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资讯 2019-11-05 11:1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资讯 > 正文

峎羌在看你的照片,她去的时候房东已经在房子

E度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听到一首歌 叫《再见 你好》突然矫情起来 哭了一下午 不是那种默默的流两行泪水 感觉世界上只有自己的孤独感 而是那种仿佛发泄一样的嚎啕大哭 哭得昏天黑地 如果当时外面有人 一定会以为闹鬼了 因为当时外面正在电闪雷鸣 瓢泼大雨 平静后 突然想写点什么 所以我想 说说她和他们的事情 是的 他们 不同的人 不同的时间 不同的地点 相同的是 他们 都是她的过客......

蟑螂小姐在变成蟑螂之前是一个跟我们一样的正常人。她叫文文,我们暂且叫她小文。

  第三章

她是在最美的年纪遇到的他——小文 17岁 一个感觉自己成熟了但还是摆脱不了幼稚的年龄 小文是在那个时段最受欢迎的类型 高高瘦瘦的身材 帅气的面庞 不喜欢笑 总是喜欢叼着一根烟等着她 她也是因为小文才学会的抽烟 渐渐熟练的点烟动作 但小文已经不在她身边了

她是怎么变成蟑螂的呢?故事要从她搬进出租屋开始讲起。那一年,她刚大学毕业,找了一份公司文员的工作,起薪不高,为了节省生活开支,她只能到距离公司比较远的地方租房子。她在网上看到一处,是一个两室一厅里的一间,700块一个月,距离公司有七八站路,她觉得还行,就联系了房东去看房。

  走进学校里,那里可是他们的天下:满楼都贴着明星照,个人的照片,当然有峎羌和小文的。可是却没有任何一幅画上画着带有影响的照片、海报,当然也没有一对情侣赶在楼道里亲热。因为他们都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再喜欢对方也不可以当人目睹着亲热。

他们是在画室相识的 她不是一个喜欢画画的人 但是为了考上大学 无奈走上这条路 小文也是 所以他们这群老师眼中的“坏学生”自然而然的在一起玩耍 一起逃课 一起吃饭 一起回家 她是那种很会伪装的孩子 不会做什么坏事 是老师和家长眼中的好孩子 只是很讨厌学习 不喜欢学校压抑的气氛 所以她喜欢跟他们在一起玩 更准确的说 是她喜欢跟小文在一起 是的 她喜欢小文 是那种青春期对一个男生的一见钟情 那种最纯粹的喜欢 不是因为他穿了一件她喜欢的白衬衫 而是在他们刚认识的时候 小文微笑的跟他说了一句“你好”

房子在一处城中村里,楼下的生活设施很方便,临街的商铺卖什么的都有,五分钟路程之外还有一个大型的世纪华联超市和肯德基,交通也挺便利。房子所在的楼在小道的角落里,得绕两个弯才能进去。楼是那种几十年前的老楼,楼梯是半开放式的,让人想起了筒子楼。这里像是被强拆队遗忘的角落。小文要租的房子在顶层,是四楼,这里的楼跟周围的楼距离非常近,仿佛跟对面楼的人同时站在阳台上,彼此都可以握到对方的手,不禁让她怀疑这里的防火措施。她去的时候房东已经在房子里等她了,见她来了,非常开心地把她迎进来。

  可是有一幕却让他们都惊呆了:峎羌看到小文的照片后停下了脚步,看了很久。怎么了?大家都不知道。

她当时觉得世界都充满了阳光了 小文笑的很好看 也许是因为他不喜欢笑 所以她才会误认为自己的重要性

房东把她引导两间屋子的其中一间,说就是这里了。她环顾了一下屋子,不大,十几平米的样子,非常简单地装修过,应该是只把墙给刷了一下,地面还都是原始的水泥地。有几件简单的家具,一张单人床,一个大衣柜,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但看起来都比较旧了。房东赶紧问小文如何,小文看着有些犹豫,她对环境并不怎么满意,但是价钱很诱人。这个时候房东在一旁嘀咕着,能在镇中心租到这么便宜的房子已经很不容易了,你看生活设施交通都多方便。房东见小文没表态,于是接着说,这房子要赶紧租下来,已经有很多人在跟他接洽了。

  “小文,你看,峎羌在看你的照片,你看他多帅啊!”乔荟言着。

她是一个性格很开朗 喜欢和男生称兄道弟的女孩子 所以也很快的融入了他们的那个圈子

小文点点头,说,嗯,我租。于是跟房东签了一年的住房合同。房东拿着钱,笑嘻嘻地离开了。临走之前,房东说,她旁边的屋子也有人租下了,过几天就搬过来。

  小文脸红了,红得像个苹果,一个熟透了的苹果。

她不喜欢玩游戏 更讨厌去网吧 但是为了能多跟小文在一起 她也跟着他们一起去 喜欢看小文认真赢游戏的样子 喜欢小文低头点烟的样子 喜欢小文和朋友在一起谈天说地时候神采飞扬的样子

房东走后,小文开始打扫卫生。这个房间看起来并不是很脏,但是收拾起来却像是很多年没有人住似的,家具上的灰积了厚厚的一层,房间的墙角里都是大的蜘蛛网。她花了几个小时房间收拾好,把带来的床被凉席铺到床上,她不喜欢睡房东提供的床铺。收拾停当之后,小文躺在床上,想休息一下。突然,她感觉有什么东西从她的腿下迅速爬过,她立马坐起来,看见了一个大大黑黑的虫子已经爬到了床沿,小文马上从床上跳下来,那个黑东西飞到了墙上,小文愣在原地正不知所措。那个虫子扑棱了几下翅膀掉到了地上,向小文那边爬去。小文害怕地又跳又叫,等她回过神来,虫子已经死在她的脚下了。她赶紧跳到一边,发现那个黑东西已经一动不动了。她已经把它踩死了。

  “喂,干吗望着人家的照片啊?”小文终于忍不住走过去说了一句。

她人生中第一支烟是小文给的 是他们第一次在一起吃饭的时候 因为那个圈子基本上都是烟民 所以很自然的小文在发烟的时候顺便问了她一句“你要吗”

尽管从没见过,但是小文凭着直觉来猜,这就是传说中的蟑螂。之所以说是传说中的, 是因为在小文前二十几年里从未跟这种生物打过交道,她生活在北方,没见过蟑螂。或许这么说不大准确,在这之前她见过一次。那是她来南方上大学之后,有一天跟一个朋友走在路上,突然看到有一个东西急速地从她身边爬过,还没等到她缓过神来,那东西已经不见了。她当时脱口而出“什么东西?”朋友说,蟑螂啊。小文恍然大悟,说那就是蟑螂啊,没见过。朋友作为一个地道的南方女生,惊讶地说,你没见过蟑螂,骗谁呢?小文辩解道就是没见过啊,如果非得说见过,就是在星爷的电影里,见过惨死的“小强”。朋友一脸不屑。

  “哦!我,我,我突然发现你很可爱。”峎羌说着。

在那个年纪 少年们总是这样 不论是好事 还是坏事 总是觉得如果大家的都做的事情自己不做 就会很没有面子

在这次事件之前,蟑螂对于小文来讲只是一个知道的生物名词,不具备任何意义,这次跟它的正面对决,是她生命里的第一次,并且是带着惊魂未定的第一次。说实话,小文是一个异常怕虫子的人,在昆虫界,她唯一不怕的就是蚊子、蝇子和蚂蚁,稍大型一点的她都会敬而远之。不怕虫子的人不理解怕虫子的人的害怕程度,就好像不怕鬼的人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怕鬼一样。小文对虫子的害怕程度已经可以到达红色警戒级。她不能忍受在自己生活的方圆三十米内出现虫子。更何况这只虫子从她的床上,腿下面爬过,她就更不能忍受了。

  小文像对待春风一样没有表情的对待了峎羌。

她咬着牙 “嗯”

她要想办法灭蟑。她上网查了一下。发现有两种方式可以灭蟑。一种是生物灭法,一种是物理灭法。所谓生物灭法就是引进蚂蚁、蜘蛛或者老鼠。据说有蚂蚁、蜘蛛存在的地方就不会有蟑螂,而老鼠可以吃它。但是她想到引进任何一种生物都可能导致自己的生活更混乱,于是决定放弃。她决定用物理灭法,也就是灭蟑片和杀虫剂。但是又有些原因让她犹豫了。灭蟑片上写着“此药会把周围所有的蟑螂都引出来然后熏死。”小文不想看到自己的房间变成蟑螂的乱葬岗。还有杀虫剂,据说,蟑螂的生存力超强,它们会迅速对一种药产生抗体,然后这种药就对它们无效了,小文也不想帮蟑螂家族增加抗体。那怎么办呢。文小姐当时想,要是自己有一个男朋友或者一个强悍的不怕小强的室友该多好,当然这是题外话了。这时已经将近晚上十二点了,睡意袭来,而且明天还要早起上班,小文自我安慰着,也许今天的事件是一个偶然,可能虫子是从外面进来的,她明天只要把门窗关好就行了,应该会没事儿的,不管怎样,明天晚上下班之后再说。

  然而峎羌似乎想到了什么,用手摸了摸小文的照片中的脸,他的脸一下子泛起了红晕。

小文给她点上了烟 她吸了一口之后 嗑的眼泪都流出来 大家都笑了 她的朋友才注意到 埋怨小文“他根本不会 你给他干嘛”小文无所谓的摊摊手“我也不知道 她自己要的”

从那天之后,小文的神经就变得比较紧张,生怕那个东西再爬到床上,不但每次出门前都把门窗关好,并且每次回来都要抖抖被子和衣服,生怕虫子在里面。现在她已经草木皆蟑螂了。一连几天晚上并没有再看到小强的踪影,小文渐渐放下心来,把那天的事件归结为偶然。

  “喂,人在这儿呢,你怎么看哪呢?”小文说着。

她低下了头 他怎么会知道 她根本拒绝不了他的任何一句话

有一天,小文的同事过生日,发了一块蛋糕给每人,小文当时不大想吃,但是又怕扫了人家的兴,于是就带回了家,准备当第二天的早餐。家里没有冰箱,只有她睡觉的屋子里开着空调,为了怕蛋糕坏掉,小文就把蛋糕放在自己的房间里。当然她对蟑螂的警惕性还没有完全放下来,她当然知道这个东西放在这儿可能招虫子,于是小文就把蛋糕用盒子包了起来,只留了一条缝透气,就去睡了。

  “嗯,会的,迟早会的。”峎羌对小文温柔极了。

多年后 她熟练的点烟 跟对面的朋友说 “彤彤 你知道吗 小文就像这个烟 拿起来了就放不下 不是放不下 而是不想放下”

半夜,小文起床上厕所,打开灯扫了一眼蛋糕,看见有个东西从盒子的缝里钻了进去,她心一沉,恢复了一些清醒。她小心翼翼地把头向缝里探了探,(由于太过恶心,此处省略若干字) 顿时头皮发麻,想吐。她看到了令她终身难忘的场景。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她的双手因为紧张而不住地颤抖,但是非常麻利地把盒子的口封紧,一个箭步冲向阳台,把蛋糕盒扔了下去。她愣愣地站在阳台上,很久,还是没缓过神来,她的身体紧绷着,不住地颤抖,心猛烈地跳着,好一会儿,才慢慢恢复了平静。  她慢慢地想清楚了一点,这个房间的门和窗都紧闭着,虫子不可能是半夜爬进来的,那么只有一种解释,在房间的某个阴暗的角落里,有一个窝点。在她晚上熟睡的时候,这些东西爬出来,爬过她的衣服,她的洗漱用品,她的书,她的床,甚至可能爬过她的身体!想到这里,她只是觉得一阵一阵地冷。她已经毫无睡意了,而且再也睡不着了。

  “小文,你可以做我的女生吗?”峎羌有些不好意思。

她的暗恋小文不知道 她说都没有告诉 她想把这份喜欢放在心里 因为她知道 小文 不是她可以驾驭的那种男生

现在是晚上三点半,她决定站在阳台上等到天亮去上班。她不想在自己的卧室里再呆一秒钟,她想搬走!她忽然回想起很多年前,跟朋友的一次对话。那天她们在游泳馆里游泳,随意地聊着天。朋友说道她的一个朋友在韩国留学。他们住在比较便宜的地方,那里有很多蟑螂,要是晚上他们把食物留在客厅的桌子上,第二天就会有满满一桌子蟑螂。小文当时问,那他们为什么不搬,因为那里便宜啊,朋友说。小文当时不解,她觉得那样的房子她是死也不会去住的。刚才蛋糕盒里的一幕让她想起了这段对话,她想轮到她来求生存的时候,也还是选择了便宜的地方。但是她还是决定要搬。可是她付了一年的房费,才住了几天,房东如果不退钱怎么办呢。算了,明天再跟他讲吧,反正是不能住了。

  “我和你又不熟,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想和你做朋友,很好的朋友。”小文的话让周围的女生高兴极了,也让周围的男生高兴极了,只是小文的话使峎羌有些冷。

他们聚在一起聊天的时候 总会听到小文半炫耀半鄙视的说又搞定了谁谁谁 下一个目标又是谁谁谁 她是一个早熟的孩子 即使没有亲身经历 她也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第二天一天小文都精神恍惚,她仿佛看到一团黑的东西就浑身起鸡皮疙瘩,她联系了房东,房东说他晚上去看了之后再说吧。晚上下班回家,房东也到了,看见小文十分憔悴。他说他以前在这个屋子里住的时候从没见过蟑螂,以前的住户也没有反映过这个事情。小文暗想,难道你想说是我把蟑螂招来的?房东又说,要是把个人卫生搞好了,也不至于招它。小文很不高兴地回说,她今天早上已经把能招那个东西的东西该仍的都扔了,连房间里的水都吹干了,还能看见那怎么办,再这样下去,她肯定要精神失常了。房东笑笑,好像觉得小文实在是太夸张了。他说,她要是现在不想住了也行,那得扣违约金,2000的押金是不能退了,问小文看行吗。小文瞪大眼睛看着房东,觉得他在明抢。要不然这样,她住满一个月,给他点时间找下个(胆大的)住户,也给小文时间重新找房子。小文心里一想,的确,马上走就没地儿住了,明天加紧找房子,然后尽快搬走。

  宣化县职教中心高一:武涛

她一直都以为他是一个不会真心爱的人 所以就算最后他放弃了 或者说是抛弃了她的时候 他也没有多怨恨 可是在多年之后看到他保持很长时间都发一个女生的照片 并且和那个女生一起去旅行 一起买戒指 最重要的时候 他发的每一张照片 他都笑的很开心 不是他们初见时候的那种礼貌性地微笑 而是发自内心 很幸福的那种笑容 她才知道 原来 他也是会爱的啊

房东临走的时候说,她那个室友,今天晚上就搬过来,有个伴儿也许就不那么害怕了。小文点点头。

最后他们还是在一起了 奇怪的是 是小文先表的白 小文说了很多甜言蜜语 她被甜的冲昏了头脑 那还会管他到底是为了什么跟她在一起 满脑子都只有 我们在一起了 他喜欢我 所以跟我在一起了 她一秒钟都没有犹豫的点头 “好”

不一会儿,小文就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猜想是新住户来了。小文走出房间,看见一个黑黑瘦瘦小小的女生拖着行李箱在门口。小文看到她的第一眼就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但是也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好,她在想可能是最近神经太紧张了。她走过去,说:“你好,你应该是新来的住户吧,我叫小文,欢迎你~”说着伸出手。对方也伸出手,说谢谢,她姓章,立早章。叫她小章就行。“立早章,蟑螂的蟑去了虫字旁。”她在心里嘀咕,看来她最近已经被小强折磨的不行了。什么都能想到那玩意儿。

刚在一起的时候他们真的很好 他们会一起牵手散步 会一起笑闹的画画 会一起和朋友在一起 她当时真的以为他就是他的全世界

等到小章进了房间在收拾东西。她走到房间,想提醒她一下这个房子的一些事情,反正她马上要搬走了,她角儿有必要提醒一下后来人注意。

慢慢的 他变了 变得占有欲很强 不许她跟她的朋友在一起 不论是男生还是女生 只是因为他不喜欢 变的多疑 她一句话说的不对 就会要跟她说分手 不允许她抽烟 即使她的烟是他教会的

“这个房间里有点不干净的东西。”小文站在房间门口对小章说。

慢慢的 她也变了 不像从前的那个大大方方的女孩 变得小心翼翼 郁郁寡欢 小文真的成了她的全世界 因为 她的全世界只剩下他了

“你是说这个房间闹鬼?"小章睁大了眼睛。

终于有一个天 小文提出了今天不要回家的意见 与其说是意见 不如说是命令 小文一定以为这一次她还是不会拒绝 他们在一起这么长的时间里 她从来没有跟他说过一个不字

“哦,那倒没有。只是有一些蟑螂之类的虫子,不知道你怕不怕。先给你提个醒。”

但是 她 拒绝了 她说她还没有做好准备 她说太早了 她说我害怕 但是小文只是轻蔑的看着他 笑着说 又不是第一次 有什么好害怕的

“哦,那个啊,见得多了,见怪不怪。”她说在她以前住的地方,每天得拍死两三只。小章看起来活泼开朗,不像自己总是神经兮兮的。

她感觉世界都崩塌了 那一句话一直萦绕在她的脑海里 不是第一次 也是 她在朋友面前的种种表现 都像是一个情场老手 可是她真的 不是啊

小文见这女生这么勇敢,顿时觉得跟她住在一起非常有安全感。以后弄死蟑螂之类的事情就可以交给她了。她顿时对这个女生的好感度提高了两个八度。虽然她对于这个女生黑黑的皮肤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但也难怪,她最近对所有黑的东西都没有什么好感。这天小文觉得她可以稍微踏实地睡下了,从昨天半夜开始她还没怎么合过眼。她刚一躺下,就睡得很沉。

她哭了 她看着小文 “我是第一次啊”

半夜,她被一阵细细碎碎的声响给吵醒了。她第一反应是蟑螂。她赶紧爬起来打开灯,发现周围很平静,什么也没有。但是声响还在,从方向判断应该是隔壁房间的,她在想,怎么这么晚了,隔壁还不睡。她起来去看看,隔壁房没有开灯,门是虚掩着的,她于是敲了下门,说小章,怎么这么晚还不睡呢。她打开门,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床上没有小章。只有一群密密麻麻的小强爬来爬去。她只感觉头翁地一声,想夺门而逃。她一转身,看见小章在她身后,头还是她的头可是已经身子是一只蟑螂了。她的身体后面裂开,白色的卵不断地从她鼓胀地身体里排出,她泪流满地面看着小文,说她为什么那么狠心把自己的孩子都杀死!小文只觉得眼前一黑,就不省人事了。

小文眼里充满了怀疑 “不可能 怎么会 别骗我了 不想就说不想呗”

小文猛地惊醒,发现自己刚刚做了一个非常可怕的梦。她盯着天花板,大口大口地喘气。她忽然发现自己并不是躺在自己的房间里,天花板很高很白,自己的手脚被人捆着,她试图挣脱,发现无济于事。她把脸转向房门那边,看到了铁栏外小章的脸。她这是在哪儿为什么会被绑在床上,不一会儿,一个穿白大褂的人进来了,笑着说,你醒了。你已经睡了几天了,知道吗。

她失望了 彻底失望了 她没有选择在解释

“我为什么会在这儿,这是哪儿,干嘛把我绑在这里?”小文大声喊。

“你不信就算了”

“看来病的不轻,已经不记得。你要感谢你这位朋友,她看到你晕倒在她门口,就赶紧把你送过来了。我们要看看你这位朋友说的对不对,说着他拿出一面镜子放到我面前。“啊!”我开始大叫着闭上双眼。“这不是我的脸,这是,这是。。。”我心里想着那两个字却一直叫不出来。“你们对我做了什么?我怎么会变成一只蟑螂!!!”医生扭头对小章说,看来你说不错,她会把她看到的很多东西都想象成蟑螂。她已经出现了非常严重的幻觉,应该是强烈的刺激造成的。

到底她还是没有同意

“医生,你不要相信她,她是个骗子,她是一只巨大的母蟑螂,不,她是一只蟑螂精!医生,你要相信我!她是因为我杀了那些蟑螂,她在报复我!”小文极尽全力地喊。有个护士进来,给小文打了一针镇静。

从那以后 他们的关系就变了 小文对她不理不睬 在她面前就和别的女生暧昧 甚至当众开她的玩笑 还是总是说分手 但是她就是不同意 不管怎样 她都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还有妄想症。看来你朋友的病不轻。得住院一段时间了。”医生对小章说。她点点头。

又一次 小文跟他说了分手 在画室的楼下 她不想以前的每一次 苦苦哀求

“医生,你要相信我,这是蟑螂的阴谋,它们要陷害我,医生。。。”小文的声音越来越虚弱。

只是沉默的点了一根烟 在他的面前 小文没有阻止 没有说一句话 一根烟抽完 她仰头看着小文

正常人的世界里是不会有人相信小文的话的。

“你抱抱我吧 ”

小章在门口长久地注视着病房里的小文,然后转身离开了。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峎羌在看你的照片,她去的时候房东已经在房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