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资讯 2019-10-03 00:5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资讯 > 正文

英藏斯2073卷子敦煌话本故事探源 周维平,胡则传

高山寺藏本庐山记五卷。卷二三宋椠本。余三卷旧钞补。然于宋讳皆阙笔。

庐山自晋宋齐梁陈隋唐。至本朝。几八百年。其间废兴盛衰皆有记述。岁月浸久往往亡失。若殷仲堪作远公碑。天佑间犹见于贯休之诗。今无复遗漫矣。今录太平东林已下五寺观五代以前人所作碑志爵里岁月之日。凡四十一。辞多不载。

英藏斯2073卷子敦煌话本故事探源 周维平 [兰州]敦煌学辑刊,1996年第2期 32-37页 藏英国伦敦大英博物馆编号为斯2073号的敦煌话本《庐山远公话》[①],为北宋初年的抄本,是现存的一篇比较完整的话本小说。 一、话本产生与流传的年代 汤用彤《隋唐佛教史稿》:“唐代关于远公神话甚多,但可分为二类:一为远公上生兜率,一为立社期生净土。中唐以前,弥勒似犹见奉行,故弥陀派著论尝辟之。”[②]敦煌话本《庐山远公话》故事即为远公上生兜率故事。按汤说,《话》中故事则早在中唐以前便已广泛流传。王庆菽《宋代话本和唐代说话,俗讲,变文,传奇小说的关系》:“从上面的材料来看,变文产生的时代最早在盛唐玄宗时期,到中、晚唐时就更加发展。同时,‘说话’也是盛唐玄宗时就有,中、晚唐时就更加繁盛。”[③]因此,庐山远公的“说话”及其话本《庐山远公话》可能形成于盛唐,流行于中、晚唐。 二、关于《庐山远公话》之远公 远公,是《庐山远公话》中的主人公。远公即慧远。但史传上出家修行的慧远有两个,一是东晋庐山东林寺慧远,一是隋朝京师净影寺慧远。《话》中远公到底是哪一个慧远呢? 1.远公即庐山东林寺慧远 《话》云:“说这慧远,家住雁门。兄弟二人,更无外族。兄名慧远,舍俗出家;弟名慧持,侍养于母。”“我当初辞师之日,外分交待,逢庐即住,只此便是我山修道之处。”这里所言,基本上与东晋庐山慧远的身世相符。时人康乐公谢灵运《庐山法师碑》云:“法师讳慧远,本姓贾,雁门楼烦人。”“于关右遇释道安,一面定敬以为真吾师也。遂抽簪落发,求直道场。”“振锡南游,考室庐阜,结宇倾岩。”[④]时人张野,柴桑人,与陶渊明同乡,入庐山依远公。其著《远法师铭》,亦云:“沙门释慧远,雁门楼烦人。本姓贾氏,世为冠族。”“遇释道安,以为师。抽簪落发,研求法藏。”“襄阳既没,振锡南游,结宇灵岳。”[⑤]梁慧皎《高僧传释慧传》云:“便于弟慧持,投簪落彩,委命受业。”[⑥]可见远公是庐山东林寺慧远。 2.远公是艺术化了的庐山慧远 《庐山远公话》,是一篇话本小说。它是属于民间艺人创作的作品。因此,《话》中的慧远,是民间艺人根据需要进行了艺术加工的慧远。首先,合并了隋朝京师净影寺慧远大师撰写《涅槃疏》一事;其次,出于宣传佛教教义的需要,安排了一些不合史传的内容,如其弟慧持在家侍养其母,慧远被劫为奴及卖身为奴以偿宿债,在东都福安寺与道安论法,晋文帝迎远公入宫奉养及数载后回庐山造法船归依上界等。据王庆菽先生《敦煌文学论文集庐山远公话》:“本文乃合二慧远传、二道安传而为一,中间加以神话、虚构铺张演绎而成。”由此可见远公是被艺术化了的庐山东林寺慧远。 三、《庐山远公话》故事源流 《庐山远公话》主要是叙述远公被劫为奴,而后卖身以偿宿债的故事,其中又插入了“锡杖泉”、“山神造寺”、“庐山龙”和“远公与道安论法”等几个小故事。作者以《涅槃经疏抄》为线索,有机地把这五个故事结合起来,情节跌宕曲折,人物形象鲜明,是一篇比较成熟的文学作品。 1.远公被劫为奴,而后卖身以偿宿债的故事及其思想依据。 先将故事简述如下: 寿州界内,有一群贼,为首的姓白名庄。白庄听说江州庐山化城寺中,接受的施利极多,财帛不少。于是结党徒五百余人,星夜倍程,来劫化城寺。土地神慌忙来寺中报告,请众僧切须回避。众僧四散,唯有慧远不肯离开,白庄没有劫得钱财便劫持慧远为奴。日来月往,跟随数年。 一天夜里,慧远朦胧睡着。梦见十方诸神悉现云间,无量圣贤皆来到此。唤起慧远为众生念《涅槃经》,并告诉他有宿债未偿还:当朝宰相与白庄前世都是商人。相公曾在白庄处借了五百贯文钱,是慧远作的保。后来相公未偿而亡,慧远欲还,不幸亦死。轮回至今,须当偿还。次日慧远便要求白庄将他卖给东都当今宰相崔相公为奴。成交后白庄得了五百贯文钱,便回寿州。 后来崔相公得知慧远为他卖身偿宿债之事以后,雨泪悲啼,自责愆过不已。 慧远被劫为奴而后卖身以偿宿债的故事,是唐代民间艺人创作出来的,不过,该故事并非臆撰,它是以慧远的因果报应思想为依据而作。因果报应思想,是慧远所信奉的佛教思想的中心。慧远曾著有《三报论》、《明报应论》等文章,对因果报应说展开了多方面的论证,尤其是阐发了“人有三业”、“业有三报”、“生有三世”之说。而本故事正是一个“三报”之一的“生报”故事。 2.“锡杖泉”的传说及其源流 《庐山远公话》云:“于是远公自入寺中,房房巡遍,院院皆行,事事皆有。只是小水,无处投寻。远公曰:‘此寺甚好如法,则无水浆,如何居止,久后僧众到来,如何有水’。遂下殿前来,见大石一所,其下莫有水也。远公遂以锡杖撅之,方得其水,从地而涌出,至今号为锡杖泉”。 锡杖泉的传说,梁朝《高僧传》已有记载,并且已与“龙泉精舍”和“龙”结合一起。《高僧传》云:“欲往罗浮山,及届浔阳,见庐峰清净,足以息心,始往龙泉精舍。此处去水太远,远乃以杖扣地曰:‘若此中可得栖立,当便朽壤抽泉。’言毕清泉涌出,后卒成溪。其后少时浔阳亢旱,远诣池侧读《海龙王经》,忽有巨蛇从池上空,须臾大雨,岁以有年,因号精舍为龙泉寺焉”。[⑦] 锡杖泉的传说,自唐代以后,仍通过有关碑记、志书、佛籍以及民间艺人流传下来。《话》云:“泉水应杖而击涌,因立精舍,不附以龙出焉。”之所以这样,是因龙不可见,而寺泉恒存,人们去虚存实以传此说。唐代李邕《东林寺碑》云:“谓其徒曰:‘是处崇胜有足底吾,居地若无流泉,曷云法宇?’大雄神庙,特异蓬峰,结跏一心,开示五力。以杖刺地,应时涌泉,既荷殊祥,因立精舍。”[⑧]宋陈舜俞《庐山记社主远法师》:“太远六年,至浔阳,爱庐阜之间旷,乃立龙泉精舍。”[⑨]元优昙《庐山莲宗宝鉴远祖师事实》:“至庐山,以杖卓地曰:‘有泉当注’,忽泉迸出。乃诛茅为庵,讲《涅槃经》。”[⑩] 有些今人编著,如熊如琴等编的《庐山的传说》,这样叙述“锡杖泉”及龙泉精舍传说:“尽管这样,慧远还是舍不得离开这个地方。他手持锡杖,在地上轻轻一击,默默祷告说:‘弟子慧远,若能在这儿安居,就请神灵保佑,冒出山泉!’慧远祷告已毕,把锡杖一抽,只见地面突然裂开,一股清泉奔涌而出。慧远大喜,就在这儿建一草棚,暂时住了下来。这一年夏天,适逢浔阳大旱,城内连饮水都十分困难,慧远就来到泉水池边,默默祈求龙王降雨,普救生灵。不一会儿,只见泉里‘呼’地飞起一条神龙,在浔阳上空翻腾,刹那间大雨如注,平地水深三尺,百姓们欢腾雀跃。慧远更是高兴,就把这口泉起名为‘龙泉’,他所住的草棚,也就叫做‘龙泉精舍’了”。不难看出,故事打上了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初期的烙印:第一,不是继承其流,而是综合六朝以来的传说以言之。第二,其时人们不信佛教,但讲祝愿,所以改“读《海龙王经》”为“默默祷告”。 3.“山神造寺”的传说及其源流 《庐山远公话》以浪漫主义表现手法,叙述了庐山神鬼替慧远造寺的传说。《话》中讲慧远在庐山香炉峰北边结庵之后,跏敷座,念《涅槃经》数卷,感得附近生起一片祥云。山神奇怪,派树神前往巡检。树神问清详情之后,回报了山神。于是山神命树神召集山中鬼神,为慧远造寺。“是日夜练神兵,闪电百般,雷鸣千种,晓喧喧,神鬼造寺。直至天明,造得一寺,非常有异。且见重楼重阁,与忉利而无殊,宝殿宝台,与西方无二。” 山神造寺的传说,东晋、南朝史传没有记载,据史料:东林寺是东晋的江州刺史桓伊应慧永建议而为慧远建造的。梁僧佑《出三藏记集慧远法师传》云:“江州刺史桓伊,为造殿房。”梁慧皎《高僧传》:“永(慧永,慧远的同门旧好,西林寺住持,曾邀慧远与其同止西林)谓刺史桓伊曰‘远公方当弘道,今徒属已广,而来者方多。贫道所栖褊狭,不足相处,如何?’桓乃为远复于山东更立房殿,即东林是也”。可见该传说形成于唐代。 唐代之后,人们将山神造寺的传说与桓伊建寺的史实结合在一起,形成了既有神话色彩又有历史事实的东林寺建造故事。然而各代故事又各有特色。如宋陈舜俞《庐山记》:“乃谓刺史桓伊曰:‘远公弘道,学者日集。贫道所栖,狭不足处,奈何?’时又梦山神请曰:‘此山足以神。’一夕,忽有雷雨,震击诘朝,林麓大辟,唯素沙布地,兼有文梓良材。桓乃即其地更立房殿,名曰神运。以在永师所居之东,故号东林。即太元十一年岁次丙戌寺成。”这里为桓伊接受慧永建议,又兼因神鬼献灵,于是为慧远建东林寺——桓伊为建寺的决断者。又如元代优昙《庐山莲宗宝鉴远祖师事实》:“讲《涅槃经》,感得山神献灵,资助材木,雷雨辟地。江州太守惊其神异,奏立东林寺,名具殿为神运。太守十一年寺成。”这里是由于山神献灵,桓伊惊异,明奏皇上,建立东林寺——桓伊并不是建寺的决断者。 4.慧远与庐山龙传说及其源流 中国是龙的故乡。慧远为一代佛教领袖,于是古人附以龙的传说,从而增添了人物的神秘色彩。《庐山远公话》中,有庐山千尺潭之龙听远公讲法的故事。《话》云:“远公入寺安居,约经数月,便有四远听众,来奔此寺。远公是日为诸徒众广说《大涅槃经》之义。前后一年,听众如云,施利如雨。所有听人,尽在会下。说此会中有一老人,听经一年。道这个老人,来也不曾通名,去也不曾通字,自从开讲即坐,讲罢方始归去。远公深有所,遂令同行与他唤此老人。蒙唤,直至远公面前。远公曰:‘老人住居何处?听法多时,不委姓名,要知委的。’老人曰:‘弟子虽听一年,并不会他《涅槃经》中之义,终也不能说得姓名。’老人言讫,走出寺门,随后看之,并无踪由。是何人也?便是庐山千尺潭龙,来听远公说法。” 慧远与庐山龙的传说,早在六朝时多有流传。虽然其内容与《庐山远公话》中的传说并不相同,但其实质都是讲灵异感应的。《高僧传》云:“浔阳亢旱,远诣池侧读《海龙王经》,忽有巨蛇从池上空,须臾大雨。岁以有年,因号精舍为龙泉寺焉。”南宋刘敬叔《异苑》中云:“沙门释慧远,神庐岳,常有游龙翔其前。远公有奴,以石掷中,乃腾跃上升。有顷,风云飙。公知是龙之所兴,登山烧香,会僧齐声唱偈。于是霹雳向投龙之石,云雨乃除。” 慧远与庐山龙的传说,自唐以降,就少有流传文字了。但有一则“辟蛇圣者”的传说,偶见于佛典、僧传中,元优昙《庐山莲宗鉴远祖师事实》:“山多蛇,有行者不知何许人,尝待于师,至今号辟蛇圣者。” 慧远是有神论者。他曾著有《沙门不敬王者论》一文,对神的属性与含义作了多方阐述。他说:“夫神者何邪?精极而为灵者也。”“神也者,圆应无生,妙尽无名,感物而动,假数而行。”他认为神是一种非常精灵的东西,能感知外物、依照一定的心理法则而行动。而上面的三个故事“锡杖泉”、“山神造寺”、“慧远与庐山龙”等,就是在慧远的“能感物而动、假数而行”的有神论思想基础上形成的。 5.慧远与道安论法及其有关问题 《庐山远公话》中有慧远与道安论法的故事。 慧远被白庄劫走为奴后,慧远之徒云庆接下师父交给他的《涅槃经疏抄》,再集僧众,开启讲筵。听众悉皆雨泪,如见大师无异。几年之后,仍无慧远的信息,云庆便将《涅槃经疏抄》交给道安和尚。道安便带着“疏抄”来东都福光寺内开启讲筵。听者如云,施利如雨,连晋文皇帝都幸临听讲。 慧远卖给东都宰相崔相公为奴后,一日在房中念经。相公听见,前来询问。命慧远重坐念《涅槃经》。慧远“重开题目,再举经声,一念之终,并无厥错。相公见之,频称善哉。”便吩咐家人:“自今以后,新来贱奴,人不得下眼看之”,并为慧远改名为善庆。 崔相公每日下朝,常到福光寺听道安讲经。一天,带善庆来到寺外替他看马,善庆想进寺听经,但不能入寺,心里很惆怅。相公回家后,在夫人的要求下,将听得的经讲给全家人听。其内容是八苦交煎。讲完之后,大小良贱悉来拜谢相公,唯有善庆纷纷落泪。相公责问,善庆回答说道安讲经,有缁服之别,不能平等,“不解传法入三等人之耳,以及四生十类”。在相公的要求下,善庆一一讲解。相公闻语,犹如甘露入心;夫人闻之,也似醍醐灌顶。盛赞善庆解得佛法分明。 在善庆的要求下,崔相公于下次带善庆去福光寺听道安讲经。道安开讲后,善庆问他讲的是什么经题?道安见他是“下贱之奴”,便“不与你下愚之人解说。”善庆怒声辩道:“我乃是人,岂得不合闻经?我为下贱,佛性无殊。缁服不同,法应无二。”于是道安不得不回答他的一连串问题,最后被问得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不得已而露出所讲的《涅槃经疏抄》来自庐山慧远大师处的底细。当善庆宣布自己就是远公并且证实确是腕有肉环、大放光明的异相时,道安“起下高座,举身自扑,七孔之中,皆流鲜血,步步向前,以忏前悔。” 崔相公于是将远公曲折经历上奏晋文皇帝。帝览表大悦,下令中书门下,排比释、道、儒三教。赐慧远如意数珠串等物,迎请慧远入其大内供养。 以上故事是一个唐代民间世人创作的故事。据《高僧传竺法汰传》记载,慧远曾于东晋兴宁三年在刑州攻难沙门道恒,并且战胜了道恒。当时道恒在荆州一带宣扬般若学的“心无”之说,影响很大。慧远的同门竺法汰认为道恒宣传的“心无”是“邪说”,应该批判,就派出高足昙壹代表自己诘难道恒。辩论进行了整整一天,双方不分胜负,只好暂时休会。这时慧远正奉道安之命前往慰问患病的竺法汰。当他听说辩论情况后便于第二天上午同往参加辩论。据载:“慧远就席,攻难数番,关责锋起。恒自觉义途差异,神色微动,麈尾扣案,未即有答。远曰:‘不疾而速,杼柚何为?’坐者皆笑。心无之义,于此而息。” 另,故事中慧远著《涅槃经疏抄》一事,也不见于东晋、六朝的碑文传记中,属于“说话”者或话本作者的创作。可能是“说话”者或话本作者出于故事情节及其宣传涅槃经义的需要,将隋代京师净影寺慧远大师撰《涅槃疏》一事并入本话中。唐代道宣《续高僧传》云:“释慧远,姓李氏,敦煌人也。后居上党之高都焉”;“幼丧其父,与叔同居”;“十三岁辞叔,往泽州东山古贤谷寺。时有华阴沙门僧思禅师,见而度之”;“为黎光师十大弟子”;“因置寺焉,名为净影,常居讲说”;撰“《涅槃疏》十卷”。又:《庐山远公话》中,有远公在制《涅槃经疏抄》前启告诸佛之事:“言讫焚香度过,启告虔心,遂将其笔望空中便掷,是时其笔空中屹然而住。远公知契诸佛如来之心,遂乃却请其笔空中而下。怎得知?至今江州庐山有掷笔峰见在。”而《续高僧传》中,亦有隋慧远在制完《涅槃疏》后发愿乞相一事:“初作《涅槃疏》讫,未敢依讲,发愿乞相。梦见自己手造七佛八菩萨像,形并端峙还自绩饰,所画既竟,像皆次第起行。末后一像彩画将了,旁有一人来从索笔,代远从之。觉后思曰:此相有流末世之境也。”同上注两事相类似,只是各因所在的不同环境而有所变化而已。这也能作为《话》是合并了隋慧远制《涅槃疏》一事的佐证。 再者,故事中慧远与之论法的“道安”一名,应是民间艺人或《话》作者的误记。据谢灵运《庐山法师碑》:“于关右遇释道安,一面定敬以为真吾师也。遂抽簪落发,求直道场。”僧祐《出三藏记集》:“乃于关左遇见安公,一面致敬,以为真吾师也。遂投簪落饰,忘质受业。”道安应是慧远的师长。 四、几点遗漏——没有入《话》的故事及缘由 1.慧远率僧建斋立誓共期西方 慧远既持精灵不灭之说,又深怵生死报应之威。故发弘愿,期生净土。于东晋元兴元年七月廿八日刘遗民、周续之、宗炳等一百二十三人集于庐山精舍阿弥陀佛像前,建斋立誓,共期西方,并令刘遗民撰文勒石。 该故事在《出三藏记集》和《高僧传》中已有较全面的叙述。《高僧传》还引用了刘遗民撰写的誓词,其首曰:“维岁在摄提格,七月戊辰朔,二十八日乙未,法师释慧远,贞感幽奥,宿怀特发,乃延命同志息心贞信之士百有二十三人,集于庐山之阴,般若台精舍阿弥陀佛像前,率以香花,敬荐而誓焉。”《高僧传》在该故事之前还记叙了慧远“背山临流筑龛室,妙算画工淡采图写”与“祈心奉阿育王像”二事。 这一主要故事却没有写入《话》中,究其何因?可能是在《话》形成之时,该故事还未流传到北方。慧远建斋立誓一事的北传应该与善导大师正式建立净土宗有关。唐朝初期山东临淄人善导在长安正式建立净土宗,并祝庐山慧远为初祖。善导还亲往庐山追寻遗踪,谨致礼敬。这样,慧远的“建斋立誓共期西方”之事则随之在北方流传开来。而后,把慧远建斋立“誓”一事也类比成建斋立“社”了。宋陈舜俞《庐山记社主远法师》:“凡百有二十三人,与师同xiu净土之社。” 2.“虎溪三笑”故事 慧远在庐山三十年,影不出山,迹不入俗,每送客以寺前虎溪为界。相传有一次,慧远送陶渊明、陆修静,边走边谈,十分投机。无意中过了虎溪,老虎就大吼起来。三人相向而笑,世人传为趣谈,称为“虎溪三笑”。 “虎溪三笑”故事不见于东晋、南朝和初唐的古籍中,它可能是盛唐时人杜撰的。诗圣李白在《别东林寺僧》中已引用该故事,诗云:“东林送客处,月出白猿啼。笑别庐山远,何烦过虎溪。”虎溪今犹在,只是常年少水。溪上有一石砌拱桥,是咸丰年间兵巡道蔡协吉重修。桥旁有一石碑,碑上有“虎溪”二字。 “虎溪三笑”故事没能进入《庐山远公话》中,原因同上。 综上,敦煌话本《庐山远公话》,是唐代民间艺人出于宣传佛教的需要,以东晋庐山东林寺慧远的生平事迹和上生兜率传说为基础,合并了隋代京师净影 寺慧远撰写《涅槃疏》一事而创作出来的庐山远公故事。 注释: ①本文所依为王重民等校录《敦煌变文集》,人民文学出版社,1984年。 ②汤用彤《隋唐佛教史稿》193页,中华书局,1984年8月。 ③《敦煌文学论文集》45页,吉林大学出版社,1987年8月。 ④ 《大藏经》2036号270页,新文丰出版公司影印,昭和57年2月15日。 ⑤《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2661页。 ⑥《高僧传》211页,汤用彤校注,中华书局,1992年10月。 ⑦《高僧传》212页。 ⑧转引自《庐山志》383页,毛德琦重订,九江庐山区文史委员会等印,1991年5月。 ⑨ 《大藏经》2095号1039页。 ⑩ 《大藏经》1973号320页。 《庐山的传说》105、106页,上海文艺出版社,1983年6月。 《大藏经》2145号109页。 《高僧传》212页。 《四库全书异苑》卷五,1042册。 《大藏经弘明集》2102号31页。 《高僧传竺法汰传》193页。 《大藏经》2060号489、491页。 《高僧传》214页。

盖亦从宋本出也。书中避讳诸字至高宗讳栴字止。而光宗之嫌名敦字则不阙笔。

太平观使者灵庙碑荆州黄梅县东山衡门之下草茅臣李泚撰。开元二十年岁次壬申正月乙巳朔二十五日己巳树。

盖刊于高光间也。此书我国守山阁丛书刊四库本但存前三篇为一卷。馆臣谓佚第四五篇。今宋椠实为篇八为卷五。第一二篇为卷一。第三篇为卷二。第四五篇为卷三。第六篇为卷四。第七八篇为卷五。守山阁本不但佚第四篇以下。其分卷亦非当时之旧矣。馆臣见今本篇为一卷。遂疑佚者仅四五两篇。抑又误矣。此书全本不知何时佚去太半。馆臣谓永乐大典本亦仅三篇。则明初已。佚东邦刊本。于宋椠外。尚有元禄十年刊本均完足。今取元禄守山二刻。与宋本比勘。知元禄本虽完亦有噅夺。守山阁本则噅脱弥甚。第一篇守山本夺释慧远庐山记。略至略举其异耳数十行第二篇影图者以下。元禄本错简十余行而远公记云至已上盖述石门之胜十余行。又远公上记云至谓阿罗汉之类也三行。守山本并夺佚。第三篇守山本夺昔东海僧邈云云十三字。又夺源由福云云二十八字。第六篇元禄本夺落星寺诗半叶。第七篇元禄本叙东林寺诸碑误错。列东林寺经藏碑铭及大德粲公碑铭。于慧远法师等三碑之前。知元禄本已不能无失矣。此本卷一阙第二叶卷四阙第二十一及第二十八两叶。又卷一李常序书缝写第三叶。则此上当有两叶亦佚。今卷一第二叶据元禄本补之。其他诸叶则元禄本亦阙。怨世遂无他本可据补矣。予夙爱此书。叙述雅赡。似水径清苔。未见足本。

使者灵验记宣义郎行彭泽县尉潘观篹。开元二十年壬申三月八日辛亥立。治平三年重立。

宣统纪元。客游东京。忽遘此宋椠于德富氏成篑堂文库。大喜过望。久念之不去怀。去年冬乃迻书从苏峰翁假印既得请。乃书宋椠本之可贵者于卷尾。尚不仅在无佚卷已也。宣统丁巳正月。永丰乡人罗振云书于东山寓居之四时嘉至轩。

张灵官记御史大夫徐铉撰。右内史舍人集贤殿学士徐锴书并篆额。岁次癸酉上元日。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胡则传太常丞集贤校理通判江州军州事章岷撰并书载。开宝八年胡则守江州事。

太一观真人庙记升元六年岁在壬寅七月六日。应运匡国佐圣功臣宁国军节度宣州营田观察。

处置等使特进检校大尉兼中书令持节宣州诸军事宣州刺史上柱国食邑一万户。

韩王知证记登仕郎守宣州司户参军掌表奏试秘书省校书郎赐绯鱼袋孟拱辰书并额。

又一本保大十二年岁在乙亥十一月。南岳朱陵道士倪少通撰。道士钟德载书篆。

东林寺慧远法师碑铭谢灵运撰张野序

宋佛驮跋陀罗禅师碑唐开元十七年岁在己巳七月己丑朔十五日癸卯建。

兀兀禅师中书舍人赵郡李讷文。金紫光禄大夫行同州刺史上柱国范阳县开国男张廷圭书江州刺史河东柳贞望树。

唐永泰丙午岁颜真卿题碑侧凡一百一十六字。

东林寺碑并序前陈州刺史江夏李邕撰并书。开元十九年七月十五日建。洪州刺史裴休题云。览北海之词翰想风釆。

碑阴记会昌三年。江州刺史张又新撰。大中十年四月三十日。裴光远篆额。

东林寺远法师影堂碑

陇西李演述。江州录事参军王遹篆额。鄂州头陀寺僧惟嵩书。贞元中初建。

大中八年七月十五日再立。

唐故东林寺律大德熙怡大师碑铭

摄都团练推官守虔州司马许尧佐撰。承奉郎前守蔡州真阳县令李行言书并篆额。贞元十二年丙子岁建。大中八年七月二十三日再立。

东林寺经藏碑铭

朝请郎试太常寺协律郎李肇撰。元和七年岁次壬辰九月丙辰朔十五日庚午建。大中十三年七月八日。乡贡进士冯撰再书并篆额。

唐故东林寺律大德粲公碑铭

吉州司户参军员外置同正员许尧佐撰。吴郡陆蔚之书并篆额。元和癸巳岁端午日建。大中八年七月二十二日再立。

庐山东林寺故临坛大德塔铭

元和十年冬十月刘轲撰。门弟子云皋书。大中八年七月十五重立。

唐庐山兴果寺律大德凑公塔碣铭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英藏斯2073卷子敦煌话本故事探源 周维平,胡则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