兹高世躅。

为安世高所度。其神乃化形说具蛇冈。至今舟人往来犹祷焉。神林湾在湖之西北。又自军南出福星门。则落星石在彭蠡湖水中。石上有落星寺。王僧辩陈武帝破侯景于落星湾。即其地也。其西有钓鱼台。南有流清庵。亦在水傍。落星湾泛舟过钓鱼台一里。至明心院。旧名翠微庵。由明心至楞伽庵五里。楞伽至善才庵五里。善才三里至凌云庵。凌云三里亦至万杉禅院。明心之东南五里。又至东古山法轮院。法轮北至万杉院亦十里。又有西古山。山有兴善院。在归宗之东十里。其东三十里。抵南康军。所谓东西古山非庐山也。然草木闲野亦自可爱。善才屋宇爽垲。楞伽有流水在其后。自南康军入山过楞伽。则无不潺湲者矣。凡自军西出建昌门一里。傍官道有承天院。院依隆阜。上有松峰亭。今名草堂。过此则去游开先矣。自军北出五老门半里过望云亭。五里过圣惠庄。又五里过罗汉院。则去游栖贤矣。

简寂观西涧瀑布下作同前淙流绝壁散。灵烟翠涧深。岩际松风起。飘飘洒尘襟。窥罗玩猿乌。解组散云林。茶果邀真侣。觞酌洽同心。旷岁怀兹赏。行春始重寻。聊将横吹笛。一写山水音。

右自宝严之南云庆至于圆通。同隶江州。谓之山北。老子之宇二。同名观。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游头陀寺上方」许彬 高步陟崔嵬,奉和刘遗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