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资讯 2019-10-21 20:1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资讯 > 正文

"刘安定说,刘安定再怎样也没说

www.5756.com,从小就有早起的习惯,上大学时不管班里出不出早操,刘安定都要起来跑步。在他的记忆中,好像只有新婚后大半年没有早起。那大半年虽没早起,但还是早早醒了,醒来就想往外跑。跑回来,宋小雅准不高兴,说他还是乡里娃,哪有新婚蜜月一早往外跑的,让人看了还以为两口子不和。刘安定一下就想到了良宵一刻值千金,觉得确实不应该跑,便重新上床。坚持躺了大半年,终究还是恢复了早起的老习惯。刘安定的三头实验牛在动物场喂养,每天一早他就跑到那里。因为实验是自己掏钱搞的,当然就没有雇人喂养,一早跑来,给牛添点草,打扫一下牛圈,也算锻炼锻炼身体。按推算,母牛应该到了排卵期,但使用激素促排后,牛的排卵周期发生了紊乱,有时推迟或提前一周多,有时干脆一两个月不排。刘安定想找到其中的原因,但到现在也没一点进展。母牛是否排卵要用公牛来试,学术上称为试情。这样的试情麻烦,也太古老落后,刘安定认为牛和其他动物应该有相同之处,母牛发情也许xx道外表会有些肉眼能识别的变化,找到了,也是一个大发现,写一篇论文发表,说不定这一发现会被命名为刘氏规律,载入史册,成为人们识别母牛发情的快捷方法。观察牛xx道确实有点不雅,让人看到了,"下流"这个绰号就会传得更响,所以刘安定都是乘一早没人时,偷偷地做。刘安定先摸摸牛外阴,感觉没什么变化,再用内窥镜深入到里面仔细观察,也没什么异样;用温度计测牛xx道内的温度,比平日略高一些。拉来公牛试情,母牛果然发情了。但这是不是巧合,要多次重复实验才能得出,刘安定决定就这样试下去。母牛发情排卵,刘安定就要忙乱半天,先给母牛子宫内注入培养液,将子宫内的卵细胞冲吸出来,然后带回实验室,在显微镜下将卵细胞找出来,记数后,再让其受精,然后放入培养箱内培养成胚胎。忙到十点才将卵细胞找完,但数字并不理想,这次给母牛注射了过量的孕激素和其他微量元素,却只有九个卵细胞成熟排出。目前国内最好的记录是一次排十八个卵。看来超量注射效果并不好,还得在别的方面想点办法。感觉背后有人,回头看,发现何秋思站在后面。刘安定的眼睛都亮了,本能地一下站起,然后急忙让座。见何秋思看着他笑,刘安定不好意思地说:"我这里太脏了,也没个好吃的东西招待你。"见刘安定不自然,何秋思用轻松的口气说:"你这里本来就不是吃的地方,不但不好吃,也不好闻,整个兽医系这栋楼都有一股药水味。"刘安定说:"不好闻还不要紧,隔壁微生物教研室每天都在培养研究细菌,他们自己常常会被感染,不洒大量的消毒水,我也不敢让你进来。"何秋思在刘安定对面坐了下来。刘安定一时猜不透她来干什么。他想,如果她没事来闲坐,说明她心里也有那么个意思,如果有事来找,他猜不透她会有什么事。但愿是没事来闲坐。那晚睡在一个床上,虽说情况特殊,但这样的事她也不可能不当一回事,现在又来找,不管有事还是没事,都说明她对那晚的事不后悔,不但不后悔,而且可能还有点兴趣。何秋思说:"我今天来又是有事求你,这次的事简单,只要你点头或摇头就行了。"果然是有事,又是自己自做多情空喜欢了。刘安定说:"什么事这么简单,点头和摇头我都会,你需要我点头我就点头,需要我摇头我就摇头。"何秋思说:"说件正经事,我想到你的研究所工作。"两系合并,学校的方案是先定机构,再定领导,然后自由组合,将点兵,兵挑将。何秋思原在畜牧系家畜教研室,合并后要分养牛、养羊、养猪、养禽、水产及特种动物等许多教研室。何秋思说:"系里的意思让我到养禽教研室,我讨厌那些鸡鸭,满地屎满地毛,我想还是到你们研究所好一点。"这样的事刘安定没有想到。正式宣布了研究所的组成任命后,白明华就告诉刘安定,研究所的事你全权负责,包括人员组合。学校给研究所的编制是十名研究人员,这个数字确实不小,但研究人员的素质决定着研究所的发展,原来的教研室只有六名教师,剩余的几个岗位聘哪些人,刘安定几乎把两个系的教师都考虑了一遍,就是没考虑何秋思。想不到何秋思却自愿要来。研究所将来的工作明摆着,就是配种和胚胎移植实验,苦累不说,也不文雅,远不如单纯教书轻松。这些何秋思不会不清楚。那么她为什么要来,难道是为了他?他不敢有这个奢望。刘安定心里还是一阵高兴。他试探了说:"你来我当然高兴,我早就想请你但又不好意思,你知道,研究所将来就是个配种站,虽然研究所的人也要兼教学,但两头忙却没有什么油水,所以我怕你受委屈没敢请你。"何秋思瞟刘安定一眼,笑笑没有说什么。刘安定看出她读懂了他的兴奋,不由有点脸红。这也好,反正兴奋和思念就在心里跳动,压也是压不住的。这些天他觉得自己有点莫名其妙,有点神魂颠倒,何秋思的身影时时都在脑海中盘旋,时时搅得他坐立不安。这样的感情他从没有过,他感觉这才是让人疯狂的初恋,他再次想到援藏支教时老高说的话。老高说人心里有这样一份强大的爱,那是一生最大的幸福。但这种幸福对他来说却是一种折磨,他常常会控制不住自己来到她的楼下,希望她能够出现在面前;有时他真想到她屋里把自己的心情表达出来,但来到门口又没有勇气敲门。他为自己的冲动感到羞愧,快四十岁的人了还想入非非,她知道了会怎么看,被拒绝被耻笑是小事,如果她感到受了侮辱,感到受了轻视,那他真的是无地自容了。现在她却要求来一起工作,还表现出这种神态,看来她是觉察到了他的感情了。一股巨大的亲切涌向他的心头,刘安定想哭,突然有种强烈的表达欲,他带了颤音说:"我今天确实有点激动,真的有点无法控制,你不知道,你不知道见到你我有多高兴。"何秋思一下红了脸,然后立即说:"全校只有你会搞胚胎移植,这是实用性很强的技术,别人研究搞得不少,但都是纸上的成果,我来你这里,就是想跟你学点技术,不知你肯不肯教我这个弟子。"刘安定一下清醒了过来,他知道自己太冒失太唐突了。好在何秋思并没有介意。刘安定一时转不过弯来,脸上一下很难堪。掩饰半天,才用玩笑的口气尴尬地说:"承蒙你看得起我,你是第一个说我有技术的人,士为知己者死,就冲你看得起我这点,我就恨不得把肚里的东西都掏给你。"何秋思也笑着说:"我就知道你会油嘴滑舌,我觉得你把我看得太高了,时间长了你就会失望,其实你才是最值得尊敬的人。"给卵细胞授精后还要做一些观察记录,这些必须快做,不能耽搁。何秋思说让她看一下,刘安定说:"这些东西很脏,以后你来了有你干的,就怕你嫌烦躲都躲不过。"何秋思说:"你把我当成花瓶了,来,今天给你露一手,让你看看我这个弟子合格不合格。"不管是畜牧系还是兽医系,生殖方面的知识是必修的主课,何秋思当然会干。刘安定起身让开位置。站在一边,看着她灵巧的双手,端庄俊秀的脸庞,刘安定的心里又一片温暖。他想,也许是天意让我有这份福气,只要能长久在一起,看着她,即使再不干什么,也心满意足了。何秋思边观察边说:"我今天来还有另一件事,我父亲有个同学在省教委当副主任,有次我到他家玩,他问我搞没搞研究,如果要搞他可以帮我要点科研经费,我当时不知搞什么,也觉得没那个能力,就说等以后再说。我想来研究所,就想到了研究经费,来前我打电话问,他说可以,让我把你领去,他领你和主管处长谈。"好事成双,这么多的好事来临竟然没有一点预兆,刘安定夸张地说:"啊呀我的大小姐,为争取科研费,我想遍了办法跑遍了门路,结果是送礼求情还被骗子骗了,没想到有人给你送钱你却不要。今天真是天降贵人,申请来经费,这个研究就由你来当主持人,我给你当副手。"何秋思说:"你倒大方,我也没能力当主持,我能给你打下手学点本事就不错了。"何秋思口口声声说学本事,刘安定觉得不符合她的性格,在他看来,她正是天真浪漫无忧无虑的年龄,生活工作对她没有一点压力,更没一点危机,她没有必要急于学一技之长。他感觉到她另有原因。刘安定说:"你今天突然一谦虚,我倒有点不适应,好像糊涂了,听人说漂亮女人浑身都是资本,我不知你为什么要学这种下流本事。"何秋思说:"我看你是装糊涂,本事对谁都是有用的,真本事全世界都通用,我不学本事,你让我出卖色相过日子呀。"刘安定明白了,她也在为出国做准备。她当然明白,没有真本事在国内可以混下去,在国外就很难。丈夫在澳大利亚,澳大利亚是个畜牧业为主的国家,胚胎移植也算不小的技术,有了这项技术别说找工作,当个高级技术人员也没一点问题。刘安定的心一下凉到了脚底。刚才还觉得以后就可以长久在一起,现在又觉得分别在即。刘安定不再说什么。何秋思说:"如果你没意见,咱们下午就去教委,不知你有没有时间。"如果真能申请来钱,就购买一些设备,做一些前期的研究工作,再买些牛,在更多的不同品种的牛身上做实验,以进一步检验胚胎移植技术的可靠性适应性。刘安定说:"对我来说,这就是最大的事,怎么会没有时间去,下午几点走,我打车去接你。"这时白明华打电话来,要刘安定立即去一下,说有要事商量。放了电话,刘安定什么也没说,仍然和何秋思做实验。送走何秋思,刘安定才收拾好仪器去白明华那里。刘安定是第一次到白明华的办公室,办公室的豪华让他羡慕不已。他好像是第一次见这么大的老板桌,宽大的桌面呈半圆形,桌上计算机打印机传真机复印机一应俱全。白明华在椅子上坐了不动,静观刘安定的一脸惊奇。因为皮椅过于宽大厚重,不高而很胖的白明华陷在里面就显得更加矮短。见白明华看着他笑而不语,刘安定说:"不错,我是有点刘老老进大观园,不过现代化先在你这里实现了,我当然要惊奇。"白明华说:"废话,这是什么地方,咱们大学还实现不了现代化,你还指望谁去实现现代化。说正经的,有件大事要和你商量,这件事也可以说是好事,通过这件事,你就等于铺了一条高速公路。要想富先修路,这条路修通了,你就一路顺畅,直通上帝。"刘安定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他急于想知道是什么事,说:"修路当然是积德的事,你让我直通上帝,该不是让我去死了见上帝吧。"白明华说:"和死差不多,但如果你死了,也是经不住太大的激动高兴死的。说正经的,朱校长今年想报材料参评科学院院士,评院士没有在高级别的刊物上发表过论文不行,你不是最近要在'三千三'上发一篇论文吗,我的意思是你一个人署名发表也意义不大,发挥不了最佳效益,把朱校长的名字署在前面,这就和校长联上了姻缘,你这篇文章也会身价倍增,一篇顶十篇,更重要的是,从此谁都知道你和校长大名并列,你是校长的心腹,到那时,办什么事都不用张嘴,使个眼色,就会有人为你效劳,一路绿灯。一篇文章就达到这样的效果,想想看,这样的好事你到哪里去找。""三千三"是世界公认的最权威的三千三百家科学杂志,中国还没有一家杂志入围,所以在这样的杂志上发表论文当然很不容易。那天聚会,刘安定忍不住说"三千三"的一家杂志来信了,定了要发他的一篇论文,只让他对两处略做修改,立即就发。本以为听者只会羡慕,想不到白明华却给他来了这么一招。真他妈的阴险。这一招让他做梦都不会想到。刘安定止不住心里感叹,这样的拍马屁水平,简直让人叹为观止,人们说白明华当官是靠了老婆,其实有这身拍马的本事哪里还用得着再靠别人。难怪人家能在官场混得如鱼得水。别人写出这篇论文容易吗?准备了十几年,又自己花钱买了实验牛,费尽心血才弄出这么一篇文章,一句话就要让给别人,自己只能挂第二作者,天下有这样不讲理的事吗,你白明华就把我当傻瓜吗。刘安定心里一阵悲愤。但坚决拒绝,就会得罪朱校长。白明华你真他妈的可恶。刘安定强压下心里的恼怒,用可怜的口气说:"老同学,你们都是教授了,我还是副教授,我没有出版专著,评职称规定'三千三'的论文可以代替专著,但必须要独作,你这一弄,你不是成心这辈子不让我当教授吗。"白明华一阵笑,然后说:"老兄真是做学问做愚了,你只知道论文可以顶专著这一条,却忘了下面还有十几条,还有什么骨干教师突出贡献生产一线等等,这十几条给你挂上哪一条,都可以替代你的专著替代你的'三千三',这就叫山不转路转,路不转山转,山和路都不转就人转,你想想,校长如果要让你当教授,你不当行不行,不行。校长给学校职称部门说句话,不用你跑,搞职称的就会找你来要材料,缺什么材料他们就会给你补什么材料,总之,让你当教授就成了他们的工作,干不好自有人批评他,批评的理由能把他压死,比如不尊重人才,没有树立服务思想,官僚主义衙门作风,思想僵化不够解放,不能适应改革开放等等,随便找条理由,就能让他滚蛋。退一步说,即使实在没法给你凑够材料,文件规定学校还可以低职高聘高职低聘,校长就有权把你聘为教授,你别忘了这是个改革的年代。你如果不信,你的教授就包在我的身上,如果今年你当不上教授,我给你发教授工资,你要不要我给你写个保证书。"刘安定不是榆木疙瘩,觉得确实是这么个道理。可能是把自己的论文看得太重要了,一时竟没想到这些。但也不能让他把这事看得太轻了,好像是我拿论文去巴结人家。刘安定说:"白兄,你说的这些我明白,但你不知道,我写这篇论文花了多大心血,你简直无法想象,熬了十几年才熬出这块结晶,就像八十岁得子,你想想,哪有父亲把自己的独生子送给别人不心疼的。"白明华正经了脸色说:"你的心情我理解,但做学问也不能使笨劲,也得用巧力,以巧破千斤,我给你说的铺路就是指这个,不仅评教授,路通了,以后干什么都通。说句良心话,论学问我不如你,肯定不如,但我哪一点比你落后了?没有。这就是学问。今天的事表面看来是为我,但细想想,其实是我在拉扯你扶你上马,是你的名字和校长的名字放在了一起,这白纸黑字,校长和众人都看在眼里,你说这是为谁。"刘安定下意识地点着头。评教授一直是压在他心里的一块石头,好像一下搬走了这块石头,刘安定感到一阵轻松。刘安定说:"我今晚加班最后修改一遍,争取明天就寄出去。"白明华说:"你查查字典,看看朱校长的名字怎么拼写,别把前鼻音和后鼻音搞错,错了老外也校对不出来,我们就白辛苦了。"临走时,白明华说:"还有件事,就是那天我喝醉说的话,那都是醉话,悦悦也不是我的情人,只是一般的朋友,你可千万不要乱说。"刘安定说:"我当然知道你喝醉了,酒后没真言,你放心,我早忘了,当时你说了啥我现在一句也记不起来了。"

回到学校,刘安定觉得有许多事情需要向朱校长汇报一下。为了准确全面一点,他把发现的情况和需要解决的问题列了个提纲。去找朱校长时,朱校长办公室的人很多,好像是校外来的一些什么人。朱校长说今天他很忙,要刘安定晚上"新闻联播"后到他家里谈。这也好,到家里谈工作,当然是熟人亲信才能有的待遇。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刘安定才想到还有个问题:远涉重洋从国外回来,空手去老领导家里也说不过去,虽然听说朱校长很廉洁,但现在关系不是一般,带点东西也是人之常情,属于友谊,并不是求他办事行贿。回国时根本没有想到这些,什么也没买,真是个书呆子。只能现在去买了。买什么让刘安定颇费脑筋。朱校长不吸烟不喝酒,好像也没其他嗜好。想来想去,还是决定买两瓶洋酒,两盒洋参,就说是在国外买的,这样朱校长就不好拒绝。洋酒洋参花去刘安定三千多块,这还是拣比较便宜一点的。刘安定突然有了感悟,觉得当了领导,如果光靠工资,连起码的人情都没法应付。更让刘安定难为情的是,怎么提了这些东西去校长家,怎么才能不让人看出是提了礼物。买的时候没考虑东西的体积,这么大几个东西,用什么装着都很显眼,都是鼓鼓的一大包。刘安定想把酒和人参的包装去掉,但去掉包装又不成个样子。刘安定突然想到司机。终于有了办法:开车到朱校长家门口,自己前面走,然后让司机提了东西跟在后面,在楼道里遇上人,他们也不认识司机。刘安定的心一下舒展了,他觉得自己还是聪明有办法的。打电话把司机叫来,刘安定红了脸给司机交代怎么去,没想到刚一开口,司机便说不用说了,他知道怎么办。刘安定这才想到这不是他的发明,司机从前给县领导开车,这一套也许早已烂熟于心,也许他还有更巧的办法。司机果然很内行,他敲开门进去,司机刚好走到门口,就在要关门的一刹那,司机侧身跟进来,将东西放到了厨房,然后迅速出了门。朱校长笑了对刘安定说:"现在你的派头可不小了,有专车又有专职司机,你拿来的是什么东西,可不许给我送贵重礼物。"刘安定说:"也算不上礼物,回来时买了几瓶法国酒,给我岳父送了两瓶,还有两瓶拿来让你尝尝。"朱校长再没说什么。坐定,朱校长先说了他的打算。朱校长说他已经和书记商量过了,让刘安定当校长助理兼遗传育种所的所长,白明华不再任所长,也不再任教务处长,改任科研处长。朱校长解释了这样做的理由。朱校长说:"行政事务搞得我焦头烂额,几乎顾不上搞业务,让你当校长助理,主要是要你帮我在业务方面做些工作,特别是在遗传育种方面,让你当所长,就是要你有职有权多搞些研究,多写些论文,多出些成果,不知你有什么想法。"当了校长助理,就是副校级领导,任研究所所长,在研究方面就彻底摆脱了白明华。这下终于彻底站起来了。刘安定清楚朱校长为什么要这样做,朱校长说得还不算明白,但刘安定完全明白朱校长的意思。朱校长要当院士还差点研究成果,特别是能产生重大经济效益的成果,胚胎移植研究前景广阔,在西台县畜牧发展方面应用后,将会产生很大的经济效益,有这样的效益朱校长当个院士当然不成问题。朱校长想当院士,刘安定很愿意帮这个忙:水涨船高,在学术方面,也存在师徒关系继承关系,师傅当了院士,师傅告老后,徒弟就能继承师傅的职位。刘安定想说说自己的研究打算,让朱校长明白刘安定是有能力的。刘安定将这些年来的想法都说了,朱校长认真听着,也不住地点头,但最后只说了两个字:很好。刘安定谦虚地说:"只是个大致的想法,实行起来肯定困难不少,也不知能不能行得通,好在有您的指导,有什么问题我就请教你,反正你是我的老师,我相信能够尽快搞出点成果来。"朱校长说:"也谈不上指导,咱们同共努力共同研究吧。"共同研究成果当然是共同的,刘安定希望的就是共同研究。到现在,刘安定当然有了新的认识。时势造英雄,科学研究需要多方合作,也需要借助势力,同样一个成果,有大势力撑腰,就可以造出大的声势,获得高级别的大奖,从而取得一系列的头衔,获得更多的研究资金,招集更多的精英到你手下为你研究,然后产生出真正的大成果,使你成为一个真正的大科学家。从某种意义上说,大科学家是无数小科学家生出来的,但要想成为大科学家,必须从小科学家做起,国外是这样,国内也差不多是这样,刘安定并不认为谁吃亏谁占便宜。前几年一个人搞研究,人力物力要什么没什么,正是和白明华合作,才有了今天的局面,才有了今天和朱校长合作的资格,这一点刘安定是逐步悟透的,也是从教训中总结出来的。有些人很狂,自以为有点本事,但得不到领导的支持,就没有研究的机会,只能一辈子怀才不遇一无所成。刘安定说:"等把眼前的一摊子事情理顺后,我想和你合作,写本胚胎移植方面的专著,初稿我来写,你给我修改修改把把关,不知朱校长有没有时间。"朱校长表示同意,说他早有写书的打算,只是没有时间。然后朱校长谈了自己的想法。朱校长说最好把书写成教材的形式,现在胚胎移植方面的教材不多,也比较陈旧,如果写好了,他可以到教委有关部门跑跑,争取定为全国通用教材。刘安定倒没敢往这方面想,看来合作出书这一点又想对了。刘安定压不住心里的喜悦,心想,我今天怎么这么聪明,照这样聪明下去,那还得了。刘安定稳稳自己的情绪,说:"还是朱校长想得周到,我回去就抓紧准备,争取早点写出来。"汇报西台县工程的情况时,因为准备充分,刘安定想说得细一些,同时也多提点建议,但刚说了个开头,朱校长就打断了他的话,说:"西台县工程事务方面的事,我准备让白明华去管,让他改当科研处长,一是让他脱离教务方面那一摊子琐碎事务,腾出更多时间去那里工作;二是把你解放出来,让你有更多的时间搞研究工作,所以西台那里的行政事务,你就不去管它了。"既然是这样,也就没必要再说什么了。刘安定心里虽有点失落,但还是表示服从安排。回到家,宋小雅又死猪一样躺在床上。这一阵,宋小雅的态度越来越让刘安定无法忍受,见到他,就如同见了仇人,不仅不和他说话,而且故意给他难堪,让他心里也不舒服。刘安定简直不想回这个家了。今天宋小雅又没做饭,找一圈,也没什么吃的。刘安定气不打一处来,一股股怒火止不住往上翻滚。女儿马上要中考了,女儿不能按时吃饭如何能上好学。他下不了离婚的决心,很大程度就是担心女儿的成长,现在看来,这样闹下去女儿不但没法健康成长,就连基本的生活也成了问题。离了让女儿跟了自己也许更好。刘安定来到妻子面前,说:"我今天心平气和地和你商量,我想咱们这样闹下去对谁都没好处,与其这样痛苦地硬凑到一起,倒不如痛痛快快分开,分开各过各的日子,也都解脱了出来。"宋小雅说:"你想解脱?这么说是我把你绊住了,想不到我还有这么大的本事。你想解脱,你想的不错,你很聪明,可你为我想过没有,你想过没想过你玩弄了我十几年,这十几年你榨干了我的肉体,榨干了我的青春,现在你翅膀硬了,又有新的女人了,你就想像脱旧衣服一样,把旧的扔掉。世上的事你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吗,我告诉你,办不到!你死了这条心吧,我拖也要把你拖死,要苦咱们一起苦,谁都别想好活。"看来还是无法谈。刘安定痛苦地来到客厅,女儿却坐在那里看电视。刘安定问女儿想吃什么,女儿说已经吃过了,是在姥姥家吃的。女儿有这么个吃饭的地方也好,也不用他操心了。看来她们都吃过了,只有自己没有吃了。刘安定来到楼下,却感到此时并不想吃饭。呆站一阵,他想去何秋思那里。有好多天没去过她那里了。刘安定掏出手机给何秋思打电话,说想去她那里。何秋思倒很愉快,看来她的心情很不错。何秋思说:"我这里你想来就来,什么时候学会客气了,是不是你要我给你发个请帖呀。"来到何秋思家,屋里有三四只小狗,刘安定说:"怪不得你不想让我来,原来你屋里有这么多的子孙,你现在一下变成狗娘狗奶了。"何秋思说:"你有眼不识泰山,你别看它们小,可都是成年狗了,我把它们抱回家来,主要是观察一下它们的行为习性,看哪个品种更通人性,更讨人喜欢,更适合家庭饲养。"想不到还真的迷上狗了。何秋思接受白明华的安排,给白明华养狗,刘安定无法想通,抛开个人恩怨感情不说,进口的种牛马上就要运到,把精力花在养狗上,还哪有时间精力搞胚胎移植。刘安定皱着眉说了自己的担心,何秋思说:"兴你们兼职,就不兴我兼职。你们身兼数职都不嫌多,都有精力,都能忙过来,我兼一职你就嫌多了。"这也是,可刘安定就是觉得不合适。刘安定说:"我们是男人,辛苦一点也是应该,你一个女同志,干吗要把自己搞得这样紧张。"何秋思做出一脸吃惊,然后说:"想不到你还有男尊女卑的封建思想,怪不得你看不起我,我告诉你,我这样做,就是为了争口气,说具体点,一是为了干出点事业,二是喜欢这种充实的生活,三是也想多挣点钞票。这三点办到了,我也就可以像你们一样,是一个事业有成的人了,就可以好好风光风光了。"刘安定无话可说。看来他还不完全了解她,她绝不是他想的那种普通女人。刘安定问她宠物场如何给她报酬,何秋思说:"白明华答应每月给两千块报酬,到时盈利了,还可以按百分之十提成,怎么样,有吸引力吧。"何秋思一脸得意,看来她对她的能力,对狗场的未来,都充满了信心。从她的脸上,刘安定也看出了她的雄心和欲望。刘安定想,以后再不能总以为她是个女人,其实她在许多方面不亚于任何一个男人。何秋思又继续专心逗狗观察狗,并且拿了笔记本不时做一些记录。以前两人在一起,总要先亲热一番。今天何秋思对他的冷落,刘安定不禁心里有点发酸。他觉得没有别的原因,都是这些狗闹的,是她把爱转移到了狗身上。狗夺人爱,更让他心里不平。女人有了事业就会失去爱情,男人有了事业就会得到爱情,这话看来有点道理。何秋思说:"狗也会选择爱情,也有爱美之心,你看这个壮壮,它就喜欢花儿,黄儿也发情了,它就是不喜欢黄儿,不和它交配。"被叫做壮壮的小公狗果然只和花母狗打斗,小母黄狗靠过来,壮壮便把它咬开。刘安定发现了原因。刘安定说:"狗哪里有爱美之心,你没看花儿和壮壮基本是同一品种吗,同种的当然要亲近一点,动物基本都是这样,把驴和马放到一起,当然是驴找驴马找马了。"何秋思说:"讨厌,你胡说,就你不相信爱情,正因为是同品种,它才觉得美。"壮壮爬到了花儿的身上。刘安定还是第一次这样看狗的交配,不禁也躁动起来。他从后面将她抱住,然后摸索着解她的衣服。何秋思笑了说:"你也要向狗学习?"刘安定一使劲将何秋思抱上床,说:"我要让狗向我学习。"何秋思笑得更欢了,她说:"让狗向你学,那你不成狗教授了?"刘安定说:"人也是动物,人的文明程度越高,就越能平等地看待一切生命,我想,能不能平等地对待一切生命,是衡量一个人文明程度的标尺,说我狗教授,也不是贬低人。"何秋思说:"你整天在动物身上实验,你还说你文明?"刘安定使劲在她身上动几下,说:"我现在就在你身上实验,看你是不是比狗更快乐。"何秋思严肃着脸说:"以后不许你故意学粗野,我还是喜欢那个智慧而文质彬彬的你,我发现你近来越来越粗野了,是跟社会上那帮人学的,还是觉得自己财大气粗了。"刘安定没法回答。女人真是敏感,一点小变化都逃不过她的眼睛。这一阵确实有些变化。他想,在官言官在商言商,身居官场学场,就得与时俱进,不可能没有一点变化。刘安定不想解释什么,便不说话,专心地做两人的事。事毕,何秋思便坐了起来。发现壮壮又爬在了黄儿的身上,何秋思急忙下床,说:"不行不行,壮壮不能和黄儿交配,配出的后代肯定不好看,我要让黄儿和狮子狗配。"何秋思抓了壮壮要把它抱下来,但壮壮急了,回头猛地在何秋思手上咬了一口。何秋思叫一声放开,便捂了手直喊疼。刘安定急忙来看,何秋思的拇指被尖尖的狗牙咬出两个小洞,不断有血从小洞里渗出。刘安定急忙问狗注射狂犬疫苗了没有,何秋思说:"不仅狗注射了,我也注射了。"刘安定说:"你还想得周到,看来你是打定主意为狗献身了。"何秋思坏笑着说:"我刚才就为狗献了一回身。"刘安定明白她是说刚才床上的事,便将她的手拉到嘴里,咬牙切齿很夸张地咬一下,咬出一圈牙印,说:"你看,我可比狗厉害,狗只有两颗犬牙,咬你两个洞,我有一排牙,一咬就是一个圆窟窿。"给何秋思将伤口包扎好,何秋思看看表说:"明天你到我的狗场去看看,看看我的狗怎么样。"刘安定这才想到还没吃饭,肚子确实也饿了。问何秋思有没有吃的,何秋思说:"搞半天你是到我这里吃饭来的,怎么,被老婆打出来了?我这里只有饼干,我也是只吃了点饼干,都凑合一下,明天你请客,咱们出去好好吃一顿。"给刘安定拿出饼干,何秋思又问是不是和老婆吵架了。刘安定叹口气说:"吵不吵都没法过了,长痛不如短痛,我打定主意想离婚。"何秋思低下头,再不说一句话。刘安定明白,她心里很矛盾,也许在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但她怎么想,他还真猜不透。刘安定说今晚不走了,就在她这里睡。何秋思没有反对,算是默认。第二天刘安定来到狗场,立即引出一片狗叫,几十只各种各样的狗全都隔着一排铁笼向刘安定狂吠,特别是那两只藏獒,高大威武如老虎,让刘安定胆战心惊。刘安定对何秋思说:"这些狗万一都跑出来,十个人也不够它们吃,你一个弱女子干这种事,真让人为你担心。"何秋思说:"狗是最忠诚的动物,多凶猛的狗,只要见了主人,立即就会扑前扑后,摇尾乞怜,那分亲热,恨不得要开口叫你亲爹亲妈,哪有什么威胁。"刘安定说:"你把全部心思放到这里,良种场那边的事怎么办,种牛马上就运回来了,到时胚胎移植工作就很忙,我想让你干点大事,整天侍候狗能侍候出什么成果,无非就是几个钱而已。"何秋思说:"你想让我亲自操作,把我当配种员用呀?我告诉你,胚胎移植我也只能搞搞技术,在操作上指导指导,具体工作另找人来干。养狗的事也是这样,过一阵事情理顺了,狗的情况基本摸清了,我就只做技术指导。良种场这边,我建议你招几个研究生,一来培养了人才,二来也好使唤,三来他们学到了技术,也分配到了别处,抢不走你的饭碗。"看来这话何秋思不是随口说的,是经过深思熟虑考虑好了的。野心也好,上进心也好,看来人都是有这些心的。他原来还真打算胚胎移植以何秋思为主来搞,一来她是情人,二来她也心细,现在技术还没学到,就想当指导专家了。许多事情也真可笑,比如这次的研究,事情还没开始,就已经分了几个等级:朱校长算一级,他算二级,何秋思算三级,说不定还有什么人算四级五级。这层层下来,就会形成有技术的人不干活儿,洋洋得意到处指挥到处乱跑到处开会演讲,最后名大了学问倒荒了。许多大家徒有虚名的根本原因就在于此。刘安定想,任何时候他都将不放弃钻研学问,不放弃亲自研究。胚胎移植操作可以别人来干,但研究必须自己来搞。狗还在叫,何秋思说:"以后你就是狗爹了,狗不认你可不行,来,拿点食你喂喂它们,喂一两回狗就记住你了,然后一辈子忘不了你。"何秋思拿来几根火腿肠,刘安定先给藏獒喂一些。藏獒不叫了,别的狗也停了叫摇了尾巴要食。刘安定说:"给狗喂这些,成本会不会很高,算过经济账没有。"何秋思说:"我当然要算经济账了,过一阵我想养些鸡和兔子,用鸡肉和兔肉掺粮食做饲料,这样成本就会低一些。"在狗场转一阵,返回研究所时,猫场的岳父看到了刘安定。猫场紧挨着狗场,刘安定就怕被岳父看到,还是被看到了。刘安定硬了头皮走过去,主动问一下猫的情况,没想到岳父却很认真地谈起了猫。岳父将猫画到了本子上,再根据遗传规律,画出交配后可能产出什么毛色的后代,然后根据他的审美,确定交配对象。岳父指着画本上的一对猫说:"你看,这种猫的眼睛好,碧蓝透亮,真正的宝石猫眼,可惜脸长了点,嘴巴鼻子都有点大;这只猫脸型好,圆圆的脸,小巧的嘴巴,身材也均匀好看,让它们交配,如果能产出眼蓝而脸圆的这种猫,就最理想不过了。"刘安定很为岳父的钻研和敬业感动,也许岳父自己生孩子也没有这样研究过,如果研究了,宋小雅也许比现在好一些。岳父既要做牛的营养实验,又要做猫的繁殖实验,真是要拼老命了。好在岳父的身体一直很好,他的身体也算对得起他了。刘安定不敢多呆,怕岳父提起和宋小雅婚姻的事,想走,岳父却让他评价一下哪种猫最好看。刘安定将笼里的猫看一遍,觉得好看的猫确实不少,以前还真不知道猫有这么多品种。刘安定随便应付了几句,要走时,岳父却红着脸一脸不好意思地说:"你能不能等一下走,我有几句话想问问你。"刘安定转身回来站到岳父面前。宋义仁说:"你们的一切我都知道,我也是男人,知道你心里怎么想,也能够理解你,但我总还是想和你说说。我知道何秋思许多方面都比小雅强,但做情人和做妻子不同,做妻子首先要有家庭观念,然后才能谈得上贤慧,我觉得何秋思做情人也许行,做妻子就不大合适,她不是个安分的人,家庭观念也不强,怎么说她都不是一个好妻子,我还是劝你慎重考虑,否则你会后悔的。"岳父的看法不是没有道理,冷静时,刘安定也有类似的看法,但内心的渴望和冲动却时时不能让他冷静。刘安定无法回答,只能低下头站着。岳父长叹口气说:"我知道男人有缺点,一旦被女人迷倒,明知前面是火坑,也要身不由己往下跳。但你还要想想另一点,你比何秋思大十多岁,这一点年轻时感觉不到,人说老就老,老了差别就特别明显,都说老年不娶少年妻,到老还是人家的妻,我现在就深有感受,但许慧天性贤慧,何秋思绝对做不到。你可能不知道,系里原来有个姓于的老教授,他就离婚娶了个年轻的妻子,结果晚年走不动了最需要妻子的时候,却被妻子抛弃了,最后只好喝药自杀。"岳父说的这个于教授刘安定认识,他上大学时于教授还没退休,还给他上过课。退休后刘安定也常看见。有次看到于教授拿了小板凳坐在楼门口,妻子不知去干什么回来了,妻子恶声问坐在门口干什么。于教授说我等你三四个小时了。妻子大声说:"等我干什么,你又不是吃奶的孩子,这么热的天,别人都穿衬衣,你穿毛衣干什么。"妻子来到身边时,于教授想抓住妻子站起来,但妻子轻轻一甩,于教授差点从凳子上跌翻,最后还是自己挣扎了起来,拄了拐杖往回走。这一幕曾深深地留在刘安定的脑海里。刘安定想,于教授可能要比妻子大二十多岁,岳父也比岳母大十七八岁,他只比何秋思大十一岁。十一岁不算大,如果身体没毛病,这根本不是个问题。刘安定仍然没法回答,只能低头站着。见刘安定始终不说话,宋义仁知道刘安定是铁心了。他再叹口气,说:"我知道这种事别人的劝说是没用的,但能不能再退一步,我劝小雅睁眼闭眼,你也收敛一点,别闹得太不像话,过一段时间也许你会明白过来。"刘安定理解岳父的心情,岳父会这样想,实在是无奈到了极点。不说小雅不会睁眼闭眼,即使会,他刘安定也不能长期吃着锅里的占着碗里的,这成什么人了,道德良心不允许,他也觉得累,何秋思也不会容忍。见岳父期待回答,刘安定说:"我理解你的心情,但问题并不是那么简单,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已经有了裂缝,互相心里彼此都仇恨着,这样的日子在一起过又有什么意思,只能越过越苦,越过仇恨越深。但这件事我会认真考虑,如果离,我也会安排好她的生活,尽量答应她的一切条件。"宋义仁眼里有了泪花,他凄然地转过了身,然后去忙他的事去了。刘安定的心情也一片沉重,低着头回到研究所,白明华正在所里等他。白明华说:"想什么呐,一副哲学家的样子,高升了,怎么还不请客。"刘安定急忙回过神来应付。白明华说:"我是来向你移交工作的,你现在是春风得意,又是校长助理又是所长,地位有了实权也有了,我可是背时倒运,丢了所长又丢了教务处长,真是老奶奶过年,一年不如一年,年龄是越来越大了,官帽是越戴越小了。"刘安定知道白明华是故意这样说,其实他心里也很满意,科研处长远比教务处长轻松实惠,再说把西台县那一摊子大权揽到了手,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但白明华心里忌妒是肯定的:你刘安定一个无名教师,靠了我白明华才走向官场,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连连升迁,竟然越过了我白明华,真是驴下骡子,下的骡子比驴大。刘安定不想说这些。刘安定说:"你什么时候有空,咱们全所的人一起坐一坐,表示一下对你的欢送。"白明华说:"欢送就算了,我最近很忙,今天来主要是向你移交一下工作,顺便商量些事情。"所长室只摆了些桌椅办公用品,这些办公用品也是别人给他摆的,白明华来坐没坐过都难说,当然也没什么实质的事情可移交,只是来打打招呼走个过程罢了。白明华把办公室的钥匙交给刘安定,也就算移交完了。两人坐下来,白明华说:"有个事和你商量一下。根据大家的意思,要给在项目中兼职的人员一定的补贴,但究竟补贴多少,都不肯说个准确的数字。但他们县里几位的意思,最好是每年三到五万,意思大概是朱校长马县长两位董事长拿五万,下来你和我们这些经理拿四万,再下来就是聘请的兼职教授和技术人员,每年的补贴不要超过三万。"拿补贴刘安定没考虑过,他原想的就是干出些成果,花费多少报销多少,现在要拿补贴,说起来也符合多劳多得,但这样一来,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刘安定问朱校长的意见如何。白明华笑笑说:"当然也不会有明确的指示,但他要我和你们每一位都商量一下。"这么说朱校长也是同意的。刘安定初步算算,这样下来一年就得三十万左右,每年这样大一笔开销,科研还怎么搞。白明华说:"这你不用担心,我们是公司,投入生产后就要盈利,这点开支根本算不得什么。"刘安定觉得也是。便说:"这些事归你负责,你们定吧,我没意见。"白明华说:"你也是个滑头,都想推卸责任,但不管怎么说,都是大家决定的,如果有什么问题,也是大家承担责任。"看来对这件事都是有点底虚的,刘安定想,即使是集体决定,出了问题也要由主管领导来负责,自己是业务领导,责任也不会由业务领导来负。再说公司按企业运行,盈利了给大家一定的补贴当然没有错。刘安定再什么也没说。种畜明天就专机运到。白明华问为什么当时在国外不亲自选购好一同运回时,刘安定说:"这我反复考虑过,你自己挑选,只能挑选外表,种牛的其他状况根本没法检测,如果以后发现有什么毛病,那也是你自己挑的,人家就不会负责。还有,长距离运送也是一个问题,在这期间很容易出现死亡等意外,自己运回也要承担风险。如果在合同中详细写明种牛的各项标准,然后在家等货,只要有一点不符合标准,我就有权要求退货或赔偿,这样我们就不会有一点风险。"白明华笑了说:"我原以为你有点书呆子,想不到你还比老外精明,行啊,也算我把你培养出来了。"白明华要走时,刘安定要白明华等一等,他还有点私事要说。刘安定问:"是不是你把许飘飘调到了总公司办公室。"白明华脸红一下,然后解释说:"我看她聪明机灵,善于交际,又有文化,办公室正好缺这么个人才,我就把她调过去了,事实证明她也干得很好,你不用担心。"也许白明华早想好了调飘飘的理由。那天本来要和三哥谈谈,可是没有谈成,就是谈了,三哥也不可能管得住飘飘,对白明华就更没有一点办法。刘安定觉得还是他和白明华谈谈好。刘安定说:"咱们是朋友,有些话我想和你说说,对你也好,对我也好。飘飘的情况你可能也知道了,她嫁给我哥,本来就勉强,他们的婚姻本来就不稳固,如果外界有人干扰,事情就比较麻烦,这麻烦不仅是我哥的,也是别人的,因为谁干扰飘飘,飘飘就会黏上谁,让他无法脱身。"白明华盯了刘安定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刘安定说:"本来我不想说,但想来想去还是说说为好,我想问问你,你是不是对飘飘有点意思。"白明华立即拉下脸说:"你怎么能随便胡说,你说这话有什么根据。"刘安定想说证据就是那个手机那身衣服,但这事飘飘不承认,别人也没办法。刘安定想想还是觉得不说好。刘安定转念想,既然他不承认,也就算了。飘飘本身就不是安分的女人,和三哥也不般配,如果过不成,就离掉算了,然后给三哥在乡下找一个安分过日子的,凭三哥目前的条件,找一个姑娘也是有可能的。刘安定再不想说什么,便说算他闲说,不要当真。刘安定想起猪场保卫科长买砖的事,便和白明华说了,白明华说:"这点小事,我能不给你面子,有多少让他找我就行了。"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刘安定说,刘安定再怎样也没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