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资讯 2019-12-13 04:15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资讯 > 正文

成为道教史上的风云人物,邱处机《磻溪集》近

www.5756.com 1

www.5756.com 2

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射雕英雄传》和《神雕侠侣》把邱处机描述成为一个豪迈奔放、武艺高强的道士,一位抗金护民的民族英雄人物。尤其是这几部武侠小说被拍成影视剧后,邱处机更是家喻户晓,被国人所景仰。

宝鸡位于陕西西部,历史十分悠久,文化积淀深厚,是周秦文化的发祥地。据史料记载,老子在宝鸡大散关关令伊喜处写下《道德经》。金末元初,被成吉思汗称为活老子的邱处机,在磻溪(在今陕西省宝鸡市西南部)苦修6年,又到陇州龙门洞潜修7年。邱处机的诗词《磻溪集》、创立全真教龙门派的命名都用了苦修过的两处地名。这里,在他一生中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为其以后的弘道与传教活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邱处机晚年之所以能够以七十四岁高龄,远涉几万里,觐见成吉思汗于雪山之阳,并以其从容的应对与真诚的回答,使成吉思汗言听计从,这与其在磻溪、龙门的十三苦修是分不开的。邱处机在宝鸡区域内留下了众多的文物、文献、传说、遗址等历史文化遗存。

宝鸡历史悠久,文化积淀深厚,是炎帝故里和周秦王朝发祥地。宝鸡与道教有关的地名遍布城乡,延续和传承着十分丰富文化信息。据不完全统计,全市与道教有关的地名60多处,其中不少是省内外知名。本文就宝鸡与道教有关的大散关、磻溪宫、磨性山、龙门洞、金台观,谈谈这些地名中的道教文化元素。

邱处机,是道教主流派别全真道的掌教、真人、思想家、政治家、文学家、养生学家和医药学家。11741187年,邱处机主持关中教事,先后在宝鸡的磻溪和陇县龙门洞修行13年。在这段时间里,他刻苦攻读儒、释、道三教经籍,文化修养和社会认识达到了很高的境界,并且创立了龙门派。自明清至近代,以他为祖师的龙门派一直是全真道的主流。

资料图,来源于互联网

一、大散关与老子

邱处机历经南宋、金朝、蒙古帝国三朝,受到当时的统治者和老百姓的共同敬重。特别是他在古稀高龄时,远赴西域雪山,劝说成吉思汗止杀爱民,被成吉思汗赐予神仙称号,成为道教史上的风云人物,是道教史上罕见的大爱大德大才之士。

一、磻溪宫与《磻溪集》

宝鸡古大散关又名散关,崤关,自古以来是关中四大门户之一。是古代陕西关中的门户,被称为中国内陆诸关之最,号称三秦第一雄关。据考证,老子西出的关 是宝鸡古大散关。老子约生活于前571年至471年之间曾做过周朝的守藏史。是中国古代一位伟大的哲学家、思想家、道家学派的创始人。老子是道家学说的始祖,道教尊为道祖。

一、隐居西秦

www.5756.com ,磻溪宫,在陈仓区虢镇城南3公里的磻溪镇杨家店村之地。位于陈仓区磻溪镇与钓鱼台一河之隔,始建于秦,为萧史、弄玉辟谷修炼之处。南依秦岭,北拥渭水。邱处机初入磻溪,就在那里开掘一洞,起名为长春洞, 用所凿之土筑起清风台。开始在洞内清修。人地两生,又别无供养,为了生存,邱处机只好逐时村巷求觅,靠化缘度日,一天只化1次,化不来就挨饿。每日到渡口为来往行人免费背渡。冬天天寒地冻,肚饥衣单,冻手频呵。在这种困境中,他没有怨天尤人,更没有灰心丧气,而是道心愈坚。坚信自己早晚超生灭。时间一长,他崇高的人品,坚守苦节的毅力深深感动了乡民,尽呼饭相留。到磻溪后,无现成庙宇可居,只好在旷峪岩前幽间畔,高凿云龛栖迹。洞穴不大,住一人尚可任曲肱展脚和衣寝。6年未点过灯烛。岩边生长很多莎草,秋天采集经过日晒雨淋,干后成丝,闲时合成草绳,编织蓑衣穿上时伴樵牧嬉游,人皆呼蓑衣先生。白日乞食,夜间打坐。看起来是避世闲居,其实他一方面为完善自我超越自我而苦修,另一方面胸怀济世度人之志和弘扬教门之愿而刻苦读书。邱处机认真研读道经,读到《黄庭内景经》昼夜不寐乃成真,雷鸣电激神泯泯,夜就战睡魔,勉强不眠,终于战胜睡魔。从此夜不倒卧,只以打坐入静为休息。为了实现全真而仙的理想,邱处机却能安贫乐道,心安理得。 由于是在洞中独修,远离人世,所以遇到的魔障主要就是寂寞与孤独,一般人是很难承受的。他以坚强的意志与超人的毅力,与困苦生活进行着斗争,磨炼与塑造着自己坚忍不拔的品格。

在道教被视为国教的唐代,李姓的皇室追封老子为先祖。老子的学说对中国哲学的发展影响重大。道教自创教之始,即奉《道德经》为主要经典。老子的《道德经》博大精深,被誉为万经之王。与《道德经》诞生地相关的,一直流传着两种说法,一说函谷关;一说大散关。宝鸡市政协委员、大散关文博馆馆长刘晓应通过研究探讨论证,认为老子西出的关 是宝鸡古大散关。据《史记》和《水经注》考证,老子因居周久之,乃遂去。老子看到周王朝越来越衰弱了,眼见天下大乱,产生了对周朝的绝望,决定远离周朝,要到秦国去,到西域去。老子要到秦国去,到西域去,这就得经过大散关。老子出关应理解为出国,但函谷关仍在周朝版图内,既然老子对周朝绝望,决定远离周朝到秦国去,到西域去,出函谷关也就并未达到他的去周西游的目的;据《后汉书》记载,老子出关后,是西入夷狄;东汉廷熹七年官员襄楷给汉恒帝上书中有云:或言老子西入夷狄为浮屠;清王国维著的《秦都邑考》说:秦人先祖,起源于戎狄。这里所说的夷狄是秦国人先祖的领地,也就是今渭河上游、洮河中下游和湟水一带,即今天的甘肃天水地区临洮县一带,上至战国,华夏族的诸侯国也是一直视秦国为夷狄。既然老子是西入夷狄,那么今陕西省宝鸡市西南19公里大散岭上的,散关,则是老子去周 西入夷狄所必至之关。

大名鼎鼎的邱处机,是山东省栖霞市人,出生时父母给他起的名字叫邱哥。不幸的是,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父母双亡,成为孤儿。所以,在长大成人的过程中,他尝遍了人间的酸甜苦辣。由于乏人照顾,所以他在童年时就向往着修炼成仙。少年时的他,栖身在村北的山上,过着顶戴松花吃松子,松溪和月饮松风的生活。传说,他为了磨炼意志,曾经一次次将一枚铜钱从石崖上扔进灌木丛,然后再去寻找,直到找到为止。

《磻溪集》,是邱处机以修道地名题名的诗词集。他居磻溪6载,以写作诗词为日常修道功课。在磻溪苦修功行的六年中,博览诗书,盖从隐居秦陇始。与当地士人频繁往来参学借书。古来修行家不主张精于文墨,入道便废斯文而专事修炼。邱处机不然,主张修行吟诗两不误,作诗不事工巧,率性即兴,有感而发功出自然,妙而合道。邱处机不断与当地道友、士人相往来,在《磻溪集》中,他曾有《答宰公子许秀才》、《赠周二生见访》、《次韵银张八秀才》、《虢县银张五秀才处借书》等诗词,这说明邱处机与当地秀才、解元等的来往是相当频繁的。邱处机与当地士人的频繁往来,主要以参学与借书为主,其《虢县银张五秀才处借书》诗言:盛族文章旧得名,芝兰玉树满阶庭。光辉代代生豪杰,讲论时时聚德星。顾我微才弘道晚,知君博学贯心灵。嘲吟不用多披览,续借闲书混杳冥。由于磻溪与虢镇城之间有渭河相隔,夏秋季经常发大水,六年中,邱处机为了修炼、传道和读书方便,还在磻溪的渭河对岸磨性山、虢镇城北的南昌宫和城内的常宁宫等地居住过。坚持不懈的苦读,使邱处机从一个未尝读书的人变成了动容无不妙,出语总成真的饱学之士。邱处机《磻溪集》近五百首诗词,写于磻溪的作品100百首左右 。这些作品,内容丰富,绚烂多姿,足以编辑成生活系列 照片, 把他这段生平比较清晰地 展览出来,抒发了真实的感情,敞开了邱处机慈善、爱民的内心世界。

尹喜为古散关令。据《宝鸡县志》载:周尹喜为散关令,关令尹喜,字公文,是春秋末陇西人。他自幼究览古籍,精通历法,善观天文,习占星之术,能知前古而见未来,曾做散关关令。老子将西出散关以升昆仑。喜占风气逆知当有神人来过,乃扫道四十里,见老子而知是也。老子在国中未有所授,知喜命应得道,乃停关中。宝鸡市区西南益门镇之通仙观,旧址原是尹喜故宅。

祖庭言志

二、磨性山与磨性石

古大散关是老子《道德经》出书地。《道藏西升经》和东晋葛洪著《抱朴子》亦有云:老子西游,遇关令尹喜于散关,为喜著《道德经》。据传老子西游遇关令尹喜于散关,授《道德经》一卷。老子在大散关遇到尹喜,两人相聊甚欢,老子便将智慧加以固化,写下《道德经》让尹喜自己去钻研,并约定千日之后四川相见。就这样,尹喜成了老子的大弟子,并因为这本影响天下的奇书而闻名。据司马迁在《史记老子传》中记载老子因居周久之,见周之衰,乃遂去。关尹喜曰:子将隐矣,强为我著书,于是老子言道德经五千言而去,莫知始终,尹喜感动了老子,老子遂以自己的生活体验和以王朝兴衰成败、百姓安危祸福为鉴。溯其源,著上、下两篇,共五千言,即《道德经》。在尹喜故宅,遗有老子给尹喜授经的说经台。老子的《道德经》是应尹喜之请,经老子语之伍千言,由尹喜过而书之。相传老子曾在天台山讲道,天台之峰有道家尊崇的祖庭玄都,山脚有玄关,人称老子骑牛过玄关。

1166年,19岁的邱哥出家了,20岁开始学道、修道。所谓道教,是中华民族固有的传统宗教,渊源于轩辕黄帝,史书记载,黄帝且战且学仙;尊老子为道祖,老子著有《道德经》五千言,以尊道、贵德为纲领,以自然无为为法要,以修身治国为宗旨,以天人合一为境界,道学因此成为显学,即著名流派。道教成教于东汉张道陵。张道陵建立教团组织,以《道德经》为圣典教化徒众,被奉为天师。此后,道教逐渐深入民间,高道辈出,全真道便是其中之一。

磨性山,宝鸡市陈仓区出虢镇往东十五里,北望一簇古建犹如巨型蝙蝠依附于苍松翠柏之中,袅袅青烟中,钟磬之声相闻,这是关中有名的道教山场。当年邱处机曾在这里修真炼性。据资料记载:邱处机转展苦志炼磨,惟恐无功,于山上往来搬石炼睡,只为福少不能心定。自后当过二番死魔,一番净身,自险死一番,飞石打折三根肋肢,又险死在后屡曾病魔,扑折三番臂膊,恁般魔障不动心,越生苦志。相传,邱处机在山间滚石磨性,热得他汗流浃背,口干舌燥,提起葫芦瓢正准备到几里以外取水。山道上,两个村姑抬着一桶水缓缓走来。邱处机上前施礼道:两位大姐,请舍一瓢泉水为贫道解渴。村姑见他衣衫褴褛蓬头后面,便不理睬,只管抬着走。邱处机将葫芦瓢塞进桶中满满舀了一瓢水,回头就走。两个村姑一看,辛辛苦苦抬了一桶水全被舀光了,放下空桶就追。邱处机转身就跑,瓢里的水滴答滴答洒了一地。等跑到磨性山下,眼看两个村姑要追上了,他急中生智将瓢中的水哗地一声全泼地上。脚下涌出一股清泉。邱处机笑嘻嘻地坐在泉边饮水。村姑惊喜之下,急朝回跑,没想到一路尽是山泉。时至今日,邱处机举步跑过的山脚,仍泉水叮咚,清波荡漾,灌溉着万亩良田。山场上足有上百斤重的磨性石,硕大、圆滑、光亮。曾经是一块棱角突起的顽石,被年轻狂躁的道士竭尽全力抱到山顶,大喊着将顽石抛向山下,又下山抱石重复上山,如此寒来暑往,从不间断,直到石头成了现在的模样,浑圆、光洁、淡定、淡然。身上的道袍被酸枣刺挂破了补,补了再挂破,年轻气盛的道士一狠心将满山坡的酸枣刺用手捋了一边。于是,唯独磨性山上的酸枣刺长势顺溜不棘手。从棱角突起的顽石到平滑有型的供奉石,多么坚韧不拔的历练过程。年少轻狂到冷暖自知,惊天动地到不动声色。

老子在临洮去世。老子出关遂去。他游河湟,涉流沙,访陇西,旅游传道达17年,后落脚临洮继续传道讲学,吸引了天下众多高贤隐士纷至沓来,最终飞升于狄道东山之凤台。老子在临洮羽化后,其子嗣在此繁衍。唐太宗李世民所修《氏族志》称:李氏凡十三望,以陇西为第一。于是有天下李氏出陇西之说,与其他研究文献称皇封李耳天下第一李姓相吻合。在甘肃临洮,至今尚存升仙台,每年举办老子国际文化节,这一带住民历尊老子为始祖,自誉老子的后代。

1168年,邱哥21岁,在山东定海的全真庵,拜全真道祖师王重阳为师。王重阳与邱哥终日长谈,见他悟性非常高,而且对道教的看法与自己十分接近,心中大为欢喜,就为他取名处机,字通密,号长春子。在全真七子中,邱处机是最早拜王重阳为师的高徒。他日后能够有大作为,与王重阳的赏识和培养是密不可分的。

在磻溪6年的苦修中,邱处机主要是以修性为主,其修性方法主要是战睡魔。邱处机主要是以修性为主,其修性方法主要是战睡魔。邱处机战睡魔的方法主要有二,即系草鞋与搬石块。邱处机为了战睡魔确实是吃尽了苦头,受尽了磨难,还多次险遭丧命,但也正因其能忍常人所不能忍,才能成就常人所不能成就的丰功伟业。邱处机抱石炼性一直坚持到龙门洞隐修时期。在陇县龙门洞的在邱祖洞内,有一锅底状大坑,内置一直径约40厘米,重约百斤的滚圆形青石。传为邱处机遗物磨性石。 相传邱处机在此洞修炼时,除静坐修道外,为磨炼意志心性,将一顽石每日从山头掀下,再抱进洞里,年深日久,仅将不规则石块磨成滚圆形。清朝乾隆帝有言万古长生,不用餐霞求秘诀,遗言止杀,始知济世有奇功,说的正是邱处机。邱处机抱石磨性的故事,也就在人间流传了下来。

二、龙门洞与邱处机

全真道是南宋以后最重要的道教派别之一,因始祖王重阳所居的庵堂题名为全真堂,全真道因此而得名。全真者,全其本来真性也。人的本性,纯粹不杂,朴素无伪。修道,就是要打扫人的心地,去除一切蒙蔽本性的一切尘世污垢。就像《道德经》中所说的损之又损,以复归本性之真。全真道主张儒释道三教圆融、三教合一,追求的最高境界是全精、全气、全神;提倡克己忍辱、清修自苦精神,全真道士必须出家、住道观,遵守严格的清规戒律,保持自甘勤苦、自放草泽、安贫守苦的全真精神。

三、龙门洞与龙门派

金末元初,被成吉思汗称为活老子的邱处机,在磻溪,前尚父之钓溪,后刘纲之仙岭,乃虢之上游,遂肥遁旷谷。于是峻一台,西倚飞云之壁,东临漱玉之溪,北跨渭滨,南依山色,中引清风,故号曰清风台。邱处机初入磻溪,就在那里开掘一洞,起名为长春洞,用所凿之土筑起清风台。开始在洞内清修。人地两生,又别无供养,为了生存,邱处机只好逐时村巷求觅,靠化缘度日,一天只化1次,化不来就挨饿。每日到渡口为来往行人免费背渡。冬天天寒地冻,肚饥衣单,冻手频呵。在这种困境中,他没有怨天尤人,更没有灰心丧气,而是道心愈坚。坚信自己早晚超生灭。时间一长,他崇高的人品,坚守苦节的毅力深深感动了乡民,尽呼饭相留。到磻溪后,6年未点过灯烛。岩边生长很多莎草,秋天采集经过日晒雨淋,干后成丝,闲时合成草绳,编织蓑衣穿上时伴樵牧嬉游,人皆呼蓑衣先生。白日乞食,夜间打坐,为完善自我超越自我而苦修,另一方面胸怀济世度人之志和弘扬教门之愿而刻苦读书。邱处机认真研读道经,读到《黄庭内景经》昼夜不寐乃成真,雷鸣电激神泯泯,夜就战睡魔,勉强不眠,终于战胜睡魔。从此夜不倒卧,只以打坐入静为休息。为了实现全真而仙的理想,邱处机却能安贫乐道,心安理得。他以坚强的意志与超人的毅力,与困苦生活进行着斗争,磨炼与塑造着自己坚忍不拔的品格。

王重阳认为邱处机堪当重任,日后定能成大气候,所以对他寄予厚望,千方百计想要锤炼他。为了锻炼邱处机独立思考、修道悟性的能力,王重阳每次对诸位弟子讲道时,总是把门窗关紧,独独不让邱处机听讲。所以,师父王重阳在世时,并没有对邱处机面授机宜。在《邱祖语录》中有吾侍重阳师三载,未沐一言之诲的记载。也就是说,邱处机拜王重阳为师,却未真正得到过王重阳真正意义上的指导。本来,邱处机自幼成为孤儿,没有钱上学读书,识字念文都是靠父母去世前教给他的那点知识,不断自学有所进步的,现在师父讲道时又不让他听讲,他心中的苦闷可想而知。但邱处机心中毫无怨言,他十分理解师父的良苦用心,认为师父鞭策之甚,真为爱我之切,这样磨练自己是为了让自己今后更加发奋图强有大出息。

龙门洞位于陕西省宝鸡市陇县西北陕甘交界处的景福山麓,古名灵仙岩,是六盘山南段景福山的一部分。据龙门洞碑载,该道观始于春秋,建于汉代。相传周大夫尹喜曾弃职归山,隐居于灵仙岩龙门石室。西汉娄景,曾于此处修行。宋金时期,长春真人邱处机于宋孝宗淳熙七年,金世宗大定二十年,从宝鸡潘溪宫赴陇。栖居景福山七年,在此创立了道教龙门派,故此山人称龙门洞。邱处机隐修于此,潜心修行七年,开创了对后世产生深远影响的龙门教派,被誉为龙门祖庭,全国著名的五大悬空道观之一。

《磻溪集》,是邱处机以修道地名命名的诗词集。他居磻溪6载,以写作诗词为日常修道功课。《磻溪集》第一首题为《秦川》的诗词写到:秦川自古帝王州,景色朦胧瑞气浮。触目山河俱秀发,披颜人物竞风流。十年苦志忘高卧,万里甘心作远游。特纵孤云来此地,烟霞洞府习真修。第二首题为《磻溪》的诗词写到:故人别后信天缘,浪迹西游住虢川。宛转风尘过万里,盘桓岩谷洎三年。安贫只解同今日,抱朴畴能继古仙。幸得清凉无垢地,栖真且放日高眠。在磻溪苦修功行的六年中,邱处机博览诗书,盖从隐居秦陇始。与古来修行家不主张精于文墨,入道便废斯文而专事修炼。邱处机不然,主张修行吟诗两不误,作诗不事工巧,率性即兴,有感而发功出自然,妙而合道。邱处机不断与当地道友、士人相往来,在《磻溪集》中,他曾有《答宰公子许秀才》、《赠周二生见访》、《次韵银张八秀才》、《虢县银张五秀才处借书》等诗词,说明邱处机与当地秀才、解元等的来往是相当频繁的。邱处机与当地士人的频繁往来,主要以参学与借书为主,其《虢县银张五秀才处借书》诗言:盛族文章旧得名,芝兰玉树满阶庭。光辉代代生豪杰,讲论时时聚德星。顾我微才弘道晚,知君博学贯心灵。嘲吟不用多披览,续借闲书混杳冥。由于磻溪与虢镇城之间有渭河相隔,夏秋季经常发大水,六年中,邱处机为了修炼、传道和读书方便,还在磻溪的渭河对岸磨性山、虢镇城北的南昌宫和城内的常宁宫等地居住过。坚持不懈的苦读,使邱处机从一个未尝读书的人变成了动容无不妙,出语总成真的饱学之士。邱处机《磻溪集》近五百首诗词,写于磻溪的作品100百首左右。这些作品,内容丰富,绚烂多姿,足以编辑成生活系列 照片, 把他这段生平比较清晰地 展览出来,抒发了真实的感情,敞开了邱处机慈善、爱民的内心世界。

在师父的鞭策下和师兄弟们的帮助下,邱处机勤奋自觉,刻苦修道,深得师父赏识和同门喜爱,受师命掌管道内的文书翰墨之事,干起了师父随身秘书的差事。这样一来,他追随师父修道,亲身体验师父如何融道教的丹鼎、儒教的忠孝和佛教的戒律于一炉,尽心尽力协助师父完善全真道的教义,结束了道教杂乱无章、派别林立的局面;同时,他积极参与了师父的弘道活动。

邱处机因何由从蟠溪迁龙门,据推测有两种可能。一是马祖的有意安排。二是邱处机道龙门洞赴重阳会,到达之后爱上了龙门洞的胜景佳境,愿意留在那里。从邱处机在龙门洞所写的诗看,既有命运安排的意思,又有自己乐意居住的愿望,如在《自亭川回路次望龙门山》诗中写道:南望龙门一豁开,东迁鹤驭再头回。深知此域因缘重,未许他方道德该。很有些命运安排的意思。再如《山居》诗中写道:胜境无穷言不尽,临风时雇以挥毫。又看出他对龙门山水有一种溢于言表的好感。邱处机站在龙门山上,看涧底的龙门峡水激崖溅浪,涌凑呼号,他突发奇想:这龙门峡水不正是一条隔断红尘之路的鸿沟么!他说:周流截断红尘路,婉转翻开白玉膏。邱处机的意思并不是说龙门峡水可以与世隔绝,而是把龙门峡水比喻为体内之水,用这水去抑制无明业火及所有的凡情俗念,以达到水火既济的高层次丹功境界。初来龙门式邱处机一人独居,所以要亲自到林中取柴,邱处机说:不怨深山自采樵,山中自有好清标。虽然采樵是件辛苦事,但穿梭于茫茫林海之中,可领略大自然的无限风光,也是趣事。来龙门洞之后,这里并无庙宇和丹房,只能居住在天然石洞中,居住环境条件之简陋是可想而知的,但邱处机不以苦为苦。他把苦视为修行的捷径,他说:幽居石室仙乡近,不假环墙世事遥。邱处机所居之洞即现在龙门道院中七真楼后面的石洞,洞口离地面有丈余,攀木梯可上。洞口高五尺,深二丈余,外大内小,右上一小洞可供一人打坐,是当年邱处机炼养之所。现洞口祀有邱真人坐像,后面有磨性石又叫炼丹石。遥想当年,进入此洞并不须木梯就可入内,因为洞外曾有巨石,状若人的手掌遮护洞口,人叫仙人掌。到清时,仙人掌石被人凿去,大煞风景,现在仅留下后人书写的仙人掌三字牌匾悬挂在七真楼前。邱处机隐居龙门。衣食住行依然和居蟠溪时一样的清苦,只是不再去乞食罢了。因龙门洞周围少有人家,化缘时困难的,据分析,马祖在龙门创立重阳会时,已有不少信教群众,邱处机既居龙门,信众门经常自愿的拿些粮食或生活用品送到洞上,首先解决了吃得问题。邱处机在《山居》诗中写到:饮食高呼天外鹤,摩云仰看峡中雕。显而易见,已不是乞食景象。潜修至道邱处机来龙门后最大的变化是不再大量写诗,他说:著假空贪齐李杜,明真何必等松乔。他认为诗写得再好,即使与李杜齐名,也是无用的,到头来不过是著假空贪而已。既不作诗,又将何为?时时皂白浮沉景,显贯真空慰寂寥。每日里在静定中,空贯灵台,抱元守一,修炼道家上乘功夫。若大个龙门山,独居邱处机一人,实在是清静,其实环境清静只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要自心清静,所谓熟境销,就是要把自己所经历过的而留在脑海中的记忆全忘掉,只有这样才能算的上真清静。此时,邱处机已进入修炼命功的阶段。龙门中期大约在邱处机居龙门的第三年道第五年,所谓龙门中期,情况又有所变化,邱处机初来龙门时清静的环境已被打破,因为慕名拜访的人渐多,上至公卿王妃,下至士庶人等,经常不断。信函传递日渐频繁,从邱处机所写应答诗的题目,可见一斑。陇州杨氏携月桂栽见访答陇州萧防判书召答曹王妃休休道者书召答京兆统军夹谷龙虎书召龙门艺文邱处机的这些答应诗,并非一般的客套应酬,而是用诗谈道论修行,并且针对每个人的具体情况,为他们指出一条正确的修行之路,劝他们迷途知返。如赠京兆统军夹谷公诗,邱处机告诫他但能慈忍荒淫便能名挂仙衔。再如答陇州防御裴满镇国诗,邱处机劝他不如及早伴烟霞,高卧云山。这时的邱处机,大隐思想占据主导地位,他说:利名千种事,我心上何曾挂著。邱处机是一位济世利人的修行家,他这时能事事不挂著心上,是有原因的,诚如所言:幸遇清平世,诸军宴安,刀剑罢挥霍。又加上天公作美,风调雨顺,民歌两穗之丰,教门兴。在这样一个外部大气候中,邱处机才得以万事不在心上挂著。当时,邱处机在龙门隐居修道,不仅是为完善自我,更重要的是心怀济世利民之心,当他看到众生之苦得不到救拔时,心情异常伤感,他甚至产生出安得大千复混沌,免教造物生精灵的愿心。这时的邱处机思想为之一变。原来那种慕巢由的隐士思想已经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有所淡化,从此走向济世拔苦的利人之道。这与日后应元太祖召聘至大雪山,一言止杀、欲罢干戈致太平的躬身实践是一致的。邱处机在龙门的七年中,仍以苦修为主。如《玄风庆会图说文》所言,龙门山比磻溪更为偏远,邱处机不可能再如在磻溪时一样,自己下山乞食,不得已改为由弟子供食。由日止一食、唯许米面不难看出,邱处机在龙门时生活的艰苦比在磻溪时有过之而无不及。

2、磨性山与磨性石。磨性山,宝鸡市陈仓区出虢镇往东十五里,北望一簇古建犹如巨型蝙蝠依附于苍松翠柏之中,袅袅青烟中,钟磬之声相闻,这是关中有名的道教山场。当年邱处机曾在这里修真炼性。据资料记载:邱处机转展苦志炼磨,惟恐无功,于山上往来搬石炼睡,只为福少不能心定。自后当过二番死魔,一番净身,自险死一番,飞石打折三根肋肢,又险死在后屡曾病魔,扑折三番臂膊,恁般魔障不动心,越生苦志。曾经是一块棱角突起的顽石,被年轻狂躁的道士竭尽全力抱到山顶,大喊着将顽石抛向山下,又下山抱石重复上山,如此寒来暑往,从不间断,直到石头成了现在的模样,浑圆、光洁、淡定、淡然。身上的道袍被酸枣刺挂破了补,补了再挂破,年轻气盛的道士一狠心将满山坡的酸枣刺用手捋了一边。年少轻狂到冷暖自知,惊天动地到不动声色。邱处机抱石炼性一直坚持到龙门洞隐修时期。在陇县龙门洞的在邱祖洞内,有一锅底状大坑,内置一直径约40厘米,重约百斤的滚圆形青石。传为邱处机遗物磨性石。 相传邱处机在此洞修炼时,除静坐修道外,为磨炼意志心性,将一顽石每日从山头掀下,再抱进洞里,年深日久,仅将不规则石块磨成滚圆形。邱处机抱石磨性的故事,也就在宝鸡流传了下来。清朝乾隆帝有言万古长生,不用餐霞求秘诀,一言止杀,始知济世有奇功,说的正是邱处机。

王重阳在羽化之前,要求马丹阳着力培养和造就邱处机,因为他一直认为邱处机日后地位非常,必大开道门,非他人所能比。邱处机的师兄马丹阳经常吟诵的两句话:纵日消万两黄金,正好粗茶淡饭。就是说,一个人纵然积累数不清的财富,纵然事业蒸蒸日上、兴旺发达,你也要依然保持一颗清净恬淡的心灵,不能改变纯朴自然的本性。马丹阳与邱处机同门之谊最深,个人感情最好,对他的影响也最大。马丹阳是王重阳的大弟子,在王重阳去世后接替师傅掌教,在《邱祖语录》中有反复得道兄丹阳马大师接引的记载,可见邱处机基本上是在这时跟着马丹阳学会了作诗吟赋。

创龙门派。13年的修炼,邱处机显示了其卓越的才干和非凡的修道潜力。通过完善全真教,创建龙门派结束了当时中国道教杂乱无章五花八门派别林立的局面,从此中国道教正式形成了北宗全真教和南宗正一道两大派别。邱处机创立龙门派,提出内修心性与外修功行结合。完成内丹修炼心性应通过读书思考、出家修道、云游四方、静坐调息、劳动磨炼等途径来完成。更重要的是外修功行,即介入社会生活,以仁爱无私之心,济贫救苦,与物无私,先人后己,传道度人。龙门精神它开创了多元融合的内省模式,在保证自身独立特质的前提下,推动儒释道融合,立足民生、圆融于发展。同时,龙门精神倡导入世的精神理念。主张先度己后度人,先出后入,所修道义,要以利于众生为念,重社会现实,重生命伦理。天人合一是龙门精神另一道义。这是天人同源的生命智慧,旨在启发以人为本的生活哲学,使人与人,人与社会之间和谐相处,抱朴守真、顺应自然。

3、龙门洞与龙门派。龙门洞位于陕西省宝鸡市陇县西北陕甘交界处的景福山麓,古名灵仙岩,是六盘山南段景福山的一部分。据龙门洞碑载,该道观始于春秋,建于汉代。相传周大夫尹喜曾弃职归山,隐居于灵仙岩龙门石室。西汉娄景,曾于此处修行。宋金时期,长春真人邱处机于宋孝宗淳熙七年,金世宗大定二十年,从宝鸡潘溪宫赴陇。栖居龙门山七年,在此创立了道教龙门派,故此地人称龙门洞。邱处机隐修于此,潜心修行,开创了对后世产生深远影响的龙门教派,被誉为龙门祖庭,现在为全国著名的五大悬空道观之一。邱处机在龙门的七年中,仍以苦修为主。如《玄风庆会图说文》所言,龙门山比磻溪更为偏远,邱处机不可能再如在磻溪时一样,自己下山乞食,不得已改为由弟子供食。由日止一食、唯许米面不难看出,邱处机在龙门时生活的艰苦比在磻溪时有过之而无不及。13年的修炼,邱处机显示了其卓越的才干和非凡的修道潜力。他通过完善全真教,创建龙门派结束了当时中国道教杂乱无章五花八门派别林立的局面,从此中国道教正式形成了北宗全真教和南宗正一道两大派别。邱处机提出内修心性与外修功行结合,完成内丹修炼心性应通过读书思考、出家修道、云游四方、静坐调息、劳动磨炼等途径来完成。更重要的是外修功行,即介入社会生活,以仁爱无私之心,济贫救苦,与物无私,先人后己,传道度人。龙门精神,开创了多元融合的内省模式,在保证自身独立特质的前提下,推动儒释道融合,立足民生、圆融于发展。同时,龙门精神倡导入世的精神理念。主张先度己后度人,先出后入,所修道义,要以利于众生为念,重社会现实,重生命伦理。天人合一是龙门精神另一道义。这是天人同源的生命智慧,旨在启发以人为本的生活哲学,使人与人,人与社会之间和谐相处,抱朴守真、顺应自然。金兴定元年后,邱处机作为全真七子中仅存的宿老,独自承担起弘扬全真道的历史重任。后以七十三岁高龄会成吉思汗于雪山,被授予多项特权,借机广开教门,使全真道成为元初最大的宗教派别。著有《磻溪集》、《鸣道集》等。

1170年,师父王重阳逝世后,邱处机与师兄弟们一起,在刘蒋村结庐而居,守丧3年。然后分散到四方传教,各自创建全真道的分支。在分别前,1174年八月的一天月夜,邱处机与马丹阳、谭处端、刘处玄三位师兄共坐于户县秦渡镇的真武庙,激情奋发,各言其志。邱处机言斗闲,马丹阳言斗贫,谭处端言斗是,刘处玄言斗志。师兄弟四人虽然所言不尽相同,但大家的终极目的都是相同的,就是要继承师志、参道悟道、修炼心性、提高修为、光大道教文化。

邱处机创立的龙门派,对全真道所有理论领域都有突破与创新,形成了独具一格的理论。在性命理论上,邱处机继承王重阳性命双修、先性后命的理论宗旨,把全真道七分性学,三分命功的性命理论转变为只言性学,不谈命功。虽然邱处机越来越重视性的修炼,但他也不是不言命功,只是结合全真道迅速发展和普通信众越来越多的现实,把全真道分成精英阶层与普通信众两个层次,因材施教。对于前者,在教给他们修性理论的同时,也教授一些修命的方法;对于普通信众,主要借用佛教的因果报应学说,劝说他们积德行善,偶尔教授一些性学内容,至于命功则绝口不提。邱处机还把王重阳功行双全的修炼方式,发展为内日用与外日用相结合的修养理论。重视外日用在修道过程中的作用,把大起尘劳、事上磨炼作为修性与积功累德的主要方式;在内日用的具体方法上,提出了去欲止念心定心空性见成道的修性过程。还对全真道的内丹修炼理论进行了总结,提出昼行命蒂,夜行性根与回光复性的修炼方法,使全真道内丹理论有了突破性进展。在儒释道三教关系上,邱处机继续遵循王重阳三教合一的指导思想,更为强调三教同源。邱处机在更大程度上吸收了儒家的处世方式与禅宗的修养理论,在儒家积极入世、济世救人思想影响下,他对马钰倡导的清净无为的修道方式进行了变革,形成了全真道有为为主,无为为客、有为为体,无为为用的处世态度;在禅宗心性理论影响下,他把全真道的修性方式,由王重阳的识心见性改造为心空性见,使全真道心性理论具有了更大程度的禅学化。金兴定元年后,邱处机作为全真七子中仅存的宿老,独自承担起弘扬全真道的历史重任。后以七十三岁高龄会成吉思汗于雪山,被授予多项特权,借机广开教门,使全真道成为元初最大的宗教派别。

三、金台观与张三丰

邱处机志在斗闲,因为人生性喜动厌静、喜闹厌闲,必须以闲寂来磨炼自己的心性,才能战胜自我,达到磨炼心性、悟道成真的目的。他在以后写的《答虢县猛安镇国》诗中说:酷爱无人境,高飞出鸟笼。吟诗闲度日,观化静临风。杖策南山北,酣歌西坂东。红尘多少事,不到白云中。充分表明了他欲无为应缘、优游恬惔、安闲度岁,即在闲寂中磨炼心性的志趣。

参考书目:

金台观位于宝鸡市金台区北坡森林公园半坡处,创建于元朝末年,为明代道士张三丰修道处。张三丰,名全一,字君宝,号三丰,是元、明之际集道学、武学等于一身的传奇人物,辽东懿州人。18岁那年,张三丰走出家门,四方游历。曾做过两年的中山博陵县令,因难以忍受官场约束,便挂印辞职。20多岁时,他把家中财物分给乡人,然后束装,携带两名家童飘然远游。元朝末年,张三丰路过陕西宝鸡,看到这里山清水秀,苍松翠柏间小径蜿蜒,深邃清幽,心中十分惬意,便决定在山中的金台观居住下来。据传,金台观的三孔炼功洞,还有石碑,都是张三丰习武练功时用过的。张三丰定居金台观后,结庐构殿,吟诗作赋,挥毫写书,练功种地,修行传道,行医救生,广布善事,深得当地居民的喜爱和拥戴,也扩大了金台观的影响。为此,在宝鸡民间,至今流传着许多他的传奇故事。金台观因张三丰而出名,成为张三丰的祖庙。

这次聚会,史称祖庭言志。这个真武庙后来被更名为志道观,以纪念祖庭言志事件。祖庭言志,共商了全真道的发展愿景,为日后全真道的传播与振兴奠定了良好的基础。第二天。邱处机与三位师兄就分散开来,各奔东西,自谋发展,边修炼、边弘道,为传播全真教义进行了不懈努力。

1.《邱处机与磻溪宫》----宝鸡市陈仓区政协文史委编,2010;

后来张三丰创立全真教武当派,著书立说,声名远播。明代数位皇帝先后封张三丰为通微显化真人、韬光尚志真仙、清虚元妙真君、飞龙显化宏仁济世真君等名号。张三丰倡导三教合一,因此,被其后学奉为三教宗师、三教真宰、救难天尊邋遢静光佛。他还从伦理道德的角度,去解释儒、释、道教,认为三教的共同点就是修己利人;还融合儒、释、道三教,把佛教的打坐、参禅等作为道教修心养性的方法。他反对持斋念佛,强调要想成仙或让神致福,不如虚心、无我,自教其心,人心即神,神即心。张三丰《大道论》最基本的一点,就是要以清静无为这个主旨为行为的标准,努力地遵道守德。张三丰继承了老子思想,把自然之道在人身的体现称为德,宣称这个德就是清静无为的首要内容。德是人生第一原则,只有守德,才能悟道,才能得到道的佑护。因此,他在《大道论》中说:人能修正其心,则真精、真神聚其中,大才大德出其中。基于此,他进一步提出,守德就是要戒除贪欲,不损人利己,不贪恋功名,不羡慕虚荣,不做帝王师。

穴居磻溪

2.《邱处机与龙门洞》----陕西人民出版社,1999。

张三丰在金台观修炼长达22年之久,宝鸡也是太极拳的发祥地之一。金台观遗迹中存有与张三丰有关的三绝:瓜皮书、翻耳瓦罐、神锄定柱。

邱处机先西游至宝鸡凤翔,短暂逗留后,又赴宝鸡磻溪,在此隐居修炼长达六年之久。

作者简介:

第一绝就是三丰洞亭前矗立着两通张三丰瓜皮书诗碑,字迹遒劲飘逸,后人称之为龙蛇之字。相传这两通诗碑原在古池州

邱处机之所以留在关中一带修道,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不忍远别年过半百的师兄马丹阳,二人虽然是师兄弟,但年龄上相差很大,马丹阳对邱处机照顾有加,让邱处机感受到了父亲般的温暖,二人实际上形同父子,感情颇深;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被关中的美妙景色、风水形胜所吸引,在他所写的《秦川》一诗中,便有秦川好,一片锦纹华这样的赞美诗句,还有秦川自古帝王州的诗句显示出了他远大的政治抱负。

杜法静:中国道协理事、陕西省道协副会长、中国老子文化研究院陕西分院名誉院长、宝鸡市政协常委、宝鸡市道协会长、宝鸡市老子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

根据《宝鸡县志》记载,在宝鸡县城东南50里处,有一座成道宫,是邱处机修炼成道之处,原名磻溪观,其中有天真、烟霞二洞。由于元朝以邱处机为国师,诏令将磻溪观改名为成道宫。在县城东南45里处,有一座启灵观,观旁有清泉,是当年邱处机的避暑之处。在县城东南50里处的八鱼原后面,有一座丹阳观,险僻而幽静,是当年马丹阳的修道遗迹,邱处机也常到这里游览。

单英杰:中国老子文化研究院陕西分院第一副院长、宝鸡市老子文化研究会名誉会长;

磻溪是块风水宝地,邱处机认为此地是绝佳的修炼场所,就动手凿山洞用以栖身,并赋诗一首形容说:福地名山何处有,长春即是小蓬壶。小蓬壶又名南昌宫、玉泉观,位于今陈仓区虢镇东北10里处。在磻溪附近还有一座常宁观,也是一处颇为优美的风景名胜和著名道观,邱处机也将它作为游览修道之处。

魏科超:中国老子文化研究院陕西分院副院长、宝鸡市老子文化研究会名誉会长;

据史料记载,邱处机在磻溪穴居时,生活寂寞,条件艰苦,每天只要能吃上一顿饭即可,不问饭菜冷热,只求填肠塞肚。他平时出门,总是蓬头垢面,头戴斗笠,披挂一身蓑衣,背人渡河,积累功德,人称他为蓑衣先生。对这样艰苦的日子,他已经习以为常了,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平心静气地修行参道,恰如他在诗中所说:物换星移人事改,多少翻腾沦落。是啊,功名利禄哪里值得去拼命追求,人间繁华也不过是过眼烟云而已。

朱玉林:中国老子文化研究院陕西分院副秘书长、宝鸡市老子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

有这么一个传说:一天,邱处机化缘到了一个杨庄主家,杨庄主对着他看了半天,本来准备递给他一个馒头的手又缩了回去,只掰了半个馒头给他,说:人家都叫我赛麻衣。我今天仔细观察你相貌,你日后必当饿死。所以,我今天只给你半个馒头,不要怪我吝啬,我是想让你积下一些余粮,这样你也许就能多活几年。

更多链接:

邱处机听了赛麻衣的话,又想起师父当年说他当有饿死之报的事,心灰意冷,决定不再化缘,每日在磻溪观里打坐不动,准备坐以待毙。就这样过了几日,在饿得奄奄一息生命垂危之际,惊动了天界的神仙。这一天,吕洞宾化成樵夫来到小庙,对邱处机说:仙经上说:我命由我,而不属天地。可见人的命运是可以改变的,只要你坚持不懈地积功累德,神仙也是可以做的。说完,送给他一个桃子,然后隐身而去。邱处机吃了吕洞宾送的仙桃,顿时体力大增,立即容光焕发,心里一下子豁然开悟,不再斗闲等死,而是寻机为社会做贡献。他在磻溪背人渡河,一背就是六年。后来,那个赛麻衣见到他后,吃惊地说:道长究竟在何处修德?居然修成了今天的真仙之相!

弘扬邱处机祖师西行慈爱和平精神系列活动专题报道

在邱处机思想深处有个核心理念,就是以老百姓之念为己念,用今天的话说,就是以人为本。一方面,遵照父母的遗言:要吃苦,求真知,走正道。如饥似渴、争分夺秒地博览群书,遨游在知识的海洋,吸取儒道释三教精华,来武装自己的头脑,修炼自己的心灵,知识越来越渊博,修行越来越长进。

另一方面,他经常到民间去寻访民众,了解社情,探求道教的真谛和报国救民之道。为了增强百姓的体质,祛除疾病的痛苦,邱处机继承发扬了中国传统医学知识,向百姓传播健身常识,并经常去深山悬崖采药,走村串户,送方治病,深得百姓的敬仰。

在磻溪修行期间,邱处机经常为百姓、王公做道场,他的身边总围绕着很多道友。他反对铺张浪费,经常注意提醒信众在斋醮时要注意节俭。这种入情入理的宣传,特别容易被大家所接受。当时有位杨姓道友想东游海上,去寻仙访道,邱处机就劝他说,不必拘于何时何地,只要你做好清净无为的功夫就行了。

在宝鸡民间有个传奇故事至今仍然被老百姓津津乐道。在磻溪宫对面有座山,史书形容这里翠柏苍苍,水声潺潺,幽鸟相逐,境界清雅,当年邱处机也经常在这里修真养性,躬耕持道。至今在山上道观中,仍存有球形的磨性石数个,大的直径达一尺多,小的直径也有五六寸。相传,邱处机当年每天早晨从山上把石头滚下去,再把石头扛、背到山上,如此反复循环、长期坚持,以磨练自己的心性。于是,人们就把这座山称作磨性山。

邱处机穴居磻溪六年,苦修悟道,逐渐成为当时很有影响的高道了。磻溪宫也因邱处机而名声远扬,在宋末元初时成为宝鸡道教的第一道场。

龙门潜修

1180年,32岁的邱处机从磻溪迁居到陇州的龙门洞继续修炼。

龙门洞位于宝鸡市陇县西北约70华里的陇山北侧其历史可以追溯至春秋战国时期。那时,神仙思想已经形成,已经有些隐士居住了龙门洞,这里开始成为道家隐修者的福地。龙门洞大多是天然形成的洞穴,所以最早被称为灵仙岩,最适宜那些想远离社会的隐士隐居修行。相传,西周函谷关的关令尹喜,当年在得到了老子《道德经》五千真言后,就归山隐居于这里。

西汉时期,有个著名的方士叫娄景,在晚年时曾经隐居于龙门洞。娄景早年是西汉开国皇帝刘邦的谋士,被封为关内侯,晚年为避吕后之乱,遁世山林,修仙养道,最终丹成于内,尸解成仙。汉景帝听说了娄景德事迹后,十分景仰,下诏将娄景所居的灵仙岩赐名为景福山,取神仙万年大福之义。龙门洞所在之处,无论是叫灵仙岩,还是叫景福山,都是充盈着浓郁的仙气、有着丰厚福德的一处福地洞天。

当1180年邱处机来到龙门洞时,当地人称这里为龙门山,这是因为此处山奇水秀,洞深潭邃,号称三十六洞,洞洞有仙;二十四潭,谭谭有龙。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成为道教史上的风云人物,邱处机《磻溪集》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