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资讯 2020-01-27 22:2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资讯 > 正文

  明礼毫不犹豫地把几百块钱放在了白布上,

明礼的脖子上,挂着一枚浅绿色的玉观音。明礼是个生意人,闲暇时喜欢游历祖国的名山古刹。
   一次,明礼随朋友出差,听说本地有一座千年古寺。办完事情,他们便驱车前往那里了。山间,一个嘴角长着黑痣的少年正跪在路边乞讨,身前放着一块白布,上面写着不幸的身世。明礼心里涌起怜悯之情,把手伸进了口袋。
  此时,朋友毫不避讳地说:这样的事多了,你也信?
  明礼毫不犹豫地把几百块钱放在了白布上。少年突然抬起头,眼里一丝惶恐,脸刷地红了。明礼用清澈的目光望着他,坦然地笑着说:我信。少年的鼻翼动了动,额头冒出了汗。
  离开后,朋友问明礼:他可能是个骗子,为什么还给那么多钱?
  明礼说:假如他真的遇到困难,那些钱也许能帮到他,假如他是想利用人们的同情,我为什么不让他看到世间还有爱和信任呢?
  说话间,一个老和尚抢前一步,双手合十念道:阿弥陀佛,施主请留步。明礼问:大师,有何贵干?老和尚不紧不慢从怀里掏出一枚玉观音,说道:施主,我愿将这枚玉观音送你。明礼吃了一惊,不肯收下。老和尚说:你我有缘,请一定收下。说罢,他将玉观音放在明礼手里,瞬间便消失在人流中。
  逛完古寺,明礼他们又路过那个少年乞讨的地方,却没有看到他的踪影,只发现那张写着身世的白布被扔在了路边。
  回到家里,明礼便把那枚玉观音戴在了脖子上。后来,他在很多地方开了分店,赚了不少钱。明礼依然过着简朴的生活。却常常捐钱给慈善机构。仿佛神助一般,明礼一切都那么顺利。时光像水一样流过,明礼成了一家大公司的董事长,手下有了上千名员工。
  那枚玉观音,明礼一直戴着。
  有一次,明礼自己开车去朋友家聚会。朋友的别墅在一座风景秀丽的山上。天刚刚下过雨,路很滑。到半山腰的时候,明礼突然看见几米外有一只不知名的野鸟。它好像负了伤,在路中央蹒跚着。明礼的心一动,缓缓地停下了车。他要等野鸟过去了再走。这时,前边的一棵大树突然毫无征兆地倒掉,砸在了地面上。那只野鸟惊叫着,扑棱着翅膀躲开了。明礼愣在那里,假如刚才不为这只野鸟让路,树肯定会砸在他的车上,后果不堪设想。
  明礼低头望了一眼脖子下的玉观音,长长出了一口气。后来,朋友驾车来接明礼。当他看到路上横着大树,而明礼的车就停在几米外,吓得脸都黄了,连声说: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若干年后,明礼到了退休的年龄。他把很多钱都捐给了贫困山区,准备和老伴搬到山清水秀的地方养老。
  公司的几位同事非要为他辞行,地点选在一个大酒店里。晚上,明礼喝了不少酒,一个人住在那里。半夜,他一翻身,感觉胸口一阵发凉。原来,是那枚玉观音被压住了。明礼惊慌地看着玉观音,恐怕它被损坏。这时,房外突然传来一声惊叫:着火了!
  明礼打开门,看见对面燃起了大火······
  当明礼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医院的床上。一个年轻的消防员告诉他:你是我们大队长背出火海的。明礼说:我一定要见见救命恩人。年轻的消防员往门口一指,说:就在那儿呢。说话间,嘴角长着黑痣的大队长已经走了进来。明礼眼前一亮,仿佛在哪里见过他。大队长也愣了一下,皱了皱眉。
  明礼情不自禁地说:古寺······
  大队长犹豫半晌,说:我信······

从我记事起,就一直在做一个梦,同一个梦,一个我厮杀战场的梦。

“这就对了,这就对了!”钱万能激动地连着踱了几圈,回去继续抓着老和尚的手,“这就对了!” 饶是老和尚修身养性一辈子,也被钱万能给搞迷糊了,“施主这是什么意思?” 钱万能又过去激动地看着刘啸和张小花,“我找到了,我找到了!” 张小花一头雾水,推了推钱万能的肩膀,“老钱,你怎么了,你到底找到什么了?” 钱万能哈哈大笑,笑毕,才问着那老和尚,“主持,我问你,你可知道这金宝寺的来历?” “阿弥陀佛!”老和尚吟唱一声,道:“据寺里的资料记载,本寺修建于明朝永乐年间,由本地一个钱姓的大家族出资,历时六年才修建完成,建成之后,不光钱氏族人每年必到本寺祈福,周围百姓也常到本寺进香许愿,香火旺盛至极,后来钱氏族人集体迁走,本寺因为地处偏僻,这才稍稍有所冷寂了下来。” “这钱姓族人,你可知道他们后来去了哪里?”钱万能问到。 老和尚摇头,“这个就不知道了,寺里资料并没有记载!” “他们出海去了!”钱万能搓着手,笑道:“钱家所有的人,全部都出海去了!” “噢?”老和尚一脸惊讶,“原来山里乡民们关于本寺的那些传说都是真的,并不是捕风捉影,老衲曾听一些进香的乡民说起过此事,他们都说当年修建本寺的钱氏族人出海之后一去不回,只是有的说钱家的人事迁往南方,有的说钱家在海外寻到一方宝地,而有的则说钱家的人在海上遇到了风暴,全部殒命!阿弥陀佛!” “没错!这些传说全都是真的!”钱万能点着头,抬头又看着那尊弥勒佛像,一脸沧桑。 “钱先生!”刘啸有点明白过来了,上前问道:“你不会是说,当年的那些钱氏族人,就是你的先祖吧?” “不错!”钱万能叹了口气,“那就是我的先祖们,当年就是他们修建了这座金宝寺!唉……,几百年了,我们钱家后人苦苦寻找,今天终于让我给找到了这座金宝寺!”钱万能过去伸手抚摸着佛脚,感慨万千。 “施主姓钱?”老和尚更惊讶了,“是钱姓的后人?” “没错!”钱万能回身和老和尚施了一礼,“鄙人钱万能,正是这钱姓的后人!” “会不会弄错啊!”张小花上前两步,她也纳了闷,这爬山还爬出先祖来了,“没这么巧吧!” 老和尚也是道:“施主可四处走走看看,确认一下!”,其实老和尚是很怀疑,既然是钱家的后人,那怎么会不知道金宝寺地所在呢,竟然寻了好几百年! “不会错的!”钱万能抬头看着弥勒佛像,“当年钱家族人修建金宝寺,所塑的弥勒佛像,就是按照我先祖的模样塑造的,我想天底下再也找不出一尊这样的弥勒佛吧!仅看这佛像,我就能肯定,何况主持刚才也说了,星空寺原本是叫做金宝寺的,知道这一点的,除了主持,也就只有我们钱家的人了!” “善哉!善哉!”老和尚吟唱两句,“我佛慈悲,保佑钱家后人终于寻到了祖宗根基!” “钱先生,这是怎么回事?”刘啸也有些奇怪,“虽然这里改了名字,但寻找起来,应该不会那么困难吧!” “一言难尽!”钱万能摇着头,“刚才主持不是也说了那些传说吗?我们钱家当时确实是迁往了南方,偶然的机会,先祖认识了曾多次下西洋的三宝太监,并有幸得到了三宝太监的航海图,从此,我们钱家便干上海上贩卖的生意。” 钱万能说到这里,叹了口气,“凭借着三宝太监的航海图,我们钱家的生意做到了南洋诸国、欧洲、以及非洲,后来,我的先祖又发现了到达美洲的航线。那个时候的气象手段十分有限,我们钱家海上起家,最后却也是差点毁在了海上。有一次,先祖在海外发现了一处好地方,非常适合出海以及海上贸易,于是他就便领着全体族人举家搬迁,没想到途中遭遇大风暴,船毁人亡,出海的族人无一生还。万幸的是,当时有位先祖尚在襁褓之中,他的母亲也因为刚刚生产,身体羸弱,不能出海,他们被留在了家中,这才让钱家躲过了灭门之灾。只是那时距离钱家集体迁往南方已经过去了几十年,本来就已经对故土有些陌生了,再经过这场大劫难,知道故土在哪里的人已经全部都命丧海上。” “后来……”钱万能说到这里,也是有些沉痛,“后来,我们钱家在那位柔弱母亲的全力支撑下,把海上的生意维持了下去,再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才有了海上第一商家的地位。从那时起,钱家便定下了两条规矩,第一,没有成家并留下子嗣的族人,是不能出海的;第二,找到一个叫做金宝寺的地方,全力寻找其他的族人,金宝寺是我们唯一知道的线索了。” “阴差阳错啊!”钱万能拍着佛脚,“谁能想到,这金宝寺早已改名叫做星空寺,让我们钱家苦寻数百年,竟是一点消息都没有。”钱万能回头看着张小花二人,“我要谢谢你们,如果不是你们带我来我这里,怕是我们钱家后人还得继续寻下去。”,老钱竟是朝张小花深深鞠了一躬。 “老钱!”张小花赶紧躲开,“你这是干什么,我事先也不知道这里就是你要找的金宝寺!” “哈哈哈!”钱万能突然笑了起来,“我决定了,就在封明安家了,我要重修金宝寺,我腰在封明市投资开工厂办企业,我要让我的先祖们知道,他们的后代回来了!”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老和尚双手合什,“钱家先祖一心向佛,心怀慈悲,虽遭大难,但幸得我佛佑护,留下骨血香火,后凭借着坚强的信念和全体族人的共同努力,重新光宗耀祖,今日重新回得故土,实在是可喜可贺,愿我佛佑护钱家人从此平安泰和,再无灾殃!” 刘啸和张小花也觉得钱家人的这股韧劲实在是令人钦佩,两人一对视,便明白了彼此的心意,过去捏起几根香点燃,对着这尊象征钱家精神的弥勒佛拜了几拜,将香插在了佛像前的香炉里。 “恭喜你了,钱先生!”刘啸过去看着钱万能,“先祖们的遗愿,终于在你手上给实现了。” 钱万能听完爽声大笑,跑到大殿之外,冲着云霄长声狂啸,他此时真的是心潮澎湃、激动不已。 大殿侧室里的廖正生见主持出去之后半天没有回来,现在又听见有人在外面狂叫,她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于是就走了出来,只见刚才在寺外看见的那个胖子站在殿外高声长啸,而刘啸、张小花、还有星空寺的主持就站在那里看着,也不说阻拦一下。 廖正生皱了皱眉,道:“主持大师,你看我刚才说的那事……” “阿弥陀佛!”主持回身看着廖正生,“廖施主所说之事,老衲已经记下来了,稍后我就安排寺内的人去采购法事所需的物品,为你做这个祈愿的法事!” 钱万能此时终于将心里的喜悦和激动都喊了出来,他回过身来,又迈进大殿,“主持,你马上安排一下,我要邀请全世界最有名的几位高僧,来这里做一个大大的佛事,一来弘扬佛法,二来告慰我钱家的列祖列宗!” “善哉!善哉!”老和尚再次行礼,“老衲这就去安排!” “主持!”廖正生拦住老和尚,“你刚才已经答应了帮我廖家做祈福的法事,我认为主持现在不应再分心,还是先把我们这场法事做完再说别的吧!” 钱万能一听,顿时不悦,冷哼一声,斜眼瞥着廖正生,怪不得张小花讨厌这个家伙,还真是有些让人厌恶,难道答应了你,就不能再答应别人吗? “廖老板!”刘啸此时开了口,“你既然是来星空寺做法事,你可知道,这星空寺供得这尊佛是什么佛?” “哼!”廖正生冷哼一声,似乎是不屑回答刘啸这个问题,谁都知道那是弥勒佛,明知故问。 “别的咱就不说了!”刘啸看着廖正生,“就说这些年你和张氏明争暗斗,如果你把你暗地里对张氏使得那些阴招在弥勒佛跟前说出来,你认为他会佑护你们廖氏吗?” “你!”廖正生瞪着刘啸,气得发抖。 “如果你真的信佛,那你平日里就应该积德行善、多做善事,而不是出了事之后,才想起来临时抱佛脚!” “善哉,善哉,这位施主言之有理!”老和尚再次双手合什。 “别以为现在张氏得意了,你就可以来批评我!”廖正生气得直冒火,“我告诉你,谁输输赢,那还不一定呢!” “我没有批评你的意思!以前我刘啸只是个给人打工的,我没有资格说什么,现在我也算是半个商人,作为商人,我有几句话想对你说一说!”刘啸顿了一顿,“这些年你一直对张氏不满,和张氏斗来斗去的,无非是因为你觉得张氏老是在模仿廖氏,还有就是你认为张春生没文化,输给他你很窝火!没错,张春生是没有文化,但他却不傻,他在一些事情上甚至比我们都要看得远!他是在模仿你,你做什么,张氏就做什么,但那是因为你做得对,如果你换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出来,你看张氏会不会跟你?我告诉你,绝对不会!” 刘啸看着廖正生,继续道:“大家都是商人,都是为了赚钱,张氏跟你,是因为张春生认为你有学问,又是儒商世家,他觉得跟着你干有钱赚。再说了,廖氏和张氏涉足的领域是建筑业和酒店,从本质来讲,这两个行业都是不可能出现垄断和一家独大的局面,你打压了张氏这么多年,无非就是想坐封明的头把交椅,甚至是把张氏挤死,可结果怎么样呢?”刘啸叹了口气,“何必呢!如果你当初能抛开成见,真心实意地领着张氏、以及其他同行合起伙一块干,虽说你现在一样还是不能垄断这个行业,但你绝对是业内的龙头老大,你会是个掌舵人,同行都会敬重你。” 廖正生没说话。 倒是张小花不满意了,“你跟他废什么话!” 刘啸没理会,他看着那尊弥勒佛像,道:“我刚才问你知不知道这里供的是谁,你没回答,其实我是想告诉你,在你眼里,这里供奉的是弥勒佛祖,可在别人眼里,却不是!”刘啸指着钱万能,“这星空寺便是这位钱先生的先祖修建的,弥勒佛像也是根据钱先生先祖的容貌塑造,在这位钱先生的眼里,恐怕这尊塑像更像是他的先祖,而不是弥勒佛!” “你拜你的佛,他拜他的先祖,大家各行其事,你为什么非要阻拦别人呢?”刘啸问到,然后叹了口气,“别人只是在做自己该做的事罢了,而你却总是以为别人是在跟你争,是在跟你作对,你认为自己做的事,别人就不能再做了,这未免也有些太霸道了吧!你好好想想吧,这是你的心病,只有你自己能解开,求什么佛都不管用!”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老和尚高声吟唱,看来他是非常认同刘啸的这个观点。刘啸的意思非常清楚,张春生就是个商人,他不管做什么,首先都是为了赚钱,而不是要刻意去模仿谁,你自己能这么赚钱,为什么别人就不能呢? 廖正生听刘啸说完,也是怔在了那里,他平时自视甚高,封明第一儒商啊,今天却让一个后辈训得连句反驳的话都找不出来。 钱万能此时却突然回过神来了,一拍大腿,“走走走,我们快点回去,我得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我的夫人,她要是知道这个消息,肯定是高兴得不得了!”钱万能说完就走,走出两步,又回过头来,冲那老和尚一施礼,“我就先告辞了,佛事的事情,我会再派人过来和主持商议的!” “阿弥陀佛!”老和尚还礼。 钱万能拉着刘啸和张小花,迫不及待地下了山,这下他也不气喘了,也不腿软了,一路上竟把刘啸和张小花甩在了后面,害得两人一路狂奔,才算是勉强跟住了钱万能的步子。钱万能路上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钱家几十代人没完成的任务,今天让我老钱给完成了!” 车子到酒店前一停稳,老钱就蹿下车,蹭蹭地上了楼,速度之快,让刘啸咋舌不已,心想这胖子得是还练过轻功吧! 帮张小花把该提的东西都提上,刘啸也走进了酒店,一进酒店,服务员就迈步上前,“刘先生,前台有你的留言!” “谁留下的?”刘啸问到。 服务员从前台取了一张字条和名片,快步过来递给刘啸,“是8018房的客人留下的,这是他的名片!” “我看看!”张小花伸手抽过那张名片,然后念道:“微软亚洲区总裁,康麦克!” 而刘啸那边也是刚拆开纸条,“希望能和刘先生谈一些合作上的事情,见信后请联系我!联系方式见名片!”

按辈分,在寺里仅次于老和尚,是方丈的师叔。其余弟子都喊我一声“师叔祖”。

走了没多远,随着人群,我进到了一座寺院,看匾牌上中规中矩地写着“准提寺”,这是一座供奉准提菩萨的寺院。今天是农历初一,寺院香火鼎盛,来上香的人很多,不时听过往的香客们赞叹,这里的准提菩萨很灵验。我本无信仰,但对于寺庙中供养的仙佛我都是抱着一种敬畏的心,虽不信,但不可不敬。毕竟这世上有太多科学无法解释的事。到了大雄宝殿,迎面而来的是塑了金身的准提菩萨,威严和蔼,我满怀恭敬地上前鞠了三个躬,并向功德箱里投进五百块香油钱。转身离开时,一位老和尚叫住了我。

老和尚抛出一句极俗套又很应景的话:“施主,你与佛有缘,能否到禅房一叙。”

这个梦没有和任何人讲过。

人家都说我是从荒野地里捡来的,捡我的是六合寺一个老和尚。

后来长大些,寺里的方丈(老和尚的徒孙)要我出家当和尚,老和尚未许,说我命里杀气重,不宜出家,怕扰了佛门清净地。因捡我的时候,我哭了三声,又笑了三声,就给我取名“阿三”,收我做了俗家弟子。

我微微一笑:“老师傅,我不信轮回心无鬼神,您又从哪看出我与佛有缘?”

老和尚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淡淡地反问:“施主觉得自己前世是什么?”

我回过身,合十还礼,说道:“师傅请讲。”

老和尚在身后缓缓说道:“是真是假,施主自知,有缘还会见面,我说过,你与佛有缘,我会在此恭候,慢走!阿弥陀佛!”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  明礼毫不犹豫地把几百块钱放在了白布上,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