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资讯 2019-10-06 02:4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资讯 > 正文

爱妻在家里生下老二,那头传到西汉宾激动而又

图片 1 “喂,是梁国宾吗?”
   “是的,请问你是?”
   “我是姚歌,邵阳师专的老同学,还记得吗?你的上铺啊。”
   “哦,哦,老同学啊!你好!你好!你好!”那头传来梁国宾激动而又显紧张的的话音。我吁了一口气,终于找到你了。
  我是前年在县教师进修学校退的休。上个月,邵阳师专78级中文班的贺班长找来了,将我拉进微信群里,又趁着母校60周年大庆,组织了我班毕业三十七年后的第一次聚会,负责联络的任务就落在了我这个当年的生活委员头上。
  其他同学都比较好找,大家相互间都有些来往的就都把电话告诉了我,只要一个电话过去,说明缘由,话筒里就立即有了“呵呵呵”“哈哈哈”“啊啊啊”的一片欢声笑语。也有个别一开始接电话就“嗯嗯嗯”反应冷淡的。当然,37年来的历炼,我班同学中有不少官至国部厅级,更有出名作家诗人和专家学者,气势和气质自然各有不同,但在电话中一听是老同学找来了,便都一样的热情起来,如果不计较电话费,我倒是乐意与他们多多攀谈攀谈的。
  梁国宾是最难找的一个,同学中没有一个知道他的信息。我倒是在十几年前见过他一二次。那时他在乡下一个中学教书吧,因为要升高级职称,得考计算机和普通话,恰好这两个考试在我校进行,于是他就找到了我。他说这两项都是过不去的,央我帮他过关。我那时其实如果尽力而为的话,应该是可以帮他搞定的,但后来考普通话比较麻烦,也就找个理由搪塞了他,仅帮他把计算机过了。记得他当时紧紧握着我的手连连感激并硬放了一包烟在我办公桌的抽屉里。因为工作忙,又或许是那时同学情谊淡薄,我也没和他有什么请吃饭之类的客套话,只有那么一点印象,他那还算高大的身躯的背似乎驼了一点,没大学时那般英俊了。
  大学时他是我班的英俊小哥。才来大学,我很庆幸自己能和他一个寝室,后来又是上下铺。他的性格较对我的胃口,个子也显得英俊高大。是那种性情活跃而率直,又能说会唱,能写会画,大气潇洒,又比较容易接近的人。我们中文科的学报,他是主编之一,经常发些散文小说诗歌和评论之类的在学报上,也算得上是个才子。当然,歌也唱得不错,是中文科的文娱骨干。如果按现在的眼光,肯定会认为他将来前途无量。当时我们寝室的同学都开着他和班花宋小花的玩笑,说他们很般配,叫梁国宾去追一追,幸喜能抱得美人归。其实那时宋小花还是个很可爱的小妹妹,应届毕业生,进校时也就十六岁吧,身材高挑,脸蛋秀气,和梁国宾在一起,也称得上男才女貌。但我们也没当成什么事,开个玩笑而已,毕竟年龄差摆在那,且那宋小花也太稚嫩了些。也不知他是被同学们怂恿还是真动了心思,有次我在上铺探下头来,发现他果然在给班花写信,不过那时学校是不允许谈爱的,我也没有声张,他也没对我明说,都是心照不宣。但我心里想着他们的种种不可能,并没怎么认真对待。令人意外的是,他们俩个后来竟走到了一起。不久终被学校发现,捧打鸳鸯,往后他们也不敢再来往。
  在电话里梁国宾连连推托不愿参加聚会,最后惹得我有些恼了,就说聚会那天我会将车开到他家里去,拖也要把他拖去之类的硬话,他才犹豫着说去安排一下看情况能去再去吧。见他这个态度,我也没在电话里和他再叙旧寒喧,直接摔给他一句那天去他家接的话将电话挂了。
  聚会的前一天,我打电话给他,要他告诉我他家里的具体位置,他马上答应着说他会在他们学校门口等我。
  第二天我开车到了那个农村中学的校门口,就看到一个花发微驼的老人站在门口朝我这边的公路张望。虽只过了十几年没见,我还是难以确认是他,但那微驼,又给了我一点提醒。我在他身边停车,下车确认是他后,才和他握手。寒喧几句就打开副驾门让他上车,他一只脚已跨入车内,忽然转过头来有点生怯地对我说,“要带多少钱去啊?”我一听乐了,说,“班上有大老板捐款,你只要去人就是了。”他才放心地上了车。
  我开着车就和他在高速上交谈起来。这时我才了解到他目前的境况很不如意。他说大学毕业后还是有些理想的,在当好一个教师的同时也想试着搞点创作,但后来妻子患病,家庭经济困难,他得一边照顾病妻一边要努力教好学生,那时教师的工资经常停发,他病妻是农妇,家里还有老父母要照顾,所以他还得搞点七七八八的小副业挣点钱养家糊口,作家的梦就慢慢破灭了。尽管一直是中学的骨干教师,因为普通话没过关,到退休都没能评上高级职称,退休金自然很低了,加上病妻每月药费,日子过得紧巴巴。有个女儿,因家庭困难,只读了个职高,毕业后当了幼师。又解释说为什么不让我去他家里坐坐,就是因为他还是住着父辈留给他那破烂不堪的老土砖屋,没钱盖房。此次来,就只好让女儿请两天假在家照顾妻子。说着说着,就连连叹气,竟至于沉默了。
  车至邵阳华泰宾馆,我俩下车朝宾馆大厅走去。此时大厅里已是热闹非凡,喧声满厅,早到的同学们聚在一起欢声笑语,握手相拥,好不亲热!一见到相隔37年未曾谋面的同学们,我一激动就冲上去和大家乐成了一片,过后才看到梁国宾从卫生间那边走过来,情绪似乎有些低落,我下意识地认为他可能觉得自己位低人卑,性情难以放开罢了。他只是礼节性地和大家握手打招呼外,就站在一旁看着我们的热闹。这时我才发现,他真的是变了。
  因为大家已自愿结对定了房间,就只剩下我俩,自然,我们住在了一个房间里。
  晚上,我们又躺在床上聊了好久,说到伤心处,他竟有点哽咽,我知道安慰无效,也就只跟着叹息。
  聚会那几天的行程,他一般就只跟着我。因为我要摄像,他就常帮我提着那个单反相机,有时我也让他帮我和同学们合影,他竟能很熟练地操纵单反。问他才知那时在学校给学生照相是他的副业之一,每张照片能赚几分钱。于是我干脆让他担当起给同学们拍照的任务,我也省得轻松地和大家游乐起来。而他却似乎找到了自己的定位,很卖力地跑前跑后给大家抢镜头,组织合影。我回来后制作集体照时才发现没有他的身影,当时我心里那个悔啊,为何只顾自己高兴而忘记了他的存在呢?
  三天行程很快过去了,在最后一天的分别晚宴上,大家情绪激动兴奋,相互频频敬酒,人人喜气洋洋;席间觥筹交错,把盏言欢,语句言辞恳切,表情真挚热情,既无刻意作态,更无虚与蛇委,大家心里温暖一片,以至大冷天而红光满面,头上冒汗,激情四射!
  “同学们!”忽然,一声高亢的男中音从梁国宾嗓子里冲了出来,趁着大家一楞神转身发现他时,他已从席位上站立而起,高举酒杯,挺胸昂首,竟看不出了他那稍微的驼背之态,仿佛又回到了当年那风流倜傥的样子。只听到他的声音如洪钟般响起,“请同学们让我说几句!”“首先,感谢大家对我的热情款待,我敬大家一杯!”说完,一仰脖,一大杯茅台就进了肚子。也不管大家喝没喝就开讲了。“今天,我能和37年前的同学们一起在这里喝茅台,是我一生中最激动,最荣幸的时刻!因为在这里不仅仅只有茅台,还有我们国家的精英!有权重高官,有诗人作家,有专家学者,还有成功商人。我,能为有你们这些让人骄傲的同学而自豪!干杯!”说着,又有一杯茅台进了他的肚子。“但是,在这里,我们都是同学!我没有看到高官的气势,没有看到诗人作家的矜持,没有看到专家学者的傲慢,更没有看到商人老板的张扬。在这里,没有世态炎凉,没有冷漠偏见,我看到的是37年前,我们在一起的那些纯真无邪的同学们,看到的是一张张充满激情,春风拂面的笑脸,听到的是一句句真诚恳切,温暖人心的话语。在同学们中间,唯我无能,更无才,一生无所事事,碌碌无为,我给大家丢脸了,罚一杯!”于是,又一杯茅台倒进肚里。
  “我给大家丢脸了!”
  正等着他后面的豪言壮语,却只见他突然泪流满面,将酒杯往地上一摔,大嚎道:“碌碌无为啊!我给大家丢脸了……”
  那一夜,他醉倒了。本来是贺班长和我扶梁国宾进电梯的,宋小花不知怎的走来推开班长,和我一起把他送到了我们的房间。临出门,她从包里拿出了四封信交到我手里,我看下信封,是从邮局寄出来的,每个信封上都贴着一张大红邮票,上面是一只很丑的黑猴子(梁国宾是属猴的,和我同年,记得那是80年吧,他跟我开玩笑说,我们都是猴子,给你几张猴子的邮票吧。于是我顺手就将他给我的那个猴票四方连夹在笔记本里了。前些天翻笔记本时才发现,据说很值钱)。我马上意识到可能是当年写给她的情书了。“麻烦你交给他吧,就说是我对不住他。”说着,又从包里拿出一个鼓鼓的大红包,说:“这点钱,请你在带他回去后再转交给他,但不要告诉他是我的,随便想个辞吧。”其时,宋小花已是某县教育局副局长,还有四年才退休。我接过信封放进包里,也没多言语,双手握着她的手说:”谢谢你!“此刻,我真的很想拥抱一下我们的美丽班花,但在房间里还是压下了这个冲动。看着班花向走廊那边款款而去的还算窈窕的身影,心里觉得梁国宾真的爱得值了。
  第二天,我用车载着梁国宾上了回家的高速。在车上,我将宋小花来看过他的事告诉了他,并把那几封信交到他手上。钱就暂时没给他,怕他不接受,到时再想个办法用这钱帮他把房盖了就行。他当年给我那个猴票方联,可能也能卖个5万左右。我看了下宋小花给他的钱,有六万,真是大方啊!我猜想着他和宋小花之间,究竟还有些什么更深层次的故事呢?
  梁国宾拿着那几封信两眼怔怔地看着窗外不断晃过的风景,沉默了好久,开口道:“小歌子,你看我配得上宋小花吗?”我说,“现在讲这个没用了。那时候我倒觉得你们蛮般配的。”“你知道那时我们为什么没继续下去吗?”“那是因为科里不许谈恋爱吧。”“错!是因为我觉得不应该害了她这个清纯善良的女孩子!”“哦?”我楞了一下,不知所以。“那时她才多大啊,18岁!年轻稚嫩得很啊。我已25,比她大了七岁。可她对爱情的执着比我都要坚定。简直是不顾一切。”“什么不顾一切?你们都发展到了什么程度?抱过了吗?”“岂止,只要我愿意,她是什么都肯给了的。但我在最后一刻停下了。我不能毁了她啊!”“你看我现在这个情况,歌老弟,你知道了吧。如果那时和她那个了,坚守下来,是怎么的结局?她有现在过得好吗?”“爱情,是给那些超脱尘世者的定义,再说俗人庸者,爱情能当饭吃?真爱她,就得为她将来着想,不能图自己一时之快!”
  听了这话,我心里就有了些对他的敬佩。不容易啊,一个男人能做到这点,不仅要有清醒的头脑,还得有极大的毅力和自制力,又有几个男人能做到?
  “没有了名利,你的生活就不可能过得那么滋润和幸福。爱,是要有所附丽的,鲁迅早就说过了。像我这个情况,能给宋小花幸福吗?而她现在,当了个教育局长,被同学们前拥后簇,我则挤在一边没人理会,这就是差距啊。”
  我应道,“也是这个道理,贫富贵戝的差别还是存在的。是人就难以摆脱世俗。”“这次聚会你也看到了,我这样子的人,同学们虽然并没有表现出来那种瞧不起的态势,但他们的行动选择就说明了一切。这几天,就老弟你陪着我一块外,还有谁主动来攀谈问候和你聊天?我主动找他们聊聊,他们也是表面应酬客套,也不给个电话地址,过后再不找你。我也不是怪了他们,中国人天生的势利是谁也难避免的,包括我。”
  听了他的话,我的心便沉重起来,手放在方向盘上,脑子里却在一幕幕地回顾着聚会时的一些细节,确也觉得梁国宾所言非虚。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自有其理。趋炎附势,人之常情;攀权附贵,几人能免?
  “讲了半天,你看我还在说人家怎么的,有那个资格吗?就算是心里有那样的想法,也是不应该说出来的。但老弟你是我最值得信任和佩服的人。我就没有了那些顾虑。你那时还帮我过了计算机,心里一直记着你这份情呢。”听他这话,我不禁汗颜,要是那时我多费点功夫帮他过了普通话,说不定他现在的境况会好多了。
  “你现在还爱着她吗?“我忽然问。“爱,是不能忘记的。”沉默一阵,他缓缓说道。“但我这个情形,是不会再去找她了。”说完,他有些伤感地闭上了眼,沉默了下去。
  快到他那上车的学校门口了,我提出开车去他家,顺道也去看看他那老房子,若拆了重盖大概得多少钱,好帮他计划一下。被他拒绝了。送他到学校大门,他下了车,我忽然叫住了他,想提醒他一下他手里的那四封信的信封不要弄坏了,值不少的钱。欲张口又闭上,心想他应该会珍藏起这段爱情纪念品的,我还是不提那值不值钱的好。于是把副驾门一关,发动车子朝涟源方向开去。后视镜上反映出他那花白头发而微躬着的身影,朝我挥着手,愈来愈远……

图片 2 自接到贺班长的通知说要前往邵阳参加78级中文班的同学聚会后,他整天都处在激动兴奋中。晚上更是辗转反侧夜不能眠。夜深,妻见他仍不能入睡,翻身却是格外小心,便转身抱住了他说:“是不是太激动了?弄得我也和你熬夜。”“你也没有睡着吗?”“你那么翻,我哪睡得着?还不是陪着你,翻身都不敢。”
  见妻子并没入睡,于是将手臂伸在妻子颈后,把她抱在自己身上。“我是太激动了。你想,大学毕业出来37年了,同学们都杳无音讯,过几天要见面了,能不激动吗!也不知他们都混得怎样?我这个小干部,在同学们面前,应该是最没出息的了。”“还比什么出息?退休了都是一样嘛。”妻子安慰道。“我知道,同学就是同学,之间是平等的,虽说退休了,但各人站的高度和人脉关系还是差别很大的。”“你想那些做什么?那些高度和人脉反正你也用不着,自己过得好就行啊。”
  妻子其实是一个很质朴而贤惠聪颖的人,从来就没有指望过他做官发财,只要能安安稳稳过着平顺的小日子,倒也心满意足得很。她毕竟是生长于农村的60后,经历过苦日子的风风雨雨,对富贵没那么多的奢望。那时在村里也是很漂亮的姑娘,村花级别的。他当时是民办老师,是村里少有的书生,便被妻子看上了,77年他们结了婚,小日子还算勉强过得去,自78年他考上大学,没有了工资,反倒要家里补贴,生活的重担就落在了妻子一人身上,其艰辛可想而知。80年大三,妻子在家里生下老二,由于营养不足,奶水欠缺,小儿面黄肌瘦,几次病危。屋漏偏逢连夜雨,家里那土砖屋的墙壁又倒了一边,父亲为修墙摔伤了腿……唉,这些都是过后他收到妻子的信才得知。想到这,他忍不住抱紧了妻,眼眶潮潮地说:“老婆,那时候真的是辛苦你了。”妻子将头挨过来依在他胸前,说道:“你这次去和同学聚会,看能不能找到那个借钱给你的同学。要不是她,我们那时会出人命的。你得好好报答他才行啊。”听着,他感觉胸前湿了一片。
  大三那年冬天,妻子刚生老二,他请了三天假,又问姚歌借了5块钱,匆匆跑回去打了个转,也记不得是买了点什么,反正走时将剩下的2元多钱放在妻子手里,算是给她坐月子的费用了。妻子无声地拿着那2元钱,抱着小儿送他前往桥头河车站,分手好久,他回转身,看到抱着小儿的妻子仍站在寒风中远望着他,身后两根枯瘦的辫子被风扬起飘在脑后。他挥挥手,大喊道,快回去,别冻着孩子!头一摆,两行热泪直往下流。
  为了省钱,他走了40多里路去的娄底搭火车回校。不久,又收到妻子的信,诉说家里发生的一切。正当他在寝室暗自伤情时,姚歌进来了,他拿过他妻子的信看了一遍,就不声不响走出了宿舍。下午,杜建林来将55元钱放在了他手里,叫他马上寄回去。听姚歌说,杜建林也是借了好几个同学才凑到的,其中张慧借5元,二班那个常给大家照相的陈大姐借了6元。贺班长是老三届,家有妻小,生活境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也把身上仅有的2.5元钱交到了他手中,放寒假回家的车票,还是姚歌给买的。后来梁国宾知道了此事,又给他送去了5元钱和8张大红猴子的邮票。那5元钱其实是班花宋小花给的,叫不要告诉他。只有姚歌知道这事。至于那几张邮票,那是梁国宾父亲在一个工厂当门卫,为了方便职工寄信,就到邮局里买了些邮票放在传达室,省得大家寄个信还得跑邮局。那天他去邮局买邮票,刚好看到有那红红的猴子邮票,想着自己儿子属猴的,便有了些亲近感,就买两版这个邮票回去吧。结果那邮票竟要涨2分钱才肯卖,和营业员争论了好久,还是割舍不下那些猴子,硬是花了16元钱买了两版回来,心想也按每张1角卖给职工们就是,还顺便送个信封。哪想厂里的工人根本不买帐,凭什么8分的邮票卖1角?至于信封,厂办公室也是拿得到的。于是宁愿跑二里路去邮局买8分邮票也不要那些1角的猴子。这两版邮票便只卖了二十几枚出去。后梁父退休,梁国宾考上了大学,就从家里拿出一些带到学校,这个那个的各送几枚,倒还做了个大好人,显得慷慨大方,同学们就更愿意和他来往。他和班花宋小花的事大家都知晓,怕科里知道,都秘而不宣,后来还是让学校知道。这是后事,本文不叙。其他还有几个借了2元钱的,不记得了。这55元钱寄回去后,有如雪中送炭,家中的困境立即缓解过来。
  聊到这里,夫妻俩人紧紧抱着一阵唏嘘……
  欠着杜建林这钱,一直是压在他心里的一块石头,因为这钱几乎救了他全家,这份情太沉重了,只是他那时在学校没有能力归还。杜建林知道他的情况,从来没有将这事提起过。直到毕业后,参加了工作,有钱还了,问过几个同学,都不知杜建林的去向。后来的55元不值钱了,他也全身心投入到教书育人的工作中,这事渐渐淡忘了。只是妻子经常要念叨几句,好像欠着人家一辈子的情似的,他也没放在心上。91年调入市教委人事组,当了个副组长,工作生活更加忙碌,此事也就从记忆中抺去一般,再没想起过。至于其他同学,既无来往,便没挂念,这样一直混到退休。
  明天就要启程去邵阳参加聚会了,妻子提醒他穿件好点的衣服去,在同学们面前不要太寒碜。他便翻箱倒柜地想找件像样点的衣裤出来,都是些十几年前的旧货。这才想起有好多年不曾买过新衣裤了。其实并不是他们没钱,而是半个世纪以来养成的艰苦朴素作风深深渗透于骨子里,无法摆脱。在这方面,他和妻子倒是十分的默契,穿着十几年前的旧衣,只要还合身,没破烂,就一直穿下去,也懒得或舍不得换新装。这时他才发现,无论过去和现在,都在委屈着妻子。想了一阵,还是决定去市场买套新衣裤,顺带着给妻子换下装。妻子一听去买新衣,也很高兴,进里屋拿了500块钱出来,犹豫一下,又转身放回去两张,和他一起出了门。
  买衣服对他们来说很陌生,进入一个个豪华鲜亮的服装店,竟看得眼花花,一问价,好点的五百上千,次点的得三百以上。老板派头还大得很,爱买不买。吓得妻子像个懂事的小女孩,捏着兜里装着的那三张大票,竟有些不知所措起来。他看上了一件适合妻子穿的休闲服,让她试穿了一下,变了个人似的,就冲动着要买下来,一问价,388元,也不敢再看,二人匆忙转移。最后他们只好来到几家街边小摊铺,里面的服装相对便宜些了,见到一排打折裤标价49,比他身上穿的当然好多了,毕竟又是新的,于是决定买一件。妻子拿在手上看了又看,就劝他还是买一条回去吧。他拿着那新裤,在隔帘里试过,觉得还行,就和老板还价看45元肯卖不?那货主坚决摇头。夫妻俩逛了一天,只花了49元给他买了一件新裤,兴冲冲地回了家。再试,裤脚长了一截,他说去缝纫店裁剪一下,妻说要5元钱,自己就一针针地帮他缝短了。他穿上合身,又高兴了一阵。但心里还在想着那件穿在妻子身上试了一试的休闲服。
  第二天临行,妻子又问道,要带多少钱去呀?他说,听说有大老板买单,不用带钱的。妻听了,想了一想说,还是带五百去吧,不要白花别人的,人家的钱来得也不容易,至少得把自己那份子出了。他说,你别开玩笑了好吧,这次听贺班长说开支好几万,平均下来每人得一千好几。妻子一听楞了一下,得这多钱啊?连忙又跑进里屋,拿了两千元塞到他手里,说,你的那份还是你出吧,要人家出那么多,太亏了。他说,你别那么小气,人家也是为了同学之情,不会将那几万块看在眼里。妻子瞪着眼看他说,也不行,人家的钱是辛苦挣来的,一下子几万就没了,你舍得吗?见妻子如是说,他只得接过那两千元,到时交给组织者,不收就算了。
  刚要出门,妻子又叫道,等等。只见她急切又跑回里屋,拿了一张卡出来,郑重地放在他手里说,这里面还有一万多,你要是见到了那个借钱的同学,想个办法还了人家这个情,我们欠着他几十年的这笔老债,总不能一辈子赖账下去吧。还得把他请到家里来,我要好好招待他。还有那个姚歌,也一定要请来,他们是你真正值得交往的朋友。要是没见着,就请你的同学吃顿饭吧。他紧握着那张卡,点点头道,好的。妻子笑了笑,伸手扯了扯他的衣服,又说,要去见老情人了,不要太激动啊。你呀,吃醋的样子还行,好看。说着,在那张仍然耐看的脸上捏了一把。走啦!一个转身出了门,朝公交站走去。走了一阵,再转身,看到妻子还倚在门边远望自己,心里不由想到,她还是和那时候一样呢。”

图片 3
  宋小花开车来到华泰宾馆,从车上下来时,看到许多同学已提前候在宾馆大门口了。她速速扫了一眼,没发现他在同学们中间,便在欢快的呼叫声中朝大厅走去。迎接她的是热烈的握手和拥抱。
  班花宋小花还得四年才能退休,已当上了市教育局副局长。在同学们中间,她的官并不算大,但在女生中也算是姣姣者了。这几天本来要陪同上面领导去下面学校检查工作,但她更不愿放弃参加这次大学毕业后分别37年的同学聚会,更重要的是她藏在心底几十年的那个人,不知能不能见到?于是她便找了个借口,让局里另行安排人陪检。反正她已快看到退休的大门,并不指望职位再进一步,在领导跟前露面的事就算了。
  从宋小花款款向大厅走去的身姿来看,她身材还是保养得很不错的。56岁的女人却有着三十多岁的风韵。还是一头乌黑的马尾束发,清秀可人的脸上多出了一些端庄和持重,里穿一件淡红毛衣,外着黑色呢子风披。下身则是一件看起来很普通的浅蓝牛仔裤,得体地包裹着她那挺直的长腿。
  大学期间,宋小花也是一个脾气性格很好的小姑娘。尽管她并不愿意同学们叫她班花,但也仍要还人家一个甜甜的笑靥,同学们以为她喜欢,却哪知她心中的无奈。
  是班上的俊男梁国宾主动追求的她。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其实那时她还小,进校时只有16岁,应届毕业考上的,在男女之情方面懵懂得很。那年头学年是小五中四,七岁读书到高中毕业刚好16。比现在小了2岁。那时的人不如现在懂事早。现在初中就谈“爱”的不少,上床也是常事。而50、60后尽管在文革中乱折腾一气,书也没读多少,但传统的思想观念仍被继承下来,说他们在情爱上保守吧,也没有错。
  班里同学也都认为是梁国宾主动追求她,是有依据的。一是梁国宾比她大了7岁,对情爱之事肯定已经觉醒,首先给小花写的恋爱信;二是宋小花并不认为自己长得秀美就感觉良好地去引男同学注意。她那时还只是一张洁白的纸,稚嫩得很,长相如何似乎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谁给了她一点关爱,她心中就存留了谁,是很容易被男人捕捉的。当然,女人对男人感觉的原始基因决定了她很快接受了梁国宾。毕竟梁国宾那时也不差啊,人长得挺帅不说,还很有文才,会唱歌,性格又好,和同学们都合得来。宋小花还是有点眼光的。于是他们就走到了一起。然而那时大学是不允许谈爱的,科里唐科长找他们严肃地谈了一次话,他们只好表面上断了来往,暗地里藕断丝连,本想着毕业后再说,哪知后来毕业分配俩人各去一方,竟失了联系。
  同学们簇拥着宋小花往大厅里走去,还一边大喊着“我们的班花来了”,一边和她热情拥抱。好几位男同学不愿放过这个机会,夸张地张开手臂,却只轻轻地拥抱了她一下,便得到了极大满足似的,笑出真正的开心来。
  宋小花没看到想要看到的人,正心不在焉地和同学闲聊着,忽然觉得身旁宽松了许多。一转头,就看到一个人在自己身后,正怔怔地看着自己。他,就是那个她朝思暮想要找的梁国宾。那曾经的俊男现已成为花发背弓的老人一般。此刻,一阵酸楚涌了上来,眼眶就要潮湿,她马上理性地压抑住内心冲撞的情感,浅浅笑道,你来了。
  梁国宾看着她并没有马上回话,37年过去,心中的小花仍是那么清丽秀美,多了的是那眉宇间的一丝忧郁和身上呈现出的端庄气质。那浅浅一笑,那一声轻轻问候,让他心中激荡,两眼蒙雾。看到小花怜爱的眼光,才醒悟过来,“我,我……”地没“我”出下一句,就被宋小花打断,“好啦,你看同学们都在呢。我去了。”说着面带微笑地走向一旁的同学群中。大家其实在一旁也注意到他们俩个,都懂的,并没去打扰,等到小花过去,才又围住她开起了玩笑。一边的梁国宾掏出纸巾往卫生间匆匆而去。
  宋小花之所以忘不了这段感情,是因为她对梁国宾有着深刻的认识。那时她和梁国宾好上,也许是少女情窦初开,被他的英俊外貌和才气所吸引,直到他们来往多了,情感逐渐升温,心中最后的闸门终被情感的浪潮冲开,便有了一种不顾一切的躁动。恋爱中的少女情怀炙热,也很危险。但梁国宾并没有利用机会干了她。那天他们拥抱接吻的都来过了,在她主动宽衣解带的最后一刻,他停了下来不再继续,当时她对他怨恨之极,有好几个月都对他不冷不热,正好科里及时找他们谈话,他们也就慢慢不再来往,直至毕业。中间梁国宾给宋小花又写过几次信,尽管都还在一个教室上课,俩人近在咫尺,不知何故,他还是要通过邮局将信发给她。自然,信封上都贴的是大红猴子的邮票。梁国宾是属猴的。他们的关系实际后来已渐渐修复。宋小花原本因为将自己的贞操主动交给他而没被接受,这很伤她的心,但后来一冷静,也就想通了。并不是梁国宾嫌弃,而是一个男人对自己真心爱着的女人的一种责任和担当。
  直到宋小花结婚那晚,她才对梁国宾那次对她最后一刻的停止有了切实的感悟。当那个新郎丈夫从她身上下来,发现床单上的红玫瑰时,兴奋得手舞足蹈,似乎捡了个大便宜,抱着她亲而又亲,接着又折腾了好几次。那晚她躺在床上任其折腾时在想,我要不是处女呢?忽然就明白了梁国宾那时的良苦用心。
  她结婚前在市二中教书,在教委工作的张志成陪同领导来二中检查工作,她被叫去招待,就被张志成看上了。张志成父亲是市政府官员,加上张志成一顿乱追,就比较容易地得了手。后又将她调进了教委。刚结婚那几年张志成对她还是不错的,捧在手里像宝贝一样,后他下海经商,赚了些钱,在外面开了眼界,免不了在商海边湿了脚,在别的女人身上尝了鲜,就一发不可收。看到生了孩子身段不如年轻妹子那么窈窕婀娜的宋小花,再没了新鲜感,热度慢慢冷却,竟至有了情人。碍于孩子,宋小花没马上离婚,也不再搭理张志成,俩人各不相干,形同路人。她一心用在工作上,二十几年后慢慢官至副局,却已青春不再,人渐老而珠不黄。
  宋小花之念念不忘梁国宾,一则因为是自己的初恋,如果不是学校干涉,恐怕他们已成眷属,也可能工作生活方面不如现在,但婚姻肯定更为幸福。她对梁国宾的人品还是信赖的。二是张志诚的嫌弃和背叛,让他们的婚姻关系早已名存实亡。现在孩子已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她在想,该是离婚的时候了。
  她已有二十几年的离婚念头了,所以并不是因为梁国宾。那时她根本没得到他的半点信息,甚至有很长一段时间一心扑在工作上而将他忘了。只是难得有点闲暇时便从笔记本里拿出那张当年大学时他们团小组的合影来看看,顺便忆忆当年的初恋。有时她在想,要是梁国宾仍在单身,他们还能走到一起吗?
  晚上她和李美玲大姐一个房间。大学时她和李大姐一个小组,亦是一个寝室,关系颇好。毕业后她还和李大姐同分配在市里,李大姐在一中,她在二中,也经常联系的。对于她的婚姻状况,李大姐曾极力怂恿她早离早散,竟还帮她到处打听梁国宾的下落,而她在孩子和事业重压下始终没能挺起离婚的胸脯,一拖至今。
  李大姐这次从姚歌那知道了一些梁国宾的情况,看样子他混得不怎么样,退休于乡下的一所中学,家境贫穷,人也显得很憔悴,听说有一病妻在家要照顾。
  想到梁国宾这个样子,她心里涌起一阵怜爱。毕竟是自己曾经的恋人,虽说已没了当年的英俊,但那情感经过几十年的发酵,也更为笃厚,不惦记着是不可能的。只是他们俩人这情形,要走到一起,也是不可能的了。几十年过去,她已不再是那个单纯天真的青涩少女。
  这晚她和李大姐聊到深夜。李大姐已不再劝她离婚,年龄已大,过几年就要退休,现又在副局长位置,梁国宾那里已不抱希望,各方面考虑,看来只好将就着过下去了。这也是我国50、60后的婚姻特色,为了家庭,为了孩子,为了工作,为了面子,就是不为了自己,一辈子婚姻再无感情,也得忍受着将就下去。当然很是悲哀,但习惯了就无所谓。而现在的年青人认识二个小时便扯结婚证,睡一个晚上第二天再去扯离婚证的比比皆是。离结婚如同买白菜那么随便。
  她还是想着要离婚的。她不愿意再将就下去。其实她也是一个心气高的女子,那时张志成要离婚她不肯,现在张志成有了钱,干脆对家里不管不顾,在外面和情妇过起同居生活,俩人互不干涉,倒也显得家庭平静,但她不能继续忍受下去,离婚是她唯一出路。
  她和李大姐对这个问题讨论好久,最后没达成一致,深夜2点多才睡去。
  第二天上午座谈会,同学们各自汇报37年来的奋斗历程和成就。大都侃侃而谈,无不满足或得意,少数混得不怎么样的也就敷衍而过。梁国宾本欲不想发言,但看了宋小花望向他的眼光,还是拿着话筒站起来讲了一番话,也算给大家一个交待。“同学们,听了大家这37年来的不寻常经历,我唯有钦佩和感叹。一切成就靠努力!37年来,大家为国为民为自己,做出了突出的成绩,站到了社会的高位,我为有你们这样的同学而自豪!这几十年,我立足农村教育,为国家送出了成百上千的学生。同学们,我大学毕业后是一教师,37年过去,退休时仍是一名教师,每当我想到,在全国各地,都有学生叫我一声老师时,我,感到自己也是成功者!”
  看到梁国宾激情发言的那种潇洒,宋小花胸中浮起一股暖意,她并不觉得梁国宾是那种能够被势利所击倒的人。似乎从他身上看到了梁国宾当年的身影。
  掌声很热烈。同学们退休了,现在都是裸体进浴池,身上的鲜亮衣着和装饰品都除却下来,大家彼此彼此。虽然上位者更有底气,但退休后的生活又是一个新的起点。
  梁国宾当然不再是当年的俊男帅哥,宋小花也不再是那个纯真稚嫩的小姑娘。他们的差距是明摆在那里的。梁国宾为桃李满天下而自豪,在他人看来只是一种自我慰籍。但宋小花了解梁国宾的为人,也知道他对自己的心思,虽然不存在和他复合的想法,但对他的那种情怀和挂念依旧如故。因为她始终觉得,梁国宾并不是那种低俗平庸之人,只是身处的社会平台束缚了他的发展。
  晚上,大家进市文化局的歌厅K歌。当年的团支书王铭祥是市文广新局的局长,利用一下本单位的歌厅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歌厅豪华气派,音响视频等设施十分高档,比起歌舞厅升级不少,七分的歌喉能唱出九分的效果。局里还安排了四位美女伴舞。大家兴致勃勃,纷纷登台献歌,下池跳舞。李茂华那男中音首先来了一首《我们这一辈》:
  “我们这一辈,和共和国同年岁。”
  一开腔,音韵中力透出一股厚重的苍凉,震撼了整个歌厅,大家顿时安静,默默欣赏。
  “我们这一辈,和共和国同年岁,上山练过腿,下乡练过背。我们这一辈,学会了忍耐,理解了后悔,酸甜苦辣酿的酒,不知喝了多少杯。嘿哟——我们这一辈和共和国同年岁,熬尽了苦心,交足了学费,我们这一辈,真正的尝到了做人的滋味,真正的尝到了做人的滋味。人生无悔!……”
  李茂华嗓音浑厚,唱得字正腔圆,荡气回肠,还真有点原唱王佑贵的味道,同学们听得深有感触。都是50、60后,和祖国共同经历了艰难曲折的风雨历程,有过酸甜苦辣的生活体验,歌词引起了大家的共鸣,歌声激荡着大家的心。同学们心潮翻涌,感慨万千,一曲终罢,好一阵才回过神来,顿时掌声鹊起,大家情绪被推至高潮。
  又有几人抢过话筒,纷纷献歌。李美玲大姐的《橄榄树》唱得声柔情重,娓娓动人;张慧和廖梦君同唱《敖包相会》,声韵和谐,情意绵绵。
  张慧和廖梦君唱完,拿着话筒分别来到宋小花和梁国宾面前,请他俩合唱男女对唱情歌。大学时,梁国宾歌唱得很不错,是班上的文娱骨干,每次学校组织的文娱活动,都少不了他出台献唱。宋小花那时不会唱,参加工作后进入体制,和领导同事进出歌舞厅机会多了,也慢慢练出了一副好嗓子。她和梁国宾本属性情中人,又存在那么一段情缘,此时俩人对唱情歌,同学们觉得有点耐人寻味。
  宋小花比梁国宾小了好多,恋爱那时什么都听梁国宾的,抑或有把他当成哥哥的味道。现在他们身份不同,地位不同,境界不同,梁国宾便没有了那时的洒脱,拿着话筒有点拘谨起来。宋小花大方地点了《等你等了那么久》,轻声问梁国宾会不会唱。因为这不是老歌,觉得梁国宾不一定能唱。但梁国宾虽家道落寞,爱唱歌的习性并没衰亡,90年代初全国流行卡拉OK,学校老师家中大都配有音响,每每听老师在家吼唱,他便歌瘾频发,故常在晚自习前去老师家吼上一阵,过过嗓瘾。前几年遇到这首歌很对他的情感,便唱得娴熟。见宋小花问他,便点了点头。
  (女)“等你我等了那么久,花开花落不见你回头,多少个日夜想你泪儿流,望穿秋水盼你几多愁。”
  (男)“想你我想了那么久,春去秋来燕来又飞走,日日夜夜守着你那份温柔,不知何时能和你相守?”
  (合)“就这样默默想着你,就这样把你记心头,天上的云懒散的在游走,你可知道我的忧愁?就这样默默爱着你,海枯石烂我不放手,不管未来的路有多久,宁愿这样为你守候。”
  (女)“就这样默默想着你,就这样把你记心头,天上的云懒散的在游走,你可知道我的忧愁?”
  (男)“想你我想了那么久,春去秋来燕来又飞走,日日夜夜守着你那份温柔,不知何时能和你相守?”……
  这支歌俩人本就很熟悉,又恰能表达俩人心思,因而唱得倾心投入,唱得情深意浓,百感交集,忧怨伤感。唱着唱着,梁国宾的歌声里就有点哽咽起来。
  叶子健发现有点不对劲,马上起身走过去,从梁国宾手里接过话筒跟着把这首歌唱完。
  唱完这歌,宋小花回到座位暗暗擦去眼中的泪花。她分明感应到了梁国宾对她表达出来的深情!但她在同学们面前必须保持一点持重,毕竟几十年的官场磨砺,她已具备一个官员应有的定力。这晚她和梁国宾都没有再唱,坐在那里一边看着同学们唱歌跳舞,一边想着心事。
  又是一个失眠之夜。李大姐深知她和梁国宾的处境和纠结,也无从劝慰。俩人在床上交流了对这种关系的理解和看法,还是难以达成共识。宋小花决定回去后就提出离婚,她再也不能忍受和张志成这种貌合神离的生活。李大姐指出现在离婚对她声誉影响不好,政治前程可能就此断绝。还可能会造成她是找到梁国宾后想再续情缘的猜疑。宋小花也认可李大姐的看法,但她确实很无奈亦很苦闷。实际上她要离婚并非是为了梁国宾,人家已有妻室,她不会介入。但她对梁国宾的情感,却成了她下决心要离婚的动力。这很矛盾。
  聚会活动最后一天的晚宴,梁国宾醉倒了,他当众酒后发言,让同学们投以同情的目光。宋小花最不愿意看到这一幕,毕竟大家已将他们俩人看成一对儿,有着唇齿相依的关系,现在梁国宾的醉倒失态,她亦有点面子受挫的感觉。
  当贺班长和姚歌搀扶着梁国宾上电梯时,她毫不犹豫地从贺班长手里接过梁国宾,和姚歌一起将他送回房间,将带在包里的四封信和6万元的红包交给姚歌,吩咐几句,不再多言,出门走向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她开着车回单位,《等你等了那么久》的歌声在车内回荡着。小花握着方向盘在想,该如何处理和梁国宾的关系呢?
  “等你我等了那么久,花开花落不见你回头,多少个日夜想你泪儿流,望穿秋水盼你几多愁……”
  
  2018.11.28于株洲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爱妻在家里生下老二,那头传到西汉宾激动而又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