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资讯 2019-11-05 11:1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资讯 > 正文

就产生了为部落领导集团活动提供辅助管理的秘

查看更多:学术论文

查看更多:学术论文

  我国的秘书工作源远流长,欲寻溯其源头,必须先明辨秘书工作赖以产生的条件是什么,产生秘书工作的标志是什么。

一、关于中国秘书工作起源的两种不同观点 关于中国历史上秘书工作究竟发端于何时,学术界有两种不同的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秘书工作是随文书的产生而出现的。探讨中国文书的起源,必须紧紧抓住两点:一是中国文字的出现,二是中国阶级社会的出现。”因此,公务文书的出现也就是秘书工作的出现,“不但是在有了文字以后,而且是在有了阶级统治以后才有可能。”(李欣等编着《中国现代秘书工作基础》高等教育出版社1993年版,第39页) 历史常识告诉我们,中国的阶级社会始于夏代,根据上述观点,中国的秘书工作发端应该是在夏代,也就是作为阶级统治工具的国家出现以后,距今四千年左右。持这一观点的还有刘登山先生,他直接指出“秘书工作产生于夏代的奴隶社会”。(《秘书学教程》,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88年版,第15页) 第二种观点认为,“秘书工作的产生必须具有两个条件:文字和有领导部门的社会组织。”根据这两个条件,“可以推断,从广义的范围来说,我国的秘书工作起源于部落联盟的昌盛时期,即黄帝至禹时期,约距今四千五百年至四千一百年之间;从狭义的范围而论,它起源于黄帝时期,即距今约四千五百年至四千四百年之间的龙山文化时晚期,最迟当启端于尧舜时期。”(杨剑宇《中国秘书史》同济大学出版社1988年版第11,20页) 二、文字的出现不是秘书工作产生的前提条件 上述两种观点都把文字出现作为秘书工作产生的前提条件。笔者认为,即使秘书工作可能实际产生于文字出现以后,但从理论上说文字的出现并不是秘书工作产生的前提条件。 把文字的出现作为秘书工作产生的前提,是基于这样一个推论:公务文书就是公务活动中产生的文字材料,有了文字才会有公务文书;有了公务文书才会有撰写、处理和保管公务文书的秘书人员,才会有秘书工作。这一推论一个隐含前提是:秘书工作就是有关公务文书的工作,没有文书工作也就不会有秘书工作。这一前提是不符合现代秘书学观点的。 现代秘书学认为,秘书是为领导或雇主“提供辅助管理、综合服务的人员”(陈合宜着《秘书学》, 暨南大学出版社, 1995年版, 第18页),秘书工作的范围是非常广的。就是按照《中国现代秘书工作基础》的解释,党政机关秘书工作是“以为领导者的工作运转和决策服务为宗旨,在办文、办会、办事等方面从事参谋性、助理性工作”。(该书第144页)“办文、办会、办事”这三个主要方面,只有办文一项是以公务文书为工作对象,其他两方面虽然也会用到文书,但文书只是作为一种工具或必然产生的结果(现代社会有哪一项工作能脱离文书呢)。 根据我们对我国各级各类机关和企事业单位办公室所承担的实际工作的调查,秘书工作的内容大致可以分为三个方面:1、政务性工作,即直接为领导决策服务的综合性的工作,包括调查研究、信息工作、协调工作、督查工作、议案建议提案工作、参谋咨询、文稿撰拟等;2、业务性工作, 即秘书部门承担的带有专业性质的工作,包括文书工作、档案工作、资料工作、会务工作、信访工作、保密工作、网站管理、谈判事务、公关工作等;3、事务性工作,即秘书部门承担的一些机关具体事务,包括领导日程安排、随从工作、通信联络、接待和礼仪工作、值班和突发事件的处理、机关日常事务管理等。以上列举的具体工作有二十余项,而其中只有文书工作和档案工作是以公务文书为工作对象的。因此,尽管文书档案工作是秘书部门诸项业务中占有相当大比重的工作,但秘书工作的范围则远远大于文书档案工作的范围。由此可见,文字的出现只是文书档案工作产生的必要条件,而不能笼统地说它是秘书工作产生的必要条件。 关于文字或公务文书的出现不是秘书工作产生的前提条件,这里还有两个旁证: 第一,我国古代的契丹族,自公元4世纪起即活跃于北方,其社会发展阶段处于原始社会后期,到7 世纪时,形成了相对稳定的部落联盟,9世纪末进入奴隶制社会,916年,原来的部落联盟首领阿保机称帝建立辽国,而直到这时,契丹族仍然没有文字,“刻木契记事”。920年,阿保机才命从侄鲁不古和突吕不创制契丹文字。而在这之前,契丹族的部落联盟管理活动和建国过程中,早已有了秘书工作。与此类似,北方女真族在1115年建立奴隶主国家“大金”之后,才创造出女真文字。(参见范文澜《中国通史》) 第二,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国有的社会发展水平比较低的少数民族也处于原始社会末期阶段,或奴隶社会阶段,他们没有自己的文字,也不使用汉字,其部落内部进行管理并不使用公务文书,但其首领(酋长)却配助手,这些助手帮助酋长作一些收集信息、传达命令、筹备集会和对外联络等工作,这些工作显然具有秘书工作的性质。 三、秘书工作产生的条件——社会组织领导人或领导集团的出现 秘书工作既然只能定义为“以为领导者的工作运转和决策服务为宗旨的参谋性、助理性工作”,从理论上说,当社会组织发展到一定规模并形成相对稳定的领导人或领导集团的时候,为这些领导提供“参谋性、助理性”服务的秘书工作也就随之出现了,而不管这时是否已经有了文字和公务文书。因此,社会组织领导人和领导集团的出现,既是秘书工作产生的必要条件,也是秘书工作产生的充分条件。 下面我们就来考察秘书工作产生的这一条件产生的时间。 考古发掘证明我国最早的人类祖先距今有二百多万年的历史。最早的人类是以原始人群的方式生活的,虽然原始人群已经是一种社会组织,但其组织结构极其简单,没有形成发号施令的领导者或领导集团,因此不具备秘书工作产生的条件。 经过漫长而缓慢的发展,到原始社会后期,逐渐形成了以血统关系结成的稳定的社会基本经济单位——氏族。氏族组织发展到一定规模后,又出现了若干血缘相近的氏族联合而成的胞族,若干胞族组成更大的社会组织部落,部落由两个以上血缘相近的胞族或氏族构成,它通常有自己的地域、名称、方言、宗教、习俗,并形成了管理公共事务的机构和部落首领。我国古代传说中的神农氏、有巢氏、伏羲氏、燧人氏等就是这样一些部落首领。 到传说中的黄帝时期,华夏土地上又出现了若干部落联合而成的部落联盟,当时黄帝是中原最大部落联盟的首领,在黄河上游有以炎帝为首领的羌人部落联盟,在南方长江流域则有以以蚩尤为首领的九黎族部落联盟。根据这些传说,一个部落联盟所居住的区域是很大的,大的部落联盟的居住区超过现在的一个省。 原始社会末期的氏族、部落和部落联盟的管理实行原始民主制,凡遇重大事务,由氏族全体成员、氏族族长或部落酋长议事会讨论决定,而氏族族长、都落酋长、部落联盟首领,均需分别经过其成员推举产生。 传说中的部落联盟有时发动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如黄帝部落与炎帝部落曾联合发动了征服南方蚩尤部落的战争,后来黄帝部落又征服了炎帝部落,人们拥戴黄帝为“天子”,年号称轩辕,定都逐鹿,各部落表示服从命令。部落联盟除组织共同的军事行动外,还具有加强部落间经济、文化联系等职能。由此可见,部落联盟组织是一个很大区域的最高行政组织,内部有相当严密的管理系统,不然就无法解释它能够发动指挥大规模的战争行动。据传黄帝设置了分管各项工作的官职——“六相”,组成了部落联盟的领导集团,而黄帝就是这一领导集团的核心。 以上是我国历史上社会组织领导人和领导集团产生的大致过程。据此我们能得出什么结论呢? 四、关于我国秘书工作起源年代的推断 在以黄帝为首的这样颇具规模的管理系统中,需要有提供“参谋性、助理性”的秘书工作,应该说是没有疑义的。古籍记载,黄帝不仅设立了分管各项事务的“六相”,而且设置了专门的“秘书官”——史官,他们有名有姓,如仓颉、沮诵、孔甲等均当过黄帝的史官。由此可见,黄帝时期就有了名副其实的秘书工作,因此以上所引第一种观点“我国古代秘书工作产生于夏代的奴隶社会”是可以排除的。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能否根据以上材料就断定我国秘书工作起源于黄帝时期呢?或者说在黄帝之前就没有秘书工作呢? 有的秘书史读本在论述黄帝前没有秘书工作时写到:在黄帝之前,“一个氏族集中居住于一个村落,地域小,人口少,公共事务简单,凡交流情况,互通信息,通过交谈即能办到,如需决定重要问题,往往在村落中央的的公共房屋中商议而定,因此,首领运用口语即能了解情况、表示意见、发出指令,这些意见、指令即能很快传遍全氏族。所以,这时的管理工作中对公务文书的要求尚不迫切,秘书工作也未产生,《淮南子·汜论》就云:‘神农无制令而民从。’”(李欣主编《中国秘书发展史》,高等教育出版社,1993年版,第5页) 这段文字所描述的氏族首领实施领导的确无需秘书提供“辅助管理”, 但这只限于一个氏族的管理,其管理范围不超过现在的一个自然村。但是,在黄帝为首领的部落联盟形成之前,早已出现了若干氏族组成的“胞族”和若干胞族组成的“部落”,一个部落的规模有多大呢?据《尧典》所载,一个部落联盟包含了9个部落,9个部落包含100个胞族,100个胞族下又包含若干氏族(即“万邦”)。如此推算,一个部落大约由100个氏族组成,每个氏族按100人口计算,一个部落也有10000人。可见在部落联盟形成前,每个部落的规模就已经相当大,部落领导机构或首领的管理活动就决非通过直接交谈即能实现的,部落酋长必需有人为其管理活动提供辅助性的服务,因此,从理论上说部落管理活动中就少不了提供辅助性服务的秘书工作。 至于“神农无制令而民从”的传说,即使它为真,也只能说明神农之时的管理活动中尚没有公务文书和与之相关的文书工作。如前所述,文书工作只是秘书工作的一个方面,秘书工作的外延远远大于文书工作的外延,没有文书工作不等于没有秘书工作,秘书工作先于文书工作在历史上出现是完全可能的。如前面所说的契丹族在建立辽国时还没有文字,当然也就没有文书工作,但却已经有了秘书工作。 我们从有关传说中黄帝时期的秘书工作的记载看,黄帝有史官多人,而且有了具体分工,这已决不是最原始的秘书工作,而是经过了一定发展阶段的比较成熟的秘书工作。 至此,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在原始社会后期,当若干氏族联合组成规模较大的部落时,就产生了为部落领导集团活动提供辅助管理的秘书工作,其时间距今至少

  文书是人类在社会实践中形成的文字材料,它只有在文字出现后才得以产生。两河流域的苏美尔人创制出楔型文字后,才产生了泥版文书,尼罗河畔的古代埃及人创制出图形文字后,才产生了纸草文书。各文明古国的进化史都证实了这一点。

1/2 12下一页尾页

  领导部门是人类结成了社会组织,有了管理、指挥它的人员后形成的。社会组织的领导部门为了颁布命令、制订规章制度、记录事件,以实施管理,需要制作文书!由此产生了公务文书。公务文书需要有人拟制、处理、保管,由此产生了秘书人员和秘书工作。所以,秘书工作的产生必须具有两个条件:文字和有领导部门的社会组织。

上一页12下一页

  人类早期的社会组织随着生产力的发展、阶级的产生而演进为阶级压迫的工具--国家。统治者为了发号施令,管理国家,必须使用文书,这就产生了国家公务文书(我们称它为官方文书)。由于管理国家比管理人类早期的社会组织要复杂得多,因此,秘书人员出现了不同的层次、不同的分工,进而设置了秘书工作机构,并逐步形成了秘书工作制度。斯大林在《马克思主义和语言学问题》一书中说:"生产的继续发展,阶级的出现,文字的出现,国家的产生,国家进行管理工作需要比较有条理的文书。"这就是说,国家公务文书和国家秘书工作的产生,必须具备两个条件:有了文字,出现了国家。

下载此范文:中国秘书工作的起源年代新探.docx

  弄清了上述两个条件后,秘书工作产生的标志也就不言而喻了--公务文书和秘书人员,由于公务文书必定由秘书人员拟制、处理、保管,所以,只要具备了其中之一,就可视作秘书工作起始的标志。因此,探寻秘书工作的起源,必须从追溯文字的出现和有领导部门的社会组织的出现及国家的出现入手,在这两个条件都具备的时期,一旦发现有公务文书或秘书人员,就能判定这是秘书工作的启端。

  我国已发现的最早的成熟的文字是距今约三千年的殷商甲骨文。但是,它并非我国文字的源头。而且,已发现的甲骨文字有五千多个,如此成熟的文字,势必是经过长期演化而成的。

  我国文字的源头当是距今约六千年的仰韶文化中的原始陶文,在此后的三千年间,经历了萌芽、创制、演进、发展为殷商甲骨文的漫长过程,伏羲造字、仓颉造字、大汶口文化的陶文、谷封王城岗遗址中的陶文,分别标志着原始文字进化过程中的一个个跃进阶段。在这一漫长的过程中,先民已经使用这些原始文字,制作简陋的文书了。

  从对文字发端和演进的考察中,可以知道,早在殷商甲骨文产生以前的三干年间,我国秘书工作赖以产生的一个条件--文字,已经具备。

  以下让我们再来考察另一个条件--有领导部门的社会组织的出现。

  人类最早的社会组织是原始人群。但是,原始人群的组织结构极其简单,其成员只是共同劳动、共同享用劳动成果以谋生存,尚无发号施令的领导者,也无文字,不具备秘书工作产生的条件。

  原始人群经过几十万年漫长岁月的发展,形成了以血统关系组成的比较稳定的社会组织,即氏族公社。马克思说:一切"直接社会劳动或共同劳动,都或多或少地需要管理"(《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第376页)。

  氏族为了保证其社会劳动和生活的正常进行,需要建立一定的社会秩序,这种秩序是通过推选出来的首领实施管理而形成的。

  氏族结成部落,部落又联合成部落联盟。我国部落联盟的昌盛阶段起始于距今约四千五百年的黄帝时代。当时生产发展.门类增多,公共管理事务趋于复杂。为了适应管理的需要,黄帝设置了官职,即"六相",分管各方面工作,由此形成了部落联盟的领导部门,黄帝成为此领导部门中的核心人物。随着部落联盟活动区域的扩大、人口的增加、事务的增多,首领仅靠语言已难以实施管理。因为,以语言所发出的信息难以准确、及时地传遍整个部落联盟;一些重要的约定、经验。大事也难以依靠语言而准确、长久留存下去,语言在空间上不?quot;传于异地"、在时间上不能"传于异时"的局限性影响了管理,必须运用文字,借助书面材料以代替语言,才能实施管理。这样,公务文书就应运而生,秘书工作也随之启端。

  从对上古社会组织进化的考察中,可知在部落联盟昌盛时期,两个条件均已具备,因此,从理论上而言,这一时期是我国秘书工作的起源阶段。以下,让我们从古籍记载和考古发现来寻觅有否秘书工作产生的标志出现。

  我国部落联盟的昌盛阶段约自黄帝起,至夏朝建立迄,经历了数百年之久。

  黄帝时期相当于距今约四千五百年至四千四百年间的龙山文化晚期,这一时期已出现不少陶文,如山东章丘龙山镇城子崖遗址、与此年代相近的山东莒县陵阳河遗址、杭州良渚遗址等都发现有陶文,这些陶文已经是有形可识,有义可辨,能被释读。先秦诸子着作中说仓颉"作书"、"好书"。《苟子·解蔽篇》还说,当时,"好书者众矣,而仓颉独传者壹也。"说明在迫切需要以文字代替语言的形势下,黄帝时期,仓颉等不少人对各部落的原始文字再一次搜集、整理、划一,使之有了重大改进,并作为全部落联盟的通用文字,有可能运用它来创制公务文书了。上述陶文可能就是这类通用文字。

  古籍记载,黄帝除了设立六相以外,还设置有史官,陪侍于黄帝身边,掌记录言行,拟制文书,汇编成册,以备忘、信守。"史官"这一名称始见于商,黄帝设史官,可能是后人将当时的官职套用于黄帝时期,但这类人员的出现,标志着秘书人员的诞生。黄帝的史官有仓颉、沮诵、孔甲等多人。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就产生了为部落领导集团活动提供辅助管理的秘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