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资讯 2020-01-27 22:2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 > 文学资讯 > 正文

赵长江就更闲不住了,因为劝阻游人不要带狗进

图片 1 璞褊市最大的最漂亮最优雅的市内“山河公园”,再也不用买门票了,市民都可以免费游玩了。
  公园有规定,禁止狗入内。这项规定,可让公园管理人员受了苦难。免费的第一天,刚刚开门,因为劝阻游人不要带狗进公园,就有三个管理人员被带狗的游人给打跑了。第二天第三天,看门的管理员也都被带狗的游人给打跑了……
  免费开放的第四天,公园雇了个年轻力壮的转业军人王志刚在大门口执勤,一大早,王志刚就站在大门口。
  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大妈带着一条大狼狗,这就要进园子。
  王志刚制止说:“大妈,不能带狗入内!”
  大妈横道:“嘛狗嘛狗啊?这是我儿子!我带儿子逛公园还不行吗?你给我躲一边去吧!”大妈一挥手就给了王志刚一嘴巴。
  王志刚捂着脸巴子,眼看着大妈领着狗进了公园。
  一位年轻妇女抱着一只花斑狗直接就往公园里走,王志刚的手没离开脸巴子,说:“大姐啊,不准带狗进公园的!”
  这位年轻的妇女说:“嘛狗嘛狗啊,这是我女儿,妈妈带女儿逛公园都不行吗?”年轻女人理都不理王志刚,抱着花斑狗就进了公园。
  就在这时,一大帮男女都带着狗涌进了公园。
  法不制众了,王志刚一个都没拦住。这一帮人、狗进公园之后,一个中年妇女带着一条大黄狗到了大门口,王志刚走上前去,敬了个军礼,说道:“这位大姐,不要把狗带进公园!”
  中年妇女笑道:“你这个人,长眼睛了吗?你睁开你的狗眼,好生看看,这是狗吗?是狗吗?这是我老公!我跟老公一块游公园,犯法吗?”
  王志刚不敢再多问。
  中年妇女喊了一声:“老公!快点,咱们上山去!”
  紧跟紧的又有一个老大爷牵着一条雪橇狗,悠哉悠哉地就往公园里走。
  王志刚追上去说:“老爷爷,不能带狗进公园啊!”
  老爷爷瞪大眼睛,骂道:“你长人眼了吗?这是狗吗?这是俺老伴!”骂完,再也不看王志刚一眼,喊着:“老伴啊!快!咱们遛早去!”
  管不了了,王志刚一看这阵势,便骑着电动车找到了公园办公室主任,说:“管不了啊!没法管啊!主任,俺不干了!俺就是去扫马路,也不干这差事了!”
  公园主任李步明郑重其事地向园林局反映了情况,万万没想到,局长袁福忠把他狠狠地骂了一顿:“人性化人性化懂吗?人狗,狗人,都要一视同人嘛!不要再管了!”
  李步明,答应着:“知道了!知道了!人狗,一视同人,一视同人……”
  至此,这个全市最大最漂亮有山有水有河流的公园,最终成了“人狗共享”的游乐场。

  “闲不住”是赵长江老汉的外号。也有叫他“不得闲”的。称呼他如此外号的是他的亲属跟邻居,更有原来上班工作单位的人。赵长江原是津海市耐火材料厂的工人。专业是焊工。在厂子里上班的时候,他在保证完成工作任务之后,便给厂区扫院子,帮助厂里的司机洗车。总之就是不停闲地帮助别人做好事。
  退休了,赵长江就更闲不住了。一开始在红星路口摆了个车摊,义务修自行车电动车。这一干就是四年。四年里,他搭进去一万三千多元钱,都花在了配件上,赵老汉修车,配件都是免费的。说到往里搭钱,老伴徐桂琴真是很有点意见的。咋说呢?这老两口的退休工资,加到一起也就四千多元。要说吃穿用度,紧巴紧巴还能凑乎。可一旦闹个病啥地,就说小来小去的感冒吧,去趟医院,没有个千八百的自费,那也是治不彻底的不是。还有他们还时不时的接济徐桂琴的哥哥嫂子。哥哥徐桂山身体不好,常年吃药,嫂子魏宝琴身体也不好。这老两口子还得养活独生子残疾儿子。说实话,这老两口的加起来不足三千元的退休金,家里生活拮据的程度可想而知了。“闲不住”赵老汉跟老伴徐桂琴,宁可自家节衣缩食,也要照顾兄嫂跟大侄子的。对于老伴的意见,赵老汉还是虚心接受了,于是便收了车摊,不再义务修车免费配件了。
  不修车了,总得干点嘛啊。“闲不住”就是闲不住啊。听说中山公园招募志愿者,干嘛呢?管狗,很多养狗者把这个公园当成了自由遛狗的场所。对此一些不带狗的人,便很有意见了。于是公园管理人员,便想出了这一着,请志愿者到公园大门口,对带狗溜公园的进行劝阻。刚撤了车摊一天,“闲不住”转天便老早的来到了中山公园。也就是早晨四点多钟吧,公园的大门刚打开,“闲不住”就向公园管理员报到了。他说:“我叫赵长江,耐火材料厂的退休工人。我愿意当这个志愿者。”
  管理员四十多岁,叫常兴国。常管理员笑道:“赵大爷,这可是尽义务,管闲事,得罪人,一分钱也不给的事儿啊。”
  “闲不住”笑道:“要是给钱,那我就不来了不是。”
  正值春末夏初,绿树成荫繁花似锦,公园里景色宜人。晨练的都早早的往公园里走着。“闲不住”是真负责任,不到十分钟,他已经好言好语的劝阻了九位带狗者,尽管很不愿意,可还是带着狗离开了公园大门口。当然,人家不带狗的,就都自由出入了。“闲不住”站在大门口,专门盯着要带狗进公园的人。来了,一对年轻夫妇,大约都三十多岁,男的牵着一条高高大大的斑点狗,女的牵着一条瘦瘦高高长长的青色的大狼狗,悠闲地就要往公园里进。“闲不住”立马拦截:“同志,公园禁止带狗进入,请留步。”
  这一对男女看也没看“闲不住”一眼,男的喊道:“闯闯,快往里冲!”
  女的也喊道:“勇勇,跟紧闯闯,往里冲!”
  两条大狗蹿进了公园,这一男一女也就走进了公园。
  “闲不住”没能力拦住,行了,后面陆陆续续的,带着狗的闲人,便陆陆续续的进了公园,任凭“闲不住”如何劝阻,那已经是无济于事了。更有甚者,指着“闲不住”的鼻子,脏言污语的大骂着,难听至极了。
  眼看着就中午了,志愿者依旧是“闲不住”一个人,再也没有第二个了。看着认真负责的赵长江老汉,常管理员实在不忍心了,说:“赵大爷啊,您老快回家吧。看来,想不让人把狗带进公园,眼睁睁的,是办不到的了。不管怎么说,我也谢谢您了。”
  “闲不住”当了半天的志愿者,没做出一点啥贡献,心里很懊恼。老伴劝道:“你实在闲不住,你干脆,去擦擦楼道里的扶手护栏,擦擦楼道的窗台吧。物业派来的清洁工,从来不擦的。”
  “嗯,这个主意好。”闲不住乐了。立马动手。下午一点半,他开始擦本楼楼道楼梯扶手护栏。擦啊擦啊,擦完了本楼楼道的楼梯扶手护栏,闲不住又到别的楼栋里擦。在三门楼栋里,“闲不住”看看塑料桶里的水已经脏的不能再投抹布了,得换一桶水了。于是他敲响了三零二室的大门,一个年轻女子推开了房门,探出脑袋,问道:“你干嘛的?想干嘛?”
  “大姐。”“闲不住”很温和地说:“我想在你家打一桶水……”
  “滚!”女子蛮横地骂道:“真是占便宜没够了,连一桶水都要跟人家要,不要脸的老东西,滚滚滚!”女子没好气的“砰”的一下关上了大门。
  闲不住无奈,不得不回家打水了。
  一下午不停地干,“闲不住”把自家所住的那栋楼的楼道的窗台楼梯扶手护栏,都擦得个干干净净,窗台扶手护栏上的绿色油漆盏亮盏亮的了。“闲不住”心里乐开了花。
  一连着,“闲不住”擦了六天了。第七天上午八点,他刚拎着一塑料桶净水走进小区的第三号楼第一门,便被一个中年男子喊住了:“你就是那个闲不住的老头啊,你闲事管得太多了。我警告你,不要再擦楼道里的窗台护栏扶手了,你这样做,你把别人的饭碗给砸了。”
  “闲不住”放下水桶,不解的看着眼面前这个中年男子,问道:“同志,你是谁啊?怎么能这样说话啊?”
  “我是谁?”男子很横,道:“我是本小区物业管理中心的柳主任,我们的清洁工把你给告了,说你把人家的活都给干了,人家还干什么啊?好了,我以物业公司的名义,警告你,不要再干了。好了,就这样。你赶紧回家吧。”
  得了,“闲不住”不能再擦楼道里的窗台楼梯扶手护栏了。
  老伴说:“我知道了,你这么一做卫生,居民们高兴了,二号楼楼长带着人到了物业公司,都要把物业的清洁工给辞了。你呀,可不是砸了人家的饭碗了吗。好了好了,你要是还是闲不住,你就拿把大扫帚,随便去清扫哪条马路便道好了。”
  闲不住乐了。“对,对啊。我去义务扫马路好了。你看五道街那便道,也真挺脏的。我呀,就去五道街扫行人便道好了。”
  “那得起早贪晚。”老伴说:“夜里两点半就得去清扫了,等六七点钟,行人多了,就不能扫了。”
  “我知道。”“闲不住”说:“从明天清晨开始就是了。”
  当日凌晨两点,“闲不住”就起床,扛着一把自己买来的大扫帚,就去了五道街。五道街离“闲不住”家不远,在西边,越过兴华路,就到了五道街的北端路口。“闲不住”开始打扫右侧的人行便道,干的很卖力气。四点多钟的时候,五道街右侧的人行便道,已经被“闲不住”打扫完了。他又开始从南端路口,往北清扫着左侧便道。还没扫出去十米,一个三十多岁,操着浓重的河南口音的妇女,骑着电动三轮车,到了“闲不住”跟前。她下了车,问道:“老头,你这是做啥啦?”
  “闲不住”停下扫帚,看了看眼面前这个穿着“东河环卫”工作服的不算太漂亮的女子,回答说:“我在义务扫街啊。”
  “老头!”女子说:“这是俺的地段。你给俺扫了,俺还干啥了?”
  “那就算我帮助你好了。”“闲不住”笑呵呵的说:“我呀,退休了,没事干,我是个闲不住的人。好了,就算是我帮助你好了。”
  “这倒很好啊。你替俺干吧,俺呆着就是了。”女子露出了笑容,从兜里掏出一把瓜子,靠在一棵槐树上,嗑起了瓜子儿。
  “闲不住”扫啊扫的。一会就扫出去了二百多米。
  一个骑电动三轮车的男环卫工来到了那个嗑瓜子的女子跟前。问道:“三妮,你扫完了?”
  “他爹啊。”三妮笑道:“你看,那个傻老头,替俺扫呢。”来这的这个男的叫谷满仓,也是河南人,是三妮的丈夫。
  “扯臊!”谷满仓满脸严肃起来了,说:“那个老头,肯定心术不正,老家伙一定是打上你的主意了。走,俺去教育教育他,叫他快滚蛋。”
  三妮跟着谷满仓很快的就来到了“闲不住”的跟前。三妮没说话,谷满仓上来就夺下“闲不住”手中的扫帚,横道:“你个老流氓!你也敢打俺媳妇的主意,你找死啊?俺警告你,再看到你来俺媳妇这地段扫马路,俺非整死你不可。老东西,快滚,滚……”
  “这是……”“闲不住”捡起扫帚,想解释解释,可还没来及说,谷满仓就又骂道:“老东西,你快滚啊,滚……”
  三妮似乎觉悟了,横道:“老头,都说无利不起早啊,你个老流氓,敢打俺的坏主意,俺男人整死你!”
  “闲不住”扛起扫帚,头也没敢再回,麻溜的回家了。
  “这马路也不能随便扫的。”老伴说:“我昨天遛早,听五号楼王奶奶说,她儿媳妇在市里传染病医院当清洁工,干了不到十天,就不干了,说是怕传染上疾病。还说,传染病医院,雇清洁工,可难了。我说啊,你要是闲不住,干脆就去那里做个义务清洁工,保证没人拦你的。”
  “这主意好啊。”“闲不住”听了老伴的话,转天就去了市里传染病医院。不能上来就扫地倒垃圾的,咋也得跟人家打声招呼啊。他在别人的指引下,到了后勤部,把自己的来意说了一遍。四十三岁的女部长黄凤英笑道:“老大爷,你的精神实在感人。可我们实在不敢用啊。您今年六十六岁了,你在这里义务劳动,没什么事,一切都好说,一旦您有个什么事,突然身体不适嘛的,我们医院那是负不起责任的。”
  “哎呀呀。”“闲不住”很着急了,说:“部长同志,我啊,就是闲不住,你们这儿,招清洁工不容易。我自愿做义工。您放心,我保证,我个人无论出现什么事,都由我自己负责,决不让你们担一点责任。您看可以吗?”
  “不可以的。”黄部长很严肃了,说:“老大爷,请您赶快回去吧,我们绝不会允许您在这里做义工的。好了好了,我很忙的。就这样吧。”黄部长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了桌子上的电脑屏幕上,黄部长正在看电视连续剧《手术刀》……
  “闲不住”无可奈何地回到了家里。他真是太懊糟了。老伴劝说:“你咋就闲不住啊?要不干脆买只鸟,干脆,每天拎着鸟笼溜溜公园,得了。”
  “我才没有那闲工夫。”闲不住急眼了。
  门外有悉悉索索的声响,老伴开门一看,帖小广告的又来了。她关上门,对“闲不住”说:“得了,你的工作有了,保证不再下岗了。”
  “闲不住”问道:“干啥工作?”
  “你呀。”老伴笑道:“你就去刮擦小广告吧。贴小广告的是没完没了。行了,贴小广告的,到处贴,你就跟着到处刮擦吧。”
  “好啊好啊。”“闲不住”终于有了份尽义务的工作。至此,“闲不住”便天天不识闲的楼里楼外的刮擦起小广告来了。一边刮擦,一边自语:“我就不信,让你们贴,让你们贴,我就不信刮擦不完……”

  老管,管易敬,六十三岁。退休前是津海市南河区食品质量检验科的科员,一辈子也没能熬上个副科级,更别说是正科级了。为啥?不但同事们知道,很多熟悉老管的人也都知道,老管这个人,为人处世绝对的太认真了,在单位里,把人全得罪了。直接领导同级同事,没有一个不烦他的,都嫌他工作起来太较真也忒不识时务,很不与时俱进。说一件事吧,市场里以次充好就不说了,单说这缺斤短两吧,十几年前老管就跟头们说,要严管啊,要杀一儆百,抓住一个就狠罚一个,可头们没谁听他的,有市民举报缺斤短两摊贩,摊贩随后给头们或送上两条鲫鱼,或送上几斤蔬菜,几斤大米小米什么的,头们便不了了之了。看看这会儿,也就是现在缺斤短两已经成为全市所有市场的通例,成了不发文的规矩,即便有个把有良心的摊贩,也不敢实打实的一斤等于十两了,给的最多的,也就八两了。老管临退休的时候,拍着桌子跟科长说:“天地良心,这都是你们不负责任的恶果。”科长拍着桌子,横道:“放屁!你懂什么?这是时代进步。古代时候一斤等于十六两,后来怎么就是变成一斤等于十两了?还不是时代进步了吗?啊,你嘛也不懂,顺民心顺民意,这叫与时俱进,一斤等于八两,这是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你就是个老顽固,快回家哄孩子去吧!”老管几乎把肺气炸了。
  老管退休了,可能是工作职能的惯性,他闲不下来,心思,治理市场缺斤短两是个长时间的细活了,从我做起,我要管,就是要管。就是得管。这一天早晨七点多钟,带着一把老式钩子式盘秤,他走进了他家附近的西山门菜市场。靠近东门的第一个摊位前,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刚好买了两个圆茄子,老管听见三十多岁的男摊主跟老太太说:“三元一斤,三斤六两,你给十元八角钱。”老太太掏钱给了摊主。之后就要离开。老管喊道:“老大姐,我称称你的茄子。”说着就亮出了钩子盘秤。老太太笑模呵呵的把茄子放进了秤盘,老管称好了,说:“标准秤,这两个茄子,差两钱不到二斤半。老姐姐,他这秤是一斤等于八两的。你找摊主重新称称好了。”老太太冲着老管一笑,说:“我认识你,你是区里食品质量检验科的老管。你快歇着吧,你管不了的,我买这茄子,就这个摊主,算是顶诚信的了,一斤给八两,满足去吧。你应该知道的,有不少的摊主,都是一斤给七两了。就这一斤给八两啊,我得回家偷着乐呢。”说完,老太太就走出了菜市场,老管造了个全方位的尴尬,几步远的菜摊摊主,指着老管的鼻子,骂道:“你个老不死的,退休了,还跑到这来找不自在,信不信我喊一声,我们就能要了你的命?”
  老管还没言语,只听这个摊主喊了一声:“各位各位,老管管易敬来找麻烦了——”
  只见一个个摊主,男的女的,齐呼啦的就把管易敬围了个水泄不通。一个中年女摊主,狠狠地给了老管一个大嘴巴,操着浓厚的山东口音,骂道:“你找死了,老东西,你顽固到家了。滚!再不滚,俺们弄死你!”骂着,就夺过来老管的钩子盘秤,使足了劲儿,摔在了地上。
  男男女女的摊主,发着狠地踩踏着老管的钩子盘秤。
  老管不是钢铁铸成的,是凡胎肉身。老管想,好汉不吃眼前亏,于是他便双手捂着自己的满是白发的脑袋,低着头,溜出了菜市场。老管心想,管不了了,管不了了,缺斤短两已经形成了大气候了。得了,就等着有关部门发布一斤等于八两的文件吧,这?这或许真的就是时代的一个进步吧?老管晕头转向了。
  老管不甘心。他用手揉了揉被那女摊主打过的嘴巴子,心里凉凉的。
  管不了缺斤短两了。老管转天起了个大早,他要管一管街边卖早点的,他知道,所有油炸的早点,像什么油条卷圈油饼等等,无一家不是用地沟油的。就是用地沟油炸食品,一个个的还都叼着烟卷,烟灰不时地都落进了油锅里,一个个的擤鼻涕吐粘痰都特别的随意,往往都溅在了锅里,溅在了大饼上,溅到了豆浆锅里,溅到了所卖的任何食品里,很不卫生很肮脏的啊。老管昨天想了一宿,形成大气候的缺斤短两,个人是管不了了,可这早点铺用地沟油炸东西,经营者不讲究卫生,这,我还是可以管管吧,这也是力所能及了。老管自我做出了决定,管一管自己能管的,于是他便在早晨四点就起床了。他走进了龙虎路。龙虎路是一条早点铺集中的街道,二里长街,两边的大小餐馆全都经营各种早点,还是从左边查起吧。他走到了街道左边第一家“横竖香餐馆”门前,他看到,大门左右两边,煤气灶上各支着一口油锅,煤气灶旁半桶“鲁花花生油”做着幌子永远立在那儿,暗示告诉人们“这儿的油条油饼都是用上好的鲁花花生油炸的。”实际用的全是地沟油。老管靠近了大门右侧的食品炸摊,看着瞧着瞅着盯着。二十多岁的男子叼着烟卷,炸着油条,烟灰一点都没糟践,一点一点的全落进了油锅里。一根烟吸完了,没来得及用手扔掉烟屁股,得了,一下子掉进了油锅里。男子又点燃了一颗烟,还没放进嘴里,鼻子不适,于是腾出右手,拇指食指中指合拢在一起,掐住了鼻子,斜侧着身子,擤鼻涕了,好吗,一少半喷到了油锅外面,一多半喷进了油锅里。男子叼上了烟卷,继续炸着油条,烟灰继续不断地飘落进油锅里……
  老管挺能耐,用手机给拍录下来了。
  买油条的人上来了,还排起了长队。老管拿着自己的手机,打开刚录下来的视频,走进买油条的队伍里,给人家看。先是一个中年妇女,扫了一眼,之后跟老管说:“大爷,你可千万别没事找事,没事生事啊。就你老拍下的这玩意,没嘛用的。你看看,你走走瞧瞧,哪个摊点不这样啊?啊?眼不见为净,想找讲卫生的早点铺?哪还有啊?你老快省省吧。你快走吧,一会摊主发现你,你那手机也就别要了。”
  “这这——”老管还没这这出来,摊主就走过来了,不由分说,上来就抢去了老管的手机,看了一眼,“啪——”一下子就摔在了水泥地上,之后用脚狠劲的踩跺了十几下,骂道:“老不死的,快滚!滚滚——”
  买油条的男男女女有拿眼睛狠狠瞪着老管的,有唠唠叨叨的骂出声来的:“还真是老不死的,闲着没事干,惹是生非,纯粹吃饱了撑的,什么东西?”
  老管的手机算是彻底报废了。他没敢捡起来,又是双手捂着满是白发的脑袋,一小步一小步的离开了“横竖香餐馆”的大门口,朝着街对面走去了。
  老管平下心来,走进了眼面前的“豆花香早点铺”。老管看到,十三张桌子边上,已经座无虚席,大都吃着烧饼,喝着豆浆,吃着大饼夹着油条。老管又看到了,一个穿着不整的四十多岁的女人,从台面上抄起一袋粉笔灰一样的粉末撒进了写着“浓豆浆”的大桶里,之后又倒进了两壶开水,之后拿起水舀子搅合了一会。一会儿,一碗又一碗的就又卖光了,老管忍不住了,走进那个搅拌豆浆的妇女,说:“你这不是豆浆啊?你那塑料袋里,装的分明是石膏粉末啊。”
  中年妇女看了看老管,急眼了,骂道:“这一大早晨,一脚没踩住,谁的裤裆松了,把你这个老家伙掉出来了。你快滚!不然,老娘我非开了你不可!”中年妇女骂着,这就挥起了水舀子。老管见势头不妙,麻溜的离开了这“豆花香早点铺”。
  往前走着走着,一连走过了三家“煎饼果子”铺位,那招牌上醒目大字标注着:“纯绿豆面……”天啊,难道这买煎饼果子的人,都是色盲吗?怎么?摊主分明是用棒子面摊出来的煎饼,是黄色的,就都看不出来吗?绿豆面是绿色的,认不出来吗?还都一个个的排着队的争抢着买啊?这人们怎么连绿色黄色都分辨不出来了吗?老管定睛的看了一会,他似乎变得沉稳了,没吱声。他走到不远处,见一个二十八九岁的女子,拎着两套煎饼果子,牵着一条大黄狗,走过来了。老管很客气地说:“大姐啊,你这狗是一条绿色的狼狗吧?”女子狠狠地瞪了一眼老管,回道:“你是个色盲症患者吧?我的狼狗分明是黄色的,你怎么说是绿色的呢?”老管抖着胆子问道:“这位大姐,我问你,你手里的煎饼果子,那煎饼是黄的还是绿的啊?”女子抬起了自己的左手,把煎饼果子袋抬到了自己的眼前,看了看,说:“当然是黄色的了。”老管来了精神,问道:“绿豆面摊出的煎饼,怎么变成黄色的了?啊?”
  女子不耐烦的啐道:“我呸!老精神病啊。快滚,什么东西,再贫气,我就放狗咬人了。”
  老管赶紧扭身走了。他很有些精神恍惚了。怎么,现在这城里人,都麻木了?缺斤短两成了气候,一个个的都认可了啊。这地沟油炸的食品,也都认可了,做早点的不讲究卫生,烟灰痰液鼻涕烟头飞进油锅,这样炸出来的油条油饼卷圈,也都认可了?煎饼果子用棒子面充当绿豆面,也都认可了?这,怎么都认可了啊?老管真的很茫然了。他浑身一阵颤抖,心里话:“看来,我老管,真的就没法管了,真的管不了了啊。都忍了,都默许了,这是为什么啊?”老管心里别提多别扭了。想着看着,他又走进了一家很小的“来去顺餐馆”,这家餐馆主要经营早点。老管一进门,就看到四张桌子,每张餐桌,都是人狗共进早点,里面十三个人,八个中年妇女,五个中年男子。老管数了数狗头,一共十六条狗,大型狗七条,余下的都是小型犬了。他看见,一个妇女,正在给她的大狼狗,喂食牛肉夹烧饼,还有几位狗咬一口人咬一口的吃着大饼夹牛肉,还有的在给狗喂食着鲜牛奶……天啊,这是怎么了,这餐馆怎么可以允许人狗共进早餐啊?老管嘎巴嘎巴嘴唇,真想大喝一声:“太不讲究卫生了!”可他只是嘎巴嘎巴嘴而已,他最终还是没能嚷出来。一位二十多岁的女服务员特别热情的朝着老管走了过来,笑眯眯的问道:“老先生带爱犬了吗?我们店是专门的人狗共食餐馆,您要是没带爱犬,老先生,对不起了,您赶紧出去吧。”
  老管没言语,倒退了两步,转过身子,走出了这家人狗餐馆。
  九点多了,老管要去区委有关部门反映反映,说道说道。他在临街安生路公交站,上了六一五路公交车,车里人很多,中间站满了跟他年龄相仿或者比他要大许多的老年男女。他又看不惯了,座位上坐着的都是青年男女。在他的左前侧站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年妇女,少说也得七十多了。老人家左手强把火的拽着安全拉环,右手拄着根拐棍。老管看着老妇人左边坐着一位二十左右岁的靓丽女孩。老管还是很和善的求问道:“这位姐姐,能把您的座位让给这位老奶奶吗?”小女子划拉着手中的手机,没抬头,没搭理老管,老管加大了声音频率分贝,几乎是喊道:“你能不能把你的座位,让给这位老奶奶啊?”小女子依旧划拉着手机,高贵的头,依旧没抬起来。老管生气了,双手用力,生生的就把小女子拽了起来,推搡着,说:“你站着,让这位老奶奶坐下!”
  老奶奶用昏花的老眼,看了看小女子,惊吓的不知如何是好,跟老管说道:“老同志,您多事了——”老奶奶还没把话说完,小女子前面座位后面座位,坐着的两位帅哥站起来了,前面的伸直了胳膊,给了老管重重的一拳,骂道:“老不死的,你不理解我们辛苦吗?混蛋!”后一个狠命的照准老管的后腿就是一脚,这一脚踹的很准,踹在了老管右腿膝关节的弯处,要不是前方有一位身体很硬朗的老大爷挡着,那老管可就惨了,一准是一个大前爬子摔在地上不可了。
  座位上坐着的年轻男女,没一个不骂老管的。站着的老年男女也都一个个的数落着老管,都说他没事找事,都说时代变了,老少平等了,没有让座那一说了,你个老东西不跟潮流,该打!那个被老管拽起来的小女子,骂的更是难听,非说老馆是个老流氓,对她进行性骚扰。她不客气,报打了一一零。看看,老管惹了大麻烦了。在三合街站,上来了两名警察,现场调查,年轻的男女都证明,老管对那个小女子性骚扰了,站着的老年男女,一个个的都说,也许是吧,我们没看清楚。完了,老管被两名警察带下了车,带到了三合街派出所。警察问老管:“你是认打认罚啊?”老管有口难辩,问道:“怎么打?怎么罚啊?”警察说:“认打,就拘留十五天;认罚就让家里人快快交来五千元罚款,交完钱走人,下不为例。”老管窝囊到家了,借派出所的座机,给老伴刘秀英打电话。一个小时后,刘秀英带着五千元钱,来到了三合街派出所,交上了五千元钱。老管跟着老伴回家了。
  缺斤短两,百姓们认可了,地沟油炸的食品,百姓们也认可了,粘痰唾液烟灰烟头掉进了油锅,百姓们认可了,猪牛羊肉都是注水的,百姓们认可了,这公交车上不给老年人让座,老年人一个个的也都认可了。这是怎么了啊?老管就是个想不明白。老管气炸了肺。老管一气之下,病倒了。老管懊糟啊,气得个半身不遂了。有知道老管本来就是个好人的同事,来家里看他,都说:“老管啊,你看看你这又是何苦啊?好生养病吧,好了,以后可不要再管闲事了。”
  家里的亲人一个个的也都劝说道:“你太较真了,你活得忒累了。”
  老管歪着一张嘴,斜着一双眼,很不清楚的说:“我,我,就是不认可的,缺德的事,就是要管,要管……”老管啊,都这幅样子了,还能管吗?

本文由www.5756.com_永利集团娱乐网址www5756com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赵长江就更闲不住了,因为劝阻游人不要带狗进

关键词: