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资讯 2020-01-12 18:1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资讯 > 正文

室外大雨房间里中雨,只然则那几个小名出了李

  空气里湿漉漉的,天气预报说有雨,偶尔一阵风吹过,不带半丝清凉,吹得人燥热难耐,老王的后背都湿透了,脖颈后面稀疏的头发沾满了汗水。
  老王坐在晴川小苑十八楼的天台上,两条腿悬在半空,摇摇晃晃。他左手里拿着一瓶白酒,时不时向嘴里灌一口。老王从来不喝酒,但是今天他想喝,人不都说酒能化愁嘛。
  他低头看着下面来来往往的车辆,一辆一辆像一只只甲壳虫,过往的行人如同忙忙碌碌的蚂蚁。他心里突然羡慕起这些小东西来,没有脑子,无忧无虑。哪像他这个世间的苦人儿,劳劳碌碌大半辈子,勤勤苦苦,清清白白,最后却晚节不保。
  老王今年五十九岁,还有三个月就退休了,干了一辈子的老师。他本来想着退休之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旅旅游,钓钓鱼,享一享天伦之乐。这一辈子真是不容易。
  昨天的语文课上,老王像往常一样给学生上课。他转身在黑板上写字,就是这一转身的功夫,下面可是出了乱子。
  吴涛是班里出了名的“作爷”,不是“上房揭瓦”,就是“下水摸鱼”,扰乱课堂秩序这种事更是稀松平常,再加上有一个极其疼爱他的妈妈,每一次孩子出了事,他妈妈蒋丽总会找到理由给吴涛开脱,还夸自己的孩子敢想敢干,将来不会吃亏,必成大器。这使得吴涛更是有恃无恐。
  吴涛看到老王转过头去,玩性大发,揪着他前桌小文的头发摇晃着当缰绳,还小声地喊着:“驾啊!驾啊!”小文头发被扯得生疼,叫出了声,一下子惊动了老王。老王转过头看见吴涛手缩回去,知道“作爷”又作了。
  老王走过去问:“小文怎么回事?”
  小文眼圈红了,一哭一涕地说:“吴涛他揪……揪我的头发,把我当马骑!”
  吴涛盘着腿坐在自己位子上,头摇来晃去,眼睛看这看那,一幅无所畏惧的样子,好像眼前的事情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心里门清,反正老师又不能把自己怎么着,更何况每次妈妈都能给自己争到理,正义永远站在自己这一方。
  老王一听小文的哭诉,再看到吴涛这一副熊样,怒火中烧,忍不住推了吴涛一把,吴涛站立不稳,摔倒在地上,老王清楚地看到吴涛只是顺势倒在地上,他的头根本都没有着地,可是吴涛却撒起泼来,赖在地上不起来,摸着头呻吟:“哎呦!哎呦!头晕啊……头疼啊……”一直到下课铃声响起,吴涛还是装模作样在地上趴着。
  面对作爷这幅德行,老王也是一脸无奈,让班长喊来了班主任刘老师,刘老师也唱黑脸也卖红脸劝说着吴涛。“作爷”王八吃秤砣铁了心,就是不起来。正劝说着,吴涛的妈妈蒋丽来了。
  蒋丽中午来接孩子回家,左等不来,右等不到,学生都走光了,自己的儿子还是没有出来。蒋丽着急就进校园里找,在楼道里就听到儿子哭闹的声音。蒋丽穿着高跟鞋急匆匆跑了几步,看自己的小心肝到底怎么了。
  一进教室门她就看到儿子躺在地上,大声哇哇叫着,旁边站着几个老师。蒋丽以为儿子受欺负了!快步过去一手扒拉开站在儿子跟前的老王,蹲下身去扶地上的吴涛:“小涛!你怎么了啊?快告诉妈妈!”
  小涛一看大救星来了,指着老王大叫:“老师打我,把我打倒了地上,碰了我的头,我头晕,我头晕,妈妈!”
  这下蒋丽可就不依不饶了,像一只斗狠的公鸡一样,伸手挠了老王一把,老王脸上立刻开了一朵鲜红的菊花,嘴里还骂骂咧咧:“你们老师打孩子,我一定要告你们!还不快打120,我儿子头疼,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我决饶不了你们!”
  老王捂着火辣辣的脸,吞吞吐吐地还想给蒋丽解释什么:“你儿子故意揪其他同学……”
  “你快点呀!还磨蹭什么!”蒋丽咆哮着说。这时候学校的领导也来了,纷纷劝说,又安排车把吴涛送到医院,请了最好的医生,CT、磁共振、B超做了个遍,医生看完检查结果,拍着胸脯说:“病人一点事也没有,身体一切正常!”
  吴涛在旁边听着,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又呻吟起来:“妈妈,我头好晕啊!哎呦,我站不住了——”就势又坐在地上。
  蒋丽又沉不住气了,冲着秦校长骂骂咧咧地说:“什么没事啊!你看我儿子都这样了!”
  秦校长也是被蒋丽激怒了,可又能怎么样呢,用手抚着胸膛,向下压了压火:“医生,你看这个情况——”
  医生一看这阵势,也不好说什么,万一孩子真的有个三长两短,自己还得担责任,沉思了一会:“这样吧!住院观察三天,看看情况!”一边说,一边龙飞凤舞地写了住院手续。吴涛一听说安排住院也不哭了,很听话地住进了单间病房。
  如果事情到了这里结束,老王也就不用爬上这么高的楼,对着夜空一人饮酒醉。他拿起瓶子又喝了一口,满嘴里辣乎乎的:“酒真不是个好玩意!下辈子还是不能碰啊!”老王把剩下的多半瓶酒放在旁边的地上,他捋了捋额前的一绺头发,这几年头发掉得厉害,中间的地方几乎掉光了。他向下望了一眼,十八层,这里是通向天堂的桥,老王嘴角露出一抹微笑,他想身子只要向前一纵一切就可以结束了。不用再去应付门口的那些记者,还有微信上铺天盖地的“老师打人事件”报道,可是那就见不到自己可爱的小孙女了。
  事发的第二天,老王早晨收拾妥当去上班,一进学校大门,眼前一片闪亮,噼哩啪啦一阵快门响,长枪短炮一股脑堆在自己面前,媒体记者们把大门堵了个水泄不通,拿着话筒争相伸到老王嘴边:作为一个老师,你不知道不能体罚孩子吗?你难道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吗?那么小的孩子你怎么能忍心下手呢?
  老王一夜之间竟成了明星。来来往往送学生的家长纷纷侧目,指指点点。记者在那里堵着不让老王进去,学校大门口看热闹的越来越多,把马路都堵上了,引起了交通堵塞。
  学校里的保安这时候赶忙出来救驾,把记者们挡在一边,护着老王进了学校。老王进了办公室屁股还没有粘着椅子边,校长的电话就来了,通知他去校长室。十几分钟后,老王皱着眉头从校长室里出来。两只脚上像绑了两个秤砣。校长一脸歉意地告诉他让他休息一段时间。休息!这哪里是休息啊!明明是停职吗?老王尽管一再阐述自己没有打吴涛,吴涛头根本没有碰在地上。校长微笑不语,拿出手机让老王看了一篇微信文章:老师殴打学生致脑震荡!职业道德何在?还配发了吴涛住院的照片!校长说现在这个事情已经传疯了,对学校造成了极端不好的影响!
  老王拿着包是从学校后门出的学校,他没有坐公交车,而是一路步行,他不晓得公交车上的人是不是都知道这个事。
  太阳很毒,刺眼的光芒照得他眼睛睁不开。路口是红灯,老王停在那里等着绿灯通行,对面大屏幕上正在播放着新闻进行时,老王很喜欢这个节目,几乎每期必看,节目大多都是很亲民的主题。他看着这期节目好像不大对头,屏幕上那个人看上去怎么这么熟悉啊!稀疏的头发,一副黑框眼镜,瘦削的脸,下巴上扎着几根胡须清晰可见……那——那不是自己吗?
  老王四处瞧了瞧,发现没有人注意自己,赶紧用手包遮着脸,低下头,绕着小道回家,尽管要多走几里路,他觉得更安全一点。可是走在路上,他忽然觉得路人的目光都在盯着他,一束束目光像一根根刺一样刺向他。正走着,他忽然听到后面有人喊:“你等会,别走!”老王以为被人认出来了,没有停下脚步,而是小跑了起来,心里咚咚地响,如同揣了个小鼓。一直跑到街角,他才敢回过头来看后面,小卖铺的老板正提着一袋子水果递到一个年轻姑娘手里,两个人还在说着些什么。老王的心这才放下,原来喊的不是自己。
  老王肚子里揣着小鼓到了小区,大白天的他没有敢从大门进去,他不知道小区门口是不是也有人在那里守株待兔,等着他这只倒霉的兔子自投罗网。他绕到小区的西墙,看了看四周无人,先把包扔进院子里,一耸身子双手扒住墙头,他想借着这个劲整个身子向上提,翻到墙头上,可是使了半天劲,两手都扒得麻了,还是没上去,手一滑,摔了个屁股蹲,老王坐在地上半天没起来,真是老了啊!年轻那会比这更高的院墙他一猫腰噌一下就上去!
  强攻不行,只能智取。老王歇了一大会,等气喘匀了,看旁边有不少空心砖,一块一块搬过来摞在墙根底下,踩着砖上去,这下没有费多大力气就跨到了墙头上,慢慢把脚探下去,双手勾住墙头,一松手身子稳稳地落在了地面上。老王拍拍手上的土,叹了口气!这算是今天最顺心的一件事了,捡起地上的包,穿过绿化带里的冬青丛,总算是安全地进了自家的楼道!
  老王家是二楼,一进楼道门,就隐隐听到有孩子的哭声,细听起来好像孙女童童的声音,老王纳闷,早晨老伴明明把孩子送去幼儿园了,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来到家门口,听着哭声更大了!老王打开房门,童童正大泪小泪啪啪落着,成了一个泪人,两手不住抹着眼睛,嗓子都哭哑了。
  老伴秀琴正在那里哄着:“童童乖!不哭,咱不怕别人说,小朋友都不是故意说童童的,爷爷没有打人……”
  老王听到下半句就知道孙女为什么委屈成这样!一定是孩子到了幼儿园被其他小朋友说笑了!
  秀琴一看老王这么早就回来了,也是一愣。看到了老王脸色不好,也猜到了老王在学校肯定是不好过,忍不住流下泪来,哽咽着对老王说:“你弄得这是什么事啊!孩子连幼儿园都去不了!一进门其他小朋友就笑话童童!”
  童童平时跟老王最是亲近,老王一句话都没说,把包丢到一边,接过童童,抱到阳台上,给孩子讲了个童话故事,孩子总算破涕为笑,
  安静下来!童童一本正经的对老王说:“爷爷,幼儿园的小朋友们都说你打学生被开除了,是吗?”老王微笑着用胡子蹭了蹭童童嫩嫩的小脸:“怎么会呢?爷爷怎么会打人呢?爷爷打过童童吗?”
  童童被老王的胡子扎得痒痒的,小脑袋往后仰,奶声奶气地说:“爷爷不打童童,也就不打其他小朋友!”
  “对!我们家童童真是聪明!”老王把童童举过头顶,乐得童童再也没有了刚才的不快。
  祖孙俩在阳台玩着,门又响了,儿子小军和儿媳文秀一起进了门,秀琴看儿子回来了,瞥了一眼墙上的表才十点,还不到下班的时间,心里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忙冲小军使眼色。小军顺着母亲的眼神看到老爹正在阳台上和童童玩,没敢说话。童童看到妈妈来了,从老王怀里挣脱出来:“妈妈!妈妈!”扑到文秀怀里。
  老王见儿子回来,沉沉地打了个招呼,对于那件烦心的事只字未提,小军张了张嘴想劝劝老爹,老王只给他留了个背影转身进了房间。直到吃饭也没有出来,一家人这顿饭吃的也是寡然无味,吃过饭小军和文秀怕再给老爹添乱,把童童带走了,临走时小军嘱咐母亲看好老王,别再唠叨他,男人心里要是有事最怕女人叨叨个没完。秀琴哪里用嘱咐啊,她跟老王过了一辈子,知道老王不爱说,心里有事就自己闷着,谁劝都不管用,他得自己慢慢消化。但是这一次,秀琴不知道丈夫能不能过去这道坎?一个下午老王都闷在屋里,秀琴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看电视,声音调得很低。低到连她自己也听不见声音,眼睛盯着电视画面,其实耳朵一直在听房里的动静。
  天渐渐黑下来,秀琴准备出去买点老王爱吃的腊肉,回来给他做个芹菜炒腊肉,这是老王最爱吃的一道菜,自己做了半辈子,老王也吃了半辈子。临走时她还特意蹑手蹑脚走到房间门口听了听里面的动静,觉得没有什么异常,这才提着篮子匆匆出门。
  老王就是趁着这个空从家里出来,他觉得胸闷,胀得难受,有种快要炸了的感觉。他找出自己钓鱼的遮阳帽,换了件衣服,戴上墨镜,有点像明星出门的样子。果然,他这幅装扮走在小区里,心里舒服了许多。在街上溜达了半天,心里还是拧着疙瘩。老王记起一句话叫一醉解千愁,今天要不也试试,他去路边的小超市买了瓶二锅头,去哪里喝呢?这也是个问题。高处不胜寒,老王想到了楼顶,于是就来到了晴川小苑顶层十八楼的天台。原本打算坐电梯上去,电梯门口放置检修停用的警示牌,老王摇了摇头,人要是倒霉了,喝口凉水都塞牙,只好拎着酒瓶子一步一挨地一层一层爬到楼顶。
  老王提起身旁的瓶子又喝了一口。他隐隐听到脚下方传来秀琴的声音。老王朝下一看,一个小小的身影正在下面朝着他摆手,那意思看上去是让自己下去。周围也围了一圈人,而且是越来越多。正琢磨的功夫,两辆消防车也赶过来,刺耳的急刹车停罢,消防战士以最快的速度铺设好了安全气囊。
  老王这下算是明白了,原来下面的人以为自己要跳楼,老王放下酒瓶环顾了下四周,又看了看自己坐的位置,的确有点像跳楼的样子。他可不想死,无非是上来喘口气,即使是死,他也得为自己洗刷了冤屈,再说他可是舍不得自己的小童童,他还想看着童童慢慢长大呢!
  老王站起身准备离开楼边墙,许是这二锅头的酒劲开始发力了,身子一晃,险些掉下去,把老王惊出一身冷汗,下面的人也是吓了个半死,不约而同地发出尖叫!所有人都闭上了眼睛,想象着那惨烈的一幕!秀琴扑腾一声坐在了地上晕了过去!幸好旁边有急救的医生,赶快跑过来抢救!消防队员们绷紧神经,盯着楼顶上的黑影,随时准备移动安全气囊,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挽救这个生命。

“小胖,你怎么又尿床了啊,你是怎么搞得。”李翠看着坐在床上低着头的小胖子骂道。

图片 1

小胖子原名叫张子云,但是因为体型比一般的学生都胖了很多所以李翠给他起了这么个外号。只不过这个外号出了李翠身边的老师没有人知道,而张子云常年住在学校里,由于父母离婚的他仿佛是弃婴一般被丢在这里没有人看过。

唵嘛呢叭咪吽①


王村儿的雨后空气虽说没有大城市里的成分丰富多彩却也是村里每个孩子手心的宝贝,轮流地由一代又一代的孩子们小心翼翼地守护着,生怕地上的尘埃扬起化进空中。

王村今年下雨过于频繁,每场都带着洗涮大地的气势而来,自然是不舍轻易褪去,大雨唰唰地连下了一个礼拜②,村里的人都没法出门,这雨冲漏的老房子更是一个巴掌都数不过来。

房子漏水的人家只好在屋内拿盆接水,屋外大雨屋内小雨。万幸的是没有房子坍塌砸伤人。

雨后,迎着天边彩晕,憋了一星期的郁闷的村民们都早早地出家门透透气聊着闲儿,孩子们也都迫不及待地光着脚丫拿着竹子尖儿捆成的大扫帚在街上扑蜻蜓,不一会儿,有个大点的孩子提出:将孩子们分成几组,看谁抓住的蜻蜓最多谁就赢。

大人们就站在一旁看孩子们玩耍,眉目间不时流露出狐惑,面对这种赢了连奖励都没的比赛孩子竟然干劲十足,也许,大人的世界和孩子相比就是会多些目的性,实在不知是福是祸。

之前由于下雨,村里的小学虽说接收的都是自己村里孩子,雨下的太大门都出不了,只好留作业让孩子在家学习。宝军的儿子启宏本就贪玩,这不去学校了玩儿性就更是收不住。

虽有盐爷和宝军的督促,可启宏这孩子贼的很,连蒙带骗的把两人都哄过去了。作业没写完。可这一次,启宏真的是撞上了。开学后老师让没写完作业的孩子由各组组长“护送”回家。

原来,一开门,盐爷看见孙子回家了满脸宠溺,可一听旁边的同学一说:他没写完作业,老师让我把他送回家。啥时候补完才能回学校。直到将启宏组长送出门盐爷都憋着一口气。气的自己都要自炸了。

回头来脸就黑了就给启宏一脚,踹飞好几米。启宏也不敢大声哭泣,了解爷爷的启宏知道,他越是哭就越容易挨揍,于是作委屈样朝爷爷认错,盐爷还真吃这一套,就让启宏起来,给他搬好凳子桌子让他好补完作业回学校。

启宏这孩子在学校里属于不算特别爱学习但又不敢不学习的那种学生,平时比较贪玩,跟着一些高年级的学生学会了打网游,不时的跟爷爷要钱去网吧上网。

盐爷是宠孙子,但平日的经验告诉自己,这孙子绝对不会是简单的买零食花光的。盐爷发现启宏有网瘾,这可是把盐爷急坏了。他可不想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给予希望的孙子最后不成器。

可这启宏还真是有点仗着爷爷的厚爱,网瘾没戒不说更加为所欲为了。天天白天在学校上课睡觉,晚上就泡网吧。盐爷就断了他的零花钱,还告诉儿子宝军和儿媳妇儿也都不让给他零花钱,没了钱看他还怎么闹腾。

这样一来,没了零花钱,启宏就又开始作怪③。可能就是因为处于青少年期的孩子就是易被冲动掌控。这天,启宏实在是忍不住了,在家里找了一瓶农药,专门把家里人集齐,就连那未出生的弟弟也来了。

启宏一手持农药,一手拧瓶盖。胁迫家里人给钱,不然就要自杀。

“这小王八羔子,我知道他没这谱,拉不成这曲儿。”启宏的爹宝军怒不可遏地乱抖着手中的碗。

“他奶奶的!你要是敢喝更不会给你钱的,谅你你也不敢!”盐爷有吼声没底气地喊着。

“宏儿啊……宏儿……别做傻事啊,宏儿……”启宏妈妈重着身子④坐在凳子上差点就要哭晕过去。

启宏一看,更是生气,便仰头就是一口,一流化学药剂的刺感沿鼻腔直冲上脑子简直令人作呕,经过喉头简直就是刀刮终于到达胃部,慢慢的随血液晕染开来。遍身的刺痛感阵阵袭来。

可启宏硬是有一口气撑着,硬较着劲。家里人一看,这傻孩子还真喝了一口,便着急起来。可还是近不了启宏的身。

启宏原来是硬撑着,药劲一上来就控不住神了,一头就倒到地上。开始神志不清。口吐涎水。

家人见此,慌忙叫车进医院,差点将接连转了好几个医院人家都拒收,最后还是到市中心医院进行了抢救。但是,应该是送医不及时,在医院一个星期后启宏走了。

人言可畏,吓人的不只传的内容,更是传播的速度。回到村里发现村里人尽皆知。盐爷家里草草收拾完启宏的后事后只有一个月不到人们便忘记了,开始讨论新的热点,但盐爷家里对此却念念不忘,觉得这是报应来了。

之后,宝军迎来了新出生的二儿子,宝军想要说长的真像启宏,又怕挑起妻子的泪腺,便住了嘴。只见二儿子脸上莫名多了一珠水。盐爷也来看孙子了,一把抱住就是哭,哭的孩子也吓哭了。

宝军请父亲为儿子起名,自然地,盐爷又找到了技能齐全的孬娃子。


①唵嘛呢叭咪吽:六字大明咒“唵嘛呢叭咪吽(OM MAŅI PADME >HUM)”是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咒,源于梵文,象征一切诸菩萨的慈悲与加持。此咒即是观世音菩萨的微妙本心,久远劫前,观音菩萨自己就是持此咒而修行成佛的,佛名正法明如来。(释义来自360百科)
②一礼拜:一个星期。
③作怪:没事找事。
④重着身子:怀着孕。


“你说说你都四五岁了怎么还尿床,咱们班里的那有一个像是你这昂的,没妈的孩子就是没人管啊。”

小盐非常感谢您的阅读欢迎在评论区留下您宝贵的意见和建议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李翠看着床上面的尿渍又骂道,想到自己要去洗那床被上面的尿便觉得不舒服。

“对不起老师,我没忍住。”小胖听到老师的骂声身体不停的抖动着说道。

“对不起就有用了啊,去给我在墙角站着去。”李翠听到了小胖的话嫌恶的说道,随后拿起一瓶矿泉水丢给了小胖让他去墙边站着。

小胖拿着矿泉水高举着站立在墙边,这是李翠特别针对小胖的伎俩,昨天举得是椅子,今天相对于昨天轻松了很多。

李翠打算把小胖的被子拿出去晒一晒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从身后传来的响动,随后转过身子看去才发现原来靠在墙边站着的小胖手中的瓶子竟然掉在了地上,原本就没有拧紧的瓶子里的水迸溅到哪里都是的,小胖身上的衣服也变得湿漉漉的。

“啪!”李翠看到这里再也忍不住的走到了小胖的身边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顿时一个红色的手印出现在了小胖的脸上。

小胖觉得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但是却不敢有任何的动作,只能噙着眼泪低着头站在墙壁不敢说话。至今小胖都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老师要这样对待自己。

李翠看到小胖的样子觉得还不节气便揪着他的耳朵朝着门外走去,但是地上此时满是水,小胖被李翠揪着耳朵一个踉跄跌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啊!”李翠感觉到小胖的身体一沉便松开了揪着小胖耳朵的手,但是当李翠朝着地上的小胖看去的时候忍不住的惊呼了一声。

原来小胖摔倒在地上后不偏不倚的一头磕在了一旁的椅子上面,整个太阳穴都凹陷了进去,血红色的鲜血正顺着小胖的头不停的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的水渍上。

李翠看到这里彻底的慌了,赶忙拿起一旁的床上按在了小胖的头上。床单是还没来得及拿出去晒的床单,上面的尿骚气掺杂着空气中的血腥味非常饿难闻。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室外大雨房间里中雨,只然则那几个小名出了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