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资讯 2019-10-21 20:1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资讯 > 正文

  宋义仁说,"刘安定记得这件事曾经和白明华

一大早何秋思就来上班,见刘安定也来了,便悄悄进来将门关死,然后直接说:"我本来不想说这种事,但憋在心里难受,又没有人可以说,只能找你诉诉苦。"刘安定正在看一份图纸,抬头看眼何秋思说:"什么事情有这么严重。"昨晚白明华走后,何秋思的心情却无法平静,她感到气愤,也感到委屈。白明华之所以肆无忌惮敢这样,就是因为她没权没地位又没丈夫,如果她有点地位,量他也不敢如此轻浮。她哭一阵后,又有点担心,毕竟把人家的脸抓破了。俗话说打人不打脸,如果给人家留下伤疤破了相,这和故意毁容也没什么差别,这事让谁来看,都会觉得她心狠毒了一点。她几乎一晚没睡踏实。见并没引起刘安定的重视,她便在他对面坐了,说:"我把白明华的脸抓破了。"刘安定这才有点吃惊地看着何秋思。何秋思把昨晚的事说了,但她只说死死地抱住了她吻她,并没说含住了她的乳头。刘安定了解白明华,知道这都是真的。这个无耻的家伙。刘安定恼怒了说:"你抓破他脸皮轻饶了他,你应该咬他几口,然后报警。"想不到刘安定这样说。何秋思失望地说:"你的意思是说这还闹得不够,还要大张旗鼓地闹,让全校的人都知道,让全校的人都骂我不要脸,骂我泼妇,骂我心狠手毒。"也是,刘安定觉得自己考虑不周。连说两声对不起,然后说:"你是我的,我当然恨冒犯你的人。你真的抓破了他的脸?破的重不重,他没骂你吧?"何秋思说:"他的脸皮也不厚,我感觉并没用力,就看到流出了血。"刘安定换了轻松的口气说:"你也不用担心,没关系,这种事他只能吃哑巴亏,根本无法给人说。"想到白明华脸破后的狼狈相,刘安定又忍不住笑出了声。何秋思说:"你高兴什么,你们男人天生就爱吃醋,是不是他失败了你胜利了你就高兴。"刘安定止住笑说:"我是在想白明华回去怎么向老婆交代,人问起来他又怎么回答,我想,说不定倒霉的是他老婆,他只能说是他老婆抓破的,和他老婆一起吃个哑巴亏,所以说你这一招确实高,既抓破了白明华的脸,也抓破了他老婆的脸。"何秋思说:"我就知道你会幸灾乐祸,我也是一时急了没多想,我担心他脸上会留下疤痕,如果人家的容貌给毁了,怎么办。"刘安定说:"你放心吧,没那么严重,他又不是小姐,哪个男人脸上没点印痕,再说也该给他脸上留点纪念了,白明华的毛病我最清楚,拈花惹草玩弄了多少良家妇女,还以为自己本事很大,这回给他留点纪念,让他一照镜子,就想起这个教训,避免犯更大的错误,也算教育挽救了他。"何秋思担心白明华会真的报复。刘安定说:"怕什么,他能报复你什么,所里的事也不是他说了算,现在老书记退了,在校长面前他说话还不如我,你怕什么,我倒觉得你现在不应该怕他而应该怕我。"何秋思说:"你现在可是春风得意了,权也有了,情人也有了。人是由猴变来的,都说男人有了权势就出现返祖现象,就想学猴王,就想占有更多的异性,我不知你有没有这种思想。"刘安定止不住嘿嘿笑。何秋思说:"你别偷着乐,伸出左手来,我看看你这辈子有几个情人。"刘安定伸出左手,何秋思很认真地看一阵说刘安定一生有两个情人。刘安定说:"才两个呀?"何秋思瞪刘安定一眼说:"两个你还嫌少呀,再多了你没那个能力不说,一群女人吵起来你怎么办。"刘安定说:"都是人民内部矛盾,有的是解决的好办法,我成立一个党支部,让你当书记,专门负责调解工作和思想政治工作。"何秋思笑着揪住刘安定的耳朵,把他揪到了她的面前。刘安定乘势倒在她的怀里,将整个脸贴在她的胸部乱滚。何秋思抚摸着他的头说:"你是不是要出国去买种畜,还要带一个懂专业的翻译。"何秋思也知道了这事。学校是让他选一个懂专业的翻译一起去,他当然一下就想到了她。何秋思一直想出国,也一直在学英语,她的英语水平在全校也很突出,但刘安定不能没有顾虑。他觉得自己现在也是领导干部了,领导干部就应该注意影响,带个女同事外出,会让人们产生看法。还有,这样下去,越陷越深,以后怎么办。刘安定一时很为难。他问:"你是不是想去。"何秋思低了头半天不说话。刘安定问她怎么了,何秋思忧伤地说:"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觉得你现在是领导了,怕和我这样下去影响不好,其实你也不用为难,如果怕影响了你的仕途,我现在就走,你也用不着不好意思直说,我也丝毫不会怨恨你。"好聪明的女子,好犀利的眼睛,在这样的女人面前,男人简直就是透明的,别想有半点心思瞒过她。其实这些天每当闲下来时,他就不由得考虑和她的事,特别是面对身旁的妻子,他就感到惭愧,就感到良心不安,就受到道德的拷问。他想过结束两人的关系,但他清楚这不可能,他知道他管不住自己的思想也管不住自己的感情。特别是和她一起出国,如果一起走一趟,关系无疑会更进一步。虽然英语好、懂畜牧的不止何秋思一个,但何秋思偏偏是最合适的人选。他有时想,这也许是天意,也许天意让他和她有这么一段情缘。他不禁再次想到援藏时老高的话,老高说感情是个魔鬼,被缠上了,你就别想活。刘安定叹口气说:"我真是佩服你的聪明,正是你的聪明,才使我越爱越深无法自拔,我现在倒要问你,你觉得我有力气从你身边走开吗?"何秋思搂住他的脖子说:"你倒乖巧,腿在你身上,心在你肚里,我有什么办法。"刘安定说:"我现在不仅腿在你的身上,心也在你的身上了。"何秋思动了情说:"你不知道,我一方面特别想你,也特别爱你,另一方面也特别悲伤,特别孤单,特别是晚上睡了,觉得床是那么大,房子也是那么的空,什么都没有,只有我孤零零的一个人。屋里好像到处都藏了贼,都藏了鬼,我就特别怕,就特别想你。"刘安定抚摸着她说:"我们俩一起去,我尽快把你的材料报到外事办。"门外有脚步声,刘安定急忙起身,回到自己的椅子上坐好。今天九点岳父宋义仁要在所里给牛做瘤胃手术。因系里实验经费少,很少买大动物做手术教学实验,像牛瘤胃这样的手术,会做的人并不多,所以昨天刘安定就让人贴出了海报,让学生和教师自愿前来观看学习。给动物做瘤胃是研究动物消化情况常用的办法,做瘤胃手术何秋思见过,她认为这是动物实验中最残忍的实验。所谓的瘤胃就是将动物的胃切一个口,在开口处安一个管子通往体外,实验可以随时从管子里提取胃内的食物。问题是为了固定插管,胃的开口处要和腹腔肌xxxx在一起,这样既固定了插管,也使胃开口处和肌肉粘在一起完全闭合。如果粘合不好,胃开口处就有穿孔,就会使动物死亡。何秋思想,人得个胃溃疡就疼得要命,把动物的一大片胃缝到腹腔上长期饲养实验,动物的痛苦可想而知。她本不想去看,但觉得自己就是搞这个的,如此心肠怎么能吃这碗饭,便硬着头皮来到手术室。牛的腹腔已经打开,由于止血不力,鲜血已经在地上淌成一片。手术由刘安定和宋义仁来做,刘安定正虎着脸像个厨师,握着刀在牛身上切割。何秋思全身都麻了,便转身走了出来。抬头,白明华迎面走了过来。何秋思不由得心里咚的一下,急忙低了头避开,快步来到办公室。想不到白明华却跟了进来。白明华的半边脸被纱布包得严严实实,可见是伤得不轻。何秋思有点害怕,也有点内疚,见白明华虎视眈眈地盯着她,便主动道歉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何秋思能主动道歉,白明华一肚子的恼火一下减了大半。白明华仍恼着脸说:"你倒说得轻松,你的心倒够狠的,你要不要看一下抓得有多重,整个毁容了。你说吧,我以后怎么见人。"何秋思说:"你当时那么粗暴,我也是急了,没想到你的脸皮还不算太厚,我觉得只轻轻抓了一下。"昨晚睡了,脸上虽疼,但何秋思那对雪白饱满的Rx房却总在脑中闪现,怎么都无法抹去。他甚至有点后悔,如果当时不顾脸伤咬了牙坚持下去,也许会引出她的欲火使她软下来。如果当时抓住她的手,将她强行压倒,她也不一定会真喊,如果她反抗不强烈,半推半就也就办了。现在看来,何秋思确实没有真恨他,而且还有点后悔,看来昨晚确实是胆小了点,白白错过了一次机会,白白被伤了脸皮。不行,这脸皮不能白丢,俗话说得好,栽在女人手里不算栽。白明华说:"我粗暴是爱你心切,我又不会吃你,你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黄花闺女,你男人又不在,我也是为你着想,你有什么想不通的。"何秋思明白,白明华仍然贼心不死,说不定会讹她硬要上床。在她心目中,白明华也是有身份的人,怎么就这副嘴脸。何秋思恼了脸说:"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没想到你白处长竟是这么个样子。"白明华说:"你觉得我应该是哪个样子。"何秋思说:"我觉得你不像个领导,也不像个教授,倒像个大……"白明华说:"往下说呀,倒像个大什么,是不是大流氓。我告诉你,不管是谁,都是一样的人,都长着一样的家伙,都有着一样的欲望,见了你这样的美女不爱,除非他有毛病。"他是在调戏,他确实不打算放弃。对这种人决不能再给好脸色,否则会得寸进尺,没完没了。何秋思从鼻子里哼一声说:"家伙都一样,我以为你教授的脑袋和别人不一样,比别人多点知识多点判断能力,没想到你竟然没长人脑袋,只长了一个猪一样的东西,你以为我也会像猪狗一样会随意同意一个人的要求?我也告诉你,你如果再敢欺负人,我还敢把你的另半个脸抓破。"何秋思不想再和白明华纠缠,说完便出门往手术室走。也许是真的看错了人。白明华有点恼怒,这回他真的是恨自己,觉得自己真是没出息,在女人面前一再低三下四,一再尊严扫地,怎么成了这个样子。白明华真想打自己一个耳光。恼怒和失落使白明华痛苦万分,七尺男儿竟然管不往自己的裤裆。他真想把自己劁了。他暗暗打了自己几个嘴巴。外面闹哄哄的,这么多人,又在搞什么名堂。什么事都不和我这个所长商量,明显是目中无人。不行,再不能迁就,今天必须得把这事说清,必须得对刘安定提出严厉的批评。白明华来到手术室,刘安定正牛逼哄哄地给围观者讲解手术要点。白明华心里又不禁一阵嫉妒。何秋思和刘安定近来关系密切,有空就在一起,竟给刘安定申请来二十万科研费。白明华想,对刘安定,今后必须要想法加以抑制,现在已经养虎成患了,真是驴下骡子,下的骡子比驴大了,如不压制,将来一切都是人家的天下。学校已经决定报刘安定去评教授,如果刘安定当了正教授,那就更是如虎添翼,再想压制他就比登天还难。好在教授要由教育厅专家组来评,他是畜牧学科组的组长,评审时他的话举足轻重。他看了刘安定的材料,刘安定上课的学时数不多,年终考核也没有优秀,把这两点在会上提出来,就可以把刘安定的教授梦捏破。白明华要刘安定出来一下。刘安定把手术刀交给岳父,便跟着往外走。出门时刘安定看眼何秋思。何秋思红着脸,头都不敢抬。在院子里站了,刘安定望着白明华用纱布包着的半个脸,忍不住笑了。白明华问:"有什么好事让你忍不住这么乐。"刘安定知道白明华并不清楚他和何秋思的关系,便干脆笑着说:"我觉得你今天很滑稽,像哪个电影里受伤的汉奸小队长,你脸上是怎么了。"有可能何秋思把晚上的事告诉给刘安定。白明华不回答,他严肃了脸说:"你现在是官大了权也大了,所里的什么事也能自作主张了,不管大事小事,也不用给我汇报了。"见白明华是认真的,刘安定也半认真地问此话怎讲。白明华说:"不是学校决定让你岳父仍到养猪教研室吗,怎么又到研究所了,这么大的事,是谁决定的。"刘安定记得这件事曾经和白明华说过,他也是同意的,现在这样说,肯定问题不在这件事本身,不知他想干什么。刘安定说:"我记得你曾经答应过,这次他又愿意来,所里也确实需要他,所以我就答应让他来。"白明华说:"问题不是同意不同意,问题是这么大的事你决定后也不向我汇报,眼里根本就没有我这个所长,这样下去我这个所长还怎么当。"原来是为争这个。刘安定说:"我觉得咱们俩是朋友,这件事你也会同意,就没有客气走过场。"白明华说:"这给牛做手术又是怎么回事,这件事你也向我说过?"刘安定说:"这三头牛基本是岳父掏钱买的,他要搞饲喂实验,我也不好说什么。"然后刘安定简要说了岳父的实验打算。白明华哦一声,然后带了感叹说:"行啊,这个研究所可就真成了你们家的了。"对白明华这种阴阳怪气,刘安定有些恼火,不由得心里骂:你他妈的装什么老大,你是个什么东西谁不清楚。刘安定不想和他争,恼了脸说:"还有什么事,没事我还有事要忙。"见刘安定真的扭头要走,白明华威严地喊声站住。然后走到刘安定面前说:"怎么没有事了,你以为我说的不是事情吗?你以为现在没人管得了你了吗?如果你觉得我不能管你,咱们找学校领导说说这个事情。"今天白明华是怎么了,脸破了也不能在我身上报复出气呀。刘安定想拉下脸来吵,又觉得没有意思,便努力将嘴边的话压回去,然后愣愣地站在那里。刘安定正得宠,和刘安定闹起来没有好处,最好的结果也是两败俱伤,比抓破脸皮还惨。白明华缓和了口气说:"不是我难缠,有些事也让我想不通,我不是争权,你和我打声招呼,我心里也好受点。"刘安定解释说:"我觉得牛是我自己买的,觉得和研究所没关系,就没告诉你。再说,我一直觉得你很忙,许多小事你可能也不想管,我也不想去麻烦你,如果你想管,我以后多和你打招呼就是了。"这个态度还差不多,白明华觉得再没必要争下去。白明华说:"我今天心情有点不好,请你多原谅。"说完,又觉得没有必要这样先软下来,便又带了感叹的口气说:"事情就是这样,实验完了,也该杀牛了。这三头牛可是你起家的老本,靠这三头牛,你才牛了起来,现在用不着了,卸磨杀驴也就算了,你还忍心这么折腾它,你也有点太没良心了。"刘安定知道这话有影射讽刺他忘恩负义的意思。在他白明华心里,他是我的恩人,是他一手提拔了我。刘安定不想纠缠这些事情,这些事也没法说清。其实世上的许多事情本来就难说清。就说这三头牛,他也不忍心再用来做这样的实验,但这样的实验必须要做,不拿这三头做,就得拿别的牛做。刘安定什么也不想说。见白明华也不说话,刘安定便转身回了手术室。

  牛瘤胃测定营养实验很费时间,也需要很大的耐心。给牛吃什么,吃多少,都要详细计划,详细称量,详细记录,就连喝多少水,排多少粪便,粪便里有什么营养物质,都要进行详细测定。实验一开始,宋义仁便将铺盖搬到牧工住的小屋,喂牛取样观察化验,一天十几个小时就在实验场忙碌。许慧一个人在家没事孤单,就跟了宋义仁在实验场转,打打下手,送送饭。对宋义仁的实验,许慧简直无法忍受,特别是一天几次通过瘤胃瘘管从牛胃里抽取胃液,许慧觉得特别残忍,每次都要闭上眼睛。她想不明白,善良仁慈的丈夫怎么在这一刻变得如此凶狠,如此铁石心肠,面对牛的痛苦惨叫,竟然面无表情毫不手软。许慧说:"人家都说我们唱戏的死了进不了祖坟,我看你们干这个的最缺德,死了确实不能进祖坟。"

  宋义仁说:"这看你怎么理解,牛是痛苦一点,但实验成功了,就能为人类带来巨大的利益,就能推动社会向前发展,给亿万人带来欢乐。"

  许慧不能同意他的观点,说:"你还是站在人的立场上看问题,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就残忍地杀害虐待别的动物,我觉得人是世界上最自私最凶残最不讲道理的动物,在人的眼里,只有自己的生命才是生命,一切都以人为中心,别的生命都是为人存在的,看着你的实验,我才知道人最可怕。"

  宋义仁感到有点吃惊,想不到妻子还有如此高论,如此仁爱。圣人说过,仁有大仁和小仁,妻讲的仁其实就是小仁,真正的大仁她还没有完全理解。宋义仁想从生物学的角度讲讲这些道理,他说:"有些道理你不懂,动物间互为食物链是自然规律,人已经成为最先进最强大的动物,人可以任意屠杀任何一种动物,但人没有这样做,人们在尽力维护这个大自然的平衡发展,我的研究就是为了让牛尽快长肥长大,杀一个就能抵两三个,这样就能从数量上尽量少地宰杀动物,如果不是这样,如果人类不饲养动物,那么野生动物早就被人宰杀完了,这个世界也就只剩了人,最后人也没有了,所以我的研究工作是最人道的。"

  许慧说:"你的话让我想起了狼和小羊的故事,狼要吃羊,还要讲它的道理。不过这些事也说不清,我就希望你的实验早点结束,结束后再给这三个牛把胃补好,让它们快快活活地活上几天。"

  宋义仁说:"这个要求也不现实,人的追求是无止境的,这样的实验也是无止境的,实验取得了效益,还要追求更大的效益,就这个实验,我这辈子怕是完不成,让这几头牛寿终正寝恐怕是办不到,因为不可能不讲经济效益闲养着它,不能实验了就得杀掉。"

  一向温和的丈夫怎么突然如此残忍,如此心硬如铁。许慧好像一下不认识他了。许慧真的生气了,她想哭,一下真的哭了。哭几声,许慧说:"我今天才知道你残忍,你就是没良心,为了经济利益,你这么残忍地折腾牛,但人家真的要你去搞文明点的研究,要你去挣大钱,你却不去,我现在觉得你越来越古怪了,越来越不通人情了。"

  宋义仁这才知道她为什么哭。

  上午白明华和李红裕来找他,说要办个宠物繁育场,先主要饲养猫狗,要让他来负责猫的繁育。白明华说具体的喂养工作雇临时工干,让他只负责管理和技术工作,基本待遇每月给一千块,效益好了可加提成。但宠物场的总负责人是李红裕,宋义仁对李红裕没有好感,而且还有点仇恨。宋义仁想,两系合并时你觉得我没用,想一脚将我踢开,现在有用了,就想随便呼唤一声再捡起来。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我宋义仁还没有那么贱。宋义仁毫不商量一口回绝。白明华和李红裕走后,许慧便抱怨宋义仁,说你天天想搞点研究,今天人家来请你,你却拿起了架子。她认为养宠物是个不错的主意,宠物吃得少身价高,好的猫狗一只价值成千上万,再说人家有钱有科研费,本钱大家业大,搞研究再也不用像这样小打小闹自己掏钱自己动手喂养,闹好了,退休后也不愁没有事做。她劝他还是答应人家,万一人家用了别人,就后悔一辈子。宋义仁觉得她的话也有道理,他觉得养宠物确实有前景,搞猫狗杂交繁殖也容易出一些成果。大牲畜品种杂交首要考虑的是后代的生长特性,它要求后代的身体生长各方面都要优于母代;而猫狗就不同,它要的是观赏性,身体生长是否优于母代并不重要,而且越是瘦小越是奇形怪状越有一种新奇美。他相信自己的审美能力,更相信自己能够搞出一番成就。宋义仁心里有点后悔,但他不想反过来去找他们。现在许慧哭,可见她是多么希望他能答应人家。宋义仁说:"他们如果真心要用我,他们还会来找我谈的。"

  许慧明白他心里怎么想,她仍生着气说:"你以为你是诸葛亮呀,人家会三顾茅庐,再说你的脸皮又有多尊贵,人家都在挖空心思想办法,有的甚至不要脸坑蒙拐骗巧取豪夺,你倒好,让你表个态点个头你都不肯,怪不得你要穷酸一辈子。你等着吧,会养猫的不是你一个人,等人家请了别人,你就等着退休后跟我到公园里唱京剧吧。"

  许慧还从没像今天这样数落过他,宋义仁脸上有点挂不住。但许慧只顾抹眼泪,根本不看他。宋义仁涨红了脸憋一阵,只好说:"我晚上给白明华打个电话,问问情况再说,这下你该饶我了吧。"

  许慧不愧演员出身,感情确实丰富,见宋义仁答应了,竟一下破涕为笑,然后搂了宋义仁的脖子,缠在宋义仁身上撒娇。

www.5756.com,  吃过晚饭,宋义仁的研究生曹得富来找。曹得富说他想留在学校工作,要宋义仁帮他和学校说说。

  曹得富工作的事让宋义仁心烦。今年他有两名研究生毕业,遗传研究所决定留一名,他便让女生叶玉莲留下,让曹得富到省畜牧研究所工作。最近畜牧研究所突然要进行改革,不但不能再进人,而且听说还要裁减人。宋义仁又帮着联系了几个单位,但都没有成功。带出的研究生没人要,对哪位导师都是一件没面子的事。宋义仁的研究生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就在去年,他还对研究生说,他带的研究生绝对是品学兼优,走到哪里都受欢迎,都能凭本事吃饭。这真是一个极大的讽刺。宋义仁心烦归心烦,还得给想出路。再留校一个肯定学校不会答应。宋义仁想一阵,决定让曹得富到西台县去。西台县要搞那么大规模的养殖,有的是用武之地,那里人才少,说不定去了很快就能独当一面,干出一番大事来。如果曹得富愿意去,让刘安定和县里的领导说说,倒是一件容易的事。

  宋义仁先细说了西台县工程的情况,然后说了自己的想法。曹得富犹豫半天,最后还是答应去。曹得富答应了,宋义仁却有点为难。什么事都要让女婿去办,怎么想都有点过分不合适。白明华是副总经理,宋义仁觉得先让曹得富自己去和白明华说说,现在那里正需要人才,估计问题不大,如果有问题,再让刘安定出面。但曹得富要宋义仁写个条子介绍一下。这也让宋义仁犯难。今天拒绝了人家,一会儿自己的事还得给人家打电话。万一养猫另请了人,白明华就会不认他的条子,面子就丢大了。宋义仁不耐烦地说:"你已经是走向社会的人了,还什么事都靠我,你就说是我让你找他的,如果有问题,我再出面去说。"

  曹得富带了礼物,但宋义仁从来都不收礼物的。曹得富坚持要将礼物放下,而且放下礼物跑出了门。许慧掏出礼物看,是两盒茶叶。许慧说:"一点清茶,也不是什么贵重东西,学生送点给老师,也是应该的。"

  宋义仁让许慧将茶原样放好,然后说:"学生的东西我是更不能收的,他们又没挣钱,经济都困难,收了他们的东西我心里不好受。"

  许慧说:"这是我第一次见有人给你送礼,你就让我新鲜一回,话说回来了,除了学生,哪个又会给你送礼。"

  宋义仁涨红了脸,觉得受到了极大的轻蔑和伤害。这样爱财的女人也太无德了。宋义仁一掌拍到桌子上愤怒地喊:"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堂堂一个教授,难道会沦落到厚颜无耻收别人的东西!如果收,也不是没人送我,西台县就送了我一台笔记本电脑,我如果学那些下三烂,我如果想当官,我早就当了,说不定都是校长了,可我不干,我只想做堂堂正正的教授。"

  没想到宋义仁会发这么大的脾气,许慧愣一下,然后是极大的不满。她最不满意他太把自己当回事,别人没怎么高看他,自己把自己看了个高,好像自己有多大学问,有多么清高,其实不然,有一点小小成绩他就喜不自胜,甚至领导夸一句就沾沾自喜。许慧突然有点伤心。听起来嫁了教授,好像享了多大的福,其实什么都没有,只有一身穷酸,他也只是一个普通的老汉。想到嫁一个比自己大十多岁的老汉,许慧止不住伤心,她一下哭出了声。她觉得也好,她就想好好哭一场。许慧转身趴到桌子上,大声痛哭起来。

  宋义仁没想到会出现这种局面,一时有点手足无措,也觉得自己确实有点过分。宋义仁想哄哄她,又张不开口哄,站一阵,然后用手挠她的腋窝,被她一把打开。宋义仁又站一阵说:"你不要哭了,我给白明华打电话,你哭声这么大,我怎么打电话。"

  许慧的哭声渐渐小了,待她完全停了哭声,宋义仁才找出电话本给白明华家打电话。

  白明华不在,也不在办公室。白明华的妻子说白明华什么时候回来她也说不准。宋义仁便过一阵打一次电话,直到睡觉时,白明华才回来。

  白明华和李红裕商量过,都觉得猫是小动物,养猫是个琐碎的工作,必须找个懂专业又心细又有责任心的人来负责才行。两人都觉得宋义仁最合适。宋义仁拒绝后,李红裕提议让系里的一位老师来负责,白明华也基本同意。现在宋义仁同意负责,当然最好不过了。白明华知道宋义仁好戴个高帽子,吃软不吃硬,同时想到和飘飘的关系,便恭维说:"我们反复想过了,这件事离开你怎么都不行,其实具体的事根本不用你亲自动手,我们给你配备几个年轻人做助手,你只做些计划,选择一些品种,搞一些杂交实验就行了,如果真的忙不过来,我们还可以再调人协助你,具体的一些事,我明天一早到所里找你商量。"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  宋义仁说,"刘安定记得这件事曾经和白明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