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资讯 2019-10-06 18:5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资讯 > 正文

儿拙荆啥也没说,村民们不得已只可以在四周的

   大年三十,到处都弥漫着年的气息,贴对联、包饺子……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今年,王庄村的所有旧房进行翻建,村民们不得已只能在周围的村庄租起了房子。虽说不是在自己本庄本土过年,可这依然挡不住村民们对年的向往。新的一年,新的气象,新的幸福在向人们招手。一想起明年就能住上宽敞明亮的楼房,人们不由得心花怒放,这个年也格外甜如蜜糖。
  年轻的都出去租房,总有老人去哪都租不到房。过去有“六十不借宿”的说法,年龄大了,说不准哪天就一命呜呼了,哪户人家也不愿意做这样倒霉晦气的房东。无奈之下,社区只能在荒郊野外划出一块地,专门盖了几排“老年房”,大院子再这么一圈,无处可去的老人们也算有了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
  “老年房”盖得颇多,住的老人却很少。大部分儿女都比较孝顺,不愿自己的父母遭受那份冷清与寂寞。也有死活不和儿女住在一起的,怕给儿女们添麻烦。当然,也有很想和儿女一起生活的,儿媳妇死活不要的。不管怎样,这就过年了,大院子里到处房门紧锁,一个个老人都喜笑颜开地和儿女们过年去了。
   这个冬天特别冷,长长的冰凌挂在屋檐下,空荡荡的大院子异常冷清,只有寒风偶尔吹过,打一个旋,那些塑料啊,草屑啊,呼呼地跑向院子的角落。
   院子的西南角,有一间“老年房”的门虚掩着。屋的正中央放置着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位老人,上面盖着一床薄被。寒风不时从门缝里钻进来,吹过老人的脸庞,被窝里的老人时不时地打着哆嗦,想往上拽一下被角,伸出干枯的老手,却怎么也拽不动。是啊,食道癌晚期了,好几天都不能进食了,哪里还有什么力气?
   外面怎么好像有鞭炮声?哦,快过年了。大宝和二宝怎么也不来看看他们的老娘?想起两个儿子,混浊的泪水不禁从老人两只昏花的老眼中流了出来……
   嫁到老王家的第二年,自己就生下了大宝。一看是个男孩,丈夫和婆婆脸上都笑开了花。大宝这个孩子,从小就老实,听话,自己和老王也省了不少心。后来又连接生了两个女儿。只有大宝一个男丁,总是撑不起门户,无论如何得再生个男孩。天遂人愿,四十多岁时,自己又生下了一个男孩,取名二宝。兄弟俩虽然相差十几岁,但是相处融洽,一家人也过得和和睦睦。
   大宝该成家了,自己和老头子省吃俭用,硬是从牙缝里省出了三间草房,给大宝娶上了媳妇。媳妇虽说比大宝大四五岁,但善于精打细算,是个过日子的人家。大宝是个乖孩子,小时听父母的,结婚后听媳妇的,虽说没有什么大出息,小两口的日子也是蒸蒸日上。
   紧接着两个闺女出嫁,女孩虽然不用盖房,嫁妆也是花费不小的。等到小儿子结婚时,家里真是穷得叮当响了。
   还好,二宝从小就机灵,自己谈了一个对象,彩礼钱女方一个都没要。女方的父母说,彩礼钱可以不要,新房是必须要有的。燕子还得在屋檐下垒个窝,何况自己的闺女出嫁?
   亲家说得也在理,谁的闺女谁不疼啊?就是砸锅卖铁,也得给二宝盖上新房,娶上媳妇。
   前几年,二宝还小的时候,他爹就说大宝结婚盖了三年草房,二宝成家时就翻盖自己住的三间老屋当作新房。可是,二宝的丈母娘担心闺女和婆婆天长日久地住在一起,婆媳关系会出现危机。
   就在一家人愁眉不展的时候,一道亮光驱走了黑暗。自己的公公前几年去世了,不是还撇下三间老房吗?要不就翻盖那三间?可是公公有三个儿子,自己的丈夫是老大,他二叔也有三个儿子,他三叔有四个儿子。就算他二叔三叔同意,他们的儿子会同意吗? 自己和老头子去找他二叔三叔商量,结果他二叔三叔满口就答应了。
   “如果那些孩子不同意怎么办?”老头子和她都忧虑重重。
    “他们还敢!这个家还是我们说了算!”听了他二叔三叔的话,她和老头子吃了一颗定心丸。
    就这样,他们东挪西借,把公公的三间破旧房翻盖成了两间大平房,欢欢喜喜地给二宝娶上了媳妇。
    自从二宝媳妇过了门,妯娌俩虽然有些鸡毛蒜皮的纷争,但也没有什么大矛盾。
  这几年,家乡的经济发展特别快,整个镇都在搞还建。听说,三间破草房花个四五万块钱翻盖成二层小楼,日后就能换套二十多万的楼房。消息一传开,庄里的破草房陆陆续续不见了,一幢幢崭新亮堂的二层小楼便拔地而起了。
   那一天,二宝来到家,开门见山地说:“娘,当初俺爹还在的时候,就说等我结婚时可以把您住的这三间草房翻盖成新房。如今,我想翻盖,盖好了,您住着。日后换成多层楼房,也是您老人家住着。您百年之后,我们再住,您看行吗?”
   “怎么不行?花四五万,就能换套二十多万的多层楼房,我们为什么不翻盖?再说,我这么大年纪了,还能住上新房,这是我做梦也不敢想的啊!”
   就在二宝准备翻盖老屋时,大宝的媳妇气势汹汹地找来了。
   “那是咱娘的老屋,凭什么你翻盖?你别忘了,咱爹有两个儿子。这地基,也得一人一半。你不能翻盖!”
    “ 嫂子,咱爹还在的时候就说这三间老屋是我的,我愿怎么盖就怎么盖!”
     “咱爹虽然说这三间老屋是你的,可是你结婚时在外面盖了两间平房。你既然已经有了那两间,这三间老屋就得平分。”
    “嫂子,那两间是咱爷爷留下的,咱二叔咱三叔都答应给我翻盖了,那就是我的了。这三间是咱爹给我的,就得我盖!”
    “不行,你既然有了那两间,这三间就得平分……”
    一家人,就这样闹成了一锅粥,大宝媳妇和二宝媳妇从此不相往来,最终二宝也没翻盖起那三间破草房。
    如今,自己又得了食道癌。为了医疗费,大宝媳妇又是大动肝火,弄得一家人不得安生。
     快死吧!反正这病是治不好了,早晚也是一个死。
     忆起从前,想起如今身边没有一个亲人,老人的泪水又一次流了下来……
    “吱”地一声,门开了,随着寒风,闪进来一个人影。
    老人睁大了眼睛,费尽力气,才看清是大宝媳妇来了。
   自己重病在床无人问津,一向不懂事的大宝媳妇居然还能来看看自己,老人禁不住老泪盈眶。老人想说几句感激的话,可嘴唇动了动,终于没吐出半个字。食道癌晚期了,说不出话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老不死的,要死就快点死,大过年的,这样不死不活的,真是晦气!”大宝媳妇露出一副厌恶的表情。
    “大过年的,我本来不想说你。可是不说出来,我这个年就过得憋屈。自从我进了这个家门,就没享过一天福。我们结婚时三间草房,凭什么他老二结婚就是大平房?”
    大宝比二宝大十七八岁,时代不一样了,房子能一样吗?老太太想解释,可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再加上喉咙又疼得厉害,老人不禁又老泪纵横。
   “哭,哭,你还委屈啊!如果不是你个老不死的当初说把那三间老屋给老二,老二还会吵着嚷着要翻盖老屋吗?”
   不也没盖成吗?老人有口不能言,只能哑巴吃黄连。
   “明年就搬进新楼房了。你那三间老屋再添上点钱,就能换一套新房了。你说这新房到底该怎么分?”
   你们有两个儿子,三套房子,还不够吗?二宝只有结婚时那两间平房,就是换新楼,还得添钱。这老屋就不能给二宝吗?老人家想说说不出来,即使能说出来,还敢说吗?就大儿媳妇这架势,不把她撕碎了才怪呢!
    “你个老不死的,在这装死!不说,我让你不说!”大宝媳妇呼地一下就把老太太的被子给掀了起来,想把老太太给拽起来。
    “啊……啊……”老太太连气带急,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你个老不死的,别装死啊!……”大宝媳妇一看情形不好,赶紧一溜烟地逃走了!
  除夕之夜,辞旧迎新的鞭炮噼噼啪啪响个不停。就在人们幸福地憧憬着未来,憧憬着明年就能在还建的新楼房里过年时,王大娘凄凉地死了,死时身边没有一个亲人,只有那条老狗趴在她的床前狂吠着,似乎在哀悼着王大娘孤独的灵魂。   

  洛口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接着是撕心裂肺的哭嚎声……

老牛做了半辈子生意,赚了不少钱,但他几乎把所有积蓄都花在两个儿子身上。先为大宝和二宝盖了两处平房,娶了媳妇,后又为他们把平房翻建成楼房。他在儿子身上舍得大把花钱,对于女儿却相当吝啬,女儿出嫁唯一的嫁妆是一台彩电。亲戚邻居觉得不公平,说他偏心眼。老牛嘿嘿一笑说:“我就是偏心眼,养儿防老,将来我是要靠儿子的。”也有人说:老牛为儿子创下这么大家业,就等着享福吧。老牛听了心里美滋滋的,他是功臣,享福是当然的。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一场车祸,老牛不仅花光了所有积蓄,而且还失去双腿,从此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老伴去世后,儿子儿媳都嫌弃他,孤苦伶仃的老牛躺在床上无人伺候,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错了,后悔也晚了。他一生建了两栋楼房,却没为自己留出一间房,由两个儿子轮流奉养。但无论轮到谁家,都只让他住在阴暗潮湿的厢房里,儿子儿媳白眼都不愿看他,更没人为他端屎端尿,一间屋子臭气冲天。倒是女儿隔三岔五回来,给他洗洗刷刷,收拾一下。但女儿每次回家,都招得哥嫂摔盆子扔碗,指桑骂槐。老牛明白,他是个废人了,儿子儿媳妇都盼他早死呢。
  一日,儿子一家外出了,曾经合伙做过生意的好友老陈不远千里赶来看望老牛,见他龟缩在被窝里冻得瑟瑟发抖,老陈不解地问:“三九寒天,连个火炉都没有,他们就不怕你冻死?”
  “冻死他们才高兴呢。不能给他们挣钱了,是累赘!”
  “你把一生的积蓄都给他们建了房子娶了媳妇,他们就忍心这样对待你?”
  “他们只认钱,哪里懂得感恩?”
  “没有人服侍,屙尿咋办?”
  “少吃,少喝,屙在床上,尿在床上,女儿三天五日回来给我清理一次。”老牛说着不停地抹眼泪。
  老陈心里酸酸的,摊上这样的儿子儿媳,往后的日子怎么过?他眉头一皱,说:“老哥,我倒有个法子,管叫他们好好地服侍你。”
  老牛叹口气说:“他们心黑得像锅底似的,啥法子都不好使。”
  “老哥,你这状况只能这样?”老陈趴在老牛耳朵上,如此这般说了一番。
  老牛瞪着一双失神的眼睛问:“行吗?”
  老陈说:“肯定行!但你必须听我的。”
  老牛认真地说:“我听你的!”
  又一日,老陈推开二宝家的院门喊道:“这是老牛的家吗?”
  二宝夫妻俩闻讯奔到院子里,见是一个穿戴时髦的老头,手里提一个精致的密码箱,赶忙满脸堆笑:“你是?”
  “我是老牛多年的好朋友,今天特意来看望他。”
  二宝夫妻俩把他让进厢房。
  老陈见老牛瘫痪在床,不禁凄然泪下:“大哥呀,你这是咋了?”
  老牛让二宝扶他坐起来,直视着老陈,冷着脸说:“你还记得你大哥?”
  老陈扑通跪在地上:“大哥啊,当年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带着咱们合伙做生意的钱跑了。大哥,如今我发财了,今天我是来赔罪的,也是来还债的?”他跪在床前,一把鼻涕一把泪。这出戏演得还真像那么回事。
  老牛叹口气说:“起来吧。”
  二宝夫妻俩见跟前跪着个财神爷,急忙把老陈搀了起来。
  老牛对儿子和儿媳说:“你们出去吧,我俩有话要说。”
  夫妻俩退出厢房,却不肯离去,躲在窗外偷听。屋里隐隐约约传出两人的说话声:
  “大哥,这些钱都是给你的!”
  “我用不了这么多,少放些,其余的你带回去!”
  “大哥,我不是说了嘛,如今我发财了。既然你儿子儿媳不伺候你,我送你去养老院吧,那里条件好,这些钱足够你花一辈子。”
  “我俩儿一女,真要去了养老院,还不让人笑掉牙?”
  “那,他们不伺候你,咋办?”
  “有了钱,不愁他们不伺候。真要不管我,再去养老院也不迟。”
  “你说的也在理。大哥你看,这是啥宝贝!”
  “?”
  “?”
  屋里的说话声越来越小。二宝夫妻俩最终也没弄明白,除了钱之外还有啥宝贝。俩人急得抓耳挠腮直跺脚。
  老陈临走把老牛的两个儿子叫到跟前,嘱咐道:“你爹啥时候想去养老院就送他去,反正也花不到你们的钱;他要不去就好生服侍,早晚遗产是你们的。”兄弟俩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
  送走了客人,大宝要背老牛去他家住,二宝坚决不同意。
  大宝说:“去我家睡热炕头。”
  二宝说:“我已经腾出了热炕,立马就搬过去。”
  大宝说:“我家有太阳能,隔三岔五还能洗个热水澡。”
  二宝说:“明天我就按个热水器,想啥时洗就啥时洗。”
  从此,老牛过上了天堂的日子,儿子儿媳问寒问暖,好生伺候,生怕他去了养老院。女儿见此情景也就少回家了。
  有两回儿子套老牛的话:“爹,箱子里是啥宝贝呀,睡觉也搂着?”
  老牛不说是啥宝贝,只是嘱咐道:“待我闭上眼睛,可别忘了你妹妹啊!”
  箱子里到底是啥宝贝?儿子心里痒痒的,那天见老牛睡了,便悄悄地偷出箱子,那箱子提在手里沉甸甸的,轻轻晃动,里面发生轻微的碰撞声。也许是金条金砖什么的,否则不会如此沉重。很想打开看个明白,担心弄坏了锁,最终没能打开。
  老牛见两个儿子儿媳如此孝顺,有时暗自伤心流泪。他在福海里度过晚年,最终没留下一句话。
  老牛刚咽气,大宝和二宝就迫不及待地撬开密码箱,打开一看,不禁目瞪口呆:原来是废报纸包了几块石头。
  牛家立刻传出一片惊天动地的哭声。

  三妮没想到婆婆这样痛快的答应,一时竟不知说啥好了。洛口掐灭了烟,“娘,这样,你先到大队的仓屋里住一阵子,等房子盖好了你再搬回来,俺和村长说好了,一个月六十块钱的房租。”

  王子营

  洛口娘从黑柜子里拿出一个布包,和媳妇说:“龙他娘,娘知道你们正用钱。你爹的丧事花了你们多少钱,你们也不和我说。这些钱你们先拿去用,不够的话娘出去给你们借借。”

  “娘,其实,也没多少,就一万多点儿。还不包括她姑的三千,”媳妇说。洛口就用眼剜她,不过,啥话也没说。

  一个孤寡老人住在野坡里,坟茔旁,说不害怕是假的。刚开始那几晚上,洛口娘害怕的不敢睡,一有点儿异响就吓得大喊小叫。老头子的坟就在这儿,挨着很近。好几晚上,她都是在老头子的坟旁睡得。真的,祠堂里成了蛇窝,一晚上好几条长虫爬上了她的床,她又是最怕这东西的,怎敢还睡在祠堂里。

  老头子到底得了啥病,她也说不准,她听儿子说是肺癌、闺女春又说是肝癌。不管怎样,最后,老头子吐血了,黑红的血顺着嘴角往下流,嘴里冒着血泡儿,她都擦不上。也幸亏那晚上闺女住下了,要不她一个人不知怎办。当时,她还撵着闺女走。闺女一个脑瘫孩子离不开她,女婿又出了车祸,还拄着双拐,怎能照顾个病孩子。

  洛口匆匆去,又悄悄溜进祠堂。屋里一片狼藉,他就感觉不好。急匆匆出来,看坟地里有一些人,还有人冲他大喊着什么。他慌了,一溜烟冲过去,拨开人群,看到娘躺在地上,瘦黑的脸像块木炭,瘪嘴张得老大……

  可是,春非要住一晚上,说看她爹很不好。儿子家里正忙着拉砖,帮忙的很多,还得管饭,也不好和他说。老头子是半夜咽的气,她和闺女一直守着,咽气后才叫得儿子媳妇来,还被儿子媳妇一阵埋怨。他们埋怨她心里却好受些。要是不管不问心里才难受呢。其实,就前后住着,西边那矮墙头也被儿子推倒了,顺脚就能来的。可是,她不愿意这么想儿子的不好的。那天,春还帮着哥家烧了一天火呢。晚上,吃饭的走了,洗刷完了才过来的。

  “怎能去哪儿住呢,那是死人住的地方,又没水没电的,村里人怎看,还不戳着俺头顶骂死俺呀,不行不行。”洛口坚决反对。

  七月十五,要去给父亲上坟了。洛口才想起自己的娘。这些日子忙得都把娘忘了。上坟的饺子煮出来了,洛口多带了一满碗想给娘送去。他心里早想好了,媳妇要是问起来自己就说吃了,最多不过几句骂。

  “傻孩子,怎不行呢,房子自从盖起来也没放过骨灰匣呀,里面还挺宽快,比这房子都好。再说,娘一个人,随便提点水就够喝的。娘又不好看电视,喜欢晚上早睡下,有电没电的也不管事。”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儿拙荆啥也没说,村民们不得已只可以在四周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