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资讯 2019-10-22 22:1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资讯 > 正文

他望着无欢惨白的脸,他对着王拔出了剑

光明斜倚在金顶之上。 他看着脚下广场中被黑色大雾交错分割成的巨大的迷宫发出了得意的笑容。 他知道他们看不见他,可是,他却可以看得见他们。 无欢控制着光亮,小心地照顾着众人躲避着不断变换着方向和位置的迷宫之墙。 他说,我们可以朝前走,因为前面…… 话音突然诡异地消失在空气里。无欢觉得奇怪,又说了几句话,可是,自己的声音就像是被巨大的海绵完全吸收了一般没有任何声响。 无欢突然才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安静地过了头,他用力地踏了几下地,可是,地面没有任何的声音。整个黑暗的世界寂静一片,他转过头来,刚刚想对倾城说话,可是他却睁大了眼睛,张着口,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倾城望着眼前突然露出像是看见鬼魂般恐惧的表情的无欢,张开口想要问他到底怎么了,可是,一开口,发现自己说的话竟然完全没有声音,她再朝无欢的脸上看去,看见无欢的瞳孔剧烈地收缩着—— 无欢和昆仑两个人挡在倾城和孔雀前面,可是,他们的心脏也剧烈地跳动着。面对着缓慢朝他们爬过来的千万只巨大的黑色蜈蚣样的无脚之虫,他们也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光明似乎很满意这样的死亡速度。 月光从天空上照射下来,金顶一片明晃晃的金色。 可是,如此透彻的光芒,却无法洞穿那些浓厚的黑雾。 光明换了换手的方向。 “水门,艮七位,巽五位,鬼影千军阵。” “灵”在遥远的地方,像光明的影子般重复着。 “确认。水门,艮七位,巽五位,鬼影千军阵。” 倾城跌坐在地上。 眼泪一滴一滴地打在地面上。 她低声说着,不用逃了。出不去的。除非光明解除这个阵法,否则,没有人可以出去的。 昆仑站在王妃身后,他看着她绝望的表情,心里如同刀割般难过。他刚想走上去,就听到无欢说,你不能死。我不准你死。有我在你就不会死。 倾城的眼泪依然没有停。 无欢和昆仑,两个天下最好的动术师,带着倾城飞快地像是疾光一样朝前掠过。 可是,后面千军万马的鬼影夹杂着无数刀光剑影,却越来越近,昆仑和无欢的动术像是没有作用。 无欢年轻而结实的躯体上,是一条又一条像是薄如蝉翼的细长刀口,一条又一条,布满了整个胸膛和四肢。 然后,突然喷薄而出的鲜血像是汹涌的岩浆一样,朝着外面喷射而出。 倾城脸上是一层无欢的薄薄的热血。有微热的感觉,像是站在巨大的瀑布面前,脸上溅到的湿湿的水雾。 无欢突然跪了下去,他嘴角一股血吐了出来。 倾城慢慢跪下去,看着他,脸上已经没有了表情,像是面对死亡已经麻木了。 无欢用力地笑了笑,他说,倾城,你记得小时候……有一个男孩子,骗你说只要答应做他的奴隶,就……给你馒头吗? 倾城突然想起来,望着眼前的无欢,她哽咽着说,难道你……你是…… 无欢又笑了,依然是一副少年般得意的样子,他说,没错。那个讨厌的小鬼,就是我。 无欢眼中的光芒慢慢地暗下去,他突然头朝地面上倒去,倾城赶忙跑过去扶着他垂下来的头。 无欢的声音越来越小,他有点沮丧地说,我说过,一定要让你当我的奴隶,所以,我从小时候起,就对自己说,我一定要让你做我的女人……可是,后来……我知道你成了王妃,我好难过……那一年我十九岁,我对父王发脾气,说一辈子不娶女人……呵呵,还被父王关了十天的禁闭……所以,我想要证明,无极胡说八道……可惜,我……我……” 倾城闭上眼。 怀抱中的无欢双眼却再也无法闭上了。他没有安详地死去,他甚至没有说完他想要说的话。 倾城抱着无欢,心中却像是被大水冲洗过一样清澈。 她轻轻地放下无欢,转过身,望着昆仑说。 昆仑,谢谢你救我,我欠你很多,可是,却把你拉进这地狱一样的阵法里。现在,我救你出去。 昆仑吃惊地望着她,说,你怎么救? 倾城突然举起手,无数银白色的丝线朝着昆仑喷射而去,一瞬间,像是一个蚕茧一样将昆仑包裹得无法动弹。然后,她轻轻地勾了勾手指,昆仑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朝着倾城扯了过去。 没有看清楚,昆仑就和倾城背对背地绑在了一起。 昆仑突然明白了倾城想要做什么,他大声吼着,说,不行,你放我下来!你快点放我下来! 倾城的声音没有任何感情,听不出悲痛,也听不出绝望,像是死水一样,没有任何的波澜,她说,你不要动了,我欠你很多,我要全部还给你,我不能让你因为我而死在这里。 说完,她突然念动咒术,她和昆仑被一阵白光所笼罩,然后,她突然双手像是翅膀般展开,千羽之衣突然绽放让人无法睁眼的光芒,然后,她像是一团白色的飓风般朝着尽头的黑色浓雾之墙冲过去! “昆仑,你记住,当我撞进黑雾的时候,你趁着那些黑雾吞噬我的时候,赶快冲出去!” 耳边的风怒吼着,翻卷着,将羽毛吹得四散飞扬。 “你不要停下来管我,你要一直朝外面,用力地出去!” 捆绑着自己的银丝越来越紧,昆仑用力地挣扎,可是却没有任何的用处。 “这是唯一的机会!你不要浪费我用生命换来的生机!” 昆仑的热泪流淌下来,胸口处一股巨大的悲痛涌向喉咙,他怒吼着,哭喊着说,“我不要!我不要你死啊!” “我求求你!你停下来啊!” “我不要活!要死一起死!” “我不要啊!” 在脚上突然传来被什么东西咬噬的剧痛时,他突然看到了光,然后,他突然被巨大的力量抛了出去。

“你为什么还不走?”无欢坐起来,擦干嘴边的血。他望着倾城,脸上那种桀骜不驯的神色已经消失,只剩下受伤的野兽般可怜却又顽固的表情。

《无极》被导演自己说是“10年内没人能看懂的电影”,05年上映,随后06年被郭敬明改编小说出版。至今12年过去了,在大众眼中,它并没有得到“平反”,仍是“烂片”的代表。

  倾城没有转过身来,只是冷冷地说了一句,这要问你。你不想死的话,就快点破除这个结界。否则,我就只能杀了你,来解除这个空间的封印了。

将电影镜头与小说文字作对比,谷臻故事工场(ID:guzhenstory)的“戏梗”栏目随各位看看,这部作品是否有可取之处。

  什么封印?无欢的脸在瞬间变得煞白。

戏梗一:杀王

  倾城猛地回过头来,她望着无欢惨白的脸,突然恍然大悟般地转过身去。

图片 1

  然后,悠扬的琴声从对面遥远的金顶上传来。琴声中,是低沉的,带着浓重的磁性的声音在吟诵着诗篇。

王站在金顶上,王的对面是无欢,他对着王拔出了剑,王愣住了。远处的马蹄声由远及近,王回过头去,脸上露出了欣慰的表情。
来的人正是穿着鲜花盔甲的大将军光明。
而正在王露出欣慰的笑容的时候,他的胸口突然被疾射而来的一柄剑插中胸口,剑发出清越的龙吟,正是大将军光明的专用之剑龙吟刃。那个投剑的人,正是穿着鲜花盔甲的大将军光明。

  无欢突然站起来,他朝着光明说,这不可能,我明明把你关在……

▲ 老衲有话说:小说中的这个镜头描述得比较简洁,王和倾城都没有过多的戏码,他们站在金顶上,穿着鲜花盔甲的人投剑插中了王,杀王也没有什么理由,就是要杀。

  光明没有看他,他说,你以为,凭你的那几根破锁链,凭那个水牢,就可以锁住我光明么?

而电影里面这段镜头就要表达得更多一些了,首先是倾城迷惑侍卫门要杀王,然后王持剑砍倾城,这时候穿着鲜花盔甲的“大将军”赶来投剑杀死了王。虽然在整部电影中没有明说这个“大将军”为什么要杀王,但是可以从“大将军”来王城之前找到答案,那时候光明告诉他,没有拿武器的就是王。

  无欢握紧了拳头,他说,难道你败在我手上,被擒住,都是装出来的?

所以一切迎刃而解了,当时没有拿武器的就只有倾城,这个“大将军”以为倾城是王,所以为了保护这个王,才投剑杀死了对王有危险的人。

  无欢贴在鸟笼的壁上,英俊的脸上弥漫着愤怒的表情,他冲着光明吼,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戏梗二:救人

  光明继续弹着琴,头也没有抬,只是低声地回答着,和你们一样,我也希望成为天下之王。

图片 2

  倾城朝前走了两步,她的声音依然冷静而且遥远,她问光明,你为何一直到现在才动手?你不是最有机会杀王么?为什么要等到现在?

而这时,突然一个模糊的身影嗖地出现在笼子顶上,无欢和倾城朝上面望去,月亮的逆光下,是倾城熟悉的那个剪影。
昆仑。
无欢愤怒地骂了声“白痴”,然后坐在地上。
倾城叹了口气。
已经教了很多次破解这个“禁神之阵”的方法,可是,昆仑的手指永远不听使唤。
乌鸦和孔雀早就放弃了。而倾城在最后一次尝试后,也对昆仑死心了。
唯一来的一个救星,却也只能站在笼子之外看着他们。
昆仑抓着鸟笼的冰柱,一双眼睛充满了内疚。可是,他却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内心的愧疚。他是奴隶,他不太善于讲人类的语言。
可是,倾城看着他的时候,发现,他虽然还是沉默不说话,可是,却已经完全不是以前的那个奴隶了。他穿着雪白的衣服,头发干净地扎在脑后,露出了他英俊而气宇轩昂的脸。星辰一般的双眸闪动着夺目的光芒。倾城看得微微有点呆了。
无欢的声音从她背后传来。
“他终于恢复雪国人的样子了。”
而倾城突然露出了笑容,她说,我们可以出去了。
昆仑按照倾城教给她的方法,轻易地就变出了传递信息的黑鸦,他看到自己手中突然腾出的黑色烟雾时像个受惊的兽般叫出了声,然后,那团烟雾在他手中突然凝固成一只闪电般的黑色飞鸦,朝着天空疾射而去。
倾城望着消失在天空上的黑鸦,她说,现在我们能做的,就只有等了。
血红色的天边,出现黑压压的一片黑点。然后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看清楚了。
是成千上万的飞鸟。几乎遮云闭日般地从天边飞过来。然后,像是被狂风席卷着的乌云朝着地面翻滚着下落。
无数的翅膀交叠的声音啪啪地回荡在王城之上。
无数的黑影降落在巨大的玄并鸟笼周围。
一千只飞鸟降落在空旷的王宫前庭。
所有的人一起跪下,对着倾城说,属下救主来迟!
倾城和无欢还有孔雀乌鸦,从鸟笼里走出来。
像是逃出升天一般。

  光明摇着头,口中是响亮的 “啧啧”的声音,他抬起头,望着倾城,说,如果我不等到现在,又怎么能消灭掉极乐宫的主人北公爵无欢呢?又怎么能知道谁才是神秘莫测的千羽楼的主人白翼呢?

▲ 老衲有话说:这段镜头小说和电影出入特别大,小说中被困笼子的人是倾城和无欢两人,然后昆仑救他们出去的办法是引来成千上万的飞鸟破解笼子的“禁神之阵”。

  光明在外面弹着琴,像是对笼中的一切不闻不问,半晌,他才说,不要浪费力气了。在这个“禁神之阵”里,所有的咒术能量都是只进不出。所以,只有我对你们出手,你们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

而电影中被困在笼子里的只有倾城,这里并没有什么“禁神之阵”,而昆仑救她出去的办法就是把她绑起来,昆仑在前面跑倾城在天上飞,仿佛小说中那成千上万的飞鸟都幻化成了倾城一个人。而这段放风筝的镜头,当年也成为了这部电影最为人津津乐道的镜头之一。

  倾城咬着牙,沉默着。

戏梗三:被杀

  然后,她说,我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在你的计划之中的,对吧。

图片 3

  光明笑了笑,没有回答。

无欢年轻而结实的躯体上,是一条又一条像是薄如蝉翼的细长刀口,一条又一条,布满了整个胸膛和四肢。
然后,突然喷薄而出的鲜血像是汹涌的岩浆一样,朝着外面喷射而出。
倾城脸上是一层无欢的薄薄的热血。有微热的感觉,像是站在巨大的瀑布面前,脸上溅到的湿湿的水雾。
无欢突然跪了下去,他嘴角一股血吐了出来。
倾城慢慢跪下去,看着他,脸上已经没有了表情,像是面对死亡已经麻木了。
无欢用力地笑了笑,他说,倾城,你记得小时候……有一个男孩子,骗你说只要答应做他的奴隶,就……给你馒头吗?
倾城突然想起来,望着眼前的无欢,她哽咽着说,难道你……你是……
无欢又笑了,依然是一副少年般得意的样子,他说,没错。那个讨厌的小鬼,就是我。
无欢眼中的光芒慢慢地暗下去,他突然头朝地面上倒去,倾城赶忙跑过去扶着他垂下来的头。
无欢的声音越来越小,他有点沮丧地说,我说过,一定要让你当我的奴隶,所以,我从小时候起,就对自己说,我一定要让你做我的女人……可是,后来……我知道你成了王妃,我好难过……那一年我十九岁,我对父王发脾气,说一辈子不娶女人……呵呵,还被父王关了十天的禁闭……所以,我想要证明,无极胡说八道……可惜,我……我……”
倾城闭上眼。
怀抱中的无欢双眼却再也无法闭上了。他没有安详地死去,他甚至没有说完他想要说的话。
倾城抱着无欢,心中却像是被大水冲洗过一样清澈。

  倾城说,我派鹦鹉去帮助蛮人叛乱,你明知道是有人故意调你离开王城,可是,你却依然去了,因为你知道,在你离开王城的时候,一定会有人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下手的。

▲ 老衲有话说:小说和电影中无欢死的这一段都通过无欢的遗言揭示了他和倾城的初遇,那是他们小时候发生的事情,儿时的倾城因为一个馒头骗了无欢,让无欢心中永远留下了伤疤。

  光明点点头,微笑着说,继续说。

有所不同的是在小说中的那个坏人是光明,而倾城是爱无欢的,她最后抱着无欢参破了情爱。而电影中则完全反了过来,倾城爱的人是光明,坏人变成了无欢。而唯一没有变的就是无欢和倾城儿时的相遇,那也是整个故事的源头,也就是后来流传最广的那个段子: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

  倾城说,所以,苍鹭也是你杀的?

  光明说,是的,她以为她的阵法无人可破,可是,她却忘记了,我光明征战天下,靠的就是各种各样的阵法,论起来,我算是她的阵法祖师了。

  倾城说,然后,你故意丢下我而去,让我再一次重新感受到男人不可相信,于是促成我决定重新回去杀了无欢,夺取王位。

  光明,是的,就像你需要借无欢的手来杀掉王一样,我也必须借你的手,来杀掉这个拥有王位继承权利的人。

  无欢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突然笑了,他说,光明,你的死期到了!然后,他突然竖起手指,念动了咒语!

  满天像是坠落下无数的白色的流星!九十九道光芒从天空不断地坠落下来。带着模糊的拖长的光芒。

  光明像是没有看见一样,依然继续抚着他的古琴,而无欢的脸因为兴奋而放着光。

  可是,那些白色光芒,在坠地的瞬间,却接二连三不断地发出“啪啪”的沉闷的声音,像是骨头从高空摔落地面发出的骨肉碎裂的声响。当九十九道光芒全部落到地面的时候。无欢看到地上躺着的九十九具穿着白色动术长袍的尸体。

  无欢说,你!

  光明轻轻弹着琴,他说,没错,都是我杀的。而且易如反掌。

  说完,他用力在琴上一划,一道尖锐的弦音破空而出,所有的动术师的尸体上“哗”地爆开一道一尺长的刀锋砍过一样的裂口,可是,因为都是已经死亡的尸体,已经没有鲜血可流,所以,只有伤口处朝外翻出来的白色的肌肉。

  乌鸦跪下去捂住了嘴。

  倾城说,卑鄙。

  光明站起来,收起琴,他盯着倾城,说,卑鄙……你和我不是一样么?

  光明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视线的范围内。

  整个王城留下寂静的琴音,似乎还回荡在空旷的夜色里。

  倾城回忆着刚刚光明离开前的最后一句话,“你不是和我一样么”,心里像是被千万把刀来回缓慢地切割着。她抬起头,看着浩瀚的月色,喃喃自语地说,难道真的我也和他一样卑鄙么……

  无欢走过来,望着她,说,你不是。我救你出去。就算死,你也只能死在我的手里,你是我的,我不允许别人杀了你。

  倾城望着眼前像是年少的男孩似的无欢,眼里是闪动的亮光。她笑了,然后摇了摇头。她说,你不明白的。你不知道无极的可怕。

  无欢转过身,什么都没说。

  他走到鸟笼旁边,然后伸出手,朝着笼子外的空间插过去。

  他的手接触到笼子的边缘,突然冒出嘶嘶的白气,他手指上的肌肤在瞬间腐烂,露出苍白的骨头,可是,他咬着牙,发出野兽般的怒吼,朝着外面更加用力地伸过去。

  倾城回过头,用力一挥手,无欢朝后面重重地摔回来。

  倾城走过去,举起右手,将一团白光笼罩在他的手指上。骨头上消失腐烂的肌肤缓慢而神奇地恢复过来,像是新生的肌肉般完整。

  无欢看着眼前的咒术惊呆了,他现在才知道,白翼的咒术有多么不可思议。

  无欢低下头,说,我只是想把手伸到笼子之外,然后,就可以在外面使用咒术能量破掉这个封印后的空间了。

  倾城摇了摇头,低声叹息,你不用浪费力气了,行不通的。就算你的手出去了,念咒者的身体还在里面,力量依然无法传递出去。

  而这时,突然一个模糊的身影嗖地出现在笼子顶上,无欢和倾城朝上面望去,月亮的逆光下,是倾城熟悉的那个剪影。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他望着无欢惨白的脸,他对着王拔出了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