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资讯 2019-10-22 22:1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资讯 > 正文

对昆仑说,光明看到马的脚上绑着一个铜片

空气中传来不知来路的花香。 苍鹭站在树冠最浓密的树叶之间,一身黑色隐藏在夜色里完全看不见。 她的心跳不知道为什么加快了很多。 远处传来急促的马蹄声。 苍鹭嘴角轻轻地微笑着,因为她知道,光明马上就进入这个已经变成黑羽之阵的森林了。 然而,在这个时候,她却听到了一阵几乎无法察觉的脚步声。 说是听到,其实她并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仅仅只是动物的本能,她感觉到有另外的人进来了。 突然有幽远而冰冷,并且带着微微的回声的声音传过来,是“灵”在对她说话,“施咒 者,有未知能量闯入,请抉择。” 苍鹭顿了顿,说,“阵法开启。” “灵”的声音说,“确认。朱雀、玄武、青龙、白虎、苍穹、黄泉,六门开启。咒术启动,无法逆转。” 这个时候,苍鹭已经看到光明的那匹白马的影子了,像是光线般的速度,朝森林奔驰过来。 另外一个“灵”说,“施咒者,有未知能量闯入,请抉择。” 苍鹭心里乱成一片,她根本没有预料到在这个时候会有什么人会闯进来,她咬了咬牙,然后说,“玄武之门,开启,青龙之门,逆位旋转七度。苍穹之门,隐匿。黄泉之门,洞开。” “灵”的声音,带着死亡般的冷漠和空洞,“确认。玄武之门,开启,青龙之门,逆位旋转七度。苍穹之门,隐匿。黄泉之门,洞开。” 空气中微微地荡漾出透明的涟漪,树木像是液体般,不时地微微扭曲一下,像是隔着燃烧的热浪般的空气似的,微微地变形。 时间和空间都在随着苍鹭的每一个咒术命令而飞快地改变着。六个灵隐身在森林的空间中,决定着所有人的生死。 苍鹭站在最高的地方,抬手在自己的眼睛上划下了咒术,一瞬间,黑暗的森林在视网膜上如同白昼般清晰,她飞快地搜索着每一个地方,然后,终于看到了第一个闯进来的人。 她的心在一瞬间像是掉进极北之地的玄冰里。 汗水大颗地掉了下来。 背后像是突然长出尖锐的针芒,几乎要让她从树上坠落下来。 她认识闯进来的这个人,三年前她曾经差点死在这个人的手里。 不,他已经不能算一个人…… 可是,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唯一停止的办法有三个,光明死亡。第一个闯入者死亡。还有,她自己死亡。 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换了个手势,“朱雀之门,封闭。玄武之门。封闭。” 两个“灵”的声音从昏黑的森林尽头传来,在空旷的树木之间来回地游荡着,“确认。朱雀之门,封闭。玄武之门。封闭。” 天空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积满了乌云。 巨大的雷声从天空上沉闷地滚过。 闪电不时地撕开森林的黑暗,一瞬间照亮所有的罅隙,然后一瞬间又重新归于漆黑。 耀眼的亮光飞快地刺破瞳孔,然后又飞快消失,视网膜上留下暗红色的幻觉残影。 光明穿着大红色的鲜花铠甲在林中纵马飞驰。周围的树木从他身边飞快地倒退成模糊的黑影。身后五尺的地方,紧紧地跟着奴隶昆仑。白马以闪电般的速度奔跑着,而昆仑,一点都没有落下。 苍鹭看到光明就在脚下,嘴角轻轻地上扬,“朱雀之门,重现。” “灵”的声音近在耳边。 “确认。朱雀之门,重现。” 闪电劈开墨水般的夜色。 一棵奇形怪状的千年古树突然被闪电照出清晰的轮廓,战马在瞬间被惊吓得高高地抬起前蹄,发出惊人的嘶鸣。 光明停下来,环顾着四周,然后用低沉的声音说,有人在施咒,这个森林被人下了咒了。 昆仑脸上露出惶恐的神色。他跪在马前,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光明从马上卸下一把剑,丢给他,说,你和我分头走不同的方向,你只要找到出口,或者遇见什么事情,你就拔出这把龙吟刃,它会发出清越的剑鸣声,以这个为信号,我就会马上赶过来,明白吗? 昆仑点点头,接过龙吟刃,朝黑暗的森林深处奔跑过去。 他没有问光明,如果光明找到了出口,自己应该如何找光明,光明会不会丢下自己,一个人回王城。可是他是奴隶,他不需要考虑这些。他需要考虑的,只有主人的安全。奴隶是没有价值的。他们存在的唯一价值,就是保护主人的价值。 周围恢复了安静,雷声渐渐小了一点。 苍鹭突然觉得,传说中的光明也仅仅只是如此而已。因为此刻的他,就像一个对咒术一无所知的人一般踏进了死门,只要自己轻轻动一动手指,闻名天下的大将军光明,从此就将不存在于这个世上了。 想到这里,苍鹭微微地送了口气。

突然响起的号角。让整个部队像是一群被地震惊动的沉睡的蚂蚁一般苏醒。

有几片树叶从树上凋落下来。轻轻地掉在脚边。 月光从树冠重新照破黑暗。 云朵飞快地在背后的天空上翻滚着湮没天空。 苍鹭听到自己内心传来的剧烈的心跳。 她无法相信刚刚她看到的两个人的动术,那种速度,只有鬼魅才会有。而最让她震撼的,是拥有这种速度的人,竟然是个奴隶。 黑衣人的刀锋架在昆仑的喉咙上。他说,你是极乐宫的动术师? 昆仑摇头,刀锋在喉咙上划过寒冷的触觉。 黑衣人突然深吸一口气,他的声音听起来激动而又嘶哑,他说,你是……你是雪国人?! 昆仑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只是不再敢摇头,因为刀锋已经紧紧地嵌近肉里了。 黑衣人的声音发出另人不可思议地颤抖,像是哭了,他说,……你是!我不杀你! 昆仑在一瞬间觉得压迫着喉咙的锋利的寒冷消失了,抬起头,眼前只有躺在地上的光明,血从他的后背流出来,染红了一大片绿幽幽的苔藓。 昆仑脱下被刀锋绞碎的衣服,按住光明后背的那道长长的刀口,鲜血立刻染红了衣服。 光明受的伤太重了。 昆仑沉默着,不善于说话。可是,他眼中闪动的悲伤还是让光明心里微微地触动了。 光明喘息着,对昆仑说,你救了我的命……你是个好奴隶,现在,你马上回王城……去救王…… 昆仑点点头,哽咽着说,好。 光明拉住他,说,你穿着我的盔甲去……否则他们不会要你进城的。你穿着我的盔甲……没人敢阻止你。 然后一口浓血从光明口中吐出来,他继续说,王城四个大门都被我设下了迷宫,你从东门进,遇见东门升起的烟雾时……割开手腕,将血洒进浓雾中去……然后浓雾会消失,可是别进去,退回来,重新从北门进入,北门此时前面是悬崖的幻觉……你不要怕,直接走进去…… 昆仑点点头,他将光明的伤口扎得更紧些,虽然不能阻止血液的流失,但起码,可以让血流得慢些。 走了几步,昆仑回过头来,他问,谁是王。 光明说,手上没有武器的……是王。 光明刚刚说完这句话,头顶浓密的树冠里突然窜出几只黑色的飞鸟,朝着天宇飞去,迅速地消失在了夜色中。 苍鹭等的就是这个时候。 光明只剩下自己了。 只是她还没决定到底要不要放这个奴隶走。因为白翼交给她的任务是尽量拖延光明回城救王的时间,所以,她只需要杀死光明就行了,可是,这个奴隶依然是回城救王,不知道该不该阻止。 这个时候,“灵”的声音从森林两边遥远的尽头传来。 “施咒者,有能量欲从玄武之门离开,请抉择。” “施咒者,有能量欲从青龙之门离开,请抉择。” 苍鹭知道一个是那个黑衣人,一个是那个奴隶。 她一刻都不想再面对那个可怕的黑衣人了,所以她立刻说,“玄武之门,洞开。” “灵”的声音像梦魇般地重复着她的话,“确认。玄武之门,洞开。” 黑衣人的能量迅速地消失在黑羽之阵里。 然后是那个飞快奔跑着的奴隶昆仑。 苍鹭咬了咬牙,想了想,然后说,“青龙之门,洞开。” 远处的密林里传回飘渺的声音, “确认。青龙之门,洞开。” 苍鹭从树冠上下来。 前面的地上躺着光明。 她想,黑羽之阵可以结束了。 她缓慢地朝着一动不动的光明走过去。 可是,她却大错特错了。 王宫里始终漂浮着一股浓郁而温暖的檀香。 倾城不喜欢这种味道。所以,整个诺大的宫殿里面,只有倾城的寝宫不布置任何香炉。 因为,倾城生下来,身上就是带着一股花香的。 而现在,这股花香的味道更浓。因为她刚刚沐浴完。 穿着绣满凤凰的绸缎般光滑的长袍,侧卧在宽大的软床上。眼睛半闭着,嘴唇微微张开。 在她身后为她摇扇的两个太监极力地控制着自己的呼吸。 就算是像他们这样,已经不能称为男人的男人,看到倾城,依然无法控制内心的那种像是被魔咒控制了般的欲望。 那种像是海啸般湮没一切的欲望。

  所有的人惶恐而急促地议论着。

  光明眯着眼睛。等待着吹响号角的人带来王城的消息。

  一匹灰色的马从王城而来。尘土飞扬在他经过的道路上。

  那匹马在光明面前停住,马背上的人几乎是翻倒下来的,落地的时候也没有站稳,直接摔倒在地上。报信的探子大口地喘着气,而那匹灰马已经倒在了地上吐着白沫。光明看到马的脚上绑着一个铜片,上面写着一个“四”。这已经是换过的第四匹马了。应该是连日连夜不间断地赶过来的。

  马可以换,人却不可以。所以,面前的这个人也应该是一路不吃不喝不眠地赶过来的。

  光明似乎已经预料到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所以他不急。

  而且急也没办法。面前的这个人像是一口气缓不过来随时都会死的样子。

  过了差不多半盏茶的时间。这个人张开已经干裂出很多口子的嘴巴,说,报告将军,北公爵无欢……包围王城。

  光明慢慢地点了点头,说,只是包围么?那就不用这么急。他们没那么快突破得了我设在每个大门的咒术迷宫。

www.5756.com,  探子说,不!将军!无欢的人已经……全部进了王宫了,所有的城门和高楼……都被他们占领了。

  光明脸色变了。

  他坐直了身子,有点急促地问,王呢?

  探子说,被困在宫里。王派我来,请大将军火速回城救驾。

  光明沉默了一下,然后对身边的副将也力说,下令大军造饭。饭后出发,不得延误。

  然后回过头,望着蹲在自己脚边的昆仑,说,昆仑,你和我先走。

  空气里浮着浓厚的水气。世界潮湿一片。

  汗水蒸发出来粘在皮肤上,让人觉得透不过气来。

  就快要下雨了。

  苍鹭站在森林的深处。

  树冠被月光整个刺破,云朵在月光下的投影在森林的地面上迅速地变换着形状,像是一波一波的池水荡漾在那些厚厚的,终年不见天日的苔藓上。

  苍鹭在胸前划了个十字,然后将手举过头顶,口中念动着咒语,“黑羽之灵!”

  一瞬间,从她的手指中抽出一缕一缕的黑色的烟雾,像是漂浮在水中的黑色头发一般浮游在空气里,月光照在上面竟像是被完全吸收了一般,彻底而完全的黑色丝缕,在空气里游荡,聚拢,最后幻化成六个穿着斗篷长袍的长发女子。她们分别站立在苍鹭的前后左右。

  她们安静得像是午夜索魂的鬼魅。

  斗篷套着头,看不清楚她们的脸。只能看到她们从帽兜里披散在胸前的长发,一直垂到接近地面的长度。

  苍鹭将手放下来,手指竖起来靠近唇边,嘴唇轻轻地动了动,然后她的脚下突然幻化出一个黑色透明的矩形空间来,一瞬间迅速扩张笼罩了一整个黑暗的森林。

  苍鹭缓慢地,像是千分之一的速度般缓慢做了一个奇怪的手势,然后——

  巨大的风暴从脚下破空而起,像是大地被震出裂缝,地底咆哮的飓风挤出裂缝朝着地面

  席卷而上,六个鬼魅般的黑影被吹得像要四分五裂,整个森林上空像是响起了梵乐一般洪亮的声音,风越吹越大,而在那六个人的长袍被整个吹散像是浓雾消失在风里的那一瞬间,她们六个的头发突然像是黑色的光线一般朝森林的各个方向迸射而去,无数的头发千丝万缕地在巨大树木之间的空间里交错分割,一瞬间,整个森林被这些无限延长的笔直的头发切割成无数大大小小的空间,然后,一声突如其来的尖锐的声响,之后,六个鬼魅般的黑影就消失在苍鹭周围。

  声音在瞬间遁形,光线骤然减弱,周围安静得可怕,而且被黑色的发丝吸收掉光线之后的森林看起来像一个布满了未知恐惧的迷宫。

  苍鹭轻轻地恢复了站立的动作,擦掉了嘴脚流出来的血。

  然后那些黑色的头发消失在空气里。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

  森林也一点一点地被光线重新侵蚀而进。树木的枝干和地面的苔藓重新露出轮廓。

  像是一切都没有改变的样子。

  只有苍鹭知道,这个森林,已经被自己变化成了咒术中最难的三个迷宫之一的,黑羽之阵。

  苍鹭轻轻地朝着最高的那棵树的树冠一跃,然后就消失在黑色的夜空中。

  她现在只想等着光明的到来。

  趁着光明还没有到,她需要先休息一下。

  黑羽之阵之所以强大,是因为它是将施咒者的灵魂扩散开来布置成的整个迷宫。施咒者的灵魂被分成六个“灵”,分别控制迷宫的六个方向,这个迷阵对施咒者的消耗非常的大,而且,一旦发动,只有迷宫中产生了死亡,迷宫才可以结束,否则,将一直持续下去。另外一种结束迷宫的方法,就是施咒者死。

  这一类的咒术在所有的咒术中被称为“无逆之咒”,只有出现死亡,才可以停止咒术的施展。

  所以,愿意使用这种咒术的人并不是很多。

  空气中传来不知来路的花香。

  苍鹭站在树冠最浓密的树叶之间,一身黑色隐藏在夜色里完全看不见。

  她的心跳不知道为什么加快了很多。

  远处传来急促的马蹄声。

  苍鹭嘴角轻轻地微笑着,因为她知道,光明马上就进入这个已经变成黑羽之阵的森林了。

  然而,在这个时候,她却听到了一阵几乎无法察觉的脚步声。

  说是听到,其实她并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仅仅只是动物的本能,她感觉到有另外的人进来了。

  突然有幽远而冰冷,并且带着微微的回声的声音传过来,是“灵”在对她说话,“施咒

  者,有未知能量闯入,请抉择。”

  苍鹭顿了顿,说,“阵法开启。”

  “灵”的声音说,“确认。朱雀、玄武、青龙、白虎、苍穹、黄泉,六门开启。咒术启动,无法逆转。”

  这个时候,苍鹭已经看到光明的那匹白马的影子了,像是光线般的速度,朝森林奔驰过来。

  另外一个“灵”说,“施咒者,有未知能量闯入,请抉择。”

  苍鹭心里乱成一片,她根本没有预料到在这个时候会有什么人会闯进来,她咬了咬牙,然后说,“玄武之门,开启,青龙之门,逆位旋转七度。苍穹之门,隐匿。黄泉之门,洞开。”

  “灵”的声音,带着死亡般的冷漠和空洞,“确认。玄武之门,开启,青龙之门,逆位旋转七度。苍穹之门,隐匿。黄泉之门,洞开。”

  空气中微微地荡漾出透明的涟漪,树木像是液体般,不时地微微扭曲一下,像是隔着燃烧的热浪般的空气似的,微微地变形。

  时间和空间都在随着苍鹭的每一个咒术命令而飞快地改变着。六个灵隐身在森林的空间中,决定着所有人的生死。

  苍鹭站在最高的地方,抬手在自己的眼睛上划下了咒术,一瞬间,黑暗的森林在视网膜上如同白昼般清晰,她飞快地搜索着每一个地方,然后,终于看到了第一个闯进来的人。

  她的心在一瞬间像是掉进极北之地的玄冰里。

  汗水大颗地掉了下来。

  背后像是突然长出尖锐的针芒,几乎要让她从树上坠落下来。

  她认识闯进来的这个人,三年前她曾经差点死在这个人的手里。

  不,他已经不能算一个人……

  可是,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唯一停止的办法有三个,光明死亡。第一个闯入者死亡。还有,她自己死亡。

  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换了个手势,“朱雀之门,封闭。玄武之门。封闭。”

  两个“灵”的声音从昏黑的森林尽头传来,在空旷的树木之间来回地游荡着,“确认。朱雀之门,封闭。玄武之门。封闭。”

  天空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积满了乌云。

  巨大的雷声从天空上沉闷地滚过。

  闪电不时地撕开森林的黑暗,一瞬间照亮所有的罅隙,然后一瞬间又重新归于漆黑。

  耀眼的亮光飞快地刺破瞳孔,然后又飞快消失,视网膜上留下暗红色的幻觉残影。

  光明穿着大红色的鲜花铠甲在林中纵马飞驰。周围的树木从他身边飞快地倒退成模糊的黑影。身后五尺的地方,紧紧地跟着奴隶昆仑。白马以闪电般的速度奔跑着,而昆仑,一点都没有落下。

  苍鹭看到光明就在脚下,嘴角轻轻地上扬,“朱雀之门,重现。”

  “灵”的声音近在耳边。

  “确认。朱雀之门,重现。”

  闪电劈开墨水般的夜色。

  一棵奇形怪状的千年古树突然被闪电照出清晰的轮廓,战马在瞬间被惊吓得高高地抬起前蹄,发出惊人的嘶鸣。

  光明停下来,环顾着四周,然后用低沉的声音说,有人在施咒,这个森林被人下了咒了。

  昆仑脸上露出惶恐的神色。他跪在马前,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光明从马上卸下一把剑,丢给他,说,你和我分头走不同的方向,你只要找到出口,或者遇见什么事情,你就拔出这把龙吟刃,它会发出清越的剑鸣声,以这个为信号,我就会马上赶过来,明白吗?

  昆仑点点头,接过龙吟刃,朝黑暗的森林深处奔跑过去。

  他没有问光明,如果光明找到了出口,自己应该如何找光明,光明会不会丢下自己,一个人回王城。可是他是奴隶,他不需要考虑这些。他需要考虑的,只有主人的安全。奴隶是没有价值的。他们存在的唯一价值,就是保护主人的价值。

  周围恢复了安静,雷声渐渐小了一点。

  苍鹭突然觉得,传说中的光明也仅仅只是如此而已。因为此刻的他,就像一个对咒术一无所知的人一般踏进了死门,只要自己轻轻动一动手指,闻名天下的大将军光明,从此就将不存在于这个世上了。

  想到这里,苍鹭微微地送了口气。

  看来,黑羽之阵的结束,不需要自己的生命作为祭祀品了。

  而这个时候,她听到头顶“灵”的声音,“施咒者,有未知能量闯入,请抉择。”

  在听到“灵”的这一声音的时候,苍鹭几乎要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所有的入口已经全部封闭了,怎么可能有新的能量可以闯入?可是,她知道,“灵”不会错。

  她咬了咬牙,在空中划出了七星之位,默念着,“苍穹之门,开启。黄泉之门,阴影扩散。”

  “确认。苍穹之门,开启。黄泉之门,阴影扩散。”

  苍鹭暂时停止了动手,她安静地屏住呼吸,静观其变。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对昆仑说,光明看到马的脚上绑着一个铜片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