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资讯 2019-11-24 14:0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资讯 > 正文

在梦归潮汕寻亲团三年,梦归潮汕——为那些离

古树、老井、屋场、祠堂……这些依稀印象、遥远记忆,久久萦绕在漂泊离乡的游子心中,是剪不断的乡愁。如今,依凭这些零星片断,通过多人的帮助和漫长的寻觅,他们迈着蹒跚的步子,圆了数十年的回乡梦。

图片 1

【汕头21日讯】据《汕头日报》报导,澄海澄华下窖的蔡氏族人6月17日迎来了一群期盼已久却从未谋面的亲人——与家人失联近60年的蔡小妹奶奶的后裔。 3日后,在澄海店市高速路口,久别重逢、喜极而泣的感人场面再次上演,澄海莲上南徽李氏一族盼来了自1943年逃荒失散后就杳无音讯的李柔卿奶奶及其后人。近来,潮汕三地频繁传出「认亲」喜讯,掀起一股「寻亲热」,与此同时,「梦归潮汕」公益团队也逐渐走入公众视线,其在短短一年时间里迅猛发展并摸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互联网寻亲模式,助力「寻亲难」群体找到回家路。据统计,「梦归潮汕」志愿组织自去年5月成立至今,已有两百多个寻亲成功案例,其中寻找时间最短的仅用了两个小时。经几代人努力终回故土从福建长汀到汕头澄海,300公里。这趟回家的路,蔡小妹和她的后人走了近60年。6月17日上午,70岁的蔡茂德带着弟妹、儿子及孙子辈一行6人撑着伞焦急地等在澄海湖心高速收费站出口,準备迎接与蔡家失联了近60年的姑姑的后裔。对于蔡家来说,这一天已等了整整59年,「如果我姑姑还在,她现在应该已经89岁了。」蔡茂德的姑姑已经回不来了,但姑姑的儿子女儿及孙子们帮她找到了回家的路。蔡茂德告诉记者,1943年前后,汕头旱灾叠加战祸,年仅15、6岁的姑姑(蔡小妹,后改名蔡四妹)逃荒被带到福建。 1958年前后,蔡小妹曾跟着几个福建商人回了一趟澄海,「只在家里匆匆住了一个晚上就走了,说好要把福建的家当卖掉,带着女儿回澄海。」但这一去却再无音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交通不便、信息闭塞,加上没有留下详细地址等原因,300公里的距离犹如远隔重洋,「我爷爷盼了一辈子也没把姑姑盼回家。」蔡茂德说。而1958年在福建上杭,蔡小妹带着9岁的女儿等待着前往汕头的运船,山洪暴发船只停运,一等就是半个月,路费用尽的蔡小妹只好留在福建,又因不慎丢失澄海住址,这一生就再也没有找到回家的路。11点20分,两辆「闽F」牌照的汽车停靠路边,人群迫不及待涌至车门前,一边是蔡茂德与儿子孙子辈三代人,另一边是蔡小妹的女儿、孙子及曾孙三代人,彼此第一次相见却犹如久别重逢。人群中蔡茂德牵着一位67岁老人走出来,她就是蔡小妹的女儿罗许先。老人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挂着泪用福建话不停对蔡茂德及其家人说话,蔡茂德的妹妹蔡丽英也拉着这位未曾谋面的表姐激动地用并不流利的普通话诉说着想念。「奶奶一辈子的心愿就是在有生之年能回家看看,但直至她2008年去世都没有再见到娘家人,」蔡小妹的孙子谢忠勤称老人家的思乡之情让一家人难以释怀,「找回娘家人是奶奶的遗愿,也是我妈妈的心愿,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今天我们终于回来了,我知道奶奶她懂的!」越来越多的「认亲成功」案例在潮汕三地涌现,究其原因,除因寻亲者几代人数十年间不懈努力外,另一个重要推手是潮汕地区近一年来迅猛发展的一个民间公益团队——「梦归潮汕」志愿组织。据记者了解,「梦归潮汕」志愿组织自去年5月成立,发展至今团队成员达500多人,先后成立汕头分队、澄海分队、潮阳分队、普宁分队、揭阳分队及江西龙南分队、福建武南分队、福建上杭分队等多支队伍,形成粤、赣、闽三地携手合作的互助氛围,截至目前该组织已有200多个寻亲成功案例。而近两个月匹配成功案例突呈井喷式增长,达100多个,佔比50%,这标誌着该组织摸索出的互联网寻亲模式日渐成熟。「梦归潮汕」志愿组织澄海分队队长李振竹告诉记者,经一年的摸索,团队已经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寻访模式,求助信息收集、筛选、发布后,主要依靠本地志愿者对风土人情地貌的熟悉,通过查找相关档案资料,走访疑似地点向老年组或村委会打听,利用微信、QQ、公众号等网络途径将寻亲信息发送到当地不同姓氏的家族群中发动族群关係网探寻讯息等多种方式结合,以快速找寻到匹配信息。昨日,澄海南徽88岁的李锐永终于见到了阔别74年的二妹李柔卿,两个八旬老人「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相见」,两人哭成了泪人。终于找回一个妹妹,让李锐永心怀感激,其实他还有一个心结,「我另有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估计找不回来了。」李锐永叹息道。据「梦归潮汕」的志愿者介绍,在闽赣地区,大批如李锐永的弟妹一样于1943年前后因逃荒或被拐卖而与家人失联的「寻亲者」,他们怀揣归乡梦却遭遇着「茫茫人海,无从找起」的现实境况而内心备受煎熬。即使寻亲人找到志愿者团队,其中许多人仍难以实现归乡梦,其中最致命的原因,为「寻亲人无法提供有效信息」。 「很多老人从小离家,对家乡记忆有限,年岁渐长记忆损耗,许多人跟我们说只记得家乡有个祠堂,有棵树,有个池子,这让我们根本无从下手」,李振竹说。而数十年间,建筑物迁移、人员变动、行政区划改变等因素都为志愿者的寻访增加了难度。此外,经费有限也使得志愿团队在开展寻访工作时有所掣肘。据记者了解,该公益组织在寻访过程中所需费用基本由志愿者们合力筹措,今年四五月份,「梦归潮汕」志愿组织自募资金前往江西和福建,在当地义工的帮助下寻访需要帮助的老人,「两次寻访均收到了很好的效果,但这样的活动我们没办法频繁组织,一是大家都有本职工作,时间上不允许,另一个原因也在于经费很难保障。」李振竹说。在上述原因的左右下,即便志愿者们一腔热情积极寻访,仍旧有大量「陈年旧案」积留,仍旧有许多寻亲者难圆归乡梦,「这条路还很远,我希望有更多热心人加入我们,团结力量,圆更多潮汕人的寻根梦。」李振竹说。

那天,在汕头美丽的南澳岛,大巴行驶在环岛大道,汕头市公益基金会的张泽华会长说,这些天汕头电视台有一档节目:梦归潮汕——为那些离乡背井的老人寻亲找家,引起不小反响;七十多年,回乡的路很长很远,我在现场感动满满地流泪……车里一片寂静,听他介绍,透过车窗外南海的粼粼波光,仿佛看到那逝去岁月里一代人的过往。

姚佑明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广东潮汕地区由于多年旱灾和日本侵略者的暴行,焦土荒野,村庄凋零,民不聊生。饥荒,战乱,迫使不少人外出逃荒。从水路和公路到了附近的梅州,远一点到赣南和闽西,也有的从海上逃往东南亚。七十多年后,耄耋之年,思乡心切,盼想有生之年回乡认祖。2016年初,汕头各界人士组建了志愿者寻亲队伍,帮助这些离乡的潮汕籍“游子”寻亲找家,让他们一生的梦想变为现实。

“公益狂人”姚佑明:感恩社会,为188位老人寻亲

一时间,志愿者寻亲的故事,是汕头家喻户晓的新闻。微信朋友圈,街头广告牌,电视广播中,报纸专栏上,“爱心照亮回乡路”,一句暖心话,牵动千万人的心。爱心,善举,众多志愿者在行动,留下一个个感人的镜头。

大洋网讯 1939年,日寇占领潮汕。祸不单行,之后潮汕地区又逢旱灾。将近10万多名潮汕难民,被迫离乡别井,涌向日寇还没攻占的闽西、赣南,其中大部分是被父母卖或送的幼童。如今,那些幼童已成了耄耋老人,抱着童年时期的记忆,他们无数次渴望找到失散的亲人。

八十六岁杨传业老人找到了自己的出生地——汕头市鮀莲大井村。八十年前,为了逃饥荒,他来到江西定南一个小山村。如今,他已不会讲潮汕话,记忆里老家有一个聋哑人哥哥和一个姐姐,家门口有水井、大榕树,不远处是海堤。几十年,“岭外音书断,经冬复历春。”音信不通,山迢水远,回家的念想,只是梦想。2017年底,孙子偶然得知“梦归潮汕”寻亲志愿队到赣南的消息,立刻联系,定南志愿者专程上门采集信息,将老人的资料制成宣传片,发布在寻亲公众号上。汕头的志愿者根据反馈的信息,多次走访、查询,于2018年3月找到八旬老人卢舜英。她家与杨传业的信息有几处相似点:门口老井,聋哑人哥哥,早年曾经的海堤,最后求证村上九十高龄的几位老人,确定了他们就是失散的兄妹。同年9月30日,重病在身的杨传业风尘仆仆回到汕头大井村。在祠堂前,杨传业携儿孙跪拜认祖,一句“爸妈,我回来了”,老泪纵横,令在场的人无不唏嘘。

从三年前,梦归潮汕寻亲团便开始为抗日战争时期因为战乱、饥荒流散在外的众多潮汕乡亲寻根问祖提供帮助。

2018年11月23日,闽西龙岩的武平县。秋阳和煦,县城的梁野文化广场,人头攒动。“梦归潮汕”走进闽西,志愿者一早到现场发放传单,登记资料。“老家在溪水边,十四岁来到这里”。九十岁的黄必珍老人亲临现场,用潮汕话与家乡志愿者交谈。她盼望在有生之年能回老家的大榕树下坐一坐。另一位家住十方镇鲜水村的蔡赛莲老人,年届九十二岁,十多岁到闽西,她记得老家在潮州南门九龙宫一带。她记得父亲的名字叫蔡源泉,是做竹垫卖到泰国的生意人。活动通过媒体传播,闻讯而来的人较多,不顾年老体弱,思乡心切,虽安居他乡多年,也要回到老家看看。浓浓乡情,穿越几十年不减,深深感染志愿者,原计划一天的活动又增加一场,一共搜集到四十二条寻亲信息。每一份都沉甸甸,让远道而来的志愿者,感动中有压力。

梦归潮汕寻亲团潮阳队队长姚佑明便是其中一名志愿者。在梦归潮汕寻亲团三年,他所在的潮阳队已帮188位老人寻找到家人,其中仅潮阳城区便成功完成30多宗寻亲案例。姚佑明见证了每一位老人与家人团圆的场面,即便“男儿有泪不轻弹”,但看到那些感人的团圆场面,他也时常被戳中泪点。

2018年9月中旬的一个晚上,柬埔寨金边钻石岛酒店,人声鼎沸,从国内来的“梦归潮汕”寻亲活动在这里举行,宣传单现场派发,引发了侨胞的热情。当年,潮汕人“下南洋”不在少数,这些说着家乡话,叫做“胶己人”的老乡们,有的多年来与家人失联,寻亲志愿者带来国内的家人寻找亲人的信息。一位寻亲者的爷爷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到柬埔寨,在金边做药材生意,上世纪七十年代失去联系。根据寻亲者提供的“金边莫尼旺路 门牌364号堃兴宝号”地址,志愿者找到莫尼旺路,得知“门牌364号”不是店名和铺号,而是整条小巷的名号。一一排查,如大海捞针,时间有限,只好作罢。之后,另一位寻亲人提供的地址:金边安英街65号,经实地踏看,安英街从南至北贯穿市中心,也没有65号。据金边的侨胞介绍,上世纪七十年代柬埔寨动乱时,许多家人失散,逃往乡下,至今仍有不少失散者。然而,遗憾中也有庆幸,通过派发传单,那些在异国他乡的潮籍同胞,借助“梦归潮汕”这一平台与国内亲人联系。凭借发达的网络,信息共享,国内寻亲者与国外寻根认祖的人,都能得到切实有效的帮助。

姚佑明此前曾经历过时间最长的一宗案例,是在2016年10月底。来自江西的赵妙凤奶奶,想要寻找自己潮阳棉城的亲人。

每一次活动,都有一分收获,又激励志愿者顽强的坚持,影响更多人。张泽华说,志愿者是一群没有显赫身份却做了十分显赫成绩的人,是一些默默的奉献者。志愿者“水哥”,一名自来水公司的职工,总是一袭红衣,光头圆脸,给人以亲和印象。初次见面,他给我看一张表格,那是他们日常做的一件事,向需要帮助的人发送登记表,填写寻亲内容、当事人资料等。看他的微信朋友圈,几乎天天都有寻亲和寻人的内容。有人说他“身兼数职”,是公益达人。除了“梦归潮汕”寻亲志愿者外,还与朋友建了另一个公益平台:潮汕寻失联盟志愿队,寻亲与“寻失”,双管齐下。“寻失”的对象是未满十四岁儿童、六十岁以上老年人、精神疾病患者或失去自我回家能力的人。公益行动是义务的自愿的,时间上没规律,半夜三更凌晨拂晓是常事,只要一接到求助需求,第一时间出发。2017年除夕夜,多名志愿者就没有在家吃年夜饭。当天,他们接到信息,要寻找一位在汕头月浦走失的老人,马上出发,一直到凌晨三时,在潮州市区里找到后,大家才回家过年。

赵奶奶是13岁时在去姑姑家的路上被拐到了江西赣州。70多年来,她从未停止过思念和寻找。上世纪五十年代初,赵奶奶曾回潮阳寻找家人,由于那时亲人四处分离,最终只能遗憾而返。

随着寻亲的影响力扩大,志愿者队伍不断壮大。有的寻亲者在找回了自己的亲人后,受到感动,加入到志愿者队伍中。队员黄鑫毅的奶奶多年寻找老家故地,在志愿者帮助下,多方寻访,找到了老家是现在的揭阳普宁市宝镜院村,遂了奶奶的心愿。受到感染,他也成了一名寻亲的志愿者。庞大的义务服务群,行动有效,得益于信息化和高科技,每有行动,微信通知,能在第一时间到场。

直到2016年10月,通过自己的外孙女,赵奶奶联系上了“梦归潮汕”。通过当地祠堂,姚佑明了解到一些亲人的线索,但赵奶奶的那位亲人却基于一些原因不愿意相认。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在梦归潮汕寻亲团三年,梦归潮汕——为那些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