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资讯 2019-10-06 18:5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资讯 > 正文

不要再去刻意地想她的名字了,晓晓对他说

“我有一个女朋友的,她多么的美、多么的可爱、多么的与众不同。请原谅,在我心里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她更美。”
  他躺在一张洁白的床上,房间里尽是福尔马林的味道。一位身着白衣的女医生说:“我了解,你的女朋友一定很美!”
  他挣扎了一下,嘴角微微擅抖。他说:“可是,我想不起她的名字来!或者说,我不确定她是哪个人。”
  女医生伸出手,放在他的眼前,在空中缓缓地向下拍了三下。说:“没关系,不要再去刻意地想她的名字了。你故事写的太多了,你困了诗人,该休息了。”
  窗外下着细雨,天色渐暗。街上依旧有很多的行人、车辆穿梭在这城中。
  他出了女医生的房门,撑起一把伞在街上走着。除了他想不起名字的女朋友之外,还有一个朋友在这所城中。
  那是一位女性朋友,叫刘媛,在一家饭店里做服务生。他去找她,只是觉得累了,需要一个休息的地方。
  十分钟的路程,他便来到了刘媛住的村子里。右转再左转,他已然来到了楼下。没有多想,他便上楼,来到了406室的门外。
  显然,刘媛还并没有回来,房间里一片漆黑。他走到窗前,拭探地推开了半边的玻璃,伸手进去在屋内的墙壁上摸到了钥匙。
  他说:“看来这家伙的习惯还是没变。”说完他便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开了灯,房间里像是遭到入室盗窃一般凌乱。怪不得人人都叫她女汉子,房间里一团糟,像个邋遢的男人。
  他将伞扔在地上,想也没想,一头扑倒在床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睡梦中他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说:“不是吧!怎么搞到那么乱?”
  他迷迷糊糊中睁开双眼,看到刘媛站在面前。他说:“你回来了!”
  刘媛看到他如此无精打采,走到桌前倒了一杯水递给他。
  他看着她笑着,她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也只有她是真心实意地关心自己。他喝下一口水,说:“然然!你知不知道我的女朋友叫什么名字?”
  “你哪来的女朋友?你是不是喝多了?以后还是少喝点酒吧!”
  “我每天晚上都梦见她,她怎么可能不是我女朋友。你告诉我,媛媛。”
  “拜托,叫我名字的时候发音准一点。”
  “不会的,我普通话很标准。”
  “我不叫媛媛,我叫欢欢。OK?!”说着,她坐在了床边,翻起了手机玩。
  “欢欢?!”他努力搜索着记忆,却只是依稀记得有听过这么一个名字,但着实想不起来是谁。“你不是叫刘媛么?什么时候改名字了?”
  她看着他,很不可理喻地问:“你是怎么回事?你打电话叫我来干嘛?”
  他有一些不知所措了,说道:“这不是你住的地方吗?我在等你下班啊。”
  他翻开自己的手机,电话薄里竟然没有一个叫刘媛的人,却多了一个欢欢。这根本没有办法解释,因为他根本不记得欢欢是谁。而面前这个女人与媛媛长的一模一样,并且一直声称是他打电话叫自己来找他的。这里是他家,亦不是她家。
  欢欢试探性地问他:“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叫什么名字?”
  “我……我是刘纯依啊!”
  欢欢不仅瞪大了双眼。曾经他写过一个故事叫《最终控制》,故事中的主人翁分别叫刘纯依、刘媛,那是他以欢欢为原型写的。很多人都说他患有精神分裂症,她从来都不相信。她看看他无助的双眼,说:“朋友!你该去看心理医生了。”
  “那你告诉我,谁才是我女朋友?是哪一个人?我记得她很美,很可爱,笑的时候脸上还有一个浅浅的酒窝。”
  欢欢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三年前他的女朋友是自己的好闺蜜,笑的时候右边脸上会有一个酒窝。他不记得媛媛的名字,但却打电话给她,很可能,他一直所谓的女朋友,就是三年前的女朋友。她说:“把你手机给我。”
  接过手机,她开始查找,却在电话薄中没有找到她要找的那个人。“不可能!”她心想:“手机里什么人的电话都有,怎么可能没有她呢?”
  她有点迷惑地说:“你记不记得有一个电话是1367928……”
  还没等她说完,他便附合着:“2779。她,对!是她!”
  “原来你说的是她啊!”
  “对!”他翻开手机电话薄,翻至一名联系人,上面写着——姓名:她,电话:13679282779。他将屏幕对着她的眼睛,迫不及待地问:“她!她是谁?她叫什么名字?告诉我。”
  欢欢看着他的眼睛,有一些痛苦是她不能忍受的。她不愿看到他那么的折磨自己,她拿起电话,拨下了那一串号码。
  这夜晚隐藏了太多城市的秘密,很多已经被黑色抹去,还有一些,因为爱而留了下来。
  当那位所谓的“她”到来时,他终于看到了那个总是出现在梦里的人,他一把抱住她说:“你就是我的爱人吗?一定是你!没错!只有你才能这么美!”
  “对不起!”她流着泪轻声说:“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在你心里是那么的重要!可是、可是我必须消失在你的记忆里,只有如此,你的记忆才不会错乱。这些天你一直在看心理医生,你的精神早已受尽折磨。而我,在你的记忆里已经死亡,你看到的、也只是幻象。你要好好地生活着,你不再需要我,你也不能需要我。对不起!我要走了!”
  说完,“她”的身体慢慢地变成了透明状,紧接着消失不见。继而包括欢欢、包括手机、包括整个房间都慢慢的消失不见,一直到他睁开了双眼,看到女医生微笑着站在自己面前。
  幻象!是心理医生在催眠过程中灌输给他的一条信息,这条信息只是为了让他将“她”忘的彻底。只有如此,他才能重新正常地生活。
  医生说:“你醒了诗人,你睡太久了,该回去洗个澡看看电影。”
  ……
  因为爱的太痛苦,他选择忘了她、以及有关她的所有人。却不曾想到,却牢牢记得他曾深爱过一个人,叫做“她”。
  只有忘记,才不再爱!只有不爱,才不再痛苦!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记不起的,而是真的记不起了,身边没有你的一点痕迹。所以我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认识你,可能这串数字只是一个巧合,现在巧合也没有了。我不再烦恼,开始新生活。

    自从晓晓把号码告诉他后,他就经常给晓晓打电话,那段时间,晓晓很高兴,晓晓在接了他电话N次过后,对他说:“我想做你妹妹”那边听了,迟疑了半天,才说“好”

朋友说“不记得了?真的不记得了?也好,无需记得,记得反而伤了。”这样说着,我更肯定我们是熟悉的。于是翻遍房间里的所有东西,希望能找到关于你的一点讯息,可是,什么都没有,房间里的所有一切都是我所熟悉的。握着电话,想打给你问问清楚,“你是谁?”但是我却没有勇气,因为我怕这号码只是我梦中记得的一串数字,这也太虚无了。然后,我把你的名字和电话号码从我手机里删掉了,既然我们是熟悉的,那你会给我打电话的吧?那我也就应该能记起你了吧?在这样想的时候,确定的按了手机上的删除键。既然记不起来了,也不强迫自己再想了,头很痛,想你想得很吃力。既然都不记得了,何必还留这一串数字,删掉从新开始,也许我会真的从新遇到你,从新记下这串号码,从新来记得你,让自己不再失忆。

    从此,晓晓和他感情就更好了,有事没事一通电话。如果不是室友都说:“晓晓,你是不是恋爱了,怎么每天电话不断。晓晓还不知道,这就叫喜欢。”

       对不起,我真的记不起我们了。当我睁开眼睛,觉得自己好象睡了有几个世纪,头晕晕的,也很吃力,我努力的回忆着梦中的一切。什么都已模糊了,只是依稀记得你的名字,翻开手机的电话本,竟然有你的名字,还有你的电话号码。难道我不是做梦?

  “没有”晓晓十分干脆的说,他听了,开始翻口袋,在口袋里翻出了一张废纸,写上自己的号码,递给晓晓,晓晓没在意,随意的塞进自己口袋,转身走了。

但是我却记不起,我怎么会有你电话的呢?我怎么会存有你的名字呢?难道我们是认识的吗?可是为什么我却连你的一点都想不起呢,你的样子,你的声音,你的衣服,是什么样子的?我努力的想着,想着,想着,`````````一直想到我头很痛很痛,还是没能把你记起。对不起,我真的记不起你了。不知道我们是不是真的认识,我有你的电话号码,那我猜想,我们应该是熟悉的吧。算了,还是想不起来,打电话问朋友。

  于是,晓晓对他说:“我们寝室的电话刚安,电话号码我没记住,而我本人又没有手机。所以,只能说:抱歉。”他看到晓晓这样,就说:“没关系,你有纸吗!我把我的号码给你,有空记得给我打电话哦!”

不知何时起,他的名字出现在晓晓脑海的频率越来越高了。是的,晓晓喜欢他,对晓晓来说,最遗憾的是他不知道。他只把晓晓当妹妹,晓晓不甘心,爱的那么辛苦,那么傻,傻到用他的QQ号当密码,在网上碰到他,要他在自己下后,给自己挂号,只为了让他熟悉自己生活的圈子。晓晓也不知道他是不懂,还是装傻。

    晓晓摇摇头,他又不甘心的问了一次:“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我给过你我的号码呀!叫你有空给我打电话的。难怪我没接到你的电话,原来你早就已经把我忘了。”晓晓经他一提醒,想起来了,确有这事,就说:“是你呀!我忘了。”

    要不是老同学叫晓晓出去玩,晓晓想:自己或许不会再见到他了。那天,天气很好,老同学对晓晓说:“晓晓,反正你现在这么无聊。不如和我一起出去玩吧!或许,会认识几个朋友呢!”晓晓想,也是,就和同学去了。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不要再去刻意地想她的名字了,晓晓对他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