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资讯 2019-10-06 18:5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资讯 > 正文

为什么要用这么不客气的字眼,晓晴踉踉跄跄的


  柳鹤泽心中一阵悸痛。恨不得转身离去。
  过了良久,他才用低低的声音说:“晓晴,你堕落了。”
  “是吗?”林晓晴故作轻松地吐出一缕烟,柳鹤泽不知道她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会抽烟的,见此情形,有些诧异。
  林晓晴眉毛向上一扬,反问道:“为什么要用这么不客气的字眼,你不是说过无论怎样你都会祝福我么?”
  “因为……”柳鹤泽的心情无比沉重,该怎样说呢?无论怎样说的结果都是一样,他和她之间其实早就没有了勾通和交流的必要,可偏偏自己却忍不住要说些什么。
  林晓晴等待着他回答,他却一时间无言以对。
  她站在高处,俯瞰着江流,身子斜倚着桥上的栏杆,右手的两指间夹着一支雪茄烟,偶尔吸一口,贪婪地往肚里吞食,似乎要把尼古丁充分吸收,许久才吐出极细极细的一缕浅雾。
  她眼下的这副神情真的可以用放荡不羁这样一个词汇来形容,和柳鹤泽印象中的那个人大相径庭。
  一年前的清纯和一年后的世故形成了巨大的反差,以至于前后判若两人。
  柳鹤泽心中禁不住叹息:“唉,不是我柳鹤泽认识滞后,是这世界变化的太快。”
  林晓晴等待着他的回答,他想到的却是一年前的这个人……
  二
  “鹤泽……”她从大桥的另一端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的,放纵地扔掉包裹,扑入了他的怀抱。
  “坐了两天一夜的火车,累坏了吧?走,咱们回家。”柳鹤泽轻轻地揽起她那纤弱的腰身,并提起了被她扔在脚旁的行囊。
  “急什么啊?我还不累呢。”她快活地眨着一双清亮的俏眼,用力地呼吸着扑面而来的江风:“喂!陪我到大桥的中段去吧,我要看看江上过往的船只!”
  她跑着,跳着,甩出一串串银铃般好听的笑声:“S市就是与B城不同,没有那么多的烟尘雾霾,而且位于大江的入海口,远远的就嗅得到海浪的气息,真好啊,我真喜欢这样的城市!”
  他望着她鹊跃的身影,若有所思地摇着头,不紧不慢地说:
  “你不要条件反射啊,一听说离海很近就以为嗅到了海浪的气息,其实这个地段距离大海少说还有几十公里呢,你的鼻子再灵敏总不能嗅到那么远吧?”
  “讨厌!”她回转过身来嗔怪地说:“好不容易来到这儿,干嘛破坏我的兴致?一点不懂浪漫。”
  “走吧,时间有的是,以后我会常常抽时间陪你来玩的。”柳鹤泽牵着她的一只手,她这时真的感觉有些累了,于是顺从地偎着他走下了大桥。
  “其实这里和B城没你想像中的那种质的差别,在城市里整天熙来攘往的人流如潮,交通时常阻塞……这里的人时间观念比B城更强,竞争意识也更强烈,每个人都争分夺秒地工作,唯恐被社会所淘汰为时代所不容,你千万不要少见多怪的问这问那,让人家误以为你是乡下来的无知丫头。”他一边走,一边对她说。
  “知道,我知道!”她抢过话头说:“我只是初来乍到有点新奇,过段时间也就好了,你的嘴不要那么损,老来挖苦我,你这么罗嗦,简直快赶上我妈了,哎!日后再这样唠叨,我就叫你柳大妈如何啊?”
  三
  林晓晴醒来时,早已是旭日临窗的第二天清晨,她昨天休息得很好,睡眠非常踏实,连日来的疲惫已经一扫而光。
  柳鹤泽这时过来叫她吃饭,她不知为什么忽然望着他笑,柳鹤泽问她:“怎么了?我有这么好笑?我脸上可并没有写着惹你发笑的段子啊。”
  “你说的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拜托啊我的柳大才子,下次找个新鲜点的笑料说给我听好不好。”她依然笑着,向柳鹤泽伸出手。
  柳鹤泽将她拉起说道:“我上班时间到了,这里有时会交通堵塞,我总要提前几分钟出门的,早饭已经做好了,我不能陪你吃了,中午不一定能回来,冰箱里有东西,自己弄一下吧。”
  他迅速地打好领带,拿好了随身用的物品,出门的时候听她说:“怎么这么早啊?这叫什么工作啊。”
  柳鹤泽并没有把她丢下不管,中午时还是请了假赶回来了。
  “上午都做了些什么?”柳鹤泽问她。
  “翻了翻S市的交通图册,然后吃饭,上网,和B城的朋友们聊了会儿天,好没意思。”她这时正坐在电脑旁,见他归来,便起身相迎,为他解开外衣。
  柳鹤泽多少有些歉意地说:“晓晴,本来你才到S市,我应该抽时间多陪你出去走走,可是实在不巧,公司下来了新任务,每个人都在加班延点,编制标书,只好委曲你了,等忙过这一段,我一定多多补偿你,好么?”
  林晓晴说道:“我理解你啊,早就听人说过这里的生活节奏快,你也是没有办法的,我也希望可以尽快工作,那样就可以减轻你的负担了。”
  柳鹤泽笑了:“正巧,我刚和我们老总提了你的事情,老总说眼下正是用人之际,你可以明天就去上班了。本来我还想让你多休息两天呢,这么快就让你工作,我可有点舍不得啊。”
  林晓晴眼睛一亮,说:“这是好事啊,这么说我们很快就可以成为工作同事了,那不是天天可以在一起了么?”
  于是,第二天她就上班了。
  四
  林晓晴在新的工作岗位上表现出色,进展顺利,工作不久就步步高升,她先是从开发部的一名助理做起,两个月内接连受到提拔,最后竟然受到公司领导黄总的欣赏,提拔她做了总裁助理,竟然比代理总工柳鹤泽的职位还要高了。
  林晓晴有时便对柳鹤泽调侃地说笑:“黄总经常对我说,咱们的柳大工程师可是公司的中流砥柱,要我多加关照呢。”
  柳鹤泽便说:“我们俩在一起,又提黄总干什么?这又不是工作时间”
  林晓晴神秘地说:“黄总欣赏你的业务水平,但也常说你性子太直,许多地方不肯通融,鹤泽,在这样一个基层企业,真的有那么多大是大非的问题要你整日那么叫真儿么?这个缺点将来你得改啊。”
  “切,”柳鹤泽很不服气:“黄总嫌我业务上爱叫真儿,其实我还不是为了公司的长远利益打算,牵涉到技术上的事要我做好好先生,我睡觉都睡不消停。”
  他忽然话锋一转,说:“嗳,咱俩的事儿也该办了吧,总这么拖着我心里不踏实,还是趁早把证儿领了是正格,你看我现在房也有了,车也有了,多少也混的个人五人六的,就差一道手续了,那样就可以给我们柳家名正言顺地传宗接代了。”
  “你又急!”每当他提起这件事来,林晓晴便搪塞他:“我还小呢,不想那么早嫁人……”说着她打了个哈欠。
  “你还小?小姑奶奶!”柳鹤泽着急地说:“你小我可不小了,过这个年我就奔三十了,常言说‘人过三十天过午’……”
  柳鹤泽还想进一步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可一抬头,发现她竟已歪倒在沙发上睡了起来。
  柳鹤泽真搞不懂为什么她不愿尽早结婚,初时还以为她是为了事业的缘故,可后来才发现,全然不是那么回事。
  五
  一个黎明醒来,柳鹤泽听到林晓晴的屋子里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仿佛是在翻箱倒箧,在打点什么东西。
  “瞎折腾什么呢?”他过去问。
  林晓晴抬起头来,望着柳鹤泽,不无歉意地说:“我要搬出去住,我们分手吧,其实我早想和你说,可一直没敢,怕你受到伤害。”
  柳鹤泽认真地看着她,觉得她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是真的,我说的是真的,对不起,我欺骗了你。”她说。
  “……”柳鹤泽惊呆了。
  “这几个月中,黄总一直在追求我,你忙于工作没发现,公司里的同事们其实早就知道了。”
  柳鹤泽转身就走。
  “唉,你去哪?”她拉住他的手,却把脸转向一边,轻声地说:“我知道你想去找黄总,可是你不要去,因为去了也白去,我……我不会回心转意的。”
  柳鹤泽喟然长叹了一声:她和姓黄的相识还不到五个月,而他们却整整有五年!
  “谢谢你这五年来对我一心一意的呵护和疼爱,有机会我……会报答的……”她咬着嘴唇,用低低的声音说。
  还能说些什么呢?都是自己粗心大意,盲目自信,竟未能发现她身上由里到外的变化——柳鹤泽忽然发现林晓晴如今的穿戴和从前可是大不一样了,她浑身珠光宝气,颈项、手指、腕上和耳朵一片金光灿烂,就连一只脚踝上都佩戴了一条价值不斐的足金链子……这身首饰的价值少说也得在十几万元开外,她再也不是从前的那个林晓晴了。
  “怪对不住你的……”林晓晴的目光回避着他,低垂着头,望着地面。
  柳鹤泽神情痛苦地摇着头。
  “黄总聪明能干,人脉良好,有令人羡慕的家世背景,我……欣赏他,他也喜欢我,我……喜欢聪明人,不喜欢……傻子……”
  柳鹤泽点了点头,说:“我明白了,原来我是个傻子。”
  “不!”她连忙说:“是我口无遮拦,我说的其实不是你,你是那么的优秀……对不起,我……伤害了你的感情。”
  “不!你谁也没有伤害,你只不过是说了一句实话而已……有什么必要再对我解释,也许我真的很傻,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傻子。”他神情黯然地说,尽管言不由衷。
  第二天,他递上了辞呈,扬长而去。
  六
  柳鹤泽在一家私营企业工作了一年多的时间,渐渐混得风生水起,为业内的人士刮目相看。
  可就在这时他听说他原来所在的那家公司出事了,黄总涉嫌贪污巨额公款而被撤职查办,而他的女助理竟也牵连在内,随时听候传唤。目前此案还在进一步审理中。
  七
  她还在等待他的回答,他心情沉痛地说:
  “这不是一个正常人该过的生活,你应该做回你自己。”
  林晓晴面容平淡地说:“万事万物自有定数,谁又想到会有今日……”
  柳鹤泽心中一片茫然……   

第一章                  午后                                  这已经是安汀第三次看见这只猫了,是一只通体雪白的猫,居然有一种傲娇的感觉,嗯,猫先生,最恰当不过了,它总是会在一株红木棉下等着,是在等谁呢?安汀总是会给它一些饼干屑,木棉花的淡淡清香,一个小女孩,一只雪白的猫,这样的午后,太阳的余晖落在木屋的菱格窗上,把他们的影子拉的老长老长,老旧的漆木大门被缓缓拉开,是奶奶回来了啊,安汀还未留意,猫纵身一跃,在屋顶上望了一眼后,消失不见了,她出神的望着屋顶,安汀于是每天都望着红木棉花,是在等猫先生,清晨,阳光如轻泻而下的泉水,静静的落在窗子,猫先生来了,依旧傲娇的神情,淡然的,安静的,安汀坐在木摇椅上,将饼干屑放在地上,猫先生便一块一块的吃着,吃完,居然开口说话了,安汀惊讶的说,“你会说话?你居然会说话?”猫先生打了一个饱嗝,幽幽的说道,“会说话很惊奇吗?还有,饼干太硬了,记得换一下”安汀傻眼了,猫先生又翻了个身,居然是一个少年,十六七岁的样子,神情慵懒,像欧洲古画中的精致少年,褐色的碎发被风轻轻吹起,是神吗?                                    第二章                                                                  猫先生开口了,”这才是我的真身,我叫暮泽”说完用漂亮而狭长的眼睛撇了安汀一眼,原来,世界上真的有神,奶奶说的是真的。是啊,在安汀很小的时候,奶奶就同她说过,这座老房子是由一个神来守护的。如此荒诞的传说。木棉花依旧开的很好,炽热滚烫的火一般的红色,在阳光的掩照下,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说不出的好看。还是那样一个午后,猫先生熟练的越过屋顶,安汀顺手拿下木架子上美术课所作的一副画,大笑着说,“像不像你?傲娇的眼神我可是诠释的很好呢。”梦幻般色彩的笑容,猫先生幻化成少年,望了一眼不知道是猫还是虎的东西,皱了皱好看的眉,发出一种微不可查的轻笑。然后,又优雅的走开,安汀停住笑,眼眸低垂,随后以小女孩的姿态跑到他面前,揉揉猫先生的耳朵,“你陪我走走好吗?”猫先生于是牵着她的小手走到一片树林,那是一片白桦林,阳光倾洒在树叶上,风似轻眠,拂过树枝,拂过猫先生的衣角,拂过安汀的齐耳短发,拂过一寸一寸的时光。他望着安汀,还是这样的笑容啊,温柔的你,无与伦比的你。                                            第三章                                                                                                                        愿来,这千年来的等待,只为这一刻遇见你,白桦叶被风吹的飒飒响动,你在笑,我仿佛拥有整个世界,从未有过的感觉,那是,初恋。岁月像个孩子,慢慢的长大,悄悄的在你未察觉时刻改变。安汀已经是一个高中生了,她留起了披肩长发,老房子要被转让了,奶奶走了,安汀坐在木摇椅上,内心说不出的怅惘,起风了,天空好像染了一层湛蓝,云层晕开一阵玫瑰红,她看到红木棉下一只小小的影子,又眯了眯眼,猫先生浅浅走来,一步一步,面前的是少年模样,甚是好看,他一字一顿的说,话语中没有悲伤,默然,道“要走了。老房子没了,我也该走了,不要悲伤,是宿命罢了”安静的夕阳,他们的影子重重叠叠,安汀没有大哭,她比她想象中的要安静,她沉默了,忽然眼角滑过一滴泪,“真的要这样吗?”她一字一顿的说,手心攥紧,他又陡然转过身子,只是很安静的往前走越走越远。安汀低下了头,她不想让他看到泪流满面的样子。风席卷的一刹,她忽然抬头,泪流满面“”等一等,我有事情要问你。等等……不要走。等等”她跌跌撞撞,又被一块石头绊倒了,“我,喜欢你。”恍如春风般声音,她止住泪水,双手捧着脸,泪水模糊了双眼,望着离去的方向,忽然瘫软倒地。光影交错的一瞬间,安汀木然的起身,“好奇怪,我怎么在这儿?哎?脸上,泪水,怎么回事呢?”一切好像从未发生过一般。                                                            第三章                        2017年的初雪。安汀在z城教小孩子画画,买了一套新房子,一个人住,她下班回来了,阳光真好啊,她一头利落的短发,精致的眼妆,岁月将她打磨成的模样,不可爱了。她学会了喝酒,只是喜欢在午后,也没有人陪她一起,她只是静静的,想将自己灌醉,可是,啤酒怎么可能喝醉呢?她疲倦的躺在沙发上,眼角忽然有一滴泪,她用手擦拭了一下,明明现在很好,可是心里空落落的,为什么觉得心好痛呢,她打开落地窗,一地的阳光,满室欣喜,又大口呼吸,到底是谁?我一直失去的,到底是谁。醒来时是在男友家,他做了饭,是个温柔的学长,安汀揉了揉头发询声问道:“我睡着了?” 他看了安汀一眼,轻笑道“是啊,你忘了?我做了饭,快吃吧” 她应了”嗯”学长又装作不经意的问“暮泽是谁?”安汀拿筷子的手忽然停住,眼神间是刹那的悲伤“什么?暮泽……是谁” 学长疑惑了,又冷冷的说“你睡觉时叫的全是他的名字。”安汀又感觉心脏一阵痛,皱了皱眉,寻了借口“我先出去透透气。” 她跑出去,暮泽,暮泽是谁?                                                                                                    尾声

晓晴独自坐在酒吧里,郁闷的数着眼前的空酒瓶,朦胧的眼前浮起两个男生的影子: 唐飞,唐氏公司未来的继承人,虽然眼睛小点儿,离英俊潇洒远了些,可他性情温和体贴,挑不出别的毛病。他对面那枚英俊潇洒的帅哥叫李涛,家境平平可是厨艺精湛,寒冷的冬天喝上他亲手熬的红枣薏米粥,真有股温暖又幸福的滋味。该选择谁呢?于是晓晴站起来说:“服务员,再来两瓶!”

图片 1

A

图片 2

晓晴踉踉跄跄的走出酒吧,这时李涛从阴影处走出来:“晓晴,你这样真让我心疼,来,我送你回家。”

图片 3

三个月后,晴嫁给了李涛。

                            她看到暮色的夕阳,照的树木苍翠,古老而又青涩,阳光下有个人影,黑色风衣,轻轻唤道:“安汀。”没有声响,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她知道木棉花的味道很好闻,一切的一切,都是宿命,她忽然笑了 “暮泽“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婚后一切就像晓晴预料的一样,两人都是高级打工仔,标准的车贷房贷族,幸好李涛很懂得照顾人,工作再忙也为晓晴做饭熬粥,婚后的生活果然象薏米粥一样甜蜜温暖。

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五、六年过去了,晓晴在洗衣服时,无意中从李涛衣服里翻出来一张汇款单,地址是偏远的婆婆家。晓晴头一下大了: 结婚这么多年,她竟然不知道丈夫定期向老家寄钱。老家经济困难,公婆需要钱看病吃药,这些晓晴都理解,可为什么要瞒着自己呢?好像自己是坏人,不让寄钱似的!

这是两人结婚后的第一次剧烈争吵,虽然最后以李涛的认错和上交工资卡为结束,可是晓晴一想到自己为了车贷、房贷拼命加班,而丈夫竟然是个“大钱漏”就感到心灰意冷。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为什么要用这么不客气的字眼,晓晴踉踉跄跄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